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六十五

                        彌勒菩薩說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詔譯
                        韓清淨科記
攝決擇分中思所成慧地之一
 攝決擇分中〈思所成慧地〉有二部分,現在是其中的第一部分。修學佛法必須經過聞、思、修慧的歷程:聞慧是由聽聞而後了解佛法的智慧;思慧是由思惟諸法的自性、差別等,於所聞法義能決定明了諸行無常、一切行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等智慧;修慧則必與定相應,依定修觀而後漸漸深入,從有漏修慧到證入我法二空的無漏修慧。所以佛弟子修學佛法,應該無時無刻不在修學之中,從聞而思,從思而修,從修而證,無時無刻行在我法二空的真如理中。
丙八、思所成慧地3 丁一、結前生後
 第八科思所成慧地,決擇思所成慧地的深隱要義,分三科;第一科結前生後,結束前文,生起後文。
如是已說聞所成慧地決擇。思所成慧地決擇,我今當說。
 如是前文已經說過〈聞所成慧地〉的決擇。〈思所成慧地〉的決擇,我(彌勒菩薩)現在應當說一說。 
丁二、依次決擇3 戊一、自性攝2 己一、所思議3 庚一、標
 第二科依次決擇,依照次第作決斷簡擇,分三科;第一科自性攝,說明思所成地的自性所攝,又分二科;第一科所思議,說明所思惟的內容,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四種。
謂若略說,有四種思議。
 如果要略的歸納起來,有四種所緣是所應思議的。
庚二、列
 第二科列,詳細列出來。
一、事思議,二、有非有思議,三、因果思議,四、乘思議。
 四種思議包括:
 一、事思議,思議蘊、處、界、緣起、處非處及根等六事;
 二、有非有思議,思議五種有性的有法,五種無性的無法;
 三、因果思議,思議可愛因等五種因相及生、得、成、辦、用五種果相或〈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5及卷38所說的十因、四緣、五果等;及〈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58-61所說染淨因果;
 四、乘思議,思議三乘教理行果、戒定慧等差別。
 下文會分別詳細解釋。
庚三、釋4 辛一、事思議
 第三科釋,詳細解釋,分四科;第一科事思議,說明事思議的體相。
事思議者,略依六事。所謂蘊事乃至根事。
 事思議方面,所謂的事,指因緣所生法的因緣事,要略而言包括蘊、界、處、緣起、處非處善巧、及根善巧六事。在〈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3到卷57於六善巧有詳細說明。
《披》所謂蘊事乃至根事者:謂蘊善巧、界善巧、處善巧、緣起善巧、處非處善巧、根善巧。如前廣辯應知。
 前面〈本地分‧意地〉卷3,106頁中曾提到六種善巧的名稱,在〈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3到卷57,用五卷論文詳細說明蘊善巧等六善巧的內容。如前所說的應可了知。什麼是六善巧?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7說:
 一、云何蘊善巧?謂善了知如所說蘊種種差別性,非一眾多性。除此法外,更無所得,無所分別。是名略說蘊善巧義。
 二、云何界善巧?若復於彼十八種法,從別別界別別種子別別種性,生起出現,如實了知忍可審察,名界善巧。如實了知十八種法從別別界別別而轉,即於因緣而得善巧,是故說此名界善巧。
 三、云何蘊善巧?處善巧者:謂眼為增上緣,色為所緣,緣等無間滅意為等無間緣,生起眼識、及相應法。耳為增上緣,聲為所緣緣,等無間滅意為等無間緣,生起耳識、及相應法。如是乃至意為等無間緣,此生作意為增上緣,法為所緣緣,生起意識、及相應法。如是六識身及相應法、皆由三緣而得流轉。謂增上緣、所緣緣、等無間緣。若於如是諸內外處緣得善巧,名處善巧。
 四、云何緣起善巧?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乃至招集如是純大苦蘊。是名緣起。若復了知唯有諸法滋潤諸法,唯有諸法等潤諸法,唯有諸行,引發諸行;而彼諸行,因所生故;緣所生故;本無而有,有已散滅,體是無常。是無常故;即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悴悲嘆憂苦惱法。是生法故,乃至是惱法故;則名為苦。由是苦故;不得自在,其力羸劣。由是因緣,定無有我。若於如是因緣法中,由如是等種種行相,善巧了達,或無常智,或苦智,或無我智;是名緣起善巧。
 五、又處非處善巧,當知即是緣起善巧差別。此中差別者,謂由處非處善巧故;能正了知非不平等因果道理。則善不善法,有果異熟。若諸善法,能感可愛果異熟法。諸不善法,能感非愛果異熟法。若能如是如實了知,名處非處善巧。
 六、〈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7分成四大部分說明二十二根的名義、目的、建立及廣分別。
辛二、有非有思議
 第二科有非有思議,說明有非有思議的體相。 
有非有思議者,如本地分已說。
 有非有思議方面,在〈本地分‧思所成地〉中已說過。
《披》有非有思議等者:本地分說:所觀有法略有五種。一、自相有法,二、共相有法,三、假相有法,四、因相有法,五、果相有法。所觀無法亦有五種。一、未生無,二、已滅無,三、互相無,四、勝義無,五、畢竟無。如彼一一別釋應知。(陵本十六卷一頁1365
 在〈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6,573頁起有說明有法與無法的體相。
 所觀察的有法大致分為五種:
 一、自相有法,該法有自己的相狀存在著,包括勝義相有、相狀相有、現在相有等三種。
 二、共相有法,包括種類共相、成所作共相、一切行共相、一切有漏共相、一切法共相等五種。
 三、假相有法,若於是法處,有六種言論生起,名假相有法。
 四、因相有法,包括可愛因、不可愛因、長養因、流轉因、還滅因五種。
 五、果相有法,從彼五因,若生、若得、若成、若辦、若轉名果相有法。
 所觀察的無法,也有五種:
 一、未生無,指未來諸行;
 二、已滅無,指過去諸行;
 三、互相無,諸餘法由於遠離所餘相,或沒有所餘相;或所餘法與諸餘法不和合性,名互相無;
 四、勝義無,由世俗言說自性,假設言論所安立諸法自性,以第一義諦來說,是沒有的;
 五、畢竟無,完全是沒有的,如石女兒等。
 如那裡所說的一一各別解釋應當了知。
辛三、因果思議
 第三科因果思議,說明因果思議的體相。
因果思議者,如有尋有伺地已說。
 因果思議方面,在前面〈本地分‧有尋有伺地〉卷5中已詳細解釋過十因、四緣、五果的體性差別等。
《披》因果思議等者:有尋有伺地說十因、五果,如彼一一別釋應知。(陵本五卷九頁354
 〈本地分‧有尋有伺地〉卷5,142頁中曾說到隨說因、觀待因、牽引因、攝受因、生起因、引發因、定別因、同事因、相違因、不相違因等十因;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等四緣;異熟果、等流果、離繫果、士用果、增上果等五果,如〈有尋有伺地〉於彼各別解釋應當了知。〈本地分‧菩薩地〉卷38,〈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0、61頁也有詳細說明。
辛四、乘思議
 第四科乘思議,說明乘思議的體相。
乘思議者,如聲聞獨覺菩薩地已說。
 乘思議方面,乘指聲聞、獨覺、菩薩三乘;又分大小二乘,大乘為〈菩薩地〉,二乘包括〈聲聞地〉與〈獨覺地〉。〈聲聞地〉從〈本地分〉卷21到卷34及〈攝決擇分〉的卷67到卷71,〈獨覺地〉於〈本地分〉卷34及〈攝決擇分〉的卷71中說明;大乘〈菩薩地〉從〈本地分〉卷35到卷50及〈決擇‧菩薩地〉的卷72到卷80。於此聲聞、獨覺、菩薩三地廣說大小二乘的修道次第,應該要好好的思惟。
 本論所說的事思議在〈攝決擇分〉,有非有思議在〈本地分〉,因果思議在〈本地分〉,乘思議在〈聲聞地〉、〈獨覺地〉、與〈菩薩地〉,也就是說從卷50以前到卷50以後都要思惟觀察。所以,本論是需要一讀再讀,反複披讀的。玅境長老說,如果一生只讀本論,讀了80遍,或是說了80遍,那時境界是怎麼樣?80遍,有沒有想過讀本論讀80遍?
 行者所應思議的對象是這四類,心要怎麼樣去思議?所思議,是指所緣的境界,而能思議的是這一念心,這一念心是善的、還是惡的,是有差別的。學習〈思所成慧地〉從〈本地分〉一直到〈攝決擇分〉步步深入思惟,對修行三乘聖道有很大的幫助。
 以下說明能思議的心有24種相貌(總共有12對),包括善思、惡思,或是與法相應的,或是與法不相應的等等,乃至說聖人的,或者是非聖道相應,這些稱為能思議。
己二、能思議2 庚一、舉惡善思2 辛一、總標列
 第二科能思議,說明能思議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舉惡善思,舉出來惡思、善思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列,整體標示列出二種思議。
復次,略有二種思思議。謂惡思思議及善思思議。
 其次,於佛法來說,能夠思惟的心思要略而言有二種,包括惡思思議及善思思議;心與貪瞋癡惡法相應,名惡思思議;心與信、無貪、無瞋、無癡等善法相應,名善思思議。
辛二、隨別釋2 壬一、惡思2 癸一、指
 第二科隨別釋,隨著解釋惡善思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惡思,說明惡思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指,指出如前已說。
惡思思議者,如本地分已說。
 惡思思議方面,如〈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中卷6及卷7已經說過十六種外道論,那些錯誤的思想,會引起貪瞋癡,名惡思思議。
《披》惡思思議等者:本地分說,不如理作意施設建立,有十六種異論差別,如彼廣顯應知。(陵本六卷一頁391
 〈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157頁中說,不如理作意施設建立,有十六種異論差別,都是惡思思議,如彼處所詳細顯示的內容應當了知。
癸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若依黑品,謂如有一,不避無明、不應思等而起思議。
 若是依不善的黑品,是指如有一類人,對於去今來三世的五蘊諸行無知,生起不如理作意,認為自己過去是有或是無等,也不去學習正法以去除無明,於種種所不應思議處,虛妄分別,而生起不如理分別的思議。凡是會使令有情與貪瞋癡相應的或是會使有情流轉生死的思議,都稱為黑品。
壬二、善思
 第二科善思,說明於善思思議的體相。
善思思議者,與此相違,應知其相。
 善思思議方面,是與惡思思議相反,應該知到它的相貌。有情的心與善法相應,能思的心是善心,用善法來思惟所思惟的法;沒有我執與十六外道論相應,如此來思惟佛法,善法相應,名善思思議。
《披》不避無明等者:謂於三世諸行,起不如理分別,謂我於過去為有為無,乃至廣說,是名不避無明而起思議。又復思議六種不應思處,謂思議我、思議有情、思議世間、思議有情業果、思議靜慮者靜慮境界、思議諸佛諸佛境界,是名不避不應思處而起思議。
 前面已讀過十九種無明,若對於三世一切有為法,對色受想行識,生起不如理分別,思惟我在過去、現在,乃至未來是怎麼樣?曾何種姓?曾何種類?曾何體性?曾受用什麼飲食等?諸如此類的事情稱為不如理分別;及對於三寶、四諦不明白;對於業、異熟、業異熟不明白;對於緣生法不明白,有這種種的無明思惟,如前〈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9所說,是名惡思思議。
 又思議六種不應思議的事,包括思議我於過去現在如何如何等、思議有情善惡差別等、思議世間見聞諸散亂事等、思議有情的業果差別、思議得靜慮者於靜慮中的境界、思議諸佛與諸佛不可思議的境界,然而因為: 
 一、有主宰性的我根本就不存在,無自相故,不應思議。
 二、有情,也是無自相故,不應思議。
 三、世間,現成相故,思議此不能與聖道相應,不應思議。
 四、業報不是凡夫的智慧所能通達的,不應花時間思議。
 五、靜慮者靜慮境界、諸佛與諸佛的境界等二種境界,甚深相故,不應思議。
 若思議以上這些不應思議的事,是名不避不應思處而起思議。
庚二、例餘差別
 第二科例餘差別,例說其餘的差別。
如惡思、善思,如是非法所引、法所引,非毗奈耶所引、毗奈耶所引,非聖、聖,不善、善,不應修、應修,不好、好,黑、白,引無義、引有義,下劣、微妙,有罪、無罪,應遠離、不應遠離等,當知亦爾。
 如同惡思不應去思,應該要善思,如是:
 一、於非法所引:不符合佛法的事情,不應思惟;於法所引應思惟:合於佛法所說的無常、苦、空、無我、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六波羅蜜等,應當思惟。又本論卷7說:若業損他而不治現過是名非法;又〈決擇‧三摩呬多地〉卷62說:依邪行處引隨煩惱,略有三種。謂隨逐遠離,隨逐憒鬧,隨逐學處起隨煩惱……,非善義名非法行,由非法行能引非愛果。總之與煩惱相應的心行及十惡業等能引生死流轉,不應思惟;反之能對治煩惱及惡業等善心善行名法,由此能引還滅,故應當思惟。
 二、非毗奈耶所引,非毗奈耶能引身語意三種惡行,不應思惟:與戒律不相當的事,容易引起貪瞋痴,不應思惟;毗奈耶所引應思惟:合乎戒律所說的不殺生、不偷盗、不邪婬、不飲酒,不惡口、不兩舌、不妄語、不綺語等能引清淨身語意三業則應該詳審思惟。
 三、非聖不應思惟:不是聖人所教導,不能協助自己成就聖道的事,都不應思惟;聖應思惟:聖人及聖人所教導的,如四念處、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四攝、六波羅蜜等,能夠幫助自己成就聖道,應該多思惟。
 四、不善,貪瞋痴等不善法能引生不可愛果,不應思惟;善,精進、信、無貪、無瞋、無痴,不放逸等善法能引可愛果,應該多思惟。
 五、不應修法不應思惟:十惡法是不應修,不應思惟,應修法應思惟:應該修的四念處、三十七菩提分法等,要好好的想清楚究竟怎麼修;又如《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8〈覺支品15〉:「云何不應修法!謂三惡行、三不善根、十不善業道、親近不善士、聽聞不正法、不如理作意、行非法行、不恭敬聽、不恭敬問、不密護根門、飲食不知量、初夜後夜常習睡眠、不勤脩善,是名不應修法。云何應修法?謂三妙行、三善根、十善業道、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恭敬聽聞、密護根門、飲食知量、初夜後夜曾不睡眠勤修諸善,是名應修法。復次四念住、四正勝、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支聖道、四正行、四法迹(無貪、無瞋、正念、正定)、奢摩他毘鉢舍那,亦名應修法。」。
 六、不好不應思惟:《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2說:「或可相乖亦名不好」不好,可以解釋成相違法,凡是與戒定慧、六波羅蜜相違反的事情,障礙善法功德,不應思惟;好,可以解釋不相違法,凡是與戒定慧、六波羅蜜不相違反的事情,能成就善法功德者,應當思惟。
 七、黑:染污的煩惱與惡業等黑法,不應思惟,又卷84說:明所治故,名為黑,智慧所對治的無明法等能引生罪過,是名為黑,不應思惟;白應思惟:戒定慧、布施等白法,有智慧的法能引生世出世間的功德,是名為白,應當思惟。
 八、引無義不應思惟:能引起種種無義利的戲論等事,有害無益,不應思惟,又卷84說:能引苦故,說名無義,能引發生死苦果的惑業,不應思惟;引有義應思惟:於引發有義利之事,能夠解脫煩惱的法,應該思惟。
 九、下劣、微妙,下劣指欲界的境界,微妙指色界、無色界上二界的境界,或說下劣是三界的境界,微妙是出世間的境界,下劣的境界不應思惟,微妙的境界應思惟。
 十、有罪不應思惟:引發有罪的事情不應思惟,又〈攝異門分〉卷84說:性染汙故,說名有罪;無罪應思惟:引發無罪的事情可以思惟。
 十一、應遠離不應思惟:應該遠離的欲恚害等不應思惟;不應遠離應思惟:不應該遠離的少欲、知足、精進等沙門功德等應該多思惟,如上所說應當了知也是一樣。又卷98說諸有智者所譏毀故,所遠離故,名應遠離。卷84不應習近故,說名應遠離;反之不應遠離。
 本論用多種不同的文字來形容善惡諸法,總之凡與流轉生死相應的事都不應思惟,與聖道及成佛相應的事才應認真思惟。
戊二、所知攝2 己一、舉教問
 第二科所知攝,決斷簡擇所知所攝的內容,分二科;第一科舉教問,舉出經教並提問。
復次,如世尊言:諸聖弟子有知為有,非有知為非有。此中云何為有?云何非有?
 其次,如佛在經中說:諸多聖弟子們於有知道是有,於沒有知道是沒有。這當中到底什麼是有,什麼是沒有? 
己二、依相答2 庚一、略說2 辛一、標列
 第二科依相答,依止法相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略說,要略說明二相,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略由二相,應知是有。何等為二?一、若生、已生、現在故,應知是有;二、若實物故、事故、義故、圓成實故,應知是有。
 前面〈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6中的有相法,分成自相有法、共相有法、假相有法、因相有法、果相有法五種,有性法也分成圓成實相有性、依他起相有性、遍計所執相有性、差別相有性、不可說相有性五種。性相是不二的,相是依止於性而有,性要由相來顯示。性相都分成五個部分,稱為有。
 要略而言由二種相,應該知道是有。是哪二種?
 第一種主要是說明有相法。若生,已生,依有為法有生住異滅相而言,指有為諸行生初剎那的生相;已生,指住、異相;若現在,是約時間而言指現在法,包括現在的種子和現行的法,應當知道是有。唯識學主張現在有、過未無,認為現在這一剎那生起的心是有,過去與未來是沒有的,這是自相有法中的現在相有。
 〈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6所說五種有相法中第一種自相有法中的現在相有,是指若已生及因果性名現在相有。若已生,指已生未滅,是現在相;因果性,指種子為能生因,是名因性;現行為所生果,是名果性。
 綜合二處說法,若生,指諸法種子生種子或種子生現行時的生相;已生,以住異二相簡別生相,表示諸法已生未滅;現在,指現在因果性,包括現在的種子與現行法。〈攝事分〉卷100說有三種有。一者、實有,二者、假有,三者、勝義有。其中實有等同於卷16所說自相有法中的相狀相有、現在相有,及共相有法、因相有法、果相有法;假有,等同於卷16所說假相有法;勝義有等同於卷16所說自相有法中的勝義相有(真如)。
 第二種主要是說明有性法。若實物故,指不待所餘、不依所餘、施設自相的諸法,名實物有;事故,指蘊處界等事;義故,指名所詮的道理或境界;圓成實故,指一切諸法的真實體相,應當知道是有。此處說實物故,事故,等同於卷16所說的依他起相有性之實有法;義故,等同於卷16所說的遍計所執相有性(即六種言論的假相有法);圓成實故,等同於卷16所說的圓成實相有性(即真如)。
 《瑜伽論記》卷18景法師解釋這二種有:
 第一種若生等,在辨別過未無、現在有,法若已經過去或尚未生是無,現在是有。
 第二種若實物故者,總說依他起與圓成實是有的;事故有,是說明從因緣所生的事,如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等,名事故有;義故有,是說圓成實是有的。
 窺基大師說:
 第一種若生、已生、現在故,是證明依他起法在此,指現在的依他起法。
 第二實物故、事故、義故、圓成實故,是證明圓成實有,因為這四種名都是真如的別義之名,更無所指。
 又有第二種解釋,實物故、事故、義故三種也是證明依他起法有,其中實物故是簡除似法事之遍計所執,實物故、事故、義故三種指因緣所生之有體事;義故、差別故,都是依他起法,圓成實指圓成實法。
 在景法師、窺基大師及韓清淨居士三種解釋中,於第一種若生等,指現在相有的依他起法,彼此沒有差異。於第二種解釋中,韓清淨居士與古代大德解釋不同。韓清淨居士認為:若因果性,名實物有。也就是諸法種子及現行諸法,名實物有。若是有為法或無為法,以及有漏法或無漏法,由緣所生,名事故有;假名安立的遍計所執有性,名義故有;離言法性,是圓成實有。
 關於有非有的決擇,請參考連結檔,即可了知。(連結:決擇有法非有法
《披》若實物故等者:若因果性,名實物有。若為無為及漏無漏,名事故有。假名安立,名義故有。離言法性,圓成實有。如是差別應知。
 因果體性是真實有的,也就是諸法種子及現行諸法,名實物有。若是有為法或無為法,以及有漏法或無漏法,由緣所生,名事故有。假名安立的遍計所執有性,名義故有。名言安立的法中所詮稱為義,名言是能安立,義是所安立,名言所安立的法是義故有。離言法性,是圓成實有。這些諸法的差別應當了知。這是根據前面〈本地分‧思所成地〉的內容,將依他起、圓成實、遍計所執都包括在內。
 此處事故有,應簡除無為法,因為下文說無為法是依有為法事不顯而假安立,並沒有無為法事可得。
辛二、隨釋2 壬一、總徵
 第二科隨釋,解釋有及非有,分二科;第一科總徵,總相提出問題。
云何應知略說實有及假有相?
 如何應可了知略說什麼是實有的相貌及什麼是假有的相貌?
壬二、別釋2 癸一、實有相
 第二科別釋,各別的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實有相,說明實有相的體相。
謂若諸法不待所餘、不依所餘施設自相,應知略說是實有相。
 如果諸法不需要觀待其它法,不需要依於其它法就可安立、施設它的自相,應該知道要略而言是實有相。《瑜伽論記》卷18,景法師解釋:如色香等實體之法,更不待其餘諸法才施設色香等名,這類法是實有。約三境(性境、獨影境、帶質境)而言由阿賴耶識種子所生的性境(又名本質境),名實有。這裡所說的實有也是觀待假有而說,並不是指此法有真實自性永不可改變,若依四重(世間、道理、證得、勝義)二諦(世俗、勝義)而言,屬於道理世俗諦,世間勝義諦所攝。如以色法為例說五根、五塵及地水火風等從因緣生的實法,不用觀待其它法來安立施設它們的自相,所以說這類色法是實有的。
癸二、假有相3 子一、標義
 第二科假有相,說明假有相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標義,標出義理。
若有諸法待於所餘、依於所餘施設自相,應知略說是假有相,非實物有。
 如果諸法需要觀待於其它的法,依止其它的法,來施設自己的相貌,應該知道要略而說是假有相,不是實物有。如瓶盆等待餘色(色香味觸)等,依餘色等施設瓶名,因此是假有。如獨頭意識,尋思色等名而取色等名,如此色等之名為假。總之,以色法為例,若從因緣所生名為實法;由藉色之名才生起色的分別心,則名為假。
 本論中關於諸法的假實差別之安立,在〈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相關的卷54~57別列釋如下: 
 一、在卷54,1779頁:「如是一切色蘊所攝色中,九種(指眼等五根及色聲香味)是實物有,觸所攝中四大種是實物有,當知所餘唯是假有。墮法處色亦有二種,謂實有假有。若有威德定所行境猶如變化,彼果彼境及彼相應識等境色是實物有;若律儀色不律儀色皆是假有。」。
 二、卷55,1813頁:「是諸善法幾世俗有幾實物有?答:三世俗有,謂不放逸、捨及不害。所以者何?不放逸、捨是無貪無瞋無癡精進分故,即如是法離雜染義建立為捨,治雜染義立不放逸;不害即是無瞋分故無別實物。其餘8種善法是實物有。」。
 三、卷55,1816頁:「問:是諸煩惱(指貪、瞋、癡、慢、見、疑,六種根本煩惱)幾世俗有幾實物有?答:見世俗有,是慧分故,餘五種(貪、瞋、癡、慢、疑)實物有,別有心所性。」。
 四、卷55,1822頁:「問:隨煩惱幾世俗有幾實物有?答:謂忿恨惱嫉害是瞋分故,皆世俗有;慳憍掉舉是貪分故,皆世俗有;覆誑諂惛沈睡眠惡作是癡分故,皆世俗有;無慚、無愧、不信、懈怠是實物有;放逸是假有,如前說;忘念散亂惡慧是癡分故,一切皆是世俗有;尋、伺二種是發語言心加行分故,及慧分故,俱是假有。」。
 五、十八界假實差別:卷56,1849頁:「問:此十八界,幾是實有?幾是假有?答:實有的,有十七界,或有十二界。若說十八界當中十七界是實有,那麼只有意界是假有,由於以六識無間滅意攝為一個意,離六識了別之外無別意界可得,所以說意界是假有;若說十二界是實有,則是說六根界、六塵界是實有,而六識界是假有,因為意界可以開成六識界,離意界無六識可得,所以說六識界是假有。這是約世俗安立道理。」。
 六、十二緣起假實差別:卷56,1862頁:「當知有、生及老死支,是假有法,所餘有支,是實有法。」。
 七、二十二根假實差別:卷57,1876頁:「問:如是諸根幾是實有?幾非實有?答:十六,包括眼根等六根,樂根、苦根、喜根、憂根、捨根等五受根,信根、勤根、念根、定根、慧根等五善根是實有;餘,指男、女二根、命根,及未知欲知根、已知根、具知根的三無漏根,非實有。」
 又《瑜伽論記》卷5解釋:「大品經說三假,謂名假、受假、法假。唯識亦說三假,謂聚集、相續、分位。成實論說有四假,謂因生假、相待假、相續假、緣成假。此論第一百說有六假。謂聚集假、因假、果假、所行假、分位假、觀待假。此中及顯揚十八復說有六,言論生起處名假。」。
子二、舉事
 第二科舉事,舉出假有相的事例。
謂以色等諸蘊想事為待、為依,施設有我及有情等,乃至廣說。
 以因緣所生的色受想行識蘊等五蘊想事為觀待、為依止,才能施設安立有我及有情等,我及有情等是觀待五蘊事而施設安立,因此這些我及有情是假有相,乃至詳細說以四名蘊中間不轉(無想定及滅盡定時前六轉識的受想行識四名蘊於入定期間不現行)為觀待為依止,假施設有無想等至滅盡等至等。
子三、辨立2 丑一、舉我等名
 第三科辨立,辨明假有相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我等名,舉出我等的異名。
此中色等諸蘊想事,是實物有;我及有情、命者、生者、數取趣等,非實物有,唯是假有。
 此處文中所說色等五蘊想事是因緣有的,是實物有,確實有因緣生法在這裡;而於色等五蘊所生執常恆住、不變易、有主宰性的我、有情識的有情、壽命和合現存活的命者、具生等法的生者、或說能數數往取諸趣無厭足的補特伽羅等,都不是實物有,都是依止於色受想行識而安立,唯是假有的。
丑二、例所餘名3 寅一、色等
 第二科例所餘名,例說其它的假名,分三科;第一科色等,說明色等假名的建立。
如於色等諸蘊想事,假立我等,如是即於色等想事,假立色等。
 如於色受想行識諸蘊想事,假名安立為我乃至補特伽羅等,如是於此色受想行識等想事,假名安立為色、受、想、行、識,這是意識觀待因緣所生的果報身之作用差別等,安立四大所成之色身為色,能領納境者為受,能取相者為想,能造作者為行,能了別境者為識,如此色等五蘊,約從因緣生名為實法,由藉色名為依才生色等的認知,所以說此色受想行識的名字是假有的。
寅二、飲食等
 第二科飲食等,說明飲食等假名的建立。
又於色、香、味、觸想事,假立飲食、車乘、瓶、衣、諸莊嚴具、舍、軍林等。
 又由於色、香、味、觸因緣所生法的事是有的,是識所取相;「想」,指能取識由想心所依名取相說為色香味觸。色、香、味、觸想事,這整句話表示:色、香、味、觸是「所取」,「想」是「能取」,事是因緣所生的有體法。依色、香、味、觸想事,假立飲食,所有的飲食都有色香味觸事,以色香味觸事為依,由色香味觸和合假立。車乘是色法,不離開色香味觸,也以色香味觸事為依;瓶子是色法,有瓶的形狀,依止於色香味觸安立;或衣服,或其它莊嚴具,還有房舍,軍隊、樹林等都不離開色香味觸,都以色香味觸事為依,由色香味觸和合假立。舉出這些色法均不離開色香味觸而有,但是有情依於因緣事聚集所成的形狀、業用等安立相對應的名字,說這是飲食、這是花,生活中意識所認知的所有事都是假名安立,都是假有的。
 由此可知日常所知都是意識的遍計假立似義顯現,並非事物的實相。
寅三、法界攝3 卯一、於有為
 第三科法界攝,說明法界所攝法等假名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於有為,說明有為法的假名建立。
又於有為諸法想事,假立生、老、住、無常、種子、有表、無表、得、命根、眾同分、名身、句身、文身、異生性、和合、不和合、流轉、定異、相應、勢速、次第、時、方及數。
 又在色、心、心所等有為諸法想事,有為諸法是依他起的因緣所生法,在依他起的緣生有為法之色心分位假立種種差別性,如生乃至方及數等不相應行法。所有不相應行法都是假法。
 以下綜合〈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之卷52、53、56對二十四不相應行法相關的解釋如下:
 一、生:由有因故,諸行非本自相始起,說名為生。一切有為法是從種子現起的,由於有因(種子)的緣故,諸行不是無因生,也不是本來就存在的。當諸行種子,因緣具足時,諸行本身的法相剎那初始現起,稱為生。如剎那生、相續生、乃至無上生等。
 二、老:有為法前後的變異性稱為老。如身老、心老、乃至自體轉變老等。
 三、住:有為法生,於現起後暫時相續不變,稱為住。如剎那住、相續住乃至立軌範住等。
 四、無常:有為法生了以後,剎那就消失了,名為滅,也就是無常。如壞滅無常、生起無常乃至現墮無常等。
 五、種子:本識中親生自果功能差別,此與本識及所生果、不一不異,名種子。種子唯依世俗,說為實有。言說所說的種子也是假立的,如色法種子、心法種子等。
 六、有表:包括身表、語表,意表業。以心為因,令識所變手等色相生滅相續轉趣餘方,似有動作表示心故,假名身表。以心為因,識變似聲,生滅相續似有表示,假名語表。身體的行動、語言,都是可以表示出來,身體及語言音聲都是色法,色聲是可以表達出來,稱為有表;發起心造作思,假名意表業。一切表業都是假有。
 七、無表:是指沒有表達出來的三業,以思心所的種子為體而假安立。有律儀、不律儀、及非律儀非不律儀三種。
 八、得:是成就不失,能令某一法生起來的緣,已經攝受該法增長強盛的種子,使令該法達到生起的程度,假立名為得。有三種,包括一、種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現行成就。
 九、命根:由於以前所造過的不論是善業、惡業的業力,在各式各樣不同的處所,如人、天或是三惡道所生的果報體,能夠安住的時間、期限、數量、勢力、分位,說名為命根。
 十、眾同分:在三界、五趣受生的各個有情,生在相同的一個界地、同一趣中,四生中的同一生類,同一種類,同一種分位,同一種體性,同一種形貌等。由於有一些相同的部分,彼此有相似性,這樣就是眾同分,也稱為有情同分。
 十一、名身:能夠詮示諸法自體相的假立性稱為名身,如花瓶、燈、車子,這些都是名身。名,是名字;身,是積聚或是體性的意思。
 十二、句身:很多的名字積聚在一起,能顯示諸法是染污的或是清淨的,是黑品或白品等,這些言說性稱為句身;
 十三、文身:是名身與句身所依止的字,文是字的意思,稱為文身。
 十四、異生性,是指凡夫。凡夫各式各樣的思想、身體、果報、色受想行識都是不同的,稱為異生性。
 十五、和合:有為法因緣和合而有,因緣的會聚性,稱為和合。
 十六、不和合:是有為法諸行因緣的乖離性,因緣沒有和合即是不和合。
 十七、流轉:是指諸行的因果相續不斷性,從前一生流轉到這一生,這一生流轉到下一生,名為流轉。
 十八、定異:有為諸法的因果是有差別的,善因得到可愛果,不善因得到不可愛果,異熟果決定有差別,稱為定異。
 十九、相應:有為諸法的因果是相稱的,稱為相應。
 二十、勢速:諸行的流轉、生死的流轉是很快的,稱為勢速。
 二十一、次第:有為法的流轉是有次第性的。
 二十二、時:有為法剎那剎那新新生滅性,展轉相續,稱為時。
 二十三、方:有為的色法,有普遍占據空間的體性,稱為方。
 二十四、數:數目字,說明有為法度量性的種種差別,稱為數。
 以上所說的諸多事情,都是假安立的,都是假有的。
卯二、於無為
 第二科於無為,說明無為法的假名建立。
又復唯以諸色不轉為待、為依,假立虛空、虛空無為。
 又唯是以諸色不生為觀待、為依止,假安立虛空、及虛空無為。〈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3說:什麼是虛空?是指諸色非有所顯,也就是沒有色法現前處,名虛空。因為若此處所行沒有色法現前,於此處才有虛空的想法可得,因此虛空唯是假有,非實物有。又〈攝事分〉卷96說:「色趣為緣,施設虛空。」,虛空無為,也是觀待於沒有色法的生起處,沒有有為的生住異滅相之造作可得,假說為虛空無為。此外據《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2說:「虛空無為,是指於真如諦理離諸障礙,猶如虛空,豁虛離礙,從喻得名。」也就是譬喻真如無礙,假名虛空無為。
卯三、於無想等
 第三科於無想等,說明無想定等的假名建立。
又唯以名中間不轉為待、為依,假施設有無想等至、滅盡等至等。
 又唯以名,「名」指受想行識,於一期壽命中入無想定或滅盡定時,前六轉識的受想行識不活動,為觀待、為依止,假施設有無想定、滅盡定等。等至是禪定,當行者的心能夠達到平等的境界說為等至。無想定,如〈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3說:復次,云何無想定?謂已離遍淨貪,未離上貪,由出離想作意為先故,諸心心所唯滅靜、唯不轉,是名無想定。此是假有,非實物有。入無想定時前六轉識的受想心所都不活動。滅盡定,卷53說:云何滅盡定?謂已離無所有處貪,未離上貪,或復已離。由止息想作意為先故,諸心心所唯滅靜、唯不轉,是名滅盡定。入滅盡定時前六轉識的受想心所及人我見相應的第七識不活動,這是三果以上聖人所得的定。此定唯能滅靜轉識,不能滅靜阿賴耶識。當知此定、亦是假有,非實物有。所以無想定與滅盡定都是假有的。
庚二、廣辨3 辛一、我非實有2 壬一、略問答2 癸一、顯自2 子一、問
 第二科廣辨,詳細辨明假有法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我非實有,說明我非實有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略問答,要略的提出問答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顯自,顯出自方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於因成道理中,依何道理,能決定知我非實有?
 問:因成道理是「證成道理」的異名。如果依現量、比量、至教量三量證明成就的「證成道理」來說,依哪一種道理,能夠決定了知「我」一定是非實有的?
 什麼是「證成道理」,據〈本地分‧聲聞地〉卷25說:「云何名為證成道理?謂一切蘊皆是無常,眾緣所生,苦、空、無我。由三量故,如實觀察,謂由至教量故、由現量故、由比量故,由此三量證驗道理。諸有智者心正執受、安置、成立,謂一切蘊皆無常性、眾緣生性、苦性、空性、及無我性,如是等名證成道理。」。又〈決擇‧菩薩地〉卷78說:證成道理者:謂若因、若緣,能令所立、所說、所標義得成立,令正覺悟,如是名為證成道理。總之,由現量與比量及聖教量而證明成立之道理,名證成道理。
 此處是問難者詰問用什麼原因來成立我不是實有的道理?
子二、答3 丑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答:不可得故、不可見故。
 答:因為依世間現量而言,我的實體性不可得故、不可見故,而安立我非實有的宗旨。如空花,或石女兒,所以說無我。
丑二、釋2 寅一、不可得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不可得,說明不可得故我非實有。
云何不可得?謂若內、若外、若二中間、若離諸蘊都不可得。
 為什麼說我不可得?因為在眼乃至意等內六根、色乃至法等外六塵、內外根塵二中間所生六識,若離色諸蘊中,凡夫計執實我,都不可得。若離內六根、外六塵、內外根塵所生六識等三事之外都找不到我的實體,因為我不可得故,故說我非實有。
《披》若內若外若二中間者:謂於諸蘊有內、有外及內外俱種種差別。聲聞地說:修四念住,於內身等住循身等觀,於外身等住循身等觀,於內外身等住循身等觀。(陵本二十八卷二十頁2395)彼說內外及二中間,為顯即蘊計我,或復計我異於諸蘊、住諸蘊中,然彼我相實不可得,故作是說。
 於色受想行識諸蘊有屬於自身的內六根,有屬於外在的外六塵,有屬於內外根塵所生六識的種種差別。〈聲聞地〉說:修身受心法四念住時,必須於內身等住循身等觀,觀察自己的身體,從腳到頭唯有種種不淨、無常、苦、空、無我;於外身等住循身等觀,觀察世間種種外物,也是無常、苦、空、無我;於內外身等住循身等觀,觀察他人的身體,也是無常、苦、空、無我。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8,963頁處有詳細解釋。 其中於內身、外身、內外身等六種不同解釋,如彼處所說可知。
 彼外道說內六根、外六塵,及二中間之六識,是顯示外道即於五蘊計執有我,執著五蘊就是我;或復計執我與諸蘊不同,我不是五蘊,異於五蘊、住在五蘊中,然彼外道所說的我相,不論是即蘊執著有我,或是離蘊執著有我,都是不可得的,因此這樣說若內、若外、若二中間、若離諸蘊都不可得。
寅二、不可見
 第二科不可見,說明不可見故我非實有。 
云何不可見?謂如眼等實有諸處,各各別有業用可見;如是所計我別業用都不可見。
 為什麼說無我?如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等實有的十二處,而且各有各自能取境生識的作用,眼睛可以看到色塵,耳朵能夠聽到聲塵,鼻能嗅香、舌能嚐味、身能覺觸、意能知法這些業用是可見的;可是凡夫所執著的我之各別業用功能卻看不到,所以說無我。這是第二種理由。
丑三、結
 第三科結,結說我非實有。 
如是自相不可得故,又別業用不可見故,應知所計我非實有。
 因此作個結論,自相不可得故,「我」的體相根本找不到,於內六根、外六塵或是二者中間之六識中,都找不到;又「我」之各別的作用也看不到。不但看不到「我」的自體,也看不到「我」的作用,體用都沒有,凡夫所執著的「我」究竟在那裡?根本找不到,由此顯示「我」並不是實有的,根本就沒有「我」。
癸二、斥他2 子一、問
 第二科斥他,呵斥他人的立論是錯誤的,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如是我於內外等都不可得,亦不可見,何故出家諸外道等亦得亦見,由此因緣,愛樂顯示建立實有?
 問:如果在內身及外境、或者在內外中間,都找不到「我」的體性,也見不到「我」的作用,為什麼那些出家的外道執著有「我」,是可得可見的?由於這種因緣,愛樂顯示有「我」是可得可見的思想,而且向他人開示有「我」的道理,建立「我」是實有的? 
子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不得、不見。但由身見及與我慢為依止故,起邪分別、起邪計度,不如正理愛樂顯示建立為有。
 論主首先略答我非實有的問題。答:「我」是不可得,不可見,既找不到「我」的體性,也找不到「我」的作用。外道因為有身見,執著這個身是「我」,有身見故有「我」見,依止「我」見而生「我」慢,因為高慢心的緣故,認為自己的見解較他人高明,一定是對的,生起錯誤的分別、計度,並以邪分別與邪計度,不如佛所開示的真理,愛樂自類的有「我」論,並且向他人開示有「我」的道理,建立有「我」的理論。以上是略問答。
壬二、廣辨釋2 癸一、辨非理2 子一、徵
 第二科廣辨釋,詳細說明我非實有並解釋道理,分二科;第一科辨非理,說明我非實有是不合道理的,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知我非實有故、非現有故而不可得,亦不可見?
 外道質疑:從何知道「我」不是真實有的,現前也沒有,而且既沒有「我」的體,也看不到「我」的作用?究竟是怎麼知道這件事?
子二、辨2 丑一、舉計3 寅一、標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舉計,舉出外道執著我為實有的種類,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諸計我為實有者,遠極彼岸,不過四種。
 說「我非實有、非現有故而不可得,亦不可見」,是指種種的外道執著「我」是真實有的理論,經由詳審思量到不能再思量的盡頭為止,計「我」論不會超過四種。遠極彼岸,是指詳審思量到不能再思量的盡頭為止。
寅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四種。
一者、計我即是諸蘊。二者、計我異於諸蘊,住諸蘊中。三者、計我非即諸蘊,而異諸蘊;非住蘊中,而住異蘊離蘊法中。四者、計我非即諸蘊,而異諸蘊;非住蘊中,亦不住於異於諸蘊離蘊法中;而無有蘊,一切蘊法都不相應。
 外道執著我是真實有的四種:
 一、計「我」即是諸蘊,有些外道執著「我」就是色受想行識。
 二、計「我」異於諸蘊,住諸蘊中。外道執著離蘊有「我」,認為「我」不是色受想行識,可是實有「我」,而「我」住在色受想行識所組成的身體裡。
 三、計「我」非即諸蘊,而異於諸蘊(不同於五蘊);非住蘊中,而住於異蘊離蘊法中。外道執著「我」不是色受想行識,與色受想行識不一樣。計「我」非即諸蘊的想法屬於離蘊計我的一種,與第二種人主張不一樣的是離蘊的「我」不住在色受想行識裡面,住在不同蘊的離蘊法中。但是另外有不同的五蘊嗎?其實沒有。《瑜伽論記》說住異蘊離蘊法,是執著「我」住在無為法當中。《成實論》說,離蘊的法住在無為當中,稱為住異蘊離蘊法。離蘊法與五蘊法不一樣,因為五蘊是有為法;異蘊離蘊法是指無為法。第三種外道雖執著離蘊有「我」,不過「我」不住在五蘊裡面,是住在無為法裡面。
 四、計「我」非即諸蘊,而異於諸蘊(不同於五蘊);非住蘊中,亦不住異於諸蘊離蘊法中;而無有蘊,一切蘊法都不相應。第四種外道否定前面各種主張,執著「我」非即諸蘊,也屬於離蘊計我(第二三四種人都邪執離蘊計我),「我」不是色受想行識,而且「我」與色受想行識不一樣;「我」既不住在五蘊裡面,「我」也不住在與五蘊法不一樣的離蘊法(無為法)中。「我」是什麼?「我」是沒有蘊的,沒有色受想行識,「我」與五蘊都不相應的。 
 論主認為外道執著有我論的不會超過這四種。若與〈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的計我論合起來讀一讀,前後披讀會更明白。
寅三、結
 第三科結,結說四種所執。
依我分別計為有者,皆攝在此四種計中。除此更無若過若增。
 依止我見分別執著有我的人,全部含攝在這四種執著當中。除了這四種情況以外,不會有超過的,也不會增加了。
丑二、辨非3 寅一、標
 第二科辨非,辨別主張我是實有的錯誤,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如是一切我實有性皆不應理。
 如上面所說的四種執著有我論,執著我是實有的主張,都是不合道理的。
寅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這話怎麼說?
寅三、斥4 卯一、計我即蘊4 辰一、標
 第三科斥,呵斥錯誤,分四科;第一科計我即蘊,呵斥外道執著我就是五蘊的錯誤,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若計有我即是諸蘊,非異蘊者,是則此我但於諸蘊而假建立,斯過自至。
 如果執著有我,而且「我」就是色受想行識,色受想行識就是「我」,「我」不是異於五蘊以外,與五蘊沒有差別;則對方所執著的「我」,只是依止於色受想行識的假名安立,是假有的,這論題的過失自然很大。如果依據對方的立論,依止色受想行識來安立「我」,「我」不是實物有,是假有的。
辰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為什麼這麼說?
辰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原因。
諸蘊無常,各與自相而共相應;我即彼故,非常、非一、非實有性。
 色受想行識諸蘊都是無常的,剎那生剎那滅,色等各與自相而共相應,色以質礙為相、受以領納為相、想以取相為相、行以造作為相、識以了別為相,諸蘊各有自己的相貌;如果「我」是諸蘊,將與諸蘊相同不斷無常變化,而且色受想行識五蘊並非一個整體,當說「我」時,我到底是一個,還是五個?因此執著「我」是色受想行識的立論是有過失的。「我」不但是無常的,而且也不是一個整體,又若執著色受想行識就是「我」,則應該有五個我,所以說「我」也不是實有性。
辰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是故此計不應道理。
 所以外道執著「我即是諸蘊」是不合道理的。
卯二、計我異蘊住諸蘊中2 辰一、雙徵
 第二科計我異蘊住諸蘊中,破斥外道執著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分二科;第一科雙徵,提出二個問題。
若計有我異諸蘊者,此所計我為是無常、為是常耶?
 如果執著有「我」存在,與色受想行識諸蘊不一樣,這所執著的「我」是無常的、還是常住不變的?
辰二、別破2 巳一、無常2 午一、難2 未一、異作異受難
 第二科別破,各別論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分二科;第一科無常,以無常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又分二科;第一科難,提出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異作異受難,提出「不同的人造作業力,不同的人受異熟果報」,難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
若無常者,則所計我剎那剎那異起異滅,此處異死餘處異生,異作異受,斯過自至。
 外道主張「我」與五蘊不同住在五蘊中,如果所執著的「我」是無常的,則所執著的「我」剎那生剎那滅,「此處異死」,當現在的身體死了,而住在裡面的「我」不同時候死,「餘處異生」,在不同的地方「我」又生出來;「異作異受」,此內身五蘊造業,另外一個與五蘊不相干的無常之的「我」得到異熟果報,這件事確實過失很大。
 外道主張「我」與五蘊不同住在五蘊中,「我」是無常的,與色受想行識完全不相干,是異死異生,異作異受,五蘊的死與生、作與受,都與所執著的「我」沒有關係,但現量中除了五蘊並沒有另一個無常生滅的「我」存在,因此這種立論過失很大。
未二、相不可得難
 第二科相不可得難,約相不可得難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
又異諸蘊別有一我,若內、若外、若二中間有生有滅都不可得。
 又如果執著「我」與五蘊不一樣,別有一個「我」,而且「我」是無常的,這個我不論在內六根、外六塵,或者內六根、外六塵所生六識之外,想要找到另一個有生有滅的「我」,是找不到,全然不可得的。
午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是故此計不應道理。
 如上所說執著有一個無常的「我」,與五蘊不一樣,住在五蘊裡面,根本就找不到,因此外道所執著的計我異蘊住諸蘊中是不合道理的。
巳二、常2 午一、難3 未一、難無變2 申一、標非
 第二科常,以常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分二科;第一科難,難問對方,又分三科;第一科難無變,難問我無變,破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錯誤,又分二科;第一科標非,標出這種主張是錯誤的。
若我常者,無有變異是其常相,此所計我若無變異,二因緣變皆不應理,非於當來,亦非現法。
 如果執著「我」是常住不變的,沒有變化差異是其所執著「我」的常相,則此所執著的「我」若沒有變化差異,於將來與現在二種因緣若有變化差異都不合道理,不能於當來有變化差異,也不能於現法有變化差異;然而事實上此五蘊於將來及現在都會有變異,所以說執著「我」是常住沒有變異的不合道理。
《披》非於當來亦非現法者:謂於當來及於現法非無變異故。
 非於當來亦非現法,是指於將來或是現在,生命體並非不有變異,所以執著「我」是常住不變,不合道理。
申二、別難2 酉一、於當來
 第二科別難,各別的難問,分二科;第一科於當來,難問於將來無生等。
若於當來我無變者,便應無生、無老、無病、無死、無損,亦復不應一時為天、一時為人,或為傍生,或為鬼趣,或時為彼那落迦等。
 如果於當來「我」是常住不變的,便應該沒有生老病死,也沒有損害,將來也不應該有時成為天人,有時作人,或是有時作畜生,或是有時墮到鬼道,或是有時墮到地獄受苦等。但事實上「我」有生老病死等現象,因此外道主張「我」常住不變,不合道理。
酉二、於現法
 第二科於現法,難問於現在境無樂等。
於現法中我若不變,便應於彼愛非愛等種種境界,無樂、無苦、無愛、無恚,亦無有癡。略說不應由苦樂等之所變異,不應隨一貪等煩惱及隨煩惱之所變異。
 如果於現法中「我」是常住不變,面對現前這些可愛的、不可愛等種種境界,六根接觸到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不應該有什麼感受。當面對可愛境界應該沒有樂受,接觸到不可愛境界應該沒有苦受,也沒有愛染、也沒有瞋恚,對於可愛境界不會愛著,對於不可愛境界不會瞋恚,對於不是可愛也不是不可愛的境界也不會愚癡,不會對境界產生種種無明的見解,因為「我」是常住不變的。要略的說,「我」不應該被苦樂等差異感受所影響,而且不應該隨任一境界起貪瞋癡的根本煩惱,以及覆惱嫉慳狂諂等隨煩惱心所,不應該隨順根本煩惱生起的隨煩惱來影響自己。所以如果「我」是常住不變,「我」應該沒有老病死,不會有貪瞋癡,不會有苦樂受。但這不是事實,「我」經常現起生,老,病,死的現象及煩惱等,因此主張「我」是常住不變的說法不合道理。
未二、難成過2 申一、應無法非法行
 第二科難成過,由難問成立我異蘊住諸蘊中的過失,分二科;第一科應無法非法行,難問若是常住不變的則不應有法或非法行。
如是我於當來、現法無變異故,不應為樂之所饒益,亦不應為屬彼煩惱之所染汙,不應因此行法非法;不應為苦之所損害,亦不應為屬彼煩惱之所染汙,不應因此行法非法。
 如果執著「我」是常住不變的,是離蘊法,住在五蘊裡面,是離蘊有我的,「我」於將來與現在都應該會沒有變化,也不應該被快樂的境界所利益,不應該被由樂受所生的貪等煩惱心所染汙,不應該因此貪等煩惱而造作善法或惡法的行為;不應該被苦惱境界所損害,也不會被屬於苦所生起的瞋等煩惱所染汙,不應該因此瞋等煩惱而造作善法或惡法的行為。而事實上,「我」常常為苦樂所饒益、或是所損害;也常常被苦樂引起的煩惱所干擾,而造作善法或惡法。所以外道主張「我」是常住不變的與事實相違背,這種理論是有過失的。
申二、應無愛非愛身
 第二科應無愛非愛身,難問應沒有愛非愛身的過失。
此我如是於現法中與法非法不相應故,於當來世愛非愛身無因緣故,應不得生。
 如果執著「我」是常住不變的,這個「我」於現在的生命體既然沒有變化,不會與合法或不合法的業行相應,於來生就沒有得到可愛或不可愛身的因緣,由於沒有造作的因緣,未來的果報應不會生起。
未三、難相違2 申一、違自教
 第三科難相違,難問其相違或矛盾處,分二科;第一科違自教,違背自己安立的教理。
由此道理,汝應不計此常住我,由別內身變異所作,於當來世生老死等種種變異。
 由於上文所開示的道理所顯,你們外道不應該計度執著有常住不變的「我」。
 各別內身的變異,身體及色受想行識有變化,於當來世有生老死等種種變化差別。如果主張「我」應該離苦得樂,可是又執著「我」是常住不變的,常住不變則不會被苦樂所損益,不會被煩惱所影響,也不會去造法非法的行為,將來也沒有承受愛非愛果的道理,也沒有生老死等事,但是事實與你們所提倡的道理不合。這稱為違自教。
申二、違現量
 第二科違現量,難問違背現量的過失。
如是此我,便無各別內身生老病死等時、樂時、苦時及染汙時,則應畢竟解脫清淨。
 如果執著有常住不變的「我」,此「我」便不會有各別內身生老病死的時候,沒有快樂的時候,沒有痛苦的時候,沒有染汙的想法,沒有煩惱,應該不會產生煩惱,那麼「我」應該是畢竟清淨的、解脫的。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凡夫心中充滿了染汙,想要用各種方法清淨身心以利將來有機會生到天上去,所以對方所主張的論題於現在事實上是不可得,是違背現量的。
午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是故此計不應道理。
 所以離開五蘊有常住不變的「我」存在的這類執著是不合道理的。這就將第二種外道的執著破斥掉。
卯三、計我異蘊住離蘊法中2 辰一、難2 巳一、標過
 第三科計我異蘊住離蘊法中,破斥外道執著我異蘊住離蘊法中的過失,分二科;第一科難,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標過,標出其中的過失。
復次,若計有我異於諸蘊,住異諸蘊離蘊法中者,彼所計法,遠離諸蘊有之自相尚不可得,何況為我之所安住。
 其次,執著有一個「我」異於五蘊,「我」與色受想行識是不一樣的,住在色受想行識五蘊以外的離蘊法中,外道所計度執著的離蘊法到底是什麼?遠離色受想行識以外有什麼法稱為離蘊法?如果找不到離蘊法,遑論有遠離蘊法的自相;離蘊法的自相尚不可得,怎麼能夠說「我」住在那裡?所以這種論點是有過失的。
巳二、喻合
 第二科喻合,舉出譬喻以合說我異蘊住離蘊法中的過失。
譬如有言:我審了知石女兒頂繫空華鬘。應知所計亦復如是。
 譬如有人說:「我」很明白了知石女的兒女頭頂繫著空花鬘。明明知道石女根本不能生育兒女,石女兒是空的,卻強調知道石女的兒女頭頂有空的花鬘繫在上面,應知執著異於諸蘊之外有我的執著正如這件事一樣,根本就不存在。
辰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是故此計不應道理。
 因此這種執著離蘊法有我是不可得,不合乎道理的。
卯四、計我無蘊及不相應2 辰一、難2 巳一、標非
 第四科計我無蘊及不相應,破斥外道執著計我無蘊及不相應的過失,分二科;第一科難,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標非,標出錯誤。
復次,若計有我一切蘊法不相應故,無有蘊者,此所計我若無有蘊,便無有色,非身相應,亦非苦樂等受相應,亦非眾多種種差別諸想相應,亦非善、不善、無記思等相應,亦非受用色等境界分別意相應。
 其次,如果執著有一個與一切蘊法不相應的「我」,沒有色受想行識諸蘊,此所計著的「我」若沒有諸蘊,便沒有色身,首先應該與身不相應,應該沒有色蘊;也沒有與苦樂等受相應,不會受苦樂等感受所影響,應該沒有受蘊;也沒有眾多種種差別諸想相應,應該沒有想蘊;而且也沒有善、不善、無記思等相應,應該沒有行蘊;也沒有了別受用色等境界分別意識的作用相應,應該沒有識蘊。這樣與一切色受想行識蘊法不相應的「我」,稱為無蘊法。
巳二、釋過
 第二科釋過,解釋過失。
如是此我應無所依、無受、無想、無思慮等,亦無分別,是則此我不由功用,究竟解脫,無有染汙。
 如是這種無蘊法的「我」,應該無所依的色身,沒有受,沒有想,沒有行的思慮等,也沒有識的分別,則所執著的與五蘊不相應的「我」,應該沒有變化,不需要加功用行努力修行,便可以究竟解脫了,而且應是沒有染汙,沒有煩惱的。可是事實上不是這樣。
辰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是故此計不應道理。
 因此這種計執無蘊的我,根本不存在,是不合道理的。
癸二、釋成就3 子一、總標所由
 第二科釋成就,解釋成就染淨的道理,分三科;第一科總標所由,總相標出原因。
復次,由彼一切依我分別妄所計我不成就故,當知我等於諸蘊中,但假建立,非實有物。由我非有,唯有蘊故,一切雜染、清淨道理皆得成就。
 其次,由彼外道一切依止有一個實我,執著有我的分別,虛妄的執著有我,應當知道,這個「我」是假名安立的,不是真實有的。現在本論要闡明合理的事情,稱為成就。雖然實相我是沒有的,但是當要與外道溝通時要假安立我,以利溝通。這個「我」是什麼?依止於色受想行識,依於餘法施設自相,觀待餘法施設自相,稱為假有的,所以「我」是假名安立的,不是真實有。是依於身體身心的狀態來說,假名安立說有一個「我」。如果有我就不能說這人在流轉生死,這人成就聖道了;而沒有「我」,一切雜染、清淨的道理才都能夠成就。
 因為沒有「我」,除了無常變異五蘊的作用外,實在找不到「我」。所以「我」非有,唯有蘊故,整個生死輪轉就是依於色受想行識而起惑造業感果相續不斷而已。佛陀並沒有開示第六件事情,只有色受想行識五件事情。原來有情的生命體就只有這五件事情,並沒有凡夫常常口頭說的「我」,有我、無我,都是假法。
 一切法只是行的相續,因為有無明所以就有行,行有福行、非福行、不動行,三種行在三界裡招感善惡果報,非福行導致三惡道的果報,福行招感在人天受報,不動行在色、無色上二界受報,依於色受想行識,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只有十二緣起循環不息而已。如果有情現在學習佛法將無明滅掉,沒有無明,則沒有行,沒有行則沒有識,沒有識則沒有名色、沒有名色則沒有六入、乃至沒有生就沒有老死,十二緣起還滅,成為聖人,乃至成就無上菩提,成佛了。這整個轉凡成聖的過程中,所有的運作都是在有為法色受想行識裡成就的,不需要另外安立一個「我」在那裡作什麼事情。 
 外道所執著的「我」,認為有一個常住不變的「我」,有主宰性的「我」。
 第一種是色受想行識;
 第二種我不是色受想行識,「我」與色受想行識不一樣,住在色受想行識裡面;
 第三種執著「我」與色受想行識不一樣,但是也不住在色受想行識裡面,住在離蘊法當中;
 第四種執著「我」沒有蘊,沒有色受想行識,也與色受想行識不相應。
 這四點都破斥完了,一切染淨諸法的道理才可以成就。有情的生命體只有色受想行識,沒有「我」。
子二、別辨染淨2 丑一、染成就2 寅一、辨2 卯一、於現法
 第二科別辨染淨,分別辨析染淨的成就,分二科;第一科染成就,說明由雜染所生成就,又分二科;第一科辨,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於現法,於現在的生命體雜染所生的成就。
謂有內外諸處生故,於現法中起無明觸,由此於身便有饒益、損減受生。由此為緣,發起和合、乖離等愛,及有依此一切煩惱、隨煩惱轉。為此義故,淨不淨業生起可得。
 「我」是假立的,由於生命體有眼耳鼻舌身意內六處,色聲香味觸法外六處,凡夫不曉得無我的道理,識依內六處取外六處,根塵識三和合生起無明相應觸,由此於自五蘊身便有饒益「自己」身體的樂受,或損減「自己」的苦受的想法產生。由此依樂受或苦受為緣,對於自己有益處的樂受會生起和合愛;對於自己有損減的苦受會想要乖離,生起乖離愛,及依此樂受或苦受生起貪愛或瞋恨等一切根本煩惱,或忿嫉等隨煩惱展轉生起。由於有煩惱推動自己去發動福行、非福行、或不動行,由此世間清淨的不動行或不清淨的非福行及欲界人天的有漏福行便生起了。
卯二、於當來
 第二科於當來,於當來生命體雜染所生的成就。
如是煩惱、業生起故,當來復有生老死等一切苦法皆悉得生。
 如上所說內外諸處由無明相觸所生煩惱、由煩惱推動自己去造作種種業行,有業於當來必會招感生老死等,一切苦果因此生起。
寅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如是且於無常蘊中,無實我故,雜染道理皆得成就。
 如是,於生滅無常的五蘊中,並沒有真實的「我」存在,由此雜染道理皆得成就。生命只是惑、業、苦,不斷的展轉成就,生死輪轉不息而已。
丑二、淨成就2 寅一、於現法
 第二科淨成就,說明清淨的成就,分二科;第一科於現法,說明清淨於現前五蘊的成就。
又由他音、內正作意為因緣故,遠離無明,發起於明。由無癡故,了達諸受皆悉是苦;由此能斷於諸受中所有貪愛,及斷依此一切煩惱、若隨煩惱;由此因緣,能感後有淨不淨業不復生起。
 由於這類有情厭離生死輪迴,想要超越生死輪迴的境界,依於現在的生命體,又由聽聞佛或聖弟子等善知識的說法,平日根據學習到的佛法能於觸對境界時如理作意及法隨法行,由此遠離無明,發起智慧的光明。當接觸境界時,任運了知諸法無我、無實。生活中一樣是六根接觸六境,但唯是明相應觸。有明則沒有無明。
 癡,是無明異名,屬於煩惱。當沒有愚癡時,能明了通達所有的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都是苦;通達諸受是苦時,不會再被諸受所左右,能斷除於諸受中所有的貪愛,及斷除依諸受所起的一切貪等根本煩惱,或忿、惱、嫉等隨煩惱;由此明觸所生受,及無有貪愛等執取的因緣,能感得後有的淨不淨業就不會再生起。
寅二、於當來
 第二科於當來,說明清淨於當來的成就。
如是由業、煩惱斷故,一切後有及生等苦永更不生。
 如是由於沒有造作招感生死的淨不淨業,也沒有無明愛取的煩惱,所以一切後有,將來的生命體,以及生老病死、愛別離苦、怨憎會等苦,不再生起,這純大苦聚的五取蘊永遠消滅了。
子三、總結成就
 第三科總結成就,總結雜染、清淨的成就。
如是無我唯有蘊故,一切雜染、清淨道理皆得成就。
 如是以三量證明成就「我非實有」,五蘊「無我」,生命內外都無常恆住不變異有主宰性的我,唯有諸蘊故,一切世間生死雜染、出世間涅槃清淨的道理皆得成就。
 有情的生命體裡面,並沒有像外道所執著的有一個整體性能主宰常住不變的「我」,只有色受想行識諸蘊而已,生命只是色受想行識和合運作,有雜染的與清淨的情況出現,使得流轉生死或涅槃還滅都能夠成就。
辛二、有情非實2 壬一、明建立2 癸一、標種類
 第二科有情非實,說明有情不是真實的建立等,分二科;第一科明建立,說明有情非實的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標種類,標出有情的種類。
復次,此中假立一切有情,所謂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想非非想處有情。
 其次,於此五蘊中假立三界中一切有情,包括沒有腳的蛇等,二隻腳的人、鳥等,四隻腳的貓、狗等,多足的蜈蚣等;有色,欲界與色界的眾生都是有色,無色,無色界的眾生無色;有想,非想非非想處以下的眾生除了四禪的無想天以外都是有想。無想,指四禪的無想天,非想非非想處的有情,是三界中最高的,屬於無色界的有頂天有情。
癸二、辨因緣2 子一、總標
 第二科辨因緣,說明建立的原因,分二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示出來。
當知如是九種有情,略由三種因緣建立,總攝一切有情之類。
 應當知道這三界裡九種有情,要略而言可由三種因緣建立,能總相攝取三界內一切有情的種類。
子二、別配
 第二科別配,用三種因緣分別配合建立九種有情。
謂依往來身動差別,建立無足乃至多足有情;依身差別,建立有色、無色有情;依心差別,建立有想、無想、非想非非想處有情。
 佛菩薩如何安立有情的種類?
 一、依據眾生身體往來行動的差別,建立為無足、二足、四足、或多足有情。
 二、依據色身有無的差別,建立有色的欲界與色界的眾生是有色有情;無色界的眾生是無色有情。
 三、依據心想的差別,建立有想、無想、非想非非想處有情。欲界的眾生心裡一定有各種想法,色界的眾生除四禪的無想天是無想有情,其餘天眾仍有想;無色界的眾生,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及無所有處天三天也是有想;無色界第四天非想非非想處天,則只有微微想,幾乎沒有想。
壬二、破外計2 癸一、標計
 第二科破外計,破斥外道的執著,分二科;第一科標計,標出外道的執著。
復有離繫出家外道,作如是說:一切樹等皆悉有命,見彼與內有命數法同增長故。
 〈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說有離繫出家修行的外道(離繫外道,依於不穿衣服,表示沒有繫縛,也稱裸形外道)作這樣說:一切樹等都有生命,因為看見樹等與內身有情識的有情一樣會長大,由此證明樹木、花果等與有情一樣都有生命。
 離繫外道主張凡是樹木、花果有壽命,與人類一樣有情識,因此不可以砍伐殺死樹木。而佛法所主張的殺生主要是針對有情識眾生,非指樹木等無情物。
 《大毘婆沙論》卷198,991頁說:命就是識,識是相續的意思。
癸二、理破2 子一、別徵詰3 丑一、詰增長2 寅一、徵
 第二科理破,用道理來破斥外道的主張不合道理,分二科;第一科別徵詰,各別的提出問題來難問,又分三科;第一科詰增長,難問增長這件事情,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應告彼言:汝何所欲?樹等增長為命為因?為更有餘增長因耶?
 應該難問彼離繫外道說:你們是怎麼想的?樹等植物會增長是因為有壽命為因?或是有其餘會增長的原因?
 離繫外道主張樹等如有充分的水、豐饒的土地、適合的溫度、沒有病蟲害等,會長大,人也會長大,因此樹與人一樣都有壽命,都有情識。
寅二、詰2 卯一、唯命為因
 第二科詰,正式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唯命為因,難問如果有壽命所以才會增長,不合道理。
若彼唯用命為因者,彼未捨命,而於一時無有增長,不應道理。
 若彼離繫外道唯主張樹與人一樣都有壽命作為因,所以會長大、增長,可是有時樹木沒有捨命以前,也會出現沒有增長的情形,如一個地區很久沒有下雨,有些樹枝會枯萎,而樹幹、樹根仍然活著。由於生存條件艱困,樹木部分死亡、部分存活,一時之間無法增長廣大,因此若有生命就會增長,這種主張不合道理。人類有壽命時,所謂增長就是不斷老化的現象,生命剎那剎那在增長。但樹不一樣,有命的時候,有時候沒有增長。所以第一種論點不能成立。
卯二、有餘為因
 第一科有餘為因,難問有其他的增長因。
若更有餘增長因者,彼雖無命,由自因緣亦得增長,故不應理。
 若彼離繫外道主張還有其他增長因,如溫度、陽光、雨水、施肥等,樹木種子雖然沒有壽命,但由樹木自己所獲得的增長因具足,就可以發芽,逐漸增長,這樣由其他的因故得增長,何必安立樹與人一樣都有壽命,所以說這也是不合道理的。
《披》若彼唯用命為因等者:此中意顯,內有情類未捨命來,生已增長,無不增長。一切樹等則不如是,現見彼違緣時,無有增長,不應說彼唯命為因,謂彼有命不應道理。
 這其中的意義顯示,有情眾生沒有捨掉生命體以來,自受生以後,剎那剎那不斷增長,也就是不斷老化的現象。一切樹木等植物則不一定如此,如果天乾旱時,樹木生長違緣出現就不會增長,不能單以壽命為樹木增長的因,這是指執著樹木有壽命是樹木能增長的因,是不合道理的。
丑二、詰說因2 寅一、徵
 第二科詰說因,難問離繫外道立宗之因,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又應告彼:汝何所欲?諸無命物無有增長,為有說因?為無說因?
 又應告訴彼離繫外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主張沒有壽命的樹木不會增長,有壽命時一定會增長的宗旨,是有說因:為有比量因緣說無命物無增長?或是無說因:無比量因緣說無命物無增長? 
寅二、詰2 卯一、有說因
 第二科詰,難問,分二科,第一科有說因,難問離繫外道主張有說因不合道理。
若有說因,此說因緣不可得故,不應道理。
 如果是有說因,有比量因緣說無命物無增長,這種比量因緣不可得,也就是支持這種論點的理由及譬喻找不到,因此說無命物無增長是不合道理的。
卯二、無說因
 第二科無說因,難問外道主張無說不合道理。
若無說因,無因而說而必爾者,不應道理。
 若沒有比量因緣,無說因,無因而說,沒有理由而說無命物必定無增長,也是不合道理的。也就是不應無因而主張樹木與人一樣有生命,有生命一定增長,沒有生命時不增長。所以無論以有說因、或是無說因,一切樹等與人一樣皆悉有命的宗旨不能成立。
《披》諸無命物無有增長等者:此中難意,謂器世間諸無命物,無有增長,不應說彼有因、無因。一切樹等雖有增長,亦外器攝,何須別計有命為因。攝大乘說:阿賴耶識為一切法真實種子。一切外物由內為緣,道理應知。
 這其中難問的意思,是說器世間沒有壽命的樹木、花草等,沒有增長,不能說是有因或無因,不應該用這種理由來說明不能增長的事實。沒有情識的樹木等依於外器世界之空氣陽光水等因緣會有增長,何必另外執著樹木等與人一樣,有壽命是能夠增長的原因?
 《攝大乘論》說:阿賴耶識蘊含生起一切法的真實種子,器世間也是阿賴耶識種子所變現的相分,有情生命體其六根受用六塵境界,由於六根增上力故,感得外器世間生起。因此得知外境界依於心及業力的關係而成就,外法以內法為緣。由有情眾生阿賴耶識共業種子,能招感外器世間山河大地植物等無情物的生起,首先應該了解這個道理。
丑三、詰相似2 寅一、徵
 第三科詰相似,難問諸樹等物與有命物相似不合道理,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第一科詰增長,以難問增長來破斥樹等有命;第二科詰說因,以樹等皆悉有命立宗之因,來難問有因、無因不能成立。
又應告彼:汝何所欲?諸樹等物與有命物,為一向相似?為不一向相似?
 提出兩端的問題來難問外道。又應告訴彼離繫外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主張樹等皆悉有命,與有情識眾生,是完全一樣的或是不完全一樣?有命物,指有情識的眾生。完全一樣稱為一向。
寅二、詰2 卯一、一向相似
 第二科詰,難問諸樹等物與有命物一向相似或不一向相似不合道理,分二科;第一科一向相似,難問諸樹等物與有命物一向相似不合道理。
若言一向相似者,諸樹等物根下入地,上分增長,不能自然搖動其身,雖與語言而不報答,曾不見有善惡業轉,斷枝條已餘處更生,不應道理。
 若說樹木等與人完全一樣一向相似,諸樹木、花草等根部長在地底下,地面上部分依於空氣陽光水等外在增上緣增長枝幹花葉等,不能自然的搖動其身,或自由四處移動,需要依藉風雨等動搖其枝葉;若與樹木等溝通,即使說了很久的話,它也不會回答;也不曾看到樹木等造作善業、惡業;又可以截取部分枝條插接到另一株樹上,成為另一棵樹。由以上種種現象與人類之行住坐臥等活動都不相同,所以主張樹木與人完全一樣是不合道理的。
卯二、不一向相似
 第二科不一向相似,難問諸樹等物與有命物不一向相似,是不合道理的。
若言不一向相似者,是則由相似故可有壽命,不相似故應無壽命,不應道理。
 若說樹等與人不一向相似,而由相似說樹木有壽命,若不相似就應該沒有壽命,因此顯示一切樹等皆悉有命之宗旨理論,是不合道理的。所以不論樹等與人相、不相似,一切樹皆悉有命的主張都不能成立。
子二、結略義
 第二科結略義,結說要略的義理。
如是增長餘因有、無有故,無壽命物不增長說因有、無有故,相似一向、不一向故,此所計度不應道理。
 現在歸納一切樹皆悉有命的主張非實。如是:
 一、諸樹等增長為以命為因,為更有餘增長因,都不合道理。因為若彼唯用命為因者,彼未捨命,而於一時無有增長,不合道理;若更有餘增長因者,彼雖無命,由自因緣亦得增長,因此無論有命為因,或沒有命為因而有餘增長因,而主張一切樹等皆悉有命,不合道理。
 二、無壽命物無有增長,無論有說因、無說因都不合道理。若有說因,此說因緣不可得故,不合道理。若無說因,無因而說必然如此,不合道理。
 三、諸樹等物與有命物,一向相似,或不一向相似都不合道理。因為若說一向相似,則諸樹等物根下入地,上分增長等諸多不相似;若說不一向相似,則諸樹等物應當無命。因此無論諸樹等物與有命物,一向相似,或不一向相似,主張一切樹等皆悉有命,都不合道理。
 由以上三點證明外道所執著一切樹等皆悉有命的宗旨,是不合道理的。
辛三、飲食等物皆是假有2 壬一、問
 第三科飲食等物皆是假有,說明飲食等物皆是假有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緣故知色、香、味、觸如是如是別安立中,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諸想事物皆是假有?
 問:是什麼因緣知道依於色香味觸等實物有,而各別安立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事物都是假有的?
壬二、答2 癸一、別辨假實2 子一、辨義2 丑一、不遍一切2 寅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假實,各別說明假有與實有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辨義,從道理去辨別,又分二科;第一科不遍一切,說明飲食等假名不能遍於一切法上,又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答:由彼想物,或於是處色等想物聚中而轉,或於是處色等想物聚中不轉。
 為什麼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是假有的?
 答:由於有情所想的種種物,或是於這樣的處所,依色香味觸等想物聚成的色物而安立,如飲食等想物是色香味觸積聚的色法,以此安立假名;或是於這樣的處所,依色香味觸等想物聚成的色物不同,卻不能安立飲食等名。雖然所有想物都是依於色香味觸等實物而安立,但是觀待於色香味觸成分不同,所形成的色物不同,則安立不同的名稱。例如由色香味觸積聚成花瓶或積聚成茶杯,茶杯不能稱為花瓶,花瓶也不能稱為茶杯,由此假名安立的飲食等物不能遍於一切法上,因此說是假有的。
寅二、例2 卯一、舉食等想
 第二科例,舉出實例,分二科;第一科舉食等想,舉食物名想之事是假有的為例。
若於是處色等想聚有食想轉,非於是處飲等想轉。若於是處車乘想轉,非於是處衣等想轉。
 若於是處色香味觸積聚成麵條等食物色聚,依此因緣名想假立麵條,有情心裡緣名,分別其為「麵條」,稱為「食想轉」。有情眾生緣麵條之假名,如是想其是麵條等食物,不會再將麵條想成飲料汽水。若於是處有車乘想生起,不會再於是處作衣服等想。由此觀待於色香味觸不同的積聚狀態,現起不同的色聚來安立名言,名想假立只能適用某種情況,但不適合一切情況,因此說飲食等是假有的。
卯二、廣所餘想
 第二科廣所餘想,詳細說其他的假想也是一樣。
如是所餘,乃至廣說諸假有想若轉不轉,當知亦爾。
 如是所餘一切處名想假立之法,乃至廣泛說於此所有一切法之假有想生不生起,應當知道也是一樣。由此可知假有即名想假立而有,如能遍於一切法之色香味觸,則稱為實物有。
丑二、由遍一切
 第二科由遍一切,說明實有法普遍於一切色法。
一切色、香、味、觸想事,遍於一切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諸想事中,無差別轉。
 【唯識學】的分類很詳細,此處沒有提及聲,因為聲音必待因緣和合才有,沒有因緣則沒有,所以不將聲音安立於此。
 想,是名想假立;事,是因緣所生法的因緣事,稱為想事。一切色香味觸想事,遍於一切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諸想事中,沒有不依色香味觸積聚而成,稱為無差別轉。
子二、結名
 第二科結名,結說假實名稱的安立。
是故當知,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皆是假有,色、香、味、觸是實物有。
 基於上述,應當知道飲食、車乘、瓶盆、衣服、莊嚴具等都是假有,觀待於色香味觸不同的積聚狀態而假立,色香味觸能遍於一切色法,是實物有。
癸二、辨假所依2 子一、標列
 第二科辨假所依,辨別假法所依止的色聚,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復次,依諸有法立假想物,非一眾多種種品類,當知略說總有二種。一、依止一聚,二、依止非一聚。
 很多色法積聚在一起,稱為色聚。其次,依諸色等因緣所生法,假名安立之假想物,有各種不同的品類,應當知道,要略而說總相可以歸納成二種。第一種依止一聚,第二種依止非一聚。有時依止一個整體的色聚,安立假名。有時依止諸多色聚,非以一個整體,而安立假名。
子二、別釋2 丑一、依止一聚
 第二科別釋,各別的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依止一聚,說明依止一聚。
各別飲食、車乘、衣服、莊嚴具等,名依止一聚。
 各別的飲食、車乘、衣服、莊嚴具等,名依止一個整體的色聚假立。如一個餅、一個饅頭、一碗飯,一輛車子,一件衣服,一個手環等。依止一聚,是指依據一個整體的色聚假立名字。
丑二、依止非一聚
 第二科依止非一聚,說明所依止的不是一種色聚。
諸綵畫業、雕塑等業,宅舍、宮殿、軍林等物,名依止非一聚。
 如諸綵畫業、雕塑等業,宅舍、宮殿、軍林等物,需要多種各別的色聚聚合在一起,然後再安立假名,稱為依止非一聚。諸綵畫業,在畫圖時,紅色、黃色、藍色都畫在一起,此畫作需要很多顏料增其色彩。雕塑等業,雕塑時,依於設計,不同想法,使用不同材質的物料積聚而成的物體,再加以雕刻塑造。宅舍,需要不同材質的窗門、廚房、臥室等各種色聚聚合在一起。宮殿,需要不同材質的建材及雕龍畫棟等聚合在一起。軍隊,有象兵、馬兵等或陸海空軍等不同性質的人與戰鬥用的動物或設備組成。樹林等,由各種花草樹木組成。以上都是依止非一聚而安立假名的。
《披》依止一聚等者:謂若諸色,同處不相離、相雜不相離,是一聚相;和合不相離,非一聚相。義如下說應知。
 若是色法同在一處(內處或外處)占據同一個空間不相離,稱為同處不相離。若色法由各大種積聚,現出一個整體的相貌,比方一個饅頭,雖然由外表看不出來裡面有水、但地水火風四大種具足,稱為相雜不相離。總之色聚現前時,占據同一個空間是同處不相離,其中含有多種元素是相雜不相離,並現出一個整體的外相,這是一聚相。然而和合不相離則不是一聚相了,比方說煮一鍋湯,將許多材料放進湯裡,可以看出湯、及菠菜、豆腐等各種不同食材,稱為和合不相離。不是依止單一個整體的色聚而成的色法,稱為非一聚相。道理如下文所說應當了知,後面會詳細討論色聚的問題。
戊三、諸法攝2 己一、別建立27 庚一、有色無色法2 辛一、辨二種2 壬一、舉有色2 癸一、徵
 第三科諸法攝,決擇諸法所攝的內容,分二科;第一科別建立,各別的建立,又分二十七科;第一科有色無色法,舉出有色法與無色法二種,又分二科;第一科辨二種,辨明二種,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有色,舉出有色法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復次,云何有色諸法?
 其次,什麼稱為有色諸法?
癸二、釋3 子一、舉種類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舉種類,舉出有色法的種類。
謂若略說,有十色處,及法處所攝色。
 如果要略而言,有色法,包括眼耳鼻舌身,色聲香味觸等十色處;即內身與外物的色法,可分成十種,以及第六意識所緣的法處所攝色。
子二、釋得名
 第二科釋得名,解釋得名之原因。
由彼諸色具色自相,即以此事還說此事,是故說名有色諸法。
 由於十色的眼耳鼻舌身,色聲香味觸,及法處所攝色,具足色的自相,即以此色事來說此色事,因此稱為有色諸法。具足色法的條件,稱為色的自相。
子三、明建立4 丑一、標
 第三科明建立,說明有色法的建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此有色法,由五種相差別建立。
 此有色法具足色法的條件,由五種相差別建立。
丑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丑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來。
一、事故;二、自相故;三、共相故;四、界故;五、業故。
 以五種相說明有色諸法。先列出來:第一是事,第二是自相,第三是共相,第四是界,第五是業。
丑四、釋5 寅一、事
 第四科釋,各別解釋,分五科;第一科事,解釋事。
此中諸所有色,彼一切若四大種、若四大種所造,應知是名略攝色事。除此更無若過若增。
 這其中所有的色法,彼一切若是地水火風四大種、若由地水火風四大種所造色,應當知道是名要略含攝所有色事。除此,一切色法更無若過若增,這是約事來說。
 《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1〈1 三法品〉說:「云何四大種,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何等地界?謂堅硬性。何等水界?謂流濕性。何等火界?謂溫熱性。何等風界?謂輕等動性。云何所造色?謂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聲、香、味、所觸一分(指身識所觸之堅濕煖動),及法處所攝色。」
寅二、自相3 卯一、標
 第二科自相,說明有色諸法的自相,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來。
諸色自相復有三種。
 諸多有色諸法又有三種自相。
卯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一、清淨色,二、清淨所取色,三、意所取色。
 一、清淨色,眼耳鼻舌身五淨色根,稱為清淨色;
 二、清淨所取色,五根所取的色聲香味觸五塵,稱為清淨所取色;
 三、意所取色,第六意識所緣的法處所攝色,稱為意所取色。
卯三、釋3 辰一、清淨色
 第三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清淨色,解釋清淨色所攝法。
謂四大種所造,五識所依五清淨色,眼等處攝,名清淨色。
 清淨色,是指由堅濕煖動四大種所造,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所依止的五種清淨色,即眼耳鼻舌身五淨色根處,稱為清淨色。
辰二、清淨所取色2 巳一、標義
 第二科清淨所取色,說明清淨所取色,分二科;第一科標義,標出道理。
色等五境同分清淨色之境界,名清淨所取色。
 五識緣色聲香味觸五境時,與五識同分即同取五境之清淨色根,此時五境也是五根之境界,名清淨所取色。
巳二、釋名2 午一、同分
 第二科釋名,解釋名字,分二科;第一科同分,說明同分色的建立。
若與識俱諸清淨色,與識同境,故名同分。
 什麼是同分清淨色?是指若是與五識和合運轉,五識依五根緣取五境,此時五根與五識同取五境,稱為同分。
午二、彼同分
 第二科彼同分,說明彼同分色的建立。
若離於識諸清淨色,前後自類相續而轉,名彼同分色。
 什麼稱為彼同分色?當五識沒有發生了別作用,此時五淨色根前後自類相續而生起,稱為彼同分色。
辰三、意所取色
 第三科意所取色,說明意所取色的建立。
三摩地所行影像等色,名意所取色。
 定中所緣慮的影像等色,名意所取色。換句話說於禪定中,意識所現的色法,這種影像稱為意所取色。如修不淨觀,於三摩地心中,由意識的定中現量現起白骨相,名意所取色。
寅三、共相2 卯一、標
 第三科共相,說明有色諸法共相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三種。
諸色共相亦有三種。
 諸色法的共相也有三種。
卯二、釋3 辰一、初共相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初共相,說明第一種共相的建立。
謂一切色,若據方處各別安立,
 第一種共相,指根據一切色法占據方位處所的長短大小等差別,各別假名安立為形色差別。
《披》若據方處各別安立者:此說形色應知。謂如長、短、方、圓、麤、細、正、不正、高、下等色,皆據方處各別安立故。
 這是約形色的道理來說應該知道,是指如長、短、方、圓、麤、細、正、不正、高、下等色,都是依據色法占據的方位處所各別安立的。顯示色法依其形狀不同,各自占據不同空間大小,如長,所佔空間比較長一點;短,所佔空間比較比較短一點;方圓,所佔的空間是方的或是圓的;麤細,如果麤,佔的部分面積大一點,細,佔的部分面積細的小一點;正不正,正的所佔空間端正,不正所佔空間歪斜;或高下等一切色法,都是依占據的空間來各別安立。
若可宣說方處差別,名初共相。
 若是可以宣說方向處所的差別,名為色法最初的共相。
《披》若可宣說方處差別者:此說顯色應知。謂如青、黃、赤、白等色,由依方所可相示現故。
 此處約顯色的道理來說應該知道,是指如青、黃、赤、白等色,由依色所在的方所可以有相示現的緣故。不但可以看出色法的顏色,而且可以說得出來該色法所佔部分是青的、黃的、紅的、白的等。所以形色與顯色是色法的第一種共相。
辰二、第二共相
 第二科第二共相,說明第二種共相的建立。
又一切色,若清淨、若清淨所取增減相,當知是名第二共相。
 又一切色,若五根之清淨色或清淨所取之色等五塵色,這二種色法有增或有減的現象,應當了知這是色法第二共相。
辰三、第三共相
 第三科第三共相,說明第三種共相的建立。
又即此一切色,若觸所觸,即便變壞。或以手足、塊刀杖等,或由寒熱、饑渴、蚊蝱、風日、蛇蝎諸觸所觸,即便變壞,當知是名第三共相。
 又即這一切色法,因能觸及所觸因緣合會,隨即變壞。或以手或足,石塊或刀杖等工具,或由加溫或寒冷之溫度變化,或有情眾生饑餓口渴時,或蚊蟲等之叮咬,或大自然的風吹日晒,或蛇蝎等動物的傷害,或是其他無情物,來觸對色法時,隨即會被破壞,這是色法的第三共相。
 以上約色法共同相貌說明有色法的三種共相,一、占據空間,二、有增減,三、會變壞。
寅四、界2 卯一、略辨依止2 辰一、舉二種
 第四科界,說明有色界地建立,分二科;第一科略辨依止,要略辨明所依止的業,又分二科;第一科舉二種,舉出二種。
若由定地色愛諸業之所生起,名色行色;若不定地色愛諸業之所生起,名欲行色。
 三界中色界與欲界下二界才有色法,因此舉出二種。
 若是由定地色愛即禪定境界愛的業行所生起的色法,稱為色行色。經典裡說,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天人,初禪有眼識、耳識與身識,二禪以上是意識的境界,但天人喜歡定地的色法,因此有眼等五根具足的莊嚴色身。定地色與欲界色不一樣,如外道崇拜敬仰的大梵天,是內外透明的一團光明;二禪以上是一片光明色。色界天人有定地的色愛,色界的色法是天人的業力所招感,欲界的人是無法明白的,限於業力只能看到有質礙的色法。沒有禪定的不定地有情,對於欲界的色法有愛著,欲界無明眾生對於自己身心及所處環境常會生起煩惱,為了解除煩惱會去造業,無論修福行或造非福行,以欲界的心所造作之欲行感得的色法,稱為欲行色。
 總之,因為有定地的愛,定地的煩惱所造之業,招感色界的果報,此時的色身稱為色行色,行包括煩惱與業。有不定地的愛染煩惱,造業招感欲行色,所以三界的果報體,都是惑(煩惱)與業(造業),感得的苦果(苦)。
辰二、明分齊
 第二科明分齊,說明有色界的界限。
如是諸色,由界差別,略有二種。無色界中,無如是色。
 如是一切色法,由所居處的界地差別,要略歸納為欲界之欲行色,與色界之色行色二種。無色界的天人已破除對色法的執著,沒有色愛,不招感色身,才能夠到無色界受生。
卯二、料簡變壞2 辰一、欲界有2 巳一、一切遍
 第二科料簡變壞,說明欲行色與色行色變壞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欲界有,說明欲行色的變壞,又分二科;第一科一切遍,說明欲行色的變壞除欲界天遍餘一切欲界眾生。
又前所說諸色共相,謂觸所觸,即便變壞。如是共相非一切遍。除欲界天,遍餘一切。
 又前面曾說明色法的共同相貌之一,是觸所觸,即便變壞;當外界有因緣來觸對時,色法會變壞。然而這種色法的共相,除欲界天外,遍於其餘欲界的人,地獄、餓鬼、畜生四趣全部都是觸所觸,即便變壞。
巳二、非一切遍
 第二科非一切遍,說明欲界天不是所有的色法都會變壞。
欲界天中所有諸色,但有手足、塊刀杖等所觸變壞,無有寒熱、饑渴等觸之所變壞。由彼天中諸飲食等眾資生具,隨欲所生則便成辦,是故於彼雖有饑渴,不為損害。
 欲界天人的色身,如忉利天天人與阿修羅共戰時,他們的手足被石塊刀杖等打觸到,就會受到傷害而變壞的,但是天人不會受到寒熱、饑渴等因緣所觸變壞。由於欲界天人的飲食、車乘等種種資生具,因為福報很大,隨其所欲即能生出所需資生飲食等眾具,所以天人們雖也有感到饑渴時,但心想事成,因此不會被損害。由於欲界天人不為寒熱饑渴所損害,所以不是所有觸所觸即便變壞,稱為非一切遍。
辰二、色界無
 第二科色界無,說明色界沒有變壞的事。
色界諸色,無有手足、塊刀杖等所觸損壞,亦無餘觸之所損壞。
 色界天人沒有瞋心,彼此不會用手足、石塊、刀杖等去觸惱損壞他人,天人們禪悅為食,禪定境界裡沒有寒熱、饑渴等損害因緣,因此天人的色法也不會因其餘觸而變壞。以上約欲界與色界說明色法的差別。色界的眾生感得光明色不會被破壞。
寅五、業
 第五科業,說明色業的差別。
若善、不善、無記身業語業,是名業色。當知是名色業差別。
 若是造善的身業、語業,或不善的身業、語業,無記的身業、語業,稱為業色。應當知道是名色業差別。
壬二、例無色
 第二科例無色,例說無色法的建立。
無色諸法,亦由五相差別建立;與此相違,應知其相。
 無色諸法,也由前所說事、自相、共相、界、與業等五相建立,但與業色不同,由於無色諸法不占據空間;無所謂增減;亦無所謂變壞等事;無三界差別,三界都有受想行識;無色諸法不名色業,名意業,如是五相應當知道它的相貌。
辛二、廣色聚3 壬一、標列
 第二科廣色聚,詳細說明色聚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二種。
復次,略由二種色聚建立諸聚。一、不共大種聚,二、非不共大種聚。
 其次,要略由二種色聚建立諸聚。一、不共大種聚,二、非不共大種聚。
壬二、隨釋2 癸一、不共大種聚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二種色聚,分二科;第一科不共大種聚,說明不共大種聚的建立。
不共大種聚者,謂於此中,唯有一類大種可得。
 不共大種聚方面,是指於此類色法中,只有一類大種聚集,沒有不同大種聚在一起。如山林處唯一地大,諸河海處唯一水大,如日光熱唯一火大,如空中風,唯一風大,更無餘大種名為不共。隨有一大種與所造色體遍相入。
《披》唯有一類大種可得者:本地分說:或有聚中唯一大種可得。如石、末尼、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等中,或池、沼、溝、渠、江、河等中,或火焰、燈燭等中,或四方風輪有塵、無塵風等中。(陵本三卷三頁192)此應準知。
 〈本地分‧意地〉說:或是有的色聚中只有一大種可得。如石、末尼、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等中,唯一地大種;或池、沼、溝、渠、江、河等中,唯一水大種;或火焰、燈燭等中,唯一火大種;或四方風輪有塵、無塵風等中,唯一風大種。由地水火風各別單一大種所造的色聚,稱為不共大種聚。如〈本地分‧意地〉卷3,84頁所說。其他相似的色聚,也可準照那裏所說應該知道。
癸二、非不共大種聚
 第二科非不共大種聚,說明非不共大種聚的建立。
非不共大種聚者,謂於此中,有二大種、或多大種種類可得。
 非不共大種聚方面,是指此種色聚中,由二種大種,或是三種大種,或是四種大種聚集起來的色聚。隨世間物,具大種多少與所造色同一處所,體遍相入而無增減。唯同類中,二體相礙不得相入,如二地大種,二色香種等。
《披》有二大種或多大種種類可得者:本地分說:或有聚中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華、果等中,或熱末尼等中。或有聚中三大種可得。如即熱樹等中,或動搖中。或有聚中四大種可得。謂於內色聚中。(陵本三卷三頁192)此應準知。
 〈本地分〉說:或是有色聚中有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華、果等中,如雪裡面一定有堅硬的地大部分,主要成分是水,雪色聚是由水大與地大聚集在一起;濕的樹、葉、華、果,一定是有地大與水大;見到這類色聚,可明白有二種大種可得;或熱的末尼珠等中,有火大種與地大種,由二種大種形成熱末尼;或是樹發熱時,由地大、火大、與水大三大種形成;或動搖的樹,有地大、水大、與風大三大種形成;或是有情的身體裡面同時有地水火風,堅硬的部分是地大,口水、尿液及血液是水大,身體有溫度是火大,能夠活動、說話,是風大。如〈本地分‧意地〉卷3,84頁所說。其他相似的色聚,也可準照那裏所說應該知道。
壬三、料簡2 癸一、聚非聚相2 子一、是一聚相2 丑一、於不共大種聚
 第三科料簡,重新思量簡別二種色聚的體相差別及相雜所依,分二科;第一科聚非聚相,說明單一大種或多種大種色聚相,又分二科;第一科是一聚相,說明單一大種色聚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於不共大種聚,說明於不共大種聚的相貌。
又於不共大種聚中,極微已上諸大種合,當知方有相雜不相離諸大種色,無有一處不相離諸大種色。
 以下所說不共大種及非不共大種,唯在辨明大種,不論及造色。又在不共大種的單一色聚中,例如石、末尼、眼等聚中唯一地大種,若於一極微已上,也就是有二類以上乃至多極微和合雜住,應當知道才有相雜不相離諸大種色。
 下文說「相雜不相離」,是指於此同處不相離的大種極微,與餘聚集能造所造色處俱故。如根據眼睛的相,只有一種清淨色,是地大所成,因為眼睛堅硬屬於地大,名不共大種聚。若是約外相雖看不出來,但事實上卻含攝於此法中的大種及能造所造色,名不相離攝,則眼睛應具足七法,包括眼、身、地、色香味觸。因此「極微已上諸大種合」,是說一類地大與色香味觸等極微已上諸多大種合,這時稱為相雜不相離。
 「無有一處不相離諸大種色」,是說同類極微不相容受,如二個地大種同類不相容受,因此說不共大種沒有一處不相離義。一處不相離,又名同處不相離,指諸大種及所造色同住一處。如置一篋青、黃、赤、白有光明珠,種種光明互不相離。
 〈本地分‧意地〉卷3說:大種極微與色香味觸等,於無根處有離根者,於有根處有有根者,名同處不相離。換句話說不同類的極微於同一處所互相涉入,不相障礙,才名為同處不相離。因此此處說不共大種沒有一處不相離義,是約二個以上同一類地大極微而言,所以說沒有一處不相離義。
 《瑜伽論記》卷1:「同處不相離者,於無根處諸無根色,隨有根處諸有根色,自類大造皆同一處相涉入義,非是極微各別住義。和雜不相離者,謂自類大種與餘類大造更相涉入俱一處義。故論下云,前是共大種後是不共大種聚。」。
丑二、於非不共大種聚2 寅一、大種極微與餘大種
 第二科於非不共大種聚,說明於非不共大種聚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大種極微與餘大種,說明大種極微與其餘大種同處不相離的相狀。
於非不共大種聚中大種極微,如所造色與餘大種,當知亦有同一處所不相離者;然彼大種非所造色,互不相依而得轉故,各有功能,據別處故。
 本論卷3說:非不共大種聚者。謂於此中有二大種或多大種種類可得。
 於非不共大種聚中有二種以上大種極微,如所造的色法與其餘大種同住一處,應當了知也有同一處所不相離;如人的手具有四大種,堅硬是地,而潤是水,溫煖是火,搖動是風,此四大種共造一手,所作事同體,互相容受,處所相同,所以說有同一處所不相離。然彼能造的大種不是所造色,是不可見有對,互不相依而得和合運轉,各有各的功能,能夠占據各自的處所。
《披》互不相依而得轉故者:本地分說:一切所造色皆即依止大種處,不過大種處量;乃至大種所據處所,諸所造色還即據此;由此因緣,說所造色依於大種。(陵本三卷二頁189)今說大種與餘大種,名同處不相離,簡彼造色,故作是說。
 〈本地分〉說:一切所造色法都是依止大種處所,為能造色的大種所造,不會超過大種的處所數量;乃至大種占據的處所多大,諸所造色也就占據此大種所占據色聚的處所而有多大;由此因緣,說所造色依於大種。如〈本地分‧意地〉卷3,83頁所說。所造色是所造,大種是能造。現在說大種與其餘大種,同在一處色聚,稱為同處不相離,為簡別大種與造色同在一處,所以這樣說。此處主要說明大種與其餘大種同住一處的關係,名同處不相離,不是說大種及所造色同住一處。
寅二、諸大種色與所造色2 卯一、一處不相離
 第二科諸大種色與所造色,說明諸大種色與所造色不相離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一處不相離,說明一處不相離的建立。
又一處不相離者,謂諸大種及所造色同住一處,如置一篋青、黃、赤、白有光明珠,種種光明互不相離。
 又一處不相離,是指諸大種與所造色同住在一處,猶如放在一個竹籃子裡的具有青光、黃光、赤光、白光等光明珠,種種光明現出來互不相離。青、黃、赤、白四種光明珠同在一個竹籃子裡混合成一種光明,猶如四大種及所造色聚,互不相離,名一處不相離。
卯二、相雜不相離
 第二科相雜不相離,說明相雜不相離的建立。
相雜不相離者,所有譬喻如前應知。
 相雜不相離,所有的譬喻如前所說應該知道。
《披》所有譬喻如前應知者:前說聚色從種生時,如種種物石磨為末,以水和合,團雜而生,非如苣蕂、麥、豆等聚。何以故?隨彼生因增上力故,如是而生,為有用故。(陵本五十四卷十四頁4344
 前面說聚色從大種產生時,就像很多東西被磨成末,用水和起來,攪一攪,團雜而生,看不出其差別,不像苣蕂、麥、豆等色聚可以明顯看出其差別。什麼原因?因為隨彼聚色產生必須有大種造色為因的增上力,如各種粉末以水和合,團雜而生,然後才會現出所造色聚,才有造色的業用。
 如〈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4,1788頁所說。
子二、非一聚相
 第二科非一聚相,料簡非一聚相的建立。
又若有聚,或麻豆等、或細沙等,為諸膠蜜及砂糖等之所攝持。當知此非一處不相離,亦非相雜不相離,但是和合不相離,多聚聚集,非一聚相;當知所餘是一聚相。
 又若有一種色聚,像芝麻豆、或細沙等,用具有膠黏作用的蜂蜜及砂糖將它們黏在一起,應當知道這種色聚雖黏在一起,不是一處不相離,也不能說相雜不相離,但名為和合不相離。因為這種色聚是由很多色聚積聚的多聚所聚集,不是單一種色聚相;應當知道所餘指其他相雜不相離及一處不相離,是一種色聚相。
癸二、相雜所依
 第二科相雜所依,料簡相雜所依的建立。
又相雜不相離,當知依止一處不相離。此若不爾,不應道理。
 又相雜不相離,應當知道依止一處不相離,一處指任一色聚裡之諸多成分同在此色聚中。如果不是這樣則不合道理。
《披》又相雜不相離等者:本地分說:即此大種極微與餘聚集,能造、所造色處俱故,是名和雜不相離。(陵本三卷二頁188)今決擇彼,故說依止一處不相離,由與所餘能造、所造色處俱故。此若不爾,便不應名和雜不相離色,是故說言不應道理。
 〈本地分〉說:即此大種極微,與其他能造的地水火風大種聚集成所造的色法,同在一處,稱為和雜不相離。現在決擇它的要義,所以說依止一處不相離,由於與其餘的能造大種與所造色,同在一色聚之處的緣故,所以名和雜不相離。若不是這樣,便不應該名為和雜不相離色,因此說是不合道理。
 如〈本地分‧意地〉卷3,83頁所說。
庚二、有見無見等法2 辛一、略辨二2 壬一、有見無見法2 癸一、舉有見3 子一、標
 第二科有見無見等法,說明有見無見等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略辨二,要略辨明二種法,又分二科;第一科有見無見法,舉出有見法與無見法為例,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有見,舉出有見法的建立,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復次,由五種相,建立有見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建立有見諸法的差別相。
子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子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來。
謂顯色故、形色故、表色故、眼境界故、眼識所緣故。
 有見法有五種相:
 一、顯色,顯即明顯,色即質礙之色,指青、黃、赤、白、光、影、明、暗、煙、雲、塵、霧、虛空等色,明顯可見。
 二、形色,色形即形相,指長、短、方、圓、麤、細、高、下,若正、不正,都有形相可見。
 三、表色,表即顯或對,指行、住、坐、臥,取、捨、屈、伸,雖是所行之事,而有所對,顯然可見。
 四、眼境界,指眼根能夠取的顯、形、表色等境。
 五、眼識所緣,指眼識能夠了別的顯、形、表色等境。
癸二、例無見
 第二科例無見,例舉出無見諸法的建立。
亦由五相,建立無見諸法差別;與上相違,應知其相。
 也由五種相,建立無見諸法的差別別相;與上有見諸法相反,應當知道其中的相狀。換句話說,不是顯色,不是形色,不是表色,不是眼根能夠取的境界,不是眼識能夠了別的境界。如聲香味觸及法處所攝色。
壬二、有對無對法2 癸一、舉有對3 子一、標
 第二科有對無對法,辨明有對無對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有對,舉出有對法的建立為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復次,由五種相,建立有對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建立有對,也就是有質礙的諸法差別。
子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有哪五種?
子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來。
一、各據別處而安住故;二、於餘色聚容受、往來等業為障礙故;三、為手足、塊刀杖等所觸,便變壞故;四、一切皆為諸清淨色之所取故;五、一切皆為依清淨色識所緣故。
 有質礙性能觸對的有對法,有五種相貌:
 一、各據別處而安住故,各別占據處所而安住,對他法形成障礙。
 二、於餘色聚容受、往來等業為障礙故,於其餘色聚容受、往來等業用有障礙,也就是不能再有其餘色聚占據此處、不能有其餘色聚於此處通過,不像虛空可以容受一切法,無有障礙。
 三、為手、足、塊、刀、杖等所觸,便變壞故,若被手、足、石塊、刀、杖等去觸對會變壞。
 四、一切皆為諸清淨色之所取故,一切有對法都是有情眼等五淨色根所取的境界。
 五、一切皆為依清淨色識所緣故,一切有對法是有情依眼等五淨色根所生五識所緣的境界。
癸二、例無對
 第二科例無對,例說無對法的建立。
亦由五相,建立無對諸法差別;與上相違,應知其相。
 也由五種相貌來建立無對諸法差別;與有對法不同,應該知道它的相貌。無對法不占據空間,於餘色聚容受、往來等業沒有障礙,不會被手、足、塊、刀、杖等所觸便變壞,不是有情眼等五淨色根所取的境界,也不是有情依眼等五淨色根所生五識所緣的境界。
《披》於餘色聚容受等者:謂於二種能為障礙。一、於餘色聚容受為障礙故;二、於往來等業為障礙故。
 有對法能作二種障礙:
 第一種是其他的色聚無法再放進本色聚處,名於餘色聚容受為障礙故;
 第二種是其他的色聚無法由本色聚通過,名於往來等業為障礙故。
辛二、廣無見對5 壬一、標
 第二科廣無見對,詳細說明無見無對諸法的差別,分五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復次,即由五相,應知建立無見無對諸法差別。
 其次,就由五種相,應該知道建立無見無對諸法的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到底是哪五種相貌?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來。
一、因緣故;二、據處所故;三、顯現故;四、無變異故;五、所緣故。
 一、因緣故,大威德根本定諸色勝解所得;
 二、據處所故,占有處所;
 三、顯現故,似色等十色處自性顯現;
 四、無變異故,手足等觸不能損壞;
 五、所緣故,大威德三摩地所緣等五種相貌。
 由此建立無見無對諸法差別。
壬四、釋5 癸一、因緣
 第四科釋,解釋無見無對色的因緣等,分五科;第一科因緣,說明無見無對色的因緣。
謂具威德三摩地俱諸色勝解,當知是名無見無對色生因緣。
 無見無對色不是在普通禪定境界中可以顯現出來,必須具有大威德的根本靜慮,與此定中勝解所現的色法,應當知道,這大威德定於諸色的勝解,是無見無對色生起的因緣。
癸二、據處所
 第二科據處所,說明無見無對色占有處所。
彼既生已,處所可得,是故名色。
 無見無對色既生已,是有處所可得的,所以稱為色。三摩地境界中現出來的色法,如行者觀想阿彌陀佛,彌陀佛就站在面前,於定中彌陀佛的現前是有處所可得的。
癸三、顯現2 子一、出體性
 第三科顯現,說明無見無對色的顯現,分二科;第一科出體性,說出無見無對色的體性。
雖不與彼十有色處自相相應,然得似彼自性顯現。
 在禪定中的無見無對色,雖然不與眼等五根及色等五境之十有色處自相相應,但是與十有色處自相相似顯現。
子二、簡得名
 第二科簡得名,簡別得到無見無對的名稱。
於餘色聚容受、往來等業非障礙住,又非一切清淨之色及依彼識所取境界,亦非所緣,是故說名無見無對。
 無見無對色法有一個特性,對於其他的色聚容受、往來等沒有障礙,二種色聚可以重複占據同一空間,又不是一切清淨五根所取的境界,及不是依五根所生五識所緣的境界,因此稱為無見無對。
癸四、無變異
 第四科無變異,說明無見無對色是無變異的。
手足等觸不能損壞,是故說名無有變異。
 無見無對色是無變異的,也無質礙性,用手足塊杖等去碰觸,不會被破壞,所以說名無有變異。
癸五、所緣3 子一、標舉
 第五科所緣,說明無見無對色是定中之所緣,分三科;第一科標舉,標示列舉出。
又根本定,名具威德三摩地,此色是彼所緣,非餘。
 又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稱為根本定,名具威德三摩地,此無見無對色是具威德根本定中所緣,不是其他的心所緣。
子二、引喻
 第二科引喻,引用譬喻說明。
譬如非一切心皆能變化,若所有心具大威德方能成辦,非所餘心。
 譬如不是所有的心都能變化出這種色法,需要心有大威德,定力深,非常寂靜,才能夠現起無見無對色,所以說非所餘心。
子三、合法
 第三科合法,法喻合說。
此亦如是,要具威德極靜定心,方能為緣生此無見無對諸色。此如化色,亦非不具大威德心及不定心所緣境界,但是彼心所緣境界。
 無見無對色也是如此,必須有極具威德非常寂靜的根本定的定心,才能依此種定心為緣生出無見無對諸色。這種色法好像神通變化出來的色法,也不是不具備大威德定的,或是不定心所能緣的境界,但僅是大威德定心所緣的境界。不是其餘的定心或散心的所緣境。
壬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是名與上五相相違,當知建立無見無對諸法差別。
 是名與上所說有對諸法的五相相違,應當知道建立無見無對諸法差別。無見無對諸法很特別,與有見有對色法大不相同,此種色法沒有重量,也不是四大種所造,是大威德定中意識所緣、所變現的。
庚三、有漏無漏法2 辛一、有漏5 壬一、標
 第三科有漏無漏法,說明有漏法、無漏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有漏法,說明有漏法的建立,又分五科;第一科標,標出由五相建立有漏諸法差別。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有漏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建立有漏諸法的差別。
 什麼是有漏?根據《中華佛教百科全書》解釋:
 「漏」是煩惱的異名。由於煩惱從有情的六根門不斷漏泄,使有情流轉於生死,故稱「有漏」。「有」之一詞,在二乘是隨增之義,隨順增上煩惱之法即有漏法;在大乘是「俱」之義,與煩惱俱生俱滅、互相增益之法稱有漏法。大小乘各部派對此「有漏」的見解頗為紛歧。
 一、二乘
 1.《俱舍論》卷2認為,十八界中,五根五境及五識等十五界唯是有漏,其餘之意、法、意識等三界則通有漏、無漏。說一切有部之意,自相續中六識的煩惱,與善、無覆無記心不俱起,從而無隨增之義,故善等不名有漏。
 2.分別論者及大眾部諸師則說隨眠是不相應法,於所緣之境及相應法中皆不隨增,但因相續而起,故善及無覆無記心亦為有漏法。
 3.經部諸師則謂自身中有有漏之種子,從其種子能生彼善等,故彼心即是有漏。
 二、大乘
 1.唯識大乘則破斥上述小乘諸說,而以第七末那之我執為漏之體,凡與之俱轉者皆稱為有漏法。即與六識相應的煩惱,雖有「漏」之義,然第七識為諸識之染淨依,恆相續不間斷,故以之為漏之體,與之俱轉者為有漏法。
 2.《雜集論》卷三列出六種有漏。即︰
 (1)漏自性︰即煩惱之體。
 (2)漏相屬︰指染污之心、心所。即與遍行、別境之心所及前七識之惑相應者,及眼等五根之漏之所依者,此等之自性雖非染污,然皆屬煩惱,故亦稱有漏。
 (3)漏所縛︰指有漏之善法,其體是善,不與染污相應,然因漏之勢力而招感人天果報,成為三界流轉之因,為漏所縛而不契於出離,故亦名有漏。又無記之心、心所,以及色、聲、香、味、觸、法六境,亦為漏所縛,故名有漏。
 (4)漏所隨︰指餘地之法,從能隨之惑而名為有漏。
 (5)漏隨順︰指順抉擇分之煖等四善根的善。此善雖隨順無漏而違背生死,但此位之前尚與漏俱,因俱故名為隨順,且以之為有漏善。
 (6)漏種類︰指無學身之諸有漏法,即有餘依之五蘊。無學已無漏煩惱,但此有餘依身是先前之有漏所起,是漏的種類,故名為有漏。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相?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由事故、隨眠故、相應故、所緣故、生起故。
 一、由事故,即內五根、五扶根塵、外五塵,三性的心心所法。此內五根等諸法由以下四相名有漏法事;
 二、隨眠故,煩惱種子未害未斷;
 三、相應故,與煩惱相應之染汙心心所;
 四、所緣故,五識煩惱相應現量所緣之五塵;
 五、生起故,諸煩惱種子未永斷故,順煩惱境現在前故,於彼順煩惱境現起不如理作意故,由此三種因緣所生六識煩惱諸心心所法,正生、已生、或復當生,及從一切不善煩惱諸異熟果及異熟果增上所引外事生起。
 由如是等五種相貌,說名有漏法。
壬四、釋2 癸一、事相2 子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事相,說明有漏法的事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有漏法事?
 什麼是有漏法事?
子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來。
謂清淨內色,及彼相依不相依外色,若諸染汙心心所,若善、無記心心所等。
 有漏法事,是指有情內身的五淨色根,及與淨色根相依的扶根塵,及不與自身相依的外色聲香味觸等五塵;以及心王與不善心所相應的染汙心心所,或者心王與善或無記相應的心心所等,如是諸法由隨眠故、相應故、所緣故、生起故,名為煩惱。
 也就是在內五根、扶根塵、外五塵、三性心心所等這些諸法中雖然本身不是漏,然或由身心中的煩惱種子沒有斷除、或由煩惱相應故、或由五識煩惱現量所緣故、或由煩惱生起故,包括種子未斷所引生三界內外諸處依正二報、三時煩惱現行所生諸煩惱相,都名為有漏法。
癸二、餘相2 子一、總標列
 第二科餘相,解釋其他四種有漏法的相貌,分二科;第一科總標列,總相標示列舉出來。
此有漏事,隨其所應,由餘四相說名有漏。謂隨眠故、相應故、所緣故、生起故。
 這些有漏法事,隨順其所相應,由其餘四種相貌稱為有漏,包括:
 一、隨眠故,煩惱種子未損害未斷除;
 二、相應故,與煩惱相應之染汙心心所;
 三、所緣故,指五識現量緣五塵生煩惱時,由漏所緣故,名有漏;
 四、由生起故,
 五、生起故,由煩惱種子、順煩惱境、不如理作意等,由此三種因緣,色等五淨色根、扶根塵、三性心心所、五識相應煩惱所緣五塵及六識煩惱諸心心所法等,現在正生起時、過去已生、或未來當生,及由三界煩惱所招感的依正二報,這些都稱為有漏。
《披》相依不相依外色等者:根所依處,名彼相依外色。外色聲等,名不相依外色。
 淨色根所依止的扶根塵處,名為彼相依的外色。外色聲香味觸等五塵,不屬於自身所攝,名不相依外色。
子二、隨別釋4 丑一、隨眠相
 第二科隨別釋,隨著各別解釋,分四科;第一科隨眠相,說明隨眠相的體性。
若於清淨諸色,及於如前所說一切心心所中,煩惱種子未害未斷,說名隨眠,亦名麤重。若彼乃至未無餘斷,當知一切由隨眠故,說名有漏。
 若於清淨諸色的五淨色根,以及如前所說的善性、不善性、無記性之一切心心所當中,若煩惱種子沒有降伏、斷除,稱為隨眠,也名為麤重。如果煩惱種子沒有被完全斷除,應知道此時清淨的色根與三性的心心所都有煩惱種子在裡面,說名有漏。
 《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3說,清淨色根自性雖非染污,然為漏之所依,也名有漏,又名「漏相屬」。有漏之善法,即凡夫前六識的善法、無記法及外六塵,都名漏所縛。因為前六識的善法,雖然其體是善,不與染污相應,然因漏之勢力而招感人天果報,成為三界流轉之因,為漏所縛而不能出離;無記之心、心所,以及色、聲、香、味、觸、法六境,也為「漏所縛」,故名有漏,此漏主要是以染末那為體。
 《瑜伽論記》卷18解釋這是依通於二乘(經部)的隨轉理門而說。煩惱種子熏在五根及諸心心所,未斷已來常有惑種,名由隨眠說名有漏。
《披》若於清淨諸色等者:一切心心所中,煩惱種子未害未斷,說名隨眠,亦名麤重。如前本地分說:謂於諸自體中所有種子,若煩惱品所攝,名為麤重,亦名隨眠故。(陵本二卷二頁112)若彼乃至未無餘斷,當知一切由隨眠故,說名有漏。彼清淨色與煩惱俱,故作是說。
 在〈本地分‧意地〉卷2,55頁說:「一切心心所中,煩惱種子未害未斷,說名隨眠,亦名麤重。」。如前〈本地分〉說的,於諸有情自體即阿賴耶識中所有種子,若被煩惱黑品所攝持,稱為麤重,也稱為隨眠。若清淨色的五根、扶根塵及三性心心所的煩惱沒有斷除,應當知道這一切由煩惱種子故,說名有漏。這些果報體的清淨色、扶根塵及三性心心所與煩惱同時俱在,隨時受其影響,因此作如是說。
 《成唯識論述記》卷9說:隨眠有二義:
 一、隨逐有情常在生死,眠伏於阿賴耶識不現餘處;
 二、隨逐有情多增過失,所以名隨眠。
 只有煩惱種子具有二義,因此名為隨眠。因此卷2說:若異熟品所攝,及餘無記品所攝,唯名麤重不名隨眠。若信等善法品所攝種子,不名麤重亦非隨眠。何以故?由此法生時所依自體唯有堪能非不堪能。
丑二、相應相
 第二科相應相,說明相應相的體性。
若諸染汙心心所,由相應故,說名有漏。
 若諸貪、瞋、癡、慢、疑等染汙心心所,包括第七識相應的有覆無記等染汙心心所,此時心王與煩惱相應,因此說由相應故,名為有漏。
 染汙心通三界,包括第七識,不善心則唯指欲界第六意識相應煩惱心心所。由此可見這是據大乘真實理門所說有漏法。
丑三、所緣相3 寅一、標義
 第三科所緣相,說明所緣相的體性,主要是指五識所緣的五塵,分三科;第一科標義,標出有漏的道理。
若諸有事,若現量所行,若有漏所生增上所起,如是一切漏所緣故,名為有漏。
 若現在諸有事,是五識現量所行,若煩惱業力種子所生五淨色根,五根受用境界的增上力所起一切色等外處,如是一切五塵若由五識與煩惱相應所緣故,名為有漏。
 漏所緣故,這句話是說明當五識與三根本煩惱(貪、瞋、癡)、二中煩惱(無慚、無愧)、八大隨煩惱(掉舉、昏沉、不信、懈怠、放逸、失念、散亂、不正知)等相應時,現量所緣的五塵,才是由漏所緣故,名為有漏。
 〈本地分‧五識身相應地〉卷1說:「由眼識生三心可得。如其次第,謂率爾心、尋求心、決定心。初是眼識二是意識,決定心後方有染淨,此後乃有等流眼識,善不善轉。」。
 《大乘法苑義林章》卷1解釋這段文說:決擇分76說,五識同時必定有一分別意識俱時而轉,故『眼俱意識』名率爾心,最初率爾墮入所緣境故。這時初緣,心無分別,尚不知是何境?是善或惡?為了知故次起「尋求」,心與欲俱轉希望境故。既尋求已,意識依名取相了知之前率爾心時所緣境是甚麼,次起決定心,印解境故。決定心已後,意識緣境界取差別相,於怨住惡(於不可意境生惡心),於親住善(於可意境生善心),於中住捨(於非不可意非可意境生捨心)。這時染淨心生。由此染淨意識為先,引生眼識同性善染心,順前境而起,名等流心。如眼識生,耳等識亦爾。」
 窺基大師在《大乘法苑義林章》卷1大乘五心章以十二門分別八識五心差別,主張五識具有五心,不違瑜伽,於理亦勝。又說五識或說有四心、或說有二、或許有五心,皆唯現量緣現世境。
 由此可知此處是指現在五塵,為五識染心現量緣時,名由漏所緣故,名為有漏。五俱意識最初率爾心時雖是現量緣,但只能緣影像境,不能緣本質境,所以但說五識所緣名現量。
 如《瑜伽論記》卷18解釋:「此中總取五塵。下釋有事,現在有體名為有事非過未者,過未是無(無體法),不名有事也。若依清淨色識(五識)所行名現量所行者,正取「五識相應煩惱」,緣彼五塵,名「漏」所行,故名有漏。此中但五識名現量,其實與五俱意識緣也是。但簡過也。」。
寅二、釋相
 第二科釋相,解釋有漏所緣相的相狀。
此中現在,名為有事;過去、未來,名非有事。若依清淨色識所行,名現量所行;若餘所行,當知名非現量所行。若內諸處增上生起一切外處,名有漏所生增上所起。唯彼所緣當知有漏。
 這其中現在的五塵,名為有事;過去的五塵已經過去,未來的五塵還沒有來,名為非有事。若依止於五淨色根發出來的五識所緣的色等五塵,稱為現量所行,其實與五俱意識所緣的境界也是現量所行,但只能緣影像境,不能緣本質境,所以但說五識所緣名現量。若餘所行,指第六獨頭意識等,構畫所緣的法塵不是現量境界,應當知道名非現量所行。
 若內諸處是指五根,眼等五根是由過去有漏業所生異熟果,所以說名有漏所生;色等外處是由內五根受用增上力所生,名增上所起。因此合稱有漏所生增上所起。如〈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4說:「為內色處有所受用增上力故,外色境界差別而生。」為了五根的受用而有五塵生起,而五根要能受用五塵,必有五識,五識依五根了別五塵,才能生受,才能受用境界,此時若有煩惱相應,才是由所緣故,說名有漏。
 《瑜伽師地論略纂》卷16解釋:若諸有事現量所行有漏增上所起,此意總取五塵,名所緣。有漏所生等,由五根增上之力引起五塵,五塵為境起諸煩惱,此由漏所緣故名為有漏。
 簡別不是淨心相應的五識及意識增上定所起五塵。有漏所生,指由煩惱業力所生五淨色根;增上所起,指由有漏五根增上所起五塵;現量所行,簡別不是法塵及三性心心所等。
寅三、簡非2 卯一、簡2 辰一、簡非有事
 第三科簡非,簡除不是由所緣說名有漏的情形,分二科;第一科簡,簡別,又分二科;第一科簡非有事,簡別過去未來的非有事。
所以者何?若緣去來起諸煩惱,過去、未來非有事故,不由所緣說名有漏。
 為什麼?如果緣慮過去的或未來的五塵等非有事而生起煩惱,因為過去住無方,早消失得無影無蹤;未來待眾緣,未來必須等待眾緣相應和合才能生起,因此意識所緣過去及未來的五塵生起煩惱,不說由於所緣,而說其有漏。
辰二、簡非現量
 第二科簡非現量,簡別不是由現量說名有漏的情形。
若現在事非現量所行,如清淨色,及一切染汙、善、無記心心所,彼亦非煩惱所緣故,說名有漏。
 以下這段文主要是想說明第六意識緣現在有事,非現量所行,也不是煩惱所緣故,說名有漏。
 若意識緣現在有事,非現量所行,如五俱意識以清淨色根所緣五塵為所緣時,是影像境,不是本質五塵,所以不是此處所說的:漏所緣故,名為有漏。如〈本地分‧五識身相應地〉卷3說:五識無間所生意識,或尋求、或決定,唯應說緣現在境。五俱意識緣五識所行的五塵,名緣現在有事,有分別故,是影像境故,所以說非現量所行。或者說若意識緣現在五淨色根為所緣時,是影像境的法塵,不是本質境,本質境不能明了現前。因此不是此處所說的:由漏所緣故,說名有漏。
 若意識緣現在有事,如八識三性心心所,非現量所行,只是影像境的法塵,也不是此處所說的:漏所緣故,名為有漏。以下再進一步解釋。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但由自分別所起相,起諸煩惱,非彼諸法為此分明所行境故。
 但由第六意識自分別心所現起的法塵之相,意識自變似五根相、似彼八識三性心心所,生起煩惱時,一定有虛妄分別,這時就不是現量緣,不是現量緣,唯是意識搆畫顛倒不稱本質,於彼本質境就不能為意識分明所緣,所以說非彼諸法為此第六意識分明所行境故。
 《瑜伽論記》卷18解釋這段文主要是為說明第六意識相應煩惱所緣,並不是此處所說的由漏所緣故說名有漏。假設第六意識煩惱內緣現在的五根及八識三性心心所時,意識自心變似五根相,及似彼八識三性心心所當心而起,意識煩惱有分別故,於彼五根、八識心心所等不能現量親緣,因此五根及八識三性心心所等不名由漏所緣故,說名有漏。
《披》非彼諸法等者:前說去來清淨內色,及一切染汙、善、無記心心所,名彼諸法。若緣彼時,唯是自心分別之所起相,爾時意識行不明了,是故說彼不為意識分明所行境界。
 前面說過去、未來眼等五種清淨內色,及一切染汙、善、無記心心所,名彼諸法。換句話說諸法指五淨色根及三性心心所。第六意識緣慮諸法時,唯是在內心裡面現起一個親所緣緣,是由自心分別所生起的法塵之相,不是現量所緣的本質境,這時意識的活動不是很清楚,因此說五淨色根及三性心心所不是意識現量分明所行的境界。此處指意識有煩惱相應時,即便緣現在有事,也是影像相,不是本質相,所以說不為意識分明所行境界,也不是此處所說:由漏所緣故,名所緣。
丑四、生起相3 寅一、約諸法辨
 第三科生起相,由生起相說有漏法,分三科;第一科約諸法辨,約諸法說明。
由生起故成有漏者,謂諸隨眠未永斷故,順煩惱境現在前故,於彼現起不如理作意故。由此因緣,諸所有法正生、已生、或復當生,如是一切,由生起故,說名有漏。
 約生起故使諸法成為有漏方面,是指因為諸多煩惱種子沒有完全斷除(隨眠故),隨順煩惱境界諸法現起時(所緣故),於彼順煩惱境現在前時不如理作意故(相應故),將諸法執以為真實我、法。由此三種因緣,色等五淨色根、扶根塵、三性心心所、五識相應煩惱所緣五塵及六識煩惱諸心心所法及三界果報等,現在正生起時、過去已生、或未來當生,如是一切諸法,都可以由於生起故,說名有漏。
寅二、約欲界繫辨
 第二科約欲界繫辨,約屬於欲界的煩惱說名有漏。
又從一切不善煩惱諸異熟果,及異熟果增上所引外事生起,如是一切,亦生起故,說名有漏。
 以下約欲界眾生的情況說明有漏。又從一切不善煩惱所現起的欲界繫五蘊等種種諸異熟果(正報),以及異熟果增上力所引生外面器世間的境界(依報),如是欲界一切依正二報,也是由生起故,說名有漏。
《披》又從一切不善煩惱等者:此中且約欲界諸異熟果,及彼增上所引外事,由生起故,說名有漏,是故說從一切不善煩惱而生。
 此處文中姑且約欲界的各種異熟果報,及異熟果增上所生起的外五塵等事,由生起故,說名有漏,因此說從一切不善煩惱而生。欲界中有的末心都是染汙心,來投胎時都有欲,所以欲界果報屬於不善煩惱所生;有了異熟果報體,需要受用活動空間,由此而有依報世界。因此正報與依報都可以說是有漏的。
寅三、約色無色繫辨
 第三科約色無色繫辨,由上二色界、無色界的煩惱說名有漏。
又由無記色無色繫一切煩惱,於彼續生;彼所續生,亦生起故,說名有漏。
 又由有覆無記性的色、無色界繫的一切煩惱,所招感果報屬於善法相應的異熟果;當善異熟果生時,也是由漏生起故,名為有漏。此時雖是善異熟果,因為是由色愛無色愛等有覆無記性的色、無色界繫的一切煩惱所生果,煩惱種子並沒有斷除,所以也是由生起故,說名有漏法。這是說上二界有漏果報生起,也名有漏。
壬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五相故,建立有漏諸法差別。謂由事故、隨眠故、相應故、所緣故、生起故。
 如是名為由於五相故,建立有漏諸法的差別。包括:
 一、由事故,依止內身之五淨色根、扶根塵,色聲香味觸五塵等清淨所取色,以及三性心心所等事;
 二、隨眠故,煩惱種子沒有斷除故,五淨色根、扶根塵,色聲香味觸五塵等清淨所取色,以及三性心心所等事都成有漏;
 三、相應故,與煩惱不善法相應的染汙心心所,包括前七轉識的染汙心心所;
 四、所緣故,五識相應煩惱現量所緣五塵;
 五、生起故,由煩惱種子、順煩惱境、不如理作意等三種因緣而生起的諸法,及由三界煩惱所招感的依正二報。
 如是等五相,都稱為有漏諸法。
《披》又由無記等者:此中更顯色無色界諸異熟果,由生起故,說名有漏,是故說由無記色無色繫一切煩惱,於彼續生。
 此處文中更詳細顯示色、無色界的異熟果,由生起故,說名有漏,因此說由無記色、無色所繫的一切煩惱,使色、無色界果報相續而生,因此名有漏。
辛二、無漏4 壬一、總標
 第二科無漏,說明無漏諸法的建立,分四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示出來。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無漏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建立無漏諸法的差別。
壬二、徵起
 第二科徵起,提起問題。
何等為五?
 是哪五相?
壬三、列釋5 癸一、由離諸纏
 第三科列釋,列舉出來解釋,分五科;第一科由離諸纏,由遠離煩惱現行名無漏。
一、有諸法離諸纏故說名無漏。謂一切善、無記心心所所依、所緣諸色,及善、無記諸心心所。
 一、有諸法由於遠離煩惱的現行,稱為無漏。這是指一切善、無記心心所的所依根及所緣的諸色,及善、無記諸心心所。這一切善、無記心心所所依的五淨色根、扶根塵,所緣的色、聲等五塵,由於沒有煩惱的現行及煩惱的纏繞,稱為無漏法。纏,是指煩惱的現行。
癸二、由隨眠斷
 第二科由隨眠斷,由煩惱種子斷名無漏。
二、有諸法隨眠斷故,說名無漏。謂已永斷見、修所斷一切煩惱,所有諸善,及一分無記造色,若諸無記、若世間善諸心心所。
 二、有諸法由煩惱種子已經斷除,稱為無漏。這是已經永遠斷除三界見道及修道所斷的一切愛見煩惱的阿羅漢證有餘依涅槃,所有的善身語業,即無漏戒,及一分無記身語業,包括威儀及工巧無記;若諸無記法,包括異熟、威儀路、工巧處、神變四無記心,及一切世間善諸心心所。
《披》所有諸善及一分無記造色者:善身語攝色處、聲處,名善造色。四無記中,但取威儀工巧,是名一分無記造色。此中唯約無學相續為論,說已永斷見、修所斷一切煩惱。
 善的身語所攝的色處、及聲處,名為善造色,也就是無漏戒。四種無記法中,但取阿羅漢的行住坐臥及所作的工巧事,因為純是身語業的色法,是名為一分無記造色。這其中唯是約無學的相續,即無學的五蘊來說,無學的五蘊與凡夫不同,因為無學聖人已經完全斷除見道以及修道所斷的煩惱。無學五蘊會現行的是無記的和善的心心所,以及無記與善的身業與語業。所以無學的身語意三業有二種,一種是善法、一種是無記法,都是無漏法。
癸三、由染斷滅
 第三科由染斷滅,由於不善心心所的染污種子斷除,名無漏。
三、有諸法由斷滅故,說名無漏。謂一切染汙心心所,彼不轉故,說名無漏。由彼不轉,顯了涅槃,即此涅槃說名無漏。
 三、有諸法由於諸法斷滅的緣故,說名無漏。此處說明漏盡涅槃。是指阿羅漢一切染汙的心心所不會再現行,稱為無漏。由一切染汙心心所不轉,阿羅漢證入有餘依涅槃,依於有餘依涅槃,說他無漏。當阿羅漢壽盡後,連善與無記的心心所也沒有了,這時稱為無餘依涅槃。
癸四、由見道斷
 第四科由見道斷,由見道所斷的分別所起的煩惱種子斷除,名無漏。
四、有諸法是見所斷斷對治故,自性解脫故,說名無漏。謂一切見道。
 四、有諸法是由見道所斷三界分別所起的112種愛見煩惱,由初入聖道證四諦理時,能斷除對治見道所斷煩惱的緣故,名斷對治;自心分別所起的煩惱解脫的緣故,證入無分別智的自性解脫,說名無漏。這是指一切見道,能對治分別所起的煩惱,見道時,無分別智的體性是解脫的,名自性解脫,所以稱為無漏。證入諸法實相的那一剎那,無分別智現前時,當時的五蘊是屬於無漏法,稱為無漏。
癸五、由修道斷
 第五科由修道斷,由修道所斷的俱生起的煩惱斷除,名無漏。
五、有諸法是修所斷斷對治故,自性相續解脫故,說名無漏。謂出世間一切修道及無學道。
 五、有諸法是由於修道所斷三界俱生起的16種愛見煩惱,此時證得修道位的無分別智能斷除所修所斷煩惱故,此無分別智的自性、相續解脫,稱為無漏。包括出世間一切修道及無學道都是無漏。
 〈攝異門分〉卷83說:有學自性解脫名清淨,無學相續解脫名鮮白。所以自性是說明有學一切修道所證清淨的無分別智,相續解脫是說明無學所證究竟圓滿的無分別智,又名鮮白。
壬四、總結
 第四科總結,總說結語。
當知是名由五相故,建立無漏諸法差別。
 應當了知是名由五種相貌,建立無漏諸法的差別。總之煩惱不現前,或是煩惱種子永遠斷除,稱為無漏法。
庚四、有諍無諍法2 辛一、舉有諍4 壬一、標
 第四科有諍無諍法,說明有諍無諍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有諍,舉出有諍法的建立,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有諍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建立有諍法的諸多差別。
 〈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236頁解釋,諍,是指能為鬥訟諍兢之因,稱為有諍。諍事能夠引起有情彼此之間打鬥、訴訟、諍論、競賽等,彼此互相比較時,此法稱為有諍法,在〈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1842頁有說:多隨瞋恚自在轉義,此事能夠使有情生起瞋心,稱為有諍法。無諍法正好相反。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相?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
謂由事故、因緣故、自性故、助伴故、等起故。
 有諍法所依止的五相:
 一、事故,指五取蘊;
 二、因緣故,指愛味染著、愛味耽嗜;
 三、自性故,指五取蘊無常性、苦性、變壞法性;
 四、助伴,於五取蘊無智愚癡;
 五、等起,與煩惱平等而起,當心裡有諍,由前四種因緣生起染污的身語意業,稱為等起。
壬四、釋2 癸一、別辨相5 子一、事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五法的相貌,又分五科;第一科事,先說明有諍法事。
此中五取蘊,名有諍法事。
 有情由煩惱而生,或生煩惱的有漏五蘊,即色受想行識五取蘊,稱為有諍法事。五蘊通於有漏、無漏,囊括有為法的全部。而「取」是煩惱的異名,因此由取而生,或生取的五蘊,名五取蘊,不包括無漏有為之法。
子二、因緣
 第二科因緣,辨明有諍法的因緣。
若愛味染著、愛味耽嗜,名諍因緣。
 如果對於五蘊有愛味,對於所得生命體生喜生樂,非常愛著自己的生命體,而且還染著,不斷長養這個生命體,愛味耽嗜在五蘊中,稱為諍因緣。總之,是由愛味染著五蘊,或由愛味耽溺於五蘊,不斷去愛著這個生命體,引起煩惱的因緣,稱為諍因緣。
子三、自性
 第三科自性,辨明有諍法的自性。
若無常性、苦性、變壞法性,名有諍自性。
 五取蘊剎那剎那壞滅的無常性、苦受的苦苦、樂受的壞苦、不苦不樂受的行苦等苦性,及於一期五取蘊中間,不決定安樂的變壞法性,這些法性都會引起有情的煩惱,稱為有諍自性。
子四、助伴
 第四科助伴,辨明有諍法的助伴性。
即於此諍無智愚癡,名諍助伴。
 即於此五取蘊無常、苦、變壞等諍自性,無智愚癡是無明,當無明與心一起活動,稱為諍助伴。有情由於無智愚癡不知道五蘊是無我的,顛倒執著色受想行識是我,或是我所有的,不斷的愛味染著,愛味耽嗜,當五蘊無常、苦、變壞時,會有迷惑,有種種的諍,煩惱生起,這一念我執無明,是生起諍(煩惱)的助伴。
子五、等起2 丑一、標
 第五科等起,辨明有諍法的等起,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由此因緣,五黑品轉,名為等起。
 由此五取蘊,對於自己的生命體愛味染著、耽嗜,於五蘊無常性、苦性、變壞性,及無明相應的因緣,會有五種黑品的煩惱事生起,使令有情流轉生死,稱為等起。
丑二、釋2 寅一、列黑品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列黑品,列出黑品。
謂鬥訟違諍、耽著諸欲諸見所生,或餘種類,是初黑品。
 五種黑品是:
 一、鬥訟違諍、耽著諸欲、諸見所生,或餘種類。人與人為什麼會有諍論?為了追求色聲香味觸或者名聞利養的諸欲;或是思想不同、看法不同,就諍論起來;或其餘種類如因殺盜淫妄的錯誤行為,彼此互相怨恨生起瞋心,就會有諍論生起,這是第一種黑品。
《披》鬥訟違諍等者:本地分說:諍論者,或依諸欲所起,或依諸見所起,或依惡行所起。如彼別釋應知。(陵本十五卷四頁1289
 〈本地分〉說:諍論這件事,或是依各種貪欲所起,或是依各種邪見所起,或是依各種惡行所起。在〈本地分‧聞所成地〉卷15,541頁有詳細的解釋應該知道。
若隨所有諸煩惱纏,無有羞恥,多安住性,是第二黑品。若有沙門、或婆羅門,違逆正道,所欲苦行及餘信解,自餓、投火、墜高巖等,是第三黑品。若有現行身語及意一切惡行,是第四黑品。欣樂後有,是第五黑品。
 二、若隨所有諸煩惱纏,無有羞恥,多安住性。如果有我執,因為太愛著自己,依止五蘊而染著自身,或愛味執著耽嗜色聲香味觸外境,所有的煩惱都會現行,若沒有羞恥心,作錯了不知道慚愧懺悔,這是第二種黑品。
 三、若有沙門、或婆羅門,違逆正道,所欲苦行及餘信解,自餓、投火、墜高巖等。若有外道出家人,或是有學問的婆羅門,違逆佛法正確的修行之道,如八正道、四聖諦等,想要修自餓、投火、墜高巖等苦行,認為在太陽下曬很久,或是不吃鹽、不持金銀等等,信解如果自己餓死自己,或是投到火裡自燒、或是墜高巖去自殺等,這一生苦受完了就沒有苦了,不知道斷苦是要斷煩惱,而造作愚痴無智所生的邪解行,是第三種黑品。
 四、若有現行身語及意一切惡行。如果有我執,而生起種種現行的身語意三業錯誤的行為,是第四種黑品。
 五、欣樂後有。這一生有我執,會愛樂追求下一個生命體,而生起後有愛,這是第五種黑品。依止五取蘊會有五種黑品出現,稱為等起。
寅二、顯等起
 第二科顯等起,顯示等起的相狀。
此中最初,由生怨恨發憤心故,不安隱住;第二,由諸煩惱內燒然故,不安隱住;第三,由自誓願虛受劬勞無義苦故,不安隱住;第四,生惡趣故,不安隱住;第五,生老死等眾苦合故,不安隱住。
 此處文中所說第一種黑品,鬥訟違諍,是指對有情有所怨恨,生起瞋心,與人鬥訟違諍,耽著諸欲等事情會出現,使令自己身心不安隱住。
 第二種黑品,若隨所有諸煩惱纏,無有羞恥,不安住性,是因為沒有羞恥,內心有煩惱不斷的燃燒,使令自己身心不安隱住。
 第三種黑品,是行者想要解脫,可是方法錯誤,因為發誓願意接受劬勞,願意接受自餓、投火、墜高巖等無義苦行,使令自己身心不安隱住,白白的浪費時間做這些沒有功勞、不能解脫的事情。
 第四種黑品,若有現行身語及意一切惡行,將墮到三惡趣,令自己身心不安隱住。
 第五種黑品,欣樂後有,歡喜好樂將來再得一個果報體,若有果報體就會有生,有生定有老死、怨憎會、愛別離等苦,令自己身心不安隱住。這件事情稱為等起。
 由於前面有五種黑品,於後面產生五種不安住的果報,稱為等起。
癸二、釋得名
 第二科釋得名,解釋五取蘊得名有諍法的原因。
此中五取蘊有諍事,與諍自性,及彼因緣、助伴、等起,共相依故,名有諍法。
 此處文中所說五取蘊是有諍事,與無常性、苦性、變壞法性的諍自性,愛味染著、愛味耽嗜的諍因緣,及執著五取蘊為我我所的愚癡無智為助伴,於今生及來生有身語意三業等染污法生起,這五法共相依存,和合運轉,名為有諍法。
辛二、例無諍2 壬一、辨相
 第二科例無諍,例說無諍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辨別無諍法的相貌。
又由五相,建立無諍諸法差別;與上相違,應知其相。
 又由五種相貌,建立無諍諸法的差別;與上面有諍法所說的相反,應當知道無諍法的相貌。
壬二、釋名
 第二科釋名,解釋無諍法的名義。
此中五無取蘊無諍事,由諍自性及彼因緣、助伴、等起,於彼法中不可得故,名無諍法。
 這無諍法中五無取蘊名無諍事,是由於在有諍事中的無常性、苦性、變壞性的諍自性,愛味染著、愛味耽嗜的諍因緣,及執著五取蘊為我我所的愚癡無智為助伴,於今生及來生有身語意三業等染污法之五種黑品等起,在無諍法中都不可得的緣故,名無諍法。
 總之於五蘊不取著常、樂,具有不變壞性,不愛味染著、不愛味耽嗜、不生我執無明乃至法執無明、不因五蘊而生起鬥諍等五種黑業,這樣的五蘊,名為五無取蘊。
 五無取蘊是大乘、二乘無學位(佛與阿羅漢)所具備的五種功德,包括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又作無等等五蘊、無漏五蘊。
 〈攝事分〉卷100說:能與當來生等眾苦為生因故,於現法中有罪性故,名為有諍。與此相違,名為無諍。意指能招感當來三界生死苦果的煩惱及業,以及於現法中有罪過的身語意三業,名為有諍法;斷除煩惱及斷除招感當來三界生死苦果的業,以及於現法中沒有罪過的身語意三業,名為無諍法。
庚五、有染無染法2 辛一、舉有染4 壬一、標
 第五科有染無染法,說明有染無染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有染,舉出有染法的建立,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有染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建立有雜染諸法的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相?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事故、因緣故等,如前廣說五相差別。
 有雜染諸法五相是指:
 一、事故,指五取蘊;
 二、因緣故,指六處觸所生喜樂二受;
 三、自性故,指喜樂二受所生愛味;
 四、助伴故,指與喜樂二受相應的貪愛;
 五、等起故,是指前所說的鬥訟違諍,隨所有諸煩惱纏,無有羞恥,多安住性;違逆正道,所欲苦行及餘信解,自餓、投火、墜高巖等;有現行身語及意一切惡行;欣樂後有等五種黑品,如前詳細說的事故、因緣故、自性、助伴、等起的五相差別。
《披》因緣故等者:此中等言,等取自性、助伴、等起。如前有諍五相差別應知。
 此中的等,除了所說的事故、因緣之外,還包括,自性、助伴、等起,如同前面所說有諍五相的差別應該知道。
壬四、釋2 癸一、別辨相5 子一、事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五法的相狀,又分五科;第一科事,解釋有染諸法事。
此中事者,謂即五有取蘊。
 這其中的事,就是五有取蘊,也稱為有染的事,是屬於有染法。
子二、因緣
 第二科因緣,說明有染法的因緣。
因緣者,謂即此中喜樂、愛味諸因緣法。
 因緣方面,是指於五有取蘊中眼等六處觸所生的喜樂受、所生愛味的各種因緣法,也是依止五取蘊,六根接觸六境時,有種種的喜受、樂受,由此因緣令有情的心有愛味染著的煩惱。
《披》喜樂愛味諸因緣法者:謂即六處觸受應知。
 為什麼會有染汙心所法出現?這是指六處觸所生受,應該知道。因為有情於六根接觸六境所生喜、樂二受,於此有愛味的煩惱,由於這種因緣,令心變成有染。 
子三、自性
 第三科自性,說明有染法的自性。
自性者,謂此為緣,生起喜樂,愛味所攝。
 自性方面,是指以此六處觸為緣,生起喜樂受,而有愛味所攝。
子四、助伴
 第四科助伴,說明有染法的助伴。
助伴者,謂於愛味所有貪著。
 助伴方面,是指於喜樂受愛味所有貪心與執著,即貪心所與心一起活動,稱助伴。
子五、等起
 第五科等起,說明有染法的等起。
等起者,謂五黑品,如前應知。
 等起方面,是指五種黑品,如前所說應該知道。
癸二、釋得名
 第二科釋得名,解釋得名有染法的由來。
五取蘊事,由與有染及彼因緣,乃至等起,共相依故,說名有染。
 五取蘊事,由於愛取所得的五取蘊自性是有染法、及由六處觸所生喜樂受為因緣、喜樂相應愛味為自性、貪煩惱為助伴、乃至等起五種黑品,彼此互相依止,和合運轉,稱為有染法。
《披》由與有染等者:有染,謂蘊自性,及與因緣、助伴、等起。於一身中與五取蘊互相繫屬,名共相依。
 有染,是指五取蘊自性是有染污,及與六處觸所生喜樂受的因緣、貪煩惱為助伴、等起五種黑品。於一身中與五取蘊彼此相依相生,互相繫屬,名共相依。
 當五取蘊與這五法在一起,稱它是有染法。
辛二、例無染
 第二科例無染,例說無染諸法的建立。
又由五相,建立無染諸法差別;與上相違,應知其相。如前無諍,隨應當說。
 又由五種相,建立無染諸法的差別;與上所說的有染諸法相違,應該知道其相貌。如前面所說的五無取蘊,由染法,因緣、自性、助伴、等起,於彼法中都不可得故,名無染諸法。
庚六、依耽嗜依出離法2 辛一、舉依耽嗜4 壬一、標
 第六科依耽嗜依出離法,說明依耽嗜與依出離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依耽嗜,舉出依耽嗜法的建立,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由五相故,應知建立依止耽嗜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應當知道能建立依止耽嗜諸法的差別,就是有情對於自身境界耽著、好樂的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事故、因緣故等,如前廣說。
 依止耽嗜諸法五相,是指事故、因緣故、自性故、助伴故、等起故,如前所詳細說的應可了知。一、事,指欲界繫諸五取蘊;二、因緣故,指隨順欲貪的五種妙欲;三、自性故,指欲貪;四、助伴故,指不如理作意相應邪願諸欲分別;五、等起故,如前所說五種黑品。
壬四、釋2 癸一、別辨相5 子一、事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五法的相貌,又分五科;第一科事,說明依耽嗜法事。
此中事者,謂欲界繫諸五取蘊。
 此依止耽嗜諸法中所說的事方面,是指繫屬於欲界的五種取蘊,色、無色界眾生的果報體不在此例。
子二、因緣
 第二科因緣,說明依耽嗜法的因緣。
因緣者,謂順欲貪五種妙欲。
 因緣方面,是指隨順生起內心欲貪的色聲香味觸五種妙欲,由此令眾生耽嗜在五妙欲中。
子三、自性
 第三科自性,說明依耽嗜法的自性。
自性者,謂耽嗜者,由彼為緣、由彼為境所有欲貪。
 自性方面,指有耽嗜的有情,於妙五欲有深切愛好者,由於以妙五欲為所緣,由妙五欲為境界引發的所有欲貪。要略而言有情對五塵生起欲貪,是依耽嗜法的自性。
子四、助伴
 第四科助伴,說明依耽嗜法的助伴。
助伴者,謂不如理作意相應邪願諸欲分別,由與此俱,名分別貪。
 助伴方面,是指不如理作意相應的錯誤思想及不正希願的諸欲分別,由於有情於妙五欲有深切愛好,心與不如理作意相應邪願諸欲分別同時活動,名分別貪。
子五、等起
 第五科等起,說明依耽嗜法的等起。
等起者,謂五種黑品,如前廣說。
 等起方面,是指五種黑品,如前文所說。
癸二、釋得名
 第二科釋得名,解釋依耽嗜法得名的由來。
彼欲界繫五取蘊事,由彼耽嗜因緣、助伴及與等起所攝受故,說名依止耽嗜諸法。
 依止欲界繫的五取蘊事,由彼色聲香味觸妙五欲為生起耽嗜的因緣、不如理作意相應邪願諸欲分別為助伴,以及等起五種錯誤的行為所攝受,稱為依止耽嗜諸法。
辛二、例依出離
 第二科例依出離,例說依出離法的建立。
又由五相,當知建立依止出離諸法差別;與上相違,應知其相。
 又由事故、因緣故、自性故、助伴故、等起五種相,應當知道建立依止出離的諸法差別;與上所說依耽嗜法相反,應該知道其中的相貌。一、由事故,色界繫五蘊及無色界繫四蘊,遠離妙五欲為因緣,遠離欲貪為自性,離欲作意相應為助伴,遠離五種黑品諸法等起,名依出離。
 〈攝事分〉卷100說:「外門境界愛著隨故,名依耽嗜。與此相違,名依出離。」意指於色聲等外五塵境界愛著隨逐,是指欲界有情愛著妙五欲,名依耽嗜;與此相反已離欲界欲,入色無色界定時,或生色無色界天有情,乃至於已離三界欲的阿羅漢,於現法永斷煩惱種子,遠離身語意黑業及三界的後有愛,是究竟的依出離法。
庚七、世間出世間法2 辛一、世間3 壬一、標
 第七科世間出世間法,說明世間出世間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世間,解釋世間法的建立,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世間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貌,建立世間的諸法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相?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相。
一、一切清淨色,及清淨所取色世間;二、一切染汙心心所世間;三、一切無記心心所世間;四、一切善心心所,若當斷、若已斷世間;五、一切世間三摩地所行無見無對色世間。
 世間諸法差別有五種相。
 一、清淨色之五根世間及清淨所取色之色聲香味觸的五塵世間。這一段文可以配合前文所說有漏法思惟。前文說:若諸有事,若現量所行(五識現量所行諸有事。清淨所取色之色聲香味觸。),若有漏所生增上所起(有漏所生,指由煩惱業力所生五淨色根;增上所起,指由有漏五根增上所起五塵),如是一切漏所緣故,名為有漏。(現在五塵,唯五識染心現量緣時,名由漏所緣故,名為有漏。),(現漏所緣故,當五識與三根本煩惱(貪、瞋、癡)、二中煩惱(無慚、無愧)、八大隨煩惱(掉舉、昏沉、不信、懈怠、放逸、失念、散亂、不正知)等相應時,現量所緣的五塵,才是由漏所緣故,名為有漏。
 二、一切染汙的心心所世間,心與煩惱心所相應的時候所生的一切染汙法。
 三、一切無記的心心所世間,當心與無記法相應所生起的一切法。其性染污,覆障聖道,又能蔽心,使心不淨,故稱有覆;然因其勢用弱,不能引生異熟果,故稱為有覆無記。至於不善等法,雖亦能障蔽聖道,然以其勢用強,可招感異熟果,故不稱為有覆無記。(《顯揚聖教論》卷18〈11 攝勝決擇品〉說:「謂欲界繫心有八種,一生得善心、二方便善心、三不善心、四有覆無記心、及無覆無記心,分為四種:謂異熟生心、威儀路心、工巧處心、變化心(神通)。」),無覆無記識要略而言有二種,一、異熟果,二、異熟生。應當知道異熟是由行為緣所熏生的,說它是行為緣。異熟生是前六轉識,不是行為緣所生的,從異熟果所生,名為異熟生。
 四、一切善心心所世間,當心與善心所相應所生起的一切法,因為是分別所起,不是出世間無分別智相應,所以名為世間。凡夫或有學的善心心所裡還有煩惱,將來應該要斷除,名當斷;阿羅漢已斷除煩惱,他的世間善法還在,稱為已斷世間。
 五、一切世間三摩地所行無見無對色世間。一切世間的禪定所緣,意所行的無見無對色,也是一種世間。
 《瑜伽論記》卷18說:「若二乘人後得智定心所現之色體是有漏,名世間。若在十地及佛後得智所現定色實是無漏,因為觀待於所證無分別智名為世間。」
《披》一切善心心所等者:此中一切善心心所,分別所起,故說世間。若諸有學,未盡諸漏,是名當斷。若諸無學,漏已盡故,是名已斷。
 這其中一切善心心所,是由分別心所起,所以說是世間。為什麼與善法相應時說是世間?因為有分別心,有名言才能夠分別,依於名言分別一切法,可以說是屬於世間的。有學或是凡夫還沒有完全將煩惱斷除,稱為當斷。如果是無學阿羅漢,煩惱已經完全斷除,他的善心心所也稱為世間。本論歸納有五種世間,大部分是凡夫的,第四種屬於聖人後得智有分別的境界,說名世間。
 〈攝事分〉卷100說:「若法有漏、有諍、有愛味、依耽嗜,如是一切名為世間。若能治此依世俗諦所起俗智及所引法亦名世間。與此相違,名出世間。」其中若能對治此有漏、有諍、有愛味、依耽嗜法依世俗諦所起俗智,也就是後得智,由分別起的世俗智,及所引法也名世間,是此處所說有學的善心心所,及無學的善心心所。
辛二、出世間3 壬一、標
 第二科出世間,說明出世間諸法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又由五相,建立出世諸法差別。
 又由五種相,建立出世間諸法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哪五種相貌稱為出世間?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相。
一、見道所斷對治。二、修道所斷對治。三、由相解脫之所解脫。謂諸聲聞、獨覺、菩薩已入無戲論理慧,及彼相應諸心心所。四、彼所緣無見無對色。五、一分所治解脫之所解脫,謂諸有學;若一切所治解脫之所解脫,謂諸無學。
 出世間諸法差別有五種相貌。
 一、見道所斷對治,見道位所要斷除的煩惱,對治道生起,於證入無分別智時,是出世間的。
 二、修道所斷對治,修道位所要斷除的煩惱,對治道生起,於證入無分別智時,也是出世間。《瑜伽論記》解釋五因之出世中。一、見道。二、修道。並取無分別智。
 三、由相解脫之所解脫,是指諸聲聞、獨覺、菩薩已證入真如無戲論理的智慧,是已經證得無分別智,及彼相應諸心心所。
 《瑜伽論記》解釋,相是指名言相,指三乘人已證真如無戲論理,於後得智,看一切境界剎那生滅、如幻如化,對於名相沒有取著,因此於後得智相應心法於彼名相無所取著,名出世間。
 四、一切出世間三摩地所緣的無見無對色,也說是出世間的。例如八勝處所緣地水火風青黃赤白清淨之色是出世間之色。
 五、一分所治解脫之所解脫,是指諸有學,有學無漏是出世間,因為所要對治的煩惱部分已經解脫了,所以有學的境界可說是出世間的;及一切見道與修道的煩惱,所要對治的煩惱已經完全解脫的無學阿羅漢,也是屬於出世間的。
《披》由相解脫之所解脫者:相縛解脫,名相解脫。前說:若有行於非安立諦,不行於相;不行相故,於諸相縛便得解脫。(陵本六十四卷十五頁5132)其義應知。
 眾生依於名言分別生起的種種我相、法相,名相縛,於解脫此名言相的繫縛時,稱為相解脫。前文說:若心能行於非安立諦的真如,不行於名言相的世俗勝義二諦;因為不行於名言相,證入離言法性,於名言分別生起的種種我相、法相之繫縛便得解脫,其中的道理應當了知。如〈決擇‧聞所成慧地〉卷64,2068頁所說。總之,出世間是初果或初地以上聖人的境界。
庚八、墮非墮法2 辛一、舉墮法3 壬一、標
 第八科墮非墮法,說明墮法、非墮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舉墮法,舉出墮法的建立,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依五種世間,即彼世間名墮諸法。
 其次,依止五種世間,於彼世間,稱為墮諸法。
壬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五相。
謂有情世間、器世間、欲世間、色世間、無色世間。
 五種世間包括:有情世間、器世間、欲世間、色世間、無色世間,使令有情墮在三界裡面,稱為墮諸法。《華嚴經行願品疏鈔》卷二說︰「依者,凡聖所依之國土,若淨若穢。正者,凡聖能依之身,謂人天、男女、在家出家、外道諸神、菩薩及佛。」蓋國土是有情依托之處所,故名依報;而能依之有情稱正報。即依報是國土世間,正報是眾生世間。此中,正報是別業之所感,依報是共業之所感。正報,指由於過去世之業因而感得的有情之身心生命。乃相對於「依報」(國土世間)而言。
 〈攝事分〉卷100說:「若法有漏、有諍、有愛味、依耽嗜,如是一切名為世間;若能治此,依世俗諦所起俗智及所引法,亦名世間。與此相違,名出世間。」
 《大乘起信論》︰「一切世間有為之法無得久停,須臾變壞,一切心行念念生滅。以是故苦。應觀過去所念諸法恍惚如夢,應觀現在所念諸法猶如電光,應觀未來所念諸法猶如於雲忽爾而起,應觀世間一切有身悉皆不淨,種種穢污無一可樂。」。
壬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當知是名五種世間。
 應當知道有情世間等名五種世間。
辛二、例不墮法
 第二科例不墮法,例說不墮法的建立。
又出世法,不墮如是五種世間,是故說名不墮諸法。
 又出世間法,與世間法相違,不墮在五種世間法,因此稱為不墮諸法。
庚九、有為無為法2 辛一、有為3 壬一、標
 第九科有為無為法,說明有為法、無為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有為,說明有為法的建立,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有為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建立有為諸法的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相貌?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相。
一、後際未生故;二、前際已滅故;三、中際自相安住故;四、因緣相續故;五、果相續故。
 〈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說:從因已生及應生義,一切是有為。〈攝事分〉卷100說:有為者,謂有生滅繫屬因緣。依有為法之生滅差別及繫屬因緣義而安立三世差別,因此此處說現行的諸法有五種相貌,稱為有為諸法。這有為法五相可以配合種子六義解釋。種子六義是:1. 剎那滅義。2. 果俱有義。3. 恆隨轉義。4. 性決定義。5. 待眾緣義。6. 引自果義。略配如下:
 一、後際未生故,指因(種子)未受(未現行),諸法自性(諸法自體)未受,待緣當生將起現前,或近當生或遠當生之未來法。這相當於種子六義中的第五義—待眾緣義:種子本身是因緣,仍須要有等無間緣、所緣緣,及增上緣的牽引,才能生起現行。
 二、前際已滅故,指因(種子)已受盡,法的自性已滅,無間為緣為生餘法;除了阿羅漢最後心心所,阿羅漢的最後心心所,前一念滅,後一念不生,就入無餘依涅槃了。一般的凡夫死後,沒有間斷的馬上會再有一個新生命體出現,因為種子熏習相續,凡夫不斷生起愛見煩惱與業行,會熏習在阿賴耶識中,臨終前我愛現行為增上緣,使有情再繼續得到一個果報體。熏習相續雖然已滅,可是所熏習的種子經過百千劫,因緣成熟時,還是能使令可愛的或不可愛的異熟果將會成熟。這相當於種子六義中的第一義—剎那滅義:種子本身不斷的生滅變化,剎那纔生即滅,而非常住。
 三、中際自相安住故,指業因已經受用,此法的自相現在尚未受盡,剎那以後決定是要壞滅的法。這相當於種子六義中的第四義及第六義。第四義是性決定義:種子、現行及新熏的種子性質必須相同,才能相互影響,如有漏、無漏、善、惡、無記等,種子與所生起的現行是同一類的,現行與所新熏的種子也是同類的;由於因果有它的一致性,性質必然相同。第六義是引自果義:每一種子只能生起自己的現行法,而不會引生他法的現行。如色法由色法之種子所生,心法由心法之種子所生,不會雜亂。
 四、因緣相續故,指種子正在相續中。種子有六義,包括剎那滅、果俱有、恆隨轉、性決定、待眾緣、引自果。這相當於種子六義中的第三義—恆隨轉義:前一剎那的種子滅,後一剎那種子生,中間沒有間隔,前後種子相似隨轉,恆常不斷。
 五、果相續故,指現行正相續中。現在的種子與現在的現行,都可以稱為有為法。這相當於種子六義中的第二義—果俱有義:種子是因,現行是果,種子與所生之現行同時轉變,而現行的果法又重新熏習新的種子,這也是同時進行的,種子、現行、新熏的種子三法同時展轉互為因果。
 要略而言:即現在的種子及所生現行,稱為有為法。因為阿賴耶識變現一切諸法,現在一剎那的依他起法,都稱為有為法,包括根身器界,如《攝大乘論》說的十一種識。此中何者依他起相?謂阿賴耶識為種子,虛妄分別所攝諸識。此復云何?謂身,身者,受者識,彼所受識,彼能受識,世識,數識,處識,言說識,自他差別識,善趣惡趣死生識。
 大乘所立百法中,除六無為外,餘九十四法亦總攝於有為法之中。
 依〈本地分‧意地〉卷2說,除八種無為法外,其餘十一種色法,五十三種心所有法,二十四種心不相應行法等都是有為法。
 《瑜伽論記》卷18解釋:初中由五相故建立有為,三際為三,四因緣相續者種子,五果相續者阿賴耶識。
《披》後際未生等者:後際未生,謂未來。前際已滅,謂過去。中際自相安住,謂現在。因緣相續,謂種子。果相續,謂現行。
 後際尚未生,是指未來;前際已謝滅,是指過去;中際自相安住,是指現在;因緣相續,是指種子;果相續,是指現行。
 「因緣相續」,據《佛學次第統編》解釋,眾生生滅因果,不出二義,所謂因緣相續是也。正因助緣,使現生起,是為因緣。因果次第,不相斷絕,是為相續。一、因緣故,世間一切非常。二、相續故,世間一切非斷。是因緣相續,世間流轉之二總相也。故曰:因緣相續,世間之果報分明。有漏果報四相(因緣相續四相):
 一、苦。二、空。三、無常。四、無我。
辛二、無為3 壬一、例相違
 第二科無為,說明無為諸法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例相違,例說與有為法相違。
又由五相,建立無為諸法差別。何等為五?謂與上相違,應知即是此中五相。滅有為法,證得涅槃。
 又由五種相,建立無為諸法差別。是哪五種?是與上所說有為諸法相反,應當知道是此中五相。無為法剛好與有為法相反,滅除有為法,證得有餘依、無餘依涅槃時,稱為無為法。也就是證得諸法的真如理體,名為涅槃。
 無為法的種類有幾種不同的說法:
 〈本地分‧意地〉卷2說無為,有虛空、非擇滅、擇滅、不動、想受滅、善法真如、不善法真如、無記法真如等八種。
 《成唯識論》卷2說有六種無為,即:虛空無為、擇滅無為、非擇滅無為、不動無為、想受滅無為、真如無為。無為乃真實如常而不虛妄變異者,故稱真如無為。六者之中,前五者為詮法性之相的假名,後一者為詮法性之體的假名。
 六種無為,據《佛光辭典》〔於無為法之體,說一切有部主張其為有體,經量部及大乘唯識家以其為無體,不承認其實相。其中,唯識家依「識變」與「法性」假立六種無為,即:
 一、指遠離煩惱所知障之真如,以其無有障礙,恰如虛空,稱為虛空無為。
 二、指遠離一切有漏之繫縛而顯之真理,稱為擇滅無為。三、指本來自性清淨之真如,以其非由無漏智之簡擇力而來,稱為非擇滅無為。四、指顯現於第四靜慮(第四禪)之真如,以第四靜慮已滅苦、樂二受,寂靜不動,稱為不動無為。五、指顯現於滅盡定之真如,以滅盡定已滅六識心想與苦、樂二受,稱為想受滅無為。六、指真實如常,無有絲毫虛妄變異之法性真如,稱為真如無為。《成唯識論》卷9︰「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
 《大乘五蘊論》則將「不動無為」及「想受滅無為」攝於「擇滅無為」之內,而說「四無為」;實則真如之體平等無差別,說四、說六、說八都只是依所顯之義差別而假立,並沒有不同。
壬二、遮異說2 癸一、標非四句
 第二科遮異說,遮止不同的說法,分二科;第一科標非四句,標出不屬於四句。
若謂涅槃為有異者,當知此為不如理問、不如理答、不如理思。如是若謂為無異者、有無異者、非有非無異者,當知皆是不如理問、不如理答、不如理思。
 涅槃是無為法。現在的種子與現行,都可以稱為有為法。
 若認為涅槃與有為法有差別的,應當知道這是不合道理的難問,不合道理的回答,也是不合理的思惟。若認為涅槃與有為法是沒有差別的、或同時是亦有異、亦無異;或同時是非有異、非無異,這四句都是不如理問、不如理答、不如理思。因為有為法滅就稱為涅槃,不能說涅槃與有為法是有差別的、或沒有差別的、或同時是亦有異、亦無異;或同時是非有異、非無異,這些都是戲論。
癸二、釋其所以2 子一、標義
 第二科釋其所以,解釋其中的道理,分二科;第一科標義,標出道理。
何以故?由彼涅槃,唯有為滅之所顯故,與有為法其相異故。
 這是什麼原因?由於涅槃,唯是有為法滅了才能夠顯示出來的,與有為法的相貌是不一樣的。
子二、簡非4 丑一、有異
 第二科簡非,簡別四句的過非,分四科;第一科有異,簡別有異句的過非。
唯有為滅之所顯故,謂有異者,若問、若答、若思,便為戲論,非所戲論。
 涅槃唯是於有為滅之所顯現的,若認為是有異的,而提出這問題,回答這個問題,或思惟這個問題,都是戲論。「非所戲論」,涅槃與有為法是有異的,這件事不是用名言可以思考言說的。若說不同,這事不是戲論的境界所能夠理解的,是不得已用名言安立,唯證方知的。
 為什麼說滅有為法,證得涅槃?
 一、如下文說彼涅槃,唯有為滅之所顯故。
 二、有為法有生有滅有分別,有言有相,如〈決擇‧菩薩地〉卷73說是:言說隨覺者有言有相取所行義,及言說隨眠者無言有相取所行義。無為法無生無滅無分別,離言絕相,是勝義諦,是:於言說離隨眠者無言無相取所行義。
 三、如《涅槃經》說「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六祖壇經》「涅槃真樂。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當寂滅現前的時候,亦無現前之量,這稱作常樂。此樂,沒有受者,也沒有不受者,受與不受都說不上。
 又這段文也可配合〈決擇‧菩薩地〉卷75思惟:
 一、依失壞真實方便辨,文中說: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一向異者,1已見諦者於諸行相應不除遣;2若不除遣諸行相者,應於相縛不得解脫;3此見諦者於諸相縛不解脫故,於麤重縛亦應不脫;4由於二縛不解脫故,已見諦者應不能得無上方便安隱涅槃;5或不應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二、依失壞法性辨,文中說:善清淨慧!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一向異者,應非一切行相共相名勝義諦相。
 三、依失壞法相辨,文中說: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一向異者,1應非諸行唯無我性、唯無自性之所顯現是勝義相。2又應俱時別相成立,謂雜染相及清淨相。
丑二、無異
 第二科無異,簡別無異句的過非。
與有為法其相異故,謂無異者,如前廣說,便為戲論,非所戲論。
 如同執著涅槃與有為法其相不同是戲論所攝,如果認為涅槃與有為法的相貌沒有差異是一樣的,如前所說,也是不如理問、不如理答、不如理思,也是戲論。非所戲論,涅槃不是名言所能安立的境界,不是能夠用名言說出來的。
 這段文也可配合〈決擇‧菩薩地〉卷75思惟:
 一、依失壞真實方便辨,文中說: 善清淨慧!由於今時:1. 非諸異生皆已見諦,2. 非諸異生已能獲得無上方便安隱涅槃,3. 亦非已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勝義諦相與諸行相都無異相,不應道理。
 二、依失壞法性辨,文中說:復次,善清淨慧!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都無異者,如諸行相墮雜染相,此勝義諦相亦應如是墮雜染相。
 三、依失壞法相辨,文中說: 復次,善清淨慧!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都無異者,1. 如勝義諦相於諸行相無有差別,一切行相亦應如是無有差別。2. 修觀行者,於諸行中如其所見、如其所聞、如其所覺、如其所知,不應後時更求勝義。
《披》便為戲論非所戲論者:解深密說:言無為者,亦墮言辭。由是此言便為戲論。又說:種種遍計言辭所說,不成實故,非是無為。由是此言非所戲論。如彼廣釋道理應知。(解深密經一卷四頁)
 《解深密經》說:說無為法,也是墮在文字的言辭裡面,如果用名言表說無為法,這也是戲論,不是真的無為法。又說:用各種名言周遍計度諸法,由言辭所說的涅槃無為的境界,都不是真實的無為,不是無為法。由於涅槃沒有遍計所執言說自性,不是言說所能表達的境界,因此此處說「非所戲論」。
 如彼《解深密經》卷1,4頁,於〈決擇‧菩薩地〉卷75,2293頁有詳細解釋其中的道理,應當了知。
丑三、亦異不異
 第三科亦異不異,簡別亦異不異句的過非。
總如前說二種因故,亦異不異,不應道理。
 總而言之,如前面所說的二種原因,不論說亦異或亦不異,是有差別的、或是沒有差別的,都不合道理。
 《瑜伽論記》說涅槃與有為法不是有異,也不是不異;因為沒有有為法,就沒有所謂的涅槃。
《披》亦異不異不應道理者:亦異不異,唯是戲論,非所說事有此異不異相,故不應理。
 說涅槃與有為法是有差別或沒有差別,都是戲論。涅槃與有為法異或不異的境界,不是言說所說的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唯證方知,因此不合道理。如果有人問這個問題,應該說這是戲論,不要討論這個問題。
丑四、非異不異
 第四科非異不異,簡別非異不異句的過非。
由有為滅證涅槃故,若謂一切皆無所有,故說非有非無異者,不應道理。
 由有為法滅證涅槃的緣故,若認為一切法都沒有了,所以說非有異非無異,不是有差別的也不是沒有差別的,是不合道理的。
壬三、顯義相2 癸一、義
 第三科顯義相,顯示涅槃的義相,分二科;第一科義,說明涅槃的義理。
涅槃義者,謂一切白法所顯發故。
 涅槃的道理或境界,是指一切白法的道諦,由修行成就所顯發出來的離言自性。
癸二、相
 第二科相,說明涅槃的相貌。
涅槃相者,謂寂滅相、無戲論相,當知唯是內所證相。
 涅槃的相貌,是寂滅相,沒有戲論相,也沒有名言的境界,應當知道只有證得時內心才能夠體驗到的寂滅相,沒有戲論的相,是說不出來的境界。
 《持世經》(卷4)有為無為法品第十說:若人通達知見有為無為法。是人更不復有生滅住異。是故說得無為者。持世。生滅者。即是見集沒義。若法無集則無有沒。若不起集則不有退亦無住異。持世。是名有為如實知見。若人如實知見有為則不墮數中。所謂生滅住異。菩薩如是思惟有為無為法。不見有為法與無為法合。亦不見無為法與有為法合。但作是念。有為法如實相。即是無為。則更不復有所分別。若不分別有為無為法。即是無為法。若分別是有為是無為。則不能通達無為。斷一切分別。是名通達無為。如實通達緣性斷諸緣故。不在數不在非數。持世。是名菩薩摩訶薩有為無為法方便。所謂於諸法無所住無所繫。亦不貪受若有為若無為法。
 涅槃相即是真如相,與有為法不一不異,如〈決擇‧菩薩地〉卷72說:
 問。相與真如當言異,當言不異?
 答。俱不可說。
 何以故?俱有過故。
 一、異過:異有何過?1. 諸相之勝義,應非即真如。2. 又修觀者應捨諸相,別求真如。3. 又於真如得正覺時,不應於相亦得正覺。
 二、不異過:不異有何過?1. 如真如無差別,一切相亦應無差別。2. 又得相時,應得真如。3. 又得真如時亦如得相,應不清淨。
庚十、所知所識所緣法3 辛一、所知法4 壬一、標
 第十科所知所識所緣法,說明所知所識所緣法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所知法,說明所知法的建立,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這一大段文按照《金陵本》,本來是接在〈決擇‧聲聞地〉卷69,2173頁之後,但是《披尋記》作者將它先提過來在這裡解釋了。
復次,由五種相,建立所知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種相,建立所認知的諸法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相。
一、由事故;二、由品業差別故;三、由智依處差別故;四、由智差別故;五、由攝餘智差別故。
 所認知的諸法差別包括:
 一、由事,有為法事、無為法事;
 二、由品業差別故,有五品所知、五種作業差別;
 三、由智依處差別,依自利、利他二行而有差別;
 四、由智差別故,包括世俗智乃至十力智等差別;
 五、由攝餘智差別,含攝其餘神通智乃至無礙解等智差別。
 由此五種相貌,稱為所知法諸法差別。
壬四、釋2 癸一、別辨相5 子一、由事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辨明五種相,又分五科;第一科由事,說明由事建立所知諸法。
云何由事故?謂略說一切有為、無為,名所知事。
 什麼是由事故令所知諸法成差別?要略而說一切有為法、無為法,稱為所知事。
子二、由品業差別2 丑一、徵
 第二科由品業差別,由不同的品業差別建立所知諸法,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品業差別故?
 什麼是由品業差別故,令所知諸法成差別? 
丑二、釋4 寅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各有五種。
謂即此事,復有五品所知差別,及此五品所知作業。
 也就是於此所知有為法事、無為法事,又有五品所知的差別,以及五品所知的作業差別。
寅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五品差別?
寅三、釋2 卯一、五品所知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五品所知,解釋五種品類的所知事。
謂此所知,或有假立,故名所知;或有勝義,故名所知;或有所作究竟,故名所知;或有他心淨不淨行,故名所知;或有一切種別,故名所知。
 是指此所知有為法事、無為法事,五種品類所知事:
 一、或有依假立,依假名安立成為所認知的境界而名為所知;
 二、或有勝義,依聖人的智慧所緣的一切境界;
 三、或有所作究竟,依修行到達究竟;
 四、或有他心淨不淨行,依觀察他人的心是清淨或不清淨的;
 五、或有一切種別,依一切法的種類差別。
 由此五種因緣,有為、無為法事名所知。所知的差別有以上的這五種品類。
卯二、五種作業5 辰一、假立所知攝
 第二科五種作業,解釋五種作業的所知事,分五科;第一科假立所知攝,解釋假立所知所攝法。
若世俗智,能知假立所知;知假立故,如實了知世俗道理善不善法、有罪無罪,廣說乃至緣生法等,一分應遠離、一分應修習;又能了知世俗言說,遊行世間,隨因隨緣而起眾行。
 《成唯識論音響補遺》卷9:世俗,世,是指隱覆空理,俗指有相顯現。如結巾為兔等物,隱覆本來之巾,兔相顯現。世俗也是如此,由內識顯現之幻相,隱覆諸法唯識所現之理。
 《成唯識論》卷1說︰「境依內識而假立,故唯世俗有。」有情心識所緣五蘊等境執為實我、實法等並非真實有,只是隨著世情而假設,因此稱為世俗。有情緣世間俗事之智及聖者後得智依名言緣諸法之智,名世俗智。依本卷下文及〈決擇‧聲聞地〉卷69說佛十力智是後得智,屬於世俗智,可知世俗智通於凡聖。
 〈決擇‧聞所成慧地〉卷64說有四種世俗:
 一、世間世俗,即世間依名言安立宅、舍、瓶、盆、軍、林、數等,唯有假名,並無實體。
 二、道理世俗,指佛隨眾多事相,及依眾多義理所安立的蘊界處等,名道理世俗。
 三、證得世俗,即佛所安立四聖諦法門,是所安立預流果等所依處。
 四、勝義世俗,即我法二空真如,這是勝義諦,本不可安立,內所證故,但為隨順發生此智,因此假名安立為勝義世俗。
 如果有世俗諦的智慧,能夠了知由名言所假立的境界;知道所知境是名言假立的緣故,能夠如實了知世俗道理,即依眾多事相、義理所安立的善法或是不善法,有罪法或是無罪法,乃至透過語言文字的學習,能夠詳細了知十二緣起,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之緣生法等;又能了知一分不善法、有罪法應當遠離,一分善法、無罪法應當修習;又能了知世俗言說,遊行及活動在世間,隨著因與緣生起種種身語意行,乃至由世俗悟入勝義。這類所知是由名言假立,稱為所知。
 《瑜伽論記》卷18解釋:「此等諸法若(對)望瓶盆等應名實法,今對望苦等諦理名為勝義,故說緣生罪福等名為假立。一分不善等應離,一分善等應修。言又能了知至而起眾行者,知世俗言說於世間法起,名遊世間,隨此名言以起眾行。」。
 什麼是遊世間?《瑜伽論記》卷18解釋,了知世俗言說於世間法而起,名遊世間。
 菩薩如何遊世間?如《大寶積經》卷111說:「菩薩行精進,多劫為眾生,忍苦遊世間,精進力增長。」。又如《佛說十地經》卷5〈菩薩遠行地 7〉:「佛子!菩薩亦復如是,始從初地乘御菩薩到彼岸乘,遍遊世間知諸有情雜染過患,而不為彼眾患所污,乘正道故,然於七地猶未可言超煩惱患。若捨一切有功用,從第七地入第八地,乘御菩薩清淨之乘遍遊世間,知雜染患不為所染,已超過故。」。
《披》又能了知世俗言說等者:謂能了知如是士夫,有如是名、如是種類、如是族姓、如是飲食、如是領納若苦若樂、如是長壽久住、如是盡其壽量邊際,是名了知世俗言說。阿羅漢苾芻永離貪愛,隨意遊行空閑聚落,是名遊行世間。本地分中思所成地頌云:住戲論皆無,踰牆塹離愛,牟尼遊世間,天人不能識。長行廣釋其義應知。(陵本十九卷十一頁1649
 世俗言說的範圍很廣,依世俗智能夠了知世間的境界,如能夠知道種種不同的士夫,士夫是人的異名,也就是了知此人是什麼名字?是屬於哪一種類別、族性、所受用的飲食,所領納的感受是苦受或是樂受、壽命的長短、久住及是否盡其壽量邊際,乃至這一生做什麼事情,稱為了知世俗言說。阿羅漢比丘已永遠斷除三界的愛見煩惱,遠離貪愛,也有世俗智,了知世間法,隨順眾生而起眾行,能隨意自在遊行到空閑聚落,稱為遊行世間。
 〈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9,689頁解釋戒定慧的偈頌說:「住戲論皆無,踰牆塹離愛,牟尼遊世間,天人不能識。」。這段文主要是說明,阿羅漢苾芻已經永遠遠離三界的貪愛,能夠超越識住、戲論、欲愛牆、無明塹等愚夫的四種相,解脫自在,隨意遊行於空閑聚落。
 愚夫的四種相:
 一、住。住,就是四識住,指有情的意識住著於色、受、想、行四蘊。凡夫的心識要不就是住著於地火水風的色相上面活動,或者身心的感受,或是自己的想,或是自己的行,或是意志,在自己的感情、意志、認識裡面活動。
 二、戲論,就是惡見,錯誤的知見,或是語言,都可屬於戲論。〈本地分‧聞所成地〉卷13說:云何戲論?謂一切煩惱,及雜煩惱諸蘊。〈攝事分〉卷91說:當知此中能引無義思惟分別所發語言,名為戲論。何以故?於如是事,勤加行時,不能少分增益善法,損不善法。是故說彼名為戲論。〈攝事分〉卷95說:「邪戲論者,復有六種。謂顛倒戲論、唐捐戲論、諍競戲論、於他分別勝劣戲論、分別工巧養命戲論、耽染世間財食戲論。」。
 三、牆,是指欲愛,也是一種惡魔怨。
 四、塹,是色、無色愛。
 阿羅漢由超越四識住、戲論、欲愛牆、無明塹四種相故遊諸世間天人不識。
辰二、勝義所知攝
 第二科勝義所知攝,解釋勝義所知所攝法。
法智、類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能知勝義所知;知勝義故,能證見、修所斷法斷。
 法智,是指欲界苦集滅道四諦下,苦法智忍,苦法智等無漏之智,能斷欲界見惑煩惱,因此名法智。
 類智,於色界、無色界四諦以欲界四諦比類而觀,由此斷色界、無色界的見惑,發苦類智忍,苦類智等無漏之智。
 苦智,苦即逼迫之義,由觀五蘊等法,以無常、苦、空、無我所得無漏智。
 集智,集即招集之義,由觀依見、愛煩惱之因,而能招集生死之果所得無漏智。
 滅智,滅即斷滅之義,由觀斷除滅盡見、愛煩惱所得無漏智。
 道智,道即能通之義,指戒定慧之道,能通至涅槃;依此而修所得無漏智。
 如果行者具有法智、類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則能了知人無我的勝義境界;由能知勝義實相,則能證得見道、修道所斷的法,斷除所有的煩惱。
辰三、所作究竟所知攝
 第三科所作究竟所知攝,解釋所作究竟所知所攝法。
盡智、無生智,能知所作究竟所知;知所作究竟故,心得決定無有疑惑,於自斷中離增上慢。
 十無學法中有盡智與無生智,是阿羅漢的境界,包括根本智及後得智二種。盡智,是指阿羅漢證得究竟現觀,將三界所有煩惱斷盡之根本無漏智,及後得智如實了知已見苦,已斷集,已證滅,已修道之無漏智;無生智,是指阿羅漢證得究竟現觀,不受後有之根本無漏智,及後得智如實了知我見苦已,不復更見;我斷集已,不復更斷;我證滅已,不復更證;我修道已,不復更修,所得無漏智;由此根本、後得二種無漏智能夠如實了知所作即所修聖道已究竟圓滿,完全通達三界所知諸法無常、苦、空、無我;由於了知所作即所修聖道已究竟圓滿的緣故,心於所證得的果位,決定沒有疑惑,於自己所斷的煩惱,所證的涅槃中,遠離增上慢,不會有錯認消息未證謂證的增上慢。
辰四、他心淨不淨行所知攝
 第四科他心淨不淨行所知攝,解釋能了他心淨不淨行所知所攝法。
他心智,能知他心淨不淨行所知;由知此故,如實知他所有意樂界及隨眠。
 無漏的他心智,能了知欲界、色界,現在心、心所法及了知無漏心、心所法,因此能夠知道他人的心行是清淨的,還是不清淨的;由於了知他人心行的淨不淨差別,能夠如實了知他人內心所有的意解、好樂、及煩惱的種子。
 關於他心智有各種說法,依《法相辭典》及福嚴佛學院《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99整理,請參閱(連結:他心智)。
辰五、一切種別所知攝
 第五科一切種別所知攝,解釋能知一切種別所知所攝法。
十力智,能知一切種別所知。由知此故,能正於他起一切種教誡、教授;能斷一切有情疑惑;能善安置一切有情,於善趣果及解脫中;有大勢力,能作一切有情利益及安樂事。
 〈本地分‧菩薩地〉卷49說佛的十力智是:一、處非處智力,二、自業智力,三、靜慮、解脫、等持、等至智力,四、根勝劣智力,五、種種勝解智力,六、種種界智力,七、遍趣行智力,八、宿住隨念智力,九、死生智力,十、漏盡智力。
 又〈決擇‧聲聞地〉卷69說:十力智在如來相續中,是未曾得唯是無漏,世間智所攝。何以故?由此一切種智皆帶戲論而現行故。也就是佛具足的無漏的十力智,是後得智依名言而分別,由此能了知一切種類差別所知境,即能了知一切世界、有情界、一切有為法事、無為法事、一切有為法事、無為法事的自相、共相、因果、界趣、善不善無記等差別,及過去、未來、現在三時所知差別。
 十力智,由於能如實了知一切種類差別所知境的緣故,能夠觀機逗教,能正確於其他有情施展一切種類的教誡、教授,如教誡有情受持三歸依、五戒、八關齋戒、聲聞戒、菩薩戒等,與遮止有罪現行,開許無罪現行,諫誨暫犯戒者,呵擯數數輕慢毀犯淨戒者,慶慰行正行者,及以三摩地為依止審諦尋思有情的心行、善根、意樂、隨眠,如有情所相應,所適宜,教授種種所趣入門,令其趣入,如五種淨行所緣、二種淨惑所緣、五種善巧所緣,及三乘各種觀行等,為說能治斷常二邊邪執處中之行,令其除捨諸增上慢;能夠斷除三界一切有情的懷疑迷惑,能夠依據有情的根器,因材施教,妥善安置一切有情得到人天善趣的果報或聲聞阿羅漢果、緣覺辟支佛果、無上菩提的佛果等三乘解脫道果中;由十力智有很大的力量,能夠造作令三界一切有情獲得義利及安樂的事情。
寅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五品所知及五種業。
 如上所說名為五品所知及五種業。所知有五種品類,每種品類功用不同,從世俗智一直到十力智,每種智慧所能夠知道的境界是有差別的。
《披》起一切種教誡教授者:本地分說五種教誡、八種教授。(陵本三十八卷二十頁3166)是名一切種教誡、教授。如彼廣釋應知。
 〈本地分‧菩薩地〉38卷,1284~1286頁說到五種教誡、八種教授,有詳細說明。
 五種教誡是:
 一、遮止。遮止有罪現行。
 二、開許。開許無罪現行。
 三、諫誨。若有於所遮止、開許法中暫行犯者,如法諫誨。
 四、呵擯。若有於彼法中數數輕慢而毀犯者,以無染濁、無有變異、親善意樂如法呵擯。
 五、慶慰。若有於所遮止、開許法中能正行者,慈愛稱歎真實功德,令其歡喜。
 八種教授是:云何教授?當知教授,略有八種。謂諸菩薩,或三摩地為依止故;或於長時,共彼住故;於彼慈悲,欲為教授。或由其餘諸菩薩眾、或由如來,為作教授。
 一、於教授時,先當審諦尋思其心,如實了知。
 二、尋思如實了知心已;尋思其根,如實了知。
 三、尋思如實了知根已;尋思意樂,如實了知。
 四、尋思如實知意樂已;尋思隨眠,如實了知。
 五、尋思如實知隨眠已;如其所應,隨其所宜,示現種種所趣入門,令其趣入。
 謂或修不淨,或復修慈,或修種種緣性緣起,或修界差別,或修阿那波那念。如其所應,隨其所宜,示現種種所趣入門,令趣入已;
 六、為說能治常邊邪執處中之行;
 七、為說能治斷邊邪執處中之行;
 八、令其除捨未作謂作,未得謂得,未觸謂觸,未證謂證,諸增上慢。
 要略而言根據弟子的心念、善根、意樂、隨眠等差別,教導適合弟子的五種淨行所緣、對治斷常二邊的執著、及令其除捨增上慢,名八種教授。
子三、由智依處差別3 丑一、徵
 第三科由智依處差別,由智慧依止處的差別建立所知法,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智依處差別故?
 什麼是由智依處差別? 
丑二、釋2 寅一、標列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二種。
謂有二種。一、自利行,二、利他行。
 由智慧的依止處,所知諸法有二種差別,一種是自利行,一種是利他行。
寅二、隨釋2 卯一、依自利行
 第二科隨釋,隨著各別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依自利行,依自利行的智慧建立所知法。
若隨順斷世俗智、若正能斷勝義智、若於斷所作究竟智,如是諸智,應知依自利行依處。
 若是隨順斷除煩惱的世俗智,是法住智,若是能斷除煩惱的法智、類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等無漏勝義智;或阿羅漢於斷除煩惱所修聖道能究竟圓滿的盡智與無生智,如前所說的各種智慧,應當了知是依自利行為依處。
卯二、依利他行
 第二科依利他行,依利他行的智慧建立所知法。
若於他意樂界及隨眠所有他心智、若於一切種別所知中所有十力智,如是二智,應知依利他行依處。
 若是於其他有情內心的意解好樂及煩惱的種子,能夠如實了知的他心智,及對於一切有情世界、器世界、有為、無為、自相、共相等各種品類所知差別如實了知的十力智,這二種智慧,應當知道是屬於依利他行而有的智慧。
丑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智依處差別。
 如是名為智慧所依止處的差別。依自利行有三類九種智慧依處,依利他行有二種智慧依處。由自利行為依處的三類九種智慧是:
 一、隨順斷除煩惱的世俗智;
 二、能夠斷除煩惱種子的法智等六種勝義智;
 三、斷所作究竟智,即由煩惱因盡故當來苦果畢竟不生的盡智,及由果斷所得的無生智。
 由利他行為依處的二種智慧是:
 一、了知他心意樂界及隨眠種子的他心智。
 二、了知一切處非處乃至漏盡等法所知中的十力智。
子四、由智差別2 丑一、徵
 第四科由智差別,由智慧差別說明所知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智差別故?
 什麼是由智慧的差別?
丑二、釋5 寅一、世俗智2 卯一、總標舉
 第二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世俗智,說明由世俗智建立所知諸法,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舉,總相標示列舉出來。
謂世俗智,或善、或不善、或無記、或有漏、或無漏,唯是世間。
 若依世俗智,還是有名言分別的心,不論分別的是善、不善、無記法,或者是有漏法、無漏法,都是屬於世間的。
卯二、隨難釋
 第二科隨難釋,解釋比較困難的地方。
無漏者,謂於已斷一切無學身中可得。此及所餘總名俗智,亦唯世間。
 無漏的智慧方面,是在已斷三界一切愛見煩惱的盡智、無生智的無學身中可得。此無學身中無漏的世俗智及餘凡夫、有學身中有漏的三性智慧都名俗智,也唯是世間所攝。
寅二、法類智等
 第二科法類智等,由法智與類智建立所知諸法。
當知所餘法、類智等,是出世間,亦唯無漏。
 應當了知所餘的法智與類智,苦集滅道的四諦智等,都是出世間的智慧,都屬於無漏的境界。
寅三、盡無生智2 卯一、總標
 第三科盡無生智,盡智與無生智建立所知諸法,分二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示列舉出來。
盡、無生智,當知唯於漏盡中生。
 盡智與無生智,應當了知唯於漏盡,即煩惱種子完全斷除中才能生起。
卯二、別辨2 辰一、無分別
 第二科別辨,各別的分別,分二科;第一科無分別,由無分別建立所知諸法。
若不分別盡及無生,謂我已得諸漏永盡,我未來苦不復當生者,唯是無漏,唯出世間。
 阿羅漢不分別之盡智與無生智,不分別我已成就諸漏永盡,已經永遠斷除三界的愛見煩惱,我未來的生死苦果不會再生起,這種根本無分別智所攝的盡智與無生智,唯是無漏的智慧,唯是出世間大智慧所得的成果。
辰二、有分別
 第二科有分別,由有分別建立所知諸法。
若作如是分別者,唯是無漏,世出世間世俗智攝,是未曾得,是阿羅漢相續中生。
 從金剛喻定完全斷除三界的俱生我執,成就無分別智證得阿羅漢果以後,下一念再依名言分別思惟:我已成就諸漏永盡,已經永遠斷除三界的愛見煩惱,我未來的生死苦果不會再生起。因為沒有煩惱的流漏,唯是無漏,由於有分別,所以稱為「世」,由於是無漏智所引,所以稱為「出世」,因此總名世出世間的世俗智,這是凡夫乃至有學聖者以前從來沒有證過的境界,稱為未曾得,是阿羅漢的相續五蘊中,才能夠有這種境界。
《披》是未曾得等者:此即釋前唯是無漏所以。昔來於彼曾未證得,故是無漏。由作分別,戲論現行,故世俗攝。
 這是解釋前面說唯是無漏的原因。由於這種阿羅漢果位是由凡夫以來所未曾證得,從前對於無分別智的境界從來沒有成就過,或者說有學聖者以前從來沒有證過的究竟現觀,所以稱為無漏。阿羅漢在相續五蘊中思惟分別:我已經完全沒有煩惱了,我將來的苦果不復當生,這是有名言戲論的分別,是世俗所攝。這種無漏的後得智,稱為世出世間世俗智。
寅四、他心智2 卯一、標差別
 第四科他心智,由他心智建立所知諸法,分二科;第一科標差別,標示出其中的差別。
他心智,唯是世間。若在異生及有學相續中者,是有漏;若無學相續中者,是無漏。
 他心智,唯是屬於世間,因為需要分別其他有情心有無貪瞋癡的染淨差別,需要有名言戲論的分別,所以是世間的境界。如果凡夫有他心智,有些是鬼通,有些眾生有報得通也會有他心智,能知道他人心裡的想法,以及從初果至四果向七種位階的有學聖者的色受想行識五蘊中有他心智,由於煩惱未斷或未斷盡,因此是有漏,若是無學相續五蘊中的他心智,因為三界愛見煩惱永遠斷除,所以是完全無漏的。
 《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7說:他心智類,總有四種。前三如上(修得、生得、呪得),加占相成。
 《俱舍論記》卷27〈分別智品 7〉:
 問:六類對五趣通局云何?
 解云:修得唯人、天能入定故。生得除人通餘四趣。呪、藥、占三唯人趣。以無生得故。三唯人或可。呪.藥亦通人、天、鬼、傍生。業通五趣。以中有是業。通五趣故,又解天有修、生、呪、藥、業、無占相。或可。亦無呪、藥。人除生得有餘五種。鬼及傍生有生、呪、藥、業。無修、占相。或可。亦無呪、藥。地獄有生、業。無修、呪、藥、占相。雖作兩解仍更勘文。婆沙一百一說,人趣有占相,有本性念生智,無生得。又說,天、鬼、傍生、地獄,有生得他心宿住。
卯二、問答辨2 辰一、問
 第二科問答辨,提出問題再回答辨明他心智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清淨身中諸世俗智說名無漏?
 問:是什麼因緣,在清淨的五蘊身中諸多世間的智慧說名為無漏?
辰二、答2 巳一、釋相3 午一、由隨眠斷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釋相,解釋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由隨眠斷,由煩惱的種子斷除,說名無漏。
答:由彼身中諸漏隨眠已永斷故。
 答:由於阿羅漢的五蘊身中,三界愛見煩惱的種子已經永遠斷除,因此他的世俗智是無漏的。
午二、由所緣斷
 第二科由所緣斷,由所緣已斷除染汙性,說名無漏。
又此諸智是他心智現所行境,此他心智非染汙性,非餘染汙現所行境。
 又此諸多世俗智是阿羅漢清淨身中的他心智現行所緣慮的境界,這種他心智不是染汙性,也不是其餘凡夫或有學仍有染汙的他心智之現所行境。這種世俗智慧,是永斷煩惱的阿羅漢所分別其他有情心心所染淨差別的世俗智,所以稱為無漏。
午三、由相應斷
 第三科由相應斷,由相應煩惱斷除,說名無漏。
又彼自性不與一切煩惱相應。
 又因為無學的他心智自體不與一切煩惱相應。
巳二、結成
 第二科結成,結論所成就的無漏所知法。
是故此智由隨眠故、由所緣故、由相應故,皆成無漏。
 所以這種他心智,由於煩惱種子已經斷除,由所緣慮的境界不是染汙心所現,他心智的自性不與煩惱相應,使令阿羅漢的他心智必是無漏的。
《披》此他心智非染汙性等者:如前已說他心智有二種,謂在無學相續中者,是無漏;若在異生及有學相續中者,是有漏。今說非染汙性及餘染汙,如次配釋二種應知。
 這裡再解釋他心智。如前面已說他心智有二種:
 如果在阿羅漢相續五蘊中,是無漏;
 如果在凡夫及有學聖者的相續五蘊中,是有漏。
 現在說的非染汙性及餘染汙,依次第這樣配著解釋二種他心智應當了知。
寅五、十力智3 卯一、標
 第五科十力智,由十力智建立所知法,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無漏的世間智所攝。
十力智在如來相續中,是未曾得,唯是無漏世間智攝。
 十力智在佛的相續五蘊當中,於過去世中還沒有成佛以前,未曾得到十力智,唯是無漏的有分別的世間智所攝。
卯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為什麼?
卯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由此一切種智皆帶戲論而現行故。
 由於佛通達的蘊處界,緣起、處非處善巧,處非處智力等等十力智,通達一切有情界、器世界、有為、無為法事的自相、共相、因果、界趣、善不善無記、過去現在未來等差別,這一切種智都帶有名言的戲論分別而現行,因此屬於無漏的世間智。所以阿羅漢的他心智及佛的十力智都是無漏的世間智。
子五、由攝餘智差別2 丑一、徵
 第五科由攝餘智差別,由攝餘智差別建立所知法,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出問題。
云何由攝餘智差別故?
 如何由攝取其他智慧使所知境界有所差別? 
丑二、釋2 寅一、略明攝2 卯一、標隨應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略明攝,要略說明所含攝的智慧,又分二科;第一科標隨應,標出隨順相應的智慧。
謂神通智、解脫門智、無礙解智、無諍智、願智、力、無畏、念住、一切種不共佛法等智,隨其所應,當知皆為如前所說諸智所攝。
 其他智慧包括:
 天眼通等六種神通智;
 空、無願、無相等解脫門智;
 法、義、辭、樂四種無礙解智;
 無諍智(無諍三昧的智慧);
 如願知悉一切智慧的願智;
 處非處等十力智;
 無上正等正覺無所畏、諸漏永盡無所畏、說障道法無所畏、說出(盡苦)道無所畏等四無所畏的智慧;
 於一向正行、一向邪行、一分正行與一分邪行的三種有情,住最勝捨,不愛、不恚、不染心性,安住正念正知之三念住;
 一切種智,及大悲等一百四十種不共佛法智(不共二乘佛法的智慧)。
 這些智慧隨其所相應,應當了知都是前面所說的五種所知十一智所攝。
卯二、別配屬3 辰一、神通智差別2 巳一、五神通攝
 第二科別配屬,各別配屬餘智與世俗智等的關係及所知的建立,分三科;第一科神通智差別,說明神通智差別與世俗智等配屬及所知的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五神通攝,說明五神通所攝智與世俗智等配屬及所知的建立。
謂五神通,皆世俗智攝。若諸異生及諸有學相續中者,皆是有漏;若在無學相續中者,皆是無漏。
 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等五種神通都是世俗智所攝,是有名言分別的境界。如果是凡夫與有學位聖人五蘊相續中,所發的五種神通都是有漏;若在阿羅漢無學相續中的五種神通,都是無漏的。
巳二、第六神通攝
 第二科第六神通攝,第六種神通與世俗智等配屬及所知的建立。
第六神通,盡及無生二智所攝。盡、無生智如前應知。
 第六種神通稱為漏盡智通,屬於盡智與無生智二智所攝的,是了知自己與他人永斷煩惱惑業,今生以後不再流轉生死之智力,盡智與無生智如前面已經解釋,包括無分別的根本無分別智與有分別的後得智二種。
《披》盡無生智如前應知者:盡、無生智,若無分別,當知唯出世間;若有分別,當知世出世間世俗智攝。如是差別,已如前說應知。
 阿羅漢的盡智與無生智若是無分別的,應當了知唯是出世間;如果是有分別的,應當了知是屬於世出世間世俗智所攝。這些差別,已如前面所說應當了知。
辰二、解脫門智差別3 巳一、空解脫門攝
 第二科解脫門智差別,說明解脫門智的差別建立,分三科;第一科空解脫門攝,說明空解脫門智所攝智。
空解脫門智,八智所攝。謂法智、類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及出世間盡、無生智。
 觀五蘊從因緣和合而生,自性本空,無我、我所的空解脫門智,是法智、類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及出世間盡、無生智等八種智慧所攝。空解脫門智,約聲聞乘而言主要是觀我空,約大乘而言是觀於諸行中我不可得,及諸相中世俗分別法不可得,雙觀我法二空,主要是觀遍計所執自性空,由觀空而證得真如,解脫煩惱的繫縛,屬於出世間智所攝,而八種智慧都可由觀察我空或我法二空而證得,因此說為八種智慧所攝。
 聲聞如何修空解脫門?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8說:復有三解脫門。一、空解脫門。二、無願解脫門。三、無相解脫門。云何建立三解脫門?謂所知境略有二種。有及非有,有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於有為中,且說三界所繫五蘊;於無為中,且說涅槃。如是二種有為、無為,合說名有。於其非有無所有中,非有祈願、非無祈願;如其非有,還則如是知為非有、見為非有,依此建立空解脫門。
 又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5說:云何菩薩空三摩地?謂諸菩薩觀一切事,遠離一切言說自性,唯有諸法離言自性,心正安住。是名菩薩空三摩地。
 又〈決擇‧菩薩地〉卷74說:復次三種解脫門,亦由三自性而得建立。謂由遍計所執自性故,立空解脫門。
 又如《顯揚聖教論》卷2〈1 攝事品〉從所知及智二方面說明三解脫門:
 空有二種。一、所知。二、智。
 一、所知者。謂於眾生遍計性所執法中,及法遍計性所執法中,此二遍計性俱離無性及彼所餘無我有性。於諸法中遍計性無,即是無我性有,於諸法中無我性有,即是遍計性無,即於此中有及非有無二之性無分別境。
 二、智者。謂緣彼境如實了知。
巳二、無願解脫門攝
 第二科無願解脫門攝,說明無願解脫門智所攝智。
無願解脫門智,六智所攝。謂法智、類智、苦智、集智、盡智、無生智。
 於三界無所願求的無願解脫門智,是法智、類智、苦智、集智、盡智、無生智等六種智慧所攝。
 無願解脫門,約聲聞乘而言主要是觀三界果報是無常、苦,於後有無所願求,由此不起煩惱、不造作生死之業,即無果報之苦,由此證得解脫;約大乘而言主要是觀依他起自性之五蘊等有為法有過失及災患,而生起厭離,由無願而證得真如,解脫煩惱的繫縛,屬於出世間智所攝,而六種智慧都可由觀三界苦果無所願求而證得,因此說為六種智慧所攝。
 前說八智中的滅智是觀五蘊之中我、法不可得無相之智,道智是觀戒定慧之道,能通至涅槃之智,因此不攝無願解脫門智。
 聲聞如何修無願解脫門?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8說:於有為中見過失故、見過患故,無所祈願;無祈願故,依此建立無願解脫門。
 菩薩如何修無願解脫門?如〈決擇‧菩薩地〉卷74說:由依他起自性故,立無願解脫門。又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5說:云何菩薩無願三摩地?謂諸菩薩,即等隨觀離言自性所有諸事,由邪分別所起煩惱,及以眾苦所攝受故,皆為無量過失所污;於當來世不願為先,心正安住。是名菩薩無願三摩地。
 又如《顯揚聖教論》卷2〈1 攝事品〉說:
 無願(解脫門)亦有二種。一、所知。二、智。
 一、所知者。謂由無智故顛倒所起諸行相貌。
 二、智者。謂緣彼境厭惡了知。
巳三、無相解脫門攝
 第三科無相解脫門攝,說明無相解脫門智所攝智。
無相解脫門智,五智所攝。謂法智、類智、滅智、盡智、無生智。
 觀一切法無相的無相解脫門智,是法智、類智、滅智、盡智、無生智等五種智慧所攝。無相解脫門智,由觀我相不可得、法相不可得,通達諸法無相而證得真如,解脫煩惱的繫縛,屬於出世間智所攝,法智等五種智慧也可由觀無相而證得,因此說為五種智慧所攝。
 前說八智中的苦智是觀五蘊苦所得的智慧,集智是觀五蘊苦由煩惱和業所招集而來的智慧,以觀有為諸行為主,道智是觀戒定慧之道,能通至涅槃之智,是有為法所攝,因此不攝無相解脫門智。
 聲聞如何修無相解脫門?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8說:於有為中無祈願故,便於涅槃深生祈願,見極寂靜、見甚微妙、見永出離;由於中見永出離故,依此建立無相解脫門。
 菩薩如何修、立無相解脫門?
 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5說:云何菩薩無相三摩地?謂諸菩薩,即正思惟離言自性所有諸事,一切分別戲論眾相永滅寂靜,如實了知,心正安住。是名菩薩無相三摩地。
 又如〈決擇‧菩薩地〉卷74說:由圓成實自性故,立無相解脫門。
 又如《顯揚聖教論》卷2〈1 攝事品〉說:
 無相(解脫門)亦有二種,一、所知。二、智。
 一、所知者。謂即所知空境,由此境相一切諸相之所不行。
 二、智者。謂如前說。
 此處說三解脫門智所攝五智中的盡智及無生智,於空解門中唯是出世間根本正智所攝,於無願解脫門及無相解脫門中則包括根本與後得二智兩種正智,所以文中沒有說「出世」二字。這是因為後得盡智及無生智,思惟煩惱盡,名盡智及思惟後有苦不生,名無生智,而空解脫門是由思惟無體法—非有法或者說遍計所執自性所建立,無法可分別,所以說唯攝出世間盡智及無生智;而無願空解脫門是由思惟有為的依他起法(煩惱及苦)見過失、過患、無所祈願之所建立,無相解脫門是由思惟有為的依他起法滅所顯無相涅槃之所建立,所以不唯攝出世間盡智及無生智,也攝根本後得二種盡智及無生智。
辰三、無礙解等智差別2 巳一、標所攝
 第三科無礙解等智差別,說明四無礙解等智的差別建立,分二科;第一科標所攝,標出所含攝的智慧差別。
無礙解智、無諍智、願智、十力等一切不共佛法智,皆世俗智攝,皆是無漏。
 佛或八地、九地以上菩薩有四無礙解智、無諍智,還有願智,阿羅漢有無諍智,也有願智,佛的十力智、四無畏智,三念住,及大悲等一百四十種不共二乘佛法的智慧,都是屬於世俗智攝,屬名言分別的境界,為眾生故而有名言戲論,但卻完全沒有煩惱的流漏,所以都是無漏。
巳二、顯隨應
 第二科顯隨應,顯示隨其相應的情況。
在阿羅漢及如來相續中,如其所應盡當知。
 在阿羅漢與如來的相續五蘊中,如其所相應,應當了知都是無漏的。
寅二、別辨相2 卯一、指2 辰一、解脫門相
 第二科別辨相,各別分辨其中的相貌,分二科;第一科指,指出如前已說,又分二科;第一科解脫門相,說明解脫門建立相。
諸解脫門建立相,如本地分已說。
 各個解脫門建立的相貌,如〈本地分‧三摩呬多地〉已經說過如下。
 云何空三摩地?謂於遠離有情、命者,及養育者、數取趣等,心住一緣。
 云何無願心三摩地?謂於五取蘊,思惟無常,或思惟苦,心住一緣。
 云何無相心三摩地?謂即於彼諸取蘊滅,思惟寂靜,心住一緣。
《披》如本地分已說者:謂如三摩呬多地中三三摩地建立應知。(陵本十二卷八頁997
 在〈本地分‧三摩呬多地〉卷12,414頁的三三摩地中已經說過諸解脫門的相貌。此外〈本地分‧菩薩地〉卷45也說明菩薩的三解脫門相。
辰二、不共佛法等相
 第二科不共佛法等相,說明不共佛法等建立相。
不共佛法及無礙解等,如菩薩地已說。
 一百四十種不共佛法及四無礙解等,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9、卷45中已經說過。
 卷45說,云何菩薩所修菩薩四無礙解?
 一、法無礙解:謂諸菩薩,於一切法一切異門,盡所有性、如所有性,依修所成無所滯礙無退轉智,是名菩薩法無礙解。
 二、義無礙解:又諸菩薩,於一切法一切異相,盡所有性、如所有性,依修所成無所滯礙無退轉智,是名菩薩義無礙解。
 三、辭無礙解:又諸菩薩,於一切法一切釋辭,盡所有性、如所有性,依修所成無所滯礙無退轉智,是名菩薩辭無礙解。
 四、辯無礙解:又諸菩薩,於一切法一切品別,盡所有性、如所有性,依修所成無所滯礙無退轉智,是名菩薩辯無礙解。
《披》不共佛法等者:諸佛世尊有百四十不共佛法,如前建立品說。(陵本四十九卷七頁3927)四無礙解,如前菩提分品中說。(陵本四十五卷二頁3617
 諸佛世尊有一百四十種不共於二乘佛法的智慧,佛的智慧超越二乘,稱為不共。如前面〈本地分‧聲聞地‧建立品〉卷49,1632頁說到。
 四無礙解,如前〈本地分‧聲聞地‧菩提分品〉卷45,1499頁中所說。
卯二、辨2 辰一、智差別2 巳一、神通智3 午一、釋問詞3 未一、神境通2 申一、徵
 第二科辨,辨明智差別與智依止,分二科;第一科智差別,辨明智差別的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神通智,辨明神通智的建立,又分三科;第一科釋問詞,解釋所問詞,又分三科;第一科神境通,解釋神境通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復次,云何神境?云何神境智?云何神境智作證?
 其次,什麼是神境?什麼是神境智?什麼是神境智作證? 
 《瑜伽論記》卷18解釋:「云何神境者,問『所轉變』,云何神境智者,問『能轉變』;云何神境智作證者,問『修證得神境智之因緣』。」。
申二、釋4 酉一、神境2 戌一、顯相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解釋;第一科神境,解釋神境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顯相,顯出神境的相狀。
謂從一種變作多種,如是廣說乃至梵世身自在轉,是名神境。
 神是依止圓滿、清淨鮮白三摩地所得的殊勝智慧力,由此能往能還騰躍勇健自在無礙,境是所變化之事;從有轉變成另外一種狀態,稱為變,從無變成有,稱為化。神境於〈本地分‧聲聞地〉卷33,及〈本地分‧菩薩地〉卷37威力品已經說過。
 神通隨行者的心力強弱,從一種或變成多種,觀想一種則變一種,觀想很多種可以變很多種,如是詳細說乃至清淨梵世色界身自在而轉,是名神境。
戌二、釋名
 第二科釋名,解釋神境的名義。
由神境智,於此神境領受示現,是故說此名為神境。
 由於具有施展神通境界的智慧,於此神通的境界能夠領受,能夠示現出來,因此說此名為神境。神是形容智慧的神異、不可思議、窮潛難測,境是指內身、外色等境界,又由具有清淨鮮白、無諸瑕穢、離隨煩惱、安住正直、有所堪能的三摩地,依此三摩地能使諸所思求,諸所欲願一切如意,因此名為神,由此神智能轉變色境,能化無為有,所變化示現出來的境界,能為自己及有情所受用,名為神境。
酉二、神境智2 戌一、顯相
 第二科神境智,解釋神境智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顯相,顯出神境智的相狀。
若智具大威德,修所成,是修果,名神境智。
 若是行者的智慧中具有大威德力,這種大威德力是依止修行所成就的三摩地圓滿即根本靜慮圓滿,並且此種根本靜慮是清淨鮮白、無諸瑕穢、離隨煩惱、有所堪能轉變自在,是修行所得的果,不是由普通的禪定,不是天生就有的報得神通,名為神境智。
戌二、釋名
 第二科釋名,解釋神境智的名義。
由此智,於彼境能領受、能示現,是故說此名神境智。
 由於此神境智,於所要變化的境界,能夠領受及能夠示現各種神通的境界,因此說這種智慧名神境智。
酉三、神境智作證
 第三科神境智作證,解釋神境智作證的體相,作就是修,證就是證得,由修而證得名作證。
即此智種子,由生緣所攝受故,勢力增長,相續隨轉,名神境智作證。
 依此神境智的種子,由生起神境智的助緣所攝受,使種子力量增加長養,相續隨順生起現行,稱為神境智作證。
 神境智的生緣,如〈本地分‧聲聞地〉卷33說:「由定地所起作意,了知於義、了知於法。由了知義、了知法故,如是如是修治其心。由此修習、多修習故,有時、有分發生修果五神通等。又即如是了知於義、了知於法,為欲引發諸神通等,修十二想。何等十二?一、輕舉想,二、柔軟想,三、空界想,四、身心符順想,五、勝解想,六、先所受行次第隨念想,七、種種品類集會音聲想,八、光明色相想,九、煩惱所作色變異想,十、解脫想,十一、勝處想,十二、遍處想。」。十二想修習成功就能引發五種神通。
 〈本地分‧菩薩地〉卷37說:諸佛菩薩神境智通能辦二事。一者示現種種神通,引諸眾生入佛聖教。二者示現種種神通,惠施無量受苦眾生眾多品類利益安樂。
 《瑜伽論記》卷18設問:神通種子,一切眾生無始已來數得神通皆有種子,由有性障、事障不能起神用。今時行者由離二障修習勢力,令舊種子增長相續,爾時緣具得起通故,言即此種子由生緣所攝受等。
酉四、神境智作證通
 第四科神境智作證通,解釋神境智作證通的體相。
如是一切總攝為一,名神境智作證通。
 這樣將所變化的神通境界、能變化的神境智,及神境智作證,神變相續現行,總攝為一種,稱為神境智作證通。通是指作用無礙。一般說神通,是略說的,如果詳細說,稱為神境智作證通。
 《瑜伽論記》卷18解釋:神境智及作證總名為神境智證通。
 《俱舍論》卷27說:神境智類、總有五種。一、修得,二、生得,三、咒成,四、藥成,五、業成。曼馱多王及中有等、諸神境智、是業成攝。
《披》如是廣說者:謂從多身示現一身;或以其身,於諸牆壁、城垣等類厚障隔事直過無礙;或於其地出沒如水;或於其水斷流往返,履上如地;或如飛鳥,結加趺坐,騰颺虛空;或於廣大威德勢力日月光輪,以手捫摸。如是種種神變差別,是此廣說應知。又復以身,於其梵世略有二種自在迴轉。一者、往來自在迴轉;二、於梵世諸四大種一分造色,如其所樂,隨勝解力,自在迴轉。義如本地分說。(陵本三十三卷十七頁2720
 如是廣說方面:是指從多身示現一身。在行者的神通境界裡面,可以從很多身轉變成一個身體,可以變出很多人,又可以將很多人變成一個人,如同電視或電影裡看到的畫面一般;或是對於城垣等類厚重障礙阻隔的牆壁等,能夠毫無障礙直接穿牆越壁;或是鑽到地底下,好像潛到水裡面一樣,不會被地大所障礙;或要通過一條河,因有神通道力可以中止河水流動,喊個「停」字,河水就停了,從水上面踏過去,好像走在地面上一樣,如同電影「十誡」中摩西過紅海般,他帶領一群人通過紅海,海水中間自動裂開,從海中間的路走過去,這就是神通;或行者在虛空中結加趺坐,像一隻飛鳥般騰颺虛空,在空中飛來飛去;或是示現廣大威德勢力,用手摸到太陽與月亮的光輪。如上所說種種神通變化的差別,是此處文中所說的廣說應當了知。
 又能以身,於初禪天到四禪天的梵世間,有二種自在往返的神力:第一種從欲界到梵世間往來自在迴轉,第二種於梵世間諸四大種一分造色,梵天的四大種堅濕煖動,與欲界的地水火風功能是不同的,如具神境智者的所樂,隨其勝解的智力,自在迴轉,願意變現什麼,都可以變現出來。
 如〈本地分‧聲聞地〉卷33,1083頁裡面有詳細解釋這些神通的境界。
 此外〈本地分‧菩薩地〉卷38說明諸佛菩薩神境智通處,也有詳細說明六種神變的境界。
未二、天耳通2 申一、徵
 第二科天耳通,解釋天耳通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天耳?云何天耳智?云何天耳智作證?
 什麼是天耳?什麼是天耳智?什麼是天耳智作證?
申二、釋2 酉一、別辨2 戌一、天耳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辨明天耳等,又分二科;第一科天耳,說明天耳的體相。
謂若修果耳所攝清淨色,是名天耳。
 一切禪定名為天住,依禪定中所得耳名天耳,這是修三摩地自在所得果,由此於欲界身中有色界天耳所攝清淨的地水火風,是名天耳。
戌二、天耳智
 第二科天耳智,說明天耳智的體相。
與依耳識相應智,名天耳智。
 與依天耳所生耳識相應和合的智慧,能發揮天耳的功能,由此能聞六道眾生,苦、樂、憂、喜之語言,及世間種種音聲,稱為天耳智。
酉二、例前
 第二科例前,像如前所說。
此智作證,如前應知。如是一切總攝為一,等如前說。
 這種天耳智作證,如前所說應該知道。依天耳通的種子,經過修行使天耳通生緣相續現前,稱為天耳智作證。如是將修三摩地自在所得天耳、天耳智、天耳智作證總合攝為一種,稱為天耳智作證通,其中義理等如前所說。
未三、餘四通2 申一、例前問
 第三科餘四通,說明其他四種神通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例前問,與前面的問題一樣,每一種通都作這樣的提問。
復次,由此道理,餘一切通所作問詞,如前應知。
 其次,由這裡所說的道理,其餘四通所作的問詞,如前所說的問題一樣應該知道,每一種通都作這樣的提問,如問:云何他心?云何他心智?云何他心智作證?然後再回答,什麼是他心,什麼是他心智,什麼是他心智作證,合起來稱為他心智作證通。與前面的道理一樣。
申二、釋隨應2 酉一、標說
 第二科釋隨應,解釋隨所相應的名義,分二科;第一科標說,標出所說。
所有釋詞隨其所應,我今當說。
 所有適合於各種神通的解釋名詞,我(彌勒菩薩)現在應當說一說。
酉二、釋名4 戌一、他心通2 亥一、別辨2 天一、心差別
 第二科釋名,解釋名稱,分四科;第一科他心通,解釋他心通的名義,又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分辨,又分二科;第一科心差別,解釋心差別的名義。
謂諸他心,由有貪等差別而轉,名心差別。
 諸有情的心識,由於有貪等不同的煩惱差別而轉現,名為心差別。他心通能知道的境界是他人的心,歸納起來有各式各樣的差別,在〈本地分‧聲聞地〉卷27,926頁裡曾說過有十對二十種心的活動,其中於行時所起有六心,包括有貪心、有瞋心、有痴心三種煩惱,及離貪心、離瞋心、離癡心三種能對治心;依淨蓋地住時所起,有八種心,包括略心、散心、下心、舉心、掉心、不掉心、寂靜心、不寂靜心;依淨煩惱地住時所起有六種心,包括定心、不定心、善修心、不善修心、善解脫心、不善解脫心。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8所說。
 〈本地分‧聲聞地〉卷33說他心通必須修煩惱所作色變異想,由此煩惱所作色變異想,於貪、恚、癡、忿、恨、覆、惱、誑、諂、慳、嫉,及以憍、害、無慚、無愧諸餘煩惱及隨煩惱纏繞其心諸有情類,種種色位色相變異,解了分別。如是色類有貪欲者,有色分位、色相變異,謂諸根躁擾、諸根掉舉,言常含笑。如是色類有瞋恚者,有色分位、色相變異,謂面恆顰蹙,語音謇澀,言常變色。如是色類有愚癡者,有色分位、色相變異,謂多分瘖瘂,事義闇昧,言不辯了,語多下俚。由如是等行相流類,廣說乃至無慚愧等所纏繞者,有色分位、色相變異,善取其相,復於彼相作意思惟。於此修習、多修習故,發生修果心差別智,由此智故,於他有情補特伽羅隨所尋思、隨所伺察心、意、識等,皆如實知。
天二、心差別智
 第二科心差別智,解釋心差別智的名義。
若具大威德,修所成,是修果,緣彼為境智,名心差別智。
 這心差別智是具大威德的根本靜慮,尤其在第四禪裡特別有力量,是修行所成就的道果。在禪定裡依緣他人的種種心相為境界所得到的智慧,稱為心差別智。
亥二、例前
 第二科例前,推例如前所說。
此智作證,如前應知。如是一切總攝為一,等如前說。
 此智作證,所謂的作證是證明行者可以得到這個智慧,是行者曾經修行過,令此智慧的種子有生緣可以現前,而且相續隨轉,繼續這樣運轉行者的心,這樣不斷觀想,能知道對方心的種種差別,稱為心差別智作證,合起來是心差別智作證通,如前文所說。這是說他心通。
戌二、宿住通2 亥一、別辨2 天一、宿住隨念
 第二科宿住通,解釋宿住通的名義,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的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宿住隨念,解釋宿住隨念的名義。
若於過去生自體差別明了記憶,名宿住隨念。
 若是對於過去生自己種種差別的生命體,是男人,還是女人;是聰明,還是愚笨;讀小學、讀中學、還是大學畢業;諸如此類都知道而且明記不忘,在心裡能夠現起來,稱為念。由宿住隨念,想要憶念那一生,比如前一生或是過去二生、三生等,都可以知道,稱為宿住隨念。〈本地分‧聲聞地〉卷33說修宿住隨念,是從童子位迄至於今,隨憶念轉,自在無礙。隨彼彼位,若行、若住、若坐、若臥,廣說一切先所受行,隨其麤略,次第無越,憶念了知。
天二、宿住隨念智
 第二科宿住隨念智,解釋宿住隨念智的名義。
若智具大威德,修所成,是修果,依止於念、與念相應,此方得轉,是故說名宿住隨念智。
 若智慧具有寂靜禪定的大威德力,是修行所成就的結果,依止於過去曾緣所串習的境界,明記不忘的念心所,修所成果的大威德定與念心所相應,宿住隨念智才能生起與活動,因此說名宿住隨念智。
亥二、例前
 第二科例前,推例如前所說。
餘如前說。
 其他的如前所說,宿住隨念智作證,是此宿命通種智種子,由生緣所攝受故,勢力增長,能夠現行,相續隨轉。宿住隨念、宿住隨念智、與宿住隨念智作證,合起來稱為宿住隨念智作證通。與前面一樣,此處不再贅述。
戌三、天眼通2 亥一、別辨2 天一、死生
 第三科天眼通,解釋天眼通的名義,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的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死生,解釋死生的名義。
若諸有情好惡色等種種差別,從彼別別有情眾沒,於此別別有情眾生,說名死生。
 若諸有情有好色、及惡色等種種差別,從各別有情眾中沒(沒,音ㄇㄛˋ,死義)後,又於各別的有情眾中生,說名為死生。天眼通了解的範圍是現在這一生死後,下一生要到哪裡去受生,所以說死生不說生死。宿住隨念是說隨念過去生,天眼通說的是觀察未來的受生。種種有情有好色、有惡色,長的莊嚴或不莊嚴等種種差別,此段生命體結束以後,將會受生到另一段生命,可能變成男人、女人,或是到地獄、餓鬼、畜生下三途受生,由天眼通都能知道。
天二、死生智
 第二科死生智,解釋死生智的名義。
若修果眼所攝清淨色以為依止,緣死生境識相應智,名死生智。
 行者修習禪定所得大威德禪定的果,由此獲得天眼所攝的清淨地水火風為依止,能緣死生境界,緣人死後,來生受報處的境界,此與天眼所生眼識相應時生起的智慧,稱為死生智。
 〈本地分‧聲聞地〉卷33說修天眼通必須修光明色相想,於如前所說種種諸光明相,極善取已,即於彼相作意思惟。又於種種諸有情類善不善等業用差別,善取其相,即於彼相作意思惟,是名光明色相想。
亥二、例前
 第二科例前,推例如前所說。
餘如前說。
 其餘如前面說的,死生的境界,死生智,死生智作證,三種合起來,稱為死生智作證通。
戌四、漏盡通2 亥一、別辨2 天一、漏盡
 第四科漏盡通,煩惱完全斷除通達無礙的情況,稱為漏盡通,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的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漏盡,煩惱永斷。
若一切結無餘永斷,名為漏盡。
 若是三界一切愛見煩惱沒有剩餘的永遠斷除,名為漏盡。以聲聞乘來說,阿羅漢將煩惱障斷盡稱為漏盡,約大乘而言,佛將煩惱障及所知障都斷盡,名漏盡。
天二、漏盡智
 第二科漏盡智,解釋漏盡智的名義。
即於此中,世間盡智及無生智,名漏盡智。
 即於此漏盡中,世間的盡智,煩惱完全斷除的智慧,及無生智,世間的果報不會再生起,不會再於三界內受生的智慧,二者合稱漏盡智。
亥二、例前
 第二科例前,推例如前所說。
所餘一切,如前應知。
 所餘一切,如前面所說的,漏盡,漏盡智,漏盡智作證,三法合稱漏盡智作證通。 
午二、出具相
 第二科出具相,說出具足神通的相狀。
復次,諸具神通修觀行者,若遇其時便能示現,或復安住,或行他利,或於是中能善問記,是故名為具神通者。
 其次,具足各種神通的修觀行者,於不同時間點遇到不同境界時,能夠用神境通來示現,或安住於天耳通、或安住於他心通,或用宿命智,天眼智、漏盡智來利益其他的眾生,或於是中能善問記,用神通教授教誡眾生,所以眾生怎麼問,行者都能夠回答,稱為能善問記。具足這些神通功能的行者,稱為具神通者。
午三、明作業2 未一、辨廣狹
 第三科明作業,說明神通的作用功能,分二科;第一科辨廣狹,辨明神通範圍的廣或狹。
復次,前三通是通,非明;後三通亦通、亦明,以能對治三世愚故。
 其次,神境通、天耳通、他心通等前三種神通是一種神通,可是不算是智慧,因為不能對治無明,所以非明;後三種神通是宿住隨念通(宿命通)、天眼通、漏盡通,不但是神通也是智慧,因為可以對治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無明,及能夠對治有我、無我事的愚癡。
 換句話說,後三種神通能夠對治三世的我執,既是神通也是智慧,其中宿住隨念通能對治執著從過去到現在都有我的常見,天眼通能對治於未來無知,認為人死如燈滅的斷見,漏盡通能對治執著現在五蘊為我的我執無明。
 《大智度論》卷2〈序品1〉:宿命、天眼、漏盡,名為三明。
 問曰:神通、明有何等異?
 答曰:直知過去宿命事,是名天眼通;知過去因緣行業,是名明。直知死此生彼,是名通;知行因緣,際會不失,是名明。直盡結使,不知更生不生,是名漏盡通;若知漏盡,更不復生,是名明。是三明,大阿羅漢、大辟支佛所得。
 問曰:若爾者,與佛有何等異?
 答曰:彼雖得三明,明不滿足,佛悉滿足,是為異。
 問曰:云何不滿?云何滿?
 答曰:諸阿羅漢、辟支佛宿命智,知自身及他人,亦不能遍;有阿羅漢知一世,或二世、三世,十、百、千、萬劫,乃至八萬劫,過是以往不能復知,是故不滿。天眼明未來世亦如是。佛一念中生、住、滅時,諸結使分,生時如是,住時如是,滅時如是。苦法忍、苦法智中所斷結使悉覺了。知如是結使解脫,得爾所有為法解脫,得爾所無為法解脫,乃至道比忍見諦道十五心中。諸聲聞、辟支佛所不覺知,時少疾故。如是知過去眾生、因緣、漏盡,未來、現在亦如是。是故名佛「明行具足」。
《披》以能對治三世愚故者:本地分說:為顯於前後中際,斷常二邊邪執現法涅槃愚癡沙門婆羅門無明性故,建立三明。(陵本十四卷七頁1198)此中常執,愚前際生,由宿住念通,憶念本事,能為眾生開示種種先世相應業果異熟,今此說彼治前際愚。此中斷執,愚後際生,由死生智通,能見諸有情類身之所作淨不淨業,既見彼已,隨應宣說,今此說彼治後際愚。此中現法涅槃愚癡,愚中際生,由漏盡智通,能正了知能得漏盡方便,自無染汙,亦善為他廣分別說,壞增上慢,今此說彼治中際愚。由是道理,後三通亦通、亦明。
 〈本地分‧聞所成地〉卷14,498頁說:為了顯示於過去、未來、現在,有斷常二邊的邪執、及執現法涅槃愚癡的沙門婆羅門的無明性的緣故,因此建立三明。
 這些外道出家沙門,或是有學問的婆羅門,對於過去生、未來世、或是現在生執著有我的無明,此中由無明所生的常執,對於不知道過去生是剎那剎那無常,回憶過去生死了,現在又受生,覺得人是有一個我在那裡輪迴,是常住不變的,而有常的執著。
 具有宿命通的行者,憶念本事,憶念佛以外一切眾生過去生的所有事,可以為有這類有常執的眾生開示種種先世相應業果異熟生命無我的道理,來對治執著過去有我、常住不變的愚癡,因此現在於此處說彼宿住念通能對治前際愚。
 此中由無明所生的斷執,認為人死後即斷滅,不明白後際的眾生;具有死生智通的行者,能見到諸有情類身所造作的淨不淨業,將來會到三界六趣去受生,既見到生命只是惑業苦的輪轉而已,並沒有常住不變的我可得,可以為這類有斷見的眾生宣說無我的道理,因此現在於此處說彼死生智通能對治這類外道凡夫不了解後際無我的愚癡。
 此中現法涅槃的愚癡,如〈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7:「妄計清淨論者,謂如有一,若沙門、若婆羅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若我解脫,心得自在,觀得自在,名為清淨。謂於諸天微妙五欲堅著攝受,嬉戲娛樂,隨意受用,是則名得現法涅槃,第一清淨。」。外道認為於現在之五欲自恣受樂,此欲界即是涅槃。卷7又說:「又有外道,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若有離欲惡不善法,於初靜慮得具足住,乃至得具足住第四靜慮,是亦名得現法涅槃,第一清淨。」。這類外道又主張色界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四禪天的喜樂受,與不苦不樂受,都可稱為現法涅槃,這是愚於現在的生命所生的邪見,由漏盡智通,能正確了知能得煩惱漏盡的善巧方便,自己能夠斷除三界愛見煩惱沒有染汙心,也能善巧為其他愚於現法涅槃愚癡的有情詳細分別說明涅槃的真實義,對治他們於涅槃所生的增上慢,因此現在於此處說彼漏盡智通能對治外道中際現法涅槃的愚癡。由這種道理,後三種宿命通、天眼通、漏盡通也是神通、也是智慧的光明。因此常說阿羅漢具足三明六通。
未二、辨勝能4 申一、初神通
 第二科辨勝能,辨明神通的殊勝功能,分四科;第一科初神通,辨明第一種神境智通的殊勝功能。
又初神通,能迴異類,令他於己發生尊敬。
 又第一種神境通,能夠變現各種神通,迴轉不同種類的有情,令其餘有情對行者產生尊敬、愛重的心,有時比起說一大堆道理還要好。如金剛女供養辟支佛時,見到一個很醜的比丘來乞食,心中頗不以為然,她說「哇,你這個醜陋的比丘怎麼樣、怎麼樣」,後來比丘吃完飯變現神通,她佩服的五體投地,生起非常尊敬的心,立即向他懺悔。
 所以,如果有神通,是稀有難得若為人所知,他人一定會尊敬,但是有神通卻還沒有漏盡,這是很危險的,一年到頭有人來央求變現神通,每日車水馬龍,則沒有時間修學聖道了。
申二、第二神通
 第二科第二種神通,辨明第二種天耳通的殊勝功能。
第二神通,知他所行染淨語業,能善訶責,令其歡喜。
 第二種天耳通,能夠知道他人所造染汙或清淨的語業,如果有染汙的過失,能善巧呵斥責備,令其他情心生歡喜,而改惡向善。
申三、第三神通
 第三種第三神通,辨明第三種他心智通的殊勝功能。
第三神通,善能知他若淨不淨心行差別,能正教授及與教誡。
 有第三種神通的人,能善巧了知他人清淨或不清淨的心行差別,如實了知有情有貪心、離貪心、不善解脫心或善解脫心等差別,因此能正確施展適合有情根器的教授,指導有情修習淨行所緣、淨惑所緣、善巧所緣,斷除常斷二見及增上慢,及於有情受持淨戒開遮持犯的道理,隨有情有所違犯的輕重差別各別給予呵斥、責備或驅擯,於依教奉行者給與慶賀安慰等如理如法的教誡。
申四、後三神通
 第四科後三神通,辨明宿命通,天眼通,漏盡通後三神通的殊勝功能。
後三神通,能令遠離常邊、斷邊,能無顛倒離增上慢,依於漏盡宣說中道,即於此中能善教授。
 後三種神通的殊勝功能是能令有顛倒見者遠離常邊、斷邊,如前面已說宿命通能令斷除對於過去生常見的執著;天眼通能夠斷除對於未來生斷見的執著;依於漏盡通能夠宣說不偏斷常、苦樂、有無二邊的中道,斷除對於涅槃顛倒,錯認消息的增上慢,能夠圓滿的教導傳授眾生如何修習戒定慧成就真實的涅槃,不會有執著禪定就是解脫這種錯誤的顛倒見。
巳二、無諍願智2 午一、依聲聞等辨2 未一、無諍智2 申一、總標三種
 第二科無諍願智,辨明無諍智與願智的差別建立,分二科;第一科依聲聞等辨,依聲聞等辨明無諍願智差別建立,第二科依如來辨,依佛辨明願智與無諍智的差別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無諍智,辨明無諍智的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三種,總相標出有三種因緣修無諍三昧。
復次,觀察三種義勢力故,俱分解脫利根阿羅漢苾芻住無諍定。
 其次,藉著觀察:一、自己過去的願力,二、懺悔,三、防護他心等三種令自己及其他有情獲得義利(利益安樂)的勢力,使得已證諸漏永盡,於八解脫,身已作證具足安住,於煩惱障(三界見修煩惱)分、及解脫障(八解脫障又名定障)分等心俱解脫的俱分解脫,信進念定慧五根都很銳利的阿羅漢比丘,能安住無諍定,如須菩提尊者常住於無諍三昧中。
《披》觀察三種義勢力故者:攝異門分說:可愛樂故、無有罪故,名之為義。(陵本八十三卷十七頁6329)此有三種,如下自釋。初之二種,自義行攝;後之一種,他義行攝。
 〈攝異門分〉說:由於三種因緣使這事變得可愛樂的,令人歡喜的,而且沒有罪過的,稱為義。如下文〈攝異門分〉卷83,2503~2504頁裡自會解釋。三種義中,最初二種指以願及以悔為因緣,是對自己有利益的,是可愛樂的,沒有罪過的,屬於自義行(自利行)所攝;後之一種,為了防護他心以為因緣修無諍三昧,為了利益他人來修禪定,屬於他義行(利他行)所攝。
申二、別釋其相3 酉一、願為因緣
 第二科別釋其相,各別解釋三種因緣的相貌,分三科;第一科願為因緣,說明發願為成就無諍智的因緣。
謂或有一,昔曾於彼無諍等持,聞有無量差別勝利,心生喜樂,發起勝願。由此因緣,緣彼為境,猛利意樂數數熏修。彼既證得阿羅漢已,由彼為因、由彼為緣,即於是中心樂趣入,是故今者住無諍定。
 或有一類行者,於過去曾於無諍三昧,聽聞有無量種不同的殊勝利益,心中生起歡喜快樂的覺受,於是發起修學無諍三昧的殊勝願力。由此殊勝願力的因緣,緣彼願力為所緣境,發起強大有力的意願好樂,一次又一次常常熏修。這類行者於證得阿羅漢已以後,由彼勝願為因、由彼勝願為緣,於此無諍三昧中內心好樂趣入,因此現今能安住在無諍三昧中。
酉二、悔為因緣
 第二科悔為因緣,說明悔愧為無諍智的因緣。
又復有一,昔異生時,令諸有情起無量諍,於彼發起種種惱害瞋恨等事,今既證得阿羅漢果,於昔所行愚夫之行,生大悔愧,是故今者住無諍定。
 又有一類行者,回想過去還是凡夫時,由貪瞋癡,曾經令很多有情生起無量的煩惱爭執,於彼有情發起各種逼惱傷害瞋恨、打鬥爭競等事,現在既已成就阿羅漢果,對於往昔所造愚夫之行,生起大懺悔及大慚愧心,所以精進修習無諍三昧,因此現今安住在無諍三昧中。
酉三、防護他心以為因緣4 戌一、標所為
 第三科防護他心以為因緣,防護他心為修無諍智的因緣,分四科;第一科標所為,標出修無諍智所為何事。
又復有一,自既證得阿羅漢果,欲令無量眾生造作順現法受可愛果業,又欲令彼於現法中受可愛果,是故方便住無諍定。
 又有一種行者,自己已經成就阿羅漢果,為了希望無量眾生造作隨順現法受的可愛果業,供養從無諍三昧出來的聖者;又為了令彼無量眾生於今生的生命體中領受可愛的果報,因此方便安住於無諍定中。這是為防護他心以為因緣,為令眾生修現法可愛果業及得現法可愛果,以入無諍三昧為方便而利益眾生。
戌二、釋引發
 第二科釋引發,解釋所引發的成就。
由此因緣,熏修邊際第四靜慮以為依止,發生無諍想三摩地防護他心。於自所起一切威儀,終不令他起煩惱諍,是故說此名為無諍。
 由於阿羅漢為利益眾生使眾生能得現法可愛果的因緣,熏修四種靜慮當中最高、最究竟殊勝的第四靜慮以為依止,發起無諍想的三摩地防護眾生心令其不起煩惱,於自所生起的一切威儀,終究不令眾生起煩惱諍論,因此說稱為無諍。
戌三、辨行相3 亥一、由觀察
 第三科辨行相,辨明欲護他心的行相,分三科;第一科由觀察,由觀察隨護他心。
如是為欲護他心故,隨所依止村邑、聚落所住之處,周遍於此村邑、聚落諸眾生心次第觀察,如是遍觀一切衢路、一切家屬、一一眾生未來世心。
 如是阿羅漢為了保護其他眾生的心,隨所依止的村邑、聚落所住之處,以周全、普遍詳細的對於此村邑、聚落中居住眾生的心行差別,次第觀察,如是遍觀一切街道、一切家屬、一一眾生未來將會生起怎麼樣的心。
亥二、由了知2 天一、隨順補特伽羅2 地一、令不得見
 第二科由了知,由了知隨護他心,分二科;第一科隨順補特伽羅,以隨順有情不起煩惱為相,又分二科;第一科令不得見,使令眾生不得見。
如是觀已,彼若了知如是村邑、如是聚落、如是衢路、如是家屬、如是眾生,當於我所暫得見時,必定生起諸煩惱諍,即便隱避,令彼眾生皆不得見。
 這樣入定觀察後,彼阿羅漢若知道在某村,某聚落,某一條路,某一個家屬、某一個眾生,如果看到自己,必定會生起煩惱諍論,自己從三昧起時,就隱藏避開不出現,使眾生都看不見自己,看不到自己就不會生起煩惱了。這是第一種令不得見的情況。
地二、令得見
 第二科令得見,使眾生能看到。
彼若了知不由見故,由不見故,生煩惱諍,則作方便令彼得見。
 彼阿羅漢若了知有些眾生不是因為看到自己生起煩惱,反而是因為沒有看到而生起煩惱諍論,就會故意走到想見自己的眾生家去,使令這些眾生看到自己,心生歡喜。這是阿羅漢的大慈悲心。 
天二、隨順諸事2 地一、觀察染淨
 第二科隨順諸事,觀察所隨順事的染淨等,分二科;第一科觀察染淨,觀察隨順事的染淨差別。
彼若了知由隨順故,令不起諍,即便觀察所隨順事為淨不淨。
 彼阿羅漢若了知由隨順眾生所要作的事情,令這些眾生不起煩惱諍論,接著觀察隨順這件事是清淨的或不清淨的,會令眾生生起善心或不善心?阿羅漢必會注意這件事情。
地二、隨應分別2 玄一、與彼相見
 第二科隨應分別,隨所相應的分別見或不見,分二科;第一科與彼相見,若隨順清淨則與有情相見。
若清淨者,即與相見,隨順彼事。
 如果該事是清淨的,阿羅漢就會與這類眾生相見,並隨順這類眾生所要作的事情。
玄二、不與相見
 第二科不與相見,若隨順不清淨則不與有情相見。
若不清淨,或復觀彼所隨順事,令他相續起煩惱諍,既觀察已,不與相見。
 如果該事是不清淨的,或又觀察自己隨順眾生而作的事,會令眾生相續生起煩惱諍論,阿羅漢觀察以後,就不會現身與這類眾生相見了。
亥三、由遠離
 第三科由遠離,由遠離隨護他心。
又審觀察,若因如是語言、如是威儀、如是攝受、如是受用衣服等物、如是說法、如是勸導,令他相續起煩惱諍,即便遠離如是語言,廣說乃至如是勸導。
 又詳細觀察,如果因為身語業的任何細節,如所說的話、行住坐臥的威儀、攝受眾生的教授教誡、所穿衣服的式樣、說法的內容與方式、勸導使令離惡向善等,會使眾生相續生起瞋心、煩惱諍論,則應遠離這類語言,廣說乃至如是任何勸導都不要做,以免讓眾生生起煩惱諍論。
戌四、釋得名
 第四科釋得名,解釋得名無諍者的由來。
彼由多分住如是住,行如是行,是故說名住無諍者。
 彼阿羅漢由於多分安在這類無諍三昧中住,他的行動配合他的三昧,因此名為住無諍者。這是住無諍三昧的阿羅漢聖者。
未二、願智2 申一、徵
 第二科願智,辨明聲聞願智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願智?
 什麼是願智? 
申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俱分解脫利根阿羅漢苾芻,熏修邊際第四靜慮為依止故,若聲聞乘隨聲聞智所行境界,若獨覺乘隨獨覺智所行境界,起如是願:願我當知如是如是所知境界。從此趣入熏修邊際第四靜慮,既入定已,隨先所願一切了知。
 俱解脫利根的阿羅漢,熏修色界最高、最究竟的第四靜慮為依止,如果是聲聞乘種性的阿羅漢,隨聲聞四諦智所緣慮的境界;如果是獨覺乘種性的辟支佛,隨獨覺緣起智所緣慮的境界,有需要時會發起如下的願力:但願我應當了知某些、某些所知境界。如我想知道苦集滅道四聖諦的道理,苦到底苦到什麼程度,愛到底有幾種?十二緣起是如何流轉的?是如何還滅的?究竟什麼是無明?諸如此類世尊教導的佛法道理的境界。因為行者心裡有這樣的想法:我想知道這些境界,先發願後,進入第四禪。入到禪定後,心靜下來,所有他想知道的全部現前一切了知。
 願智要略而言是指如願知悉一切的智慧,這是於諸法中無障礙之智。若有聖者欲起此願智時,先發誠願求知彼境,便入邊際第四靜慮以為加行,從此無間隨所入定勢力勝劣,如先願力引正智起,於所求境都能如實了知。
 《大毗婆沙論》卷178說:願智云何?答:以阿羅漢成就神通,得心自在,隨欲知義,發正願已,便入邊際第四靜慮。從定起已,如願皆知。
 隨欲知義者:問:何故阿羅漢欲知義耶?答:三因緣故。一、為饒益弟子故,二、為住持佛法故,三、為知世間安不安故。
 饒益弟子者:謂阿羅漢,於諸弟子修觀行時,法應觀彼入聖久近。我壽盡來,某甲能入正性離生不。設不能入者,我命終後,有餘能教令得入不。如此皆以願智故知是等,名為饒益弟子。
 住持佛法者:謂阿羅漢,或有經營窣堵波毘訶羅僧伽藍等佛法僧事時,法應觀察久近成辦。盡我壽來,為能辦不。設不辦者,我命終後,為有餘人能續辦不。或有國王大臣長者及商主等,欲於佛法作衰損事。有阿羅漢念欲化之,即便觀察彼可化不。設可化者,為久近耶?我壽盡來,化事果不。設不果者,我命終後,有能續不。此等皆以願智故知諸如是事,名住持佛法。
 知世間安不安者:謂阿羅漢,或時觀察所在國土、及時分中,當有豐儉怖畏安隱疾疫等事。欲令自他知趣捨故,起願智知。如彼廣說。
 又云:問:願智自性是何?答:自性是慧。如自性,如是我物性相本性亦爾。已說自性。所以今當說。問:何故名願智?答:如願能知,故名願智。問:為如自願能知?為如他願能知耶?答:如自願亦知,如他願亦知。隨所所願,皆能知故。復次知所有願,故名願智。願有二種,謂菩提願、及有願。菩提願者,如慈氏等願。有願者,如阿氏多等願。知此等願,故名願智。復次智隨願起,故名願智。謂此智殊勝,要由先願作意加行所引發故。如來雖無作意加行,而亦必有心願為先。
午二、依如來辨2 未一、願智
 第二科依如來辨,依如來辨明二種智慧,分二科;第一科願智,辨明如來願智的體相。
若諸如來,遍於一切所知境界,智無障礙。
 若諸佛如來,遍於三界、五趣、有為、無為法事各種所知境界,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所知境界,智慧通達無有障礙,由願智所知的事,是聲聞及獨覺聖者所不能及的。
 佛與二乘人的願智不同,如無性《攝大乘論釋》卷9,頌云:無功用無著,無礙常寂定。於一切問難,能解釋;歸禮。此頌顯願智勝聲聞等,由五相故。謂無功用故,無著故,無礙故,常寂定故,一切疑難、能解釋故。諸聲聞等所得願智,隨其所願,而入於定。唯能知此,不知其餘。佛即不爾,由無功用智,不作功用,如末尼天樂,隨願能知一切境界。由無著智,於所知境,皆無滯故。由無礙智,斷煩惱障、並習氣故。由常寂定,定障斷故。如有頌言:那伽行寂定,那伽住寂定,那伽坐寂定,那伽臥寂定。由此所發微妙願智,於一切時,善能解釋一切問難。
未二、無諍智3 申一、標
 第二科無諍智,辨明如來無諍智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差異。
復次,諸佛如來於無諍定而不數入。
 其次,諸佛如來雖有無諍三昧,但不會數數進入無諍三昧。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為什麼這樣說?
申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有諸眾生勝利益事,由起煩惱俱時成辦,如來於此勝利益事不能棄捨。
 有一類眾生於證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等殊勝利益之事,必須依於生起很大的煩惱之時,才能夠成就,佛知道如果讓這類眾生起煩惱,這類眾生可能因此出家修行,或是成就聖道,所以佛陀不入無諍三昧,不阻止眾生起瞋恚煩惱。佛菩薩為了成就眾生道業,不怕眾生生氣,雖讓眾生不高興佛也要做,因為這件事對眾生有好處。
辰二、智依止3 巳一、唯依第四靜慮
 第二科智依止,辨明智依止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唯依第四靜慮,唯依第四靜慮而引發無諍願智等。
復次,如熏修邊際第四靜慮以為依止,引發無諍及與願智,當知如來所有一切不共佛法妙智亦爾。
 其次,佛與聲聞均熏修色界最高、最究竟的第四靜慮以為依止,引發無諍三昧及願智三昧。應當知道佛所有的一切不共佛法,及其他種種微妙智慧,都是在第四靜慮中引發出來的特殊智慧。
 〈本地分‧三摩呬多地〉卷12說:由識遍處善清淨故,便能引發無諍願智無礙解等諸勝功德。意指修識遍處善清淨也能引發無諍、願智、無礙解等諸勝功德。此處說如熏修邊際第四靜慮以為依止,引發無諍及與願智,當知如來所有一切不共佛法妙智亦爾。這兩句話如何會通?卷12說由識遍處善清淨故,便能引發無諍、願智、無礙解等諸勝功德。這並不是說由識遍處直接生起無諍、願智、無礙解等諸勝功德,行者必須以識遍一切處的道力為方便,入色界第四靜慮以無諍願智無礙解等為所緣,而引發出諸勝功德。
 如《瑜伽論記》卷4說:引無諍等勝功德障,由識所除,彼諸功德體即識故。此為方便已,起『第四靜慮』發諸功德。」。
 又如《法華經玄贊要集》卷17:「若欲破煩惱,及一切若色若心,從識處出,入第四禪,引發無諍願智無礙解等,諸功德故,故作識觀。」。
巳二、通依一切靜慮
 第二科通依一切靜慮,神通依止一切靜慮。
餘神通等,一切靜慮以為依止皆能引發。
 其他的神通等,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等都可以引發,只有無諍三昧與願智三昧與如來所有一切不共佛法妙智必須依止第四靜慮甚深禪定才能夠引發。
巳三、唯依靜慮及初近分2 午一、約定差別辨3 未一、標
 第三科唯依靜慮及初近分,唯依止靜慮及未到地定能入聖諦現觀,分二科;第一科約定差別辨,依不同的靜慮分辨,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唯依止靜慮及初近分。
復次,唯依諸靜慮,及初靜慮近分未至定,能入聖諦現觀,非無色定。
 其次,行者依止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及初靜慮的近分未到地定,能夠得無分別智證入聖諦現觀。不是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的四無色定能夠入聖諦現觀的。換句話說,行者可以依止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以及未到地定,能夠入聖諦現觀,但是依於定深慧淺的無色定是無法入聖諦現觀的。
未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這是什麼道理?
未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無色定中奢摩他道勝,毗鉢舍那道劣,非毗鉢舍那劣道能入聖諦現觀。
 無色定當中,奢摩他道殊勝,止的力量很強,毗鉢舍那道微劣,觀的力量小,止強但是觀弱。觀的力量太劣弱無法入聖諦現觀,所以無色定不能入聖諦現觀。初果聖人依止諸靜慮及近分未至地定能夠入聖諦現觀。聖諦現觀就勝而言,通常指的是初果。
午二、約生差別辨3 未一、標
 第二科約生差別辨,約入聖諦現觀者受生地點辨明智依止,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入聖諦現觀所依地。
非生上地或色界、或無色界能初入聖諦現觀。
 並不是生到色界天或無色界天的人能夠成就入諦現觀,生到上二地的人不能初入聖諦現觀。欲界的人依止未到地定,或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五種定,稱為五依,能夠入聖諦現觀。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25說(證入初果前的)見道依欲界九處身,唯欲界人天能入見道,文曰:「見道依九處身,謂人三洲除北俱盧及六欲天,此九皆能入見道故。」。
未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這話怎麼說?
未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彼處難生厭故。若厭少者,尚不能入聖諦現觀,況於彼處一切厭心少分亦無。
 彼處指色界天或無色界天的上地,色界初靜慮、第二靜慮有喜有樂,第三靜慮唯有樂受,第四靜慮以上是不苦不樂受,因為色無色界沒有苦受,很難生出厭離心,而厭離心是出世的因,厭離心少的人不能證無分別智,無法以無漏慧現前體證苦集滅道四聖諦;何況色、無色界天的人連少許厭離心也沒有,如何能夠入聖諦現觀?所以苦是良師,因為知苦,具有逼迫性,才會產生厭離心,因為厭離,才會如實修行能夠入聖諦現觀。
癸二、廣決擇2 子一、世出世智生起差別2 丑一、總標
 第二科廣決擇,廣泛詳細的決斷簡擇所知法,分二科;第一科世出世智生起差別,說明世出世智生起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出要義。
復次,當說世俗智及出世無漏智,初中後際生起差別。
 其次,我(彌勒菩薩)應當說一說世俗智及出世間無漏無分別智,初、中、後際,前一念,現在這一念,或下一念的生起差別。
丑二、別釋2 寅一、世俗智2 卯一、聲聞乘3 辰一、初際攝2 巳一、辨差別2 午一、染汙等世俗智
 第二科別釋,各別的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世俗智,解釋世俗智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聲聞乘,說明聲聞乘的世俗智,又分三科;第一科初際攝,說明初際所攝的世俗智,又分二科;第一科辨差別,說明它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染汙等世俗智,說明染汙等世俗智。
謂世俗智,初異生位起如先說五染汙見,及與貪等相應邪智,是染汙等諸世俗智應斷應知。
 約聲聞乘初際世俗智來說,最初在凡夫位時,會生起如前所說薩迦耶見、邊執見、見取見、戒禁取見、邪見的五種染汙見,及與貪、恚、慢、無明、疑相應的邪智,這些五利使與五鈍使都是屬於染汙的世俗智,行者應該斷除它們、及了知它們的體相。
《披》初異生位起等者:謂異生位初際所攝,是名初異生位。薩迦耶等五種邪見,是名五染汙見。貪等煩惱相應之慧,名與貪等相應邪智。如是二種,或是染汙、或是無記,皆慧為體,名染汙等諸世俗智。
 以聲聞乘來說,在最初凡夫位時初際所攝,稱為初異生位。薩迦耶見、邊執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及邪見,名為五種染汙的邪見。貪、恚、慢、無明、疑等五種煩惱相應的邪慧,名為與貪等相應邪智。這二種,或是染汙的,或是無記的,都以慧心所為體,稱為染汙等諸世俗智。
午二、善有漏世俗智4 未一、信攝受見
 第二科善有漏世俗智,辨明屬初際善有漏世俗智的體相,分四科;第一科信攝受見,說明世間信所攝受見屬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為欲生起彼對治故,復起世間信所攝受無顛倒見,是善有漏世俗智攝。
 聲聞行者為了想要對治薩迦耶見等五種邪見與貪等相應邪智,又生起世間的信心所攝受的沒有顛倒的正見,這是善法,因為是世間的信心,未證得無分別智,未斷除煩惱種子,屬於有漏的世俗智所攝。
 世俗智,是世間有漏之智,不能出離生死,因此名世俗智,也稱為名字智,指但有其名,而無其理。有漏,指漏落三界生死中。
未二、聞思妙慧
 第二科聞思妙慧,說明聞思妙慧屬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以此正見為依止故,次起聞思所成妙慧,於諸念住勤修觀行,亦善有漏世俗智攝。
 以此世間有漏正見為依止,其次生起聞所成與思所成的妙慧,於四念住的別相念住、總相念住之觀行努力、精勤的修習,這時有念心所、慧心所、信心所、精進、不放逸等諸多善心所相應,也於屬善有漏的世俗智所攝持。
未三、修所成慧2 申一、順決擇分方便
 第三科修所成慧,說明修所成慧屬善有漏世俗智所攝,分二科;第一科順決擇分方便,說明隨順進入決擇分的方便屬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以此為依,次於順決擇分方便道中,由修所成慧,於諸念住勤修觀行,亦善有漏世俗智攝。
 以此資糧位中聞思所成的妙慧勤修念住為依止,其次於進入順決擇分的方便道(廣說名七方便,包括五停心觀、別相念住、總相念住、煖法、頂法、忍法、世第一法)中,由修所成慧,於四念住觀行,即別相念住及總相念住等,也還是精勤修習,雖然是修所成慧,因尚未入煖法、頂法、忍法、世第一法四種加行位,也未成就聖道,俱生煩惱種子尚未斷除,仍是有漏的,也是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申二、順決擇分俱行
 第二科順決擇分俱行,說明隨順決擇分俱行屬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以此為依,次起見道方便順決擇分俱行修所成慧,於諸念住勤修觀行,亦善有漏世俗智攝。
 以此有漏修所成慧為依,其次生起見道方便與暖頂忍世第一的順決擇分善根俱行的修所成慧,於四念住勤修觀行,也還是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未四、見道無間所攝正見
 第四科見道無間所攝正見,說明見道無間所攝正見,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以此為依,次起世第一法見道無間道所攝正見,亦善有漏世俗智攝。
 以此順決擇分俱行修所成慧為依止,其次生起世第一法,世第一法只有一剎那而已,一剎那之後中間無其他煩惱隔礙就進入出世無漏的見道位,因此世第一法名無間道;進入見道之無間道所攝的正見,於此位中所有正見觀四諦理,雖未能證,而於世間最勝,這也是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聲聞所說見道,指趣向預流果之因位,又稱預流向,有十五心,這是在世第一法後立刻生起的無漏根本正智,此處說見道無間道之世第一法,並非無漏,所以名善有漏世俗智所攝。
巳二、結次第
 第二科結次第,結說凡夫諸世俗智生起次第。
如是名為初異生地諸世俗智生起次第。
 以上所說是初際凡夫種種世間智慧生起的次第。
 凡夫從沒有學佛時有染汙智相應開始;接著第二種階段相信佛法了,屬信所攝受的無顛倒見;第三種階段有聞思所成妙慧;第四種階段有修所成的智慧;修所成慧分成三個部分:
 一、順決擇分的前方便道(資糧位),
 二、順決擇分俱行(加行位),
 三、見道無間所攝世第一法(加行位),一剎那後無間入見道,轉凡成聖。
 初際是成就阿羅漢以前,由凡夫世俗智生起的次第,雖然本論幾行就敘述得很清楚,但在實際修行上是很長很長一段路!關於聖道加行次第,也可以參考《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2〈6 分別賢聖品〉所說。
辰二、中際攝2 巳一、辨5 午一、出智名
 第二科中際攝,說明中際所攝諸世俗智,分二科;第一科辨,說明,又分五科;第一科出智名,說出中際所攝世俗智的名稱。
又即以彼世第一法所攝俗智為依止故,能入見道。昇見道時,即先所修善世俗智所有種子,由彼熏修皆得清淨,亦名為修,此則名為諦現觀邊諸世俗智。
 又即以彼世第一法所攝的善有漏世俗智為依止故,一剎那進入見道。智慧提昇進入到見道時,過去所修善的世俗智的種子,由於長期熏修四念住於入見道斷除煩惱後都能夠清淨,也稱為修,此時稱為諦現觀邊諸世俗智。
午二、顯作業6 未一、證初解脫
 第二科顯作業,說明中際所攝諸世俗智的業用功能,分六科;第一科證初解脫,說明初證見道時的業用功能。
出見道已,生起此智,證見所斷諸法解脫,昔來於彼曾未解脫。
 見道當下是無分別的諦現觀智,出了見道以後,生起此諦現觀邊諸世俗智,這是後得智,由此證知見道所斷的煩惱解脫,不再被分別起的見道所斷煩惱繫縛,過去以來從未獲得這種解脫,現在終於解脫了。因為有這樣的分別心,所以還是世俗智。
未二、知斷惡趣
 第二科知斷惡趣,說明知斷惡趣的業用功能。
由此生故,是諸聖者於見所斷煩惱斷中能正分別,謂那落迦我已永盡,乃至不復墮諸惡趣。
 由於此諦現觀邊諸世俗智生起的緣故,這些證到初果的聖人,於見道所斷的煩惱中能夠正確的分別:自己來生會墮到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的煩惱種子已經完全斷除,乃至永遠不會再到三惡道去受生。這是諦現觀邊諸世俗智第二種功能,聖者確知已斷除到三惡道去的因緣果報。
未三、知證預流
 第三科知證預流,說明知證預流的業用功能。
又能了知:我今已證得預流果。
 證得聖道的人不用他人授記,又能了知:自己已經證得預流果,已經成就初果了。
未四、知斷煩惱
 第四科知斷煩惱,說明知斷煩惱的業用功能。
又能了知:我今已斷如是如是所有煩惱。
 聖者又能了知:自己現在已斷除三界四諦無知所生的112種分別起的所有煩惱。
未五、能正建立3 申一、由隨所欲
 第五科能正建立,說明能正建立佛法的業用功能,分三科;第一科由隨所欲,能夠隨心所欲建立佛法。
又隨所欲,應可為他所記別者,當為建立。
 聖者能夠超越文字的繫縛,又能夠隨心所欲,為其他有情開示分別緣起及緣生法之因果道理、次第、流轉等,能夠針對眾生根器,契理契機沒有錯誤的宣說建立佛法,有能力幫助眾生開悟,不會為度眾生而苦惱。
 《瑜伽論記》卷18解釋這段文是:「又由此智為他立教;又由此智能觀察淨非淨法為他記別;又能於諸聖諦現觀為他立教。」。
申二、由審觀察
 第二科由審觀察,由仔細的觀察建立佛法。
又審觀察而記別之。
 又能夠詳細審慎觀察對方的需要,因材施教,契理契機而授記分別。
《披》應可為他所記別者者:謂於緣起及緣生法因果道理次第流轉,是名應可記別,以能遠離無因、惡因二邪執故。
 初果聖人從無分別智出來以後,對於十二緣起及緣生法的因果道理,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的次第、流轉能正確宣說,名為應可記別;如實了知這些應可記別的佛法,可以正確的為眾生建立、開示、演說佛法,使眾生遠離無因論與惡因論二種錯誤的邪執。
申三、由無倒慧
 第三科由無倒慧,由沒有顛倒錯誤的智慧正確建立佛法。
又能於諸聖諦現觀,以無倒慧而正建立。
 又能對於諸聖諦現觀的方便道、無間道、解脫道、勝進道等,以不顛倒沒有錯誤的智慧為眾生正確的宣說開示。
未六、能漸離欲2 申一、標相
 第六科能漸離欲,說明能漸離欲的業用功能,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離欲的相貌。
復於此上隨其所應未離欲處,以世間道漸次修習能離彼欲,乃至能於無所有處離欲作證。
 又於此欲界以上色無色界,隨其所相應尚未離欲之處,以世間道禪定漸次修習,漸漸離彼三界欲,證得初靜慮乃至到無所有處的離欲作證,也就是成就初靜慮乃至到非想非非想處定。
申二、料簡
 第二科料簡,再詳細的簡別離欲的相貌。
此諸聖者以出世間智後所得諸世俗智離諸欲時,當知同彼非聖道者所作離欲,但能損伏煩惱種子,非謂永斷。
 這些諸聖者以出世間無分別智之後所得諸世俗智修世間道離諸欲時,應當知道同於沒有成就聖道的凡夫所修世間道離欲,只能損伏煩惱種子,不能夠斷除煩惱種子。
午三、辨差別
 第三科辨差別,辨明中際所攝世俗智的差別。
 聲聞乘的世俗智。初際是指聲聞人在凡夫位有五種染汙的世俗智,四種善有漏的世俗智,從信攝受正見、到聞思妙慧、修所成慧,及入見道前無間所攝的正見,是世第一法的善有漏世俗智。現在說的是中際見道位,初果的聖人得到無分別智、聖諦現觀以後,所得的後得智也稱為世俗智,以下說明後得智六種功能差別。
此世俗智是出世間智後所得,應言此智亦是世間,亦出世間,不應一向名為世間。
 這種初果聖人的世俗智,由聖者證悟出世間的無分別智後所得有分別的智慧,應該說這種後得智既屬於世間也屬於出世間,是世出世間世俗智,不應該一向只稱為世間智。
 〈決擇‧菩薩地〉卷72說:何等名為世間出世間正智?謂聲聞、獨覺以初正智通達真如已,由此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於諸安立諦中,令心厭怖三界過患,愛味三界寂靜。又即此智,未曾得義,名出世間;緣言說相為境界義,亦名世間;是故說為世間出世間。
午四、明修道2 未一、標列
 第四科明修道,說明修習中際所得世俗智的方便,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出四道。
又修此智略有四道。一、方便道,二、無間道,三、解脫道,四、勝進道。
 又修道時世出世間世俗智有四種方法,第一是方便道,第二是無間道,第三是解脫道,最後是勝進道。
未二、隨釋4 申一、方便道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四道,分四科;第一科方便道,說明方便道的體相。
於一切地修道所斷軟中上等九品煩惱,隨其品數各各差別,能隨順斷,是名初道。
 方,即方法;便,即便宜。於欲界的五趣雜居地與初禪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地一切地中,屬於修道所斷煩惱,每一地都有軟中上等九品俱生起的煩惱,隨三界九地共有八十一品煩惱各各差別,以此方便道,能隨順斷除這些煩惱,稱為初方便道。
 見道斷了分別所起的112種煩惱以後,在修道階段還有16種三界俱生起的煩惱。於欲界對治修中,有薩迦耶見、邊執見、貪、恚、慢、無明六煩惱迷執;於色、無色界對治修中,除瞋,各有五種煩惱迷執;如是名修所斷十六種煩惱。於此每一界地每一種煩惱各有軟中上等九品差別,這是此處文中所說隨其修所斷煩惱品數各各差別。
 總之為斷煩惱而趣進無間道之前所作的預備性修行,能隨順斷除煩惱,名方便道。
申二、無間道
 第二科無間道,說明無間道的體相。
能無間斷,是第二道。
 能夠無間正斷煩惱,是第二無間道。又作無礙道,屬直接斷除煩惱的階段,因加行道之努力,故得發正智、斷除煩惱,不受障礙,可無間隔地進入解脫道;於七作意中「加行究竟作意」名無間道。
申三、解脫道
 第三科解脫道,說明解脫道的體相。
無間斷已,是第三道。
 於無間道無間斷除煩惱後,下一剎是第三解脫道。以見道十六心來說,法忍及類忍都屬無間道,譬如驅賊,能審察忍可苦等之境,正斷三界見惑;法智及類智則屬解脫道,如驅賊之後更緊閉門戶,即更決了證知苦等之理。證入二果等的情形也是一樣。於七作意中,加行究竟作意下一剎那所入加行究竟果作意,名解脫道。七作意,通於世間道、出世間道,及見道、修道所修。
申四、勝進道2 酉一、標名
 第四科勝進道,勝進道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標名,標出名稱。
次後於斷,是第四道。
 於解脫道以後,還繼續修其餘殊勝之修行斷除微細煩惱,是第四勝進道。
酉二、顯別2 戌一、標
 第二科顯別,顯示勝進道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二種。
此勝進道復有二種。
 這勝進道又有二種。
戌二、釋2 亥一、俱得二名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俱得二名,辨明俱得勝進道與方便道二種名稱的體相。
或有無間為斷餘品修方便道,此於前品名勝進道,於後所斷名方便道。
 或於「解脫道」後,無間為更進一步斷除餘品之煩惱而進修方便道,此種修道對前品而言,稱為勝進道,望後之所斷,則稱方便道。如於斷了初果所斷的分別起的煩惱,接著斷二果所斷俱生起的煩惱,名為斷餘品,於此所修方便道對於前品初果所斷的煩惱來說,稱為勝進道,望後二果所斷的煩惱,則稱方便道。
亥二、唯名勝進
 第二科唯名勝進,唯名勝進道的體相。
或有無間不修方便,但於前品生知足想,不求勝進,或住放逸,或於已斷以觀察智而更觀察,或有但以伺察作意而伺察之,當知此道唯名勝進。
 或有一種行者證果以後,不修方便道,唯對於已證的果位或靜慮生知足想,不想再繼續修習聖道或靜慮方便,所以或有住於放逸,暫時不修行了,或於已斷之法以觀察智而更觀察,在心裡觀察已經斷除的煩惱;或有但以伺察作意而更深細尋伺觀察已經斷除的煩惱,應當知道這是第二種勝進道,只稱為勝進道,不能稱為方便道。
午五、辨依止2 未一、依諸定地辨3 申一、標
 第五科辨依止,辨明斷除煩惱所依止的定,分二科;第一科依諸定地辨,以所依止禪定辨明世俗智,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所依定。
除未至定,所餘一切近分地中,唯有俗智,無出世智。
 除了欲界要進入初靜慮前的未到地定,其他一切近分地中,包括初靜慮與第二靜慮中間的近分定,第二靜慮與第三靜慮中間的近分定,或第三靜慮與第四靜慮中間的近分定,只有世俗智沒有出世智,只能作有分別智,不能證得無分別智。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為什麼?
申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由未至地是初定心,初靜慮上所有定心皆先有定故。聖弟子從此以上,但依根本修出世智,不依近分。
 由於未到地定對欲界的人來說,是剛剛進入禪定的心,稱為初定心,也是初禪的前方便,以這種定力即可以證得無分別智。初禪以上所有的定心,都是先有定,才有中間定。而佛的聖弟子們從初禪以上,只依根本定修出世間的無分別智,不依初禪二禪之間的近分定,也不依二禪、三禪之間的近分定及三禪、四禪之間的近分定來修無分別智。欲界到色界初禪的未到地定是可以證得聖諦現觀的,這是先辨別未至定,及四種禪的根本定可以成就聖諦現觀。
未二、依第一有辨3 申一、標
 第二科依第一有辨,依第一有辨明世俗智,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屬於世俗智所攝。
第一有中所有諸智,皆俗智攝。
 第一有,第一指最高,有指三有,於三有最高的非想非非想處定或非想非非想處天中所有的智慧、分別心,都是屬於世俗智所攝。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為什麼?
申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彼處作意與出世間聖智作意不同分故,但作非想非非想行。出世作意,有想諸定所攝受故。
 在非想非非想處定或天人內心的作意,與出世間聖人無分別智的作意是不同的,因為彼處定或天人的心念是非想,不作有想了,但是他的心很細又不能沒有想,所以仍有細微的想,名非非想。這一念心很不明確,不是有想,也不是沒有想。出世間的作意,是有想的諸定所攝受,要證得聖無分別智,必須是有想定,有想定的觀才能強而有力,才能夠分別,能斷煩惱;因此佛法說生到非想非非想處天是八難之一,長壽天雖然壽命八萬大劫,但是不能成就聖道。
 《瑜伽論記》卷19泰法師說:「聖道所依諸部不同。若依薩婆多有九地依,謂根本四禪,未至、中間,及三無色除非想地。若依成實有七依定,謂根本四禪及三無色定。今大乘有八依,謂初近分定,根本四禪慮,三無色定,是故不同毘曇成實。若依第一百卷大乘亦有九依,故彼云:復有九依,能盡諸漏。何等為九?謂未至定,若初禪、禪慮中間、餘三禪慮、及三無色,除第一有。」。
巳二、結
 第二科結,結說中際所攝世俗智。
始從學地乃至於此諸世俗智,當知皆名中際俗智。
 聲聞人的中際世俗智,從初果開始,二果、三果、四果,到四果向,這七個階段所有的世俗智,都是有分別的後得智,應當了知都稱為中際的俗智。
辰三、後際攝
 第三科後際攝,說明後際所攝世俗智。
於阿羅漢身中,所有一切清淨無漏解脫,一切結縛煩惱盡智、無生智,及餘一切神通等功德所攝諸世俗智,皆是後際世俗智攝。
 於阿羅漢五蘊身中,所有一切清淨心中沒有煩惱流漏,解脫一切煩惱的繫縛,這種清淨無漏解脫的智慧;一切結縛煩惱都已經斷盡的盡智與無生智有二種,一種是無分別,一種是有分別,現在說的是有分別的後得智所攝的盡智與無生智,指依後得智分別我已得諸漏永盡,我未來苦不復當生,是無漏,世出世間世俗智所攝;及阿羅漢六種神通功德所攝的諸世俗智,都是有分別的、後際的世俗智所攝的範圍。
卯二、菩薩乘3 辰一、明三際
 第二科菩薩乘,說明菩薩乘所攝的世俗智,分三科;第一科明三際,說明初中後三際所攝世俗智。
復次,諸菩薩初中後際世俗智者,謂從勝解行地乃至到究竟地所有一切世俗智。初際者,謂勝解行地。中際者,謂從增上意樂清淨地乃至決定行地。後際者,謂到究竟地。
 其次,諸多菩薩的初際、中際、後際的世俗智,是指從勝解行地乃至到究竟地所有一切世俗智。菩薩成佛有十地,七個階段:
 第一階段稱為種性地:這種眾生有菩薩的無漏種性,眼耳鼻舌身意六處殊勝,但是學佛因緣不一定已經圓熟。
 第二階段稱為勝解行地:勝解行地可以包括外凡資糧位與內凡加行位,這類有情對於佛法已能相信,已有殊勝的理解了,此為勝解行地。
 第三階段稱為淨勝意樂地,也稱為增上意樂地,就是初地。
 第四階段稱為行正行地,從二地、三地、一直到七地,都可稱為行正行地,因為聖者的修行及行為一定是正確。
 第五階段稱為決定地,第八地決定不會退轉,因此稱決定地。
 第六階段稱為決定行地,九地菩薩稱為決定行地。
 第七段稱為究竟地,包括十地及佛二地,也稱為雜地。
 初際世俗智,是從外凡菩薩到內凡的勝解行地菩薩的世俗智;中際的世俗智,是從增上意樂清淨地即初地菩薩乃至決定行地即九地菩薩的世俗智;後際的世俗智,是究竟地的世俗智,指十地以上到成佛的世俗智。
 種性地不是初際,因為還沒有相信佛法、還沒有學佛,只是具有菩薩六處殊勝的種性,歡喜作善事、喜歡幫助他人等。(連結:菩薩行位別
辰二、辨二行
 第二科辨二行,辨明二種心行。
又諸菩薩,於諸地中起二種行,謂有戲論想差別行,及離戲論想現行行。似出世間,善修此故,得後所得世俗智攝無障礙智。
 又諸多菩薩,從初地到十地諸地當中,心裡有二種心行:
 一、有戲論想差別行,菩薩觀察四諦、十二緣起、六波羅蜜、唯識觀、法空觀等,以名言分別之有相想來觀察諸法,這種心裡有相分別的差別行智慧,稱為有戲論想。
 二、離戲論想,菩薩得無分別智,能以無漏慧,親切、清晰地覺知四聖諦,稱為離戲論想現行行。
 《瑜伽論記》說離戲論想現行是無分別智,有戲論想的差別行是似出世間智,好像是出世間,但是有分別的善於取四諦或我法二空真如之相而修習觀行,能得後所得世俗智攝無障礙智,是無分別智以後所得的世俗智所攝,因為不會再被名言、諸相等所迷惑,稱為無障礙智。善修此後得智故,能成就後所得世俗智攝無障礙智。
 《瑜伽論記》卷18解釋:「若據此門即十地佛地皆有世俗智,故上云諸佛十力是世俗智攝,帶戲論故。又解,順世俗智有二。一體是有漏緣於世俗、二性是無漏世俗說名世俗智;今約三際辨世俗智者,據彼有漏世俗說故,不言如來為後得智有漏世俗智也。玄云:此中到究竟地但取第十地。」。
《披》似出世間者:此釋前說有戲論想差別行。由於諸諦,以有相想善取相故,是故說彼似出世間。
 似出世間,是解釋前文所說有戲論想差別行。由於此有戲論想差別行,於四聖諦能以有相想善於取相之故,因此說彼有戲論想差別行為似出世間。這是後得智緣如,緣四諦真如或我法二空真如時,名似出世間,仍有分別,因此屬於後所得世俗智所攝無障礙智。
辰三、顯殊勝2 巳一、標相2 午一、舉願智
 第三科顯殊勝,說明菩薩世俗智的殊勝,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舉願智,舉出菩薩願智的殊勝。
又諸菩薩,有與如來願智相似諸世俗智,勝諸聲聞、獨覺所得一切願智。
 又諸多菩薩,有與如來願智相似的各種世俗智,勝過諸多聲聞、獨覺所得的一切願智;因為聲聞、獨覺只有我空的智慧,菩薩有我法二空的智慧,因此所了解的道理、所知的境界一定超過聲聞與獨覺。
午二、例神通等
 第二科例神通等,例說菩薩神通的殊勝。
諸神通等及空智等,應知亦爾。
 又諸多菩薩的六種神通及空、無相、無願三三昧等,應當了知也是一樣,勝過諸多聲聞、獨覺所得的諸神通等及空智等。
巳二、釋由
 第二科釋由,解釋菩薩世俗智殊勝的理由。
由諸菩薩所有功德,皆依十力種姓而轉,聲聞、獨覺則不如是。
 由菩薩在修願智、神通等所有功德時,都是依止於佛的十力種性而行,令十力種性的種子生起現行,以成佛為上首,因此菩薩的智慧較聲聞、獨覺更廣大,聲聞、獨覺則不是如此,而是以涅槃為上首而行。
寅二、出世智2 卯一、結前生後
 第二科出世智,辨明出世間無分別智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結前生後,結束前文生起後文。
復次,如是已說初中後際諸世俗智。初中後際諸出世智,次我當說。
 其次,如是已經說過聲聞乘與菩薩乘初中後際種種世俗智。初際、中際、後際的諸出世智,出世間的無分別智,接著我應當說一說。
卯二、標釋一切4 辰一、總標列
 第二科標釋一切,標出來並解釋一切內容,分四科;第一科總標列,總相標示列舉出三道。
謂見道、修道、無學道。
 初中後際的出世智是指見道、修道、無學道這三道。
辰二、別釋相3 巳一、見道2 午一、辨差別3 未一、法智品
 第二科別釋相,各別解釋三道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見道,解釋見道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辨差別,辨明其中的差別,又分三科;第一科法智品,辨明法智品的體相。
若法智品見道,對治欲界見所斷惑。
 見道時有八忍與八智。
 八忍是︰一、苦法智忍,二、苦類智忍,三、集法智忍,四、集類智忍,五、滅法智忍,六、滅類智忍,七、道法智忍,八、道類智忍。
 八智是︰一、苦法智,二、苦類智,三、集法智,四、集類智,五、滅法智,六、滅類智,七、道法智,八、道類智。
 其中苦法智忍、集法智忍、滅法智忍、道法智忍,及苦法智、集法智、滅法智、道法智屬於法智品,是觀欲界生死之苦、集、滅、道所生無漏法智忍及無漏法智,依此八種法智品證得見道時,能夠對治欲界見道所斷112種分別起的煩惱。
 此處只說法智,沒有說到法忍,也應該包括在內,因此下文說所餘諸智,或在毗鉢舍那品等攝在法智、類智二品所攝。
未二、類智品2 申一、標對治
 第二科類智品,辨明類智品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標對治,標出所對治的煩惱。
若類智品見道,對治色無色界見所斷惑。
 若類智品,包括苦類智忍、集類智忍、滅類智忍、道類智忍、及苦類智、集類智、滅類智、道類智八種,依此八種類智品,觀上二界四聖諦之境而見道時,能對治色、無色界見道所斷分別起的煩惱。
 此處只說智沒有說忍,應當也包含忍在內,因為法智忍及類智忍皆屬無間道;譬如驅賊,能審察忍可苦等之境,正斷三界見惑。法智及類智則屬解脫道;如驅賊之後更緊閉門戶,即更決了證知苦等之理。又,最初忍可、證知欲界苦等之理,故名法忍、法智;其次,忍可、證知上二界苦等之理,以其類似觀欲界所得之法,故名類忍、類智。
申二、問答辨2 酉一、問
 第二科問答辨,藉問答方式說明類智,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一切類智現在前時,皆能了別色界、無色界耶?
 問:一切行者於見道類智現前時,都能夠了別色與無色界的狀況嗎?
酉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若有曾於色無色界所有諸法善聞、善思、善取相者,即能了別。若不爾者,不能了別。
 答:同樣是證果的聖人有二種差別。若曾經聽聞、思惟色界與無色界所有諸法,能夠善於聞法、善於思惟所聞法義、善於取相修習觀行者,於類智現前時,能夠了別色、無色界的情況。如果沒有善聞、善思、善取相者,於類智現前時,不能夠了別色、無色界的情況。
 《瑜伽論記》說,如果有情沒有學習過佛法,但有殊勝因緣,佛來指點行者修行證果,那麼行者能夠了解大概情況,無法了解詳細情況。對於有學習佛法,聽聞佛說法,又能夠思惟的行者,不但能夠了解總相也能夠了解別相,對於色、無色界天各式各樣情況都能了別。
未三、所餘智
 第三科所餘智,說明所餘智由法智、類智所攝。
所餘諸智,或在毗鉢舍那品,或在奢摩他品,法智、類智二品所攝。
 其餘的諸智,就是前文所沒有說到的八忍,八忍與八智是見道時所得無漏智,於追求欲界、色界、無色界諸法實相時,八忍屬於毗鉢舍那品,當觀察諸法得到結論證得智慧時,八智屬奢摩他品。依苦法智忍等八忍的無間道,然後才能證得苦法智等八智的解脫道。
午二、明漸次
 第二科明漸次,說明見道的漸進次第。
又於見道初智生時,諸餘智因由能生緣所攝受故,皆得增長,一切見道即此剎那皆名為得。於此得已,後時漸漸次第現前,當知見道是勝進道。
 又於世第一無間入於見道現觀位中最初無分別智生起時,其他的忍智還在種子的階段,但是在無分別智生起後,使其他智慧能夠現起的生緣已經具足,都能增長而可以現行。一切見道所得的十六種智慧,在這一剎那證無分別智時都名為得,也就是得到見道十六心。這見道十六心,是於真見道即證無分別智以後,於後時相見道觀察所斷煩惱、所得智慧時漸漸次第現前,因此說此相見道是屬於勝進道。
《披》一切見道等者:如說見道有十六心,謂苦法智忍、苦法智,苦類智忍、苦類智,集法智忍、集法智,集類智忍、集類智,滅法智忍、滅法智,滅類智忍、滅類智,道法智忍、道法智,道類智忍、道類智,是名一切見道。此十六心,於世第一無間現觀位中皆名為得,然是相見道攝。真見道後,次第現前,是故說彼是勝進道。
 如說見道有十六種心,包括苦法智忍、苦法智,苦類智忍、苦類智,集法智忍、集法智,集類智忍、集類智,滅法智忍、滅法智,滅類智忍、滅類智,道法智忍、道法智,道類智忍、道類智,是名一切見道。其中忍是無間道,智是解脫道。這十六心在世第一法一剎那入見道無間道現觀位當中,於證入無分別智時都名為得,然而是屬於相見道所攝。見道有二種,一種是真見道證入無分別智,一種是相見道,真見道後之後得智生起時十六心次第現前,因此說十六心是勝進道,這是於相見道時名勝進道。
 前文曾說勝進道有二種:
 一、解脫道無間為更進一步斷除餘品之煩惱而進修方便道,此種修道對前品而言,稱為勝進道,望後之所斷,則稱方便道;
 二、於已斷之法,以觀察智而更觀察,也稱勝進道。此處所說相見道名勝進道,是第二種勝進道。 
巳二、修道2 午一、由出世道離欲
 第二科修道,解釋修道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由出世道離欲,由出世間道的離欲而為出世智所攝。
於修道中,若有修習出世間道而離欲者,應知如前方便道等,皆是出世。
 在修道位中,如果有修習出世間道而離欲的行者,應當知道如前所說修方便道證果般,都是屬於出世智所攝。
午二、由世間道離欲2 未一、辨差別2 申一、世俗智
 第二科由世間道離欲,用世間道離欲屬世俗智,分二科;第一科辨差別,說明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世俗智,說明世俗智的體相。
若於苦等諸聖諦中,有戲論想而現行者,是世俗智。
 若對於苦集滅道四諦中,有戲論想,依名言作有相分別而現行時,是屬於世俗智。
申二、出世智
 第二科出世智,說明出世智的體相。
離戲論想而現行者,是出世智。
 離戲論想而現行時,沒有名言分別,超越假名的無分別智,是屬於出世智。
未二、明所為
 第二科明所為,說明修出世智的目的。
為於諸諦以有相想善取相故,為如先時所見所知修習種種微妙智故,為以世間諸善厭行令心厭故,為受種種妙法樂故,是諸聖者亦修世間離欲之道而離諸欲。
 為了於苦集滅道四諦以有戲論想現行也就是有相想,於四諦善巧取相的緣故;為了如先前無分別智於現觀中能見法,見法之後能知法而修習種種微妙智的緣故;為了以世間有分別的善心,厭離三界諸行,令心能夠厭離三界境界的緣故;為了體驗受用種種微妙法樂的緣故,所以這些證果的聖人也修世間離欲之道,修禪定來離欲。
《披》為如先時所見所知等者:先現觀中見法、知法,名於先時所見、所知。云何見法?謂於苦等如實見故。云何知法?謂證得已,於其所得,能自了知我是預流,我已證得無退墮法故。如攝異門分說應知。(陵本八十三卷十四頁6317
 先前在現觀當中能夠見法、知法,能夠見到四諦法,能夠知道四諦法,稱為先時所見、所知。什麼是見法?是指如實了知苦集滅道及體證其真實的理體。什麼是知法?是指證得無分別智已後,於自己所得的境界,能夠自己了知:我是初果,我已經證得不會退墮到三惡道的聖道法。詳如〈攝異門分〉卷83,2499~2500頁所說應該知道。
巳三、無學道
 第三科無學道,說明無學道的出世智。
無學地中,即如所說出世間智,解脫修道所斷惑故,極善清淨。
 在無學地中,即如前所說阿羅漢的出世間無分別智,解脫修道所斷的俱生起的種種煩惱,是究竟圓滿清淨的。
辰三、顯勝利
 第三科顯勝利,顯示出世智的殊勝利益。
又出世智,能為一切世間功德所依持處,能令一切上地、下地所有功德皆自在轉。
 又只有出世間無分別智,能為一切世間功德所依止處,能令一切色、無色界上地及欲界下地,所有功德都能自在現起。無分別智是凡夫成為聖人的關鍵點。
辰四、結次第
 第四科結次第,結說出世智的生起次第。
如是名為初中後際出世間智次第生起。
 依此名為初中後際出世間智的生起次第。初際是見道,中際是修道,後際是無學道。出世間智是這樣次第生起的,出世智能為一切世間功德,還有上下地功德所依止。以上是第一科,世間智與出世間智的分別。
子二、諸神通智獲得差別2 丑一、舉神境2 寅一、總標
 第二科諸神通智獲得差別,說明六種神通智獲得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舉神境,舉神境智來說,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出二種。
復次,諸神境智,或加行得、或生得。
 其次,諸多神通境界的智慧有二種:
 一種是修得,是要經過修行得到的加行得。〈本地分‧聲聞地〉卷33說,行者修神通必須修十二種想:一、輕舉想,二、柔軟想,三、空界想,四、身心符順想,五、勝解想,六、先所受行次第隨念想,七、種種品類集會音聲想,八、光明色相想,九、煩惱所作色變異想,十、解脫想,十一、勝處想,十二、遍處想。其中神境通必須修前五種想;宿命通必須修第六種先所受行次第隨念想;天耳通必須修第七種種種品類集會音聲想;天眼通必須修第八種光明色相想;他心通必須修第九種煩惱所作色變異想;後三種想必須修前五通所修種種想。
 一種是生得,天生果報就有神通。
寅二、別釋2 卯一、依能得辨2 辰一、加行得
 第二科別釋,各別的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依能得辨,依能得神通的方式來說,又分二科;第一科加行得,說明由加行得神通。
加行得者,如生此間異生、有學,及與無學、諸菩薩等所有修果。
 具加行得的神境智者,如生在欲界的凡夫,及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四果向的有學聖人,以及無學阿羅漢或者菩薩,或是佛,所有修行而來的成果,稱為加行得。
辰二、生得2 巳一、於色界
 第二科生得,由生得獲得神通,分二科;第一科於色界,於色界有生得的神通智。
生得者,謂生色界。由先修習為因緣故,後於此中生便即得。
 具生得的神境智者,是指生在色界。這是過去生曾經修習過為因緣故,後來生到色界天的天人,一出生即有神境智。
巳二、於欲界2 午一、天及人一分
 第二科於欲界,於欲界一分眾生也有生得的神境智,分二科;第一科天及人一份,天及人一部分有生得的神境智。
又有欲界諸天,及人一分,福果所致,如曼馱多王等。
 又有欲界從四天王天到他化自在天共有六天,及人中的一部分,由有福報的結果,如曼馱多王,又名頂生王,因為有一位國王頭上長了一個包,從那國王頭上的包生出來,因此稱為頂生王。曼就是我,馱多是育,或是飼、或是養,曼馱多王一出生就有神境智,這是福果所致。
午二、餘趣一分2 未一、舉傍生趣
 第二科餘趣一分,五趣其他趣的畜生、餓鬼等界趣也有生得的神通智,分二科;第一科舉傍生趣,先說明畜生的生得神通。
又傍生趣如飛禽等,攝受如是眾同分故,如得神通。
 又傍生趣如有些飛禽走獸及狐狸精等等千年獸,攝受這類相似神通的眾同分中,如同生得神通。
未二、例鬼趣
 第二科例鬼趣,例說鬼趣的生得神通。
鬼趣一分亦復如是。
 鬼趣的一部分也有生得神通,即一般常說的鬼通。
卯二、依所作辨
 第二科依所作辨,依所造作的方法來說明神通。
又有呪術、藥草威德,亦如神通。如作幻惑厭禱起尸、半起尸等。
 又有用呪術或吃某種藥草,藉呪術或藥草的威德力,好像有神通,其實是邪術。吃下藥草後迷迷糊糊的,好像幻術令人迷惑,或禱告使有些事情能夠發生作用,或呪術驅使鬼神使令祈求靈驗,能夠起尸或半起尸等。傳說印度人有一種起尸咒,持咒使死屍吐舌頭、走路,然後能夠得到二隻箭,拿到這二隻箭的人,腳踏在箭上可以飛到天空,飛到仙人的地方去住。另外有一種咒語沒有那麼強的法力,持此種咒可以使死屍坐起來,並會吐出舌頭來與生者對話,稱為半起尸。起尸鬼能夠飛到別的地方去,與生者語言問答,好像有神通的樣子,其實是呪術與藥草的威德力。
丑二、例餘四
 第二科例餘四,例舉其餘四種神通的差別。
即由如是差別道理,餘四神通所有差別,隨其所應,當知亦爾。
 即由如上說不同的道理,其他天耳智等四種神通的道理所有差別,隨其所相應的,應當知道也一樣,有二種,有修行而來的加行得,及與生俱來的生得。
辛二、所識法2 壬一、徵
 第二科所識法,辨明所識法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復次,云何所識法?
 其次,什麼稱為所識法?
壬二、釋4 癸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謂一切法皆是所識,諸識能識。由五種相諸識差別,如其所應,建立所識。
 所識法是說一切法包括有為法、無為法,都是識所認識的對象,諸識是能認識的。一切法包括有為法、無為法。所知的是一切法,所識的也是一切法。有情的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種種的識是能識。識有五種相貌差別,如它所相應的,來建立所識法。
癸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癸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依緣差別故;二、欣慼差別故;三、勝劣差別故;四、心所差別故;五、障治生差別故。
 由諸識相應差別,建立所識法,包括五種:
 一、依緣差別故,由諸識依根緣境的差別識;
 二、欣慼差別故,由歡欣、慼苦、不苦不樂受等三受差別相應所生識;
 三、勝劣差別故,與三性心所等勝劣相應的識;
 四、心所差別故,與不同心所相應識;
 五、障治、生差別故,能對治所治障有十五心、三界所生、往上下地生之五種能治識差別。
 如是等五種識差別令所識法成差別。
癸四、釋5 子一、依緣差別2 丑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依緣差別,由依根緣境的差別建立所識法,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依緣差別?
 什麼是依根緣境的差別?
丑二、辨2 寅一、總標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總標,整相標出六種。
謂由所依、所緣差別,建立眼等六識差別。
 是由於所依根的不同、所緣境的不同,而建立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識的差別。
寅二、別釋
 第二科別釋,各別的解釋。
眼識了別諸色境界;餘識各各了自境界;意識了別一切眼、色,乃至意、法以為境界。
 眼識能夠了別種種諸色境界;耳識能了別聲;鼻識能了別香;舌識能了別味;身識能了別觸;意識能了別及分別一切法。意識能夠了別的範圍最廣,包括眼、色,乃至意、法。如是由此依根、緣境的不同建立不同六識差別,令所識法有色等六塵的差別,名依緣差別。
子二、欣慼差別2 丑一、徵
 第二科欣慼差別,由識的欣喜、憂愁差別建立所識法,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欣慼差別?
 什麼稱為欣慼差別?欣是歡喜,慼是憂愁,由歡喜、憂愁來建立識的不同。
丑二、辨3 寅一、苦受相應識
 第二科辨,說明,分三科;第一科苦受相應識,說明苦受所相應識的所識法。
謂苦受相應識名慼,此能了別隨順憂苦不可意法。
 諸多苦受相應的識,稱為慼,這能使有情了別隨順憂苦不可意的法。能識的是苦受相應識,所識的是隨順憂苦的不可意法。
寅二、樂受相應識
 第二科樂受相應識,說明樂受所相應識的所識法。
樂受相應識名欣,此能了別隨順喜樂可意諸法。
 樂受相應的識名為欣,使令有情欣喜的,欣悅的,欣樂相應的識,能了別隨順喜樂可意諸法。能識的是樂受相應識,所識的境界是隨順喜樂可意諸法。
寅三、不苦不樂受相應識
 第三科不苦不樂受相應識,說明不苦不樂受所相應識的所識法。
不苦不樂受相應識名非欣非慼,此能了別隨順捨受非二諸法。
 與不苦不樂受相應的識,稱為非欣非慼,這種識能夠了別隨順捨受之不是苦也不是樂的諸法。捨受非二,指不是苦也不是樂,也不是苦樂的法。能識的是捨受相應識,所識的是隨順捨受非二諸法。
 如是由與當下之三受相應的諸識欣慼差別,由所識法有不可意、可意、或非不可意、非可意的差別,能識的諸識名苦受相應識、樂受相應識、不苦不樂受相應識。
子三、勝劣差別2 丑一、徵
 第三科勝劣差別,以勝劣差別建立所識法,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勝劣差別?
 什麼稱為勝劣差別?
丑二、辨3 寅一、不善法等相應識
 第二科辨,說明,分三科;第一科不善法等相應識,說明不善法等相應識的所識法。
謂不善法及有覆無記法相應識名劣,此能了別諸染汙識所行諸法。
 與不善法及有覆無記法相應的識,名為劣,這種下劣的識能夠了別諸染汙識所行的諸法。
 不善法指煩惱心所,有覆無記法,如色、無色界天人的煩惱或第七識相應的煩惱心所是無記但能障覆聖道。能識的是不善法及有覆無記法相應的劣識,所識的是不善法及有覆無記法。
寅二、善法相應識
 第二科善法相應識,說明善法相應識的所識法。
善法相應識名勝,此能了別一切善識所行諸法。
 與善法相應的識,稱為勝,由此勝識能夠了別善識所行的諸法。能識的是與善法相應的勝識,所識的是善識所行的諸法。
寅三、無記法相應識
 第三科無記法相應識,說明無記法相應識的所識法。
無記法相應識名非勝非劣,此能了別自所行法。
 與不是善、也不是不善之無記法相應的無覆無記識,稱為非勝非劣,此非勝非劣的識能了別無記識自所行法。能識的是與無記法相應的非勝非劣識,所識的是無覆無記識所行的無記諸法。
 如是由與不善法及有覆無記法相應的劣識,與善法相應的勝識,及與無記法相應的非勝非劣識,使所識法有不善、有覆無記、善法、無記法的四種差別。
子四、心所差別3 丑一、徵
 第四科心所差別,以心所差別建立所識法,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心所差別?
 什麼稱為心所差別?
丑二、辨2 寅一、標一切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標一切,標出一切心所的所識法。
謂有心所遍諸心起,復有心所遍善心起,所餘心所,應知如前有漏法中已說其相。
 有些心所如作意觸受想思五遍行心所,能遍於一切心王(識)及遍一切時、遍一切地、遍一切性而起;又有的心所是遍於善心而起,如除輕安以外信等十個善心所;其他的不善心所或不定心所,如前面所說的有漏法中已說過其中的相狀,這裡不再說了。
《披》所餘心所等者:謂諸染汙心所有法,由相應故,說名有漏,已如前說。(陵本六十五卷十一頁5185)當知此相應識,唯能了別自所行法。
 本卷前面2085頁那裡說過。諸多染汙心所有法即是不善心所,由於諸識與此不善法相應,說名為有漏,已如前所說。應當知道此與不善心所相應的染汙識,只能了別自己心行所活動的境界。
寅二、廣二類2 卯一、遍行心所2 辰一、標列
 第二科廣二類,詳細說明遍行心所與諸善心所這二類的所識法,分二科;第一科遍行心所,說明遍行心所的所識法,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出五種。
遍諸心起復有五種。謂作意、觸、受、想、思。
 遍諸心王所現起的心所有五種,是指作意、觸、受、想、思五遍行心所。
辰二、指釋
 第二科指釋,指出如前已釋。
如前意地已說其相。
 如前面〈本地分‧意地〉卷1,18頁解釋已說過其中的相狀,這裡不再說了。要略而言作意是引心取境為相,觸是根塵識三和合為相,受是領納為相,想以取相為相,思以造作為相。
卯二、諸善心所2 辰一、標列
 第二科諸善心所,說明諸善心所的所識法,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出十種。
遍善心起復有十種。謂慚、愧、無貪、無瞋、無癡、信、精進、不放逸、不害、捨。
 遍諸定善及散善之心而起的心所法有十種,包括慚、愧、無貪、無瞋、無癡、信、精進、不放逸、不害、捨;如果得禪定時,加上輕安,共有十一種善心所。
辰二、料簡
 第二科料簡,再詳細的說明。
如是十法,若定地、若不定地,善心皆有。定地心中更增輕安,不放逸等唯是假法。
 包括慚、愧、無貪、無瞋、無癡、信心、精進、不放逸、不害、捨等十種心所法,於色界、無色界之定地所生定善,欲界之不定地所生散善,這二類善心生起時,都有這十種心所法。於定地心中更增加輕安,輕安的心所是指得未到地定以上的行者才有輕安,其中未到地定只有少許的輕安,初靜慮等根本定則有遍滿全身的輕安。不放逸等唯是假法,是指不放逸、捨及不害是假法。因為不放逸、捨是無貪無瞋無癡精進的分位,即無貪無瞋無癡精進四法能遠離雜染的境界,建立為捨;能對治雜染的境界,安立為不放逸;不害是無瞋的分位差別。這三種心所沒有各別實體之法,其餘8種善法是實物有。
丑三、結
 第三科結,結說一切所識法。
此相應識皆能了知一切境法。
 此與遍行的觸等心所法,無貪等諸善的心所法,不善及不定等心所法相應的識,都能夠了知一切境界的法。這就是由心所差別,令所識法有所差別。
 諸識所依所緣相應諸法請參考丁卜居士所製:(連結:八識規矩表解)。
子五、障治生差別3 丑一、徵
 第五科障治生差別,由障治與生的差別建立所識法,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障治生差別?
 什麼稱為障治生差別?
丑二、辨2 寅一、障治別2 卯一、釋2 辰一、所治識3 巳一、標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障治別,說明所對治障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二科;第一科所治識,說明所對治的識,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五種。
謂所治障有十五心。
 以三界來說,所對治的障有十五種心。
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十五?
 是哪十五心?
巳三、列2 午一、舉欲界繫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分二科;第一科舉欲界繫,舉屬於欲界所攝障。
謂欲界繫總有五心,見苦、見集、見滅、見道,及修所斷。
 所對治的煩惱障於欲界繫有五種心,包括見道時於欲界見苦、見集、見滅、見道四諦所斷的四十種煩惱;及修道所要斷的欲界的貪、恚、慢、無明、邊見與薩加耶見等六種煩惱。
 欲界煩惱繫縛著有情於欲界受生,名欲界繫,其中欲界之薩加耶見等五見及貪、恚、慢、無明疑等迷於四諦所生的分別起的四十種煩惱於見道時斷,欲界俱生起的薩加耶見繫、邊執見、貪、恚、慢、無明等六種煩惱於修道時斷。
午二、例色無色
 第二科例色無色,例舉色無色界所攝障。
如欲界繫總有五心,色無色界,當知亦爾。
 如同欲界繫約見道及修道所斷煩惱總共有五心,如是色、無色界也有五種,應當知道也一樣,包括見苦、見集、見滅、見道,及修所斷;所以,三界總共有十五心要對治,此十五種心與不善心所相應的緣故。色、無色界於見道時除瞋,斷除分別起的迷於四諦的七十二種煩惱,修道時斷除俱生起的薩加耶見繫、邊執見、貪、慢、無明等五種煩惱。
辰二、能治識
 第二科能治識,說明能對治的識。
能對治心是第十六,謂諸無漏學無學心。
 能對治心,即能對治三界煩惱的心是第十六心,是指有學及無學的無分別智,只有無分別智能對治究竟見道與修道所要斷的迷於四諦所生的薩迦耶見等十種煩惱。
卯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如是所治及能治識,隨其所應,各能了別自所行法。
 如是由所治的十五心及能對治識的第十六心,隨其所相應的,各能了別自類心所緣所識的法。
 於欲界見苦等四諦之心所斷的是:迷欲界苦等四諦之理,由分別所生的薩迦耶見、邊執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及貪、恚、慢、疑、無明等十種煩惱,於四諦合有四十種煩惱;欲界修道心所斷的是:欲界俱生起的薩迦耶見、邊執見、貪、恚、慢、無明六種煩惱。
 於上二界見苦等四諦之心所斷的是:迷上二界苦等四諦之理,由分別所生的薩迦耶見、邊執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及貪、慢、疑、無明等九種煩惱,於上二界四諦合有七十二種煩惱;於上二界修道心所斷的是:上二界俱生起的薩迦耶見、邊執見、貪、慢、無明五種煩惱,二界合有十種煩惱。
 能對治識的第十六心,總說能斷三界分別起的112種煩惱及俱生起的十六種煩惱,合有128種煩惱。這是由所對治之煩惱障及能對治識,於所識法有種種差別。
寅二、生差別3 卯一、標
 第二科生差別,依生差別建立所識法,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復次,生差別者,略有五種。
 其次,生於哪一界或往上下地生的不同令所識法成差別,要略而言有五種。
卯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一、欲界生行,二、色界生行,三、無色界生行,四、往上地生,五、還下地生。
 依三界眾生受生的差別,令所識法有五種差別:
 一、於欲界受生的心行;
 二、於色界受生的心行;
 三、於無色界受生的心行;
 四、往上地受生的心行;
 五、還入下地受生的心行,如從色無色界上地,回到下地欲界來受生時的心行。
卯三、釋2 辰一、約行相辨2 巳一、明差別2 午一、舉欲界繫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約行相辨,約心的行相辨明所識法,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差別,說明識生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欲界繫,舉出欲界眾生識生的行相差別。
欲界生行者,從欲界繫若善、若染汙、若無覆無記心無間,遍欲界繫一切心生,是名欲界識生差別。
 於欲界受生眾生的心行,從繫屬於欲界的信等善心、貪瞋癡等染汙心、或無覆無記心,無間遍生欲界繫一切心生;也即是從善無間不善生、或者是無覆無記生,不善無間善、或無覆無記生,無覆無記無間善、不善生,三性心可以互相為緣生起的,這是欲界繫識生起差別的現象。
午二、例色無色
 第二科例色無色,例色無色界眾生識生的行相差別。
如欲界繫,如是色無色界繫,自地三心無間,皆生自地三心。
 如同欲界繫有三性心,如是色、無色界天人,於自地有善、有覆無記、及無覆無記三心,也能夠彼此互相為等無間緣,無間而生。
巳二、辨生相3 午一、一切地善心無間2 未一、依次第起3 申一、從下善心生上善心
 第二科辨生相,辨明前一念心與後一念心生起的相狀差別,分三科;第一科一切地善心無間,說明三界九地善心相無間生起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依次第起,依次第生起的相狀,又分三科;第一科從下善心生上善心,從下地善心生上地善心的相狀。
若先未起靜慮、無色,初欲生時,要從欲界善心無間,初靜慮地善心得生;
 如果有一類眾生,過去生沒有得過色界的靜慮或無色界的四空定,必須依次第修行才能生出定心,最初從欲界修定時,要從欲界善心無間有初靜慮地善心得生; 
《披》若先未起靜慮無色初欲生時者:謂先未得靜慮等定,於最初位欲起現前故。
 先未起靜慮無色初欲生時,是指行者於過去生沒有得過禪定靜慮等定,於最初想入靜慮等定時,必須要次第生起,證果也是次第證入。
初靜慮地善心無間,第二靜慮善心得生;如是乃至無所有處善心無間,第一有地善心得生。
 得到初靜慮以後,從初靜慮地善心無間第二靜慮善心得生;如是乃至無所有處善心無間,第一有地,非想非非想處善心得生。也就是依次第往上修定,先得下地定,再得上地定,先由下往上漸次漸次生出來,稱為從下善心生上善心。
 換句話說這類眾生過去沒有得過定,或今生也還沒有得過禪定,要修行得定必須次第生起,不會未經初靜慮一下就到第二靜慮。
申二、從色善心生初學心
 第二科從色善心生初學心,從色善心生初有學心的相狀。
必從色界善心無間,初學心生。
 有一種眾生想要成就聖諦現觀,必須從色界善心無間,最初有學心生,因為需要非常強的定力,才能夠證得初果聖諦現觀。
申三、從學無間生無學心
 第三科從學無間生無學心,從有學無間生無學心的相狀。
學心無間,無學心生。
 先證初果後無間斷繼續修習,才能得二果無分別智,然後無間斷繼續修習才得三果無分別智,無間斷繼續修習最後才能夠得無學四果無分別智。得智慧要次第向上修,證果也是次第上進。
未二、隨欲現前2 申一、舉從欲界
 第二科隨欲現前,隨心所欲令心現前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舉從欲界,舉出從欲界隨欲現前的相狀。
若先已起靜慮、無色,即於彼地不退失者,彼從欲界善心無間,隨其所樂,上地諸心及學無學心欲起現前。先已善取彼行相故,於彼諸心如意能起。
 若行者曾經修過四靜慮或四無色定的禪定功夫,在該地未退失禪定力,心力較一般人強,能從欲界的善心得到欲界定、未到地定,無間隨順自己的歡喜心要入什麼定即可入定,也可以證入初果,乃至證入阿羅漢果,想要生起諸禪定等或無分別智,即可如所想而現在其前,諸如此類,是因為過去已經善取彼行相已經修習過了,才能隨其意能自在生起。
申二、例餘上地
 第二科例餘上地,例舉其餘上地隨心所欲的相狀。
如是所餘上地諸心無間所起,如其所應,當知亦爾。
 如是其餘的上地諸心無間所起,如其所相應,應當了知也是一樣。如從色界初禪想要直接證入空無邊處定或學、無學心,由於善取其相,隨時可以進入出各禪定、聖道,換句話說,行者可以是超越人,不須用次第得到禪定或學、無學心。
《披》如其所應當知亦爾者:唯除第一有地善心無間不起學無學心,所餘上地諸心無間所起,例如前知,故作是說。
 除了第一有地的非想非非想處定心不會生起聖諦現觀,無法無間生起學無學心外,其他上地諸心無間所起,如同前面所說的,行者可從欲界善心無間生起學無學心。依《成實論》說,欲界定或電光三昧可以證得初果,如果依其他經論來說,於未到地定可以證得初果,乃至阿羅漢果。以上所說是二種眾生的差別。
午二、欲界無記心無間
 第二科欲界無記心無間,說明欲界無記心無間生心的相狀。
又從欲界無記心無間,色界善心生,如色界果。
 又有一類行者從欲界無記心無間可以生起色界的善心,如色界果,也就是久修行者可以由欲界無記心無間生起色界善心,如同生到色界天所得異熟果般,可以受用色界靜慮所得喜、樂、捨受及心一境性等。
《披》又從欲界無記心無間等者:異熟生心,名無記心。本地分說:欲界自體中,亦有色、無色界一切種子。(陵本二卷一頁102)由是道理,故說欲界無記心無間,色界善心生。受用彼地喜樂及捨寂靜,與生彼地無異,是故說言如色界果。
 從阿賴耶識所現出來前六轉識稱為異熟生,異熟生的心是無記心,所以說異熟生心,名無記心。
 〈本地分‧意地〉卷2,49頁說:欲界自體的阿賴耶識中,也有色、無色界一切種子。由這種道理,所以說欲界的無記心無間,色界善心生。
 受用色界地的喜樂及捨寂靜,與生到色界地沒有差異,因此說為如色界果。
 換句話說,行者以欲界無記異熟生心,下一剎那可以證得禪定的色界善心,受用色界初禪、二禪的喜樂,或是三禪樂受,及四禪捨受的寂靜,情況與生到色界天一樣,所以說如色界果。
午三、色界善心無間2 未一、生欲界心
 第三科色界善心無間,說明色界善心無間生心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生欲界心,色界善心無間生起欲界心的相狀。
欲界變化心,即從色界善心無間,此欲界無記心生。
 依變化心神通,安立有二種,是無記或善,現在說的欲界無記之變化心。欲界的神通變化心,是從色界的善心無間,此欲界無記變化心生,也就是依色界定無間生欲界無記變化心。
未二、釋非自性
 第二科釋非自性,解釋不是欲界的自性。
又說此心為欲界者,當知是彼影像類故,非自性故。
 又說此無記變化心為欲界的原因,應當知道不是欲界地自體所攝。這是行者從色界的善心生起欲界變化事時,欲界變化心現起欲界的影像,不是阿賴耶識變現的疏所緣緣那一類,只是親所緣緣所變現出來的境界,所現的影像不屬於色界。行者可以從色界禪定裡變化出欲界境界,並不表示此變化心與欲界界地相同,只是一種影像而已。
《披》當知是彼影像類故者:謂變化心,由緣欲界諸變化事為其影像,是故說彼名欲界心。
 色界天人的色界善心,在色界定裡緣欲界,作欲界種種變化事時,所緣的只是欲界的影像而已,因此約彼所緣稱為欲界心,事實上能變的心是色界心,並非欲界心。
辰二、約受生辨2 巳一、往上地生2 午一、顯得生3 未一、標
 第二科約受生辨,約受生來辨明生差別,分二科;第一科往上地生,欲界眾生死後往上地生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顯得生,顯示能夠生到上地的相狀,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上地心生。
又欲界沒生上地時,欲界善心、無記心無間,上地染汙心生。
 又欲界修得禪定的眾生於死沒,將要生到色、無色界天時,是從欲界的善心、無記心,一剎那無間的化生到色界天,因對上二地有色愛、無色愛,所以說上地染汙心生。
未二、釋2 申一、釋上地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釋上地,解釋生到上地的情況。
謂生初靜慮乃至有頂。
 生到上地即是生到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或者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乃至有頂的非想非非想處定。
申二、釋染汙心
 第二科釋染汙心,解釋染汙心的生起。
以一切處結生相續,皆染汙心方得成故。
 因為眾生在三界裡結生相續,第一剎那都是對自體有貪愛的染汙心,才得成就生命體的相續,所以欲界眾生要生到上地去,必須是欲界善心、無記心無間上地染汙心生。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應知,往上地生諸識,決定於自所行生起差別。
 如是應當了知,往生到上地的諸識,一定是於自己所要受生地的心行有愛著心,如要生到初靜慮天,對於初靜慮地有愛著心;想要生到有頂,對有頂有愛著心,依不同的受生處有不同的染汙心,稱為於自所行生起差別。
午二、例有退
 第二科例有退,例說由退失禪定的相狀。
又諸異生退先所得世間靜慮、無色定時,由染汙心現前故退。此下地染汙心,從上地善心、染汙心無間生。
 又諸多欲界修得禪定的眾生退先過去所得世間靜慮、無色定時,由於染汙心現前,因此退失所得定。此下地染汙心,從上地的善心,欲界的染汙心無間而生。這是說說退失禪定起下界心者,這類有情因退失定心故,不能生上地。
巳二、還下地生2 午一、釋
 第二科還下地生,上地的眾生退失過去修得的禪定還生欲界下地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又從上地沒生下地時,從一切上地善心、染汙心、無記心無間,唯有下地染汙心生。
 又上地有情從色、無色界死沒生下地時,從色、無色界的善心、染汙心、無記心無間,唯有下地染汙心生,沒有間斷的欲的煩惱又生起來。換句話說,以石壓草伏煩惱得禪定,臨命終時有三種情況,一是善心死,一是染汙心死,一是無記心死,這種三種不同的情況,下地的染汙心生起來則會到欲界受生了。
午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如是應知,還下地生諸識,決定於自所行生起差別。
 所以應該知道,色、無色界天人要生到下地時,最後一念是欲界的染心生起。此與二乘的解釋不同。二乘人以為從色、無色界天到欲界天受生時,當身體在上地時是不會生起下地的染汙心的。本論說眾生臨命終時,對自體的貪欲會生出來,以染汙心潤生,這種染汙心決定於自地,如地獄、餓鬼、畜生或欲界六天,對哪一地有染汙心相應則於該地受生,此染污心臨命終死有時才會出現,生有的時候不會有。
丑三、結
 第三科結,障治生差別的結語。
如是障治生差別故,諸識決定於自所行了別所識諸法差別。
 用能識來討論所識諸法的差別,如是障治生是約煩惱對治的諸識差別,還有一念心生出來的差別,這一念心受生處所及往上下地受生差別來說,諸識決定於自所行而有差別,對於自己所要受生地的處所,由於不同的業力,入定或不入定的差別,所認識的法也會有所差別。從能識說所識,用五相來說明,這是第二科所識諸法、所識法。
辛三、所緣法4 壬一、標
 第三科所緣法,說明所緣法的建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復次,由五相故,建立所緣諸法差別。
 其次,由五相,來建立所緣諸法差別。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相貌?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有善作意所緣法,二、有不善作意所緣法,三、有無記作意所緣法,四、有墮界作意所緣法,五、有繫屬瑜伽作意所緣法。
 所緣諸法差別有五:
 一、有善作意所緣法,與善心所及如理作意相應心心所,緣三性諸法;
 二、有不善作意所緣法,與不善心所及不如理作意相應心心所,緣三性諸法;
 三、有無記作意所緣法,與無記心所作意無記相應心心所,緣三性諸法;
 四、有墮界作意所緣法,有墮三界作意所緣法,欲界繫三性作意,緣一切三界諸法;色界善作意,緣一切三界諸法;無色界中,若定、若生外道異生,無色界繫善作意,唯緣自地一切法;若毗鉢舍那行菩薩未得自在,及有廣慧聲聞乘等若諸有學、若阿羅漢,彼無色界繫善作意,亦緣下地一切法。
 五、繫屬瑜伽作意所緣法,繫屬三乘觀行如理作意相應所緣法等。
 以上為五種作意所緣法。
壬四、釋3 癸一、善作意等所緣法2 子一、舉善作意
 第四科釋,接著解釋,分三科;第一科善作意等所緣法,解釋善作意等所緣法,又分二科;第一科舉善作意,先舉出善作意所緣法。
此中若善作意,緣善、不善、無記諸法。
 此五種作意所緣法中若善的作意,可緣慮善法、不善法、及無記法,雖所緣的是善、不善,或無記性,但能緣的作意是善的。
子二、例不善作意等
 第二科例不善作意等,例舉出不善作意及無記作意等所緣法。
如善作意,如是不善、無記作意,當知亦爾。
 如同善的作意所緣的法可能是善的、不善、無記的,能緣的不善作意與無記作意也是一樣。
癸二、墮界作意所緣法2 子一、明界差別2 丑一、辨3 寅一、欲界繫
 第二科墮界作意所緣法,說明屬於三界作意的所緣法,分二科;第一科明界差別,說明三界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辨,說明,又分三科;第一科欲界繫,說明欲界所繫三種作意的所緣法。
欲界繫善、染汙、無記作意,緣一切三界諸法。
 屬於欲界繫的善的、或染汙的、或無記的作意,可以緣慮三界的一切諸法。
寅二、色界繫
 第二科色界繫,說明色界所繫善作意的所緣法。
色界繫善作意,亦緣一切三界諸法。
 屬於色界繫的善作意,也可以緣慮欲界、色界、無色界的種種法。
寅三、無色界繫2 卯一、正顯2 辰一、外道異生
 第三科無色界繫,說明無色界繫作意的所緣法,分二科;第一科正顯,正式顯示,又分二科;第一科外道異生,外道凡夫生到無色界天去的所緣法。
無色界中,若定、若生外道異生,無色界繫善作意,唯緣自地一切法,非下地。
 受生無色界的眾生是有差別的。若定,指欲界有情修到無色界定;若生,指生到無色界天。無色界中,若外道凡夫,或是在欲界得到無色界定,或是生到無色界天去,當無色界定善作意出現時,唯獨能夠緣無色界自地的一切法,不能緣慮有色界下地諸法。
 《瑜伽師地論略纂》卷16:「無色界若定若生外道,唯緣自地計為涅槃故,如計識處為涅槃。」。
辰二、未得自在菩薩等
 第二科未得自在菩薩等,尚未證入初地的初發心未得自在菩薩等的所緣法。
若毗鉢舍那行菩薩未得自在,及有廣慧聲聞乘等若諸有學、若阿羅漢,彼無色界繫善作意,亦緣下地一切法。
 若修習毗鉢舍那觀行的菩薩,觀慧能力很強,但尚未證入初地以上,稱為毗鉢舍那行菩薩未得自,這類登地以前菩薩,未能廣利眾生故有生無色界者。另有廣學多聞的聲聞乘行者,包含有學、無學之聲聞眾。未得自在菩薩及有學無學廣慧聲聞聖者用無色界的善作意,也能緣慮欲界、色界法,可以緣慮下地一切法。
 〈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59說:「他境緣,謂色界於欲行煩惱,無色界於色行煩惱,又復下地於上地煩惱。所以者何?生上地者於彼下地諸有情所,由常恒樂淨具勝功德自謂為勝故。」由此可知生上地者也可以緣下地一切法。
《披》亦緣下地一切法者:此中未得自在菩薩,或入無色界定,或於無色界生,彼無色界繫作意,由毗鉢舍那行相應,說彼亦緣下地一切法。廣慧聲聞,當知亦爾。故與外道異生有別。
 登地前未得自在菩薩,想要入無色界定,或往生無色界受生,因為菩薩尚未登地,可能會生到無色界天去。若是登地菩薩,常在欲界與色界受生,不到無色界天去。此未得自在菩薩緣無色界繫屬之善作意,由修毗鉢舍那觀行相應,說彼也緣下地一切法。智慧較廣的聲聞眾,應了知也一樣,能夠緣下地一切法,與外道凡夫有差別。
卯二、別簡
 第二科別簡,各別簡別已得自在菩薩的所緣法。
若諸菩薩已得自在,決定不於無色界生。由觀於彼不能現起利眾生事,因此成熟廣大佛法,及能成熟利益有情行故。
 登地以後,已發無上菩提心證得無分別智的菩薩才能夠自在,即證得初地無分別智後,稱為已得自在。得自在的菩薩因發廣度眾生的無上菩提心,決定不會到無色界受生,多分會到欲界度眾生,也有到色界去度眾生的。菩薩決定不生無色界,是由於觀察無色界定深慧淺,對於無色界的眾生不能現起利眾生事,既不能成熟廣大佛法,也不能利益諸有情,到那裡受用沒有作用,所以決定到可以成熟廣大佛法及能成熟利益有情的欲界、色界受生,決定不到無色界天去。
丑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當知是名墮界作意所緣諸法。
 應當知道,如上所說:一、欲界繫善、染汙、無記作意,緣一切三界諸法;二、色界繫善作意,亦緣一切三界諸法;三、無色界中,若定、若生外道異生,無色界繫善作意,唯緣自地一切法;若毗鉢舍那行菩薩未得自在,及有廣慧聲聞乘等若諸有學、若阿羅漢,彼無色界繫善作意,亦緣下地一切法,是名墮三界作意所緣諸法。屬於或落於三界,稱為墮界。
子二、廣釋自在3 丑一、舉頌
 第二科廣釋自在,詳細解釋自在聖者的所緣法,分三科;第一科舉頌,舉偈頌說明。
復次,因思所緣,如說:
名映於一切 無有過名者 由此名一法 皆隨自在行
 其次,因思惟所緣的法,而說:名映於一切,無有過名者,由此名一法,皆隨自在行。
 名有二種,第一種是受想行識四無色蘊,稱為名蘊,眾生由此執我我所。
 〈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說:「問:何緣四無色蘊總說名名。答:順趣種種所緣境義,故說為名,依言說名分別種種所緣境義。」。
 〈決擇‧思所成慧地〉卷66說:「其餘(受想行識)四蘊,由種種名施設勢力,由種種名施設為依,多分於其彼彼所緣,流轉趣向,是故如是四無色蘊,說之為名」。眾生由此分別執著諸法受、或想或行或識是我,其餘四蘊是我所,由於此名之一法令心有染淨差別,而輪轉生死或出離生死。
 第二種名,稱為言說名,是遍計所執自性世俗言說名,眾生由此執著諸法是實有的而有法執,若不執著名為真實,超越假名,能證無上菩提。所以稱為名映於一切,無有過名者。
 又世間一切法沒有超過名言這件事情,由於此名之一法,令心有染淨差別,不了名言所詮自性差別諸法,空無實體,心隨名轉,隨名言生起我執、法執等染污的煩惱;若通達名言虛妄無實,斷除我執、法執,證得我法二空真如,則能斷除染污的依他起法,超越假名,心能清淨自在而轉,所以說由此名一法,皆隨自在行。
《披》如說名映於一切等者:依下釋義,四無色蘊,名之為名;遍計所執自性世俗名言,亦名為名;由是當知名之自相。此為一切清淨、雜染之因,是故說言名映於一切,無有過名者。由此為因,或清淨、或雜染,遍於一切生起隨轉,是故說言由此名一法,皆隨自在行。
 依下面解釋名的道理,四無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稱為名。眾生周遍計度執著世俗名言是有真實性的,遍計所執世俗的名言也稱為名;由此應當知道名之自相,含有二義,四無色蘊稱為名;遍計所執的名言,也稱為名。此名為一切清淨、雜染之因,若不如實了知受想行識名是假安立,能使有情心生我我所執的雜染,不如實了知遍計所執言說名是空,能使有情心生法執的雜染;若通達名不真實,我法二空的真理,心則清淨,所以說名映於一切,無有過名者。
 由此名為因,或清淨、或雜染,遍於一切生起隨轉,是指對於名如果能夠通達其不真實性,遍於一切法可以隨著清淨心自在而轉,如果執名為實,被名所轉,則隨著心中的染汙性而轉,所以說由此名一法,皆隨自在行。
丑二、釋義2 寅一、徵
 第二科釋義,解釋道理,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此言有何義?
 這些話有什麼意思?
寅二、釋2 卯一、略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標出三種觀察。
謂若略說,觀察清淨因故、觀察自相故、觀察雜染因故。
 若是要略的說,觀察名是清淨的原因、觀察名之自相、觀察名是雜染的因。
 一、觀察名是清淨的因,若通達言說名無實自體,了知我法二空真如,於名無執,超越假名,便成為證得清淨無分別智的因。《瑜伽論記》卷18:「景云:若了二名起諸過患,即便證入二空道理,名清淨因。」。
 二、觀察名之自相,有二種,包括:
 1. 四無色蘊名:因無色蘊能隨順趣向種種所緣境義,依言說名分別種種所緣境義故說為名。由於受想行識四無色蘊都有緣慮所緣境的作用,怎麼樣來緣慮所緣境?要依著言說名字來分別。我們要認識每一個法,都必須有名字,才能了別種種的所緣境,而後才會有種種的感受、想法、造作的生起。因為必須有名字才能分別種種的所緣境,以及隨順趣入種種所緣境,有此二義,所以總合說四無色蘊為名。
 據《大毗婆沙論》卷15說:問:名句文身,是不相應行蘊所攝。何故佛說四蘊名名?答:佛於有為總立二分,謂色、非色;色是色蘊,非色即是受等四蘊。非色聚中,有能顯了一切法名,故非色聚總說為名。有說:色法麤顯,即說為色。非色微隱,由名顯故,說之為名。然實名等,唯不相應行蘊所攝。
 行者於四無色蘊名能觀察受如浮泡,想如陽焰,行如芭蕉,識如幻事,便能悟入無我的真實義,便成清淨的因;反之若於四無色蘊生起斷常二見,便成雜染的因。
 2. 言說名:遍計所執自性世俗名言之言說名,也是名。
 三、觀察名是雜染的因,若不善了知名言安立的一切法是虛妄無實,便生起雜染。
 由此三種觀察:名是清淨的原因、觀察名之自相、觀察名是雜染的因,能了知「名映於一切,無有過名者,由此名一法,皆隨自在行」的道理。依《瑜伽論記》卷18:
 1.「迷執二名廣興煩惱,發業得報,名雜染因,由觀此故名觀雜染因。」。
 2.「四蘊名能遍緣一切遍生起一切法故,言名映一切。名言能遍目一切,名映一切故。」。
 3. 窺基大師解釋:「云觀察清淨因故者,即下言緣此名能知諸人無我故,顯彼理故名清淨因。觀自相者,即下言緣二種名故我相不可得,即是二執相分也,今知其事。觀察染因者,即下言不善了知,此名即染污生起故也,即是彼見分生起故一切法生也。又解,言二種名有三義故名映一切,一者觀此名者得清淨為彼淨因,二知二名緣目一切法,三知二名為染法,因此三義具名映一切也。」。
卯二、別顯3 辰一、觀察清淨因2 巳一、標
 第二科別顯,各別顯示道理,分三科;第一科觀察清淨因,觀察名是清淨因的方法,又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所緣法。
又為顯示補特伽羅無我,及法無我故。
 又為了顯示人無我與法無我,所以說觀察清淨因。要證得人無我與法無我,先要對名如實了知,能夠通達名無真實性,是使心清淨的原因,此乃觀察清淨因的目標。
巳二、釋2 午一、顯示補特伽羅無我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顯示補特伽羅無我,顯示人無我的所緣法。
此中顯示補特伽羅無我者,謂善了知四無色蘊,能斷一切自境界相,是故說名能映一切。
 這其中所顯示補特伽羅的人無我,主要是指善能了知四種無色蘊,能順趣種種所緣境義,依言說名分別種種所緣境義,觀色如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陽燄、行如芭蕉、識如幻事,能夠斷除由此一切執著四蘊為我或我所的自境界相,所以說名能夠顯示出一切人無我的實相。
 《瑜伽論記》卷18泰法師說:多計四蘊為我故,偏說量云:謂能了知由四蘊名,妄執神我本無有性,但於色等境中妄起計度,故言能斷一切自境界相,是故說名能映一切。
《披》能斷一切自境界相者:謂計受、想、行、識是我,我有識等,識等屬我,我在識等中。如是諸相,皆依我我所見分別所生,由是說言自境界相。若於四無色蘊,能善了知此一切相,則不生起隨轉,說名能斷。此中釋名能映一切,是故偏說四無色蘊,彼四無色名蘊攝故。
 執著受、想、行、識,是常、一、不變、有主宰性的我,或我有受想行識,受想行識屬我,我在受想行識中。
 這些種種我我所執的相狀,都是依於我見或我所見的分別所生起,因此說為自境界相。若於受想行識四無色蘊,能善了知此一切我見或我所見所生起的各種執著相,則不會生起我執或我所執,不會隨順我執或我所執而轉,稱為能斷。此處文中解釋名能映一切,因此依勝偏說四無色蘊,因為彼四無色是名蘊所攝的緣故。
午二、顯示法無我
 第二科顯示法無我,顯示法無我的所緣法。
顯示法無我者,謂善了知遍計所執自性,善了知世俗言名,能除一切彼所依相,是故說名能映一切。
 顯示法無我方面,是指善巧了知眾生周遍計度執著諸法有真實體性的遍計所執自性體相皆無,善巧了知世俗言說之名,隱覆空理有相顯現,也無真實體性,由此能斷除世俗言說名的執著,便能斷除一切彼遍計所執言說所依之染依他起相,因此說名能映一切法無我的實相。
 名言是意識所緣的法,為利眾生彼此方便溝通,將依他起的因緣事施設假名,依他起的事是如幻有的,而名是假施設的,名言所依的法也是無我的,稱為法無我。如果通達名,了知假名安立的一切法是畢竟空的,得到法無我的智慧,可以從雜染到清淨,斷除染污的依他起法,不再流轉生死,所以說名能映一切。
 《瑜伽論記》卷18泰法師說:因言說名執諸法,令悟此名但假施設,無別實法入法無我。
《披》能除一切彼所依相者:依他起相,為遍計所執世俗名言所依,是故說名彼所依相。顯揚論說:於依他起自性,執著初自性故,起於熏習,則成雜染。當知圓成實自性,無執著故,起於熏習,則成清淨。(顯揚論十六卷十三頁)由是當知此所說義。
 因緣所生、唯識所現的依他起相,為遍計所執的世俗名言所依止,因此說為彼所依相。《顯揚聖教論》卷16,13頁說:「於依他起自性,執著初自性故,起於熏習,則成雜染。圓成實自性,無執著故,起於熏習,則成清淨」。於依他起自性是因緣所生的體性,眾生執著最初生起的一剎那依他起法自性是真實的,於此生起執著,長時熏習於阿賴耶識中,則成為雜染。應當了知圓成實的自性,是於因緣所生的依他起法上遠離遍計所執自性,因為於依他起法上不執著為真實,常能生起如理作意熏習於阿賴耶識中,則能成就清淨的智慧。由此應當知道這裡所說的義理。
 凡夫眾生被名相牢牢的綁住,執名為實,佛如果教導空,又執著有一個空。不論說有或說空,凡夫都會執著,所以要精勤熏習依他起、圓成實、及遍計所執三性的道理,如實了知凡夫於四蘊名所生我執、我所執及諸法周遍計度執著的言說名等二種名唯空唯假,能使令心得清淨自在。
辰二、觀察自相2 巳一、諸我相事不可得
 第二科觀察自相,說明觀察自相的所緣法,分二科;第一科諸我相事不可得,說明諸我相事不可得的所緣法。
若過如是四無色蘊,諸我相事定不可得。
 如果超過受想行識四無色蘊,諸多執有我我所的各種相事,如執受、想、行、識是我,我有識等,識等屬我,我在識等中,一定不可得的。
巳二、自性相事不可得
 第二科自性相事不可得,說明無自性,自性相事不可得的所緣法。
若過世俗言名,遍計所執自性相事亦不可得。
 若是超過世俗言說之名,遍計所執自性相事,也不可得。如果不執著言說之名為實,於依他起法上遠離遍計所執自性,則能成就清淨的智慧。
辰三、觀察雜染因
 第三科觀察雜染因,觀察雜染的因緣的所緣法。
若於此二不善了知,則便一切自境界相,及諸雜染生起隨轉。一切境相及諸雜染,皆彼增上力所生故。
 如果於此四無色蘊的名,世俗言說之名這二件事不能善巧如實了知,則便於自身的境界相所生諸執我我所相事,及於遍計所執自性相事所生煩惱雜染隨之而轉。對自身一切境界相,生起我我所種種執著,以及對於一切法執著是真實的而生種種雜染,都是因為四蘊名及言說名二種名增上力所生。
 總之因為對於受想行識有執著,就有我我所執;對於名言執著是真實的,生起法執,會有各種煩惱生起,這些是二種名的力量所產生。
 《瑜伽論記》卷18解釋:「若不善了知此二名者,於境起執人法二塵,生死雜染生起隨轉,一切境相及諸雜染皆彼增上力所生者,人法二塵境界及與生死雜染,皆因二名增上力為起。」。
丑三、引證
 第三科引證,引聖教以證明二無我。
又佛世尊依此密意,說如是言:
執法自性故 執我性而轉 覺此故覺彼 由覺故還滅
 又佛依此密意,裡面有特殊的含義,說如是言語:「執法自性故,執我性而轉,覺此故覺彼,由覺故還滅。」眾生先執著法有真實的體性,又依法執著有我的真實體性,即是先有法執,後才有我執;如果覺知眾緣所生、唯識所變現的一切法,都是空無實體,先覺悟法是空的,然後能夠覺悟我也是空的;由覺悟法空、我空,就不再生死流轉,由此證得涅槃還滅。
《披》執法自性故等者:顯揚頌云:法執故愚夫,起彼眾生執,彼除覺法性,覺法我執斷。與此義同。長行釋云:由法執故,世間愚夫起眾生執。除眾生執現起纏故,覺法實性。覺法性故,法執永斷。法執斷時,當知亦斷眾生執隨眠。(顯揚論十六卷十二頁)其義應知。
 《顯揚聖教論》卷16,12頁有頌說:「法執故愚夫,起彼眾生執,彼除覺法性,覺法我執斷」。長行解釋說:世間愚夫執著諸法為實有,生起法執,依此法執又生眾生執即我執,依眾生執生起煩惱。為斷除眾生依我執現起的煩惱,先要體悟諸法的真實性是因緣所生,識所變現,空無實體。由能通達法的空性,於法執能永遠斷除。法執斷除之時,應當了知也能斷除我執,眾生所執的煩惱種子也就斷除了。其中的道理應當了知
 「我執」是指緣內識變現五蘊,迷於五蘊和合的作用,而認為有「常一主宰之我」的妄情。常一主宰,是指其體常住獨一,如主,如宰相,有自在作用。
 又分為俱生與分別二種。有情之身本來具有的先天的我執,即俱生我執,有二種。
 一、常相續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我。
 二、有間斷在第六識,緣識所變五取蘊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我。此二我執細故難斷。
 分別我執,由現在外緣力,要待邪教及邪分別然後方起故名分別,唯在第六意識中有。也有二種。
 一、緣邪教所說「蘊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
 二、緣邪教所說「我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此二我執麁故容易斷除。
 法執,指執著法為實有,即迷執萬有諸法皆有實體。又稱法我執、法我見。依《成唯識論》卷2:法執有俱生法執、分別法執二種。
 一、俱生法執,指無始時來,虛妄熏習內因力故,恒與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別,任運而轉,執法為實。又有二種: 
 1. 常相續,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法;
 2. 有間斷,在第六識緣識所變「蘊處界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法。
 此二種法執細故難以斷除。
 二、分別法執,指由現在外緣之力,非與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別,然後方起,唯在第六意識中有。又有二種。
 1. 緣邪教所說「蘊處界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
 2. 緣邪教所說「自性等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此二法執麁故如易斷除。
 此二執之關係如體與用。法執為根本本體之執,於法執上產生我執,如有我執,則法執必定存在。
 《成唯識論》卷5說︰「我執必依法執而起。」與此處所說其義相同。
癸三、繫屬瑜伽作意所緣法4 子一、標
 第三科繫屬瑜伽作意所緣法,說明三乘觀行瑜伽作意的所緣法,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四種所緣。
繫屬瑜伽作意,略有四種所緣。
 繫屬於三乘觀行的作意,要略而言有四種所緣。本論重點是修止觀的四種所緣。修止觀時,心裡如理作意,要略歸納如理作意的所緣境有四種。
子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來。
一、遍滿所緣,二、淨行所緣,三、善巧所緣,四、淨煩惱所緣。
 〈聲聞地〉詳細解釋修止觀的所有方法,歸納為:遍滿所緣、淨行所緣、善巧所緣、淨煩惱所緣,四種所緣境,行者應當通達所緣境如實修行。
子三、指
 第三科指,指出如前所說。
是諸所緣,如聲聞地廣辯。
 這裡所說的四種所緣,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6,901頁開始有詳細的解釋。
 第一種遍滿所緣,又分成四種:
 一、有分別影像,指毘鉢舍那所緣境事。若依世俗與勝義,又有另外一種解釋,據《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1說:有分別影像所緣者,謂由勝解作意,所有奢摩他毘鉢舍那所緣境。勝解作意者,一向世間作意。意指所有世間有漏的止觀,未證無分別智,都屬於有分別影像所緣。
 二、無分別影像,指奢摩他所緣境事。若依世俗與勝義,又有另外一種解釋,據《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1說:無分別影像所緣者,謂由真實作意,所有止觀所緣境。真實作意者,一向出世間,及此後所得作意。意指所有出世間的無分別智及後得智緣真如之止觀,都屬於無分別影像所緣。
 三、事邊際性,指緣一切法的盡所有性與如所有性,稱為事邊際性。如實明白所緣境所有的特性,如說五蘊,不會超出色受想行識,充分了解五蘊所有特性,稱為盡所有性;能任運了知五蘊諸法苦、空、無常、無我的共相,稱為如所有性:換句話說,事邊際性指如實了知所緣境的自相與共相。
 四、所作成辦,當成就止觀雙運時,即是成就聖道了,稱為所作成辦。
 第二種是淨行所緣,用五種清淨的所緣境,對治內心的煩惱,令心清淨。
 一、多貪眾生,修不淨觀對治貪習。
 二、多瞋眾生,修慈悲觀對治瞋習。
 三、愚癡眾生,修緣性緣起觀對治痴習。
 四、我慢眾生,修界差別觀對治慢習。
 五、散亂眾生,修安那般那念數息觀對治散亂心。
 這五種所緣境可以對治煩惱習氣,清淨心行。當心現起時,如實觀察,根據自己較重的煩惱,選擇合適的所緣境對治煩惱。
 第三種是善巧所緣,包括蘊、界、處、緣起、與處非處五種善巧,由緣五蘊、六根、六塵、及六識等十八界、內六處及外六處等十二處,十二緣起,因果相合的是處,不合道理的稱為非處等六類所緣之自相及共相等所生之善巧智慧。由此善巧所緣,能幫助行者通達根身、器界等諸法緣起,生起決擇諸法的智慧。
 第四種是淨煩惱所緣,稱為淨惑所緣。惑是煩惱,將煩惱的種子除盡,才能夠成就聖道。用苦集滅道四聖諦來息滅煩惱習氣;或依我法二空真如,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
子四、釋
 第四科釋,解釋。
應知此中,淨煩惱所緣者,謂世尊說四聖諦及真如。
 應該知道這其中,淨煩惱所緣方面,是指世尊所說的四聖諦及真如。緣著苦集滅道四聖諦可以斷除煩惱,成就二乘聖道;緣著真如,我、法二空真如,如理作意可以斷除煩惱障、所知障,成就大乘聖道。從〈本地分‧聲聞地〉卷26開始詳細的介紹了四種所緣境事,無論選擇哪一種所緣境來修行,都應該清楚如何修止、如何修觀。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