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四十六

                        彌勒菩薩說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詔譯
                        韓清淨科記
本地分中菩薩地初持瑜伽處菩提分品第十七之三
 現在是本地分菩薩地初持瑜伽處的第十七品菩提分品的第三部分。菩提分品總共分成十五科說明,本卷內容為〈菩提分品〉最後一科的四種法嗢柁南,及菩薩地的第十八品〈功德品〉。
巳十五、四種法嗢柁南4 午一、標
 第十五科四種法嗢柁南,說明四種法嗢柁南所攝義,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欲令有情清淨故說。
復有四種法嗢柁南,諸佛菩薩欲令有情清淨故說。
 又有四種法嗢柁南,是諸佛菩薩為了使令有情的身語意三業清淨而說。
 《瑜伽論記》說,四種法嗢柁南,翻譯稱四優陀那;「嗢柁南」是法相應義、諸佛展轉宣說義、行跡義,有很多的別名:
 一、集散或集施,即以少許字,集合多法,作成詩句,使令學習的人容易領受學習。
 二、印,是法相楷定不變易之義,現在將它翻成法印,一切行無常等之四種法印。
 三、說,即世尊常誦說義。
 四、總略義,或名標相,將所有佛法作要義的歸納,如說無常是有為法標相,苦是有漏法標相,無我是一切法標相,涅槃寂靜是無為法標相。
午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
午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四種法嗢柁南,即是四法印。
一切諸行皆是無常,是名第一法嗢柁南。一切諸行皆悉是苦,是名第二法嗢柁南。一切諸法皆無有我,是名第三法嗢柁南。涅槃寂靜,是名第四法嗢柁南。
 一、一切諸行皆是無常:行,是遷流變易,無常生滅。一切因緣所生有為的有情世間及器世間諸行都是遷流不息、無常生滅,是名第一法嗢柁南。如〈聲聞地〉卷27說:彼諸行因所生故、緣所生故,本無而有,有已散滅,體是無常。
 又〈聲聞地〉卷34說:此中且依至教量理,如世尊說:諸行無常。又此諸行,略有二種:1、有情世間,2、器世間。世尊依彼有情世間,說如是言:苾芻當知,我以過人清淨天眼,觀諸有情,死時生時,廣說乃至身壞已後,當生善趣天世界中。由此法門,顯示世尊,以淨天眼,現見一切有情世間,是無常性。又世尊言:苾芻當知,此器世間,長時安住。過是已後,漸次乃至七日輪現。如《七日經》廣說。乃至所有大地諸山大海,及蘇迷盧大寶山王,乃至梵世諸器世界,皆被焚燒。災火滅後,灰燼不現。乃至餘影亦不可得。由此法門,世尊顯示諸器世間是無常性。
 二、一切諸行皆悉是苦:一切因緣所生有為五蘊諸行是無常故苦,如卷27說:緣起五蘊諸行是無常故,即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悴、悲、歎、憂、苦、惱法;是生法故,乃至是惱法故,則名為苦,是名第二法嗢柁南。
 三、一切諸法皆無有我:有為無為一切諸法都是無我。如卷27說:緣起五蘊諸行,由是苦故,不得自在,其力羸劣,由是因緣,定無有我,此是人無我;有為諸行言說自性不可得是法無我,是名第三法嗢柁南。
 四、涅槃寂靜:如下文說當知涅槃,其體寂靜。一切眾苦,畢竟息故。一切煩惱,究竟滅故,是名第四法嗢柁南。
午四、釋2 未一、名嗢柁南3 申一、第一義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名嗢柁南,解釋嗢柁南的名義,又分三科;第一科第一義,以第一種義理解釋嗢柁南的名義。
諸佛菩薩多為有情宣說如是法相應義,是故說名法嗢柁南。
 嗢柁南是相應義。諸佛菩薩多數都為有情宣說這些與法相應的義理,因此說名為法嗢柁南。譬如無常、苦與諸行相應,因此說:一切諸行皆是無常、一切諸行皆悉是苦;無我與一切有為法及無為法相應,因此說:一切諸法皆無有我;寂靜與涅槃相應,因此說:涅槃寂靜。如是相應義,是嗢柁南的第一義。
申二、第二義
 第二科第二義,以第二種義理解釋嗢柁南的名義。
又從曩昔,其心寂靜諸牟尼尊,於一切時展轉宣說,是故說此名嗢柁南。
 又從過去久遠劫以來,一切煩惱戲論永滅,證大涅槃,內心寂靜的諸佛世尊,於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時展轉宣說一切諸行皆是無常、一切諸行皆是苦、一切諸法皆無有我及涅槃寂靜,因此說名為嗢柁南。諸佛常所宣說,是嗢柁南的第二義。
 《瑜伽師地論略纂》卷12解釋:「論云復有四種法嗢柁南者,此云說也,即世尊常誦說。」
《披》其心寂靜諸牟尼尊者:諸牟尼尊,一切煩惱戲論永滅,證大涅槃,是名其心寂靜。
 牟尼,是寂靜義。諸牟尼佛煩惱障、所知障畢竟斷除,一切煩惱戲論已永遠寂滅,證得無住大般涅槃,是名其心寂靜。
申三、第三義
 第三科第三義,以第三種義理解釋嗢柁南的名義。
又此行跡能趣大生,亦復能趣出第一有,是故說此名嗢柁南。
 「跡」是足跡,走路的時候,道路上會有走過的足跡,名為行跡。又此四句偈是大乘行者趣向聖果的路,名為行跡,是修行之路,成佛之道;能趣大生,依《瑜伽論記》解釋,能趣人天勝果,名趣大生;聖人依循此四行迹得離三界,名出第一有(非想非非想處天在三界中是最高的處所,名「第一有」),因此說此名為嗢柁南。行跡,是嗢柁南的第三義。
 玅境長老解釋,大乘菩薩行者依這四法印,能夠成就廣大的無上正等正覺,大,是指大菩提;二乘行者若依四種法印而行,也能夠證得初果、二果、三果、及四果阿羅漢,超越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出離三界。由於這四句偈是能成就聖道的行跡,因此這四種法印稱為嗢柁南。
未二、辨四種法4 申一、諸行無常3 酉一、徵
 第二科辨四種法,辨明四種法嗢柁南義,分四科;第一科諸行無常,辨明一切有為諸行是無常的法義,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菩薩等隨觀察一切諸行皆是無常?
 什麼是菩薩的等隨觀察一切諸行皆是無常?一切諸行,包括有情世間及器世間。等,是全部,隨是其中一分。觀察全部有情世間及器世間的一切諸行都是生滅無常,名等觀察;隨一各別的觀察有情世間或器世間諸行也都是生滅無常,名隨觀察;合說等隨觀察。
酉二、釋2 戌一、以正觀察2 亥一、總觀無常2 天一、無性無常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以正觀察,以正見觀察,又分二科;第一科總觀無常,總相觀無常,又分二科;第一科無性無常,諸行本來是無,常無,常常沒有,稱為無性無常,這是依遍計所執相來觀察,執著一切言說有真實性的遍計所執本來就不存在,稱為無性無常。
謂諸菩薩,觀一切行言說自性,於一切時常無所有。如是諸行常不可得,故名無常。
 諸多菩薩觀察一切有為諸行的言說自性,於一切時,常無所有。因緣所生的有為諸行,自性是離言說的;為了方便溝通,因此才於有為諸行假立各種名言表法,名言是能詮,所詮的義是概念,稱為名言自性,假立的名言並無實體事物可得,因此說於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時常無所有。所詮的義不可得,能詮的名言也不可得,如是能詮、所詮的諸行,一切時都是無所有、不可得的,故名為無常。這是觀一切法空的意思。
 如〈決擇•菩薩地〉卷80說:「云何貫穿法空性?謂唯由一相,不可得所顯故。此中不可得者。即於彼事所取無常性,若內若外若二中間。愚夫遍計所執言說自性都不可得。」貫穿法空性唯由言說自性不可得這一相貌所顯。此中所說不可得方面,是指在蘊界處事上,都是無常的;不論內六根、外六境,或是若二中間,依根緣境發起的六識,愚夫依名取相,遍計所執根塵識有常我的言說自性都不可得。
 《瑜伽論記》卷11解釋:「莊嚴論云:以「無」義是無常義,由分別相(遍計所執相)畢竟無故。」。
天二、生滅無常
 第二科生滅無常,這是從依他起相來觀察諸識是剎那生滅變化的,稱為生滅無常。
又即觀彼離言說事,由不了知彼真實故;無知為因,生滅可得。如是諸行離言自性有生有滅,故名無常。
 又菩薩進一步觀察彼諸行離言說事,即觀依他起自性。五蘊諸行唯是內心依言說邪想分別,而變現出有諸行相似顯現,猶如影像、光影、水月、燄、水、夢、幻,非真實有、是空性相應的,凡夫由於不了知緣生諸行是如幻如化,如水中月、夢中境,其言說自性是畢竟空的真實義;以此無知無明煩惱為因,造作業力,招感果報,而有生老病死的生滅相可得。如是諸識變現的一切離言依他起性諸行是剎那生、剎那滅的,因此說名無常。
 《瑜伽論記》卷11景法師說,這一段說明依他起的自相是不可言說的,譬如「眼證色,乃至身所覺觸不可言說」,每個人所見的色塵都不一樣,能說的都是共相(世間極成真實),各人所緣到的色塵自相,是無法以言語說出的;如同身體感覺很痛,究竟有多痛,只有自己可以感受得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難以言喻,若一定要強說,所說其實都是不稱所證境的。譬如說我看到了青山綠水,這青山綠水是總相,其實彼此所看到的青是不一樣的,這些眼識所緣的自相,念念剎那生滅,都是不可得的,但是眾生沒有仔細思考這件事,而隨言說執著有真實的青山綠水在眼前,生起遍計所執,如此執著時,在阿賴耶識熏下種子,成為下一生根身器界的因,因緣成熟時,這些依他起的色法心法便顯現出,有生有滅,故名無常。
 「由不了知彼真實故」,圓測大師補充:「由不了知如所有性等二種真實,及世間等四種真實故,起諸戲論無明法執,起諸世間有漏五蘊生滅可得。」
 〈本地分•菩薩地〉卷36說,真實義略分為二種,一是諸法的如所有性,二是諸法的盡所有性;諸法的真實性稱為如所有性,因緣所生法的本性是因緣有、自性空的,所以諸法的真實性稱為如所有性;諸法的一切性稱為盡所有性,因緣和合時會顯現各式各樣差別的法相,包括內身外境,過去、現在、未來,及好壞勝劣等等,這些諸法的一切性稱為盡所有性。若於一切法不能了知通達如所有性與盡所有性,便不了解真實義。
 真實義廣說有四種真實:
 一、世間極成真實。是世間人所認同的境界,如山河大地、地水火風等,地就是地,而不是火;樂就是樂,而不是苦;一切世間人所共同了解的感受與事物,從無始以來展轉傳過來即是如此,這是大家共同成立認可的,不需要思惟、衡量、觀察,便能了解,這無始以來的名言熏習作用,是名世間極成真實。
 二、道理極成真實。有智慧的人依止現量、比量、聖教量,善巧的思惟簡擇觀察一切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能執持領受一切法如所有性及盡所有性的真理,依止名言施設如是思惟觀察以後,內心建立起對佛法的真實認識,稱作道理極成真實。
 三、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世間極成真實是一般凡夫的境界,學佛之後有道理極成真實,聲聞人依四諦十六行相的觀行,修行成就時,會有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二乘行者成就聖道時,能得出世間無漏根本無分別智,下一剎那有世出世間無漏的後得智,此時雖帶名言,已有我空的智慧,因此當聖人說我時,不會執著有我,說無我時,也不會執著無我。聖人斷除煩惱障所認識的實相,是名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
 四、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這是諸佛與諸菩薩的境界,大乘菩薩修法無我的觀行,證入法空的真實義,通達了知一切法的離言自性非無,假說自性非有,非無非有是平等平等的,這是無分別智所活動的境界,約能緣的智慧來說,是諸佛諸菩薩所行的真實。大乘聖者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所認識的實相,是名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
 凡夫不了解這些真實義,由無知為因,執言說的一切法為真實有而起惑造業,虛幻與真實分不清楚,不明白假實差別,不能通達真實義,因此而有生滅無常的因緣生法出現。
《披》又即觀彼離言說事等者:諸有為法離言自性,是名離言說事。由不了知此唯事故,起邪分別;由是因緣,墮諸世間生死相續,是名無知為因,生滅可得。
 諸多的有為法是離言說性的,名為離言說事。由於凡夫不了知這只是因緣所生幻化之事,生起錯誤的邪執分別。唯,是表示遮言說性,因緣生法是離言說相的,並沒有言說的真實自性可得,稱為唯事。由是凡夫虛妄分別的因緣,墮諸世間起惑造業,而有生死相續,是名無知為因,生滅可得。
亥二、別觀四相2 天一、依三世觀3 地一、過去
 第二科別觀四相,再各別觀察有為法生住異滅的四種相貌,分二科;第一科依三世觀,依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觀察,又分三科;第一科過去,觀過去諸行無常。
又諸菩薩,觀過去行已生已滅,由彼諸行無因可得,亦無自性,是故觀彼因性、自性皆無所有。
 又諸菩薩,觀察過去的有為諸行,依因緣和合而生,剎那生已自然滅,已成過往。由於這些曾經的有為,無因可得,約因果而言,有為法的現行是果,因既已得果,所以因不可得;果也已經逝去,如今自性皆無所有,因此觀知:往昔有為諸行,無論因性、自性,都沒有真實體性可得,並不能常恆住不變異,是無常的。
《披》觀過去行已生已滅等者:由已生故,因已受盡,是故說言無因可得。由已滅故,自性受用已盡,是故說言亦無自性。
 由於過去有為諸行的種子已生現行了,其因已受盡,所以說無因可得。由於果法已謝滅,果法的自性受用已盡,所以說也沒有自性。例如觀察三歲的自己,由過去生邪分別熏習所得的果報,已經過去,故說無因可得。約近一點來說,昨日不可得,再近一點,前一剎那也已經不見,因與果都已然過去。
地二、現在
 第二科現在,觀現在諸行無常。
觀現在行已生未滅,由彼諸行因不可得,已與果故;自性可得,猶未滅故;是故觀彼自性是有,而無有因。
 觀察現在的諸行,因緣和合而生,這根身器界等果報現前,尚未滅去,但由於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諸行,這些正報依報的因已不可得,已取果故(種子既然生起現行,受用後便不再出現);相對來說,果報則受用未盡,正現在前仍然可得,還未壞滅、寂滅;因此觀知:有果報現前,自性是有,而已無有因。
《披》觀現在行已生未滅等者:由已生故,因已受用,是故說言因不可得。自性受用未盡,是故說言自性可得。
 由於果法已經生起,因與果相貌不同,種子變成芽,芽不是種,因已過去、已然受用,因此稱為因不可得。已生現行的果芽,自性受用未盡,仍然現前,是故說言自性可得。
地三、未來
 第三科未來,觀未來諸行無常。
觀未來行未生未滅,由彼諸行有因可得,未與果故;無有自性,猶未生故;是故觀彼唯有因性,而無自性。
 觀察未來的有為諸行,因為尚未生起,更無滅可得,由於現在剎那、剎那熏習下去的邪分別戲論等種子,使將來諸行已有因可得,而還沒有與果;既然未來果法猶未顯現,所以無有自性;因此觀知:未來諸行只有因性,而無自性,也是無常的。
《披》觀未來行未生未滅等者:由未生故,因未受用,是故說言有因可得。既未有生,亦未有滅,由此未滅自性未受,是故說言無有自性。
 由於未來諸法還沒有形成現行,種子等因尚未受用,如想要求生淨土,現在仍在栽培能生淨土的因,只是淨土還沒現前,因此說言有因可得。既然未來法沒有生起,也就還沒有滅,由於沒有滅,自性未受用,因此說沒有自性。
 以上是以因緣生法麤的觀察而言,應較容易感受到無常的相貌。過去既已謝滅,因果都不可得;而現在是有果,因已受用;未來則是有因還未生果;依此觀見諸行由有而無、由無而有。有也會成過去,未來法沒有的,因緣具足也能現前生起,無法永遠不變,這即是無常。
天二、依剎那觀2 地一、別辨相3 玄一、標
 第二科依剎那觀,依剎那觀察諸行無常,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辨明它的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依剎那觀有為諸行可分四相。
菩薩如是見三世中分段諸行相續轉已,等隨觀見一一剎那有為諸行,皆有三種有為之相。於剎那後,復有第四有為之相。
 菩薩如是觀見過去、現在、未來三時中,這些分段的根身器界、正報依報等諸行,是相續現前而轉以後,能平等或隨順其中一種,作全部觀察或部分的觀察,觀見每一剎那的有為諸行,都有生住異三種有為之相。於剎那後,又有第四有為之相(滅)。
 事實上,有為諸法,生已自然滅,滅不待因,依此道理應知法的生滅只是假安立有前後義,其實一剎那即有生滅,剎那間即生即滅。如《瑜伽論記》解釋,有情死時,死生同時,如秤兩頭,低昂時等。當二種不同的法,一法滅已,另一法即同時生起,二法是同時的。如人死時,阿賴耶識離開色身,今生一死,中陰身也同時生起,死有與中有是同時出現的,如同推旋轉門,這一生的五蘊謝滅推往過去,未來的五蘊即向前過來,同時且從未斷滅過。現在的果報與下一剎那的果報,都是相續不斷完全沒有間隔的。依現在這一法來說,於剎那間即有生住異相,它消逝時稱為滅,因此說「於剎那後,復有第四有為之相」;但換句話說,它的生滅,也是在同一剎那,因為生滅只是假安立的法,僅依有為法不同的狀態而說它有生住異,其中,於「生住異」時,仍是屬於有分(分位)的,屬於無分的有為法則稱為滅,因此也可說一剎那有生住異滅四相,「剎那生滅」,這句話義理是可通的,並不會互相矛盾,只是觀待前一法不現前而假安立於剎那後為第四的滅相。
玄二、釋2 黃一、正觀四相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正觀四相,正確觀察諸行四種有為相。
即於此中,前剎那行自性滅壞。無間非先諸行剎那自性生起,正觀為生;諸行生已,即時未壞,正觀為住;此已生行,望前已滅諸行剎那自性別異,正觀為老;從此諸行生剎那後,即此已生諸行剎那自性滅壞,正觀為滅。
 即於此有為諸行中,觀生住異滅四相,了知有為法的自性是生滅同時,眾緣有故生,生已自然滅。接著要說明有為法的生住異滅四相應如何安立?由於其中沒有間斷,於前面諸行生已,自性壞滅後,無間斷的同時還有相續的諸行生起,由此正觀為生相;或諸行剎那生起已,在生起的同一剎那並沒有壞,正觀為住;此已生的諸行,相望於前面已滅諸行的剎那自性是不同的,正觀為老;從此諸行生剎那之後,一剎那自性生已自然滅,法性生起是一定會滅的,滅不待因,生的剎那後,已生諸行剎那自性隨即滅壞,由此正觀為滅。
 由上可知,這些生住異滅都是在諸行的變化上假安立的,並沒有真實的生住異滅自體存在,只是諸行剎那的幻現而已。譬如日光燈的光明,多數人以為是一直相續的,其實不然,這光明也是快速閃爍,剎那剎那頓生頓滅的,猶如諸行的真實境界一般,只是凡夫的執著心太粗,無法觀見這剎那無常的深細道理。
 所謂「眾緣有故生,非故新新有」;當眾因緣具足時,法即能生起,一切法都是剎那生滅,因此剎那、剎那都是新新生起,例如,前一剎那的五蘊與後一剎那的五蘊,都不相同,包括地水火風、細胞,乃至心念、感受等,皆依眾緣具足頓生頓滅,並沒有前一剎那不變的諸行有真實自性可相續到後一剎那。每一剎那都仰賴眾緣生起,只是相似顯現,若一口氣上不來即死,但是多數人不了解,反而於假安立的法上虛妄執著,甚至為追求青春永駐等,而造作諸業,無法觀見諸行剎那剎那的生滅變化。
黃二、觀唯諸行
 第二科觀唯諸行,觀察唯有諸行,無生住異滅自性。
菩薩觀此已生剎那諸行自性,即是生住老之自性,不見生等別有自性。如實觀見生剎那後,即此生等諸行剎那自性滅壞,無別有性。
 菩薩觀察此已生之剎那的諸行自性,即是「生住老」的自性,並沒有見到「生住異」能離開諸行別有真實的自性。如實觀察到諸行生剎那後,隨即這已生、相似而住、乃至變異的諸行,剎那自性即會滅壞,因為有為諸行本身生已自然會滅壞,法爾如是,並沒有另外的「滅」自性在其中。
 〈決擇•五識身相應地〉卷52說生住老(異)無常(滅)屬於不相應行,沒有實體性可得,不屬於心也不屬於色,只是以色心的變化所安立的一個概念而已,如:
 1、生:一切有為法由於有因(種子)的緣故,諸行不是無因而生,也不是本來就存在的。當諸行的種子遇緣,因緣具足時,諸行本身的法相能剎那初始現起,以此名生。其中並無單獨「生」之法體可得。
 2、住:這一切有為法,從生位現起後,依諸因緣暫時相似相續,名為住。
 3、老(異):於時間上,前、後的有為諸行,有所差別,說名為老,因此老即變化義。
 4、滅(亦名無常):這一切有為法生了以後,剎那即消失,名為滅,也即是無常。
 由此可知,生住異滅,觀唯諸行,無別有性。
玄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四種有為之相,總攝諸行。
 如上,這生、住、異、滅四種有為之相,是依有為法變化所安立的四種假名,其能含攝所有諸行,即所有的有為諸行都會出現生住異滅四種相貌。
《披》前剎那行自性滅壞等者:諸行生滅,唯一剎那,以彼纔生無間滅故。然於中間前後相續新新生起,愚夫不了,妄執實有生住異滅,或復妄執離諸行外別有自性。菩薩正觀則不如是。於此剎那行續前剎那生正觀為生,由是了知生無常義。即此剎那生有諸行自性可得正觀為住,由是了知住唯假說非實有義。若此剎那生望前剎那諸行自性變異正觀為老,由是了知老觀待有假施設義。即此剎那生無間諸行自性滅正觀為滅,由是了知滅無常義。又復正觀生住老滅,唯是諸行分位差別,非離諸行別有自性。由是應知,諸佛菩薩唯於諸行說無常義。
 一切有為諸行的生滅,只有一剎那,一剎那只有0.013秒,纔(才)生沒有間斷的即滅。然而,由於在中間過程中,前後相續新新生起,每一剎那都是新的,只是愚癡無聞的凡夫不了解,於是虛妄的執著離諸行以外實有生、住、異、滅的體性。菩薩正確的觀察則不會這樣想。於此剎那現起的諸行,相似相續前一剎那已滅的諸行之後生起,而能正觀察為「生」,由此了知生是無常的義理,生也不可能常住不變,一剎那即滅。即以這剎那生起的諸行,以果法有自性可得,而正觀為「住」,由此了知住也唯是方便假說的,並非真實有一個住法可得。若此剎那生起的諸行,相對望於前一剎那已滅的諸行,它的體性絕對不同,一定有變化與差異,即以此正觀它是「老」,由此可知:老是觀待前後剎那的變異而假立的,只是觀待有,並不是真實有,如果還需依於觀待,此法也不可得,因為有前法才有此法,總之,老也是假施設的。即以這一剎那的諸行無間自體就滅了,而正觀察為「滅」,由是了知滅是無常義。
 又再正觀生住老滅,只是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這些正報依報諸行分位不同的狀態差別所安立的法相,不是離開這一切有為諸行,另外有一個生住老滅的體性存在。由此應知,諸佛菩薩只在有為諸行上說無常的義理。以上是說明正觀諸行剎那無常。
地二、出要義2 玄一、標列
 第二科出要義,說出生住異滅四種有為相的重要義理,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列四種有為相由有分、無分二種所顯。
以要言之,二分所顯。一者、有分所顯,二者、無分所顯。
 要略而言,有為諸行具生住異滅四相,其分位由二種所顯:當諸行現前稱為「有分」;諸行滅,不現前時,名「無分」。一、有分所顯,指生、住異;二、無分所顯,指滅。
 諸行生住異滅是同時存在,此處說明諸行不同分位的相貌。
玄二、隨釋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
此中世尊依於有分,建立一種有為之相;依於無分,建立第二有為之相。住、異二種,俱是諸行有分所顯,建立第三有為之相。
 世尊依未來、過去、現在三世來安立生、滅、住異三種有為相。〈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2說:「問:何故世尊但說三種,一、生,二、滅,三、住異性?答:由一切行三世所顯故。從未來世本無而生,是故世尊由未來世,於有為法說生有為相。彼既生已落謝過去,是故世尊由過去世,於有為法說滅有為相。現在世法二相所顯,謂住及異。」
 此中世尊於有分,依未來世本無而有,建立第一種有為相,「生」;於無分,依過去世諸行已滅,建立第二種有為相,「滅」;依現在世有為法現前是住,有變化是異,將住、異二種總合為一,建立第三種有為相,稱為「異」或「住」。故說三種有為相是「生異滅」或「生住滅」。
 「生異滅」是將「住」攝於「異」中,「住」與「異」二種分位相似,皆是諸行有分所顯現,而「異」可以表達有為法的變化,所以將住攝於異中,稱生異滅;
 「生住滅」是將「異」攝於「住」中,異與滅二種分位很像,但是異是有相,滅是無相,因此將「異」攝於「住」中,稱為生住滅。這是以不同觀點來建立第三種有為相。
《披》建立第三有為之相者:住、異二種總合為一,建立第三有為之相,以俱有分所顯故,由是應知餘處說三有為相義。
 將住、異二種總合為一,建立第三種有為之相,或是生住滅,或是生異滅,住、異都是有分所顯現,因此應當了知餘處只說三種有為相的道理。
 各部經論說法開合不同,或四相(生、住、異、滅)、或三相(生住滅或生異滅),但都不離開這幾種相。
戌二、決擇所觀2 亥一、依自他教2 天一、顯自3 地一、標
 第二科決擇所觀,決斷簡擇所觀的有為四相,分二科;第一科依自他教,依自大乘與其他乘的教法對論,又分二科;第一科顯自,顯示自大乘法的正義,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唯有諸行,無實四相。
此中菩薩,觀一切時唯有諸行,除此更無生住老滅恆有實物自性成就。
 這其中,菩薩觀察一切時,都只有因緣所生的正報、依報等諸行,除了緣生法的諸行以外,更沒有生住老滅的真實體性可得。
 薩婆多部主張諸行以外,還有生住老滅的體性可得,生將諸行生起,此處是要破聲聞行者不圓滿的說法。
地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為什麼這樣說?
地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諸行生時,唯即如是諸行可得,無別有餘生住老滅。如是諸行住老滅時,唯即如是諸行可得,無別有餘生住老滅。
 諸行正報、依報現起時,只是如是的眾緣和合,才有諸行可得,沒有其餘的生、住、老、滅法體可得。如是諸行於住老滅時,只是有為法的分位變化,而假立有如是生住異滅可得,並沒有生住老滅的真實法體。
《披》諸行生時等者:雖諸行生生相可得,住老滅相亦復可得,然唯諸行自性所顯,是故說言唯即如是諸行可得。除此更無生住老滅恆有實物自性成就,是故說言無別有餘生住老滅。如說諸行生時理既如是,諸行住老滅時,當知亦爾。
 雖然諸行現前時,好像有生相可得,住老滅也好像有相可得,然而只是在諸行體上,用名言安立顯現住老滅的分位相,因此說只有如是緣生法諸行可得。除了諸行以外,更沒有恆常、有、實物的生住老滅自體可得,所以說無別有餘生住老滅。如前面所說,諸行生時的道理是這樣,諸行住老滅時的義理,應當知道也是一樣。
 生住老滅是無實物、無自性的,只是諸行的分位變化,若離諸行,生住老滅,不可得。
天二、簡他2 地一、標義
 第二科簡他,簡別薩婆多部認為生老住滅有實在體性的說法,分二科;第一科標義,標出生等實物不可得的道理。
又諸菩薩以理推求生等實物亦不可得。
 又諸菩薩於止觀中觀察,用道理推求思惟生住老滅這些實體性是不可得的。
地二、舉難2 玄一、略辨四相2 黃一、舉生相2 宇一、二生難
 第二科舉難,舉出難問,分二科;第一科略辨四相,要略辨明四相,又分二科;第一科舉生相,舉生相為例,又分二科;第一科二生難,以二生難問。
如是推求不可得者,謂若離彼色等諸行別有生法,是即應如色等諸行自體有生,如是此生亦應有生。如是即應有二種生,一者、行生,二者、生生。
 菩薩這樣推求,觀察生住異滅的實體性是不可得的,但薩婆多部(說一切有部)認為可得,如果認為可得的話,應該是遠離色受想行識等諸行,另外有一個生法的實體物存在,如果這樣主張,色受想行識等諸行生時,不但諸行自體有生,生也有一個體性生出來,所以一個法現前時,生這一法也應該被生出來。這樣會有二種生:
 一者、行生,「行」是色受想行識諸行,「生」是出生;色受想行識生出來,稱為「行生」。
 二者、生生,第一個「生」字,是名詞,指能生行的一種實體法,第個「生」字,是動詞,指「生」法發生「作用」,具有生的功能,若生出諸行時,稱為「生生」。
 若主張遠離色受想行識諸行另外有一個生法的實體物存在,則,色受想行識等諸行生時,不但諸行自體生出來,同時還必須有個能生的「生法」也生出來,這樣才能完成色受想行識諸行生這件事。
 《瑜伽論記》說有部主張,行生又名大生,生生又名小生。大生指諸行生,大生必須由小生生,名稱不同,義理同上所說。
宇二、一異難
 第二科一異難,論主以一或異難問有部的主張。
如是行生與彼生生為一為異?若言一者,計生實有即為唐捐。言別有生是實物有,不應道理。若言異者,如是即應非行生生;是行生生,不應道理。
 承上所說,諸行生與生生,是同一個法體或不是同一個法體?如果說行生和生生,即大生、小生,二者是一體沒有差別,那麼執著生法有實體性,即是唐捐,白說了。因此若說離開五蘊諸行另有「生」是實物有,則不合道理。
 反之,若諸行生與生生是不同的法體,則諸行生根本不需由生生來生;因此有部這樣主張行生是由生生所生,是不合道理的。
《披》如是即應非行生生等者:謂若生相與行異者,是則生相應非從諸行生;然是行生,故不應理。
 如果說生的體相與諸行是不同的,則生相應該不是依諸行生而說生;然而卻說是從諸行生而有生的實體,這樣說是不合道理的
黃二、例住等
 第二科例住等,例舉住等。
如說生相,如是廣說住老滅相,當知亦爾。
 如以上所說,生相是這樣,找不到一個所謂生法的實體性,住相、老相、滅相道理也是相同,以理類推應可了知。
玄二、別廣滅相3 黃一、標義
 第二科別廣滅相,廣泛分辨滅相的道理,分三科;第一科標義,標出滅相的要義。
謂若滅法別有自性,是實成就;即應此滅有生有滅。
 如果確實有一個滅法是有真實性,是真實成就存在的話,那麼這一個滅法必定是有生相有滅相;因為若沒有生,哪來的滅呢?
黃二、設難2 宇一、有生難
 第二科設難,假設一個難問,分二科;第一科有生難,假設有滅生出來的難問。
若滅生時,一切諸行皆應同滅。如是即應少用功力,如入滅定,諸心心所一切皆滅。
 若滅的作用有實體法,滅生起現前時,一切的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應該都同時消滅殆盡。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用費太大的力量用功修行,如同入滅盡定,前六轉識的心心所全部滅,第七識我執也跟著滅,不會再有煩惱產生。
宇二、有滅難
 第二科有滅難,假設有滅相的難問。
若滅滅時,一切諸行雖皆已滅,復應還生,以滅無故。
 滅相如果是實體性,當滅法滅時,一切的諸行雖然已滅,此滅法也被滅掉不存在,因滅與生是相反的,則諸行應該全部又生出來。
黃三、結非
 第三科結非,結語滅有實體性是錯的。
是故言滅有生有滅,不應道理。
 因此說滅有實體性,而說諸行有生相有滅相,這樣的主張不合道理。
亥二、依修厭等
 第二科依修厭等,依修厭離等難問。
又善男子、或善女人,於一切時恆有實物自性成就,觀為假有,而能修厭、離欲、解脫,不應道理。與此相違,是應道理。
 又諸多的善男子、或善女人,想要修學佛法出離三界,於一切時恆常將有實體的生、住、老、滅,觀為假有,能修厭離三界諸行、離三界欲、乃至令諸行究竟寂滅,證得解脫,是不合道理的。應是不執著生、住、老、滅有真實性,於諸行修厭、離欲、解脫才合道理。如前所說,「生若是實體法,則應有二生,行生及生生」;若滅是實體法,則滅生時諸行即滅,滅滅時,諸行即生,如此則諸行恆常存在怎能生起無常的正見。
《披》於一切時恆有實物自性成就等者:此說生住老滅應知。
 於一切時恆有實物自性成就方面,此處是說生住異滅,並不是有真實性應當了知。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由此行相,是諸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是無常。
 由於生住異滅是假有,唯有諸行之體的變化,由此諸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行都是無常;依此諸行無常的正見,能修厭離三界諸行、離三界欲、乃至令諸行究竟寂滅,證得解脫。
申二、諸行皆苦3 酉一、標
 第二科諸行皆苦,說明諸行皆苦的相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三苦的相貌。
又諸菩薩,觀無常行相續轉時,能為三種苦所依止。
 又諸菩薩,觀察無常的五蘊諸行剎那剎那相續生起時,能為三種苦所依止。
酉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三苦。
一者、行苦,二者、壞苦,三者、苦苦。
 一、行苦:三界有情所依止的果報體,根本所依的真異熟,是由過去生煩惱為緣造業所引生的,有很多煩惱種子隨逐,遇到助緣便能生起煩惱;使得生命現出麤重相、剛強相、障礙相、怯劣相、不自在轉無堪能相,隨順惑業苦諸雜染,背離清淨的戒定慧;因此諸佛如來安立三界一切所依自體為苦,就是所謂由行苦故苦。若約三受而言,不苦不樂受,名行苦。行苦是勝義苦,一般人不容易瞭解。
 二、壞苦:樂受變壞名壞苦。如世尊說:可意朋友,可意眷屬,可意境界,若變壞時,若遭毀謗凌蔑等時;發生愁歎憂苦悲惱。彼於爾時,由壞苦故苦。
 三、苦苦:苦受名苦苦。如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苦。不可意諸行,由苦苦故苦。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悉是苦。
 如是菩薩由觀見三界五蘊,不可意諸行,由苦苦故苦;可意諸行,由壞苦故苦;非可意非不可意諸行,由行苦故苦,能如有漏諸行真實的相狀,了知只要有五蘊的果報存在皆悉是苦。
申三、諸法無我4 酉一、標
 第三科諸法無我,解釋諸法無我的法相,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二種無我的體性。
又諸菩薩,如實了知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二無我性。
 又諸菩薩能夠如實了知有為法、無為法,這一切諸法二種無我的體性。
酉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二種無我。
一者、補特伽羅無我性,二者、法無我性。
 一切諸法包括有為法及無為法,有為法與無為法都是無我的,這二種無我是:
 一、補特伽羅無我性。是指人無我,即一切諸行無人我,離一切諸行也無人我可得,名人無我。
 二、法無我性。諸行的名言自性都不可得,名法無我。
酉三、釋2 戌一、補特伽羅無我性
 第三科釋,再詳細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補特伽羅無我性,說明人無我的法性。
於諸法中補特伽羅無我性者,謂非即有法,是真實有補特伽羅;亦非離有法,別有真實補特伽羅。
 在諸法當中,說明人無我的體性相貌,是說有情的色受想行識無常變化,沒有主宰性,是諸多因緣和合的,受到因緣的制約,並無真實的補特伽羅,是為即蘊無我;也不是離蘊有我,遠離色受想行識,並非另外有一個真實體性的人住在身體中,或身體外,來主宰這色受想行識,由此而觀知補特伽羅無我。
《披》謂非即有法等者:有尋有伺地說:若即於蘊施設我者,是我與蘊無有差別;而計有我諦實常住,不應道理。又說:若蘊外餘處者,汝所計我應是無為,不應道理。若不屬蘊者,我一切時應無染汙,又我與身不應相屬,此不應理。(陵本六卷十一頁436)由彼所破,應知此所說義。
 〈有尋有伺等三地〉說:
 若是在五蘊上施設安立這就是我,我與五蘊沒有差別,五蘊是無常的,則我也應該是無常的;可是你們卻執著有真實、常住不變的我,這樣主張就不合道理。
 如果又說我是常住不變的住在五蘊以外,五蘊是有為的,則你們所執著的我應該是無為的,無為是沒有造作才能夠常住,所以這樣主張不合道理。
 如果說我是不屬於五蘊,則這常住不變的我應該一切時都沒有染污,又我與身體是不相屬的,就不應該說這是我的身體,不應該因為身體生起我的感覺。由這一點看,我如果不屬於蘊,也是不合道理的。
 如〈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176頁中,難破外道的計我論中,應可了知此處所說的道理。
戌二、法無我性
 第二科法無我性,觀察諸法的無我性。
於諸法中法無我性者,謂於一切言說事中,一切言說自性諸法都無所有。
 於一切法中法無我性方面,是指於一切言說所詮表的事中,一切言說自性,只是語言音聲,唯是意識所緣的言說相,並無實事存在,是名諸法的法無我性。
酉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菩薩如實了知一切諸法皆無有我。
 由此菩薩長時的修止觀,熏習此二無我性所成就的無分別智,便能如實了知一切諸法的補特伽羅無我性、法無我性。
申四、涅槃寂靜2 酉一、標相2 戌一、於真實
 第四科涅槃寂靜,解釋涅槃寂靜的法相,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於真實,說明聖人真實證入涅槃。
又諸菩薩,觀一切行先因永斷,後無餘滅,其餘畢竟不起不生,說名涅槃。當知涅槃其體寂靜,一切眾苦畢竟息故,一切煩惱究竟滅故。
 又諸多的菩薩,觀察一切有漏諸行無常、苦、空、無我,畢竟斷除當來招感生死苦果的愛、見煩惱,成就阿羅漢果,證入有餘依涅槃;但此過去惑業所感得的果報,依然相續存在,待將來壽盡時,有漏的色受想行識,前一念滅後一念不生,入無餘依涅槃,這二種狀態說名涅槃。應當了知二種涅槃的體性都是寂靜、無為的,其差別在於,入無餘依涅槃,不受後有,一切後有諸行眾苦畢竟止息,身心畢竟寂靜;於有餘依涅槃時,三界一切煩惱究竟寂滅,六處緣觸,觸緣受時,身苦心不苦,具六恆住,不受任何境界動搖,不生任何煩惱,心恆寂靜。
 應當了知涅槃的體性是寂靜的、是無為法,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因為一切眾苦已經畢竟止息,一切煩惱已經究竟滅除。
 為何形容涅槃是寂靜的?因為涅槃沒有色受想行識的相,沒有眼耳鼻舌身意的相,那裡是寂靜的。又如本論卷50所說,有餘依及無餘依地中各有四種寂靜:
 一、有餘依中︰1. 苦寂靜、2. 煩惱寂靜、3. 不損惱有情寂靜、4. 捨寂靜。
 二、無餘依中︰1. 數教寂靜、2. 一切依寂靜、3. 依依苦寂靜、4. 依依苦生疑慮寂靜。
戌二、於勝解
 第二科於勝解,凡夫於涅槃的勝解相。
如是未得清淨增上意樂菩薩,未見聖諦諸聲聞乘,雖於涅槃發起勝解,如是說言涅槃寂靜;而於涅槃未如實解,未能如實正智見轉,然彼亦有如理作意。
 如是尚未證初地得清淨增上意樂的菩薩,以及沒有現量證得四聖諦的資糧位或加行位的聲聞眾,也就是凡夫的菩薩及凡夫的聲聞弟子,對涅槃發起我空、法空的勝解,深入的觀諸法實相,深入的觀察我不可得,法不可得,菩薩雙修二空觀,聲聞乘修我空觀;他們透過聞思的智慧努力學習,對於涅槃雖然發起強而有力的勝解,有殊勝的理解,也可以為人演說講解涅槃是寂靜的,是不生不滅的境界;可是這凡夫的聲聞及凡夫的菩薩,對聖人所證悟、真實的涅槃境界,其實還未能親身體驗,不能如實勝解,沒有成就無漏的無分別智,然而這類行者還是能夠如理作意,能隨順我空、法空的真理去觀察思惟諸法。
酉二、舉喻2 戌一、車喻2 亥一、舉事3 天一、第一時
 第二科舉喻,舉出譬喻說明涅槃寂靜,分二科;第一科車喻,用車子譬喻,又分二科;第一科舉事,舉出事相說明,又分三科;第一科第一時,舉出第一時的譬喻。
譬如王子、或長者子,生育已來,未出王宮、長者內室;王及長者,各為幼童假作種種諸戲樂具,鹿車、牛車、馬車、象車而賜與之。爾時王子及長者子,用為嬉戲,歡娛遊佚,即於如是假所造作鹿、牛、馬、象,發起真實鹿想、牛想、馬想、象想。
 譬如王子或長者子,從娘胎出生以來,未曾出過王宮、長者內室;國王及長者,各個為他們的小孩,造作很多鹿車、牛車、馬車、象車的玩具,讓他們遊戲玩耍。爾時王子及長者子,用父親賜與的這些玩具,很歡樂愉快地遊戲、玩耍,在這些假的玩具車中產生真實的鹿想、牛想、馬想、象想。
 《瑜伽論記》將第一時解釋為「以假為真」喻,此階段是譬喻資糧位行者。王子譬喻初發無上菩提心的大乘菩薩,長者子譬喻發出離心的聲聞乘行者。「生育以來」是指已經從娘胎出生了,譬喻一發心即是出生於高貴種姓家。「未出王宮、長者內室」,王子和長者子雖然已出生,但還沒有出王宮,也沒有出長者的內室,譬喻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發出離心的聲聞行者,還未出三界、未了脫生死,還不是聖人。
 「國王」譬喻大乘菩薩行者所見的佛,「長者」譬喻二乘聲聞行者所見的佛。「幼童」表示王子和長者子年紀還小,譬喻初發心的行者。「假作種種諸戲樂具」造作很多鹿車、牛車、馬車、象車的玩具,譬喻安立各式各樣不同語言文字的佛法。玩具車,譬喻涅槃的粗相。先給玩具假車,譬喻先以語言文字,給予四種涅槃的概念。
 窺基大師說,用鹿車、牛車、馬車、象車四種車比喻四種涅槃。象車比喻佛菩薩的大般無住涅槃。鹿常居住寂靜的山林裡,用鹿車譬喻一切眾生本來清淨的涅槃,稱自性清淨涅槃。牛有角,譬喻有餘依涅槃。馬沒有角,譬喻無餘依涅槃。
 在《妙法蓮華經精解評林》中,以此四種車喻三乘行者而有不同解釋:鹿居山藪,故以鹿譬喻獨覺,獨覺乘斷三界見思與聲聞同,更進斷習氣,故居聲聞上。相較而言,牛的行動遲緩,以牛譬喻鈍根聲聞。馬的行動迅疾,能快馬奔馳,以馬譬喻利根聲聞。象的身形巨大、擁大力量,譬喻菩薩。
 以假的鹿車、牛車、馬車、象車賜與之,譬喻先用語言文字解說涅槃,好像給小孩子玩具一樣。王子及長者子用父親賜與的這些玩具,很歡樂愉快地遊戲、玩耍,譬喻聞法猶如在經律論中「嬉戲,歡娛遊佚」,學習戒定慧的語言文字娛樂自心;又在這些假的玩具車中產生真實的鹿、牛、馬、象車想;如同孩童,將玩具都當成真的。
天二、第二時
 第二科第二時,舉出第二時的譬喻。
後於一時,王及長者各知其子漸已長大,諸根成熟,讚說真實鹿、牛、馬、象。爾時王子及長者子聞父讚說,作是念言:今者父王及父長者,將非讚說我等所有鹿、牛、馬、象四種車耶?
 《瑜伽論記》說第二時是「聞真未解喻」。前面資糧位的行者,只是從語言文字上聞熏法樂;第二時是指加行位的行者。
 過一段時間,國王及長者知道他們的孩子已逐漸長大,六根成熟,即為孩子們讚揚解說有真實的鹿、牛、馬、象。這時王子及長者子聽聞父親的讚揚解說,內心生起猶疑:「今天父親所讚說的鹿、牛、馬、象四種車,難道不是我等現在所擁有的這四種車?」
 「諸根成熟」譬喻發出離心及發無上菩提心的行者,信進念定慧諸善根成熟,有得聖道的堪能性,已可進入煖、頂、忍、世第一加行位的階段。這時,佛進一步開示讚歎說有四種真實的涅槃可成就。初發心的菩薩及聲聞,依止文字學習涅槃的相貌後,在修習止觀時,觀察思惟色受想行識我不可得,雖是相似的空性影像,還不是真實,但已有接近涅槃的智慧生起。現在聞佛讚歎四種涅槃境界,內心生起疑問:自己現在修止觀相應的境界,難道不是佛所讚說的第一義諦、無分別智的境界?
天三、第三時
 第三科第三時,舉出第三時的譬喻。
復於後時,王及長者知子轉大,從內宮室引出外遊,示其真實鹿、牛、馬、象。時彼見已,內自發生如實慧解,此為實義鹿車、牛車、馬車、象車。父於長夜嘗為我等讚說斯事,然唯我等以無智故,於不如實唯彼相似、唯彼影像發起真實鹿等勝解。由是因緣,於先勝解追起羞愧。
 《瑜伽論記》中說第三時是「覺真羞愧喻」,此時親證真如,對過去於涅槃的認知感到很羞愧。
 又於後時,王及長者知道孩子們已逐漸展轉長大,便引導他們從宮室內離開,出外遊歷見識宮室以外的世界,終於可以展示令其親見真實的鹿、牛、馬、象。內宮室譬喻生死境界,真實的鹿、牛、馬、象譬喻四種涅槃。這時因為善根成熟,一剎那證得無分別智成就現觀,內心自然發動湧生如實的智慧勝解,如實了知這是真實的鹿車、牛車、馬車、象車,是真實的涅槃;以前的玩具是假的,現在眼前的鹿車、牛車、馬車、象車才是真的。心中便生起如是想法:如父的佛在生死輪迴的漫漫長夜中曾經為我等讚歎過真實的四種涅槃,然而當時我等因無真實智慧的緣故,對於並非真實、只是相似的鹿車等玩具生起是真實鹿車的勝解;由於無智,在修奢摩他毗鉢舍那時,於所緣唯識所現相似的空性真如影像,以為是真實的第一義諦,由是因緣,對於先前將影像誤以為真實的勝解,感覺到非常的慚愧。
亥二、合法3 天一、於初所說
 第二科合法,將譬喻與法合起來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於初所說,解釋最初所說的譬喻。
如是宮室,喻於生死。其所生育諸幼童子,喻未證得清淨增上意樂菩薩,及未見諦諸聲聞乘。父喻諸佛及已證入大地菩薩。先為假作鹿、牛等車,喻為宣說涅槃麤相。
 如前所說宮室是譬喻生死境界。王或長者所生育的諸幼孩,是譬喻尚未證得清淨增上意樂的菩薩,以及未見四聖諦現觀的諸聲聞眾。若詳細分別,王子是譬喻初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長者子是譬喻聲聞乘發出離心的佛教徒。父親是譬喻諸佛及已經證入大地的菩薩;王子父是譬喻菩薩所見的佛,長者是譬喻聲聞所見的佛。先前為諸幼子假作鹿、牛等種種戲樂玩具車,是譬喻為他們以語言文字宣說涅槃寂靜清涼境界的麤相。此階段是譬喻資糧位的菩薩與聲聞。
天二、於次所說
 第二科於次所說,解釋於第二時所說的譬喻。
次為讚說真實鹿等,喻佛菩薩自現證見真實涅槃,如其所見,於彼菩薩及聲聞前,讚說涅槃真實功德。所餘,喻彼既聞是已,但用隨順音聲覺慧,於涅槃德長夜勝解。
 第二時父為諸幼子讚歎宣說有真實的鹿車、牛車、馬車、象車等,是譬喻佛菩薩自己已經現量親證得見真實的涅槃,如佛菩薩自己現量所見,於發無上菩提心未證無分別智的菩薩與聲聞面前,讚歎宣說涅槃的真實功德。其餘的,是譬喻這些菩薩與聲聞聽聞佛讚歎宣說後,隨順音聲發起覺慧,覺是指俱生的智慧,慧是指引發慧,但隨音聲於涅槃功德、生死長夜過患生起勝解,雖未見真實,已有力量接近涅槃實相的智慧出現。此階段是譬喻已入加行位的菩薩與聲聞。
天三、於後所說
 第三科於後所說,解釋於第三時所說的譬喻。
若於是時資糧成熟,漸次增長,成淨增上意樂菩薩、見諦聲聞,於真涅槃生現證智;即於爾時發生自內如實慧解,如是涅槃,一切聲聞、獨覺所證,諸佛菩薩先所讚說,我等先以愚夫覺慧,於不如實唯彼相似、唯彼影像發起真實涅槃勝解。由是因緣,於先勝解追生羞愧,依止於後如實勝解。
 第三時是若行者二道資糧、菩提資糧已經成熟,漸次增長,成就清淨增上意樂的菩薩,證入初地,或是現量親見四聖諦的聲聞,證得初果,對於真實涅槃現量證得的無分別智已成就;即於那時內心發動湧生如實的智慧勝解:這樣的境界才是真實的涅槃,是一切聲聞阿羅漢、獨覺辟支佛所證,諸佛菩薩先前所讚歎宣說,我等先前以愚癡無聞凡夫的智慧,對於不是真實、只是相似影像的涅槃,發起認為已經成就真實涅槃的勝解。由於這樣的因緣,依止於後的如實勝解,對於先前錯誤勝解,回想起來深覺慚愧。此階段是譬喻見道位的菩薩與聲聞。
戌二、藥喻2 亥一、出有病者2 天一、舉喻3 地一、不了藥病
 第二科藥喻,以藥譬喻涅槃寂靜,分二科;第一科出有病者,舉出有病的人作譬喻,又分二科;第一科舉喻,舉出譬喻,又分三科;第一科不了藥病,說明病人不了解藥、也不了解病。
又如病者往大醫所,為除病故,求隨順藥,得已常服。彼於是藥深生勝解、深生愛樂、唯見為實。由是因緣,先病除愈,復起餘病,應服餘藥。
 又如同一位生病的人為了消除病痛,求隨順能對治病苦的藥,得了藥以後,能常常服用,前往至大醫王所。這位病人對藥產生深刻殊勝的理解,覺得是對症下藥心很歡喜,認為這藥真實的有效,十分愛樂。由於這樣的因緣,過去的病已經斷除,卻又生起不同的病,還需再服用別的藥。
 這是譬喻凡夫菩薩與凡夫聲聞是有病的人,前去拜見佛這位大醫王,為了對治自己的煩惱病求隨順藥,佛應機說我空觀等四聖諦的道理,得到這些對治煩惱病的法門以後,常常服用。由聞思的智慧於此四念住、三十七道品的法藥產生深刻的勝解,深深的愛樂,依止修慧,證得四聖諦,由於服藥的因緣,過去的煩惱障去除,然而所知障的病還在,即應該服用其餘大乘佛法的藥,修法空觀才能完全解除病苦。
《披》先病除愈等者:此中先病,喻煩惱障。此除斷已,猶有所知障在,喻如餘病。應依大乘方能出離,由是喻言應服餘藥。
 這其中先前所說的病,是譬喻煩惱障。將愛見煩惱斷除以後,仍還有所知障存在,譬喻其餘的病生起,所知障必須要用大乘的無我法藥才能夠出離,因此譬喻應該服用其餘的藥。
地二、不聽勸捨
 第二科不聽勸捨,但有一類聲聞人不聽勸告,不肯捨離藥。
爾時大醫知先病愈,後病復生,更須餘藥;勸捨前藥,令服餘藥。時彼病者愚癡無識,於前所服深生勝解,起所宜想,不肯棄捨。
 這時大醫王知道病人過去的病已經痊癒,但是還有另外的病又生起,需要服另外一種藥;於是勸告病人先前的藥不要再食用,應服用另外開的藥。這時生病的人愚癡沒有智慧,對於前面所服的藥深生勝解,認為很適合自己,不肯棄捨先前的藥。
 這是譬喻聲聞人,煩惱障病已好,還需治療所知障病,佛勸他修法空觀。愚癡無識的聲聞人,沒有發無上菩提心,認為修四聖諦、三十七道品得以自己證得涅槃、解脫生死即可,不願成佛,因而不肯棄捨舊藥,迴小向大。
地三、不信醫言
 第三科不信醫言,不相信良醫所說。
時大良醫為其宣說前後藥性,於現所病前藥匪宜,後藥為勝。時有病者雖聞是語,不生勝解,猶未深信良醫所言。
 這時大良醫為病人宣說前後二種法藥的藥性不同,前藥是譬喻二乘法,後藥是譬喻大乘法,先前四聖諦、三十七道品是適合斷煩惱障的,現在的法無我觀是適合斷所知障的,因此先前的藥並不適合用來對治現在的所知障病,以現前病況而言,後藥是比前藥殊勝的。這時有的病者雖聽到這樣的勸說,不能生起勝解,還不能深信良醫佛所說大乘佛法才是究竟治根的良藥,不想棄捨先前的藥。
天二、合法
 第二科合法,將譬喻與法合說。
如是病者,喻諸凡夫菩薩、聲聞,為煩惱病之所執持。
 如是生病的人,是譬喻諸多凡夫的菩薩、聲聞,被煩惱病所執持。有愛見煩惱的病,愛見煩惱病斷除以後,還有所知障的病。疾病有淺有深,淺的是煩惱障病,深的是所知障病。
《披》為煩惱病之所執持者:法執無明,名煩惱病。能礙所知,名所執持。此中通說凡夫菩薩及不定性聲聞,於大菩提性有堪能,未斷彼障,故作是說。
 法執無明,名為煩惱病。所知障能障礙一切種智所認知的身受心法根身器界,名所執持。這裡說的為煩惱病所執持是通於凡夫菩薩,以及可能迴小向大的不定性聲聞,這類行者對於大菩提性有堪能,有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可能性,是有可能成佛的,但是因尚未斷除這種法執無明的障礙,因此作這樣說「為煩惱病之所執持」。
大良醫者,喻諸如來。其良藥等,喻為宣說若上上勝及以上極,若深深勝及以深極,若劣、若勝及以勝極,法教正教教授教誡。彼雖聞已,不能悟入,不生勝解,不能修行法隨法行。
 大良醫方面,是譬喻諸佛。而良藥等,是譬喻佛為這些發無上菩提心的凡夫菩薩,以及不定性聲聞,宣說大乘佛法,佛法有三種品類:上、上勝、上極,分別是下品、中品、上品;若深是下品,深勝是中品,深極是上品,也是下中上各有三品;若劣、若勝及以勝極,又是三品,總共有三個三句(這三句各有三品),是譬喻所提供的藥有這三大類。
 法教正教教授教誡,佛提供的良藥是法教,指方廣教,是菩薩法門;正教,是十二分教,所提供的良藥包括三乘佛法,都是良藥;教授教誡,良藥裏有教授如何修止觀,教誡如何不作惡事。教授是屬於定慧,教誡是屬於戒的方面,總之依據法教、正教來傳授佛法的戒定慧。
 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及不定性聲聞,雖然聽到佛菩薩開示這些大乘的妙藥良方,不能生起淨信,還不能覺悟契入,不能生起強而有力的勝解,更不能發起修慧修習法隨法行。
《披》若上上勝及以上極等者:十二分教,是名正教。於中方廣一分菩薩法教,唯為菩薩發心者說。齊至第一無數大劫,望聲聞乘,名上、名深,上根攝故,難可知故。齊至第二無數大劫,說名上勝及以深勝。齊至第三無數大劫,說名上極及以深極。菩薩學處,依諸善友教授教誡。戒定慧三,如次說名若劣、若勝及以勝極。
 契經、祇夜、記別、諷頌、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法、論議十二分教,是名正教,包含三乘的經律論。其中方廣一分,是特別為菩薩說的大乘佛法的教導,唯是為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而說。
 佛開示大乘佛法的良藥,對於資糧位與加行位勝解行住的菩薩,其菩薩道在第一無數大劫,相對望於聲聞乘而言,稱作「上」,也稱作「深」,屬於上根所攝故,難可了知故;因為菩薩乘是屬於上根,緣覺屬於中根,聲聞屬於鈍根。菩薩法是屬於上根所攝,故稱「上」;很難了知菩薩的法空,這境界難可了知,故稱「深」。
 菩薩繼續修,至第一無數大劫滿,證得初地,從初地到第七地是第二無數大劫,至此階段,稱為上勝及以深勝,比前面更要殊勝。齊至八地以上第三無數大劫,說名上極及以深極;上極是極為上勝,深極是極為深刻。菩薩的戒定慧即是菩薩學處,必須依止諸善知識的教授教誡,才能修學成佛。戒定慧三學,如其中的次第說明,以所成就的功德相來說,若劣是指戒,若勝是指定,及以勝極是指慧。「其良藥等,喻為宣說若上上勝及以上極,若深深勝及以深極,若劣、若勝及以勝極,法教正教教授教誡。」這一段《瑜伽論記》提到幾種不同說法:
 一、景法師認為初三句的「上、上勝及以上極」,是屬於正教,佛開示這些佛法的道理,稱為正教,也是法教。最先開始說,稱上;次說,第二時說,稱上勝;第三時說,稱上極。第二個三句的「深、深勝及以深極」,是屬於定慧(止觀)的教授,止觀有下品、中品、上品,配合這三品差別次第名「深、深勝、深極」。第三個三句的「若劣、若勝、及以勝極」,是屬於教誡,持戒也可分成劣、勝、勝極這三品。法教是總說,正教、教授教誡是別說。
 二、泰法師認為初三句(上、上勝及以上極)是為菩薩乘的三品人來說的,菩薩乘有見道、修道、無學道三品;初地菩薩屬於見道,是上;二地到十地菩薩,都是屬於修道位的上勝;無學道是成佛,是上極。第二個三句(深、深勝及以深極)是為緣覺乘說的三品道;第三句(若劣、若勝、及以勝極)是為聲聞乘人說的三品道。
 三、窺基大師認為可作三種解釋:
 1、第一個三句的「上、上勝、及以上極」是屬於聞慧;第二個三句「深、深勝、及以深極」是屬於思慧;第三個三句「若劣、若勝、及以勝極」是屬於修慧,三慧當中各有上中下三品。
 2、法教、正教是屬於第一個三句「上、上勝及以上極」;教授是屬於第二個三句「深、深勝及以深極」;教誡是屬於「若劣、若勝、及以勝極」。這與前面景法師看法是一樣的。
 3、聞思修三種智慧中,各有法教正教,都各有三句(品)次第配合。
亥二、結有淨信
 第二科結有淨信,前一科為有病的凡夫菩薩與不定性聲聞,此科結說有清淨信心的菩薩及聲聞聖者。
諸有淨信菩薩、聲聞,於佛所說不生疑惑;
 諸有清淨信心的菩薩和聲聞,證得淨勝意樂的初地菩薩及證得淨信的初果聖人以上,對於三寶四諦都有淨信,對佛所說的法不會生起任何疑惑。
 如果有證果的聲聞人是承認大乘佛法,不會產生大乘非佛說的言論,一定知道有比二乘法門更高的境界,因為二乘要依諸佛出世宣說正法的教理,所以二乘也要以大乘為根本,沒有大乘的佛就沒有二乘。如果說大乘非佛說等同否定了二乘,若沒有佛怎麼會有二乘呢?只有一些凡夫菩薩對於大乘,是佛說,非佛說,才會在那裏猶豫不決;《法華經》及《大乘莊嚴經論》皆說,證得聖道的聲聞人一定承認有大乘佛法,阿羅漢不會認為沒有佛,阿羅漢絕對承認有佛,有大乘法。因此所有清淨信心的菩薩、聲聞,對於佛所說的大乘法不會產生疑惑。
《披》諸有淨信菩薩聲聞者:此中淨信,謂即淨信意樂應知。
 淨信,是指清淨的信心及意樂,即證得初果聖者聲聞或初歡喜地的聖者菩薩。
乘佛所說喻如一切支具圓滿妙莊嚴車無上法乘,
 乘佛所說的「乘」,是騎乘或駕御,譬喻相信佛所說的法;無上法乘的「乘」,指運載工具,如車乘,車子。聖者菩薩及聲聞相信佛所說的無上法乘,這無上法乘,大乘的車子,大,指妙觀,是菩薩所乘的,喻如支具圓滿微妙莊嚴的車子,有車廂、有車輪、也有車軸,即是各部分的零件完全具足,都是圓滿的,這樣的車非常的微妙莊嚴。
《披》一切支具圓滿妙莊嚴車無上法乘者:攝事分說:處所圓滿、教導圓滿、正行圓滿、資糧圓滿為所依止,應知建立人天四輪。乃至廣說如是四種天上諸天、人中諸人所有止觀勝妙車輪,隨有所闕,其車不轉。(陵本九十九卷二十一頁7460)此說一切支具圓滿妙莊嚴車,如彼四圓滿義應知。
 一切支具圓滿妙莊嚴車無上法乘方面,〈攝事分〉說有四種圓滿如下:
 1、 處所圓滿:居住在有佛教徒四眾弟子且能弘揚佛法的地方,適合修學聖道調伏煩惱。
 2、教導圓滿:有善知識的教導,能依佛的經律論,具正知正見,教導正確無顛倒的戒定慧。
 3、正行圓滿:行者於戒定慧、六波羅蜜、四攝事的修行方向,必須是正確與聖道相應的。
 4、資糧圓滿:安住淨戒、修根律儀、於食知量、修悎寤瑜珈、正知而住,這五法為修學聖道的資糧。
 以上述四種圓滿為依止,如同一部車子的四個輪子,由這四種條件應知建立人天四輪,想在人天修學善法成功,必須具足這四個輪子。乃至詳細說這四種條件,如同天上、人中的車子必須由四個輪子才能轉動,譬喻能成就殊勝微妙的止觀,必須依止四種車輪,若少一輪,車子即不能順利轉動。如〈攝事分〉卷99,2912頁說,所以行者要成就止觀必須具足四種條件,包括:處所圓滿、教導圓滿、正行圓滿、資糧圓滿四種。亦喻為人天的行者,如果具足這四條件即能到達涅槃的彼岸,應該知道。
如善御者,隨所行地、隨所應到,疾疾進趣,無所稽留。
 猶如善於駕車的人,名善御者。隨所想到之處,隨所應到之處,都能很快速的前進,無所障礙。證得聖果的聲聞聖者及菩薩聖者,於止觀的修習很嫻熟,猶如善御者,隨所應當行趣的菩薩十地之行,隨所應到的無上菩提佛地之地,由於有法無我的般若妙智,駕輕就熟,很快的趨前抵達目的地,而毫無障礙。
《披》隨所行地等者:菩薩行中安立十地,於地地中漸次進趣,乃至究竟,是名隨所行地、隨所應到。於其中間無有厭倦,不生喜足,是名疾疾進趣,無所稽留。
 在菩薩的修行當中安立十地,十個階位,一地一地當中漸漸的向前進,到十地菩薩、等覺,乃至究竟圓滿的妙覺菩薩,即是佛,是名隨所行地、隨所應到的地方。菩薩凡聖這關一過,善於駕馭具足四種圓滿車輪的大止妙觀之車,由於車子功能強大,於駕車時,順暢無礙,不生厭倦、無有障礙,於所進趣之地,不得少為足,滯留不前,是名疾疾進趣,無所稽留。
本地分中菩薩地初持瑜伽處菩薩功德品第十八
 〈菩薩地〉的範圍涵攝了卷35至卷50,內容共有二十八品,又可歸納為四個持瑜伽處,即:初「持」瑜伽處(共十八品)、第二持「隨法」瑜伽處(共四品)、第三持「究竟」瑜伽處(共五品)、第四持「次第」瑜伽處(一品)。
 詳細如卷35已說,完整架構請參閱電子筆錄中卷35的(連結:本地分菩薩地的內容結構)。
 以下將說明〈本地分‧菩薩地〉初持瑜伽處中,最後一品:第十八品的菩薩〈功德品〉。
卯二、菩薩功德(即功德品)2 辰一、徵
 第二科菩薩功德,說明菩薩的功德,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菩薩所有功德?
 什麼是菩薩所應成就、具有的功德?
辰二、釋4 巳一、初嗢柁南攝2 午一、嗢柁南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初嗢柁南攝,解釋初嗢柁南所攝的義理,又分二科;第一科嗢柁南標,以偈頌標出七義。
嗢柁南曰:
 希奇不希奇 平等心饒益 報恩與欣讚 不虛加行性
 菩薩的〈功德品〉由五個嗢柁南所顯示,分成四科來說明。此處說的是第一個嗢柁南,共說明七種內容,包括菩薩的:希奇法、不希奇法、平等心(菩薩如何修習平等心)、能作饒益、現報他恩、常欣讚處、不虛加行,這些都是菩薩所應成就的功德、特性。
午二、長行釋7 未一、甚希奇法4 申一、標
 第二科長行釋,以較長的文字解釋七種菩薩的功德,分七科;第一科甚希奇法,說明菩薩甚希奇法的相狀,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謂諸菩薩,於其無上正等覺乘勤修學時,應知有五甚希奇法。
 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在追求無上正等正覺而修學菩薩道時,應當了知有五種甚為希奇的功德法,這些都是非常稀有難得、奇特微妙的。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稀有奇妙的功德法?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五法。
一者、於諸有情非有因緣而生親愛;二者、唯為饒益諸有情故,常處生死,忍無量苦;三者、於多煩惱難伏有情,善能解了調伏方便;四者、於極難解真實義理,能隨悟入;五者、具不思議大威神力。
 菩薩五種希奇的功德法為:
 一、於諸有情非有因緣而生親愛:菩薩對於諸多有情,雖然沒有特別親近的因緣,卻仍能親善、疼愛、保護、關心對方。一般凡夫於父母、子女、兄妹等至親或師長、摯友,具有深一點的關係,才會想親近、愛護此人,對因緣不是太深的有情,如路人甲,即不能等而視之,不會想多管閒事。而菩薩的大悲心十分希奇偉大,不論任何有情,都能等視如自己的親友,由於菩薩的初發心是以頓攝一切有情為自眷屬,因此並不需要特別親近的因緣,對待任何一人,乃至是動物、非人等都一樣,這樣的智慧與心量真是非常的希奇。
 二、唯為饒益諸有情故,常處生死,忍無量苦:菩薩雖知生死長夜須受眾苦煎熬,但能純粹為了利益有情,發願生生世世再來娑婆世界,在生死之中度化眾生,能忍受無量的苦惱,這種無我無私的奉獻,也非常的希奇。尤其是一類利根菩薩,雖有道力出離生死,或能去極樂世界等其餘的佛世界中修行,但這類利根菩薩仍能發心,為了利益眾生而迴入娑婆、久處生死。
 三、於多煩惱難伏有情,善能解了調伏方便:菩薩對於煩惱剛強、難調難伏的有情,具足善巧調伏眾生的方便,包括如何令其入於聖道,斷除煩惱,出離三界,乃至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等。
 四、於極難解真實義理,能隨悟入:菩薩通達諸法真實義,對極為難以理解的法無我道理都能隨順悟入,這種高深不可思議的智慧,實在很希奇。
 五、具不可思議大威神力:這是指修行到一定程度的菩薩,具足了不可思議的大威德神通道力,已超越聲聞的威神力,非常的希奇。如地藏菩薩發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這實在很希有難得!眾生其實難以度盡,但菩薩仍能勇猛無畏的發起這樣的誓願,並依此修習、具足種種不可思議大威神力,甚為希奇!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五種菩薩所有甚希奇法,不與一切餘有情共。
 如上五種菩薩的所有甚希奇法,不與一切其他的凡夫有情、二乘聖人共有,唯菩薩能具。
《披》不與一切餘有情共者:除此菩薩,所餘一切若凡若聖諸有情類皆非共有,是故說名甚希奇法。
 除了這諸多的菩薩能具有上述五種甚希奇法,所餘其他的凡夫或二乘聖人都不能共有,因此說名甚希奇法。
未二、不希奇法3 申一、標
 第二科不希奇法,說明菩薩所成就的不希奇法,由於菩薩有廣大發心及妙慧,能有智慧、以善巧方便行菩薩道,以方便攝慧、又以慧攝方便,使五種不希奇法成為希奇,成就平凡中的偉大,而示現看似平凡,卻蘊涵著偉大的功德,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又諸菩薩成就五種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又,諸多菩薩有大智慧大慈悲,能成就五種看似平凡、不希奇的法,然而實際卻具有甚深、稀有、奇特、微妙的功德,因此以內涵而言,也能名為成就甚希奇法。
 據《瑜伽論記》景法師解釋,菩薩利益有情時看似是做自己平常的事,稱不希奇法,但利他的根本所依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無論對象是誰、認識不認識、彼此關係是怨或親或中,菩薩都能攝他為自,依這一點來看則十分希有難得,因此不希奇法其實也是菩薩成就的甚希奇法。又,如窺基大師說:「據相而論,人皆可得受」,稱不希奇,若以心意來說「不辭此事」名希奇法,這些事雖然人人都可做,但菩薩不會推辭,能勇於承擔,做起來好像自己的事一般,其中成就了甚為希奇的功德,所以說不希奇法。
 另外,還有第二種解釋:自類相望名不希奇。菩薩所作的這些利他事,若與菩薩之間相較,顯得不怎麼希奇,但是如果相望於凡夫及二乘行者,則非常的希奇。
 由此可知,菩薩成就的不希奇法,也可以說是甚希奇法。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釋5 酉一、樂利他苦
 第三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樂利他苦,菩薩好樂利益他人而能自己承受苦惱。
謂諸菩薩,以因利他苦,即為自己樂;是故菩薩恆遍受行因利他苦。是名菩薩成就第一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諸多菩薩,以「利益他人」為自己的快樂,儘管利他的過程會生起諸苦,也能樂此不疲,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2的饒益有情戒中說,菩薩有十一種利益有情事,包括與作助伴、乃至示現神通等,為了成辦諸利他事,便須忍受由這些事引生的衆苦,甚至,菩薩能將此苦視為己樂,如慈父慈母為了利益子女,再苦也甘之如飴一般;因此菩薩能恆常、普遍領受因利他行而生的苦惱。此名菩薩成就的第一種不希奇法,雖表面看似不希奇,實際成就的卻是甚希奇法的功德。
 菩薩於利他時,必須花費眾多時間、精神、體力、財力等,犧牲自己成就他人,其中也會遇許多逆境而受種種的苦,然而由於有法無我的智慧,不僅不以為苦,還能以此為樂;世間一般的凡夫,雖然也能少分利他,但為了營利謀生也多有劬勞,仍與我、我所相應,不能普遍利益有情,因此既無出世間清淨的智慧,也沒有自在的法樂可言,由此可知,菩薩第一種不希奇法,實則甚為希有。
《披》以因利他苦者:謂諸菩薩修十一種利有情業,由彼所生種種憂苦,是名因利他苦。義如忍品中說。(陵本四十二卷十頁3445
 論中所謂「以因利他苦」方面:如菩薩戒中的饒益有情戒所說,諸多菩薩修學十一種利益有情事,包括(1)與作助伴、(2)為說正法、(3)了知恩報、(4)救護怖畏、(5)開解愁憂、(6)施與資具、(7)如法御眾、(8)好隨心轉、(9)讚揚實德、(10)調伏有過、(11)示現神通,由這11種乃至更多利益有情事所生的種種憂愁苦惱,是名因利他苦。義理如〈菩薩地〉卷42,1424頁忍品的利他處苦所說。
酉二、樂受生死
 第二科樂受生死,菩薩好樂在生死中度化眾生、利益有情。
又諸菩薩,雖善了知生死過失、涅槃功德,而樂普令有情清淨,即為己樂;是故菩薩為淨有情增上力故,誓受生死。是名菩薩成就第二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又諸菩薩,雖然善巧了知生死有許多的過失災患,如苦苦、壞苦、行苦三苦、八苦、一百一十種苦乃至無量苦等,也了知涅槃的功德無量無邊,卻不似二乘行者急於入涅槃,反而歡喜好樂能普令諸多有情共同成就清淨的涅槃功德,即以此作為自己的快樂,如金剛經所說:「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所以菩薩以「為了令有情獲得清淨」的增上願力,發願生生世世來娑婆世界領受生死。這是菩薩成就的第二種不希奇法,凡夫雖久受生死,但並非為利有情而甘受生死;菩薩為利有情能領受生死,故名成就甚希奇法。
 事實上,縱使聲聞深樂涅槃、畏厭煩惱的百千萬倍,也不及菩薩深樂涅槃、畏厭煩惱之心。菩薩所習的不染污心,勝阿羅漢;只是菩薩不僅為自利,而能普為眾生,成就有漏,離諸煩惱,因此甚為希奇。
酉三、樂說正法
 第三科樂說正法,菩薩好樂宣說正法。
又諸菩薩,雖善了知默然樂味,而樂普令有情清淨,即為己樂;是故菩薩為淨有情增上力故,恆勤方便為說正法。是名菩薩成就第三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又諸多的菩薩,雖然完全了知第二靜慮以上,內寂靜聖默然樂的法味,然而為了普令有情能遠離煩惱獲得清淨,依此利益有情的意樂,能捨離此樂,以為有情說法為自己的快樂。如是菩薩以大悲為上首,為了使令有情清淨的強大願力,經常勤力的以各種方法為有情宣說正法,由於開示正法而沒有時間入定,不能入得寂然的三昧。因此是菩薩成就第三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古德也多有示現為領眾,情願耽誤自己修行成就的事蹟,如天台智者大師請教師父南嶽慧思禪師所證,答說:「吾一生望入銅輪(圓十住),以領眾太早,損己益他,但居鐵輪耳(圓十信)」。智者大師臨終時,有弟子問證入何位?答曰:「我不領眾,必淨六根(圓十信);損己利人,但登五品(圓觀行位)」。
《披》雖善了知默然樂味等者:此說無礙解住菩薩應知。謂於甚深寂靜解脫不生喜足入勝進故,於諸法中起智加行宣說法故。如住品說。(陵本四十八卷十九頁3871
 應知此處是指成就無礙解住菩薩,即九地菩薩,具足法、義、詞、辯等四無礙解。於甚深寂靜解脫的大涅槃,不會得少為足,能更勝進求入佛的究竟智,於善不善無記法乃至無為法中,生起智慧的加行,宣說正法。如〈菩薩地〉住品卷48,1609頁所說。
 所謂「不生喜足入勝進故」,如《瑜伽論記》卷12說,甚深不生喜足者,佛子菩薩以如是無量智、善思量智,更求轉勝深寂滅解脫故,能再對於增上智等殊勝性生起愛樂,於是又復轉求如來的究竟智。
 這段文還可配合《十地經論》卷11所說善慧地菩薩所成就的自利利他的功德,加以會通思惟。《十地經論》卷11說:八地菩薩以無量智、善思量智,更求轉勝深寂滅解脫。復轉求如來究竟智慧,入如來深密法中,思惟選擇不思議大智慧,選擇諸陀羅尼三昧及智令清淨故。現諸神通廣大行,通達世界差別行,修如來力、無畏、不共佛法、無障、調柔,通達如來轉法輪莊嚴事,不捨大悲、大願力,得入第九菩薩地。是菩薩住此菩薩善慧地中,成就四無礙解智,如實知善不善無記法、有漏無漏法行、世間出世間法行、思議不思議法行、定不定法行、聲聞辟支佛法行、菩薩法行、如來地法行、有為法行、如實知無為法行。…」依此宣說諸法。
酉四、樂行淨施
 第四科樂行淨施,好樂實行清淨的布施。
又諸菩薩,雖積集六波羅蜜多所有善根,而樂普令有情清淨,即為己樂;是故菩薩為淨有情增上力故,以淨意樂施諸有情,然不希求施果異熟。是名菩薩成就第四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又諸多菩薩由於具有大悲心及般若智慧,雖然積聚六波羅蜜多的所有善根,然而好樂於普令有情獲得善根清淨之事,以此為自己的意樂;因此菩薩為了清淨有情的增上願力,以清淨的意樂布施有情,如財施、法施、無畏施等種種的布施,以無所得的般若智慧,布施以後,不祈求人天的異熟果,一切皆為迴向無上菩提,是名菩薩成就第四種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這是菩薩成就的第四種不希奇法,歡喜以清淨心來布施,看起來是不希奇法,其實是成就甚希奇的功德。
《披》以淨意樂施諸有情者:迴向無上菩提意樂,名淨意樂。即以如是意樂行四攝事,令諸有情能種善根,是名施諸有情。
 菩薩所修的一切善法,皆以迴向無上菩提為意樂,名淨意樂。菩薩用這種意樂和慈悲心,行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等攝受眾生的事,令諸多有情能栽培善根,是名施諸有情。
酉五、恆現利他
 第五科恆現利他,恆常現出利益其他有情的事。
又諸菩薩,以利他事為自利事;是故菩薩恆現受行一切有情利益之事。是名菩薩成就第五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又諸多菩薩以利益他人的事當作利益自己的事,由於以無所得的智慧來利益眾生,不分彼此,利他事也是自利事;因此菩薩恆常顯現出,願領受重任、荷擔利益一切有情的事,是名菩薩成就第五種不希奇法,而名成就甚希奇法。
 這是菩薩成就的第五種不希奇法,恆現利他行,做得稀鬆平常,其實成就的是甚希奇法。
未三、其心平等4 申一、標
 第三科其心平等,平等心對待眾生,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又諸菩薩由五種相,當知普於一切有情其心平等。
 又諸多的菩薩有五種相貌,應當了知,能夠普遍的對於一切有情,生起平等親愛之心。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五種相貌。
一者、菩薩最初發心,願大菩提,如是亦為利益一切諸有情故,起平等心。
 一、菩薩最初發無上菩提心時,希望自己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也為了利益一切諸有情,希望有情皆得無上菩提,因而生起自他平等心。
 如回向文說:「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這一句話能詮釋「起平等心」,自己成佛也希望一切有情能夠成佛。
《披》菩薩最初發心等者:謂諸菩薩起正願心求菩提時,發如是心,說如是言:願我決定當證無上正等菩提,能作有情一切義利,畢竟安處究竟涅槃及以如來廣大智中。如發心品說。(陵本三十五卷九頁2851)此即願自及他同證無上菩提,名平等心。
 諸菩薩生起正願心(與無上菩提相應的願心),求菩提、行菩薩道時,發這樣的心願,說這樣的話:我發願決定將來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成佛時,有堪能性,能為有情作一切義利,使令他們安住於究竟涅槃,解脫一切生死苦及成就如來廣大的一切種智。這樣的發願,如〈菩薩地‧發心品〉卷35,1135頁中所說。發願自己與其他有情都能同時成就無上菩提,名平等心。
二者、菩薩於諸有情住哀愍俱平等之心。
 二、菩薩對於無苦無樂、有苦、有樂等諸多有情,平等的慈愍一切眾生,這是第二種平等心。
《披》於諸有情住哀愍俱平等之心者:此顯菩薩於其無苦無樂、有苦、有樂一切有情,修四無量慈、悲、喜、捨,故作是說。如供養親近無量品廣釋應知。(陵本四十四卷九頁3572
 此顯菩薩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的時候,對於無苦無樂、有苦、有樂一切有情,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由慈無量心對於無苦無樂的有情,希望他們得到快樂;由悲無量心對於有苦的有情,希望他們遠離痛苦;由喜無量心對於有樂的有情,隨喜他們的功德;捨無量心是通於這三類有情希望他們棄捨貪瞋癡;教導這三類有情,處於無苦無樂時能遠離癡,於苦時能遠離瞋,於樂時能遠離貪,又稱為捨三昧。菩薩常對有情修四無量心成就平等心的功德,如〈菩薩地‧供養親近無量品〉卷44,1479頁中的詳細解釋,應當了知。
三者、菩薩於諸有情,深心發起一子愛俱平等之心。四者、菩薩於從眾緣已生諸行,知是所想有情事已,知一有情所有法性,即是一切有情法性;以法平等俱行之心,於諸有情住平等心。
 三者、菩薩於一切有情,像父母愛護獨子一般,具有平等深刻的慈愛心。菩薩不像一般人只愛自己的獨子,而是將所有有情都視為自己獨子般的深心愛護。如經典上說佛等視眾生如羅睺羅,佛將一切的眾生都看成自己的獨子。這是依眾生緣慈而說。
 四者、菩薩觀察所想利益的有情,是從眾緣已生的五蘊諸行,其體性不離十二緣起,是唯行、唯法、唯事、唯因、唯果,了知一有情所有緣起的法性,即是一切有情的法性;由了知一切有情唯是惑業苦的顯現,同是緣起法,以此平等俱行之心,於諸有情無親疏貴賤,慈悲平等對待,安住平等之心。這是依法緣慈而說。
《披》知一有情所有法性等者:有情法性,唯是諸行,此說菩薩法緣慈等無量應知。
 知一有情所有法性等方面,有情的法性,唯是諸行,生起令有情獲得利益安樂的增上意樂,正觀所慈悲的對象,只是依色受想行識假說的有情,不只是人而是所有三界的眾生,都是菩薩慈悲的對象,這樣正念相應的慈悲心,是依法緣慈修四無量心,應當了知。
五者、菩薩如於一有情行利益行,於一切有情行利益行,亦復如是。以利俱心,於諸有情住平等心。
 五者、菩薩為饒益有情,如為一有情成就利益行,則對一切有情行利益行也是一樣。菩薩因具備利益有情之心,希望他們得到利益增上、安樂增上,沒有厚薄的差別,能以平等心對待一切有情。
《披》於一有情行利益行等者:此說菩薩住慈愍觀,遍於親怨中三品一切有情,平等平等行利益行應知。
 於一有情行利益行等方面,此處說菩薩安住於慈愍觀,對於自己以外與自己有親愛關係的親品、與自己不和的怨品,及介於親品與怨品中間的中庸品,善巧取這三類有情為所緣,對這親、怨、中庸追求快樂的有情,希望他們得到增上利益安樂,能如其所願得到快樂。菩薩觀一切有情平等平等,住慈愍觀,行利益行,應當了知。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由此五相,是諸菩薩於諸有情其心平等。
 由此菩薩平等心五相,可以了解諸多菩薩對諸有情,內心是平等的:
 一、 最初發心不僅為己得大菩提,也為利益一切有情,故起平等心。
 二、 於無苦無樂、有苦、有樂等諸多有情,平等的慈愍。
 三、 於諸親、疏、怨有情,平等視一切眾生如獨子。
 四、 了知一切有情同是緣起法,能以此平等俱行之心,慈悲對待。
 五、 於一有情,行利益行,也能以平等心,利益一切有情。
 內心能平等,首先是要發無上菩提心,希望有情與自己一樣,皆共成佛道;其次要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在事相上,要實際的利益有情;在止觀上,要常常修慈悲喜捨四種觀行,如此才能對有情生起平等心,於理於事都實踐修行。
未四、能作饒益3 申一、標
 第四科能作饒益,說明能作利益有情的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饒益有情的五種相貌。
又諸菩薩由五種相,於諸有情能作一切饒益之事。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由五種相貌,能對諸多有情做出一切利益的事。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菩薩饒益眾生的五相。
一者、說授正命以為饒益;
 一、宣說教授正確活命的道理饒益眾生。
《披》說授正命以為饒益者:謂授淨戒,遠離非法貪求利養,以聖慧命清淨自活,名授正命。此有五種勝利之相,如有尋有伺地說。(陵本五卷三頁325
 菩薩傳授眾生清淨的戒律,眾生以戒為師,能遠離不法手段貪求利養,如在家居士所從事的職業,要合乎佛法所說因果理則;出家人不以四種邪命(下口食、仰口食、維口食、方口食)自活,必須以聖人無所得的清淨智慧,自求生存,名授正命。
 以聖慧命清淨自活,有五種殊勝的利益:
 一、受用正法者,不染污故。用聖慧命受持正法的人,從信受佛法、受持佛說的戒律、不造惡,有慚愧心;並且聽聞正法,常修止觀來淨化自己內心的煩惱;心無煩惱的染污,即不會造作有漏業,生死苦果的雜染也會止息。所以受用正法的人能遠離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
 二、受用正法者,極畢竟故。受用正法聖慧命的人,遠離色聲香味觸等的欲貪,追求信、戒、慚、愧、聞、捨、慧等七聖財,修學止觀,進而斷除煩惱,最終的目標是能成就究竟圓滿的無上菩提。
 三、受用正法者,一向定故。受用正法的人,通達我法二空真如,一向遠離貪瞋癡,安住於最上捨,不住在喜怒憂恚的情緒中,內心決定清淨。
 四、受用正法者,與餘慧命者不共故。受用正法的聖慧命者與外道自認為慧命者是不同的。
 五、受用正法者,有真實樂故,催伏魔怨。受用正法的人有真實的勝義樂,於無漏界中,一切麤重諸苦永斷,可以催伏五蘊魔、煩惱魔、死魔、天魔,四種魔的魔怨。
 這五點在〈本地分‧有尋有伺地〉卷5,130頁有詳細解說。
二者、於不隨順能引義利所作事業,說授隨順以為饒益;三者、無依無怙、有苦有貧,善能為彼作依怙等以為饒益;四者、說授能往善趣之道以為饒益;五者、說授三乘以為饒益。
 二、有情所做的事業如不能隨順引發義利時,菩薩能傳授有情隨順因果引發義利的行事以為饒益,告訴有情真實活命的方法,必須持戒清淨,以正命自活,才能得到真實的利益。
 三、對於貧苦沒有兒女可依靠的老人,或是沒有父母親屬可以依靠的孤兒,菩薩能夠善巧作為這些人的依靠及保護。
 四、對沒有三乘聖道善根的人,或是一闡提(無聖道種性或斷善根者)的眾生,可以教授因果的道理,使令能夠修五戒十善,到人天的善趣,真實的利益他們。
 五、對具有三乘善根種子的有情,菩薩要應機施教,教授三乘的聖道,使令得到三乘的聖道果。
 這是菩薩能做饒益有情事的五種相。
未五、現報他恩3 申一、標
 第五科現報他恩,對有恩的有情菩薩當前回報,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現報他恩的五種相貌。
又諸菩薩由五種相,於其有恩諸有情所現前酬報。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諸菩薩,對於有恩於自己的眾生,生起五種相貌來答謝回報。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相貌?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五種相貌。
一者、安處有情,令學己德;
 一、菩薩能妥善安置有情,使眾生與自己一起隨學所受持的善法及一切禁戒,也就是修學六波羅蜜、戒定慧等事。
《披》安處有情令學己德者:此顯菩薩同事攝事,故作是說。
 這是顯示菩薩攝受引導有情作同樣的事,最主要是教導有情與自己一同來行菩薩道,所以作這樣說。
二者、方便安處,令學他德;
 二、菩薩以方便力,依眾生的根機應機施化,使令有情隨順自己的善根種性成就相應的聖道功德。
《披》方便安處令學他德者:謂彼有情若有聲聞、獨覺種姓,即於聲聞、獨覺乘中而正安處。若有如來種姓,即於無上正等菩提最上乘中而正安處故。
 若有情有聲聞或獨覺的種性,菩薩會正確的安置有情,於聲聞及獨覺乘的教法中,使令善根成熟,乃至成就聖道。若有情有成佛的種性,歡喜菩薩道,菩薩也為他說大乘佛法,令其能夠正確的安處在無上正等菩提中。
三者、無依無怙、有苦有貧,隨力隨能作依怙等;四者、勸令供養諸佛如來;五者、令於如來所說正法受持、讀誦、書寫、供養。
 三、對於孤單貧苦無依無靠的眾生,菩薩能隨自己的能力,為眾生提供種種必要的協助,成為有情的依靠。
 四、勸導有情使令能夠供養諸佛如來。
 五、教導有情學習佛法,令其對佛所說的正法能受持在心中,並且常常背誦,或書寫如抄經,或以香華供養經論。
未六、常欣讚處3 申一、標
 第六科常欣讚處,經常歡欣讚歎的處所,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常欣讚處。
又諸菩薩,於五種處常當欣讚。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在五種處所應當經常歡喜讚歎。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處所?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五種處所。
一者、值佛出世,常得承事;二者、於諸佛所,常聞六種波羅蜜多菩薩藏法;三者、於一切種成熟有情,常有勢力;
 菩薩對五種處所應當經常歡欣讚歎:
 一者、值佛出世,常得承事。若正值佛出現在世間,便可常常為佛做事,常修恭敬供養,這件事應當要歡喜讚歎。
 二者、於諸佛所,常聞六種波羅蜜多菩薩藏法。菩薩在一切佛的處所,常能聽聞六種波羅蜜多菩薩藏法。如在娑婆世界能夠親近到佛,常常可以聽到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六種波羅蜜多菩薩藏法,是菩薩讚歎的事。雖然釋迦牟尼佛示現滅度,但他的法寶還存在世間,如常常親近這些菩薩藏法,也是菩薩讚歎的事。
 三者、於一切種成熟有情,常有勢力。一切種是指各式各樣的法門,菩薩有力量、有大威勢力,會用各式各樣的善巧方便成熟有情,這是應當歡喜讚歎的事。
《披》於一切種成熟有情等者:成熟方便有二十七,名一切種。由此方便,令諸有情六種成熟差別圓滿,名有勢力。成熟品中廣釋其相。(陵本三十七卷二十一頁3079
 成熟方便有二十七種,名一切種,內容包括:界增長、現緣攝受、趣入、攝樂、初發處、非初發處、遠清淨、近清淨、加行、意樂、財攝受、法攝受、神通引攝、宣說正法、隱密說法、顯了說法、下品加行、中品加行、上品加行、聽聞、思惟、修習、攝受、降伏、自成熟、請他成熟、俱成熟。由此二十七種方便,令諸有情,諸根成熟、善根(信進念定慧)成熟、智慧成熟、下品成熟、中品成熟、上品成熟,這六種成熟差別圓滿,名有勢力。如〈本地分菩薩地‧成熟品〉卷37,1244頁中有廣泛解說。
四者、能於無上正等菩提堪任速證;五者、證菩提已,諸弟子眾常和無諍。
 四者、上品成熟的有情常能勤修大乘法,廣集福德、智慧資糧,利益一切眾生,永不懈怠,成就堪能性,進而速證無上正等正覺。
 五者、菩薩證無上菩提之後,能攝受眾多弟子一起修學聖道,一切弟子均修六和敬,時常和合無諍。
未七、不虛加行3 申一、標
 第七科不虛加行,菩薩凡有所作都能利益眾生,不會白白浪費所作的加功運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因緣。
又諸菩薩由五因緣,於諸有情能作不虛饒益加行。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有五種因緣,對諸多有情能作真實的利益,不會平白浪費所作的饒益加行。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2 酉一、舉初二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分二科;第一科舉初二,舉出最初二種。
謂諸菩薩,於諸有情先欲求作利益安樂,於諸有情利益安樂如實了知,無顛倒覺。
 最初二種是:
 一、菩薩接觸眾生之前,即先發願想要給予眾生利益安樂,不僅是在思想上、身心上得到改惡向善的清淨與安定,也發願令眾生今生與來生皆能得到利益與安樂。
 二、菩薩想要利益安樂有情,必須沒有錯誤顛倒真實了知,對有情有真實利益安樂的法。
酉二、指餘三
 第二科指餘三,指出其他三種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4〈供養親近無量品〉所說。
如是一切,如前供養親近無量品中所說,應知其相。
 如是一切,如同前面〈供養親近無量品〉所作不虛這科中所說,應當知道還有三種相貌:
 三、於彼善權方便順儀說法,隨眾生堪受調伏事中,有能有力。菩薩有善巧權宜方便,安住在如法威儀而為他人說法,有智慧力及功德力,隨順眾生的機宜及堪能領受調伏事中,令眾生調伏自己煩惱。
 四、饒益心無厭倦。菩薩利益有情的心,因有無喜足精進、智慧、慈悲為前導,從來不會感到厭煩或疲倦。
 五、具足平等大悲,於諸有情劣中勝品心無偏黨。菩薩具足平等大悲,於下劣、中等、或上品善根的各類有情,能有教無類,無有偏頗之心。
《披》能作不虛饒益加行等者:供養親近無量品說:若諸菩薩具五種相,眾德相應,能為善友所作不虛。與此義同。此中且舉初二,略無後三,故指前說,應知其相。(陵本四十四卷七頁3564
 〈供養親近無量品〉所作不虛中說:諸多菩薩若具足五種相貌,便有眾多的功德相應,能成為有情的善知識,有情都能得到真實的利益,利他的事都不會白白浪費。與此處文中所說道理相同。本卷只舉出前面二種,省略不提後三種,因此指出如前〈菩薩地〉卷44,1475頁所說,應當了知其中的相貌。
 菩薩功德品中第一個嗢柁南(希奇不希奇 平等心饒益 報恩與欣讚 不虛加行性)七科的內容,解說到此處圓滿,這些都是菩薩必須修學、具足的功德。
巳二、第二嗢柁南攝2 午一、嗢柁南標
 第二科第二嗢柁南攝,解釋菩薩功德品中第二嗢柁南所攝義,分二科;第一科嗢柁南標,先標出嗢柁南的要義。
復次,嗢柁南曰:
 無顛倒加行 退墮與勝進 相似實功德 善調伏有情
 其次,偈頌內容分成六科:
 一無顛倒加行、二退墮、三勝進、四相似、五真實功德、六善調伏有情,是菩薩的六種功德。
午二、長行釋6 未一、無倒加行5 申一、標
 第二科長行釋,用較長的文字解釋嗢柁南的義理,分六科;第一科無倒加行,沒有顛倒或錯誤的加行,又分五科;第一科標,標出有五種無倒加行。
謂諸菩薩有五加行,當知普攝一切菩薩無倒加行。
 應當知道,諸多菩薩有五種加功用行,普遍含攝一切菩薩的加行,都是無有顛倒與錯誤。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種。
一、隨護加行,二、無罪加行,三、思擇力加行,四、清淨增上意樂加行,五、墮決定加行。
 五種無倒加行是:
 一、隨護加行,內容包括:隨護俱生智、隨護正念、隨護正智、隨護自心、隨護他心的加行。
 二、無罪加行,以智慧精進為性,身語意三業無有過失的加行。
 三、思擇力加行,是地前加行位菩薩的加行。
 四、清淨增上意樂加行,是入初地乃至七地菩薩的加行。
 五、墮決定加行,是八地、九地、十地菩薩的加行。
 詳細內容如下文所說。
申四、釋5 酉一、隨護加行3 戌一、徵起
 第四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隨護加行,解釋隨護加行的相狀,又分三科;第一科徵起,提問起。
云何菩薩隨護加行?
 什麼是菩薩隨護加行?
戌二、略標
 第二科略標,約略標出五種。
當知此復略有五種。
 應當了知隨護加行約略來說又可歸納成五種。
戌三、列釋5 亥一、隨護聰叡
 第三科列釋,列舉五種隨護加行並作解釋,分五科;第一科隨護聰叡,說明隨護聰叡的加行。
一者、隨護聰叡。謂由俱生智速疾攝法。
 一、隨護聰叡。菩薩由於有與生俱來的聰明與智慧,六根明利,很快能攝受六度等各種善法,不會浪費與生俱來的聰明才智,更不會行於世間法而得少為足,能隨順本身具有的聰叡優勢,保護自己遠離生死雜染,徹底攝受佛法,覺悟諸法實相,勤修六度萬行,圓證佛果。
《披》隨護聰叡等者:聰明叡哲,是名聰叡。攝異門分說:言聰明者,謂與引發慧相應故。言叡哲者,謂與俱生慧相應故。或復翻此。(陵本八十三卷六頁6292)今於此中,且約俱生慧相應,釋名聰叡,是故說言由俱生智速疾攝法。
 隨護聰叡等方面:聰是耳聰,明是目明,菩薩天生眼等六根明利,聽聞佛法,能很快理解、納受,成為自己的善根;叡哲,叡是深,哲是指智慧義,菩薩有很深廣的智慧,稱為聰叡。
 〈攝異門分〉解釋,言聰明方面:這類人與引發慧相應。是指耳聰的人要依於聞法,目明的人能看書學習,並透過修奢摩他、毗鉢舍那引發出後天的智慧,名引發慧相應。
 言叡哲方面:是指這類人與宿智資糧所集聚成就的俱生智慧相應。或與此相反的解釋,聰明是與俱生慧相應,叡哲是與引發慧相應。如〈攝異門分〉卷83,2490頁所說。這段文是依與俱生慧相應而說的,名聰叡。因菩薩有俱生的智慧能迅速栽培聞思修等智慧。
亥二、隨護正念
 第二科隨護正念,說明隨護正念的加行。
二者、隨護正念。謂由此正念,隨所攝法持令不忘。
 二、隨護正念。菩薩隨順聞思修所攝集的正念,都能攝取在心中,保護執持、受持不忘。
 菩薩隨自己因緣所攝集的佛法,都應當常常溫習,數數憶念佛法中的文、義;常常憶念,即能夠攝持不忘;相反地,若只是聽聞,以後不再憶念,就容易忘記。本論卷83說:言正念者,不忘教授故。是指心要繫於正念,不忘記佛的教導、教授,不忘聖言。
亥三、隨護正智
 第三科隨護正智,隨順保護正智的加行,正是指聖,正智是與聖人相應的智慧。
三者、隨護正智。謂由此正智,於所持法善觀察義,正慧通達。遠離隨順聰叡正念覺慧退分諸因緣故,習近隨順住分、勝分諸因緣故。
 三、隨護正智。菩薩由此隨學與聖人智慧相應的正智,對所學習、攝持的佛法文句,善巧觀察假名安立的諸法畢竟空義,以正確的智慧通達一切法無我的道理。
 如何隨護正智,以正智保護身清淨、口清淨、心清淨,不被外境動搖生起煩惱,令已成就功德不失,可以從兩方面說明:
 1、從違緣說,遠離退失智慧的因緣。文中說,遠離隨順聰叡、正念、覺慧退分諸因緣,即遠離能導致自己由俱生慧所攝持的法義,及隨所攝持的法、持令不忘的正念、覺察諸法的智慧因此退失的各種因緣,如下文所說:不敬正法及說法師,乃至與餘菩薩校量勝劣,起增上慢;及於法顛倒,起增上慢等五種因緣。
 2、由順緣說,常常親近幫助自己安住聰叡攝持法義、不失正念、不失善觀察法義的覺慧,而又逐漸地增長勝進的各種因緣,如恭敬正法及說法師,乃至不與其餘菩薩校量勝劣,不起增上慢,於法不顛倒、不起增上慢等五種因緣。
《披》遠離隨順聰叡正念覺慧退分等者:謂由聰叡及與正念相應所有覺慧,說名聰叡正念覺慧。若有隨順彼慧退分因緣,由此正智能令遠離。若有隨順彼慧住分、勝分因緣,由此正智能令習近。此中退分及與勝分因緣,如下自說順退分法、順勝分法應知。
 前文提到,覺是俱生的智慧,慧是引發的智慧。由於聰叡,俱生的智慧,與菩薩引發慧栽培的正念相應所有的覺慧,說名聰叡正念覺慧。
 若有隨順讓自己俱生的或引發的智慧退步的因緣出現,由於菩薩依此正智能使令自己遠離這些障道因緣。若有隨順使令自己智慧安住、增長的因緣,由於菩薩已有正智,知道應該親近使令自己智慧增上的因緣。此處的退分、勝分各有五種因緣,如下所說隨順退分法、隨順勝分法的因緣,應可了知。
亥四、隨護自心
 第四科隨護自心,說明隨順保護自心的加行。
四者、隨護自心。能善防守諸根門故。
 四、隨護自心。菩薩常能善巧防守自己的六根不去攀緣六境。「根」也就是門,以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為門,外面的雜染因緣及清淨的功德善法都由此進出。心若向外攀緣便容易隨境而生煩惱,菩薩能隨護自心、密護根門,善巧防守第六意識的正念。
 此處「隨護自心」,是用所學習的佛法令心清淨,修行開始,要先保護自已,先令自己清淨,然後才能行度化眾生事。
亥五、隨護他心
 第五科隨護他心,說明隨順保護他心的加行。
五者、隨護他心。能於他心正隨轉故。
 五、隨護他心。菩薩能保護他人內心的清淨,使令其他有情隨順如來的正法而轉。菩薩不是只有保護自己的心向道上會,也要保護他人的心與聖道相應,勸導他人隨順如來的聖教,向第一義諦上會。
 這是五種無倒加行的第一種隨護加行,是菩薩應成就的功德。
酉二、無罪加行
 第二科無罪加行,說明無罪加行的相狀。
云何菩薩無罪加行?謂諸菩薩,於諸善法無倒熾然,無量無間迴向菩提。
 什麼是菩薩的無罪加行?無罪是指身語意三業沒有過失。即諸菩薩對於三十七道品、六波羅蜜、菩薩的菩提分法、四攝事等種種的善法,能夠無顛倒、非常猛利(熾然)的精進,長時間沒有間斷的修學,又將此修學無量善法的功德迴向無上菩提,名為無罪加行。
酉三、思擇力加行
 第三科思擇力加行,說明思擇力加行的相狀。
云何菩薩思擇力加行?謂諸菩薩,即此一切在勝解行地,應知其相。
 什麼是菩薩思擇力加行?是指勝解行地菩薩的加行,應當了知即此一切修行,包括前面所說隨護加行、無罪加行,當以思擇力修這些加行的時候,即是屬於勝解行地這一範圍的相貌。
 前面隨護加行與無罪加行是屬於資糧位,此處思擇力加行屬於加行位。當菩薩修行至勝解行地,此時奢摩他成就,心有力量稱為「勝」;有通達諸法實相的毗缽舍那,稱作「解」;時常修止觀,逐漸地轉染成淨,稱作「行」。
 勝解行地的菩薩已有能力以止觀的力量調伏煩惱。此地菩薩,由外凡的資糧位,修習五種隨護加行、無罪加行圓滿後進入內凡位,此時已成就奢摩他,能以奢摩他為依止修毗鉢舍那,於定中思惟觀察決擇二無我的真實義,能夠無倒的思擇及調伏煩惱,於大乘菩薩藏教、及菩薩藏教所顯示諸法真實義、諸佛菩薩不可思議、最勝廣大威力,能生信、勝解、聽受、思惟,即是思擇力加行的相貌。
酉四、清淨增上意樂加行
 第四科清淨增上意樂加行,說明清淨增上意樂加行的相狀。
云何菩薩清淨增上意樂加行?謂諸菩薩,即此一切在淨勝意樂地及行正行地,應知其相。
 什麼是菩薩清淨增上意樂加行?是指初地(淨勝意樂地)、以及二地至七地(行正行地)的菩薩,以般若智慧修行一切隨護加行、無罪加行與思擇力加行,應當了知其中的相貌。
 清淨增上意樂加行是指菩薩由加行位的勝解行地,進入初地(淨勝意樂地)以上的見道位。能斷煩惱,故名清淨;增上是強大義,此階段菩薩有二種強大的意願:一是自己成就聖道的意願非常強,二是有殊勝大悲心,願度一切眾生,故名「增上意樂」。本論〈菩薩地〉卷47略說菩薩的增上意樂,有十五種。
 初地菩薩初得無生法忍,得勝意樂,有殊勝的願力與大悲,趣向前行,勝修行相,繼續向於無相的境界趣進,此時的修行特別殊勝,以無所得的智慧修學六波羅密。於餘一切乃至有加行有功用無相住(於餘二地至七地)中,得修廣大,所修無相般若波羅蜜能逐漸增長廣大;由此說初地至七地菩薩所修加行,即是清淨增上意樂加行的相貌。
《披》淨勝意樂地及行正行地者:極歡喜住,名淨勝意樂地;增上戒住、增上心住、三種增上慧住、有加行有功用無相住,名行正行地。如地品說。(陵本四十九卷一頁3910
 菩薩經過一大阿僧祇劫的修行,長時間在生死中修六度萬行,終於成就初地的功德,內心非常清淨歡喜,名淨勝意樂地,也稱極歡喜住或初地。二地菩薩戒波羅蜜多圓滿,又名增上戒住;三地菩薩禪波羅蜜多圓滿,名增上心住;三種增上慧住是指四地、五地與六地的菩薩:四地菩薩名覺分增上慧住,也名焰慧地;五地菩薩名諸諦增上慧住,諸諦是指四聖諦,對四聖諦的智慧特別有力,又名難勝地;六地菩薩名緣起增上慧住,又名現前地;有加行有功用無相住,是指七地遠行地菩薩。由二地至七地,名行正行地。如〈菩薩地〉卷49,1625頁地品中所說。
酉五、墮決定加行
 第五科墮決定加行,說明墮決定加行的相狀。
云何菩薩墮決定加行?謂諸菩薩,即此一切在決定地、決定行地、到究竟地,應知其相。
 什麼是墮決定加行?是指第八地(決定地)、第九地(決定行地)、第十地(到究竟地)菩薩所修的一切聞法、思惟、修行等加行,已經可以無功用任運住於無相,應當了知其中的相貌。
 前面淨勝意樂地及行正行地(初地至七地)雖能住於無相,與第一義諦相應,但因還需作意,所以不名決定。至第八地菩薩以上,不需作意,可以任運安住於第一義諦不動,此時才名決定,決定不退轉。「墮」是入義,入於決定不退轉的加行,是名墮決定加行,此時說名無相修果圓滿。
《披》決定地決定行地到究竟地者:無加行無功用無相住,名決定地,此地菩薩墮在第三決定中故;無礙解住,名決定行地;最上成滿菩薩住,名到究竟地。亦如地品中說。
 第八地菩薩以上,不需加功用行,即能安住在第一義諦,心中完全是無相無分別住,故名為決定地,此地菩薩墮在第三決定中的緣故。本卷下文將會提到,菩薩略有三種墮於決定:
 一、安住種性墮於決定。是指住種性位的菩薩,即一般有佛種性的生死凡夫,若遇見殊勝的佛法僧三寶時,決定能證無上菩提。
 二、發菩提心墮於決定。證得無生法忍,成就無分別智,安住在第一義諦的菩薩,才名為發菩提心決定。這是指證法性發心,並不是一般世俗的虛妄分別發心。因為此時發菩提心決定以後,一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退轉,因此名為發菩提心決定。
 三、不虛修行墮於決定。是指菩薩已得大自在,能無加行無功用無相住,已看透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能普遍的隨心所欲,利益廣大無量眾生,行度化事時,一定有所成就,不會徒勞無功或事倍功半,因此名不虛修行決定。
 此處說此地菩薩墮在第三決定中故,即是指八地、九地、十地菩薩屬於第三種不虛修行墮於決定。 
 無礙解住是第九地菩薩,此時已經成就四無礙解的功德,通達一切眾生語言,決定能廣度眾生,是名決定行地;最上成滿菩薩住是第十地菩薩,名到究竟地。以上也如〈菩薩地〉卷49地品中所說。
申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如是五種菩薩加行,普攝一切無倒加行。
 如是隨護、無罪、思擇力、清淨增上意樂、墮決定五種菩薩加行,普遍含攝一切無顛倒加行。
 第一、隨護加行,包括隨護聰叡、隨護正念、隨護正智、隨護自心、隨護他心五項,在凡位的菩薩最先開始要這樣無顛倒的加行。
 第二、無罪加行,菩薩的身語意三業都必須與善法相應,並且以無量無間,無倒熾燃精進的功德,迴向無上菩提。
 第三、思擇力加行,是勝解行地的菩薩加行,於菩薩法藏能以智慧簡擇,而生信、勝解、聽受、思惟。
 前三種是資糧位與加行位的菩薩所應成就的功德。
 第四、清淨增上意樂加行,是初地至七地菩薩的加行。由如理思擇力故,十法行圓滿,趣勝意樂,證入初地,由二地乃至七地得修廣大(無相修)。
 第五、墮決定加行,是八地至十地菩薩的加行,無相修果成滿。
未二、順退分法3 申一、標
 第二科順退分法,說明使令菩薩退失聰叡、正念、覺慧等功德善法的因緣,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又諸菩薩順退分法,當知有五。
 又應當了知,有五種因緣會導致諸多菩薩隨順退失聰叡、正念、覺慧等功德善法。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種。
一者、不敬正法及說法師。二者、放逸懈怠。三者、於諸煩惱親近執著。四者、於諸惡行親近執著。五者、與餘菩薩校量勝劣,起增上慢;及於法顛倒,起增上慢。
 五種會隨順退失菩薩聰叡、正念、覺慧等功德善法的因緣是:
 一、不敬正法及說法師。正法即是聖法,聖人說的法,包括教理行果,由依教而詮理,依理而起行,依行而證果。
 「教」是聖教,指能詮的言教,依止名句文身宣揚的佛法,教是橋,如果沒有教法,眾生便不能趣向第一義諦,因此對教法應尊重。「理」是道理,指正法所詮顯的義理,如我空、法空、四聖諦、十二緣起、六波羅蜜的道理。「行」是修行,指能成的修行,有教及理,可依教奉行,在奢摩他中依教理修毗鉢舍那,即是行。「果」是指修行後所成就的證果,如初果乃至四果,或初地乃至十地。正法包括教理行果,如果菩薩不尊敬正法及說法的法師,不了知諸法真實義,既無法落實菩薩道,又不能成就聖道,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6說:「譬如闇中寶,無燈不可見,佛法無人說,雖慧莫能了。」離此二種根本依處,菩薩道會很容易退失。
 二、放逸懈怠。菩薩若不積極的斷惡修善,稱為放逸。於已生的功德不能繼續增長、廣大,名懈怠。〈攝事分〉卷95所說放逸的相貌有三種:
 1、邪思惟,於我、有情、世界、業果、靜慮者靜慮境界、諸佛者諸佛境界、十四不可記事、非正法、一切煩惱之所引攝等九種不應思處恆常思惟。
 2、邪尋思,包括欲、恚、害尋思、國土尋思、親里尋思、不死尋思、家勢相應尋思、輕蔑相應尋思等八惡尋思。
 3、邪戲論,諸如王論、賊論、飲食論、工巧論,種種的戲論都是放逸,依此引發貪瞋癡。
 菩薩若不能斷除放逸遠離邪思惟、邪尋思、邪戲論,又不能斷除懈怠,勤修布施等善法,則易退失菩薩道法。
 三、於諸煩惱親近執著。對於內心的煩惱,不但不積極對治,反而喜歡與煩惱為伍,恆常親近、執著,不能捨離,令煩惱猛烈熾盛,身心俱損,不但不能自利,更遑論行菩薩道。
 四、於諸惡行親近執著。惡行是從煩惱引發的,由親近執著煩惱,會引發身語意的十惡行造罪,而退失菩薩道。
 五、與餘菩薩校量勝劣,起增上慢;及於法顛倒,起增上慢。菩薩與其餘菩薩校量功德勝劣,自不能勝,卻妄以為勝,生起增上慢,得少為足,不能勝進;以及於大乘正法起顛倒想,未得謂得,未證未證,起增上慢,則無法行菩薩道的正行,如是會隨順退失菩薩道法。
 以上這五種因緣容易使菩薩退失菩薩功德善法,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應當要避免。
未三、順勝分法3 申一、標
 第三科順勝分法,隨順增勝聰叡、正念、覺慧的因緣,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又諸菩薩順勝分法,當知有五。
 又諸菩薩隨順增勝聰叡、正念、覺慧的因緣,應當知道有五種。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指
 第三科指,指出與前文退失菩薩道相反的法。
謂與前五黑品諸法次第相違,應知其相。
 依前文五種黑品雜染法的次第所說,反之,應當知道即是順勝分法的相狀:
 一、恭敬正法以及說正法的法師。
 二、精進的斷惡修善,遠離放逸懈怠。
 三、積極對治煩惱並遠離,不再親近執著煩惱。
 四、護己正念遠離惡行,不再親近執著惡行。
 五、不與其餘菩薩校量功德勝劣、及於大乘正法起顛倒想,未得謂得,未證未證,不起人、法二方面的增上慢。
 若能做到以上五種,即是順勝分法。
未四、相似功德3 申一、標
 第四科相似功德,指出相似功德,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又諸菩薩略有五種相似功德,當知實是菩薩過失。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應當知道略說有五種相貌,看似是功德,實是菩薩的過失。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種相似功德。
一者、於其暴惡毀犯淨戒諸有情所,由是因緣作不饒益;
 一、對於有暴惡心而毀犯清淨戒體的有情,由於這位有情做了很嚴重的惡事,菩薩便棄捨、不再利益這種暴惡犯戒有情,表面上看起來很有正義感,其實是有過失,因為失去了慈悲心。
《披》於其暴惡毀犯淨戒諸有情所等者:戒品中說:於諸暴惡犯戒有情,懷嫌恨心、懷恚惱心,由彼暴惡犯戒為緣,方便棄捨,不作饒益,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陵本四十一卷四頁3349)其義應知。
 於其暴惡毀犯淨戒諸有情所等方面:戒品中說:對殘暴惡劣毀犯淨戒的有情,懷譏嫌憤恨心,懷瞋恚惱怒心,對於有暴惡犯戒的有情,應方便棄捨,不再利益,如果菩薩起了這種瞋心,討厭這類惡人,不想利益,這是有所違犯,是有所染,因為起了瞋恨心,起嫌恨心,起恚惱心,這是染違犯。如〈菩薩地〉卷41,1375頁所說,其中的義理應該知道。如《梵網經菩薩戒注》卷1說:「菩薩聞外道惡人及二乘惡人說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悲心,教化是惡人輩,令生大乘善信」,這是菩薩面對惡人正確的態度。
二者、詐現種種具足威儀;
 二、內心有意欺騙他人,矯現出諸根無動、諸根寂靜,行如風、坐如鐘、立如松、臥如弓等種種威儀具足的虛假修行相,令他人誤以為自己十分有德行,因而布施供養承事。
《披》詐現種種具足威儀者:謂為誑他,恆常詐現諸根無掉、諸根無動、諸根寂靜,由是令他謂其有德,當有所施、當有所作。如聲聞地說應知。(陵本二十二卷十頁1919
 有些行者為了誑騙他人,威儀進退之間、眼耳鼻舌身意及手足等諸根,常常假裝表現出沒有躁動、擾亂、威儀庠序的相貌,由此令人感覺六根沒有掉動,猶如得禪定、有道德的大修行人,而認為應該供養布施此人、或為他承事等,如〈聲聞地〉卷22,800頁所說,應該了知。
三者、於順世間文辭、呪術、外道書論相應法中,得預智者、聰叡者數;四者、修行有罪施等善行;五者、宣說建立像似正法,廣令流布。
 三、對於隨順世間的文辭、呪術、外道書籍論典等相應法中,已得或預入世間智的功德、而有聰明叡智的人,例如文章寫得非常好,已得或將得文學博士或諾貝爾文學獎等,這些世間法在佛法中只是相似功德,乃至以某些咒語及邪術,使人得病或病癒、能聽命行事等,這些看似不凡的外道法,都是菩薩應避免的過失,不能成就真實功德。
 四、以染污心修行有罪的布施等善行。如與貪俱行思相應,沽名釣譽所作的布施,即是以染汙心而行。其中,所謂的有罪,譬如以打縛惱害眾生的非法所得財物而行布施;或長久積留方行布施,如〈本地分‧菩薩地〉卷39說:「又諸菩薩,見積聚施,其施有罪;見隨得施,其施無罪」;乃至所施不能引發利益安樂,如以已書正法的葉紙,施與僅有嬰兒慧的來乞眾生,無論自施、勸他施,當知皆是有罪施。以上是依無情施物舉例說明。
 如果菩薩以有情物(如妻子、奴婢,或內身的頭、目、血、髓等)而行惠施時,若非有情意所許施、能引他心嫌恨,或知施與後,此有情將受損惱等,這也名有罪施。這些都是第四種相似功德,實非功德的相貌。
 五、宣說、建立像似正法,且廣為流布,傷害有情的善根。
 〈攝事分〉卷99說,像似正法,又可分為似教正法及似行正法:
 一、似教正法:指教理上相似,卻並非真正的佛法,包括由妄安置相似文句、由妄增減無常等義、由邪分別補特伽羅、由說實有諸假有法、由妄分別究竟涅槃等,共有五類。
 二、似行正法:即看似正確實則錯誤的修行方法,又分三類,如依止有根等諸見(包括:由增益見、由惡取執、由不實知);非處惡作等(包括:都不思惟、樂著僧事、見施為勝、聞為究竟、捨莊嚴法、樂順世間);暴惡戒等(包括:作不饒益、詐現威儀、因獲利養、作有罪福、開顯無義)。總之是以邪行妄求解脫。
 詳如〈攝事分〉卷99,2907頁起所說。
未五、真實功德3 申一、標
 第五科真實功德,說明菩薩的真實功德,分三科;第一科標,總標五種。
又諸菩薩略有五種真實功德。
 又諸多的菩薩略說有五種真實的功德。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詳列五種實德的內容。
一者、於其暴惡毀犯淨戒諸有情所,由是因緣起勝悲心;二者、本性成就具足威儀;三者、於佛所說淨妙真實若教若證,得預智者、聰叡者數;
 與上述五種相似功德相反,即五種菩薩的真實功德:
 一、菩薩對暴惡且毀犯淨戒的有情,仍能生起殊勝的大悲心,因為擔憂這類眾生,未來終將墮入三惡道中,而長時的受諸大苦,縱然得出,也還有愚癡、貧窮等餘報隨逐,需經久時,才有機緣能以六根具足的人身,值遇佛法、修學聖道,由此因緣,菩薩對暴惡犯戒有情,不僅不會棄捨,反能生起殊勝的大悲心,希望引領有情懺悔業障,積聚功德。
 二、菩薩的本性,與生俱來即能成就諸根無掉、具足諸根寂靜等威儀,自然的不喜歡擾惱、掉動之境,且所顯現的相貌是真實功德所成,而非詐現者虛假偽裝的清淨。
 三、菩薩對於佛所說清淨微妙的真實義,無論若教(語言文字的教法)、若證(修證的方法及所證之果),能依此三乘法義,證得預智者,如證初果乃至四果,或得無生法忍,入初地乃至十地等,而在佛法中成就能斷煩惱、出世間的聰叡與智慧,這才是真實的功德,不應追求世間文辭、呪術、或外道書論相應等法,因此即使得諾貝爾文學獎,也不是這裡所讚歎的。一旦在佛法中有修有證,即超過所有世間人的成就,因為這件事相當不容易。
《披》於佛所說淨妙真實等者:聞所成地說:云何淨?謂三清淨性。一、自體清淨性,二、境界清淨性,三、分位清淨性。云何妙?謂佛法僧寶名最微妙,墮最第一施設中故。云何真實?謂真如及四聖諦。(陵本十三卷十七頁1139)此應準知。
 文中的「於佛所說淨妙真實」等方面,如〈聞所成地〉說:什麼是淨?即三種清淨性:
 一、自體清淨性:也就是真如,或稱空、法界、實際、無相、勝義、涅槃等,有許多不同的名稱,即是我空真如、法空真如、一切法的空性,又稱圓成實性,它本身即是自性清淨的,故名自體清淨性。
 二、境界清淨性:指佛的經律論,是最極清淨的法界等流,佛弟子們研讀三藏,能令自己身語意三業漸趣清淨、進而成就聖道,故名境界清淨性。如《攝大乘論》云,所謂最極清淨法界等流,這法界也就是真如、空性,佛體悟了我、法二空真如,才說出語言文字的佛法,因此這些經律論稱「境界清淨性」。相較之下,由於世間的色聲香味觸、眼耳鼻舌身等境,是由眾生染污的因緣所感得,凡夫的妄識很容易在雜染的境界上生起煩惱,但經律論是由佛累積的智慧所宣說,故能隨順令心清淨。若問研讀佛法是不是在修行?是在修行。凡夫能、所是無法分開的,因此所緣是否清淨,也會影響能緣的心,在聖道未成就前,都需要誦經、念佛、禮懺、研讀佛法等加行,令心住於清淨的境界上;若是已證聖道者,一切時都能在自體清淨性上活動,念念皆與如來法教相應。
 三、分位清淨性:分位是依時間前後、斷煩惱的淺深來說,例如三年之前初入佛門,煩惱還很粗重,但三年以後久經調伏,煩惱變得較為微細,或十年之前仍是凡夫,十年以後成為聖人,這便是分位清淨性,也就是分證涅槃,不同程度的證得無為法。在《攝大乘論》中說,分位清淨性包括二種:(一)離垢清淨,指行者遠離煩惱時,即此亦離一切煩惱障、業障等障垢,因此也稱分位清淨性,是部分的斷除煩惱,譬如初果斷除了分別起的煩惱,即是一種離垢清淨;(二)得此道清淨,即一切菩提分法、波羅蜜多等,是使令行者清淨的方法,這也可稱作分位清淨性,是部分狀態的清淨。以上是說明「淨」。
 接著,什麼稱「妙」?謂佛法僧寶名最微妙。佛寶是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因此在三界眾生中是最微妙的;法是涅槃,唯佛法能令行者解脫、到真如的境界去,因此也是世間諸法中最微妙的;僧能近光遺法、遠紹如來,從成就聖道的聖僧,乃至能依教奉行、與善法相應者,都可攝屬僧寶,這三種都是最微妙的,因為墮最第一施設中故。佛法僧本來是離文字相的,佛菩薩為令行者成就理體三寶: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即佛寶;佛性中,具足一切淨法,即法寶;無違諍義,即僧寶,此名理體三寶,故以語言文字施設安立三寶,這種施設是最圓滿、究竟的,名第一施設。
 以上說明「妙」。
 又什麼是「真實」?謂真如及四聖諦。真即真實,如是不改變的,此處所謂的真如,是指大乘的無住大般涅槃,也就是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而四聖諦,則是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的所緣境,如〈聞所成地〉卷13,469頁中所說,應該準照那裡了解。
 菩薩如果對於佛法所說的淨,包括自體清淨性、境界清淨性、分位清淨性,也就是真如之境、經律論,與證果;以及妙(微妙的佛法僧三寶),乃至真實(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對這些教理及修證能有所成,而得到預智者、聰叡者數,這樣的菩薩才成就真實功德。
四者、修行無罪施等善行;五者、開示正法,遮滅一切像似正法。
 四、菩薩所修行的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都是沒有染污的,能與無所得相應,而迴向無上菩提,則稱為無罪,這樣的善行是真實的功德,反之,如果有所求、有所得,仍不能說是真實功德。
 五、菩薩能開示正法,遮滅破除一切像似正法。
未六、無倒調伏所化有情3 申一、標
 第六科無倒調伏所化有情,菩薩能正確無倒的調伏所教化的有情,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處。
又諸菩薩略於十處,無倒調伏所化有情。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要略而言,能於十種處所,沒有顛倒的調伏眾生的煩惱,令有情也能清淨內心成就聖道。
 菩薩欲度化眾生首先要成熟自己,必須修無倒加行,並知道順退分法、順勝分法,避免障礙的因緣、隨順能增長的善法,還要分辨什麼是菩薩的相似功德,而實為菩薩的過失,乃至什麼是菩薩所應成就的真實功德等,前面是介紹菩薩自己應成就的功德,此處要再說明如何成熟眾生的功德,應沒有顛倒錯誤的調伏所化有情。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十處?
 是哪十種處所?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十種。
一者、遠離惡行處;二者、遠離諸欲處;
 以下列出十種處所,其實也是菩薩沒有顛倒的調伏所化有情的步驟:
 一、遠離惡行處:於身三語四意三,這些比較粗顯可見的相上,先使有情遠離十惡法。
 二、遠離諸欲處:更進一步教導有情離欲,要使世間人離欲其實頗為困難,但有善根者會願意遠離色聲香味觸男女等欲,甚至能夠來出家修行,只是這樣的人很少。
《披》遠離惡行處等者:施設遠離不善業道,是名遠離惡行處。施設遠離習非梵行及與歌舞、伎樂等事,是名遠離諸欲處。
 菩薩能宣說一些符合因果的正確道理及故事,還要舉出譬喻方便說明,以教導眾生遠離不善業道,名遠離惡行處。乃至以語言文字施設教導有情,遠離串習非梵行的男女之欲,以及歌舞、伎樂等事,因為這些會引起內心的欲,對修道人是很大的障礙,應該要遠離,名遠離諸欲處。
三者、專精無犯,犯已能出處;四者、密護一切諸根門處;五者、正知住處;六者、離憒鬧處;七者、於遠離處,遠離一切惡尋思處;八者、遠離障處;
 三、專精無犯,犯已能出處。菩薩教化想要得聖道的行者,要有出離心,遠離諸欲,出家受戒,出家後,要專心研究戒學,通達戒的開遮持犯,使令三業清淨,而不毀犯淨戒,若偶然失掉正念,犯了戒也能夠懺悔,出離過失,還復清淨。
 四、密護一切諸根門處。菩薩以佛法教化行者,令由多聞、多思、及多修習,獲得正念,時時觀照這一念心,令它清淨,六根緣六境時,知道只是內心的虛妄分別,不要取相、取隨好,能善密護根門,不生煩惱。
 五、正知住處。菩薩教化行者,一切時、一切處對於行住坐臥、衣食、身語意業等都要能正確了知,詳述準照〈本地分‧聲聞地〉卷24,二道資糧所說的正知而住。
 六、離憒鬧處。憒是內心昏亂不明,菩薩教化行者,身要遠離令心雜亂的憒鬧之處,到寂靜處修學止觀。
 七、於遠離處,遠離一切惡尋思處。身遠離憒鬧處後,菩薩也教化行者,遠離一切欲、恚、害、國土、親里、不死、輕懱相應、家勢相應等八種惡尋思,令心清淨、寂靜。
 八、遠離障處。遠離修習聖道的二種障礙處,如以下《披尋記》詳述。
《披》遠離障處者:障有二種,一者、依內,二者、依外。聲聞地中廣辯其相。(陵本二十五卷十頁2112)施設無障,是名遠離障處。
 遠離障處方面,行者修學聖道有依止內身及依止外緣二種障礙。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5,870頁詳細說明依內、外二種障的體相,行者若能去除依內及依外二種障礙,名遠離障處。
 依內是指依止色受想行識內身,有加行障、遠離障、寂靜障三種障礙:
 一、加行障,行者修學善法加行時,又有資具闕乏、煩惱猛盛、多諸疾病、風熱痰癊數數發動、宿食住身等五種加行障。
 1、資具缺乏。有一類行者於過去世沒有修習布施等福業的緣故,現在生活困難,不能常常獲得隨順滋養生命的種種衣服、飲食、臥具、醫藥及其餘資生具。
 2、煩惱猛盛。有一類行者或有猛利貪及長時間的貪著財色名食睡;或有猛利瞋及長時間的懷恨不捨,常發脾氣;或有猛利癡及長時間的愚癡,沒有正知正見,乃至有邪見,對於錯誤的想法堅執不捨,由於貪瞋癡的煩惱熾盛、而且長時難捨,對修止觀是一種很大的障礙。
 3、多諸疾病。有一類行者於過去生積聚造作很多會引生疾病的業,如殺生業會招感多病、短命的果報。由彼業力為因,使得內身多諸疾病,沒有堪能性修習戒定慧等善法,成為修行的障礙。
 4、風熱痰癊數數發動。有一類行者由於今生行不平等行,食不知量,生活起居作息不正常等,使身心失去平衡,四大失調,而引發多病,或因風大不調,身體疼痛傷風感冒、或是火大過盛,有上火或中暑等熱病,或中氣不足,脾胃薄弱,外感失治,肺氣被傷,使水濕停留於身,凝聚為痰癊之病,數數發動,不斷生病,令身心無堪能修習善法,障礙修道。
 5、宿食住身。食物沒有消化,累積在體內,容易脹氣、產生毒素,使身體不舒服,障礙修行。
 行者若有這五種障礙,能令所有戒定慧的善品加行,缺乏堪能性,發動加行時,沒有力量。
 二、遠離障,或食用過多食物,使令身體麤重,或多事、多業、多有所作、多與眾會,時間浪費在戲論中,障礙身心遠離,無法修習止觀斷除煩惱。
 三、寂靜障,或好樂仗恃自己的種性、學問等出身背景,心生高舉、掉動散亂;或不能精進的斷惡生善,動身發語常依貪瞋癡,身心放逸;或居住於不適合修止觀的處所,令心不能寂靜,障礙修止觀。
 依止外緣的障礙有不求善知識、依非處所二種:
 1、不求善知識,有一類行者,由於依止惡知識,熏習各種惡法,不能獲得隨順修習定慧的教授,及修正身語行的教誡,不僅戒定慧不能增上,見解也漸與正見正念相違,貪、瞋、痴三毒逐漸增長,障礙修行,這是依外有情而生的障礙。
 2、依非處所,處所不合適修行,或地方太吵、太高、太冷、太偏遠等、或多蚊蟲、或有猛獸、鬼魅、非人等危險與逼惱,都是修學聖道的障礙,這是依外境而生的障礙。
 菩薩教化眾生要遠離修學聖道的內、外二種障處。
九者、遠離一切煩惱纏處;十者、遠離一切諸煩惱品諸麤重處。
 九、遠離一切煩惱纏處。菩薩教導行者修習止觀,成就靜慮,能使煩惱不動,遠離一切煩惱的現行。
 十、遠離一切諸煩惱品諸麤重處。麤重是煩惱的種子,有煩惱種子,心即沒有堪能性,不能調柔自在,菩薩教導行者依止禪定,修毗鉢舍那的觀行,斷除愛見煩惱的種子,成就聖道。
 以上十點是菩薩無倒調伏所化有情的善巧方便,由淺到深,首先、要遠離惡行處,身語意不造十惡業;第二、勸導遠離諸欲處,受五戒、八戒、菩薩戒等善法戒;第三、勸導出家修行,受具足戒,專精無犯,犯已還淨;第四、教導善密護根門;第五、教導要正知而住;第六、教導離憒鬧處;第七、於遠離處,遠離一切惡尋思處;第八、遠離障礙,遠離修學聖道的內、外障礙;第九、遠離一切煩惱纏處;第十、遠離一切諸煩惱品諸麤重處。
巳三、第三嗢柁南攝2 午一、嗢柁南標
 第三科第三嗢柁南攝,解釋菩薩功德品的第三個嗢柁南所攝義,分二科;第一科嗢柁南標,以偈頌標出內容。
復次,嗢柁南曰:
 諸菩薩受記 墮於決定中 定作常應作 最勝最為後
 其次,嗢柁南說:
 第一、諸菩薩受記,菩薩蒙佛授與記別;第二、墮於決定中,由菩薩的種性、發心、修行三方面,蒙佛給與菩薩決定記;第三、定作,菩薩有五種決定應該做的事;第四、常應作,菩薩有五處是時常應該做的事;第五、最勝最為後,建立十種菩薩最殊勝的境界。
午二、長行釋5 未一、授菩提記3 申一、標
 第二科長行釋,以較長文字解釋偈頌,分五科;第一科授菩提記,菩薩蒙佛授與菩提記,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六相記別。
謂諸菩薩略由六相,蒙諸如來於其無上正等菩提授與記別。
 發菩提心的菩薩有六種相貌,得到諸佛給於其所成就的無上正等菩提授與記別。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六?
 是哪六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佛為菩薩授記的六種情形。
一者、安住種性未發心位;二者、已發心位;三者、現在前位;四者、不現前位;
 一、安住種性未發心位:佛為菩薩授記的時間,是在菩薩發菩提心之前,此時菩薩具有菩薩種性,但尚未發菩提心,唯有能成就菩薩無上菩提的堪能性。
 二、已發心位:佛為菩薩授記的時間,是在菩薩發菩提心之後,此時菩薩已經發無上菩提心,已久修成就菩提的因行,可以速證無上菩提。
 三、現在前位:佛為菩薩授記時,佛親顯現在菩薩前,為他授記說:「汝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修六波羅蜜,將來可得無上菩提。」
 四、不現前位:佛並沒有顯現在菩薩前,而為菩薩授記,將來可得無上菩提。
《披》現在前位等者:蒙諸如來親面對前而為授記,是名現在前位。與此相違,是名不現前位。
 現在前位等方面:蒙佛顯現在菩薩前,親自為菩薩授記,將會成佛,稱作現在前位。與此相反,佛未顯現在菩薩前,但仍為菩薩授記將會成佛,稱為不現前位。
五者、有定時限,謂爾所時當證無上正等菩提;六者、無定時限,謂不宣說決定時限,而與授記。
 五、有定時限,又稱有數時授記,佛為菩薩授記時,同時又宣說菩薩決定將於某時成佛、國土的名稱、眷屬是誰等,如《法華經》授記品所說。
 六、無定時限,又稱無數時授記,佛為菩薩授記成佛,但不宣說什麼時候菩薩才能成佛。
 以上是佛為菩薩授記的六種情況;最先二種是以菩薩有否發菩提心作分別;次二種是以佛有否親自現前或不現前授記作分別;最後二種,是以成佛的時間已定或不定作分別。
未二、墮決定數5 申一、標
 第二科墮決定數,說明三種菩薩入於決定數,分五科;第一科標,標出三種。
又諸菩薩略有三種墮於決定。
 又諸多的菩薩要略說有三種是屬於決定會成佛的。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三?
 是哪三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三種。
一者、安住種性墮於決定,二者、發菩提心墮於決定,三者、不虛修行墮於決定。
 在菩薩道中有安住種性、發菩提心、不虛修行,三種菩薩屬於決定會成就佛道。
 一、安住種性墮於決定。是指自身具有菩薩種性的有情,法爾具有成佛的種性。若遇佛法僧的勝緣修學聖道,必定有堪能性,證得諸佛所證悟的無上菩提,決定能成佛。玅境長老開示,住種性是有佛性,有成佛的種子,住種性有二種:一種是真如的無為種性,一種是有為的種性。相信佛法的人,從佛法學習中,感到生死是苦,因此發起二種願:第一是發菩薩願,佛道無上誓願成,由學習佛法,出離生死,想要成就佛道。第二是發大悲心,不僅自己出離生死,也希望所有的眾生,都能夠出離生死,離苦得樂,同得三乘聖道。
 二、發菩提心墮於決定。是指成就初極歡喜地的菩薩,得無分別智的時侯,見到第一義諦,發勝義菩提心,繼續修學,乃至究竟圓滿,成就無上菩提,決不退轉,知道自己決定會成佛。
 三、不虛修行墮於決定。是指八地以上的菩薩,修行道力已是無加行、無功用、無相住、任運自在,廣度眾生,不虛修行,菩薩行的功德都能夠顯現,是決定要成佛的,如觀世音菩薩示現八地菩薩,有種種的自在力,真實能夠利益眾生。
申四、釋3 酉一、種性
 第四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種性,說明菩薩住種性位的相狀。
安住種性墮決定者,謂諸菩薩住種性位,便名為墮決定菩薩。何以故?由此菩薩若遇勝緣,必定堪任證於無上正等覺故。
 安住種性墮於決定方面,是指諸有情本性住種性的菩薩,法爾具佛性,有成佛的種子,決定可做菩薩,可以成佛,名為墮決定菩薩;這種種性是本性住種性,經由無始劫來的熏習,不是習所成種性。為什麼?因為這類有種性的菩薩,若遇見佛、法、僧三寶,殊勝的因緣修學聖道,能發無上菩提心,是絕對有堪能性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成就一切種智。
酉二、發心
 第二科發心,說明發心墮決定的相狀。
發菩提心墮決定者,謂有一類諸菩薩眾,已於無上正等菩提起決定心,此後乃至證於無上正等菩提,無復退轉。
 發了無上菩提心墮於決定方面,是指有一類諸菩薩由勝解行地,積聚廣大的福德及智慧二種資糧,於資糧位、加行位的修行,經過一大阿僧祇劫,證得初地,所發的勝義菩提心是真實的,知道自己終究要成佛,對無上正等菩提起堅固的決定心,經過二地、三地、四地乃至十地,直到成等覺、妙覺,所發的無上正等菩提心都不再退轉。
《披》發菩提心墮決定者等者:此中發菩提心,謂證法性發心,非依世俗發心。顯揚論說:證法性發心者,謂如有一,已過第一劫阿僧企耶,已證菩薩初極喜地,已入菩薩定無生位,已如實知無上菩提及菩提方便,已悟自身將近、等近大菩提果,證解自他悉平等故,得大我意,已至不住流轉寂滅菩薩道故,得廣大意。由如是故,於大菩提願不退轉,是謂證法性發心。(顯揚論二卷二十頁)此義正同。
 文中所說的發菩提心,是指親身體驗到法性,了知一切法的法性即是空性、真如性,所發出的無上菩提心是證法性發心,不是只暫留在依世俗名言安立的發心,所發的心是超越假名的。
 《顯揚聖教論》說:所謂證法性發心的菩薩,是指有一類菩薩已經過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修行,成就菩薩的極歡喜地(初地),已證無生法忍入聖位,決定不退轉,已如實了知無上菩提,親證真如理,以及如實了知成就菩提的方法,如六波羅蜜、菩薩的菩提分法等菩提的方便,已了悟自身將要靠近(八地)、等近大菩提果,等近是指十地菩薩,十地菩薩幾乎是等於接近大菩提果了。八地乃至十地菩薩已經親身證得我法二空真如,知道自己與一切有情都是平等的,有這種般若智慧的人,大悲心自然生起,能夠廣度眾生,稱得大我意。
 菩薩已通達名言安立的世俗諦非有,離言勝義諦非無,二者非一非異,不像凡夫安住在世俗諦的境界,不會有惑業苦的虛妄分別,所以在生死流轉當中不隨之流轉,也不像二乘急著今生要入涅槃,因此不會執著寂滅的無餘依涅槃界,雖有能力通達涅槃又不入涅槃,願意發心生生世世在生死中度化眾生,在生死中不會隨著惑業苦流轉,稱作不住流轉寂滅菩薩道故,得廣大意。由於這樣的原故,對成佛的無上菩提願,不會退轉,是謂證法性發心。《顯揚聖教論》卷2,20頁的道理,與這裏的道理是相同的。
酉三、修行
 第三科修行,修行決定的相狀。
不虛修行墮決定者,謂諸菩薩已得自在,普於一切利有情行,如其所欲,隨所造修終無空過。
 不虛修行墮於決定方面,是指諸多八地以上的菩薩已經得到自在,如觀世音菩薩能夠千處祈求千處現,本論卷48,1607頁說,八地以上的菩薩有十種自在:
 一、命自在。菩薩可以決定自己生命的長短,想活一百年就一百年,一大劫就一大劫,這種命自在一般人辦不到。
 二、心自在。菩薩的心可以隨時入各式各樣的禪定,各式各樣的三昧,入住出定都是自在無礙。
 三、物自在。八地以上的菩薩於一切食等諸資生具,心一觀想皆能成辦。
 四、業自在。菩薩能隨諸業,應時示現,受諸果報,無障無礙。
 五、生自在。菩薩發願要在哪一趣受生即在哪一趣受生,不受有漏業力的支配,能隨心所欲自在受生。
 六、願自在。凡夫有願,難得成就,常是虛願;而菩薩做什麼事業,都能隨心滿願,達到目的。
 七、信解自在。又名勝解自在,菩薩對法有殊勝的理解,若想變地為水,變水為火,一切境界隨自己的勝解而轉。
 八、如意自在。又名神力自在,六神通中除漏盡通,其餘天眼、天耳等五通所攝的凌空往來(神足通),知他心(他心通)等事,能得自在。又於一切佛國土中能如意變化。
 九、法自在。普於一切名句文身,得隨所欲,於一切法正安立中,皆得善巧。後得智能安立種種教法,隨機宣說,都能契合正理。又無邊無中法門明示現故,於無邊無際無量中道法門能善巧安立開示故。
 十、智自在。隨所欲知所知境界皆如實知。於一切境界中,獲得正智,遍一切法無不如實了知。又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三十二相、八十隨行好等相好莊嚴、三菩提(正覺)示現故。
 菩薩智慧及身心都很自在,普遍對於利益一切有情的修行,能如其所欲的願,隨所修行,終究不會白白的浪費。
《披》不虛修行墮決定者等者:此說決定地、決定行地,名墮決定。由決定地菩薩,蒙佛覺悟勸導,引發無量分身妙智,得十自在,是故此說已得自在。又決定行地菩薩,一切有情利益安樂意樂清淨,是故此說普利有情。
 這是說決定地即八地菩薩,稱不動地,決定行地是九地菩薩,又稱善慧地,這二類菩薩名墮決定。由決定地的八地菩薩超越三界生死成就無生法忍,本來想入涅槃,蒙佛覺悟勸導,應當繼續修行圓滿成就佛的十力等功德,並繼續廣度生死苦海的眾生,於是菩薩以其器世間智、眾生世間智、正覺世間智三種自在行故,隨眾生所需,「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於各種國土廣度眾生,引發無量分身妙智,得十自在,是故此說已得自在。《十地經論》卷10說八地菩薩廣度眾生得十自在的相貌是:
 1、 命自在,菩薩善知起如是諸身(各種化身),則得命自在,不可說、不可說劫,命住持故。
 2、 得心自在,無量阿僧祇三昧入智故。
 3、 得物自在,一切世界無量莊嚴、嚴飾住持示現故。
 4、 得業自在,如現生、後時業報住持示現故。
 5、 得生自在,一切世界生示現故。
 6、 得願自在,隨心所欲佛國土時示成三菩提故。
 7、 得信解自在,一切世界中佛滿示現故。
 8、 得如意自在,一切佛國土中如意作變事示現故。
 9、 得法自在,無邊無中法門明示現故。
 10、 得智自在,如來力、無畏、不共法、相好莊嚴、三菩提示現故。
 又決定行地的九地菩薩,成就四無礙解,對於一切有情的利益安樂意樂是非常的清淨,是故此說普利有情。
 總之,八地以上的菩薩,成就無生法忍以後,又有無相無加行無功用轉,成就各式各樣的自在,這種自在力能周遍利益有情,隨他的願力隨他的修行不會空過,這是修行的決定成就。
申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於此三種墮決定中,依於最後墮決定位,諸佛如來授諸菩薩墮決定記。
 在這三種墮決定中:一種是種性的決定,一種是發心的決定,一種是修行的決定。佛是依於菩薩最後墮修行決定位時,授諸菩薩墮決定記,決定成佛。
未三、定所應作3 申一、標
 第三科定所應作,說明菩薩決定應該要作的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又諸菩薩略有五處定所應作。若不作已,終不堪任證於無上正等菩提。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要略而言有五種決定所應當作的事。如果不作,終究沒有能力可以成就無上正等菩提。這五件事是菩薩決定要作的,如果作是決定能成佛。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五種。
一者、發菩提心,
 一者、發菩提心。這是最根本的,一定要發成佛的菩提心。菩薩做任何事,皆為利益一切眾生、為得無上菩提,以發菩提心為導引,發願廣度眾生,是為菩薩道。
《披》發菩提心者:此說菩薩最初發心。由此發心,為諸菩薩行加行持。如種性品說應知。(陵本三十五卷一頁2826
 菩薩最初發心,一開始是世俗發心,由於發菩提心的願力,使令菩薩的修行有力量,能夠推動精進加功用行。菩提心是一種引導、是一種願力,軌範菩薩行菩薩道,使令菩薩繼續不斷地向前走,使令菩薩有堪能性能勤修學一切菩提分法,名行加行持。如〈菩薩地‧種性品〉卷35,1124頁中所說,應該了知。
二者、於諸有情深生哀愍,
 二者、於諸有情深生哀愍。菩薩心中對三界所有有情都能產生深刻的慈悲心,哀傷憐愍有情因愚癡的緣故,在生死苦海中流轉不已。
 如本論卷44中說,菩薩,於有情界觀見一百一十種苦,於諸有情修悲無量,是名哀愍。
《披》於諸有情深生哀愍者:此說菩薩修習大悲。由如來說菩薩菩提,悲所建立故。
 於諸有情深生哀愍方面,是說菩薩要成佛一定要修習大悲心。因為佛說菩薩的菩提,覺悟的智慧是建立在大悲心上面。大悲心及般若慧,這二種完全成熟才能成佛,如果般若慧中沒有大悲心是不能成佛的。
 如本論卷44說,由四緣故,悲名大悲。
 1、緣甚深、微細、難了諸有情苦為境生故。
 2、於長時積習成故。謂諸菩薩,經於無量百千大劫積習所成。
 3、於所緣猛利作意而發起故。謂諸菩薩,由是作意悲所執持,為息有情眾苦因緣,尚能棄捨百千身命,況一身命及以資財。於一切種治罰大苦,為諸有情悉能堪忍。
 4、極清淨故。謂諸菩薩已到究竟菩薩清淨,若諸如來已到佛地如來清淨。
三者、熾然精進,四者、於諸明處方便修習,五者、無有厭倦。
 三者、熾然精進。菩薩行菩薩道是非常勇猛有力精進的,名熾然精進。
 菩薩在禪定中觀察一切有為法只是因緣生滅的如幻顯現,不能久住,此中並沒有真實的有情,於此苦空無常無我、如幻化現的諸行應當厭離,因生厭故得以離欲;其次,菩薩欣樂佛智,為了速疾證得諸法實相的智慧,便勇猛的鞭策鼓勵自己要修菩薩道;又菩薩哀愍有情,見諸眾生常有諸苦,願利益濟拔一切眾生,永無退墮。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8中說,由於諸行深厭離欲,是故於彼無有放逸。由於佛智見勝利故,深愛慕故,是故為彼熾然精進。由觀有情有苦故,是故於彼能起廣大悲愍意樂。
 四者、於諸明處方便修習。明是指五明處的內明、醫方明、因明、聲明、工巧明。善巧方便精進熏習世間與出世間的智慧。若沒有這些智慧,無法實際利益眾生。
 五者、無有厭倦。菩薩是不可以有懈怠厭倦的心情。
 菩薩遍一切有情苦修習大悲,於上求下化,所應作的六度萬行,無有疲倦,能夠熾然、積極的精進,不斷與善法相應,亦不得少為足,如得初地,必定繼續精進不懈直到十地;如行布施,心無慳貪,於內外財不顧戀愛惜,難捨能捨,無所顧戀,因此不會讓自己懶惰、放逸,而於中間有所停留。菩薩因為對於諸多有情成就極親近的心、極為愛護的心、想要施恩的心、願意代替眾生受苦的心、調柔無煩惱有智慧自在有堪能性的心等清淨意樂,對眾生的利益安樂之事無有厭倦。
 以上是菩薩在這五種處所決定要這樣作,才能夠成佛。
未四、常所應作4 申一、標
 第四科常所應作,說明菩薩經常應當作的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常所應作。
又諸菩薩於其五處常所應作。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在五種處所常常都應該要作這些事。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五種常所應作事。
一者、於不放逸常所應作;二者、無依無怙、有苦有貧諸有情所,常應為作依怙等事;三者、於諸如來常應供養;四者、常應遍知有失、無失;
 一者、於不放逸常所應作。菩薩不可以放縱自己的貪瞋癡,應當經常精勤的斷惡修善,〈攝事分〉卷95說:「云何放逸?謂略而言,若邪思惟、若邪尋思、若邪戲論,是名放逸。」是故不放逸是指遠離邪思惟、邪尋思、邪戲論,故說不放逸是菩薩常所應作的事。
 二者、無依無怙、有苦有貧諸有情所,常應為作依怙等事。菩薩對於沒有依靠、沒有人保護的貧窮困苦有情,常常慈悲給予救濟、保護、依靠,令有苦有情出離苦厄。
 三者、於諸如來常應供養。菩薩應當常常以法及財供養佛,如〈本地分•菩薩地〉卷41戒品中所說:「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於日日中若於如來或為如來造制多所,若於正法或為正法造經卷所…若不以其或少或多諸供養具而為供養,下至以身一拜禮敬…空度日夜,是名有犯有所違越。若不恭敬懶惰懈怠而違犯者,是染違犯。」
 四者、常應遍知有失、無失。菩薩常常應當主動的觀察、檢討反省,如實了知自己是有過失或無過失。世間上有智慧的人也能夠辨知自己的過失,所謂聖人聞過則喜,賢聖若聽聞別人指出自己的缺失便感到高興,能虛心接受別人的批評,這是一種能察納雅言的心胸。
《披》常應遍知有失無失者:謂諸菩薩,於攝善法戒勤修習時,略於六心應善觀察;及於饒益有情戒中,當正觀察六處攝行。決擇分中廣辯其相。(陵本七十五卷一頁5746)有失、無失,如彼應知。
 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於精勤修習攝善法戒時,攝善法戒包括三點:第一是引攝,第二是護持,第三是增長:
 一、自所引。藉由精進的聞思修,生起修學善法的善法欲,這是由自己引發出來的善法與善根。
 二、他所引。藉由恭敬師長與長輩、愛護晚輩,善待他人,幫助他人排困解憂,從與有情相處當中發揮這些愛心所引發的善法。眾生有困難菩薩才有機會去救濟,這些善法是從有情引發的,不是凡夫菩薩有多麼殊勝的境界。所以在救濟有情的同時,也感恩有情讓自己學習修學善法。
 三、勝所引。藉由常常供養三寶,或經常的修學止觀所引發出的善法與善根,這是屬於勝所引,殊勝的境界所引發的。
 自所引,可以配屬此處五種常所應做的「第一、於不放逸常所應作」,以及「第四、常應遍知有失、無失」;他所引,可配屬此處「第二、無依無怙、有苦有貧諸有情所,常應為作依怙等事」;勝所引,可配屬此處「三者、於諸如來常應供養。」
 有了善法還要保護使令不失,所以菩薩在攝善法戒精進修學時,也必須常常以六種角度檢討觀察自己的攝善法戒是不是修得很好:
 一、輕懱心。是指菩薩要觀察自己現在有沒有輕視善法,若對三寶的因果沒有勝解,對善法不重視,便無法精進的修習積聚善法,所以不應輕蔑所有的善法,乃至他人一點點微小之善,都應該隨喜,並精進努力的去積聚。
 二、懈怠俱行心。應該檢查自己有沒有懈怠俱行心,如果有,要趕快懺悔清淨,提起精進。
 三、有覆蔽心。檢查自己有沒有貪欲、瞋恚、惛沈與睡眠、掉舉惡作、疑的五蓋。這五種煩惱會障礙自己精進的心,使令自己的心不清淨,修止修觀都不能成就。
 四、勤勞倦心。若菩薩住於勇猛的增上精進,身體很疲倦,由生理的影響,心也會疲倦,而遮蔽自己的心,不想修學善法,名勤勞倦心。勤勞倦心,是精進過度,前文說懈怠俱行心,是精進不足,過與不及都不是正精進,無法恆常穩定修習善法。
 五、病隨行心。若有種種的病苦,由於身體的羸弱、受損,心生憂惱,使心不能提振,身心失去堪能性,不堪修行,名病隨行心。
 六、障隨行心。若有喜歡談論王論、賊論等各種戲論、樂著事業、喜歡睡眠、或與很多人在一起喧鬧等障礙隨逐於心,名障隨行心。這是凡夫菩薩身心不能遠離戲論等所引起的障礙。如果有這種障礙應趕快去除,才能繼續攝受善法。
 除了以上述六心觀察檢視攝善法戒是否修持得好,在菩薩的饒益有情戒當中,也應當以六處來觀察:自、他、財衰、財盛,法衰、法盛;以此檢討自己在攝受利益有情事上是有過失或沒有過失。在利益有情時,觀察自己與他人的善根都能不斷的增長,自他皆法盛,這件事便可以積極去做;如果是令自他法衰,則絕對不可以做。在〈決擇‧菩薩地〉卷75,2279頁中有詳細說明其中相貌,菩薩應該常常了知這樣作有沒有過失,如同那裏所說的應當了解。
五者、一切所作若行、若住諸作意中,大菩提心恆為導首。
 五者、一切所作若行、若住諸作意中,大菩提心恆為導首。菩薩一切所作,若行若住,在內心生起的如理作意當中,一定是恆常以大悲心、無住大般涅槃的大菩提心為最上首。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五種,是諸菩薩常所應作。
 如是以上所說五種事,是諸菩薩常常應當要作的事。
未五、建立最勝3 申一、標
 第五科建立最勝,說明菩薩有十種法是最殊勝的,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種法。
又諸菩薩有十種法,一切菩薩許為最勝,特為第一,建立在於最上法中。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有十種法,是一切菩薩承許為最殊勝的,而且是特別第一無可超越的,建立在最上等的法當中。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十?
 是哪十種?
申三、列10 酉一、菩薩種性勝
 第三科列,列舉出十種法,分十科;第一科菩薩種性勝,菩薩種性是最殊勝的。
一者、菩薩種性,諸種性中最為殊勝;
 一者、菩薩種性,諸種性中最為殊勝。在所有五種種性:定性聲聞、定性獨覺、菩薩種性、不定種性、無種性(無性闡提)當中,菩薩種性是最為殊勝的。
酉二、最初發心勝
 第二科最初發心勝,說明最初發心是最殊勝的。
二者、最初發心,於諸正願最為殊勝;
 二者、最初發心,於諸正願最為殊勝。菩薩在資糧位或勝解行地,能發無上菩提心,這最初發心雖是世俗發心,已屬不易,在所有正願中是最殊勝的,誠如《華嚴經》第十七品所說:「菩薩初發菩提之心,所得功德,其量幾何?法慧菩薩言,此義甚深!難說、難知、難分別、難信解、難證、難行、難通達、難思惟、難度量、難趣入。」   
酉三、精進般若勝
 第三科精進般若勝,說明精進與般若在六波羅蜜當中是最殊勝的。
三者、精進、般若,普於一切波羅蜜多最為殊勝;
 三者、精進、般若,普於一切波羅蜜多最為殊勝。精進方能成辦事務,般若可以使自己不執著境界;精進是動力,般若是智慧,這二法在六波羅蜜當中是最殊勝的,不論修福、修慧都必須要精進,前五波羅蜜須以般若智慧為先導,才不會變成世間的福報,使令所修善法都能廣無邊際,成就無量無邊的功德。
酉四、愛語攝事勝
 第四科愛語攝事勝,愛語在四攝事當中是最殊勝的。
四者、愛語攝事,於諸攝事最為殊勝;
 四者、愛語攝事,於諸攝事最為殊勝。四攝事是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布施有財施、法施、無畏施,由此布施攝引眾生,令歸正道;愛語有慰喻語、慶悅語、勝益語,由此愛語攝引、鼓勵眾生、令入佛法,使之能夠開悟成佛;利行,勸人修正行,或自己三業所起之正行令一切眾生同霑法益,以此攝引眾生,令發道心;同事,菩薩與眾生在事業、利益上,同甘共苦、共享禍福,以此引攝眾生,令發道心。布施攝是隨攝方便,愛語是能攝方便,利行是令入方便,同事是隨轉方便;愛語中的勝益語能述正教正理,攝受有情令入正法,所以在四攝事當中,是最為殊勝的。
酉五、如來世尊勝
 第五科如來世尊勝,說明如來世尊於諸有情中最為尊貴殊勝。
五者、如來世尊,於諸有情最為殊勝;
 五者、如來世尊,於諸有情最為殊勝。佛是世間最尊貴、最殊勝的有情,福智圓滿,具足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成就不共於凡夫及二乘的種種功德,所以在有情當中是最殊勝的,不但超過凡夫二乘,也超過一切菩薩。
酉六、悲無量定勝
 第六科悲無量定勝,說明悲無量決定是最殊勝。
六者、悲愍有情,於諸無量最為殊勝;
 六者、悲愍有情,於諸無量最為殊勝。無量是指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在四無量心的修行當中,悲愍有情的悲心是想要拔除有情的痛苦,希望有情遠離痛苦,所以在四無量心當中,悲無量心是最殊勝的。
酉七、第四靜慮勝
 第七科第四靜慮勝,說明第四靜慮在諸靜慮中最殊勝。
七者、第四靜慮,於諸靜慮最為殊勝;
 七者、第四靜慮,於諸靜慮最為殊勝。在四種靜慮當中,第四靜慮離三災八動(不為下三地「水火風」三災及憂、苦、尋、伺、喜、樂、入息、出息八事擾動),第四靜慮是定慧均等,佛是依止第四靜慮觀十二緣起,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在定慧均等的狀態要修學聖道,或修學神通,都是最殊勝的,所以在所有的靜慮當中,第四禪是最殊勝的。
酉八、空三摩地勝
 第八科空三摩地,說明空三摩地在三三摩地中最為殊勝。
八者、空三摩地,於三等持最為殊勝;
 八者、空三摩地,於三等持最為殊勝。三等持就是空、無願、無相。
 空三昧若約二乘聲聞的佛法是觀離蘊無我、即蘊無我,離開色受想行識五蘊沒有我,在色受想行識中也沒有我,也就是人我不可得,稱空三昧。
 無願三昧,是不願再有生死輪迴的果報,這是約集諦而言,不想希求生死的果報。
 無相三昧,是觀涅槃,涅槃寂靜是無相的境界。
 在這三等持當中,最根本的是空三摩地,依此能破煩惱執著,若成就空三摩地,則無願三摩地、無相三摩地都容易成就,所以空三摩地最殊勝。大乘的空三摩地,必須通達名言安立的一切法畢竟空,即第六意言所安立的法都是畢竟空的。大乘的空三摩地重點是法空,聲聞乘二乘的空三摩地重點是我空,而大乘的空三摩地其實也包含我空,因為我也是名言的一種,因此我法二空都含攝在其中。
酉九、滅盡等至勝
 第九科滅盡等至勝,說明滅盡等至於諸等至最為殊勝。
九者、滅盡等至,於諸等至最為殊勝;
 九者、滅盡等至,於諸等至最為殊勝。滅盡等至是三果以上聖人才能修證的無漏定,與三界煩惱不相應,聲聞聖者入滅盡等至時,前六轉識的心心所及第七識人我見相應的雜染止息,若菩薩入滅盡等至時,前六轉識的心心所及第七識人法二種我見相應的雜染止息;又相似於涅槃,安住在寂靜樂,在所有的禪定當中是最殊勝的,眾生若能供養從滅盡定中出定的聖者,能獲得現世報,是廣大的福田性。因此說滅盡等至,於諸等至最為殊勝。
酉十、清淨方便善巧勝
 第十科清淨方便善巧勝,說明清淨方便善巧於一切方便善巧最為殊勝。
十者、如前所說所有清淨方便善巧,普於一切方便善巧最為殊勝。
 十者、如前所說所有清淨方便善巧,普於一切方便善巧最為殊勝。如前面卷45所說的六種方便善巧:隨順會通、共立要契、異分意樂、逼迫所生、施恩報恩、究竟清淨等方便善巧。第六種清淨方便善巧是佛示現八相成佛,在這幾種善巧當中最殊勝的,因為佛直接以身作則,讓弟子們對凡夫可以修行成佛深信不疑,這是佛示現最殊勝的方便善巧。
巳四、第四第五嗢柁南攝2 午一、嗢柁南標
 第四科第四第五嗢柁南攝,解釋〈功德品〉中第四及第五嗢柁南所攝義,分二科;第一科嗢柁南標,標出嗢柁南的內容。
復次,嗢柁南曰:
 諸施設建立 一切法尋思 及如實遍智 如是諸無量
 說法果勝利 大乘性與攝 菩薩十應知 建立諸名號
 這是將〈功德品〉第四嗢柁南(諸施設建立…如是諸無量)與第五嗢柁南(說法果勝利…建立諸名號)合說,其中分九大科說明:
 一、施設建立。說明法、諦、理、乘四種施設建立。
 二、四尋思。包括:名尋思、事尋思、自性假立尋思、差別假立尋思。
 三、四如實智。即:名尋思所引如實遍智、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四、五種無量。包括:有情界無量、世界無量、法界無量、所調伏界無量、調伏方便界無量。
 五、說法果利。說明佛菩薩說正法的殊勝果利,能令有情生起法眼,或令有情得盡諸漏,或令有情於無上正等菩提發正願心,或令有情證得菩薩最勝法忍,或令有情受持讀誦,修習正行,展轉方便令正法眼久住不滅。
 六、七大乘性。包括:法大性、發心大性、勝解大性、增上意樂大性、資糧大性、時大性、圓證大性。
 七、具攝大乘。由八種法,能具足攝一切大乘:1、首先是菩薩藏教,菩薩藏具足大乘法教;2、能顯示諸法真實義教;3、能顯示一切諸佛菩薩不可思議、最勝廣大威力之教;4,5、有情對於菩薩藏的大乘法教所說,能夠如理聽聞思惟;如理聞思為先,趣勝意樂;6、趣勝意樂為先;7、入修行相,入修行相為先;8、修果成滿,即由如是修果成滿,究竟出離。
 八、十種菩薩。包括:住種性、已趣入、未淨意樂、已淨意樂、未成熟、已成熟、未墮決定、已墮決定、一生所繫、住最後有。
 九、建立名號。說明菩薩的名號包括:菩提薩埵、摩訶薩埵、成就覺慧、最上照明、最勝真子、最勝住持、普能降伏、最勝萌芽,亦名勇健、最聖、商主、大稱、憐愍、大福、自在,或名法師。如是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無邊菩薩,當知乃有內德各別無量無邊假立想號。
午二、長行釋9 未一、施設建立5 申一、標
 第二科長行釋,以較長的文字解釋偈頌,分九科;第一科施設建立,說明四種施設建立及何人能作施設建立,又分五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謂諸菩薩略有四種施設建立,唯有如來及諸菩薩能正施設、能正建立,非餘一切若天、若人、若諸沙門、若婆羅門,唯除聞已。
 諸菩薩要略有四種施設建立,唯有佛及菩薩能夠正確的施設、能正確的建立這些道理,並非所餘一切的天、或人間有智慧之人、或諸出家沙門、又或在家修行的婆羅門能施設,他們只能聽聞佛或菩薩的施設建立而隨學宣說,不能由自己施設建立。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四種佛菩薩的施設建立。
一者、法施設建立,二者、諦施設建立,三者、理施設建立,四者、乘施設建立。
 一、法施設建立。即語言文字的法,如經典的施設建立,由佛所說的法而次第集結安立的三藏十二部。
 二、諦施設建立。一般指四聖諦,事實上包括一諦、二諦乃至十諦,廣說有無量諦,真實義的施設建立。
 三、理施設建立。是四種道理的施設建立,一切法可以用四種道理來思惟。
 四、乘施設建立。即三乘的施設建立。
申四、釋4 酉一、法施設建立
 四科釋,解釋四種施設建立,分四科;第一科法施設建立,說明法的施設建立。
云何名法施設建立?謂佛所說素怛纜等十二分教,次第結集、次第安置、次第制立,是名為法施設建立。
 什麼稱作法施設建立?指佛所說素怛纜(契經)等十二分教:
 一、契經(修多羅、長行)。廣義來說,契經是指十二分教全體的十二部經而言。但此處偏約以很長的文字來說明一個道理,如以散文直接記載佛陀的教說,即一般所說之經。
 二、應頌(重頌)。梵語祇夜,指在一段經文後,將前所說義重作整理,再重新說一個偈頌以闡明契經的教法。
 三、記別(授記)。原本指分析教說,或用問答體解說,後則專指有關佛弟子未來世證果等事之證言,及記命過弟子當來生處。
 四、諷頌(孤起)。又作伽陀、偈陀等。此類偈前無散文(長行),皆以偈頌來記載佛陀的教說及教義;或偈前已有散文,然散文所說內容異於偈文之意,故稱孤起。其中,諷頌(伽陀)與應頌(重頌)二者差別,在於祇夜雖亦為韻文,但重複述說長行經文的內容;伽陀則否,故有不重頌偈、孤起頌等異名。
 五、自說。有些經典是佛不待他人請問而自宣說、自行開示。如《阿彌陀經》。
 六、因緣。記載佛說法教化的因緣,如諸經的序品。又如戒律都是因緣法,有因緣佛才制戒。
 七、譬喻。為了使眾生了解佛說的法,因此以譬喻宣說法義。如《百喻經》。
 八、本事。記載佛弟子們過去生的行誼,或開卷語有「佛如是說」之經也屬於此類。
 九、本生。記載佛陀過去生,在三界五趣中修行的種種大悲行等事宜。
 十、方廣。宣說大乘佛法廣大深奧的教義。方是法,廣是大,法大性稱方廣。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大般涅槃經》、《大般若經》等。
 十一、希法(未曾有法)。記載佛陀及諸弟子希有功德的事。如敘述佛力不可思議事的經文。
 十二、論議。即佛所說諸經,若作論議問答決擇,以分別諸法體性的經文,這種體裁即屬論議經。其中又有經論、有律論。
 上述十二種體裁合稱十二分教,這都是用語言文字來安排建立,必須有次第的和合集聚在一起。將其次第的安排建立、制定,名法施設建立。《瑜伽論記》中說,次第結集是指經,次第安置是指論,次第制立是指律。與下《披尋記》所釋有別。
 另外,此十二部經又能以一頌攝之,以利記憶:「長行重頌並授記,孤起無問而自說,因緣譬喻及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論議具成十二教」。
《披》次第結集等者:名句文身無倒安立,是名次第結集。聞思修慧無倒成就,是名次第安置。戒定慧學無倒依止,是名次第制立。
 佛菩薩對於這一切法的名句文身,沒有顛倒的安排建立,是名次第結集。能令聞、思、修三慧,無顛倒的成就,名次第安置。使行者於佛所說的戒定慧三學,沒有顛倒的依止,是名次第制立。
 這是以另一種角度解釋法施設建立。總之,這些經律論都是佛菩薩的智慧,所以能夠次第的結集、安置、建立。
酉二、諦施設建立4 戌一、徵
 第二科諦施設建立,說明諦的施設建立,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諦施設建立?
 什麼稱諦施設建立?
戌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有無量種。
謂無量種。
 諦可分許多種,如《阿含經》中,佛有時說一種,有時說二種乃至十種,有時又說很多種,此處則說有無量種。
戌三、列10 亥一、一諦
 第三科列,列舉出十種諦以作說明,分十科;第一科一諦,解釋一諦之義。
或立一諦。謂不虛妄義,唯有一諦,無第二故。
 或安立一種諦(真實義)。即指諸法真如而不虛妄之義,若依這種道理而建立,只有一種諦義,沒有第二種諦。
《披》或立一諦等者:此說非安立諦應知。謂諸法真如名不虛妄義故。
 佛菩薩有時只安立一諦,這是說非安立諦,指諸法真如,即清淨無漏智慧所緣的境界,是真實不虛妄之義。依於一切法的真如(我法二空真如),而說一切法是沒有真實體性的,這件事是真實不虛的,所以只有一諦沒有第二諦。真,是讚歎如。如,則是真實不虛妄的。於早晚課常作的三皈依中,皈依法可說是皈依真如,真如是一切佛弟子所皈依的處所。
 其中,「非安立諦」,指不是名言所能表達出來的境界,諸法的真如、空性,是不虛妄的,也是唯證方知的。
亥二、二諦
 第二科二諦,解釋二諦之義。
或立二諦。一、世俗諦,二、勝義諦。
 或有時安立二種諦。
 一、世俗諦,即言說所表達的真實義,屬於世俗諦。如〈攝事分〉卷92說:云何世俗諦?謂即於彼諦所依處,假想安立我,或有情,乃至命者,及生者等。又自稱言:我眼見色,乃至我意知法。又起言說,謂如是名,乃至如是壽量邊際。廣說如前。當知此中唯有假想,唯假自稱,唯假言說,所有性相作用差別;名世俗諦。
 二、勝義諦,指離言法性,聖人智慧所行的境界才是勝義諦。如〈攝事分〉卷92說:云何勝義諦?謂即於彼諦所依處,有無常性;廣說乃至有緣生性。如前廣說。如無常性,有苦性等、當知亦爾。
亥三、三諦
 第三科三諦,解釋三諦之義。
或立三諦。一、相諦,二、語諦,三、用諦。
 或有時安立三種諦。
 一、相諦。是名言所表達的境界,每一法都有每一法的相,名相諦。
 二、語諦。每一法又可以用名言表達出來,稱語諦。
 三、用諦。偏約作用而言,一法有一法的作用,例如由於分別心,區分法的作用,因此也可說諦是心的作用。
《披》或立三諦等者:大乘五事中,相即相諦,名即語諦,分別、正智即此用諦。
 在大乘五事的相、名、分別、真如(如如)、正智中,相即是相諦,一切緣起法的法相,屬於相諦。如色受想行識五蘊,皆有各別的相貌,如識以了別為相,一切地水火風所構成的色法,以變礙為相…等。而五事的名即是語諦,一切法都有名字,所謂「名為先故想,想為先故說」,如佛法也由語言文字所安立。至於五事的分別、正智是屬於用諦,由凡夫的分別心,能產生種種的作用,如起惑造業等;正智,聖人的心稱正智,轉識成智有廣大作用,如佛菩薩度化眾生,都是以其清淨廣大智慧的作用,因此可攝屬於用諦。
 這是依三種真實來分別,其中,如如是無相的,它超越名言相,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因此沒有將如如配屬進去。
亥四、四諦
 第四科四諦,解釋安立四諦的道理。
或立四諦。一、苦諦,二、集諦,三、滅諦,四、道諦。
 或有時安立四種諦。
 一、苦諦,苦是逼迫性,眾生輪迴六道受八種苦惱,有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取蘊苦。佛法中的五取蘊苦,是指色受想行識的果報身,有很多的煩惱種子、業種子,種子一現行,心生分別,覺知的感受不論是苦、樂、不苦不樂受都是苦。
 二、集諦,一切眾生,由於無始以來的虛妄分別,隨貪瞋痴等煩惱,造業積聚善惡業因,招感三界生死等苦果,主要是指愛見煩惱。
 三、滅諦,又名盡諦,滅除虛妄分別,沒有煩惱也就沒有苦,是苦與集寂滅的境界。
 四、道諦,修習戒定慧、三十七菩提分法,才能滅除煩惱與生死的苦果,是通向涅槃的道路。
 四聖諦在〈本地分‧聲聞地〉卷34有很詳細的說明。
亥五、五諦
 第五科五諦,解釋安立五諦的道理。
或立五諦。一、因諦,二、果諦,三、智諦,四、境諦,五、勝諦。
 有時佛安立五種諦,
 一、因諦,指集諦與道諦;集諦是世間的因,道諦是出世間的因。
 二、果諦,指苦諦與滅諦;苦諦是世間的果,滅諦是出世間的果。
 三、智諦,亦稱能知諦,指知道四聖諦的智慧,是能知的智慧。
 四、境諦,亦稱所知諦,指智慧所知道的四聖諦、法空、法無我等。
 五、勝諦,亦稱至諦,為真如,是初果以上、乃至辟支佛道、大乘是初地以上,聖者所證,及其能證智慧所成就的言語道斷的殊勝境界。
 因諦與果諦是因果相對;智諦與境諦是心境相對。此中,前四者為安立諦,後一種為非安立諦。
《披》或立五諦等者:集諦、道諦,是名因諦。苦諦、滅諦,是名果諦。彼能知智,是名智諦。彼所知境,是名境諦。諸聖所證及其能證,是名勝諦。
 集諦是世間的因,道諦是出世間的因,屬於因諦。苦諦是世間的果,滅諦是出世間的果,屬於果諦。能夠了知四聖諦的智慧,名智諦。智慧所認知的四聖諦的境界,名境諦。諸聖者所證得的真如以及能證的無分別智,是名勝諦。
亥六、六諦
 第六科六諦,解釋安立六諦的道理。
或立六諦。一、諦諦,二、妄諦,三、應遍知諦,四、應永斷諦,五、應作證諦,六、應修習諦。
 或是安立六種諦:諦諦、妄諦、應遍知諦、應永斷諦、應作證諦、應修習諦。
 《瑜伽論記》說,前二︰即真妄相對。後四︰即苦集滅道。
《披》或立六諦等者:滅、道二諦,是名諦諦。苦、集二諦,是名妄諦。苦應遍知,是名應遍知諦。集應永斷,是名應永斷諦。滅應作證,是名應作證諦。道應修習,是名應修習諦。
 一、諦諦,是指滅諦與道諦二諦,在四諦中是最真實的,諦中之諦,名諦諦。
 二、妄諦,是指苦諦與集諦,是凡夫境界,在四諦中它是虛妄不真實的。
 《瑜伽論記》說,善法,名諦諦。滅、道二諦是善法;不善法,名妄諦,苦、集二諦,是虛妄不真實的。
 三、應遍知諦,是指苦諦,應該正確的完全了知,於三界五趣中流轉生死都是苦;有情在三界中的覺受,不論是苦、樂、不苦不樂受,終究都是苦;對於苦果、苦受,應當要正遍知,時時保持正知,知苦才會想要離苦。
 四、應永斷諦,是指集諦,是由於內心的虛妄分別,以貪瞋癡煩惱,造作諸業,欲出離三界應該斷除的。
 五、應作證諦,是指滅諦,永遠寂滅苦諦與集諦的煩惱,滅諦是修行人應該要親證體驗的,真實的成就無分別智,才能證得滅諦。
 六、應修習諦,是指道諦,修習戒定慧,初開始是如理作意,待奢摩他成就,在奢摩他中觀五蘊無常、苦、空、無我,能令行者證得滅諦。
亥七、七諦
 第七科七諦,解釋安立七諦的道理。
或立七諦。一、愛味諦,二、過患諦,三、出離諦,四、法性諦,五、勝解諦,六、聖諦,七、非聖諦。
 有時佛安立七種諦。
 一、愛味諦,是指集諦,佛菩薩安立種種名言告訴眾生,一切有漏有為法都是雜染因緣,能令心不清淨,生起愛著與執迷的染污。
 二、過患諦,是指苦諦,佛菩薩施設、開示,諸行清淨的因緣,主要是指無漏出世間智,觀一切法無常、苦、空、無我,依此所成就的智慧能看清、並超過一切過患、一切苦惱。
 三、出離諦,是指滅諦,經過止觀,心與無漏出世間智相應,令諸行清淨,出離雜染苦,證得滅諦。
 四、法性諦,是指非安立諦,經過止觀的學習,成就無分別智的時候,能如實證知一切法性,不被言說法性所迷惑。
 五、勝解諦,是指道諦,在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觀行,觀察諸法實相,對法性產生殊勝的理解,生起不可動搖的智慧,這是經由止觀的觀察而生的勝解,屬於聖人的境界。
 又勝解雖通於凡、聖,這裏是屬於聖人的境界。勝解諦是因,出離諦是果。
 六、聖諦,是指滅諦與道諦,已見諦、已證悟法性的聖者,觀一切法時,都能與真實義相應。
 七、非聖諦,是指苦諦與集諦,是凡夫的境界,於一切假名安立的諸法,不見虛幻不實,執著種種相起貪瞋痴。
《披》或立七諦等者:施設諸行雜染因緣,名愛味諦。施設諸行清淨因緣,名過患諦。諸行清淨,名出離諦。如實正知彼彼法性,名法性諦。於彼觀察而生勝解,名勝解諦。已見諦者,如其法性證無乖諍,是名聖諦。世間愚夫,於彼諸法覺無乖諍,名非聖諦。
 一、施設諸行的雜染因緣,名愛味諦。佛菩薩安立種種名言告訴眾生,一切有漏有為法,是雜染的因緣,能使有情愛著、執迷,令身心不清淨。
 二、施設諸行清淨因緣,名過患諦。佛菩薩施設、開示,諸行清淨的因緣是清淨的無我智慧,成就此智慧能看清諸行的過失災患,也能超越苦惱。
 三、諸行清淨,名出離諦。行者透過止觀修行,成就清淨無我的智慧,心能與智慧相應,使諸行出離雜染苦,離垢得清淨,證得滅諦。
 四、如實正知彼彼法性,名法性諦。在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如理作意觀察諸行無常、苦、空、無我,產生殊勝的理解,如實了知各式各樣的法性。勝解通於凡夫與聖人,這裏意指聖人的境界。
 五、已見諦者,如其法性證無乖諍,是名聖諦。已經見到四聖諦道理,或無我道理的聖者,所體證的見諦智慧與法性真實義相應,沒有乖違爭論,這是聖人所行境界。
 聖人的真實義包括煩惱障淨智所行,及所知障淨智所行二種真實義,是超越假名的。
 六、世間愚夫,於彼諸法覺無乖諍,名非聖諦。世間愚癡無聞的凡夫,對於一切有為、無為諸法,不知只是名言假立,覺得是真實有,心隨順一切言說法性而轉,沒有乖違與爭論,這是凡夫所行境界。
 非聖諦包括世間集成真實,與道理集成真實,都是在名言上認知境界。
亥八、八諦
 第八科八諦,解釋安立八種諦的道理。
或立八諦。一、行苦性諦,二、壞苦性諦,三、苦苦性諦,四、流轉諦,五、還滅諦,六、雜染諦,七、清淨諦,八、正加行諦。
 或依四聖諦開展安立為八種諦。
 一、行苦性諦,是指不苦不樂受,行,是遷流之義。一切有為法遷流三世,而無剎那常住安穩。
 二、壞苦性諦,是指樂受,諸可意之樂受法,生時為樂,壞時則有逼惱身心之苦。
 三、苦苦性諦,是指苦受,眾生身心之苦,從飢餓、疾病、風雨、寒熱、鞭打、勞役等苦緣,所生的苦。
 四、流轉諦,指分段生死。三苦未斷,生死流轉三界未絕,是屬於苦諦。以上四苦係由苦諦展開。
 五、還滅諦,又名流息諦,斷除愛見煩惱,畢竟出離三界,趣向涅槃寂滅,是屬於滅諦。
 六、雜染諦,三種苦不能滅除,煩惱、業及生等三種雜染法為因緣而繼續流轉生死,是屬於苦、集諦。
 七、清淨諦,成就戒定慧,斷除雜染諦,得真實清淨,是屬於滅、道諦。
 八、正加行諦,又名正方便諦,修習四念處、八正道、三十七道品,是滅除雜染諦及成就清淨諦的方法,是真實趣向涅槃之行,是屬於道諦。
《披》或立八諦等者:前三可知。三苦為依,流轉三界,名流轉諦。此永滅已,畢竟出離,名還滅諦。三苦流轉,名雜染諦。三苦還滅,名清淨諦。清淨方便,是名正加行諦。
 一、前文行苦性諦、壞苦性諦、苦苦性諦三種苦,是屬於苦諦,應該可以了知。
 二、三苦為依,流轉三界,名流轉諦。還在三界生死流轉的眾生,都有這三種苦,名流轉諦,是屬於苦諦。
 三、此永滅已,畢竟出離,名還滅諦。遇見佛法僧,努力修學戒定慧,斷除虛妄分別,畢竟出離苦、集,名還滅諦,是屬於滅諦。
 四、三苦流轉,名雜染諦。不相信佛法,或是來到佛法中不肯用功,這三種苦不能滅除,繼續在惑業苦中流轉,稱作雜染諦,是屬於苦、集諦。
 五、三苦還滅,名清淨諦。若修學戒定慧,成就智慧,永斷煩惱,三苦隨之還滅,趣向清淨,名清淨諦,是屬於滅、道諦。
 六、清淨方便,是名正加行諦。先從聞思修的學習,得到聞思的智慧,即得正見。得正見後,再努力修習止觀,稱作正加行諦。修四念處、八正道、三十七道品是滅除雜染諦及成就清淨諦的方法,是屬於道諦。
亥九、九諦
 第九科九諦,解釋安立九種諦的道理。
或立九諦。一、無常諦,二、苦諦,三、空諦,四、無我諦,五、有愛諦,六、無有愛諦,七、彼斷方便諦,八、有餘依涅槃諦,九、無餘依涅槃諦。
 或安立九種諦。
 一、無常諦,指三界諸行的生滅無常變化。
 二、苦諦,指三界中,有為、有漏的果報,都是逼迫苦痛。
 三、空諦,指諸法自性空。按:空諦及無我諦,以下另有分別。
 四、無我諦,指不論是即蘊或離蘊,都找不到一個我的體性和我的作用。以上無常、苦、空、無我是苦諦四行。又不同的經論作不同的分別,有說空諦是指即蘊無我,無我諦是指離蘊無我。總之,不論在色受想行識之內或之外,都找不到一個我的體性和我的作用。我的定義是常、唯一、有主宰性,但實際上是找不到的。
 五、有愛諦,指「常(有)見」者,主張身心為常住不滅,希望繼續能受用種種可愛的境界、能有種種的樂受,因而生起愛執,是屬於集諦。
 六、無有愛諦,指「斷(無)見」者,主張人死後,世間及「我」皆歸於空無,無視於因果的見解,由於希望斷絕一切苦,因而生起愛執,是屬於集諦。
 七、彼斷方便諦,指加行智又名道諦,是集諦斷除的方法,依佛法的戒定慧,斷除有愛諦與無有愛諦。
 八、有餘依涅槃諦,指已經證得阿羅漢的涅槃,還有果報體存在,是屬於滅諦。
 九、無餘依涅槃諦,指阿羅漢壽盡時,前一念五蘊滅,後一念五蘊不生,入於涅槃境界,是屬於滅諦。
《披》有愛諦無有愛諦等者:求可愛生,造諸福行,名有愛諦。依無有愛,造諸福行、或不動行,是名無有愛諦。義如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斷彼有愛及無有愛二種無明決定勝道,名彼斷方便諦。
 有一類眾生希求得到可愛的人天果報,造作諸多布施、持戒、忍辱等福行,名有愛諦,希望下一生有可愛的果報。
 有一類眾生由於怖畏所逼、所惱、憂苦所逼、所惱,希求死後,眾病、眾苦永絕,對於無有、斷滅的境界,產生貪愛染著,因而造作種種福行、或不動行,名無有愛諦。
 義理如《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所說。不論是有愛諦,希求人天果報或無有愛諦,希求斷滅,要斷除這二種無明(有愛諦、無有愛諦),唯有修習戒定慧,由所得的智慧斷除無明,得證決定勝道,名彼斷方便諦。
亥十、十諦
 第十科十諦,解釋十諦的義理。
或立十諦。一、逼切苦諦,二、財位匱乏苦諦,三、界不平和苦諦,四、所愛變壞苦諦,五、麤重苦諦,六、業諦,七、煩惱諦,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諦,九、正見諦,十、正見果諦。
 或四聖諦也可以開演成十種諦,其中前五種別配八苦而成。
 一、逼切苦諦,是指苦果中生、老、死、怨憎會等四苦逼切之法,苦的逼迫,如刀切般,故名逼切苦諦。
 二、財位匱乏苦諦,指財位匱乏等求不得苦。
 三、界不平和苦諦,指地水火風四大不平衡所生的病苦。
 四、所愛變壞苦諦,指所愛著的境界變得不可愛或與可愛的境界別離,名所愛變壞苦諦。
 五、麤重苦諦,是指苦惱的種子,有漏法之五取蘊苦。
 六、業諦,屬集諦,指一切業因,由內心有所求,而造作一切福業、非福業、不動業,感得苦果。
 七、煩惱諦,屬集諦,指一切惑法,煩惱的相貌令心不寂靜,略分為二,一是愛煩惱,即貪、瞋、癡等一切煩惱,或見煩惱,如我、我所見等煩惱,是名煩惱諦。
 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諦,是屬於道諦。由親近善知識,得聞正法的道理,乃至依此如理作意思惟觀察,得思所成慧及修所成慧的功德。
 九、正見諦,屬道諦、成就八正道第一個無漏正見,及成就我空的智慧,是入聖道的依止處。
 十、正見果諦,屬滅諦,指成就究竟圓滿之聖果,入聖位後,依正見繼續向前修行,可以證得四果阿羅漢,或辟支佛,或得無上菩提,是正見最後圓滿的成果。
《披》或立十諦等者:此約諸緣起支,中際生已,或趣流轉,或趣清淨究竟,是故建立成此十種。前之七種趣流轉攝,後之三種趣清淨攝。趣流轉中,前之五種,苦道所攝,皆名苦諦;第六,業道所攝,是名業諦;第七,煩惱道攝,名煩惱諦。
 此處成立十種諦,是依十二緣起支分為前際、中際、後際三際。前際指無明緣行、行緣識;中際指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即中際現前;後際指中際現前以後,有二方向:一是趣向流轉,眾生沒有遇見三寶,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時,一念心都與無明相應,還是惑業苦的境界,繼續流轉生死。一是趣向清淨涅槃,這類眾生遇見三寶以後,相信三寶,因此不同於以前,不再迷惑,透過修學佛法斷除煩惱,修習聖道智慧,六根接觸六塵,念念都與明相應,身心趣向清淨,證入究竟圓滿的聖道,由緣起支而建立這十種諦。
 前面七種是指不相信佛法的凡夫眾生,不能調伏貪瞋痴的煩惱,執著有所得,趣向於生死的流轉。後三種是由於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栽培正見、趣向於清淨,成就聖道果。
 在趣向生死流轉當中,前五種諦屬於苦道所攝,總稱為苦諦;第六業諦,是一切業道所攝,名業諦;第七煩惱諦,是愛見煩惱道所攝,名煩惱諦。
戌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名菩薩諦施設建立,若廣分別當知無量。
 這樣施設建立一種到十種諦,是名菩薩諦施設建立,若是更詳細的分別,應當知道不只唯有這十種,還有無量無邊的諦。
酉三、理施設建立
 第三科理施設建立,說明理施設建立義。
云何名理施設建立?謂四道理。此廣分別如前應知。
 什麼稱為理施設建立?是指四種道理。這四種道理的詳細分別如前〈聲聞地〉卷25所說應該知道。
《披》謂四道理等者:一、觀待道理,二、作用道理,三、證成道理,四、法爾道理,名四道理。此廣分別,如聲聞地應知。(陵本二十五卷九頁2105
 四種道理等方面:
 一、觀待道理。觀待道理要略有二種:
 1、生起觀待:以五蘊為例,五蘊是觀待諸因諸緣而有,有情由煩惱造業而招感五蘊果報,這是五蘊生起的觀待道理。
 2、施設觀待:有情的果報稱五蘊,是觀待於名言而假施設的,觀待這些名句文身,就施設色、受、想、行、識等五蘊。
 觀待因緣而生的法原本是不存在的,因為此生故彼生,此有故彼有,觀待其他法才有另外一法,應從二種觀待道理當中思惟,一切法都是待因緣而有,依此可通達法的真實義。
 二、作用道理。是指如是如是的法,具有如是如是的作用,如眼能見色、耳能聞聲、鼻能嗅香、舌能嚐味;名言雖假,其用非無,例如一般凡夫都喜歡讚歎不願挨罵,又修學聖道也必須由聽聞正法而入,每一法雖然是虛幻不真實,仍有它的作用。
 三、證成道理。依止佛說的聖教量,及內心的比量推求,以及親身修證的現量,來證明成就佛說的道理,體證諸法實相。
 四、法爾道理。諸法本來如是的道理,如色以質礙為相,地堅為相,水濕為相,火煖為相,風以動為相,這是本來如是不可改變的道理。
 這四種道理,如〈聲聞地〉卷25,868頁中說。這樣的施設唯有佛菩薩才有智慧建立。
酉四、乘施設建立2 戌一、徵
 第四科乘施設建立,說明乘施設建立義,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乘施設建立?
 什麼稱為乘施設建立?
戌二、釋2 亥一、略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標出三乘,各由七相施設建立。
謂聲聞乘及獨覺乘、無上大乘。如是三種,一一各由七種行相施設建立,是名為乘施設建立。
 乘是一個方便,乘著車子可以到達涅槃的彼岸。佛菩薩在經論中,安排聲聞乘及獨覺乘、無上大乘三種修學聖道的方便,這三種乘一一各具足七種行相的施設建立,是名為乘施設建立。
亥二、廣辨2 天一、聲聞等乘2 地一、舉聲聞乘
 第二科廣辨,再詳細辨別三種乘的各別七相,分二科;第一科聲聞等乘,聲聞等乘是包括獨覺乘,又分二科;第一科舉聞聲乘,舉出聞聲乘的七種行相。
初聲聞乘七行相者,一、於四聖諦無顛倒慧,二、此慧所依,三、此慧所緣,四、此慧伴類,五、此慧作業,六、此慧資糧,七、此慧得果。當知由此七種行相施設建立,諸聲聞乘無不周備。
 聲聞乘行者,急於出離生死,只想斷除煩惱,不願長時間度化眾生,偏向於自利。
 聲聞乘有七種行相是:
 一、於四聖諦無顛倒慧。聲聞行者成就苦集滅道四種聖諦,內心有無顛倒的智慧。
 二、此慧所依。這無顛倒慧的所依是什麼?是聲聞的種性,因有出離心,能依三學三慧,精勤修習三十七道品,修四聖諦,而成就四聖諦慧。
 三、此慧所緣。四聖諦智慧所緣,是四諦十六行相:苦諦是無常、苦、空、無我;集諦是因、集、生、緣;滅諦是滅、靜、妙、離;道諦是道、如、行、出。這四諦十六行相,是行者在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所緣慮的境界。
 四、此慧伴類。四聖諦智慧的助伴是三十七菩提分法,包括四念住、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法、八正道分,都是四聖諦的伴侶。
 五、此慧作業。此四聖諦智慧的作用,能斷除愛見煩惱。
 六、此慧資糧。欲成就四聖諦的智慧,必須先修二道十四種資糧:自圓滿、他圓滿、善法欲、戒律儀、根律儀、於食知量、悎寤瑜伽、正知住、善友性、聞正法、思正法、無障、惠捨、沙門莊嚴。
 七、此慧得果。四沙門果:初果、二果、三果、四果。
 應當知道由這七種行相,所施設建立的法,完整說明了聲聞乘的義理。
《披》此慧所依此慧所緣等者:聲聞種姓,名慧所依。四聖諦教,名慧所緣。菩提分法,名慧伴類。斷諸煩惱,名慧作業。聽聞正法、思惟、修習,名慧資糧。四沙門果,名慧得果。
 聲聞的種性,主要是出離心,是四聖諦慧所依止的。語言文字所詮的四聖諦十六行相,是無顛倒慧的所緣境。三十七菩提分法,是四聖諦慧的助伴。斷除愛見煩惱,是四聖諦慧的業用。
 如果完整的說慧資糧是指四預流支,包括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思惟)、法隨法行(修習);根據〈聲聞地〉中所說的二道資糧,也是四聖諦智慧的資糧。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是具有四聖諦慧行者所成就的果。
地二、例獨覺乘
 第二科例獨覺乘,例說獨覺乘也同聲聞乘。
如聲聞乘七種行相施設建立,其獨覺乘,當知亦爾。
 如聲聞乘是以這七種行相來施設建立,獨覺乘也是一樣,以這七種行相來施設建立,應當了知。
天二、無上大乘
 第二科無上大乘,說明無上大乘七相。
無上大乘七行相者,一、緣離言說事,一切法中所有真如,無分別平等性出離慧;二、此慧所依;三、此慧所緣;四、此慧伴類;五、此慧作業;六、此慧資糧;七、此慧得果。當知由此七種行相施設建立,無上大乘無不周備。
 最究竟圓滿的無上大乘,也有七種行相:
 一、緣離言說事,一切法中所有真如,無分別平等性出離慧。
 大乘法無我的智慧是緣離言說事,而在因緣生法中離一切相的真如理體,是無分別平等性出離慧所證悟的。無分別平等性,是指所緣的真如是無分別,能緣的心也是無分別,當證入無分別智時,根塵識、器世間、能緣的智慧、所緣的根身器界、語言等六皆不現,此時稱平等性,這樣的平等性能使行者出離三界,斷除我法二執。
 二、此慧所依。是說法無我智慧所依止的是大乘種性。有菩提心的種子是此慧所依。
 三、此慧所緣。以唯識學來說,必須觀察四尋思、四如實智。
 四、此慧伴類。菩薩的菩提分法,及六度萬行,都是證得法無我智慧的助伴。
 五、此慧作業。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是法無我慧的作業功用。
 六、此慧資糧。《披尋記》說是聞思修,廣說是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
 七、此慧得果。無上菩提是法無我慧所成就的結果。
 應當知道由這七種行相來施設建立無上的大乘,沒有不完備具足的。
《披》緣離言說事等者:諸法無我,名一切法所有真如。性離言說,亦名離言說事。緣此所生法無我智,於一切法離言自性、假說自性,平等平等不起分別,從所知障而得解脫,名無分別平等性出離慧。大乘種姓,名慧所依。方廣法教,名慧所緣。諸覺分法,名慧伴類。能斷二障,名慧作業。多聞思修,名慧資糧。無上菩提,名慧得果。
 諸法無我,指言說安立的一切法自性空,是無我的,由於第六意識所緣的法,都是名句文身所安立,不具真實法體,沒有真實性,於一切依他起法上通達遍計執所執性不可得,名一切法所有的真如。
 真如寂滅的境界是言說所不能到的地方,體性是離言說的,也稱離言說事。
 什麼稱為法無我智?法無我智是於一切法的「離言自性、假說自性,平等平等」。一切法是離言說性的,離言說性包括依他起自性及圓成實自性,此二法是真實性所攝。假說自性是名言安立的一切法,又名遍計所執自性,是非有,離言自性是非無,為什麼說非無?因為聞說一切法的假說自性是非有,有情便執著什麼都沒有,事實上一切法的離言自性,並非斷滅空,不是什麼都沒有,因此說離言自性是非無。若通達一切法的離言自性非無、假說自性非有,平等平等不起分別,不落入空、有二執,從所知障而得解脫,名為無分別平等性出離慧。
 菩薩有大乘種性,有菩提心的種子,名所依慧。大乘佛法是智慧所緣慮的境界,稱慧所緣。使令行者覺悟菩提的三十七道品、菩薩的覺分法,是名慧伴類。能夠具有斷煩惱障及所知障的業用功能,名慧作業。法無我的智慧必須親近善士,聽聞佛法,思惟佛法,修習法隨法行,這四預流支也是通於大乘的法無我慧,名慧資糧。無上菩提、佛的一切種智,是法無我慧所成就的結果,名慧得果。
申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及諸菩薩所有無倒施設建立,若曾所作、若當所作、若今所作,一切皆由如是四事,除此無有若過若增。
 過去、未來、現在的諸佛,以及諸多證得聖道的菩薩,所有無顛倒、正確的,用語言文字施設建立出來的法、諦、理、乘,若是過去所施設建立的、若是將來所要施設建立的、若是現在所施設建立的一切法,都可以歸納成這四件事,這四件事完整涵蓋諸法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除了這四件事以外,沒有其他的施設建立能再超過、能再增加的。
未二、四尋思4 申一、標
 第二科四尋思,這是第四嗢柁南中的第二句「一切法尋思」,說明四種尋思的體相,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菩薩為得四如實智,應先修習四尋思。
又諸菩薩為得四種如實遍智,於一切法起四尋思。
 又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為了成就四種遍一切法如實了知實相的智慧,必須先於一切法上生起四種尋思,尋思即是依止聖言量作推求、思惟、觀察,修習四尋思即是修唯識觀。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四種尋思。
一、名尋思,二、事尋思,三、自性假立尋思,四、差別假立尋思。
 這是在加行位的菩薩,已經成就奢摩他,在定中思惟觀察法義修毗鉢舍那,觀察諸法的四種相。
 一、名尋思,菩薩於名唯見名,尋思一切名言只是名字而已,名言是內心的分別,是觀待於所詮義(境界)而假安立的,本身並沒有真實性。譬如說茶杯,茶杯只是茶杯的名字,說茶杯這兩個字時並沒有茶杯的實體可得。
 二、事尋思,菩薩於事唯見事,尋思事只是因緣所生法,這緣生的依他起法是離言說性的,本身並沒有名字,是世間人為了溝通才於事上安立名字,其實名與事是不相符的。譬如說茶杯所依的事體,只是因緣所生法,原本並沒有名字,是造出了杯子後,才安立此物的名字為茶杯,有了名字後,有情常常又被名言所局限,而無法了解事物本身。例如說到茶杯,心中便楷定是用來喝茶的器具,其實這樣形狀的器物還可以作為筆筒、花器等,有很多其他的用途,可見事物本身的真實性是離名言相的。
 三、自性假立尋思,菩薩於自性假立,唯見自性假立,是將名與事合起來一起思惟,尋思一切法的特性,也是假安立的,因為名與事都是不可得,名是假安立,並無真實性,事是離名言相的緣起法,也無真實性,所以名言所詮表事的自性當然也是假立的。譬如說茶杯這件物品,將它安上茶杯的名字,此茶杯的名字是依於茶杯的事相而假安立的,而茶杯這器物是眾緣和合而有,非實有,將名與事和合在一起思惟,便發覺所謂茶杯的自性也是假立的,並無真實性。
 四、差別假立尋思,菩薩於差別假立,唯見差別假立,是指在本來假立的自性上,再安上差別,如於杯子上安立這是大杯子,那是小杯子;這是高杯子、那是矮杯子等,這些差別相也是假安立的。因為觀待小杯子才會有大杯子,又所謂美醜、好壞都是互相觀待而有的,如此思惟,便了知種種差別相也都是假安立的。
 這樣觀察,可以破除由名言分別所生起的計度執著,不會執取能詮的名是真實的,也不會執著於所詮的事有真實體性,以及取著因之而起的種種差別相。
申四、指
 第四科指,指出如前真實義品所說。
如是四種若廣分別,應知如前真實義品。
 如是這四種尋思如果詳細的分別,應當了知如前面〈本地分‧菩薩地〉卷36真實義品所說。
未三、四如實智3 申一、標
 第三科四如實智,這是第四嗢柁南中的第三句「及如實遍智」,說明四種如實智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四種如實智。
又諸菩薩略有四種,於一切法如實遍智。
 又要略而言,菩薩有四種如實通達一切有為、無為法的智慧,稱為如實遍智。
申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四種如實遍智。
一、名尋思所引如實遍智,二、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三、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四、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一、名尋思所引如實遍智。菩薩尋思「名唯是名」以後,能夠通達名是依於因緣所生法的事相而假安立的。安立名是為了世間起想、起見、起言說故,本來因緣所生法是離名言的,但為了方便溝通,因此安立名言。所以名是緣於事而假安立的,有了名言,世間人便能生起各式各樣的想法、見解,生起種種言說;能夠言說必須要有能取相的想,想又必須依止名言才能生起,所謂名為先故想,想為先故說。名言與想是分不開的,想心所是名言識,依止名言而取相,取相之後,又用名言來說話。所有的言說都是依據想才產生的,如果心沒有取相的功能,是說不出話的。
 若於一切事不假立名,眾生便不會在事上生起想,也便不會取相,例如說到杯子,會有一個杯子的影像在心中現起,若無杯子這名言,心中便不會取杯子的影像,沒有取相,便不會生起增益執,執著真實有杯子。凡夫只要一有名言,就會起增益執;若沒有執著,就沒有言說,那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境界,行者若通達一切名言只是內心的分別,是觀待於事而假安立的,名言本身並不存在有真實的法體,是名「名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二、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名所詮主要是因緣所生法的事,菩薩尋思「事唯是事」後,便觀察到這一切依他起的因緣生事,其實是性離言說、不可言說的。雖無真實體性,但因緣所生的依他起法還是有的,第八阿賴耶識變現的根身器界宛然存在,只是它是如幻如化的顯現,緣聚則生,緣散則滅,如夢中境、水中月,並非有其常住不變的真實性。行者若通達真實地了知一切因緣所生法是唯識所現,是離言說的如幻顯現,並不如名言所詮的那樣有真實體性,是名「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三、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一切法不共於它法的體性,名自性;如地是堅性、水是濕性、色以質礙為性,心以了別為性等,菩薩尋思這些「自性假立唯有自性假立」後,便如實通達一切名言所詮釋法的自性,是假安立的。在因緣生法上,世間人以名言來安立它的自性,例如安立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等,此假安立的名言中,並沒有真實的體性,可是人們依止名言緣此法時,又感覺好像真實有這身體,真實有這器世間,其實自性都是假立的,並不是那件事有真實不變的體性,可是眾生透過名言安立,又會覺得那件事是真實的顯現,實際上它是幻化的。
 真實義品說一切法的自性,猶如變化、影像、響應、光影、水月、焰水、夢、幻,相似顯現,而非彼體。依他起的因緣生法,它的真實相貌是非實有,又非全無,這件事讓凡夫眾生弄不清。依他起自性與遍計所執自性不同處在於:遍計所執自性是體相皆無,而依他起自性是有相無體。
 依他起法只是有因緣聚合的幻相,並沒有真實的體,所以好像魔術師變化出來的兔子,可以看到兔子的相,卻沒有真實的兔子(體);也如同陽光照在樹上,所產生的樹影,樹影雖有樹的相貌,但不是真實的樹,虛妄分別心所顯現出來的影像,也是與此光影一樣的不真實;又像是山谷裡的回響,聲波碰到山壁產生的回音是因緣和合而生,響應雖有聲音相,但此時並沒有人發出聲音,所以響應也沒有真實的體性;也像光的影子,光照在物體上都會有影子,看起來好像有物體,但光影並非真實的物體;也好像水中的月亮,有月亮的相貌,但是實際上水裡沒有月亮;又如同陽焰,遠看有水,走近了發現沒有水,幻相的水是有的,但真實是沒有水;這依他起法是這麼容易讓有情生起顛倒執著,非實有、非全無,它不是真實有的,可是也不能說它完全沒有,因為幻相已經現前了,如同夢裡的境界很有真實感,但醒來一切根本不存在。如果執著有真實自性的法存在世間,這是遍計所執,無體又無相,因為這件事根本不存在。
 相似顯現而非彼體,依他起法是有情心識所變現出來的境界,好像有那些事物,可其實並沒有事物的真實性,只要緣散了事物即滅,但是這種如幻境界很容易令有情顛倒,產生真實感。只要因緣還未斷絕前,幻相還是會不斷相似相續的顯現,行者若通達,真實地了知一切因緣所生法是唯識所現,是離言說的如幻顯現,並不如名言所詮的那樣有真實體性,是名「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四、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菩薩尋思「差別假立唯有差別假立」後,如實通達了知在因緣所生法的事上,所生起的差別相也是假安立的,所有的差別都是不二的。
 例如安立「非有性」與「非無性」的差別,凡夫會認為「非有」與「非無」是對立的,二者不能同時存在,然而菩薩尋思此差別假立,發覺依他起法既是非有性,也是非無性,非有與非無是不二,同時存在的。
 依他起法的可言說性是不真實的,言說所表達的依他起法,並沒有真實性,稱為非有性。而離言說的因緣生法也並非完全沒有,緣聚則生,還是有顯現的,稱為非無性。如果認為因緣生法是完全沒有的,是撥無因果;如果認為因緣生法是有真實不變體性的,則是遍計執著。所以依他起法既是非有性,又是非無性,非有與非無是不二的。
 非有與非無,不離諸法而有,為遮止有情對於諸法的言說自性執著有真實性,故說非有性;為遮止有情對法的離言說性認為是完全斷滅的不存在,故說非無性;非有與非無皆是於諸法依觀待角度不同而假施設出的差別相,必須將非有與非無這二種都遮止後,了知其無二的平等性,去除斷常二見才說有如實的智慧。
 如同「非有性」與「非無性」是不二,諸法的「有色、無色」,或「有見、無見」,或假實、美醜、好壞、大小等的差別假立,也都是觀待彼才施設此,實際上皆是不二、平等的。
 行者若通達,真實地了知一切因緣所生法的差別相唯是觀待而有,實際上皆是空性如幻顯現,是無二平等的,是名「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遍智」。
申三、指
 第三科指,指出如前真實義品所說。
如是四種若廣分別,應知如前真實義品。
 如是這四種如實遍智如果詳細的分別,應當了知如前〈本地分‧菩薩地〉真實義品卷36所說。
未四、五無量5 申一、標
 第四科五無量,這是第四嗢柁南中的第四句「如是諸無量」,說明五種無量的體相,分五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無量。
又諸菩薩,於五無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
 又諸多菩薩於五種無量無邊的境界,皆能善巧通達,生起自利利他的作用。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無量?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五種無量。
一、有情界無量,二、世界無量,三、法界無量,四、所調伏界無量,五、調伏方便界無量。
 一、有情界無量。有情的世界是無量無邊的,眾生有種種的虛妄分別,便展現出各種不同的緣起差別相。
 二、世界無量。三界五趣、十方世界各式各樣的境界也是無量無邊,如人、天、地獄、餓鬼、畜生,這些世界都是不同的。
 三、法界無量。第六意識所緣的法塵也是無量無邊,可總歸類成善法、不善法、無記等法。
 四、所調伏界無量。菩薩所調伏的眾生也是各式各樣的。
 五、調伏方便界無量。能調伏眾生的方法,也是有無量無邊的善巧方便。
《披》能起一切善巧作用者:成熟有情方便善巧總有六種,如前菩薩方便善巧中說,是名一切善巧作用。
 「能起一切善巧作用」,如前面〈本地分•菩薩地〉卷45所說,菩薩成熟一切有情的方便善巧總共有六種:一者、能令有情以少善根感無量果;二者、能令有情少用功力,引攝廣大無量善根;三者、於佛聖教憎背有情,除其恚惱;四者、於佛聖教處中有情,令其趣入;五者、於佛聖教已趣入者,令其成熟;六者、於佛聖教已成熟者,令得解脫。略說即菩薩能令有情:諸根成熟、善根成熟、智慧成熟、下品成熟、中品成熟、上品成熟,是名一切善巧作用。
申四、釋2 酉一、別辨相5 戌一、有情界無量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辨明五種無量的相貌,又分五科;第一科有情界無量,說明有情界無量的相貌。
云何有情界無量?謂六十二諸有情眾,名有情界。如前意地已具條列。若依相續,差別無邊。
 什麼是有情界無量?「情」意指情識,情識是內心的虛妄分別。有情的眾生是無量無邊的,名有情界無量。由於境界有種種不同的差異,有情對不同的境界有種種不同的虛妄分別,因此展現出不同類別的有情。如〈意地〉卷2中,已經完全條列出六十二種有情眾。如果依止有情的色受想行識,剎那生滅、剎那相續,則又有無量無邊的差別。
《披》如前意地已具條列等者:有情種類有六十二,此如意地中說。(陵本二卷十八頁169)依有情身一一相續,應知彼彼差別無邊。
 有情種類有六十二種,如〈意地〉卷2,73頁中說,以各種角度來分別有情的差別,如約在家、出家分別,有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等。若根據有情五蘊身的相續而言,色受想行識不斷地相續變異,每個人剎那剎那都是不同的,則其差別相無量無邊,稱為有情界無量。
戌二、世界無量
 第二科世界無量,說明器世間無量的相貌。
云何世界無量?謂於十方無量世界、無量名號各各差別。如此世界名曰索訶,此界梵王名索訶主。如是一切皆當了知。
 什麼是世界無量?十方無量無邊的世界,因各各世界的相貌不同而有無量名號的差別,如現在所處的娑婆世界名為索訶,又稱堪忍,因為這世界很苦,眾生都需要忍耐,必須具有生忍、法忍、無生法忍,要耐得住各式各樣的苦。娑婆世界的大梵天是初禪三天中的第三天,大梵天王名索訶主。圓測大師說,索訶主稱「忍」,大梵天王在娑婆世界作人時稱作「忍」,很有忍辱心,若有眾生觸惱他,他都無所謂,又非常的慈悲,不觸惱他人,死了以後生到大梵天作大梵天王,成為娑婆世界的天主。這一切菩薩也都要通達。由於有情界無量,有情居住的器世間也無量。
戌三、法界無量
 第三科法界無量,說明法界無量的相貌。
云何法界無量?謂善、不善、無記諸法,如是等類差別道理,應知無量。
 什麼是法界無量?法,是指名言,第六意識所緣的法塵是各式各樣的名言,這些名言的種子、名言的境界,無量無邊,法界包括善法、不善法、無記法,通於自利利他、沒有罪過的是善法,有罪過的是不善法,非善非不善是無記法,諸法有各式各樣的差別,稱為無量。
戌四、所調伏界無量2 亥一、徵
 第四科所調伏界無量,說明所調伏界無量的相貌,菩薩所要教化的有情眾生也是無量無邊,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所調伏界無量?
 什麼稱為所調伏界無量?
 所調伏界無量,是菩薩所調伏的眾生也是無量無邊的,可安立為一種、二種、十種乃至無量種。
亥二、釋2 天一、列種類2 地一、列10 玄一、一種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列種類,列出種類,又分二科;第一科列,列出十種,又分十科;第一科一種,說明一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謂或有一種所調伏界。一切有情可調伏者,同一類故。
 譬如有一種所調伏界,是指一切可調伏的有情,都是同一種類。將願意接受佛菩薩教導的眾生,都歸納成同一類,稱為一種所調伏界。
玄二、二種
 第二科二種,說明二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二種所調伏界。一、具縛,二、不具縛。
 或用二種來思考所調伏界。又可以分成二類:一類稱具縛,具足所有愛見煩惱的繫縛,這是凡夫;另一類是不具縛,是指有學的聖人,包括初果、二果、三果的聖人,一直到四果向(阿羅漢向),都稱不具縛。
《披》具縛不具縛者:一切異生,是名具縛。從預流果乃至阿羅漢向有學聖者,名不具縛。如顯揚論說。(三卷十四頁)
 凡夫,未斷三界分別起的煩惱種子,有強烈的二元對立、自他差別之想熾然,有異類見、異類煩惱、造異類業、受異類果、感異類生等,因此凡夫名異生。一切凡夫異生,未得聖道,未斷煩惱,具足三界所有的愛見煩惱,名為具縛。初果已斷三界分別起的煩惱種子,名預流果,從預流果,及二果向、二果、三果向、三果、四果向等有學聖者,名為不具縛。如《顯揚聖教論》卷3,14頁中說。
 凡夫(異生) 之間,彼此很難合作謀和,容易產生摩擦;預流果以上的聖人,都通達人無我的道理,名同生,具足無我聖智的聖人,若同修梵行,能以六和敬和合共住。
玄三、三種
 第三科三種,說明三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三種所調伏界。一、鈍根,二、中根,三、利根。
 菩薩所教化的有情也可以分成三種:
 一、鈍根。根指信進念定慧的善根,此類有情信進念定慧的善根是很鈍的,像鈍刀難砍樹,於所認知的事情,所緣的事情運轉遲鈍,沒有堪能性,沒有大的力量去通達法義,也無法速疾證得諸法的真實義。
 鈍根行者雖然反應比較慢一點,經由長期栽培,不斷學習,也會一直進步,可以使軟根轉成中根,中根可以轉成利根。乃至成就阿羅漢果者,其禪定也有軟中利的差別,也要練根,常常練習禪定,將禪定的根性從軟根轉成中根,中根轉成利根。所以不論是聖人或凡夫都要不斷的熏習佛法,不斷的學習,不斷的修練,由此可以轉變自己的根器。
 二、中根。中等根性的有情,其善根比鈍根好,對所認知的蘊界處、五種善巧、五種淨行所緣、四聖諦,關於禪定的所知事及欣上厭下的所緣境界,自己信進念定慧的善根,唯有少許遲緩運轉,經過師長的指點即能覺悟。
 三、利根。利根人的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五種善根,是有堪能性的,由於根利,很容易與法相應。不論是在聞所成、或思所成、或修所成的作意相應階段,反應都是比較快的,決定有能力通達法義,而且止觀的力量很大,能很快的通達法義及諸法實相。
玄四、四種
 第四科四種,說明四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四種所調伏界。一、剎帝利,二、婆羅門,三、吠舍,四、戍達羅。
 約所教化有情的種性來分:
 一、剎帝利,也稱為田主,屬於統治階級,像國王、大臣等,是屬於剎帝利。
 二、婆羅門,也稱淨行,是主持祭祀者,這種人有高尚的思想,想要追求修行的生活。
 三、吠舍,是屬於商賈之類作生意的人。
 四、戍達羅,又稱首陀羅。為印度四姓中地位最低之奴隸階級,從事擔死人、除糞家等。並受傳統婆羅門教輕懱為無來生之賤民,故稱為一生族。世尊對此主張四姓平等,並允許首陀羅階級出家。
 這是依有情的種性而分成四大類。
玄五、五種
 第五科五種,說明五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五種所調伏界。一、貪行,二、瞋行,三、癡行,四、慢行,五、尋思行。
 或是由菩薩所教化有情的煩惱而言,可歸納為五種:
 一、貪行。行是指心行,即內心的活動、作用、狀態,若心中的分別大多都與貪煩惱相應,即便不是特別微妙的境界,僅是微小下劣的一點點可愛境,也能生起最極、厚重、上品的貪纏,甚至貪心經久相續,則這類有情貪煩惱較重,屬於貪行補特伽羅。
 二、瞋行。指稍有一點不如意即會生氣,且所起的是最極、厚重、上品的瞋纏,由於瞋恨心強大猛利,又被瞋纏長時隨縛,因此內心常被可憎法所制伏,這類有情瞋心較重,名瞋行補特伽羅。
 三、癡行。愚癡的有情不善觀察緣起,自性執特別的強,例如不知道一切法是因緣所生、不明白正確的因果道理等,並不是智能很低稱為癡,若大學教授執著、認為一切法是真實的,也屬於癡行人。
 四、慢行。慢的相貌是恃己於他,心不謙下,高舉為性,能障不慢,生苦為業,〈本地分‧意地〉卷2又將之分為:慢、過慢、慢過慢、我慢、增上慢、卑慢、邪慢等七種差別,包括認為自己比較殊勝,或他人明明勝過自己卻認為自己與他人平等,或是更嚴重的,他人比自己強卻說自己勝過他人…等。總之,這類慢心特別強的有情,老是喜歡與他人比較,於微小的少分境界中都會起猛力強大的高慢,甚至經過很久仍然相續不斷,不過通常這些有情也是有一點殊勝的條件,可能是財富、容貌,或其他方面比他人好一些,因此容易懷有慢的想法。
 五、尋思行。尋思煩惱特別重的有情,於一點點微小能夠尋思的事中,尚且能起強而有力、猛利的上品尋思,何況中品、上品的境界。境界愈強,尋思愈多。這類妄想特別多、特別散亂者,較前四種更難調伏。
 以上五種所調伏界,都是菩薩所應調伏的眾生,菩薩於貪行有情會教導對方修不淨觀,瞋行者指導其修慈悲觀,癡行者引導修緣起觀,慢行者引導修界分別觀,尋思行則令其修安那般那念,分別授以不同的對治方便。
《披》五種所調伏界等者:此中五種補特伽羅,聲聞地中廣顯其相應知。(陵本二十六卷八頁2193
 此處文中所說的五種補特伽羅,如〈聲聞地〉卷26,890頁已詳細開顯其中各別不同的相貌與特徵,譬如貪行的眾生,通常都是面貌光滑,常帶微笑;瞋行的眾生是眉面顰蹙,恆不舒顏;癡行人是身語業慢緩,懶惰懈怠,念多忘失;慢行人是諸根高舉,喜作嘲調,微劣慈悲;尋思行者是掉動散亂,樂著戲論,多惑多疑等,可對照該處理解。
玄六、六種
 第六科六種,說明六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六種所調伏界。一、在家,二、出家,三、未成熟,四、已成熟,五、未解脫,六、已解脫。
 將菩薩所調伏眾生的境界分成六種。
 一、在家。指受用五欲,成家立業,過家庭生活,可積蓄財富而自營生計之俗士,又稱居家、住家。
 二、出家。指辭別家庭眷屬、棄捨貪愛的俗境,出家受持淨戒,專心修行佛法,以聖慧命清淨自活者,又稱出塵。
 菩薩為在家與出家眾宣說的佛法有何不同?如〈攝釋分〉卷81所說:「處在家眾,應依毀諸惡行、讚諸善行現說正法,令其止息及進修故。處出家眾,應依增上戒等三學現說正法,令速欣樂故。」可知由於在家人與出家人所追求的目標不同,因此多為前者說止惡勸善之法,較強調的仍是五戒、十善。但為出家眾說法,則不止只有戒,因為聽者還要更進一步,依戒修定、依定修慧,最終離欲解脫,使愛見煩惱止息而得到三學清淨。
 三、未成熟。指有情的六根等諸根、信等善根、智慧,還沒有達到證得聖道的程度,名未成熟。
 四、已成熟。與上述未成熟相反,有情的諸根、善根、智慧等都達到證得聖道的程度,無間證得聖道果。
 五、未解脫。上述已成熟的有情又分二種:一種即是「未解脫」,仍是凡夫的有情,雖然善根成熟,但還沒有解脫。
 六、已解脫。為已成熟有情的第二種:已經解脫了愛見煩惱者。其中又有程度的不同與多種分別,如斷三界見惑盡,預入聖道法流的初果聖者,雖已解脫部分煩惱,但還未完全究竟;或如已解脫生死的有餘依阿羅漢而言,也有慧解脫(未至得滅盡定者)與俱解脫(得滅盡定者)之別…等。
《披》在家出家等者:處家白衣受用五欲,營構俗業以自活命,是名在家。若持出家威儀相貌,棄捨俗境,受持禁戒,如法乞求,清淨自活,是名出家。如顯揚論說。(三卷十三頁)未得善根資心相續,不能現法證見諦理。不得現法下中上乘所證寂滅,名未成熟。與此相違,名已成熟。亦如顯揚論說。(三卷十四頁)
 在家的定義是居處俗家的白衣,白衣為在家人的別稱,原意為著白色之衣,後轉指在家眾。由於印度在家人皆著白色衣物,因此相對於著染色衣的出家眾而言,佛典中多以白衣作在家眾之代用語。在家眾享受色聲香味觸男女五欲的境界,經營世俗的行業,想著怎麼發財,以令生活三餐相續,甚至營求於買房、買車、養兒育女以自活命等,這是在家人。
 第二種教化的眾生是出家人,有些人善根具足,發心出家,能持守出家行住坐臥的威儀,例如行如風、坐如鐘、臥如弓、立如松等,而棄捨世俗恩愛的境界,受持比丘比丘尼的禁戒,如法取得生活所需,來源是清淨的,沒有以販賣、算命等下口食、仰口食等這些方式邪命自活,是名出家。如《顯揚聖教論》卷3,13頁所說。
 對誓願修學三乘聖道的行者來說,如果信進念定慧的善根不能資助內心不斷的相續成熟,或心中沒有積蓄、增長善根,令今生無法證得諸法實相,不能得見四聖諦,乃至法無我的真理,沒有得到現法下中上乘所證的寂滅(下乘指聲聞乘,中乘是緣覺乘,上乘是菩薩乘),無法得入初果,或辟支佛果等,對於三乘聖者所證的無分別智,沒能成就,名未成熟。反之,與這些未成熟的境界相違,名已成熟。這也如《顯揚聖教論》卷3,14頁所說。
玄七、七種2 黃一、總標列
 第七科七種,說明七種所調伏界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總標列,總相標示列出七種。
或有七種所調伏界。一、輕毀,二、中庸,三、廣顯智,四、略開智,五、現所調伏,六、當所調伏,七、緣引調伏。
 或菩薩所教化的眾生,又可分成七類。
 一、輕毀。毀謗三寶的有情。
 二、中庸。雖不毀謗三寶,但也沒有對三寶生信、不是佛教徒,這是第二種人。
 三、廣顯智。需經過佛菩薩或善知識詳細的開導顯示,這類有情的智慧才能顯現出來,名廣顯智。這是比較喜歡廣法的有情。
 四、略開智。菩薩只要為其開示一二句法要,便能通達實相的人,譬如只要聽到「一切法本自寂滅相」即開悟或證果,名略開智。
 五、現所調伏。即現在就能調伏煩惱的有情。
 六、當所調伏。現在不能教化,需待未來才能教化的有情,現在只能與這類有情結善緣,將來才有辦法度化出家,修學聖道。
 七、緣引調伏。這類有情若遇到相應的因緣,能引發善根,調伏煩惱,便能入道。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參訪經歷各式各樣的善知識後,方得入道,或菩薩須以各式各樣的因緣來調伏這類有情的煩惱,引發對方的善根與智慧。
 此處七種人,即《瑜伽論記》卷11說:「舊論(即《十七地論》)云:惡人、中人、小智人、大智人、現在調伏、未來調伏、隨勝調伏,若得緣如是如是迴向。此論云輕毀等。泰云:一誹謗三寶者,二非誹非讚中庸者,三樂廣說者,四樂略說者。景云:一輕毀如調達事以輕毀入已,二中庸如眾集最煗語調伏,三廣說智,四略說智,為鈍利差別故。」
 又以上第一、二種可說以有情是否造惡而言;第三、四種是以有情根性利鈍來說;第五、六、七種則依有情能夠調伏的方面歸納,前二以時間分別(現在、將來),最後以緣而言,不論現在或將來,端看所遇之緣而轉變,但這是依五種性中不定種性的有情來說,若是定性聲聞種姓或定性緣覺種性,雖然有發心及加行為所依止,仍然不能堪任圓滿無上正等菩提,不能成佛,詳如〈本地分‧菩薩地〉卷35的「簡無種性」所說。
黃二、隨難釋
 第二科隨難釋,隨較困難之處再作解釋。
謂遇如是如是緣,即如是如是轉變。
 以上是說這類人隨所遇的種種緣而作那樣的轉變,譬如這類人想要來學佛,若此時遇到密宗的喇嘛,便會入於密教,若遇到顯教的法師,便學顯教,這是以顯密來分別;或依三乘而言,若遇到大乘佛法便能發心學習大乘法,若遇二乘行者,則會隨學聲聞乘;乃至若遇外道,也跟著外道而學,總之是隨所遇的因緣而轉變。至於是否能值遇善知識,對於不定性的有情來說,也要看他的因緣,遇上什麼樣的師長,就變成什麼樣的行者。稱為緣引調伏。
《披》輕毀中庸等者:於佛聖教憎背有情,是名輕毀。於佛聖教處中有情,是名中庸。若彼所化,廣說方解,名廣顯智。略聞即解,名略開智。
 輕視毀謗佛教,對於佛的聖教憎背的有情,名為輕毀。
 而對於佛聖教的感覺是不好不壞,雖不毀謗三寶,也沒有讚歎三寶,尚未對三寶生信者,屬於中庸的有情。
 若菩薩所教化的有情需要詳細說得很多、說得很明白,才能理解,名廣顯智。
 反之,若是一類有情僅大略的聽聞法要,即能了解,名略開智。如六祖聽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能開悟,便是屬於略開智的利根之人。
玄八、八種
 第八科八種,說明八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八種所調伏界。謂八部眾,從剎帝利乃至梵眾。
 或菩薩所調伏的眾生,也可分成八種,此即八部眾,包括從剎帝利乃至梵眾:
 一、剎帝利,屬於統治階級者,如國王、大臣等。
 二、婆羅門,是有學問、有高尚思想、想要修行的人。如〈本地分‧聲聞地〉卷29曾為婆羅門作分類:1、種性婆羅門,謂生在婆羅門家者。2、名想婆羅門,謂假名為婆羅門者。3、正行婆羅門,謂能驅擯惡不善法者。此處指第三種。
 三、長者眾,如富貴的居士長者,或能信仰三寶且有道德的長者。
 四、沙門眾,出家修道者之通稱,譯曰功勞、勤息,勞劬修道之義,又有勤修息煩惱義。
 五、四大王天眾,指地居天,住在須彌山腰處的四大王天眾,如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等。
 六、三十三天,為欲界六天的第二天,又名忉利天,位在須彌山頂上,宮城中央為善見城,屬帝釋天所住,四方各有八天,故合成三十三天。
 七、夜摩天,梵語夜摩,意譯為善時、妙唱、唱樂等,謂其時時唱快樂故。為欲界六天之第三天。由於此天依空而居,因此也是空居天之一(最靠近地面),以蓮華開合,分其晝夜。此天由修施、戒二種福業,感報得生其中。而焰慧地菩薩,修行四地法門,具大功德,多作夜摩天王,能以善方便,除眾生惑,令住正見。
 八、梵眾,即色界初禪天之第一天。以其乃大梵所有、所化、所領的天眾住處,故稱梵眾天。其他的如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也可以包括在八部眾中。
 以上八種,人有四眾,天也有四眾,是約欲界到初禪的眾生而分類,如〈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的「眾會事」所說。也皆是菩薩所應教化的有情。
玄九、九種
 第九科九種,說明九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九種所調伏界。一、如來所化,二、聲聞、獨覺所化,三、菩薩所化。
 或有九種所調伏界的有情。
 一、如來所化。這類有情唯有如來可以教化,如《涅槃經》說舍利弗有二弟子,一位是穿珠匠的孩子,一位是洗衣匠的孩子。舍利弗指導兩位弟子修行,但他們怎麼努力精進還是無法證果,後至佛所,如來教導浣衣之子修白骨觀,因為他常常洗髒衣服,教他修不淨觀容易成就;教導穿珠之子修數息觀,由於穿珠時須專注,以數息為所緣容易成就,不久二人便都證得聖道。這是有一類有情必須要如來所化,或說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
 二、聲聞、獨覺所化。有些有情要聲聞的阿羅漢、獨覺的辟支佛來教化,才能成熟善根,佛菩薩便應其根性,變化聲聞或是獨覺聖者來教化。
 三、菩薩所化。有些有情需要善知識示現菩薩身來教化。
《披》如來所化等者:決擇分說有四種化。一、未成熟有情令成熟故,作菩薩行化。二、已成熟有情令解脫故,於三千大千世界百拘胝贍部洲中,同於一時方便攝受如來之化。三、即為彼所化有情作聲聞化。四、即為彼所化有情作獨覺化。(陵本七十四卷十一頁5706)此說三種所化,準彼應知。
 〈決擇‧菩薩地〉說有四種教化眾生的方法:
 一、未成熟有情令成熟故,作菩薩行化。於有菩薩種性,然而善根、智慧還未成熟的有情,為使令他成熟,佛便示現作菩薩行來教化有情,使令其諸根、善根與智慧皆能成熟。
 二、已成熟有情令解脫故,於三千大千世界百拘胝贍部洲中,同於一時方便攝受如來之化。對於善根等已經成熟的有情,為使令這類有情得究竟解脫,於三千大千世界百拘胝(十億)個南贍部洲當中,同一時間如來能示現佛身教化這類有情,使令證得根本無分別智,入無生法忍。
 三、即為彼所化有情作聲聞化。如果是聲聞種姓的有情,佛便示現化作聲聞身來教化。
 四、即為彼所化有情作獨覺化。如果是獨覺種姓的有情,發願無師自悟出家修學聖道的,佛便化作獨覺辟支佛來度化這類有情。
 這四類所化有情在〈決擇‧菩薩地〉卷74,2264頁有詳說明,應當了知可以準照那裏來解釋。
四、難調伏,五、易調伏,六、軟語調伏,七、訶擯調伏,八、遠調伏,九、近調伏。
 四、難調伏。有一類有情的煩惱特別麤重,根器又特別下劣,善根薄弱,煩惱堅固,難以調伏。
 五、易調伏。有一類有情的煩惱輕薄,由於過去生常修善法,慧根深厚,領悟力强,很容易調伏。
 六、軟語調伏。有一類有情須以柔軟、慶慰的愛語輕聲勸慰,方能生慚愧心,調伏改正。
 七、訶擯調伏。有一類有情須以直言怒色、言辭俱厲、大聲訶斥乃至驅擯的重對治,才有辦法調伏煩惱。
 八、遠調伏。有一類有情須以長久時間,經年累月的加行用功,方能入佛門、證聖道。
 九、近調伏。有一類有情聞法後,能速精進修行,根器猛利無有障礙,證得道果只爭朝夕、計日可待,這類行者此生即是住最後生,或是住最後有,時間很近,便能斷除煩惱而證初果或證阿羅漢果。 
《披》遠調伏近調伏者:聲聞地說遠補特伽羅、近補特伽羅,如彼別釋應知。(陵本二十一卷十四頁1859
 此處遠調伏、近調伏即是〈本地分‧聲聞地〉卷21,779頁中所說的遠補特伽羅、近補特伽羅。遠與近是依時間與加行來說,修行的時間很遠或加行很遠,名遠調伏;時間很近或加行很近,名近調伏;時間遠,表示這類有情經過很久才能教化,稱時遠。加行遠,表示有情須要很久的加行才能證得聖道,名加行遠。
 近,是指行者這一生是住最後生,或是住最後有。約初果或初地而言,這一生是凡夫的最後一生;依四果聖者或妙覺菩薩而言,這一生是最後有,下一生即入無餘依涅槃,這都是稱時間近或加行近。
玄十、十種
 第十科十種,說明十種所調伏界的相狀。
或有十種所調伏界。一、那落迦,二、傍生,三、琰摩世界,四、欲界天人,五、中有,六、有色,七、無色,八、有想,九、無想,十、非想非非想。
 或是有十種所調伏界的有情。
 一、那落迦,指地獄的眾生。
 二、傍生,指畜生道的眾生。
 三、琰摩世界,指鬼道的眾生,為閻羅王所統領的世界。
 四、欲界天人,指欲界六天的天眾,與四大部洲人道的有情。
 五、中有,指介於死有與生有之間生命狀態的有情眾生,又名健達縛、尋香行、中陰、中蘊,唯極清淨天眼能見。
 六、有色,指欲界與色界是屬於有色有情。
 七、無色,指無色界天的有情,無有色身,唯受想行識四無色蘊。
 八、有想,從欲界乃至無所有處天,除第四禪的無想天以外都是屬於有想有情。
 九、無想,指第四禪天的無想天有情;以及正入出世間滅盡定的有情,那時前六轉識暫時不活動,受想等心所皆止息。
 十、非想非非想,指無色界的最高非想非非想處天,是三界之頂,此時想心所很微細,似有似無,幾乎不活動。
 以上是十種所調伏界的眾生。
地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如是略說品類差別有五十五,若依相續差別道理,當知無量。
 這樣要略的歸納所調伏界無量,各種有情品類的差別性,分別從一至十科,合計共有五十五種,如果依有情身心果報剎那生、剎那滅的相續差別道理來說,應當了知有無量無邊的品類差別。
天二、簡差別2 地一、問
 第二科簡差別,簡擇有情界無量、所調伏界無量的差別相,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有情界無量、所調伏界無量有何差別?
 問:有情世界無量,所調伏界也是無量,二者有何差別?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一切有情,若住種性、不住種性,無有差別,總名有情界無量;唯住種性,彼彼位轉,乃得名為所調伏界無量。
 答:一切有情,不論是住三乘種性,或是不住三乘種性者,沒有差別,皆總歸納名為有情界無量;其中只有住三乘種性的有情,能受佛菩薩教化,向於出世聖道修行,使善根位逐漸展轉成熟,能調伏煩惱,這類有情才歸屬名為所調伏界無量。
戌五、調伏方便界無量
 第五科調伏方便界無量,說明調伏方便界無量的相貌。
云何調伏方便界無量?謂如前說,當知此中亦有無量品類差別。
 什麼是調伏方便界無量?是指如前〈本地分•菩薩地〉卷45菩提分品所說,有六種調伏眾生的方便善巧;或〈本地分•菩薩地〉卷37成熟品所說,有二十七種成熟方便,應當知道這其中也有無量品類差別。
《披》謂如前說等者:如前已說所調伏界,若依相續差別道理,當知無量,此亦應爾。又所調伏界有多品類差別,調伏方便亦有眾多品類可得。如顯揚論具顯應知。(三卷八頁)
 如前面已說的所調伏界,若是依五蘊剎那生滅相續的差別道理,是無量無邊的,應當知道此處調伏方便界也一樣是無量無邊的。又隨著所調伏界有多種的品類差別,調伏的方便則也有眾多的品類可得。如《顯揚聖教論》卷3,8頁所具顯,應當了知。
酉二、辨次第2 戌一、問
 第二科辨次第,說明五種無量的次第,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總說此五無量如是次第?
 問:為何這五種無量是以這樣的次第總相宣說?
戌二、答5 亥一、最初說
 第二科答,回答,分五科;第一科最初說,最初次第宣說有情界無量。
答:以諸菩薩專精修習饒益有情,是故最初說有情界無量。
 答:由於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專注在修習如何饒益眾生,「菩薩」梵語名「菩提薩埵」,意譯作「覺有情」,因此最先說有情界無量。
亥二、第二說
 第二科第二說,第二次第宣說世界無量。
是諸有情依於處所可得受化,是故第二說世界無量。
 這些被教化的有情依於所居住的處所可以得到菩薩的教化,因此第二次第接著開示世界無量的道理。
亥三、第三說
 第三科第三說,第三次第宣說法界無量。
是諸有情在彼彼界,由種種法或染、或淨差別可得,是故第三說法界無量。
 諸多有情於所生存的各式各樣法界中,由種種或是染污的惡法,或是清淨的善法,或是無記法,有這些不同的差別相可得,因此第三次第接著宣說法界無量,說明有情內心的分別,也是各式各樣的。
亥四、第四說
 第四科第四說,第四次第宣說所調伏界無量。
即觀如是有情界中,有諸有情有所堪任、有大勢力,堪能究竟解脫眾苦,是故第四說所調伏界無量。
 菩薩即觀察在這些有情界當中,有些有情是有堪任性的,善法種子已有力量接近成熟、有大勢力,堪能究竟解脫眾苦,因此第四次第便接著宣說所調伏界無量。
亥五、第五說
 第五科第五說,第五次第宣說調伏方便界無量。
要由如是方便善巧,令諸有情究竟解脫,是故第五說調伏方便界無量。
 菩薩要由如是各式各樣不同的方便善巧,隨所調伏無量眾生的根器,施設三十七道品、六波羅蜜、緣起法等,使令諸多有情能得到究竟的解脫,因此第五次第接著宣說調伏方便界無量。
申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是故說言菩薩於此五種無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
 因此說菩薩於此五種無量無邊的境界,皆能善巧通達,生起自利利他的善巧作用。
未五、說法果利4 申一、標
 第五科說法果利,這是第五嗢柁南中的第一句「說法果勝利」,說明菩薩為有情宣說佛法有五種廣大殊勝的成果利益,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諸佛菩薩為諸有情宣說正法,當知有五大果勝利。
 諸佛菩薩為諸多有情宣說正法,應當了知有五種廣大殊勝的成果利益。
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五?
 是哪五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五種。
一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遠塵離垢,於諸法中法眼生起;
 一、有一類有情聽聞佛菩薩宣說正法時,便遠離現行的煩惱,斷除煩惱的種子,在諸法中如實見到實相,通達諸法如幻如化、無我、無我所,生起法眼,證得初果,這是第一個大果勝利。
《披》遠塵離垢等者:攝異門分說:塵謂已生未究竟智,能障現觀有間、無間我慢現轉;垢謂彼品及見斷品所有麤重。今永無故,名遠塵離垢。又復塵者,所謂我慢,及見所斷一切煩惱;垢謂二品所有麤重。於諸法中者,謂於自相、共相所住法中。言法眼者,謂如實現證唯有法慧。(陵本八十三卷十四頁6316)此應準釋。
 遠塵離垢方面,是指證入初果、得法眼淨,遠塵離垢。如〈攝異門分〉所說:
 1、塵是指煩惱的現行。在賢位即加行位(煖、頂、忍)的行者,在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觀行時,五蘊無我的清淨智慧已經現前,但是尚未圓滿,行者心想:「只有我能修行,其他人不行!我快要成為聖人,其他人都是凡夫。」能障礙諦現觀的我慢煩惱,相續不斷現行,是名為「塵」;
 2、垢是指煩惱種子,包括我慢品,及見道位所斷的貪、瞋、見取見、疑等所有分別起的煩惱種子,是名為「垢」。
 3、證得初果時,行者斷除見道所斷的煩惱現行,與見道所斷的煩惱種子,遠離塵與垢,是名遠塵離垢。
 4、又重新解釋,塵是指有我慢,及見道所斷的一切煩惱現行。
 5、垢指我慢品及見所斷煩惱品,二種品類所有分別起的煩惱種子。
 6、於色受想行識諸多法中,一切法都有其自相及共相。「自相」是自法不共於他法的相貌,如水為濕相,地為堅相,火為熱相、風為動相,此即別相;「共相」即總相,如一切法皆無常、苦、空、無我。所以法是相之所住。
 7、言法眼者,謂如實現證唯有法慧。法眼是指如實現證四諦法,唯法無我的智慧;行者得到清淨的智慧,如實觀見五蘊諸法的實相,是無常、苦、空、無我,現證無我的智慧,名為「法眼」。
 如〈攝異門分〉卷83,2499頁所說,得「法眼」是第一種大利益,證得初果是第二種大利益。
二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得盡諸漏;三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便於無上正等菩提發正願心;四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證得菩薩最勝法忍;
 二、有一類有情聽聞佛菩薩宣說正法時,便永斷愛見煩惱,證得阿羅漢果,這應該包括當時尚未得盡諸漏,繼續修行後,方得盡諸漏。成就無學位是第二個大果勝利;譬如:舍利弗尊者聽聞世尊為他的舅舅長爪梵志開示,一切法不受,就證得阿羅漢果。
 三、有一類有情聽聞佛菩薩宣說正法時,便對於無上正等菩提,內心發出正菩提願,發無上菩提心是第三個大果勝利。譬如:波斯匿王興兵來至佛所,佛為王說央掘與文殊過去本事。邪師摩尼跋陀羅及其婦,乃至諸天龍、神,說偈讚佛,皆發無上菩提心。
 四、有一類有情聽聞佛菩薩宣說正法時,於奢摩他中,作毗鉢舍那觀行,觀察思惟一切法空,證得佛菩薩最殊勝的法忍,即得法無我的智慧。證得最勝法忍是第四個大果勝利。或者有一類人也沒有發無上菩提心,但聽了佛說法時,便得最勝法忍,也可能是這樣子。
《披》證得菩薩最勝法忍者:此說上品勝解行地勝忍應知。由能通達一切言說所說諸法自性之義皆不成實,唯有諸法離言自性是自性義。此通達已,過此更無餘義可求,是故說名最勝法忍。
 證得菩薩最勝法忍方面:此處所說最勝法忍是指上品勝解行地的勝忍,得殊勝的法無我智慧,應當了知。妙境長老開示:若以煖、頂、忍、世第一來表示加行位修行的相貌,煖位為下品忍,頂位為中品忍,忍位為上品忍,世第一是再一剎那過去,即入見道,證初歡喜地,即得無生法忍。忍位的菩薩,有四如實智,能夠通達一切由語言、文字假安立的諸法,及由言說所詮的諸法自性道理,二者都無真實體性,只是第六識分別所變現;要了知諸法真實義,唯有遠離一切言說自性,才是自性義。已通達諸法真實義後,超過遍計執畢竟空、依他起如幻有、圓成實離一切分別相,再沒有其他的諸法自性義可尋求,是故說名最勝法忍。
五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已,受持讀誦,修習正行,展轉方便令正法眼久住不滅。
 五、有一類有情已經聽聞佛菩薩所宣說的正法,屬聞慧;常能領受、讀誦、思惟、憶持不忘,屬思慧,已有力量調伏煩惱;於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觀時,能如實思惟觀察所聽聞的正法,屬修慧,具有力量斷除煩惱種子;行者已具足聞思修的功德,即能展轉以善巧方便教化隨學者,也修學聞思修三慧;使令佛菩薩所宣說的正法,能長久流傳在世間,不會斷滅。廣度眾生、令正法久住是第五個大果勝利。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五種,當知名為諸佛菩薩所說正法大果勝利。
 如是五種,第一種遠離現行的煩惱,斷除見道所斷的煩惱種子,證得初果;及第二種永斷愛見煩惱,證得阿羅漢果,二種屬小乘佛法的大果勝利;第三種發菩提心;第四種得最勝法忍;第五種廣度眾生,能令正法久住不滅,此三種屬大乘佛法的大果勝利,應該了知,名為諸佛菩薩所說正法大果勝利。
未六、七大乘性4 申一、總標
 第六科七大乘性,這是第五嗢柁南中第二句「大乘性與攝」的「大乘性」說明七種大乘殊勝廣大的特性,分四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出七種。
諸菩薩乘與七大性共相應故,說名大乘。
 由於諸菩薩乘與七種廣大的特性相應,包括法大性、發心大性、勝解大性、增上意樂大性、資糧大性、時大性、圓證大性等,因此名為大乘。
 乘,即是乘載、運度義。指能乘載眾生,從凡到聖,從黑暗到光明;譬喻佛法如渡船,能把眾生從生死的此岸運載到涅槃的彼岸。
申二、徵問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七?
 是哪七種?
申三、列釋7 酉一、法大性
 第三科列釋,列舉解釋,分七科;第一科法大性,解釋大乘教法,殊勝廣大的特性。
一者、法大性。謂十二分教中,菩薩藏攝方廣之教。
 法大性。是指在十二分教(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論議)中,菩薩藏所攝的方廣之教。方者法也,廣者大也,「方廣」即法大。「法大性」,是方廣之教,是指菩薩所學的大乘佛法。如法華、華嚴、智論、本論等一切大乘經論中,含藏大乘菩薩修因證果的方法,故名菩薩藏。
 《雜集論》說,法大性又名境大性,以菩薩道緣百千等無量諸經廣大教法為境界故
酉二、發心大性
 第二科發心大性,解釋發無上菩提心,殊勝廣大的特性。
二者、發心大性。謂有一類,於其無上正等菩提發正願心。
 二、發心大性。是指有一類大乘佛法的學者,於無上正等菩提,發起正願心,無上正等菩提願中含有二義。一上求菩提、二下化眾生利樂有情。以此大願恆常自利利他,名發心大,《雜集論》說也名行大性。
 聲聞乘的修行人發出離心成就阿羅漢果,阿羅漢果是聲聞的菩提;緣覺乘的修行人發的心是想要成就辟支佛,辟支佛是緣覺的菩提;大乘菩薩發的心是要成就無上菩提的佛果。如此菩薩發心實為二乘行者所不能及。
酉三、勝解大性
 第三科勝解大性,解釋勝解殊勝廣大的特性。
三者、勝解大性。謂有一類,於法大性生勝信解。
 三、勝解大性。若菩薩對於大乘的經律論產生強而有力的清淨信解心,對於大乘的道理深信不疑,稱為勝解大性。《雜集論》說勝解大性亦名為智大性,指菩薩於聞思的階段,能如實了知二無我智,解菩薩藏故。
酉四、增上意樂大性
 第四科增上意樂大性,解釋增上意樂,殊勝廣大的特性。
四者、增上意樂大性。謂有一類,已過勝解行地,證入淨勝意樂地。
 四、增上意樂大性。是指有一類大乘佛法的學者,已經超過勝解行地,斷除了分別我執、法執的煩惱,證入清淨、殊勝意樂之初歡喜地。
 《雜集論》說,增上意樂大性亦名精進大性,於三大阿僧祇劫,方便勤修無量百千難行行故。
酉五、資糧大性
 第五科資糧大性,解釋福德、智慧二資糧圓滿,殊勝廣大的特性。
五者、資糧大性。謂福德資糧、智慧資糧修習圓滿,能證無上正等菩提。
 五、資糧大性。是指二地已上,乃至十地菩薩,六波羅蜜的福德、智慧二資糧,都已經修習圓滿,能證得無上正等菩提,稱作資糧大性。
 福德、智慧資糧依六波羅蜜而言,前五波羅蜜為福德資糧,般若波羅蜜為智慧資糧,或說布施、持戒、忍辱三波羅蜜是福德,般若波羅蜜是智慧,精進與禪定通於福德與智慧。
 《雜集論》說,資糧大性亦名方便善巧大性,不住生死及涅槃故。
酉六、時大性
 第六科時大性,解釋菩薩道修行,經於三無數大劫,殊勝廣大的特性。
六者、時大性。謂經於三無數大劫,方證無上正等菩提。
 六、時大性,菩薩道修行的時間要很久,經三個無數大劫,才能成就無上菩提。最初資糧位與加行位,即勝解行地位必須修一大阿僧祇劫;從初地到第七地,是第二大阿僧祇劫;從八地到第十地還要經過第三大阿僧祇劫才成佛。
 《雜集論》說,時大性亦名證得大性,證得如來諸力無畏不共佛法等,無量無數大功德故。
酉七、圓證大性
 第七科圓證大性,解釋圓滿證得無上菩提,殊勝廣大的特性。
七者、圓證大性。謂即所證無上菩提,由此圓證菩提自體,比餘圓證功德自體尚無與等,何況得有若過若增。
 七、圓證大性。是指菩薩所證得的無上菩提,由此圓滿證得無上菩提的本體,積聚了無量福德、智慧功德莊嚴圓滿,相較於其他辟支佛及阿羅漢二乘,他們所成就的菩提功德尚且不能等同於菩薩所證得的無上菩提,更何況能超過或增加的。
 《雜集論》說,圓證大性亦名業大性,窮生死際,示現一切成菩提等,建立廣大諸佛事故。
申四、料簡
 第四科料簡,再詳細思惟簡別七種大乘性之間的因果關係。
當知此中,若法大性、若發心大性、若勝解大性、若增上意樂大性、若資糧大性、若時大性,如是六種皆是圓證大性之因。圓證大性,是前六種大性之果。
 應知此處文中,無論或是方廣等菩薩藏所攝的「法大性」、或指無上菩提心的「發心大性」、或對大乘佛法應生起有力信解的「勝解大性」、或地上菩薩所具的「增上意樂大性」、或福慧資糧必須修集圓滿的「資糧大性」、或得證佛果前須經三阿僧祇劫長時修行的「時大性」,這前六種都是第七種:菩薩最終能「圓證大性」(即無上菩提)的因。而圓證大性,即是前六種大性的果。由於具有這七種特性,菩薩乘才名為大乘。
 《瑜伽論記》中說,此七:前三,唯地前。四、增上意樂大性,唯在地上。五、資糧大性,或說二地以上,或說通於地前、地上。六、時大性:通於始終。七、圓證大性:即所證菩提的佛果。
 此處「七大乘性」可配合本卷前面的「無上大乘七行相」思惟,乃至以下「能攝大乘」的八種法,若一起融會閱讀,能幫助行者更加理解文義。
未七、具攝大乘3 申一、標
 第七科具攝大乘,這是第五嗢柁南中第二句「大乘性與攝」的「攝」,說明能具攝大乘的法,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八種。
有八種法,能具足攝一切大乘。
 有八種法門,能夠完全圓滿含攝一切大乘法。
 此八法與前述的七大乘性有何差別?前七以大乘的體性、特性而言,解釋菩薩乘為何名「大」,此處則說明哪些法能含攝大乘義,是欲成就佛果的菩薩行者必須勤加修學的,也可說是修學的次第。如《瑜伽論記》景法師云:「上七,解『大』。此八,即解『乘』義。」又說:「八法中的前三,是就『教』辨乘。第四、五、六種,依次第即聞、思、修慧,即就『行』辨乘。第七、八種,前者是智果,後者是斷果,即就『果』辨乘。」
申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八法。
一者、菩薩藏教;二者、即於如是菩薩藏中,顯示諸法真實義教;
 一、 菩薩藏教等大乘佛法的經律論,這些方廣之教的內容,能具攝一切大乘。這是由名句文身
 法教作總說。
 二、在眾多菩薩藏的經律論中,所開示、顯發出諸法的真實義教,如本論的真實義品中,即已含攝所有大乘佛法的法要。這是由文所詮法教之「理」而言。
《披》顯示諸法真實義教者:如真實義品廣說應知。
 如〈真實義品〉說明四種真實,包括一、世間極成真實;二、道理極成真實;三、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四、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等詳細的說明,應知這些諸法甚深的真實義,能具攝大乘,是菩薩所應學習的法教。
三者、即於如是菩薩藏中,顯示一切諸佛菩薩不可思議、最勝廣大威力之教;
 三、即在這些菩薩藏的經律論中,能開示、顯發出諸佛菩薩不可思議最殊勝廣大的威力之教,也是大乘法所攝,是菩薩應具足的功德。如〈威力品〉所說的聖威力、法威力、俱生威力,聖威力是諸佛菩薩成就的不可思議、聖人的六種神通道力;以及修六波羅蜜所成就的法威力;乃至俱生的威德力,如示現成佛時,與生俱來廣大的福報等,這些不可思議的威力,也屬於大乘的教理。
 這由文所詮法教之「事」而言。
《披》不可思議最勝廣大威力之教者:如威力品廣說應知。
 「不可思議最勝廣大威力之教」方面,如〈菩薩地‧威力品〉卷37,1219頁中的詳細說明,應可了知。
 本論是菩薩藏教,屬於菩薩的論,因此其中既開示人法無我的真實義,也開示了佛菩薩的威力之事,這些已含攝了一切大乘,這是由教理上來分別,如果法教中有開示這些道理,便可說含攝了大乘教。
 以上說明八種中的第一、二、三種,是依「教」來說明大乘,以下第四、五、六種則是依聞、思、修慧的加行來分別大乘。
四者、於上所說,如理聽聞;五者、如理思為先,趣勝意樂;
 四、對於上面所說的三種:菩薩藏教、及其內容顯示的我法二空等真實義、與所開示的諸佛菩薩不可思議廣大威力,對於這些經教能如理的、如佛所說義而聽聞,栽培自己的聞慧,以攝受所有的大乘。
 五、聽聞佛法以後要栽培思慧,隨順教義,如佛所開示的真理來思惟為先,才能趣向殊勝的增上意樂。這是思慧所攝的大乘法。
《披》趣勝意樂者:增上意樂,名勝意樂。當知此中,淨信為先、擇法為先,於諸佛法所有勝解印解決定,是名菩薩增上意樂。如增上意樂品說。(陵本四十七卷十頁3763
 文中「趣勝意樂」方面:增上意樂,稱為勝意樂。增上,是勇猛、強大、有力量之義,也有所趣義及最勝義,指由這種強大的好樂心,能歡喜、堪能修學大乘,並有力量幫助行者成熟無上菩提,因此名增上意樂。
 菩薩欲證得初地成就有增上意樂,應知其中,要先有清淨的信心為先,這種信是由斷疑所生之信,是沒有疑惑的淨信,此外,還要有簡擇諸法的智慧為先,需在奢摩他中修毗鉢舍那,以成就擇法的智慧,如七覺支中,證得擇法覺支時即證得無分別智;所以除了淨信為先,菩薩也要有清淨無漏的智慧才能如實決擇諸法的法無我性,進而於諸佛法(如:我空真如、法空真如等法)有殊勝的理解、有印可的信解決定,此名為菩薩增上意樂,真實證得法無我的智慧,如〈菩薩地‧增上意樂品〉卷47,1560頁所說。以上是《披尋記》補充說明何謂勝意樂。
 而論中的重點在於:必須如理思惟才能趣向殊勝的意樂,因此菩薩除了聞慧,也應栽培思慧。
六者、趣勝意樂為先,入修行相;七者、入修行相為先,修果成滿;八者、即由如是修果成滿,究竟出離。
 六、菩薩若要證得初地無生法忍,除了有想趣向「勝意樂」的願為先,還要開始修習法無我、修無相的無生法忍之行。這是無漏修慧的開始,依初地作無相修,所攝的大乘法。
 七、以無漏修慧為先,漸次的從初地到十地,慢慢的圓滿,這是修行所得智慧的結果。修大乘行所得的道果,當然也攝於大乘法中。
 八、菩薩由此修行的聖道果圓滿,能出離煩惱障及所知障、究竟出離三界。這是指成佛時能具攝大乘法。
 故此八法,無論前三由「教」辨;次三的聞、思、修慧,由「行」辨;以及第七(智果)、第八(斷果),由「果」辨,都能具攝一切大乘。
申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菩薩勤修學已,能證無上正等菩提。
 菩薩經過這樣精進修學以後,能成就無上正等菩提。
 這說到能圓滿含攝一切大乘的功德,依止處必須是菩薩藏教,以大乘佛法為依,包括大乘經律論中的諸法真實義,及其中所開示的諸佛菩薩不可思議威力等,菩薩都能如理聽聞,栽培聞慧;如理思惟,栽培思慧;如理修行,入修行相,栽培自己的修慧,乃至證得初地~十地的修果成滿,由修果成滿以出離所知障及煩惱障,最後證得菩薩的一切種智。由此可知,這也是大乘菩薩修學的次第。如果能夠這樣精進修學,才能證得佛的一切種智。
 以上所說是依 玅境長老的解釋,與《瑜伽論記》及以下的《披尋記》所說稍有不同。
 於《瑜伽論記》中說,此八:「前五,並在勝解行位。第六,為初地以上,乃至九地。第七,在第十地。第八,在於佛果。」
《披》入修行相等者:住品中說:又諸菩薩勝解行住,於菩薩無相修,當知發趣。極歡喜住、增上戒住、增上心住、增上慧住,於菩薩無相修,當知獲得。初無相住,於菩薩無相修,當知圓證。第二無相住,於菩薩無相修,當知清淨。無礙解住、最上成滿菩薩住,於菩薩無相修果,當知領受。(陵本四十七卷十七頁3781)當知此中,從初發趣乃至清淨,是名入修行相。最後領受,是名修果成滿。
 所謂「入修行相」等方面,於〈住品〉中說:諸菩薩在勝解行住的資糧位、加行位時,對於菩薩的無相修是屬於發趣,只是發動內心的願力趣向這境界,而希望證得法無我的智慧。
 直到:極歡喜住(初地),增上戒住(二地離垢地),增上心住(三地發光地),增上慧住(包括第四地焰慧地、第五地難行地、及第六地現前地等三地),對於菩薩通達我法二空真如的無相修,稱為獲得無相修。
 若至初無相住,是有加行有功用的無相住,即指第七地菩薩,對於菩薩的無相修,應知是圓證,已真實圓滿的證得我法二空真如。
 更進一步,第二無相住,是無加行無功用的無相住,即八地菩薩。這時的無相三昧因為已是無加行無功用,因此應知是清淨。
 若到無礙解住,即第九地菩薩,成就法、義、詞、辯說四種無礙解;乃至最上成滿菩薩住,即十地菩薩,當知這時能領受菩薩的無相修果(修果成滿,決定成佛)。如〈菩薩地‧住品〉卷47,1568頁中所說。
 應當知道此處文中,從初發趣的勝解行住開始,乃至第八地菩薩的清淨,稱為菩薩的入修行相。而最後領受無相住,即第九地及第十地時,則名為修果成滿。這是說明修行的次第與修行的相貌。
 由此可知,前面八種具攝大乘的法中,第六種的「趣勝意樂為先,入修行相」,這「入修行相」包括勝解行地、發趣、獲得、圓證及清淨的階段。而第七種「入修行相為先,修果成滿」,則是第九地及第十地,指領受修果成滿。對照此處應作這樣的解釋。
 以上說到具攝大乘的八法,這也是說明大乘菩薩修學的次第。
未八、十種菩薩5 申一、徵
 第八科十種菩薩,這是第五嗢柁南中第三句的「菩薩十應知」,說明十種菩薩,分五科;第一科徵,提問。
何等菩薩勤修學已,能證無上正等菩提?
 是哪一種菩薩精進的修學菩薩道以後,能夠成就無上正等菩提?
申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十種。
當知菩薩略有十種。
 應當了知這些菩薩要略歸納起來有十種。
申三、列
 第三科列,各別列出十種。
一、住種性,二、已趣入,三、未淨意樂,四、已淨意樂,五、未成熟,六、已成熟,七、未墮決定,八、已墮決定,九、一生所繫,十、住最後有。
 一、住種性。這類菩薩,只有種性,雖有菩薩種子、六波羅蜜的種子,卻還沒有進入佛門,屬於種性住菩薩(約大乘五十二位而言,是十信位以前的菩薩)。
 二、已趣入。指十信位以上的菩薩,已經趣入、能夠來到佛法中開始栽培大乘的信進念定慧者,是屬於勝解行住的菩薩。
 三、未淨意樂。尚未清淨利益有情的意樂,是初地以前的勝解行地菩薩。
 四、已淨意樂。是已入初地的菩薩。
 五、未成熟。即九地以前的聖者菩薩。
 六、已成熟。要略而言可說是第十地菩薩。
 七、未墮決定。還未到第八地與第九地的菩薩。
 八、已墮決定。是八地及九地菩薩。
 九、一生所繫。是第十地菩薩。
 十、住最後有。指等覺菩薩。
申四、釋9 酉一、已趣入
 第四科釋,解釋,分九科;第一科已趣入,住種性菩薩已發心修學佛法。
此中即住種性菩薩發心修學,名已趣入。
 此處文中具六波羅蜜種性的菩薩,已發無上菩提心,修學菩薩道、行六波羅蜜,趣向佛道,名已趣入。
酉二、未淨意樂
 第二科未淨意樂,地前菩薩名未淨意樂。
即已趣入,乃至未入淨意樂地,名未淨意樂。
 已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進入佛門中開始修學菩薩道,乃至尚未成就無生法忍、未證得清淨增上意樂的地前菩薩,皆名為未淨意樂。
酉三、已淨意樂
 第三科已淨意樂,地上菩薩名已淨意樂。
若已得入,名已淨意樂。
 若已經證入初地的菩薩,已經見到第一義諦,成就無生法忍,得無分別智,對佛法僧清淨的信心,已深深堅固的栽培在內心中,成就清淨殊勝利他意樂的菩薩,名為已淨意樂。
酉四、未成熟
 第四科未成熟,初地至九地名未成熟菩薩。
即淨意樂,乃至未入到究竟地,名未成熟。
 已經證得初地,但還沒有到究竟地十地,因此十地以前的聖者菩薩,都名未成熟。
酉五、已成熟
 第五科已成熟,十地名已成熟菩薩。
若已得入,名已成熟。
 若已經到究竟地,證入十地的菩薩,善根成熟很快即將成佛,名已成熟。
酉六、未墮決定
 第六科未墮決定,初地到七地名未墮決定。
未成熟中,乃至未得入決定地、決定行地,名未決定。
 在未成熟當中,包括初地一直到九地,其中又分出,初地到七地,八地以前,尚未證入八地決定地以及九地決定行地的菩薩,名未決定。
 此處中說的未成熟、未墮決定的菩薩是指中品成熟的菩薩,如卷37《披尋記》解釋,應該不是唯指住淨勝意樂地,不是只有初歡喜地,行正行地是二地到第七地也是攝屬於中品成熟。菩薩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佛,第一阿僧祇劫包括資糧位與加行位,名勝解行地。第二阿僧祇劫是從初地直到盡第二無數劫邊際,即是七地,初地到七地是中品成熟,這裡沒有完全說出來,然而其中的義理應可了知。
酉七、已墮決定
 第七科已墮決定,說明已墮決定菩薩的相貌。
若已得入,名已決定。
 若已得入決定,名為已決定,是指第八地與第九地菩薩。
 八地菩薩又名不動地,或色自在地、決定地、無行無開發無相住、寂滅淨地。此地菩薩已能無加行無功用,任運不斷生起無相的智慧,絕不為煩惱所動。
 九地菩薩又名善慧地,或心自在地、決定行地、無礙住。此地菩薩具備四無礙解,以無礙力說法,完成利他行,智慧的作用已達自在。此二地菩薩決定將成佛,故名已決定。
酉八、一生所繫
 第八科一生所繫,說明一生所繫菩薩的相貌。
已成熟中,復有二種。一者、一生所繫。謂此生無間,當證無上正等菩提。
 已經成熟的十地菩薩中又有二種:
 一、一生所繫,這一生結束以後,下一生無間當成就無上正等菩提,如現在居於兜率天的彌勒菩薩,於天界的這一期生命過了以後,下一生就要在人間示現成佛了,是一生補處菩薩,也名為一生所繫菩薩。
酉九、住最後有
 第九科住最後有,說明住最後有菩薩的相貌。
二、住最後有。謂即住此生,能證無上正等菩提。
 二、住最後有。等覺菩薩下來人間,示現八相成道,名最後有身,意指這一生一定能成就無上正等菩提,最後會示現證入最殊勝圓滿無上的大般涅槃果。
申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如是如說從初種性,廣說乃至能證無上正等菩提十種菩薩,於菩薩學能正修學。此上更無能正修學、若於中學、若如是學。非如所說諸菩薩上更有菩薩,於菩薩學能正修學。
 這樣如前面所說的,從初種性菩薩,詳細說乃至能證無上正等菩提(最後有)的十種菩薩,皆於菩薩學處能正確修學。除了以上十種菩薩之外,更無有餘菩薩於菩薩學處能正修學、若於中學、若如是學。
 〈本地分•菩薩地〉卷35說菩薩道修學內容包括:所學處、如是學、能修學這三種。「能正修學」是配屬「能修學」,菩薩於菩提分法及菩薩功德能精進勤力的實踐修學,名能修學。「若於中學」是配屬「所學處」,所應該學的佛法,名所學處。「若如是學」是配屬「如是學」,指六度、四攝等所應實踐的學處,名如是學。
 並非如上面所說的十種菩薩以外,還更有其餘的菩薩,對於菩薩學處能正確的修學。意即上述十種菩薩的歸類已包括一切,除此之外,更無有若過若增的菩薩。
《披》若於中學若如是學者:自他利等七所學處,名於中學。如前自他利品乃至菩提品廣說應知。最初定應具多勝解,乃至應住無倒教授、教誡,方便所攝身語意業,名如是學。如力種性品說應知。(陵本三十八卷六頁3117
 若於中學、若如是學方面:
 「若於中學」是配屬「所學處」,菩薩所應修學的法門有七種學處,即一、自利處,二、利他處,三、真實義處,四、威力處,五、成熟有情處,六、成熟自佛法處,七、無上正等菩提處。這七種學處是菩薩應當修學的所學處,名於中學。應當了知內容如前面卷35自他利品乃至卷38菩提品等五品中,已詳細廣說。
 「若如是學」是配屬「如是學」,在力種性品中說明菩薩如何學習,分成七種方便:
 一、應多勝解。諸多菩薩聽聞正法,對於三寶功德、威力、真實義、因、果、於應得義(應成就的無上菩提)、於得無上菩提的方便、於善說(佛說的大乘佛法)等,應皆要有殊勝的理解,生起決定不可動搖的歡喜好樂,願求無上菩提,如是學習才能成佛。
 二、應求正法。
 1、菩薩應追求學習的正法內容有內明論、因明論、聲明論、醫方明論、一切世間工業明論。
 2、菩薩對於追求聽聞善說法,應當以猛利、強大的愛重心,來追求聽聞正法。
 3、菩薩追求佛法中的內明,是為了能正確的修習法隨法行,以及為了開示利益覺悟其他有情。
 三、應說正法。菩薩發大悲心為其他有情宣說正法,雖然還未開悟,也是要演說正法。說法時內心應清淨無所求,隨順佛的聖教來為眾生說法。
 四、法隨法行。菩薩如法隨轉修學法無我的奢摩他及毗鉢舍那。
 五、應正教授。為了使令正法久住,菩薩收授徒眾,必須教導教授弟子定慧大乘止觀的修行。
 六、應正教誡。菩薩應以遮止、開許、諫誨、呵擯、慶慰五種方便教誡徒眾。
 七、應住無倒教授、教誡,方便所攝身語意業。菩薩應以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種攝事,攝受、調伏、成熟諸有情。
 以上內容在〈菩薩地〉卷38,1263頁,力種性品中皆已詳說,應當了知。
 「所學處」的內容分為五品,包括自利利他品、真實義品、威力品、成熟品及菩提品;而「能修學」的內容包括菩提分品以及菩薩功德品;實際上,「如是學」的內容包括力種性品、六度(施品、戒品、忍品、靜慮品、進品、慧品)、四攝品、以及供養親近無量品;此處《披尋記》只列出力種性品。
未九、建立名號2 申一、明建立2 酉一、舉無別名2 戌一、標
 第九科建立名號,這是第五嗢柁南中第四句「建立諸名號」,說明建立菩薩名號,分二科;第一科明建立,說明菩薩名號的建立,又分二科;第一科舉無別名,舉出一切菩薩通用的無差別名,又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隨德安立的假名通於一切菩薩,無有差別。
如是所說一切菩薩,當知復有如是等類無有差別隨德假名。
 如是前面所說一切菩薩,應當了知,隨著菩薩的各種功德,又有如是等類隨德而安立的假名,「無有差別」,是指一切菩薩共同都具備這些功德,由住種性菩薩乃至住最後有的菩薩都可以通用這幾種名號。
戌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菩薩各種名號。
所謂名為菩提薩埵、摩訶薩埵、成就覺慧、最上照明、最勝真子、最勝住持、普能降伏、最勝萌芽,亦名勇健,亦名最聖,亦名商主,亦名大稱,亦名憐愍,亦名大福,亦名自在,亦名法師。
 菩薩有許多名稱:
 1. 菩提薩埵,菩提是覺悟,薩埵是有情,覺悟有情稱為菩提薩埵。菩提包括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佛菩提三種。《瑜伽論記》說緣彼菩提及薩埵(有情)發心,故名菩提薩埵。通於三乘的聖者都可以稱為菩提薩埵,故屬通名。
 2. 摩訶薩埵,此名唯指大乘菩薩,故屬別名。摩訶是大,薩埵是有情,大乘菩薩也稱為摩訶薩埵。
 3. 成就覺慧,俱生的智慧名覺,後天引發的智慧名慧。菩薩成就俱生慧,以及引發慧,依此覺悟法無我的智慧,照見諸法實相,名成就覺慧。
 4. 最上照明,由於菩薩通達甚深緣起,有上等能照見諸法空相的智慧光明,故名最上照明。
 5. 最勝真子,最勝是指佛,佛在三界中最為殊勝,菩薩發無上菩提心為佛真實嫡傳的弟子,將來也是要成佛度化眾生,故稱為最勝真子。
 6. 最勝住持,菩薩能夠住持無漏戒定慧的功德,不令喪失,是最殊勝的,故名最勝住持。
 7. 普能降伏,菩薩修我空、法空觀,能普遍降伏一切煩惱障與所知障,故名普能降伏。
 8. 最勝萌芽,菩薩發無上菩提心,對無上菩提而言就是萌芽,依此萌芽能趣證佛果,是最殊勝的,故稱最勝萌芽。
 9. 勇健,菩薩成就最勝的法性菩提心,是不可屈服,勇敢強健,不會退心的,故名勇健。
 10. 最聖,菩薩也可以稱之為聖,已由凡位達到聖位,是最吉祥、最殊勝的聖人,故名最聖。
 11. 商主,菩薩於十方諸佛所乞求無量無邊的佛法,納受到自己的身心,而後再將自己心中所領納的佛法輸出教化有情,有入有出,故也名商主。
 12. 大稱,菩薩有廣大的名稱,名聞千里,萬古流芳,大家都讚歎菩薩,故名大稱。
 13. 憐愍,菩薩具足大慈大悲,如本論卷44說菩薩具足四緣(由緣甚深、由長時習、由猛利作意、由極清淨)故名大悲,又如卷47說,菩薩有無畏、如理、無倦、無求、無染、廣大、平等七種憐愍,故名憐愍。
 14. 大福,菩薩所修六度四攝積集的福報非常廣大,故稱大福。
 15. 自在,菩薩成就了般若智慧,心中不為煩惱所迷惑、禪定神通道力都非常的自在,故稱自在。
 16. 法師,菩薩以法為師,故也可以稱為法師。
 若據《十住毗婆沙論》所說,法師應行四法。1. 廣博多學,能持一切言辭章句。2. 善知世間、出世間諸法生滅之相。3. 得禪定智,於諸經法隨順無諍。4. 不增不損,如所說行。澄觀《華嚴經大疏鈔》卷38則列舉法師須具善知法義、能廣宣說、處眾無畏、無斷辯才、巧方便說、法隨法行、威儀具足、勇猛精進、身心無倦、成就忍力等十德。
酉二、例廣別號
 第二科例廣別號,例說其他無量無邊的菩薩依自內德有各別的名號。
如是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無邊菩薩,當知乃有內德各別無量無邊假立想號。
 應當了知如是十方無邊無際諸世界中,有無量無邊的菩薩,各有緣起,各自的功德不同,就有各別無量無邊的假立想號,如有菩薩稱為慈德菩薩,或有稱作妙音菩薩,隨各別菩薩是以戒為殊勝、或定、或慧,或慈悲喜捨,由不同的功德,各別假名安立無量無邊不同的名號。
《披》無有差別隨德假名等者:此中種種假名,通說一切等類菩薩。隨彼彼德立彼彼名,非依內德各別建立,由是說言無有差別。
 無有差別隨德假名方面:此處文中所提到十六種的假名(菩提薩埵乃至法師),是通說一切菩薩都有。是隨「菩薩」的各種功德而安立,並不是依各別菩薩的內德所各別安立的假名,因此說言「無有差別隨德假名」,這是一切菩薩共同具備的功德。
申二、辨真似2 酉一、相似
 第二科辨真似,辨別真實菩薩與相似菩薩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相似,辨明相似菩薩的相狀。
若諸菩薩現前自稱我是菩薩,於菩薩學不正修行,當知是名相似菩薩,非真菩薩。
 若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行者,雖現前自己稱說我是菩薩,但若未能正確修行菩薩學,應當了知是名相似菩薩,不是真實的菩薩。因此發無上菩提心後的菩薩仍須學習佛法,否則不知道什麼是菩薩學處,不能調伏內心的煩惱及所知二障,由不了解故,於菩薩道則不能正確的修行,即是相似菩薩,非真實菩薩。
酉二、真實
 第二科真實,辨明真實菩薩的相狀。
若諸菩薩現前自稱我是菩薩,於菩薩學能正修行,當知是名真實菩薩。
 若諸多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現前自己稱說我是菩薩,並且對於六度四攝等菩薩學處能正確學習修行,應當知道這樣依教奉行的菩薩方名真實菩薩。此處彌勒菩薩鼓勵佛弟子們要作真實的菩薩,不要作相似的菩薩。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四十
ending error:725 <= 726 --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四十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