C36-03二種遍計執

二種遍計執

增益執

執實無自性的假說自性是實有à「有」

通六、七識

七識(俱生我執)

六識(俱生+分別)遍計執

損減執

執三性實無à「非有」

唯通意識 (分別所起)

離言自性有二種,依他起和圓成實;依他起就是緣起法,緣起法的真實相是離言說性的,而緣起法的空性就是圓成實性,這也是離言說性的,由「能證」的「如如智」,及「所證」的「如如理」來說,它有依他起和圓成實。如果要證得離言自性,必須遠離二種遍計所執,這二種執著是增益執和損減執。

增益執是執著假說自性為實;用語言文字所安立的有為法及無為法,實在是沒有自性的,但是我們執著這些假說自性是真實有的,這是執著有的那一類人,說一句話就執著那是真的,那就是增益執。緣起法根本不能用名言來認識,若是認為名言所說的一切法有真實性,那就是增益執。

第二種執著是損減執;這種人執著實無一切法,連緣起法也撥無了。他不但認為遍計執無,就連緣起法的依他起和圓成實都無,三性皆實無,而真正有一個實無。所以他對空性有錯誤的執著,這是惡取空者,這是對非有的執著。也就是執著「無」是真實,這仍然是遍計所執。

從俱生起或分別起的執著來分別;增益執是通於六識及七識,末那識是執我的俱生我執,第六意識有分別起的和俱生的執著,它的執著更是利害了;所以增益執是通於俱生和分別起的執著。損減執多分是第六意識分別起的執著,損減執沒有俱生起的。

有及非有二俱遠離就證得法無我性,所證得的是法相所攝的真實性,證得的是離言的依他起和圓成實。「法相所攝」其實就是「如如智」,「真實性事」就是「如如理」。法相所攝的是依他起的因緣所生法,它是以識為自性,是如幻如化的,也是染淨所依的依他起。通常稱「染依他」為「遍計執」,是與名言難分難捨的虛妄分別識。若已經「證得法相」所攝的「緣生法」就是「淨依他」;由於證得根本無分別智,也就證得離言自性,成就了「淨依他」,這時候能轉識成智,「第八識」轉為「大圓鏡智」,「第七識」轉為「平等性智」,「第六識」轉為「妙觀察智」,「前五識」轉為「成所作智」。後得智也是淨依他,能無顛倒的認識一切緣起法,後得智是緣世俗諦,根本智是緣勝義諦,法相所攝是如如智。真實性事就是指圓成實性,也是緣起法的法無我性,或是法空性,在緣起法上空掉對名言的執著。

 

有及非有二俱遠離、法相所攝真實性事

法相所攝:依他起一識為自性如幻如化、染淨所依

染依他一遍計執、虛妄分別識

淨依他一根本智一轉八識為四智

後得智一後得智無顛倒緣諸法

真實性事:圓成實性(法無我性、法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