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三十四

                        彌勒菩薩說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詔譯
                        韓清淨科記
本地分中聲聞地第四瑜伽處之二
 現在是本地分中〈聲聞地〉第四個瑜伽處的第二部分,說明往出世間道的修相,以及行者出離三界轉凡成聖的重要修行法門。
子二、往出世道3 丑一、標七作意
 第二科往出世道,說明往出世道的修相,分三科;第一科標七作意,標示七種作意的修相。
如是已辯往世間道。若樂往趣出世間道,應當依止四聖諦境,漸次生起七種作意。所謂最初了相作意,最後加行究竟果作意,乃至證得阿羅漢果。
 前面的文說到,行者修得未到地定以後有二條路:
 一條是趣向世間道,依未到地定修七作意證得初靜慮乃至非想非非想處。
 另一條是趣向出世間道,緣四聖諦修七作意證得初果,乃至證得阿羅漢果。
 如前卷33已經詳細說明往世間道的七作意乃至離欲者相,如果好樂往趣出世間道的行者,應當要依止苦集滅道四聖諦為所緣境,漸次生起七種作意的修習。七種作意,包括最初了相作意,到最後加行究竟果作意,緣四聖諦修七作意,能證得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最後證得四果阿羅漢,圓滿成就出世間道。
 這段文是說明行者必須在七作意之下以觀察、通達、修習、究竟四種次第來修四聖諦。首先依了相與勝解二種作意觀察四聖諦十六行相,了相作意是開始觀察什麽是四聖諦十六行相,勝解作意是正式觀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與如所有性;修完了相與勝解二種作意證得遠離作意時,可以趣入通達,證得初果;通達以後還不夠,還要繼續修作意,稱為修習。修習攝樂、觀察作意,若斷除欲界初到八品俱生起的薩迦耶見、貪、瞋、邊執見、慢、無明這六種煩惱能證得二果;若斷除欲界九品的所有薩迦耶見等煩惱時證得三果;最後於加行究竟作意斷除三界所有分別起及俱生起的愛見煩惱,於加行究竟果作意證得阿羅漢果。除了資糧位如前已說,此處從加行位、見道位、修道位、究竟位,四個位次,分成四科來說明出世間道的修習。
丑二、辨四諦境4 寅一、觀察2 卯一、了相作意攝2 辰一、總標列
 第二科辨四諦境,辨明於聖諦的觀察、通達、修習、與究竟,分四科,又分二科;第一科了相作意攝,觀察了相作意所攝的四諦相,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列,整體的標示列舉出來。
修瑜伽師,於四聖諦略標、廣辯增上教法,聽聞受持,或於作意已善修習,或得根本靜慮無色。由四種行了苦諦相,謂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由四種行了集諦相,謂因行、集行、起行、緣行。由四種行了滅諦相,謂滅行、靜行、妙行、離行。由四種行了道諦相,謂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是名為了相作意。
 已經修習九種心住成就未到地定的瑜伽師,於佛所說要略標示的四聖諦,及詳細說明能令行者增勝上進的四諦教法,聽聞閱讀並且受持於心。這類瑜伽師在學習四聖諦之前,或於世間道的七作意中已超越了相作意,於勝解、遠離、攝樂、觀察、加行究竟作意已經善巧的修習,可能只是還在未到地定,或者是超越了未到地定,成就了色界的四種根本靜慮,或是進一步證得了無色界的四無色定。總之這類瑜伽師至少有未到地定,這時由觀察三界有情果報的四種行相,能了知苦諦的四種行相是指無常行、苦行、空行、及無我行。由觀察招感三界有情果報的四種行相,能了知集諦的四種行相,是指因行、集行、起行、緣行。由觀察滅除苦因及苦果的四種行相,能了知滅諦的四種行相,是指滅行、靜行、妙行、離行。由觀察能滅除苦因及苦果的四種修行的相狀,能了知道諦的四種行相,是指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上所說觀察四諦十六行相,名為了相作意。
 下文將詳細說明如何觀察四諦十六行相,修了相作意等。行者修成未到地定或四禪、四空定,若是想要以涅槃為上首,繼續學習出世間的聖道,應當詳細閱讀,由此可以了知出世間的修法乃至證得聖道果。
《披》或於作意已善修習等者:謂除了相作意,於餘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善修習,名已習行瑜伽師。若住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由此超過加行方便所修作意,安住修果。如前已說。(陵本二十八卷十四頁2372)今於此中,說二差別,如次應知。
 前面卷28說:修瑜伽師有三種:一是初修業瑜伽師、二是已習行瑜伽師、三是已度作意瑜伽師。初修業瑜伽師可分為想要得禪定及想要斷煩惱二種:前者是於作意初修業者,後者是於淨煩惱初修業者。於作意初修業者,指將心安住一所緣勤修作意,乃至未得所修作意,未能觸證心一境性,未證得未到地定的行者。淨煩惱初修業者,指已證得所修作意(未到地定),於諸煩惱欲淨其心,發起攝受正勤修習了相作意的行者。已習行瑜伽師,是指除了相作意,其於餘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經善巧修習的行者。若是住於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由此超過加行方便所修作意,安住修果的行者,說名已度作意瑜伽師。
 現在此處文中說到,行者的基礎有二種差別,如其次第,於作意已善修習,應當是指於世間道的已習行瑜伽師;或得根本靜慮、無色定等,應當是指於世間道的已度作意瑜伽師。依這樣的基礎來修四聖諦很快可以證果。
辰二、廣別釋2 巳一、觀察十行2 午一、略標舉
 第二科廣別釋,各別詳細解釋了相作意所攝的四諦十六行相,分二科;第一科觀察十行,觀察苦諦所攝的十種行相,又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舉,要略標示舉出十種行相。
 若行者之前已經修世間道,可能已得未到地定,或四根本定、或四空定,好樂往趣出世間道者可以學習四聖諦的教法,再以四聖諦十六種行相為所緣境,思惟修習毗鉢舍那,稱為了相作意。下面詳細說明出世間聖道了相作意的修法。
由十種行觀察苦諦,能隨悟入苦諦四行。何等為十?一、變異行,二、滅壞行,三、別離行,四、法性行,五、合會行,六、結縛行,七、不可愛行,八、不安隱行,九、無所得行,十、不自在行。如是十行,依證成道理能正觀察。
 由十種行觀察苦諦,苦諦本來只有四行: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這裡將它開成十種行,用十種行來觀察苦諦,依此能夠隨順悟入苦諦的四種行。是哪十種行?
 無常行有五種: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行五種相貌來觀察無常行。
 苦行有三種相貌:由六七八的結縛行、不可愛行、不安穩行來觀察苦行。
 空行有一種相貌:由觀察第九種無所得行可以悟入空行。
 無我行有一種相貌:由觀察第十種不自在行可以悟入無我行。
 這十種行,依聖教量的開示,自己內心再依現量與比量來觀察,依止證成道理能夠如法正確的觀察,可以悟入苦諦四行,證知苦真實是苦。
《披》由十種行觀察苦諦等者:謂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行,能隨悟入實無常性。由結縛行、不可愛行、不安隱行,能隨悟入一切苦性。由無所得行,能隨悟入我唯是空。由不自在行,能隨悟入無我實性。廣如下釋。
 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行這五種行來觀察有情的身心世界,能夠隨順悟入真實的無常性。
 由煩惱變異的結縛行、不可愛行、不安穩行,能隨順悟入一切苦性。
 由無所得行,觀察色受想行識,這裡面沒有我,找不到一個我,於「我」無所得;在身體裏面或身體外面找不到一個常、一、有主宰性的我,離蘊無我,即蘊也是無我的,能隨順悟入「我」唯是空的。
 由不自在行,是指有情所依住的五蘊是不自在的,是眾緣所生的,不能想要如何就如何,如想要不老也不行的,是一定要老的,由不自在行能隨順悟入無我的實性,能夠通達無我的真實義。
 下面還會詳細解釋。這是要略標示舉出由十種行觀察苦諦,能夠隨順悟入苦諦四行。
午二、隨別釋4 未一、無常行攝2 申一、辨4 酉一、變異滅壞二行2 戌一、別顯2 亥一、變異行2 天一、依至教量2 地一、引證2 玄一、總說諸行
 第二科隨別釋,接著各別解釋十種行相,分四科;第一科無常行攝,解釋無常行所攝的四種行相,又分二科;第一科辨,詳細的分別,又分四科;第一科變異滅壞二行,說明變異行與滅壞行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別顯,各別的顯示變異滅壞二行,又分二科;第一科變異行,先說明變異行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依至教量,依佛說的究竟、至極的聖教量說明變異行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引證,引佛經所說的來證明,證成道理必先依聖教量,然後才依現量與比量來觀察,又分二科;第一科總說諸行,整體的說明佛在經裏面所說的諸行無常的相貌。
此中且依至教量理。如世尊說:諸行無常。
 此處文中先根據究竟、至極的聖教量所說的道理。如佛在經中開示:「諸行無常」。諸行是指一切有為法,包括有情世間與器世間,即有情的蘊處界及有情依住的器世間都是無常的,如《別譯雜阿含經》卷2載:「一時,佛在王舍城寒林之中。爾時,佛告諸比丘:「諸行無常,迅速不停,無可恃怙,是敗壞法,應當速離,趣解脫道。」
玄二、別顯二種2 黃一、標列
 第二科別顯二種,各別顯示諸行的二種差別,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又此諸行略有二種。一、有情世間,二、器世間。
 又此處文中所謂的諸行要略而言有二種:
 一、有情世間,三界一切有情的色受想行識,是遷流不息變化無常的;
 二、器世間,有情所依住的山河大地,及資生的無情物,也是遷流不息,也是無常的。
 所以佛說諸行無常是指有情世間是無常的,器世間也是無常的。
黃二、隨釋2 宇一、有情世間2 宙一、舉說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有情世間,說明有情世間的變異行,又分二科;第一科舉說,舉例佛在經中所說有情世間的變異行。
世尊依彼有情世間,說如是言:苾芻當知!我以過人清淨天眼,觀諸有情死時、生時,廣說乃至身壞已後,當生善趣天世界中。
 佛在契經中依彼有情世間,說這樣的話:比丘們應當知道!我以超過人類的清淨天眼,觀見各式各樣的有情死時、受生時,是好色、惡色,是妙或不妙,往善趣者是好色,說名為妙,往惡趣者如黑羺光及陰闇夜,說為不妙,以及從此處死將來到哪裡去受生,詳細說乃至有情身壞已後,因為有善業,將會生到善趣人天的世界中,若此有情成就身語意惡行,身壞命終,必至惡處。於眾生所作善惡之業,所得果報都能如實了知。
 凡夫的眼睛有一點點障礙會看不清楚,不能看到諸有情死時、生時的情形,但是天眼不一樣,它是沒有障礙的,功能也不同,於過去、現在、未來,遠近、內外、有光、無光等事都能看見,由於佛的內心沒有煩惱,有究竟清淨的天眼所以能觀見各種有情死時、生時的情形與當生處。
 以上出自《中阿含經》卷11〈6 王相應品〉,佛說:「我以清淨天眼出過於人,見此眾生死時、生時,好色、惡色,或妙、不妙,往來善處及不善處,隨此眾生之所作業,見其如真。若此眾生成就身惡行,口、意惡行,誹謗聖人,邪見成就邪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至惡處,生地獄中。若此眾生成就身善行,口、意善行,不誹謗聖人,正見成就正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昇善處,乃至天上。」又據《頻婆娑羅王經》卷1,佛說:諸苾芻!我以清淨天眼過於肉眼見諸眾生,生滅好醜、貴賤上下、善趣惡趣,眾生所作善惡之業,所得果報皆如實知。
宙二、顯義
 第二科顯義,顯示有情世間是無常性的義理。
由此法門,顯示世尊以淨天眼,現見一切有情世間是無常性。
 由上面經文所說的法門,顯示佛以清淨天眼,現見,現量的觀察到一切有情世間是無常性,有情在三界五趣中死死生生,生生死死,都是無常的。
《披》我以過人清淨天眼等者:由諸靜慮說名天住。眼依彼故,是彼果故,彼攝受故,名為天眼。是極圓滿、是善清淨靜慮果故,名極清淨。於其人中,所有名字皆不相似,是故說言超過於人。諸有情類臨欲終沒,名為死時;住在中有,名為生時。如是差別,皆如菩薩地釋。(陵本四十九卷二十頁3967)又復廣釋惡色、好色。造諸惡行,當往惡趣,墮那落迦;造諸善行,當往善趣樂世界中。今於此中,略不具說,故於中間置乃至言。名色二種更互乖離,故名身壞。善行為先所有諸趣,名為善趣。受極樂故,名樂世界。亦如彼釋。
 由於四種靜慮,說名天住。若是眼根依止天住,依止四靜慮的功德而有天眼,是修靜慮所得的果,由天住所攝受故,名為天眼。清淨天眼是極為圓滿、是極善清淨靜慮所得的果,名極清淨。眼在欲界的人中名為肉眼,肉眼在活動的時候,必須根不壞、境界現前時沒有障礙,它的作用才能現前;有四靜慮的人所得的天眼,不是這樣,有障礙時,如有一道牆,或是沒有障礙,或有日月的光明,或是在黑闇中沒有光明,或是近、或是遠,都能看見,所以有四靜慮者的天眼,與一般人的肉眼是不相似的,不只名字一種不相似,作用也不相似,因此說為超過於人。為顯示這也是超過於人,所以說人中也沒有。
 在欲界天中雖然也有天眼,然而是生得,不是靜慮果,因此名為相似轉清淨天眼。應知欲界天的天眼,也不是此處所說的如來的天眼。
 諸多有情類將要臨終死歿時名為死時;住中有時名為生時,這些種種的差別,在〈菩薩地〉卷49,1648頁裏面有詳細的說明。又〈菩薩地〉中詳細解釋惡色、好色。中有的身色,若是像黑羊似的,及陰闇的夜晚,這種由造惡業所變現的黑色,名為惡色;若是像晴明夜的月光,及極鮮白的衣服,這種由造善業所變現的白色,名為好色。
 若是有情造作殺生等各種惡行,於當來生將往惡趣受生,墮入地獄中;若是造作布施持戒等各種善行,於當來生將往人天善趣快樂的世界中。現在於此處文中,省略沒有完全說出來,因此於中間安置「乃至」這句話。受想行識是心法,眼不能見,但有名字,稱為「名」法,眼耳鼻舌身是地、水、火、風四種造色組成,稱為「色」法;有情是由受想行識的名法與眼耳鼻舌身的色法和合而成的,當有情臨命終的時候,名、色這二種法不和合,互相乖違背離,名為身壞。以五戒十善等善行為先因,所招感得的人天諸處,名為善趣。領受極多樂受的緣故,稱為樂世界。也如〈菩薩地〉中所解釋的應當了知。
宇二、器世間2 宙一、舉說
 第二科器世間,解釋器世間的變異行,分二科;第一科舉說,舉出佛在經中所說器世間的變異行。
又世尊言:苾芻當知!此器世間長時安住,過是已後,漸次乃至七日輪現,如七日經廣說。乃至所有大地、諸山、大海,及蘇迷盧大寶山王,乃至梵世諸器世界,皆被焚燒。災火滅後,灰燼不現,乃至餘影亦不可得。
 又佛說:比丘們應該知道!此器世間長時安住。有情所依止居住的器世間之存在,不像有情的生命體時間不是很長,器世間安住的時間是很長的,能夠長時安住。
 〈意地〉卷2中說:器世間是眾生共業所感得的,這種共業決定能引器世間有一大劫安住的時間,不增不減。一大劫是由二十中劫的成劫,二十中劫的住劫,二十中劫的壞劫,二十中劫的空劫所組成的,不增不減,它的時間就是那麼的長。
 劫到底時間是多久? 在《大毗婆沙論》卷135說到,劫量長遠,不是百千歲數可以知道的。劫是分別有為行中,最大的單位。
 在一大劫中,若除去壞劫及空劫不算,其中四十中劫器世間是安住的,這段時間是很長的。過了住劫進入壞劫前,先壞有情世間,後滅器世間;有情壞時,先從欲界下地壞起,地獄有情先壞,此世間的地獄有情會到其他的器世間去了,畜生餓鬼等有情也漸次受生於人間。人類有情法爾會生到二禪天去,那時的有情有人自然能夠得到二禪的定,其他的有情跟著他學,由此眾人命終都會生到二禪天去,因此二禪以下完全沒有有情。
 有情壞盡,接著器世間壞時,有火災、水災、風災三種災難會生起。於火災時,包括河水、溝渠、大海等有六種所燒事的緣故,有七個太陽漸次會出現在世間。一個太陽時,於夏日已覺得很熱了,七個太陽出來時是極熱的,由這種極高的熱度將欲界乃至初禪天的器世間全部燒壞,如《七日經》中有詳細的說明。在〈意地〉卷2,61頁中,有詳細說到器世間壞的情形,此處只是簡單說一小部分。卷2說到於火災、水災、風災,世間壞器世間時,火災最高可以燒到初禪天、水災最高淹到二禪天、風災最高能吹壞三禪天,所謂火燒初禪、水淹二禪、風摧擊三禪,四禪以上的眾生,不會被壞劫影響。
 火災劫時,由地水火風組成的大地、高山、大海,及蘇迷盧的大寶山王,乃至初禪天的器世間都會被火燒盡。火災燒壞器世間以後,所有大地硬的東西都被火燒掉、蒸發了,變成灰塵,連灰燼都不現而進入空劫,空劫時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外道有種種關於世界末日的邪說,其實不用感覺驚恐,因為世間壞時,人類已離開此世間。
宙二、顯義
 第二科顯義,顯示出器世間是無常性的道理。
由此法門,世尊顯示諸器世間是無常性。
 由佛在經中開示器世間成住壞空的法門,可以看出來佛是要顯示器世間是無常的。
地二、結成
 第二科結成,結語依至教量理獲得一切行無常的決定智慧。
如是且依至教量理,修觀行者淨信增上作意力故,於一切行無常之性獲得決定。
 如是依止著佛開示聖教量的道理,諸多修觀行者由對佛清淨信心的增上的如理作意力的緣故,對於一切有情世間及器世間諸行的無常體性能獲得決定的認知。
天二、依現見量3 地一、略標
 第二科依現見量,依現見量觀察變異行,分三科;第一科略標,要略的標出變異行。
得決定已,即由如是淨信增上作意力故,數數尋思觀察一切,現見不背、不由他緣無常之性。
 修觀行者由於對聖教量的淨信生起強大的作意力,於諸行的無常性獲得決定的智慧以後,即依這種淨信增上作意力,一次又一次於一切諸行作麤的尋思、細的探究,觀察一切諸行現前眼耳等可見聞覺知的各種變異的現象,由此不違背無常的特性,也不是由其他因緣,如聽聞他人所說,便能明了諸行無常的法性。
 這段文主要說明,行者由現見量觀察變異行而悟入諸行無常的法性,證成無常的道理。
《披》現見不背不由他緣無常之性者:謂如下說,變異無常之性,不違自所現見諸無常相,是名現見不背。非從他聞而得覺了,是名不由他緣。
 如下文說到內事外內事等很多變異無常之性,不違背自己現在所看到的種種的無常相,是名現見不背。由現量觀察到一切法都是無常的,從來沒有看到哪一個法是常的,這樣思惟觀察,會更加相信諸行無常的道理。這種由觀察所得的認知,並不是從其他的有情聽到無常的道理而得以覺悟明了諸行無常之性,是名不由他緣。
地二、廣釋2 玄一、安立二事3 黃一、徵起
 第二科廣釋,詳細解釋如何觀察內外諸行的變異行,悟入無常性,分二科;第一科安立二事,安立內事、外事二種事,又分三科;第一科徵起,由提問發起下文。
云何數數尋思觀察?
 如何數數的尋思觀察諸行無常?
黃二、總標
 第二科總標,總相的標示出來。
謂先安立內外二事。
 數數尋思觀察前,必須先了知佛在聖教中將一切諸行安立為內外二事,於此有情世間的內事及器世間等外事的變化差異,應當數數尋思觀察無常。
黃三、列釋2 宇一、內事
 第三科列釋,列舉出來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內事,安立內事的體相。
言內事者,謂六處等。
 所謂內事方面,內身的事,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處、或者是五蘊事等,總之不離有情的名色二法的變化差異來觀察理解諸行的無常性。
宇二、外事3 宙一、標
 第二科外事,安立外事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六種。
言外事者,有十六種。
 所謂外事方面,有十六種。
宙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十六種外事。
一者、地事。謂城邑、聚落、舍、市鄽等。二者、園事。謂藥草、叢林等。三者、山事。謂種種山安布差別。四者、水事。謂江、河、陂、湖、眾流、池、沼。五者、作業事。六者、庫藏事。七者、食事。八者、飲事。九者、乘事。十者、衣事。十一者、莊嚴具事。十二者、舞歌樂事。十三者、香鬘塗飾事。十四者、資生具事。十五者、諸光明事。十六者、男女承奉事。
 十六種外事,指內身以外的器世間與有情世間的事:
 一、地事:內身以外器世間的地事,包括:城邑、聚落、舍、市鄽等。城邑,泛指城鎮;聚落,是人們聚集居住的地方;舍是房舍,房子;市,是做買賣的地方,如菜市場。鄽(ㄔㄢˊ),在字典裏面解釋是一家之居,是指城邑中個人居住一棟棟的房子。
 二、園事:是指花園裏面的藥草叢林等園事,包括:藥草、叢林等。藥草,是指可以入藥治病的草本植物,據《佛說奈女祇域因緣經》卷1說:祇域即耆婆,有上等醫術的耆婆,因為周遍了知所有草木的特性,所見草木無不是藥,所有的草都是藥,因此稱為藥草;叢林,指樹林。
 三、山事:指各種山丘、山峰、山脈的形狀、數量、高、低、位置等不同的山事。根據《維基百科》解釋,山是地面上被平地所圍繞的具有較大的絕對高度和相對高度而凸起的地貌區。山離地面高度通常在100米以上,包括低山、中山、與高山,是否被稱作山取決於當地人。山一般是因地層板塊碰撞或是火山作用而產生。山會因河流、氣候作用或是冰河而慢慢侵蝕。有些山會形成單獨的頂峰,不過大部份的山會連在一起形成山脈。山丘,一般指較低的山;山峰,指山的尖頂;山脈是由許多座山組成的,一座山又是由許多山峰組成,所以說山有種種的安布差別。
 四、水事:江是大河的通稱;河是水道的通稱;陂是指蓄水池;湖是指陸地上聚積的大水,即蓄水的大澤名湖;種種的溪流名眾流;池與沼都是蓄水的凹地,圓形的名池、彎形的名沼。江、河、陂、湖、眾流、池、沼等都是形容水的,都是水事。
 五、作業事:〈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4說:地界能為打觸變壞業、建立業、與依止業、違損業、攝受業。水界能為流潤業、攝持業、溉灌業、違損業、攝受業。火界能為照了業、成熟業、燒然業、違損業、攝受業。風界能為發動業、隨轉業、消燥業、違損業、攝受業。外事的地水火風各有五種作業(作用)事。有情也有士農工商各種作業事。
 六、庫藏事:有情庫藏的財穀等事。
 七、食事:有情所受用的米麵等食物事。
 八、飲事:有情所飲用的茶、水等事。
 九、乘事:有情所搭乘的機車、汽車等事。
 十、衣事:有情所穿戴的衣服等事。
 十一、莊嚴具事:有情用來裝飾、端嚴身相的項鍊、手環等事。
 十二、舞歌樂事:有情跳舞、唱歌、作樂等事。
 十三、香鬘塗飾事:有情身上所塗的香水、所戴的花鬘等裝飾打扮之事。
 十四、資生具事:有情生活所需的如桌、椅等資具事。
 十五、諸光明事:日、月、電燈照明等事。
 十六、男女承奉事:男女的承事供奉等事。
宙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名十六種外事。
如是名為十六種事。
 如上所說名為十六種外事。 
玄二、觀察變異2 黃一、總標
 第二科觀察變異,由內事外事的變化差異觀察無常的道理,分二科;第一科總標,整體的標示出來。
安立如是內外事已,復於彼事現見增上作意力故,以變異行尋思觀察無常之性。
 了知於聖教量依名言所安立的內事外事後,又於內事外事現前觀察得到增勝上進的作意力,以了相作意,從內事外事的變化差異之行,尋思觀察無常的體性。
黃二、別顯2 宇一、內事3 宙一、標
 第二科別顯,各別的顯示內外事的變異行,分二科;第一科內事,顯示內事的變異,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五種所作變異及八種變異因緣。
此中內事,有十五種所作變異,及有八種變異因緣。
 這其中屬於內事的部份,有十五種所作的變異,及有八種變異的因緣。
宙二、釋2 洪一、略2 荒一、十五種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略,要略的解釋,又分二科;第一科十五種所作變異,說明內事的十五種所作變異,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內事有十五種所作變異?
 什麽是內事有十五種所作變異?
日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一、分位所作變異,二、顯色所作變異,三、形色所作變異,四、興衰所作變異,五、支節具不具所作變異,六、劬勞所作變異,七、他所損害所作變異,八、寒熱所作變異,九、威儀所作變異,十、觸對所作變異,十一、雜染所作變異,十二、疾病所作變異,十三、終歿所作變異,十四、青瘀等所作變異,十五、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
 十五種內事所作的變異是:
 一、分位所作變異,是指有情從少年、中年、老年,分位所作的變化差異。
 二、顯色所作變異,是指有情膚色方面鮮澤或枯槁的變化差異。
 三、形色所作變異,是指有情外形上高矮胖瘦的變化差異。
 四、興衰所作變異,是指眷屬多寡、財位高低、壽命長短、貧富貴賤這一類事的興盛、衰敗的變化差異。
 五、肢節具不具所作變異,是指有情的四肢,有時候完整,有時缺損,也有變化差異。
 六、劬勞所作變異,是指有情由於工作或學習很辛苦,感覺疲勞,身體也會有所改變。
 七、他所損害所作變異,指有情由其他有情或無情物對身體的損害,使色身有所變異。
 八、寒熱所作變異,指有情寒冷或炎熱時,身體的相貌有踡跼戰慄或霡霂流汗等不同。
 九、威儀所作變異,是指有情行住坐臥威儀常常要改變姿勢,使氣血調順舒暢。
 十、觸對所作變異,是指有情接觸到隨順生起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的色聲等外境時,身體的感受也會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的不同。
 十一、雜染所作變異,有情依止身心有各種煩惱的變化差異。
 十二、疾病所作變異,有情生病時果報身有種種苦受,色身也會有改變。
 十三、終歿所作變異,有情死後,色身如枯木變成無情物,空無心識,變異更大了。
 十四、青瘀等所作變異,有情死以後,色身有青瘀膿爛膨脹等變化。
 十五、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有情死後一段時間骨鎖散到各處,連灰都看不到了。
 這是關於內身的十五種變化,從生到死有種種的變化,必須數數的尋思觀察。
荒二、八種變異因緣4 日一、徵
 第二科八種變異因緣,說明八種變異的因緣,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八種變異因緣?
 什麼是八種變異因緣?
日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一、積時貯畜,二、他所損害,三、受用虧損,四、時節變異,五、火所焚燒,六、水所漂爛,七、風所鼓燥,八、異緣會遇。
 八種變異因緣是指:
 一、積時貯畜,因積聚時間長短而產生變異;
 二、他所損害,因遭受其他有情或無情物的捶打等損害而產生變異;
 三、受用虧損,物品受用過會日漸減少乃至滅盡而生變異;
 四、時節變異,因春夏秋冬四季改變而使萬物產生變異;
 五、火所焚燒,因大火焚燒而生變異;
 六、水所漂爛,因大水淹沒而生變異;
 七、風所鼓燥,因風力乾燥而生變異;
 八、異緣會遇,觸對隨順生起苦樂受等不同的境緣而生變異。
 這是使內事的十五種事產生變異的因緣。
日三、釋8 月一、積時貯畜
 第三科釋,解釋,分八科;第一科積時貯畜,說明由積時貯畜的因緣而生變異。
積時貯畜者,謂有色諸法,雖於好處安置守護,而經久時自然敗壞,其色衰損變異可得。
 積時貯畜方面,是指有色的諸法,雖然在好的處所安置守護,若經過較長的時間,一定會自然敗壞,其色相一定會衰敗、損壞,一定有變化、有差異,這種現象一定會出現。
 這是時間引起的變化,只要時間久,一定會有變化,再會保存物品的人,即使不用也會變壞,不可能永遠不會壞的,包括內身外事,所有的色法都是一樣。這是由時間的因緣使有情的內身及外色產生變異。
月二、他所損害
 第二科他所損害,說明由他所損害的因緣而生變異。
他所損害者,謂種種色法,若為於他種種捶打、種種損害,即便種種形色變異。
 他所損害方面,是說種種的色法,若被其他的有情或無情物如杖石、刀劍等,種種的捶打,或種種的損害,便會有種種形色變異,形狀色相會改變。例如被打時可能斷了手腳,或是傷了眼睛、耳朵等,或是臉上身上瘀青等,有這些形色的變異。這是由外力的因緣使有情的形色產生變異。
月三、受用虧損
 第三科受用虧損,說明由受用虧損的因緣而生變異。
受用虧損者,謂各別屬主種種色物,受者受用增上力故,損減變異。
 受用虧損方面,是說各別屬於不同主人的種種色物,由於受用增上力,會有損減變異。
 例如有些人常喜歡將名字的貼紙貼在茶杯上,沒有多久它會翹起來,這是因為受用時力量太大,不留意而將它損害了;有些人使用物品不會很快損壞,使用時很小心謹慎,衣服皮包等物品使用很久都不會壞,若仔細看還是變舊了,光澤不如從前。所以任何色物都會有受用虧損,只是變異大小而已。這是由受用的因緣使有情所擁有的資生色物產生變異。
月四、時節變異
 第四科時節變異,說明由時節變異的因緣而生變異。
時節變異者,謂秋冬時,叢林藥草華葉果等萎黃零落;於春夏時,枝葉華果青翠繁茂。
 時間節氣的變化差異方面,例如於秋冬時,叢林藥草花葉果等枯萎變黃掉落;於春天夏天時,枝葉花果都很青翠繁茂,這是時節變異引起的外器世間色法的變化。
月五、火所焚燒
 第五科火所焚燒,說明由火焚燒的因緣而生變異。
火所焚燒者,謂大火縱逸,焚燒村邑、國城、王都,悉為灰燼。
 火所焚燒方面,例如大火燃燒時若沒有及時除滅而放任其焚燒,則會將村落、城市、國王的都城、王都等都燒成灰燼。這是由大火的因緣使外器世間色法產生變異。
月六、水所漂爛
 第六科水所漂爛,說明由水所漂爛的因緣而生變異。
水所漂爛者,謂大水洪漫,漂蕩村邑、國城、王都,悉皆淪沒。
 水所漂爛方面,例如大水的洪流瀰漫時,水流四處漂蕩使村落、城市、國王的都城、王都等都淪沒了。這是由大水的因緣使外器世間色法產生變異。
月七、風所鼓燥
 第六科風所鼓燥,說明由風所鼓燥的因緣而生變異。
風所鼓燥者,謂大風飄扇,濕衣、濕地、稼穡、叢林乾曝枯槁。
 風所鼓燥方面,例如大風飄動、扇作時,使濕的衣服、濕的地面、農作物等稼穡、叢林樹木都被風乾曝燥而枯槁。這是由大風的因緣使外器世間色法產生變異。
月八、異緣會遇3 盈一、諸觸變異
 第八科異緣會遇,說明由異緣會遇的因緣而生變異,碰到不同的因緣,也會使色法變異,分三科;第一科諸觸變異,會遇諸觸而生變異。
異緣會遇者,謂緣樂受觸,受樂受時,遇苦受觸;緣苦受觸,受苦受時,遇樂受觸;緣不苦不樂受觸,受不苦不樂受時,遇樂受觸、或苦受觸。
 異緣會遇方面,例如緣對如意的、隨順生起樂受的色等觸境而領受樂受時,遇到因緣的變異,又轉而緣對不如意的、隨順生起苦受的色等觸境而領受苦受;緣對不如意的、隨順生起苦受的色等觸境而領受苦受時,遇到因緣的變異,又轉而緣對如意的、隨順生起樂受的色等觸境而領受樂受;緣對非如意非不如意的、隨順生起不苦不樂受的色等觸境而領受不苦不樂受時,遇到因緣的變異,而轉緣如意的、隨順生起樂受的色等觸境,或轉緣不如意的、隨順生起苦受的色等觸境,這時由於因緣改變,觸境不同,身體的感受也會改變。
盈二、煩惱變異2 昃一、舉有貪
 第二科煩惱變異,會遇煩惱而生變異,煩惱變異也會使色法,內事作種種的改變,分二科;第一科舉有貪,舉出有貪心者會遇瞋緣所生變異。
又有貪者,會遇瞋緣,貪纏止息,發起瞋纏。
 又有貪心的人,若遇到不如意境令瞋心生起的因緣,這時貪的現行止息,轉而發起瞋心的現行。
 通常瞋是由貪不到而惱羞成怒,如由貪而導致財物損失,於是由貪變成瞋,這是因緣改變,使煩惱變異,色身的內事也會隨之有所改變。
昃二、例瞋等
 第二科例瞋等,例說有瞋心者等會遇異分煩惱所生變異。
如是有瞋、癡者,會遇異分煩惱生緣,當知亦爾。
 同樣的,如果有瞋心、或愚癡、無明的人,遇到使不同煩惱生起的因緣,也可能變成嫉妒或是貪等而有其他煩惱的生起。這是由會遇的因緣改變,使內心的煩惱產生變異。
盈三、諸識變異2 昃一、舉眼識
 第三科諸識變異,諸識會遇餘境餘緣起異分識的變異。
如是眼識正現在前,會遇聲、香、味、觸境等餘境餘緣,起異分識。
 如上所說,同樣的,若是眼識正現在前,了別種種的色境,這時有其他巨大的聲、香、味、觸境等餘境、餘緣現前,使作意改變,而生起耳識乃至身識等不同類的心識。如現在眼睛正在看《披尋記》的課文,外面有很大的選舉造勢的聲音經過,由聲音的境界緣力,使作意改變,注意到聲音轉而生起耳識。這是由諸識會遇不同外塵的因緣,生起不同類的心識,而使諸識產生變異。
昃二、例一切
 第二科例一切,例說一切異緣變異如理可知。
其餘一切,如理應知。
 其他的一切異緣變異,如前所說的道理應該可以了知。
日四、結
 第四科結,結說名八種變異因緣。
是名八種變異因緣。一切有色及無色法所有變異,皆由如是八種因緣,除此更無若過若增。
 如前所說,是名八種變異因緣。一切內事外事的有色法及無色法所有的變化差異,都由這八種因緣,不出這八種因緣,除了這八種沒有再超過或增加的。
《披》一切有色及無色法所有變異者:前七因緣能令諸有色法變異,後一因緣能令諸無色法變異。總舉一切,說有八種,然非無別,如應當知。
 由積時貯畜、他所損害、受用虧損、時節變異、火所焚燒、水所漂爛、風所鼓燥等前七種因緣,能使有色法產生變異,後一種異緣會遇的因緣,能使諸無色法產生變異。總相舉出一切,說有八種,然而並非完全沒有差別,如所相應的差別,仔細思惟應當了知。
洪二、廣15 荒一、分位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二科廣,詳細解釋十五種內事所作的變異,分十五科;第一科分位所作變異,觀察分位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分位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思惟觀察內事的眼耳鼻舌身意的分位,於六根不同的狀態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內事分位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從少年位乃至老位,諸行相續前後差別,互不相似。
 由現見眼、耳、鼻、舌、身、意內事分位所作的變異,是由世間現量依五俱意識觀察、看見自己或其他的有情,從少年位、青年位、中年位、乃至老年位,五蘊諸行相續不斷而有前後差別,互不相似。
 諸行相續,眼耳鼻舌身意的相續遷流不息名為諸行,從少年位乃至老年位,眼耳鼻舌身意的作用相續不斷,而身形外相或其他諸根前後都有差別,彼此並不相似。例如少年時面容鮮澤光采,青年時容光煥發,中年時風霜初現,老年時髮白面皺;意根,少年時念力強大、青年時念慧俱盛、中年時念慧成熟、老年時念慧乃至諸根衰損。表面上看起來諸根相續,顛倒以為此人仍是此人,未曾改變,事實上此人已經前後差別,不再是同一個人,並沒有一個常恆住、不變異、有主宰性的我一直相續存在著,所以〈思所成地〉卷16中的勝義伽他說:「諸行皆剎那,住尚無況用,即說彼生起,為用為作者。」前一剎那所生諸行,生已自然滅,後一剎那生起之法,非故新新有,已不是前一剎那,諸行剎那剎那都是新新生起的,這是由世間現量可以看得到的事情。看自己就知道了,一下已四十歲,轉眼已會進入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身心相續上有種種差別,今日與昨日也有差別,事實上剎那剎那都有差別。
 看古人的詩作,可知古人對分位的變化也有種種的觀察,譬如唐朝賀知章有一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又如《敦煌變文集-太子成道經》說:「少年莫笑老人頻,老人不奪少年春,此老老人不將去,此老還留與後人。」少年不要嘲笑他人老了,老人是不會奪去少年的青春的,老人也不會將「老」帶走,會將「老」留給後代的年輕人。
 人沒有不老的,正常的情形下每個人都要經過老。由觀察人生從少年到老年的變化,要能警覺掌握無常而勤修聖道。有一句詩說,「白髮蒼蒼似銀條」,滿頭白髮像銀白色的絲條;「老樹無根怕風搖」,老了如樹根已不穩固,境界風一來會動搖了;「家有黃金貯百斗,難買菩提路一條」,老的時候即使有再多的黃金,也很難買到菩提路一條,因為老來無三昧,老時體力衰弱,很難修行,想要靜坐時,一上座就打瞌睡,要去除五蓋更難了。身心都是無常,在無常當中應警惕自己慎勿放逸。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諸行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此內分位前後變異現可得故。
 觀察到內事分位不同所顯現的變異無常之性,自己要如理作意,應這樣思惟憶念:這五蘊諸行,體性都是無常的。怎麼說呢?因為此內身的分位,不論自己或他人,少年位、中年位、老年位,大家都曾經歷過,都是現前可以觀察得到的,由自身前後變異,可知道人生無常,好時不多,一定要即時精進用功,奮志滿修六波羅蜜。
荒二、顯色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二科顯色所作變異,觀察由顯色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顯色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顯色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顯色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先有妙色,肌膚鮮澤;後見惡色,肌膚枯槁。復於後時,還見妙色,肌膚鮮澤。
 由世間現量觀察,看見自己或其他的有情,之前看到時氣色紅潤,白裡透紅,皮膚鮮豔光澤,容色美妙;一段時間後,看見容色變壞,肌膚枯瘦乾槁;又經過一段時間後,由於保養得宜,又回到原來的妙色,肌膚鮮白光澤。由所觀察到的容色,有種種的變化,可知道內事顯色所作的變異,而通達諸行無常。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諸行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此內顯色前後變異現可得故。
 由觀見自他容色種種的變化事,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其體性都是無常的。是什麽原因?因為由自己或他人內事顯色的前後變異,如有時氣色好,有時氣色不好,有時皮膚好,有時皮膚不好,種種的變異,都是現前可以觀察到的。
荒三、形色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三科形色所作變異,觀察形色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形色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的形色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如說顯色,如是形色由肥瘦故,應知亦爾。
 如同所說顯色一般,形色包括高矮胖瘦長短方圓,如上了年紀的老年人,因為駝背,或是骨質疏鬆,骨頭縮小變短,感覺好像又矮了一點;或是某人原來很胖,減肥以後變瘦,後來不節制又發胖了。在生活裏面常見到這些現象,時胖時瘦,由現見可知形色也是無常的。誰能夠永遠保持好的身材呢?世間人不懂,為追求身材的美好,於是不敢吃,有些職業模特兒餓得像紙片人,最後甚至死亡,最近終於有人正視這種現象,規定要幾公斤以上才可以當模特兒,以遏止這種不正常的風氣。世間凡夫沒有無常的觀念,爲了保持顯色年輕,皮膚鬆弛了,老相會出現,必須去拉皮美容;或怕身材太胖而不敢吃,造成營養不良,這都是不知無常的道理,不能接受內身的變異,又由於愛美,而做出愚癡之事。如是由觀察顯色或高矮胖瘦形色的變化,可以了知無常,知道有情的身體是無常的,色身是危脆的。
荒四、興衰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四科興衰所作變異,觀察興衰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云何尋思內事興衰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興衰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興衰所作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先時眷屬財位,或見悉皆興盛;後見一切皆悉衰損。復於後時還見興盛。
 由於觀察自己或他人,過去時眷屬、財位很多、很興盛;後來見到眷屬漸漸凋零了、財位衰敗減損了;過了幾年,東山再起,又繼續興盛了。由世上興衰所作的變異,看見自他這些更迭無常的變異,要憶念無常。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興衰變異現可得故。
 見到這些事的無常性以後,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爲什麽?因為由眷屬財位興盛衰敗的變化差異,由世間現量,現前已可以看到。
荒五、支節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五科支節所作變異,觀察支節所作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支節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支節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說明由現見支節所作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先時支節無有闕減;後時觀見支節闕減。或王所作、或賊所作、或人所作、或非人作。
 行者由觀察自己或他人,過去時六根具足手腳都沒有缺少;後來缺了一隻手,或缺一隻腳。這是由國王或王法制裁、或是被盜賊砍傷、或是人所作的、或是非人所作、或是意外受傷、或是鬼神來作的,而使支節缺減。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見這種現象後,便應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如前所說。
《披》餘如前說者:謂如前說,前後變異現可得故,是名為餘。下皆準知。
 五蘊諸行的前後變化差異,現在即可以看到,這是論文所說的餘,下面都是一樣,不多解釋了。
荒六、劬勞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六科劬勞所作變異,觀察劬勞所作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劬勞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劬勞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有情的內身因為辛勞操作會有變化。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內事劬勞所作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身疲勞性、身疲極性。或馳走所作、或跳踊所作、或趒躑所作、或騙騎所作、或作種種迅疾身業。復於餘時,見彼遠離疲勞疲極。
 行者由觀察自己或他人,身體的疲勞性、身體疲勞的至極性。可能是走得太快而很疲勞、或很喘,或是跳躍或丟擲重物也會使令身體很疲勞,或是騙騎,去馴服騎馬而使身體很疲勞,或是種種身體動作很快的,或者太多了,作務太多,兼差太多都會很疲勞。又於其他時候,經過休息睡覺飲食後,會見到身體遠離疲勞性或遠離疲勞至極性。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種現象後,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他如前面所說不再多說。
荒七、他所損害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七科他所損害所作變異,觀察他所損害所作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他所損害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他所損害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他,包括有情與無情,內身以外的他。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他所損害所作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他所損害,其身變異。或由刀杖、鞭革、皮繩、矛矟等壞,或由種種蚊蝱、蛇蝎諸惡毒觸之所損害。復於餘時,見不變異。
 由於觀見或自己或他人,被其他外緣所損害,造成身體的變異。或是由刀杖,被刀砍到或是被木杖打到,被皮鞭或皮繩抽到,或被刀劍的套打到,或由種種蚊子、或蝱咬到,蝱是一種比較細小的蚊子,或是由毒蛇、蝎子等有毒的動物螫嗜,身體因受傷而生變化。於經過一段時間後,傷口恢復,又沒有變異了。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些事以後,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內身是無常的。其他如前面所說,不多說了。
荒八、寒熱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八科寒熱所作變異,觀察寒熱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寒熱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寒熱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天氣冷熱有變化差異時,身體也是無常的。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寒熱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於正寒時身不舒泰,踡跼戰慄;寒凍纏逼,希遇溫陽。於正熱時,身體舒泰,奮身乾語,霢霂流汗;熱渴纏逼,希遇清涼。復至寒時,還見如前所說相狀。
 由於觀見或自己或他人,於正寒冷時身體不舒服、不安泰,身體捲縮成一團打著顫抖;冬日天寒地凍,寒氣逼迫著身體,那時心裡最希望遇到溫暖的太陽。或於天氣正熱時,熱的時候身體可以舒張安泰,因為很熱身體缺水口乾說話,霢霂流汗,滿身是汗,形容身體流汗像小雨一樣多名為霢霂,如白居易的香山寺石樓潭夜浴詩說到「搖扇風甚微,蹇裳汗霢霂」,說搖扇時風很小,由於汗流浹背,汗霢霂,是汗流浹背義,汗像小雨一樣的下來,身上的衣服因而濕透了;身體熱時,又熱又渴為熱渴所逼迫,這時希望遇到清涼,希望有冷氣可以吹出或是有冰淇淋可以吃。寒熱時節交替,若遇到天寒時又看到很多前面寒凍時所見到的相狀,於此應該要憶念無常。由前面說的現象,可知日常生活中處處都可以觀察到諸行無常。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看這些日常生活的事,這些種種的變化,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內身是無常的。其他如前面所說,不多說了。
荒九、威儀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九科威儀所作變異,觀察威儀所作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威儀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尋思內事行住坐臥威儀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威儀所作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行住坐臥隨一威儀,或時為損、或時為益。
 由於看到自己或他人行住坐臥任何一種威儀,同一種姿勢久了,有時是有損害的,有時是有利益的,一段時間後便須變換威儀,使身體氣血活絡舒暢。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威儀必須要常常改變,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披》或時為損或時為益者:隨一威儀,若時經久,便生苦惱,名能為損。若時易脫,便生怡適,名能為益。
 行住坐臥,不論哪一種威儀,時間久了,便會生起苦惱,名能為損。若在那時變換姿勢,會覺得怡悅舒適,名能為益。
 這是約威儀的變化,也是要憶念內事的無常。
荒十、觸對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科觸對所作變異,觀察觸對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內事觸對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尋思內事觸對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眼耳鼻舌身意觸對色聲香味觸法,感受不同,也會有變化,有差異。
日二、釋2 月一、由觸對2 盈一、辨分位2 昃一、舉樂受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觸對,先說由觸對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辨分位,辨明觸對的部分狀態,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樂受,舉觸對樂受分位的變異。
謂由觸對順樂受觸,領樂觸緣所生樂時,自能了別樂受分位。
 由於觸對隨順生起樂受的觸,領納樂觸為緣所生樂時,自己能了別正處於樂受的狀態。
昃二、例餘受
 第二科例餘受,說到其他分位的感受所作的變異。
如能了別樂受分位,如是了別苦受分位、不苦不樂受分位,應知亦爾。
 如同能了別樂受的狀態,同樣的了別苦受的狀態、不苦不樂受的狀態,應當了知也是一樣。
 若因緣改變,有時境界令自己不愉快,就苦了,有時境界沒有什麽特別的,是不苦不樂受相應,這時內心都要明白,觀察自己有這三種受分位的變化更替,就知道是無常的。
盈二、由了知
 第二科由了知,由了知諸受的變異。
彼由了別如是諸受前後變異,是新新性,非故故性,或增或減,暫時而有,率爾現前,尋即變壞。
 行者由了別這些身心諸受前後的變異,每一剎那都是新的全新頓現,不是過去、不是前一剎那舊的,有時看起來增加了,有時看起來減少了,很短暫的出現,忽然一剎那的現前,很快就變壞了。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知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知道這些事以後,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凡夫有很多「受」的變化,聖人體驗到勝義樂時,證入諸法實相,不受這些世間的「受」所影響,容易安住於樂受。有一本書名「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這是一位轉世的喇嘛,也是被授記的,他的內心其實也很憂鬱。被授記是轉世的活佛不代表已經是一位修行有成就的人,他還是得熏習佛法,還是要令自己身心轉變,後來可能透過禪定或是某種因緣變成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據說科學家給他測驗,他的快樂指數是一般人的二百倍。佛光山有一位法師說:快樂是開悟的前方便,如果心裡很憂愁,老是很憂鬱,也是很難開悟,因為煩惱不能去除。當然這是一種方便的說法,不過也很有道理,因此當有逆境來時,尤其是剛出家,比較辛苦,碰到一點點逆境,都很想打著包袱到天涯海角去流浪。這是過程,每個人可能都會有這種掙扎,本來很好的地方,因為心境不好也覺得沒那麼好。其實境界的美醜,不在外境而在內心,唯識所現,再大的道場,如果心情不愉快,覺得那沒什麼,一點也不莊嚴寂靜,很想趕快離開,如果心相應,再差、再窮,都願意呆在那裡,因為那裡有三寶,有覺正淨,有菩提、有正法、有清淨的同行僧眾。有一句話勸說:「逆境來時順時因」,有逆境來時,是遇到順境的因緣,不要有常見的執著,它會改變,只要自己改變,他人可能會跟著改變,心改變,境界就改變了,逆境時是菩提出現的因緣,煩惱就是菩提,這裡有很大的轉機,是順時的因,爲什麽呢?「逆境來時順境因,人情疏處道情親;夢中何必爭人我,放下身心見乾坤。」逆境來時人情雖然很疏離,此時聖道的菩提心生起,他人願意這樣指責自己,是自己的善知識,應該要很感激他,因為自己看不到自己的過失;更深入思惟,其實都是在作夢,何必爭人我是非,因為佛說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他,沒有我人眾生壽者,何必對立?逆境來時是大轉機,是轉煩惱為菩提的時候,是一個好因緣,人情疏處,對自己好像很無情,其實是自己入道的增上緣,「人情疏處道情親」,人情疏處才會使自己有道心,若大家都很隨順自己,自己習氣則不能改,這正是自己可以放下的地方。「夢中何必爭人我」,想一想,醒時任何夢都不可得,放下自己的身心,可以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要這樣安慰自己。學了佛法,要懂得疏通自己的煩惱與情緒,這是觸對所作變異。
荒十一、雜染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一科雜染所作變異,觀察雜染所作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內事雜染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內事雜染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怎樣觀察自己的內身,眼耳鼻舌身意,其他有情或自己有煩惱雜染。煩惱是一種雜染,與染相雜,使自己的心黑成一團,怎麼觀察由雜染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了知3 盈一、於心有貪或離貪等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了知,由了知雜染所作變異,又分三科;第一科於心有貪或離貪等,了知於心有貪或離貪等變異。
謂能了知先所生起,或有貪心、或離貪心,或有瞋心、或離瞋心,或有癡心、或離癡心。
 要觀察自己的煩惱,必須正確、明明白白的了知先前生起的,或是有貪心、或是離貪心、或是有瞋心、或是離瞋心,或是有愚癡心、或是離愚癡心等差別。
盈二、於心染汙或不染汙
 第二科於心染汙或不染汙,了知於心染汙或不染汙等變異。
又能了知隨一一種諸隨煩惱所染汙心,又能了知隨一一種諸隨煩惱不染汙心。
 前面是約根本煩惱來說,現在約隨煩惱。又能了知隨順根本煩惱生起的大中小隨煩惱所染汙的心,對於由貪瞋癡等根本煩惱引起的忿恨覆惱嫉慳誑諂無慚無愧、放逸懈怠不正知等,這些種種的隨煩惱,要能如實了知有沒有染汙到自己的內心,思心所本身是無記性的,因為與煩惱的心所在一起會被染汙;有時心裡不染汙,又能了知隨一一種諸隨煩惱沒有染汙到自己的內心。心有無染汙自己能觀察到,由此可知心也是無常的。
《披》又能了知隨一一種諸隨煩惱所染汙心者:此中且說煩惱品類,名隨煩惱。如說貪著、慳吝、憍高、掉舉等皆貪品類,皆貪等流。忿、恨、惱、嫉、害等是瞋品類,是瞋等流。誑、諂是邪見品類,邪見等流。覆是諂品類,當知即彼品類、等流。餘隨煩惱是癡品類,是癡等流。如是諸隨煩惱繫屬根本煩惱,有多差別,名一一種。
 這裡說的是煩惱的種類,名隨煩惱。譬如:貪著、慳吝(慳貪吝嗇)、憍慢高舉,掉舉是思惟憶念美好的事情,是與散亂相應的煩惱,這些都是屬於貪的品類,都是貪心的等流。憤怒、恨(懷恨不捨)、惱怒、嫉妒、想要傷害對方,這些是屬於瞋心的品類,是瞋的等流。誑是爲了追求自己的利益,欺騙他人,諂媚他人,是屬於邪見的品類,是邪見的等流。覆蓋自己的錯誤,也是屬於諂的品類,是諂品類的等流,也就是邪見的等流。其他的隨煩惱是屬於愚癡的品類,愚癡的等流。這些諸隨煩惱都是繫屬於根本煩惱,有很多的差別,名一一種。
 如果對隨煩惱還想瞭解,可以看〈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58,1927頁,及《百法明門論》的解釋,裡面清楚的說明什麽是隨煩惱,什麽是根本煩惱,它是屬於哪一種煩惱的等流,應該再去深入一下。
盈三、於心趣入變壞或不變壞
 第三科於心趣入變壞或不變壞,了知於心趣入變壞或不變壞的變異性。
又能了知彼心相續,由諸煩惱及隨煩惱,於前後位,趣入變壞、不變壞性。
 由觀察內事雜染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能夠知道那一念心的相續,「彼」包括自己與他人,由種種的根本煩惱以及大中小隨煩惱,前一刹那,後一刹那,趣入朝向變化破壞,或是沒有變化破壞,觀察自己的心,常常在變化,能悟入無常。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心由雜染所作變異現可得故。
 觀察到這些內心的變化,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心與雜染的煩惱相應,使心有種種的變化,現在能感覺到,有時候有貪心貪心,有時無貪心等,由此能知道是無常的。
《披》於前後位趣入變壞不變壞性者:若為煩惱及隨煩惱所染汙時,是名前位。離染汙時,是名後位。於前位中,有染汙故,當為有變壞苦之所逼觸,是名趣變壞性。於後位中,離染汙故,從變壞出,是名趣入不變壞性。
 心若被根本煩惱及隨煩惱所染汙時,是名前位,前後位不是約時間,是約有煩惱時稱作前位。離染污位、沒煩惱時名後位。《披尋記》的解釋也很好,說根本煩惱及隨煩惱與心相應時,是名前位,前位時會感受到變壞,心情本來很平靜的,有變壞有破壞了,平靜的心情被煩惱染污了,有變壞苦的逼觸,是名趣變壞性。於後位中,後來又沒有變壞苦之所逼觸了,從變壞岀離,是名趣入不變壞性。
 有根本煩惱及隨煩惱,要改變心情,以智慧刀將煩惱一一斬斷,會使心情轉趨開朗,而能趣入不變壞性。心是由虛妄分別所得,如果很苦惱,一轉個念就沒有了,因為它是不真實的,不會永遠苦惱,想個辦法,換個所緣境就改變了。
荒十二、疾病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二科疾病所作變異,觀察疾病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內事疾病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內事由於有了疾病以後會有種種的變化,有差異的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疾病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或自、或他,先無疾病,安樂彊盛;後時觀見或自、或他,遭重病苦,觸對猛利身諸苦受,如前廣說。復於餘時,還見無病,安樂彊盛。
 由於觀見自己、或是他人,先前沒有疾病時,平安快樂、身體健康強盛;到後時觀見自己、或是他人,遭遇到重大的病苦,有觸對猛利病痛的身體種種苦受生起,如前面所詳細說的:或病故了命終殞歿,由此令心趣入變壞性等。又於其餘時候,或者康復了,又見到沒有病苦,平安快樂、身體健康彊盛的相狀。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本來自己或他人之前沒有疾病,非常的安樂,身體強盛。後來,看到自己或是他人又招感得很嚴重的病苦,觸對猛利身諸苦受,像前面所說的,有的甚至招感重病死亡,或是比較幸運,後來病又治好了,又恢復以前的康健。看到這樣的現象以後呢,應該要有正念生起,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他的都像前面所說的一樣。
《披》如前廣說者:謂如前說:或彼男女自遭重病,命終殞歿。(陵本三十二卷一頁2614)是名廣說應知。
 如前卷32,1041頁裏面所說:看到或聽到他人遭遇重病,或病故了命終殞歿,是名廣說應當了知。由觀見內事疾病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知道身體是無常的,也不知道何時病魔會來,這是疾病所作變異。
荒十三、終歿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三科終歿所作變異,觀察終歿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云何觀察內事終歿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內事終歿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終歿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今時存活,安住支持;復於餘時,觀見死沒,唯有尸骸,空無心識。
 由於看到現前此人還活著,身體安住支持著;一段時間以後,看到此人死了,只有尸骸,已經空無心識。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種現象,便作這樣思惟憶念:這些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這件事情已經有變化,有差異出現了。其餘如前所說。
 有一則故事,有一位老人因病被送到醫院,醫生發現他是心臟病,他的心臟不好。這位老人在進醫院以前曾買樂透,送到醫院後,家人為他對獎,發現他中了好幾億的頭獎。他的太太與兒子很高興到醫院要將這個消息告訴老先生,他們認為如果告訴老先生中了頭獎,病就會好,但是又不敢貿然進去,於是請問醫生。醫生說不行,這強烈的刺激恐怕會使他很快就死了,建議緩和一點,由醫生去跟老先生說說看。醫生進去問老先生:你的病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老人說:有啦,謝謝你。醫生問:你有沒有買過樂透?老人說,我要來醫院以前有買過。醫生說:如果中獎你會怎麼樣?你會不會受不了?老人說:不會!不會!如果中大獎,我就一半給你。醫生說:真的嗎?你若中大獎真的要一半給我?老人說:是啊,如果我真的中大獎,就一半分給你。醫生說:這樣口說無憑,請你寫下來,還要簽名。老人說:沒問題,就拿一張紙來寫完簽名,醫生一看,倒在地上就死了。這個譬喻有點意思,勸人不要貪,結果自己卻因貪而先無常了。
荒十四、青瘀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四科青瘀所作變異,觀察青瘀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內青瘀等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內青瘀等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人死了,由於心臟停止血不能流動,尸斑會顯示出來,這裡一塊,那裡一塊,很快就變青瘀了。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青瘀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死已尸骸,或於一時至青瘀位,或於一時至膿爛位,如是乃至骨鎖之位。
 由於觀見死後的屍體,很快變成青瘀位,或再久一點,會變成膿爛位,如果是放在野外沒有埋入土中,一段時間後會只剩下骨鎖位。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事以後,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如前所說。
 爲什麽無常?因為看到死後,屍體會青瘀膿爛膨脹乃至骨鎖,有這些變化的無常性。
荒十五、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2 日一、徵
 第十五科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觀察一切不現盡滅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內事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內事一切不現盡滅所作的變異無常之性?
 自己或他人死後,過一段時間屍體會完全消失不見了,而且完全消滅了,這是一切不現盡滅所作的變化無常之性。
日二、釋2 月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一切不現盡滅所作的變異。
謂由觀見彼於餘時,此骨鎖位亦復不現,皆悉敗壞、離散、磨滅,遍一切種眼不復見。
 由於觀見屍體於一段時間後,連骨鎖位也已看不見,都已敗壞、離散、磨滅,遍一切種眼都看不見了。遍一切種類,所有的堅固地大都看不到了。
月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如是色相數數改轉,前後變異現可得故。
 看到這些事以後,心裡提起正念,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五蘊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為什麼呢?因為由人死後色相還是數數的改轉,明顯的看到前後有變化,有差異。
《披》皆悉敗壞離散磨滅者:決擇分說:若終沒已,埋於地故,或火燒故,或為種種傍生諸蟲所食噉故,或即於彼為諸風日所暴燥故,皆是散壞磨滅法性;當知此類,是無常性。昔會今乖,名為離散;散已變壞,最後都盡,名為磨滅。(陵本六十七卷十二頁5351)其義應知。
 〈決擇分〉說:若人死後,埋在地底下,或用火燒了,或被其他的蟲蟻所食噉,或是被太陽曝晒,被大風吹乾,都是散壞、磨滅的法性;應當知道這些種類是無常性。
 過去活著時身體是和合相,現在死後肢體分散乖離,名為離散;肢體離散後變壞,最後完全散盡,名為磨滅。如〈決擇‧聲聞地〉卷67,2141頁所說,其中義理應當了知。
宙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且由現見增上作意力故,十五種行觀察內事種種變異無常之性。
 這些種種由內事現見的增上作意力,由十五種五蘊的有為諸行,觀察內事種種變異無常的體性。從分位所作變異,少年、中年、老年、顯色、形色、興衰、支節、劬勞所作、他所損害、寒熱所作、威儀所作、觸對所作、雜染所作、疾病所作,最後三個是死相的,終歿所作、青瘀所作、一切不現盡滅所作變異,可以體驗到無常,即使沒有觀察那麼多,觀察自己心情的轉變,身體的寒熱感受、身體的疲勞以及病苦等也會感覺到很無常。總之五蘊諸行的有為法是無常的,這是約內事來觀察。
宇二、外事3 宙一、標
 第二科外事,別顯外事的變異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十六種。
觀察是已,復更觀察十六外事種種變異無常之性。
 觀察十五種內事後,再觀察十六種外事的變化差異無常之性。
宙二、釋15 洪一、地事變異2 荒一、徵
 第二科釋,解釋十六種外事變異,分十五科;第一科地事變異,觀察地事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地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地事變異無常的體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地事變異。
謂由觀見此地方所,先未造立道場、天寺、宅舍、市鄽、城牆等事;後見新造,善作善飾。復於餘時,見彼朽故,圮坼、零落、隤毀、穿闕,火所焚燒、水所漂蕩。
 由觀察此地的方所位置,本來是一個空地,先前沒有建造道場、祭祀天的寺廟、宅舍、市鄽(音ㄔㄢˊ)(城市裏的房子)、城牆等事情;後來新造了很多的房子,或是道場,善巧的建造及裝飾。過了一段時間又看到它朽壞,圮坼(音ㄆㄧˇㄔㄜˋ)(坼是裂開,圮是毀壞坍塌)、零落散壞、隤毀(隤是敗壞,毀是毀壞)或是穿缺(牆壞、破洞)、或是被火燒了,或被水淹沒漂溺流蕩。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何以故?如是色相前後轉變現可得故。
 看到這些現象,心裡生起正念,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諸行,器世間的體性也是無常的。爲什麽呢?因為這些色相,前後的轉變差異,都是可以現見的。
洪二、園事變異2 荒一、徵
 第二科園事變異,觀察園事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園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園事的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園事的變異。
謂先觀見諸園苑中,藥草、叢林、華果、枝葉悉皆茂盛,青翠丹暉,甚可愛樂;復於後時,見彼枯槁,無諸華果,柯葉零落,火所焚燒、水所漂蕩。
 先觀見諸多園林裡面,有很多的藥草、叢林、花果、枝葉都很茂盛,非常的青翠又有紅色的光輝,花紅柳綠非常的美麗可愛;後來又看到枝葉枯萎,花果掉了,樹葉也稀落了,或被火燒了,或被大水所漂溺蕩沒了。
 龍牙禪師有一首詩:「朝看花開滿樹紅,暮看花落樹還空,若將花比人間事,花與人間事一同。」早上看到花開了,滿樹紅,整棵樹開滿了紅色的花,晚上一看,花都落光了,樹上空空的沒有花了,如果將花來比喻人間的事,花木是無常的,觀察器世間花草樹木的變化,知道人間也是無常的。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些事情以後,應該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的有為諸行,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他的就像前面所說的,很明顯的可以看到這些現象。
洪三、山事變異2 荒一、徵
 第三科山事變異,觀察山事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山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山間叢林樹石等變化差異無常的體性呢?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山事的變異。
謂於一時,觀見其山,叢林蓊鬱,聳石巉巖;復於一時,見彼叢林,巉巖聳石,彫殘隤毀,高下參差,火所焚燒、水所漂蕩。
 於一時間,看到一座山,山上有有很多茂盛的草木,有高聳險峻的岩石;經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又看到山上的叢林、巉岩聳石,彫殘隤毀,凋敝殘破毀壞了,高低參差不齊,或被火所燒,或被大水所漂溺流蕩,或是因為地震,或其他的災害,產生山的樣貌的變異。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事情以後,便應該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於諸法不執著便可以悟入諸法的空性。無常故苦,苦故無我。有些利根的人,看到這些現象,就直接悟入無我了。古德有一句詩也不錯:「欲悟山空為佛事,故栽花樹在僧家;細看便是華嚴偈,方便風開智慧花。」想要借著山是空的、是無常的體性來與諸法實相相應,所以特別栽種花樹在出家眾的寺廟裡,仔細的觀看在寺廟裡栽種的花樹,看到風將花果樹葉吹落滿地,便能體悟到花樹是無常的,是諸法實相的示現。這就是《華嚴經》的偈頌:「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由花樹的變化會體驗到諸法的無常乃至內心的無常。這是古人借著器世間的變化頓悟無常所說。
洪四、水事變異2 荒一、徵
 第四科水事變異,觀察水事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水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水事種種的變化差異無常的體性呢?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水事的變異。
謂先一時,見諸河瀆池泉井等,濤波涌溢,醴水盈滿;後於一時,見彼一切枯涸乾竭。
 於先前的一段時間,見到種種的大河泉池等,波濤洶湧,甘泉滿池,甜美的泉水名醴,醴水即是泉水;後來觀見這些大河泉池等一切都已枯涸乾竭。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大河泉池等的變化,便在心裡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諸行的有為法,器世間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洪五、業事變異2 荒一、徵
 第五科業事變異,觀察業事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業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業事變異的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業事的變異。
謂先一時,見彼種種徇利牧、農、工巧、正論、行船等業皆悉興盛;復於一時,見彼事業皆悉衰損。
 或於過去時,看到各式各樣的有情,以種種的徇利(營求)追求放牧、農耕、工巧業(如有特殊的技術、技藝、或是特別的智慧等工巧都可以營利的)、正論(讀書、寫文章、寫書的)、行船(海運)等事業,都很興盛,賺了很多的錢;後來又看到這些事業,全部都衰損了。
 看到世間人的興衰無常,唐朝的寒山子詩云:「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冷冷度春秋,朝朝暮暮營活計,悶悶昏昏白了頭,煩煩惱惱幾時休,明明白白一條路,朝朝暮暮營家計,昧昧昏昏白了頭,是是非非何日了,煩煩惱惱幾時休,明明白白一條路,萬萬千千不肯休。」世間的人多數是急急忙忙苦苦的追求名利,住追求中度過多少寒冷的春秋,早晚不停在營求家計,爲了使一家眾口能夠飲食溫飽;這樣昏昏昧昧的白了頭髮,年華已老,這一生當中,總是在營利、生計中與煩惱打轉,有很多的煩惱,永遠沒完沒了;其實很明白簡單的,可以修行的一條路,但是多數人都不肯修行。
 世間的人真的是不容易放下。有的人雖然很快就覺悟了,但還是放不下,如曹雪芹《紅樓夢》裡面有一首好了歌:「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間的人都知道神仙好,以佛教來說,大家都知道修道好,但是功名富貴就是忘不了,沒有辦法放下,古代最有名的將相現在在哪裡?都埋在墳墓裡面被長滿的雜草淹沒了,現在恐怕墳墓都找不到了,但是世間人仍是不能覺悟。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金銀錢財還是忘不了,不能去修仙。「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從早到晚只恨錢不能積蓄更多,可是等到錢積到更多時,眼睛就閉上了。一位董事長,身價十億,五十八歲時忽然暴斃死了,錢積了那麼多億,自己也沒辦法用,只好留在地球讓他人繼續使用。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因為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活著時,日日說恩情,每日在一起很好,對自己百般的柔順,可是自己死了沒多久,她很快又跟他人走了。又有說到兒孫的事,放不下兒孫。「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有了兒孫,開口閉口都是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父母對孩子的心實在是很癡,無私的奉獻,不只是犧牲很大,甚至也不會要求子女回報,問題是自己老的時候實在是不行,需要子女孝順,但是孝順兒孫誰見到了?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可以帶五個小孩,可是生病時,五個小孩帶不了一個母親,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有事業,沒辦法回來照顧母親,最後只好將父母親送到養老院,那還算好,有的連責任都不負了。身體好的時候應該來修行,心中卻執著不行不行,還有好妻,還有兒孫,還有金銀,還有功名,這些都很難放下,等到無常出現時,才想放下,已經來不及了。有些人不但不能覺悟,到死也不肯放下。這是看到世間變異無常之性,憶念無常。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世間人在追求名利,例如選舉,一下選上了,一下又沒有選上,追求種種的工巧明,士農工商,一下很興盛,一下又事業敗壞了,便在心裏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諸行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洪六、庫藏變異2 荒一、徵
 第六科庫藏變異,觀察庫藏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庫藏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庫藏的變異無常之性呢?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庫藏的變異。
謂由觀見種種庫藏,一時盈滿,一時滅盡。
 由於觀見金銀財寶等種種的庫藏,一時非常的豐富,一時又滅盡了。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些庫藏的盈滿與滅盡的變化,便在心裏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有為法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如前面所說。
 「夢裡堆藏總是金,一場富貴喜難禁,枕頭撲落忽驚起,四壁清風無處尋。」若人心憶念著錢,連做夢都會夢到積聚很多的錢,可能憶念自己中獎了,或是他人給自己很多錢,於一場富貴夢中歡喜得難以克制,想不到枕頭掉到床下,忽然驚醒過來,原來徒有四面牆壁,再也找不到在夢裡的那一堆黃金。世間凡夫也知道這些都是虛幻的、都不真實,但是很難放下。
 這是觀察庫藏變異無常之性。
洪七、飲食變異2 荒一、徵
 第七科飲食變異,觀察飲食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飲食變異無常之性?
 在受用飲食時,如何觀察飲食的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飲食的變異。
謂由觀見種種飲食,一時未辦,一時已辦;一時入口,牙齒咀嚼,和雜涎唾,細細吞咽;一時入腹,漸漸消化;一時變為屎尿流出。
 由觀見現前種種的飲食受用,食用的食物、或是飲用的水,這些食物與水有的還沒有準備好,有的已準備好;於入口受用時,必須用牙齒咀嚼,混雜著唾液,然後細細的吞嚥經過喉嚨到胃裡面;胃有熱度,將食物再煮一次,漸漸消化;消化以後,過了一段時間,變為屎尿流出,吃喝拉撒睡,這是人生的實相,即是這樣的。看到這些事情,當念無常。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有情受用飲食,從進到出有這麼多的變異,便在心裡這樣思惟憶念:這一切世間的有為法,它的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面所說。
洪八、乘事變異2 荒一、徵
 第八科乘事變異,觀察乘事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乘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交通工具變異無常的事情,它有變化差異,它的體性,應該如何觀察?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乘事的變異。
謂於一時,見種種乘,新妙莊嚴,甚可愛樂;復於一時,見彼朽故,離諸嚴飾。
 在一時之間看到種種的車乘,很新奇、微妙、莊嚴,可能是創新造型的腳踏車、汽車,現代人就是這樣,古人是轎子、馬車等,非常令人愛著,受用起來很快樂;用過一段時間以後,見到這些車乘朽壞了,好看的漆剝落、絢麗的色彩也褪了,已遠離新車時的莊嚴美飾了。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些事物的現象以後,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世間的有為法,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由於觀見到事物的變化,體驗到無常性。
洪九、衣事變異2 荒一、徵
 第九科衣事變異,觀察衣事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衣事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衣事的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衣事的變異。
謂由觀見種種衣服,一時新成,一時故壞,一時鮮潔,一時垢膩。
 由於觀見到有情所穿種種衣服的變化,有時是新的,有時又由積時貯畜等因緣故壞掉了,有時是鮮明清潔的,有時是油垢污膩的。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有情所穿衣服的種種變化,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世間的有為法,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洪十、嚴具變異2 荒一、徵
 第十科嚴具變異,觀察莊嚴具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嚴具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莊嚴資具的變化差異無常的體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莊嚴資具的變異。
謂由觀見諸莊嚴具,一時未成,一時已成,一時堅固,一時破壞。
 由於觀見到種種的莊嚴資具,有時尚未造成,有時已經完成,有時是堅固的,一段時間後又破壞掉了。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種種的莊嚴資具的變化,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世間的有為法,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洪十一、舞歌樂事變異2 荒一、徵
 第十一科舞歌樂事變異,觀察舞歌樂事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舞歌樂事所有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舞歌樂事所有的變異無常之性?人是喜歡新鮮,這些歌舞戲樂事也會消失,也是變異無常的。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舞歌樂事的變異。
謂由觀見舞歌伎樂,現在種種音曲差別,異起異謝。
 由於觀見到唱歌跳舞伎樂,現在種種的音樂高低曲調的差別,在不同的處所生起,在不同的處所又謝滅時。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觀察到這些唱歌跳舞生起與謝滅的事,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世間的有為法,體性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所說。
 佛經裏面有一則故事,有位國王聽到樂師彈琴的聲音很好聽,便交代僕傭說,將聲音拿過來給我,但不要琵琶及那些樂器,只要將聲音一直保留在皇宮裏即可。有智慧的大臣很為難,就告訴國王說:如果沒有訓練過的樂師來彈奏樂器,怎麼會有那麼好的聲音呢?這是不可能的,樂器也要有弦、木頭、迴音的音箱,彈琴的人也要有訓練,否則彈出來不會那麼好聽,是需要這些因緣才能夠將好的音樂留在皇宮裏裏。國王說:這麼麻煩,我就不要了。大臣說:一切都是空的,國王就開悟了。所以說,日常的生活裏面都是諸法實相的所在,諸法實相不離有情的行住坐臥這些事情。看到這些事情以後就應憶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洪十二、香鬘塗飾變異2 荒一、徵
 第十二科香鬘塗飾變異,觀察香鬘塗飾事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香鬘塗飾所有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香鬘塗飾的所有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香鬘塗飾事的變異。
謂先觀見種種香鬘,鮮榮芬馥;後時見彼萎悴臭爛。
 先前觀察看見種種香鬘,花鬘鮮榮,它本來是很新鮮榮盛的,氣味芬馥,馥是香氣濃郁,香氣芬芳濃郁;後時看見這些鮮花很快的枯萎、憔悴,乃至於腐臭爛壞而掉下來。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這些種種色相的變化,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器世間的有為諸行都是無常的。有情世間、器世間都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面所說。
洪十三、資具變異2 荒一、徵
 第十三科資具變異,觀察資具的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資具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資具變異的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資具的變異。
謂觀見彼,未造、已造,成滿、破壞,前後變異。
 看到有情所使用的資生具,還沒有被造出來的、已經造出來的,圓滿的成品、破壞的相貌,前後的變化差異。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資具的變化,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器世間的有為諸行,體性都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面所說。
洪十四、光明變異2 荒一、徵
 第十四科光明變異,觀察光明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光明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光明的變異無常之性?
 平日可以感受到光明的變化差異,早上天氣好,比較光明,到下午天上烏雲很厚時就很暗了,於此觀察到光明的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光明的變異。
謂由觀見種種明闇生滅變異。
 由於觀見到種種的光明、黑暗有生滅,有變化差異。如法國印象派畫家是現代繪畫的起點,他們觀察光影明暗的變化差異對所見景色的影響,將此觀念引入到繪畫之中。過去傳統繪畫,畫家寫生大都在室內,主要依靠室內光在物體上產生柔和的明暗變化來描繪景象,很少有人細心去研究在外光下會產生怎樣的色彩效果。印象派畫家重新定義了光與色彩的關係,這類畫家大膽地走出畫室,面對自然界豐富的光影變化進行寫生創作,依靠自己眼睛觀察光和色的關係對視覺中造成的印象,如上午看到的景色,與下午所見不一樣,可以從印象派畫作知道這是描繪春夏秋冬、乃至於朝霧清晨、星空夜晚、還是日正當中。可見由現見的觀察,專注細心的人也可以觀察到種種明闇的生滅變異。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看到這些光明的明暗生滅變化差異,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這些器世間的有為諸行,體性都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面所說。
洪十五、男女承奉變異2 荒一、徵
 第十五科男女承事變異,觀察男女承奉所有變異無常之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觀察男女承奉所有變異無常之性?
 如何觀察男女承奉所有的變異無常之性?
荒二、釋2 日一、由現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現見,由現見男女承奉所有的變異。
謂觀見彼,或衰、或盛,不久堅住。
 觀察看見種種男男女女以及彼此間的關係,有時候衰老,有時候壯盛,有時候親愛,有時候鬧蹩扭或者決裂,感情不能長久堅住。現在人離婚率很高,常常可以看到種種的變化。
日二、念無常
 第二科念無常,作念無常。
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諸行,其性無常。餘如前說。
 見到世間上的男女承奉所有的變異無常,心裡便這樣思惟憶念:有情世間、器世間的有為諸行,體性都是無常的。其餘的如前面所說。
《披》或衰或盛不久堅住者:或年衰老,是名為衰。或年壯盛,是名為盛。遷流謝滅,是名不久堅住。
 看到世間上的男男女女,或是年紀衰老,是名為衰。或是年輕壯盛是名為盛。不論是衰老或是壯盛,由於遷移流動、或者變化謝滅,是名不久堅住。
 男女互相承奉這些受用事情,都是有變化的,很快就消滅了,感情都是不可靠的。憨山大師對男女有一首醒世歌:「生前徒費心千萬,死後空餘手一雙。悲歡離合朝朝鬧,富貴窮通日日忙。勸君切莫要爭強,百千渾是戲文場。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悲歡離合朝朝鬧,男男女女在一起,常常吵來吵去的,爲了富貴貧窮顯達這些事情天天忙碌,生前白白的浪費很多的心思在那上面,死後什麽也帶不去,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
宙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十六種外事的變化差異無常之性。
如是一切外事諸行,前之六種是所攝受事,後之十種是身資具事。以要言之,當知其性皆是無常。何以故?形相轉變現可得故。
 由於這一切外事的有為諸行,前面六種是地事、園事、山事、水事、業事、庫藏事,是攝屬於有情的事情,後面十種是屬於資養有情生活資具的事情。要略而言,舉凡有情受用的、攝屬於器世間的山河大地的業事、庫藏等,及常常使用的資生具,應當了知它們的體性都是無常的。為什麼?因為它們的無常變異,現在就可以觀察到。
地三、總結
 第三科總結,整體的結語內事外事的變異行無常之性。
由如是等如前所說諸變異行現見增上作意力故,於內外事,如其所應,以變異行,觀察一切是無常性。由是因緣,於諸變異無常之性,現見不背,不由他緣,非他所引,隨念觀察,審諦決定。即由如是所說因緣,說名現見增上作意。
 作一個整體的結語。如前面所說的種種變化差異的無常遷流諸行,由現前所見增上作意的力量,由變異行會深刻了解這一切有為法是無常的,因為現前可以觀察到,由這種有力的作意親見它是無常的。於內身外事,如它所相應的,以變異行觀察一切行是無常性。由於已觀察十五種內事,十六種外事的種種變化差異現象的因緣,對於所見種種變異相狀,現前所見的都不違背無常的體性,不是由其他的因緣,也不是其他人所能引導的,而是隨自己的正念觀察,得到仔細真實的決定。即由這些所說的種種因緣,說名現見增上作意。得到世間無常的智慧,是由現見世間的變化差異的觀察而來。
亥二、滅壞行2 天一、依可現見3 地一、標應比度
 第二科滅壞行,觀察滅壞行的無常性,分二科;第一科依可現見,依止可現見的諸行,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應比度,標出依現見粗的無常當中,應當比量、推度細的無常。
即由如是現見增上作意力故,觀察變異無常性已,彼諸色行雖復現有剎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微細故,非現所得。故依現見增上作意,應正比度。
 以下還要仔細的稱量推度細的無常。細的無常沒有辦法用眼睛現量觀察到,但可以用第六意識的智慧來比度、比量,一定有細的無常,才會有粗的無常。滅壞行是更細的觀察,前面是粗的無常,變化差異,這一科要觀察細的無常。刹那的生滅無常稱作滅壞行。
 即由這種現見增上作意的力量,來觀察變異的無常體性後,這些遷流不息的色法諸行雖然本質裏現有刹那生滅的滅壞無常,由於色法的變化是很微細的,不是眼識可以直接觀察到的,因此依止現所能見粗的無常以增勝上進的作意,應該正確的比量計度思惟它刹那生滅的滅壞無常。
地二、徵釋所以2 玄一、徵
 第二科徵釋所以,提問並解釋如何比度,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比度?
 如何以比量思惟?
玄二、釋2 黃一、顯正2 宇一、剎那生滅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顯正,顯示正確的比度,又分二科;第一科剎那生滅,一切有為法是剎那生滅的。
謂彼諸行,要有剎那生滅滅壞,方可得有前後變異,非如是住得有變異。
 有情世間與器世間,這一切有為法一定有刹那生滅的滅壞,才會被觀察到有前後的變化差異相出現,前面那些是很粗的,好像感覺過一段時間才變化了,其實它刹那刹那都有變化。一切有為法生已自然滅,刹那生,刹那即滅了,並不是一直這樣安住,就像有情所執著的常住相,一直覺得它沒什麼變化,好像要很久才會變壞,不是這樣子的。
《披》非如是住得有變異者:謂若剎那有暫住義,應無前後變異可得,是故作如是說。
 若一切有為法,有刹那暫時安住義,應該不會有前後變異可得,因此這樣說。一切有為法沒有辦法刹那安住,而是刹那生、剎那滅,生已自然滅、非故新新有,才生即滅,前一法與後一法由相似因緣聚合,前後相續,相似現相,因為變化太微細,經過一段時間才被凡夫肉眼觀察到它的粗相差異。因為有刹那生滅,才會有粗的變化差異相現前。
是故諸行必定應有剎那生滅。
 所以推知諸行必定應有刹那生滅,才會有這樣的變異粗相顯現。
宇二、自然滅壞
 第二科自然滅壞,一切有為法是自然滅壞的。
彼彼眾緣和合有故,如是如是諸行得生,生已不待滅壞因緣,自然滅壞。
 緣生法的體性是由種種的眾緣和合而生,有如是的緣便有如是的有為諸行得以生起,有為諸行生起之後,不需要等待滅壞的因緣,是生已自然滅壞的。
 有為諸行因為有緣才會有,它是生無自性性,它不是本來就有、常住不變異的,是眾緣和合才有這一法現起,所以它是無自性的,是不真實的。這一切有為法,有情世間,器世間,眾緣和合就現前生起了。但是生了以後,不需要滅壞的因緣,自然就滅壞了。所以也不是真實的滅壞,它刹那生,刹那就滅了。這是它的法性如是。
黃二、簡非4 宇一、標
 第二科簡非,簡別不是的情況,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如是所有變異因緣,能令諸行轉變生起。此是變異生起因緣,非是諸行滅壞因緣。
 這一切有為法變化差異的因緣,能夠使諸行的轉變生起。由前一法、後一法這樣前後變異生起的相似、或不相似的相續,漸漸使有情世間與器世間的相貌轉變成另外一個相貌。如小孩子變成大人,若說是時間導致變壞的,不是,是時間的因緣條件使少年轉變成中年的樣貌的差異被顯現出來而被有情察覺到,這其實是少年成長的過程中,有變異生起的因緣,令少年的身心相續漸漸變異成中年的相貌,這些變異因緣不是諸行滅壞的因緣,只是令諸行剎那生剎那滅、變異生起相續的因緣。前面說的八種因緣是變異因,是指有為諸行的變化差異,不是將它滅掉的因緣。不是滅掉原來的,而是成就另一個不同相貌的因緣出現。這裡所說很符合唯識的義。
宇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爲什麽是這樣?是因為有不同的因緣參進來和合成就,另外一個現象會生起,不同的因緣會生起不同的法。
宇三、釋2 宙一、非全不生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非全不生,滅壞後不是全部滅盡的情形。
由彼諸行,與世現見滅壞因緣俱滅壞已,後不相似生起可得,非彼一切全不生起。
 由於有情世間與器世間的有為諸行,與世間現見的滅壞因緣一起滅壞,有時是水來漂溺,有時是被火焚燒,有時地震颱風,看到有為諸行好像全部都被這些滅壞因緣滅了,但是其實水火風等不是前一法的滅壞因緣,只是變異因緣,由水、火等的因緣轉變成另外一種與以前不相似的相貌生起,因為加入了新的元素,後一法與前一法不相似了。並不是這些世間現見的水火等為滅壞因緣,將這一切有為法完全滅壞了,只是有變異因緣出現,這些現見的有為法換了一個相貌,還繼續以不同的形相存在那裡。
 非彼一切完全不生起,不是,水火等不是滅壞因緣,它是下一法變異生起的因緣,不是諸行滅壞的因緣。其實原來的諸行,生已自然滅,一法生起隨即謝滅,滅不待因。
 如火燒了房子,還剩灰燼,火燒房子是灰生起的因緣。房子安住的因緣變異,灰生起的因緣出現。並不是火與木造的房子接觸,房子全部滅壞沒有了,火不是房子的滅因,火是房子的變異因緣,房子是灰燼的親因緣,加上氧氣或其他助燃物為燃燒的增上緣,房子因為燃燒而產生灰燼。火是使木造房變異的因緣,由原來的相貌漸漸燒成了灰燼。
《披》由彼諸行至全不生起者:謂世現見水所漂爛、火所焚燒、風所鼓燥為因緣故,諸行滅壞,便謂彼為滅壞因緣。然不應爾。由彼諸行前相續滅,俱時復有後相續生。譬如有物,火焚燒時,若遇水緣,火相便滅,有水相生。此即彼物火界緣闕,火自然滅,非水能滅。由是應說水為彼物後變生因,非滅壞因。若許滅壞,應無後不相似生起可得;然有可得,故不應理。顯揚頌云:非水火風滅,以俱起滅故,彼相應滅已,餘變異生因。彼長行釋其義應知。(顯揚論十四卷十六頁)
 世間的有情現見大水淹沒土地漂溺爛壞物品、大火將許多的色法焚燒、大風鼓動乾燥了許多的物質,由於水火風是變異因緣,使得這些有為法失去原來的相貌了,房子被水漂爛或被火燒,或被風所鼓燥,看起來房子被水、火、風滅壞了,世間人的知識由於有無明,智慧不夠,而說水火風是滅壞的因緣。然而不是如此,佛法裏面,唯識學主張,有為諸行的前相相續滅壞時,同時會有變異的相相續而生。譬如有木造房被火所焚燒,若遇到水的緣,乾燥的木頭被水所濕,使木難以燃燒,使得火相便息滅。這就是被燃燒物的火界相續緣不存在了:溼木緣闕,使火燃點不足而自然滅,並不是水能滅火。由此應該說水是使被燃燒物後來的變化生因,水並不是火的滅壞因。若是承許水是火的滅壞因,應該木造房滅壞就滅壞了,而沒有後相不相似的灰燼相貌生起可得;然而有灰燼可得,所以不合理。《顯揚聖教論》卷14,16頁有頌說:「非水火風滅,以俱起滅故,彼相應滅已,餘變異生因。」並非水火風是滅因,因為火滅灰生是同時的,火的相應因緣滅時,水是火滅的變異生因;由它的長行解釋其義理應該知道。所以沒有真實的滅,因沒有實生,當然也就沒有實滅了。
宙二、或全不生2 洪一、標
 第二科或全不生,滅壞後全然不生的情形,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或有諸行既滅壞已,一切生起全不可得。
 或有時候有情世間和器世間的有為諸行,滅壞了以後就完全沒有了,沒有後不相似法的生起,完全都不可得了。如壞劫時器世間滅壞後,連灰都看不到了。
洪二、釋2 荒一、舉事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舉事,舉出事例。
如煎水等,最後一切皆悉銷盡;災火焚燒器世間已,都無灰燼,乃至餘影亦不可得。彼亦因緣後後展轉漸減盡故,最後一切都無所有。
 如同在鍋中煎水等,連最後一滴水都完全消失了。器世間到了壞劫,最後有七日齊出時,地上物都會燒盡,將地面的海洋等水像用火煎一樣,蒸發到天空中,災火焚燒器世間,全部都銷盡,連須彌山、大地、堅固物也都銷毀了,連灰燼也無乃至其餘的影子也不可得。這也是由於變異的因緣,後後展轉漸減連灰燼也沒有了,到最後一切都無所有。
荒二、顯義
 第二科顯義,顯示自然滅壞的義理。
不由其火作如是事。
 不是由火將有情世間及器世間全部滅掉,是因為後法生起的因緣沒有了。玅境長老說:其實它是蒸發了,變成塵,空劫時是變成微塵在虛空當中,看起來什麽東西都沒有了。
宇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由八種變異因緣能令諸行轉變生起。
是故變異,由前所說八種因緣,令變生起,自然滅壞。
 所以這些變化差異,由前所說的八種因緣,令它的變化生起,自然滅壞。這是變異生起的因緣,不是諸行滅壞的因緣。
 有為法本身是自然滅壞,生已自然滅,不過變化差異生起有另一個諸行的相貌出現。
地三、結定無常
 第三科結定無常,結說諸行決定是無常為性。
如是比度作意力故,由滅壞行,於彼諸行剎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得決定。
 這樣經過比量作意力思惟,由滅壞行,對於諸行的一切有為法刹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得到決定的正見。
天二、於非現見4 地一、標
 第二科於非現見,於不是現見的諸行比度滅壞無常,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於如是事得決定已,復於他世非所現見諸行生起,應正比度。
 對現見事情已經得到決定的正見,因為有為諸行刹那生滅,所以有變化差異的無常顯現,有粗的變異相可現見觀察到,這種無常的正見,已經決定了,又對於來生,或者過去生,不是現前所能見的一切有為法的生起,也應該正確的比量,知道也是無常的。
地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云何比度?
 要如何比度?
地三、釋2 玄一、顯正
 第三科釋,解釋, 分二科;第一科顯正,顯出正確的比度方法。
謂諸有情現有種種差別可得。或好形色、或惡形色,或上族姓、或下族姓、或富族姓、或貧族姓,或大宗葉、或小宗葉,或長壽命、或短壽命,言或威肅、或不威肅,或性利根、或性鈍根。如是一切有情差別,定由作業有其差別,方可成立,非無作業。如是有情色類差別,定由先世善不善業造作增長種種品類。
 觀察各個有情,從外表的形色、出生的族性、言語的威肅與否、根性的利鈍,可以區分為十四種:好形色、或惡形色,或上族姓、或下族姓、或富族姓、或貧族姓,或大宗葉、或小宗葉,或長壽命、或短壽命,言或威肅、或不威肅,或性利根、或性鈍根,有種種的差別可得。
 一、好形色、惡形色:身材、容貌都是好的形色;或身形、相貌是不好的。
 二、上族姓、下族姓:富貴的人家為上族姓;卑賤的族姓為下族姓。
 三、富族性、貧族性:約財物來說有貧富不同。
 四、大宗葉、小宗葉:約家裡的人數,眷屬的數量來說,是大家族或者是小家庭。
 五、長壽命、短壽命:約壽量的長短,可知道過去的業力所致。
 六、言語威肅、言不威肅:所說的話是一言九鼎,威嚴肅穆,大眾咸信;或不威肅,所說的話大家都不相信,這是業的關係,過去所造的是正語的口業,言就威肅,若造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的口業,則會使自己言不威肅。
 七、性利根、性鈍根:歡喜栽培善根,表現出來的信進念定慧比他人利;鈍根,表現出來的反應、學習效果都比較慢,是過去的栽培比較少。
 看到這些有情的差別,一定有造業的差別,由過去所造業的不同,成為現在的差異。在有情身上觀察到的現象,每個人都可以由這七個角度來觀察,可以推理,過去生造了善業或不善業,使今生有族性貧富貴賤、大小宗葉的差異、或是利根、或是鈍根等,造作增長種種品類差別。總之,今生感得的果報,是前生業力所作。
玄二、簡非3 黃一、標
 第二科簡非,簡別不是自在變化為因,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由彼因緣,於今自體差別生起,不應自在變化為因。
 這是在破斥外道,外道認為有情的差別,是由於大自在天變化有情世間的,這裡說不是,由於了解業因緣起會知道,眾生的果報體有差別相生起,是由於自己所造的業,而不是另有一個主宰性的大自在天能夠變化出有情的差別相。這是佛為攝受外道,因此提出此問題。
黃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是什麼原因呢?
黃三、釋2 宇一、第一徵難2 宙一、徵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第一徵難,第一種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若說自在變化為因,能生諸行,此所生行為唯用彼自在為緣?為待餘緣,如是自在方能變化?
 論主難問外道:若說都是大自在天變化為因,可以生起一切有情世間或器世間諸行,所生的諸行唯是用大自在天為緣,或是還需要等待其他的因緣,使得大自在天才能作出變化?
宙二、難2 洪一、難唯自在
 第二科難,難問,分二科;第一科難唯自在,難問唯是自在天變化為緣而生諸行。
若唯用彼自在為緣,是則諸行與彼自在俱應本有,何須更生。
 若對方說只要有大自在天變化為因緣即會有諸行生起,那麼有情世間、器世間與大自在天應該本來即有,何以還需要大自在天來生它呢?這是先難問對方。
洪二、難待餘緣
 第二科難待餘緣,若除了大自在天以外,還要等待其他的因緣才能變化出諸行。
若言先有自在體性,然後行生,是則諸行不唯自在為緣生起。
 若說先有大自在天的體性,然後才能夠生出有情世間或器世間諸行,但是諸行不是只有以大自在天為單一的因緣可以生起的,這是兩邊都不能成立了。
宇二、第二徵難2 宙一、徵
 第二科第二徵難,第二種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若言自在隨其所欲、功用、祈願,方能造化,是故亦用欲為因緣,非唯自在。若爾,此欲為有因耶?為無因耶?
 若外道說不只自在為因,要隨自在天的願望、功用、祈願,才能創造變化出世間,因此也用欲為因緣,不是只有大自在天能夠獨自創造世間。若是這樣,大自在天的欲,到底是有因有還是無因有呢?
宙二、釋2 洪一、難自在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難自在,難問唯是自在天為因而生諸行。
若言有因,即用自在以為因者,此則同前所說過失,不應道理。
 若說大自在天的欲是有因的,是以大自在天為因,單一因,這種說法與前面的說法一樣有過失,不合道理。因為只有單一大自在天為因,則應該本來已有,何必需要自在天再有欲,才能夠造化?所以這種說與前面所說的道理一樣,是不合道理的。
洪二、難餘因
 第二科難餘因,難問除了大自在天還有其餘的因能生諸行。
若言此欲更有餘因,是則如欲,功用、祈願離自在外,餘法為因。如是亦應一切諸行皆用餘法以為其因,何須妄計無用自在。
 若說大自在天的欲更有其餘的因,則於大自在天自己的欲、功用、祈願等離大自在外,更需其餘的法為因才能造出世間的,也就是說,離大自在天以外,是別的法為因緣生起這一切有為法的。如果是這樣,其他的有為法也可以比量推理得知是別的法為因緣生起,何必虛妄執著大自在天是生起世間的單一原因?何必虛妄執著這無用的大自在天為諸法生因?這即是將外道所說「一切法是大自在天所創造」的邪見破除了。
地四、結
 第四科結,結說由比度作意力於不現見的他世諸行生起非大自在天為因的決定智慧。
由如是等比度增上作意力故,於有他世諸行生起獲得決定。
 由於經過比量思惟增勝上進的作意力,對於未來世的諸行生起,能獲得決定的定解。
 從今生推理到是由過去生的業所生,於來生的有為法,可推理由這一生造業,必定還有來生,來生的有為法還會生起,於此可獲得決定的正見。
《披》不應自在變化為因等者:有尋有伺地中亦有此文。(陵本七卷四頁485)彼說自在能生世間,此說能生諸行,是其差別,然義無異。彼說:若時有大自在,是時則有出生;若時有出生,是時則有大自在;而言出生用大自在為因者,不應道理。即此所說諸行與彼自在俱應本有,何須更生。
 這是破外道邪執,在〈有尋有伺地〉卷7,195頁那裡也有這一段文。那段文說外道主張大自在天能夠出生此世間,這裡說能生諸行,前面說過,諸行即是有情世間與器世間,所用的文句不同,但所表達的義理是沒有差別的。在卷7說:如果有大自在天在的時候,即應該有世間萬物的出生;如果有世間萬物出生出來,那時即有大自在天,因為世間跟大自在天都是一樣,本來就有,常住不變的。這樣說則世間跟大自在天應該平等,常住不變的,怎麼還說生出世間,而你們卻說世間出生是以大自在天為因,這樣是不合道理的。因果必是相稱,若大自在天體本來常有的,世間出生也應該是這樣,可是你們又說大自在天能夠生出世間,這樣就不合道理、不能成立。這裡說還有其他的緣,那大自在天也是沒有用的。這是約二方面來破斥外道的說法。不論單一因,或其他的緣,都不能成立大自在天生出世間的說法。
戌二、總結
 第二科總結,整體的結語。
如是略由三種增上作意力故,尋思觀察內外諸行是無常性。謂淨信增上作意力故,現見增上作意力故,比度增上作意力故。
 由這些所說的,要略由三種增上作意力為依,來尋思觀察內事外事諸行是無常性的。三種增上作意力包括對於至教量的淨信增上作意力、由現量的現見增上作意力、及比量的比度增上作意力。
 這裡是由證成道理來觀察一切法是無常的。在《阿含經》裏面說諸行無常,在很多的經都說無常的。行者依對聖教量的清淨信心增上作意力而有無常的正見;依現見觀察內事外事的變化差異,能現量親自的體驗到諸行是無常的;依比量推理有粗的無常一定有細的生滅,能得到一切法是刹那生滅的正見;因此依止這三量證成道理,證明成就諸行無常的真理是真實的,這樣思惟絕對沒有錯的。無常是一種藥,藥吃完了,藥也不可得了,也不能再將它放在心裡。依這三種量,可以栽培出無常的正見。以無常行,變異滅壞二行,來觀察無常行。這是二種行。一種是生滅的無常,刹那生滅的,一種是粗的,變化差異的無常性。
酉二、別離行2 戌一、結前生後
 第二科別離行,由別離行觀察無常性,分二科;第一科結前生後,結束前文,生起後文。
於前所舉能隨順修無常五行,已辯變異、滅壞二行。云何復由別離行故觀無常性?
 由前面已經舉出種種的例子,包括內事十五種、外事十六種,能夠隨順修無常的五種行,已經分別變異及滅壞這二種行。接下來如何由第三種別離行來觀察無常的體性?
戌二、標釋二種3 亥一、標
 第二科標釋二種,標出及解釋觀察內身與外事二種別離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謂依內外二種別離,應知諸行是無常性。
 依內事與外事二種別離,應該知道這一切有為法是無常的。有情世間及器世間是無常的。
亥二、釋2 天一、依內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依內,依內事別離行觀察無常。
依內別離無常性者,謂如有一,先為他主,非奴、非使,能自受用,能驅役他作諸事業;彼於後時退失主性,非奴使性,轉得他奴及所使性。於主性等,名為別離無常之性。
 依內事的別離無常性方面,例如有一位有情,先是其他有情的主人,不是奴婢,也不是被他人所役使的人,自己能夠作主的,可以驅策役使他人替自己作種種的事;但是後來因為一切有為法的無常體性,退失自己能作主的條件,不再是驅策役使他人為奴的役使性,轉為需要去替他人工作,當他人的奴隸,或被他人所差使。對於自能作主性的轉易變化,名為別離無常之性。
天二、依外
 第二科依外,依外事別離行觀察無常。
依外別離無常性者,謂現前有資生財寶,先未變異,未為別離無常滅壞;後時為王、盜賊、非愛,及共財等之所劫奪,或由惡作加行失壞,
 依外事的別離無常性方面,是指如有一人現在有很多的資生財寶,過去到現在一直還沒有變化差異,沒有被別離無常性所滅壞;後來被國王或藉徵稅的手段剝奪,或是被盜賊、怨敵不可愛的人、或與己共有財產者所搶劫剝奪,或被水火風等天災導致喪失破壞,或是由於過去的惡業現前,惡作加行而失壞。其實以上總總令資生財寶無常失壞的因緣,都是由自業所作。
《披》或由惡作加行失壞者:此中惡作,謂宿所作業。加行,謂現非理作業方便。由二差別,說彼失壞。如前於食知量中已說此義。(陵本二十三卷九頁1969
 這裡所說的惡作,是指過去所造的惡業,現在果相現前;過去可能奪人財物,現在因緣成熟,感得財物失壞的果。加行是現緣,現在不合道理的行動方法使令自己失壞財物。由這二種差別,說此人將財物失壞了。
 在前面的於食知量裏面,卷23,816頁起,已經說過這種道理,這是由別離行來觀察無常。別離行也是一種變異行,不過這是特別在說明所擁有的財物與自己分開的別離性,來觀察它的無常。
或方便求而不能得。
 或是以方法追求而不能得。
 或是本來做這種生意很賺錢,由於因緣轉變,大家不需要了,譬如某健身房,是有錢時大家才會去使用,經濟不好沒有錢則不大去的。又如照相底片,當數位相機出現了,底片的需求性也沒有了,因此現在要用這種方法來賺錢是不能了。
亥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由別離行了知內外事無常性。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由別離行知無常性。
 由這些內外事的別離等類,應知是名由別離行了知無常性。
酉三、法性行3 戌一、徵
 第三科法性行,由法性行觀察無常性,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復由法性行故觀無常性?
 什麼是由法性行來觀無常性?法性是法的體性,主要是觀未來,法性是無常,將來一定會無常,現在雖然沒看到,但未來一定是的,這是法性。
戌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即所有變異無常、滅壞無常、別離無常,於現在世猶未合會,於未來世當有法性。如實通達如是諸行,於未來世當有法性。
 由法性行來觀無常性,是指包括所有的變異無常、滅壞無常、別離無常,假如於現在世尚未合會,於未來世一定會有這些無常法性。能夠如其真實的通達一切有為法的諸行,於未來世將會有無常的法性。
 雖然現在看不到未來,但是由現在可以推測到將來,必定無常。由所有前面所說種種內事、外事的變化差異,知道這一切法是刹那生滅無常的,雖然眼前還都看不到這些明顯的變化,可是將來一定會有的。看到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了知很快會輪到自己,心裡非常的焦慮,將來終歸一死。知道無常,每個人都是一樣老病死,「老病死」的法性是留在世間的,法性是如此,於現在能通達這一切有為法於將來無常的法性。
戌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由法性行了知無常性。
如是等類,名為通達法性無常。
 對這些種種現象的了知,名為通達法性無常。過去、未來、現在,三世一切法都是無常的。
《披》於未來世當有法性者:謂未來世變異無常、滅壞無常、別離無常定當得有,終不超越如是法性故。
 未來世的變異無常、滅壞無常、及別離無常將來一定會有的,終究不會超越這種法性。
酉四、合會行3 戌一、徵
 第四科合會行,由合會行觀察無常性,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復由合會行故觀無常性?
 如何由合會行來觀無常性?
戌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即如是變異無常、滅壞無常、別離無常,於現在世合會現前。如實通達如是諸行,於現在世現前合會。
 前面約未來,約法性,說將來一定會有這些無常。這是約現在來觀察,也有經歷變異,也有滅壞無常,也有別離無常,這三種無常已經聚集了,合會現前,所以能夠如實的體會到諸行無常的道理。也可以觀過去到過去、過去到現在,比量推求過去也是無常的,因為法性如此,所以過去現在未來都是無常的。
戌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由合會行了知無常性。
如是等類,名為通達合會無常。
 如是由通達去今來的變異、滅壞、及別離無常性的合會,名為通達合會無常。
申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五種行獲得諸行無常的決定智慧。
彼於如是內外諸行五無常性,由五種行,如其所應,作意修習、多修習故,獲得決定。
 行者依止未到地定,或是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或四空定,在內心裏依止聖教量、比量、現量觀察內事外事,這一切諸行,有情世間、器世間,五種無常的體性。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與合會行,這五種行,如所相應的無常性,要這樣增上作意修習、多修習故,獲得決定,才會有無常的正見。世間人雖也知道無常,但是沒有決定的無常正見,是因為沒有常常作意修習、多多修習的緣故。這是約無常行來觀察苦諦。
未二、苦行攝3 申一、標
 第二科苦行攝,解釋苦行所攝的了相作意,三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由無常行趣入苦行。
如是由證成道理及修增上故,於無常行得決定已,從此無間趣入苦行。
 如此由依止至教量、現量、比量所得的證成道理,及多修習的增勝上進力,對於諸行是無常的正見得到決定忍可的勝解,從此無有間斷能趣入苦行。可見思惟苦諦時是很周延的,是經由觀察思惟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得到決定的勝解。
申二、釋3 酉一、別釋三行3 戌一、不可愛行2 亥一、釋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別釋三行,各別解釋三種行,又分三科;第一科不可愛行,由觀察不可愛行悟入諸行是苦,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作是思惟:如是諸行皆是無常;是無常故,決定應是有生法性;如是諸行既是生法,即有生苦;既有生苦,當知亦有老病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
 行者作如此思惟:這一切有為諸行都是無常;由於是無常的緣故,決定應該是有生的法性;這一切有為法是如幻如化的緣生法,原來沒有,因緣和合則出現了,稱作生。與有為法相對的無為法,是無生。這些內外有為諸行既是生法,是無自性空的,是無常的法性,有生就會有生苦,有老病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由如此觀察到諸行有這八種苦。苦的來源是有生,生的來源是由於有業,業的來源是由於有煩惱,這是惑業苦。苦行的道理。
亥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不可愛行趣入苦行。
如是且由不可愛行趣入苦行。
 這些生苦、老病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都是不可愛的,都是有情不想要的、不愛著的境界,如是觀察能由不可愛行趣入苦行。
 因為是有生,這一切有為法的果報現前,應一定有生老病死等的苦,這些不可愛的境界出現,所以說世間是苦。
戌二、結縛行3 亥一、標
 第二科結縛行,由觀察結縛行悟入諸行是苦,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來。
 結是煩惱,縛也是煩惱。結是和合苦,能夠將煩惱與苦結合在一起名結。有情都希望好的境界出現,興盛事能長久,但是都是無常的境界出現,所以很苦是不可愛的。結縛行,有煩惱就能夠與苦合在一起,有煩惱會生出身心的憂苦,而且會將有情來生帶到五趣裏面去輪迴,使所受的種種苦又合在一起。在〈攝異門分〉卷84,2522頁起,特別解釋結是能和合,包括:所結事、能結事、罪過事、等流事、趣向事的五種事,及能自損、損他、俱損,生現罪、後罪、現後俱罪的罪過;生現憂苦及當來惡趣的憂苦,解釋得很仔細。煩惱與哪五事結合在一起,隨時令有情生苦?
 一、所結事,煩惱使有情與所緣境結合在一起,不能棄捨對所緣境的執著,由此所結事生起煩惱。
 二、能結事,有一種煩惱就會引發其他的煩惱,它能夠結合其他的結。如有愛結,當不順時會有恚結,可能還會有嫉妒或其他的結。第一種是與所緣境結合在一起,第二種是與其他的煩惱結合在一起。有一種煩惱會導致很多的煩惱產生。
 三、罪過事,有煩惱會促使罪過事情產生,會造業,領受身心的憂愁苦惱。
 四、等流事,煩惱有等流性,例如常常生氣的人,由於瞋煩惱的熏習,遇到不可意境會生氣,由此使瞋煩惱更强大,這是煩惱等流的現行。
 五、趣向事,煩惱能結合有情來生到三界五趣裏面去。結合來生,又有另外苦惱的果報出現,所以結的影響很大。
 煩惱能和合苦,使有情與所緣境和合在一起,或與其他的煩惱和合在一起,使有情與罪過和合在一起,使有情與等流習性和合在一起,使有情與生死輪迴和合在一起,這是煩惱的功用。約能和合苦來說,這些都是苦,所以名結。縛,也是煩惱的別名。其實縛也是煩惱。縛會像繩子綁住有情,令有情於善行不隨所欲。有煩惱時是沒辦法修善法的。例如於煮飯時一邊起煩惱,這一頓飯可能會有毒了。有煩惱時繫縛有情令於善行不隨所欲,所以有煩惱是很苦的。
如是復於有漏、有取、能順樂受一切蘊中,由結縛行趣入苦行。
 有情對有煩惱流漏、有煩惱取著的、能隨順產生樂受的五蘊當中,由結縛行趣入苦行。
 愛著樂受,會有種種的煩惱出現,會由壞苦而趣入苦行。由樂受變壞會成為一種苦,所以說由結縛行趣入苦行。
亥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爲什麽這麼說?
亥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以於愛等結處生愛等結,於貪等縛處生貪等縛,便能招集生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純大苦蘊。
 由於在愛等結處,會生起愛等結。結有九種:愛、恚、慢、無明、見、取、疑、嫉、慳,都是屬於煩惱,這些煩惱會生出愛等結,會和合苦。如於貪等能繫縛處會生起貪等繫縛,貪瞋癡會繫縛有情,在繫縛處生起煩惱,生出愛等結。處,也可以說境界,在貪等縛處,由貪瞋癡生起的地方,依止色受想行識,生出貪瞋癡等縛的煩惱。因為有煩惱就會造業,造業將來會招集生老病死愁憂悲苦,一切擾惱純大苦蘊,由煩惱會使有情再感得一個苦果,就會趣入苦行。
《披》以於愛等結處等者:結有九種,謂愛結、恚結、慢結、無明結、見結、取結、疑結、嫉結、慳結。縛有三種,謂貪瞋癡。當知此中,能和合苦,故名為結。令於善行不隨所欲,故名為縛。義如有尋有伺地說。(陵本八卷六頁563)由是說能招集生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純大苦蘊。
 結有九種,可分成愛結、恚結、慢結、無明結、見結、取結、疑結、嫉結、慳結九種。煩惱可以分成十種,也可以分成八種、七種、六種、五種、四種、三種、一種,廣說可以分成126種,有很多種的分類,現在分成九種。縛有貪瞋癡三種,繫縛也是煩惱,這是約根本煩惱來說的。結,是能夠與苦結合在一起。有貪瞋癡的煩惱,使有情對善法功德,不隨所欲,不能隨順想修的功德而修,貪瞋癡會障礙修行所以名縛。在〈有尋有伺地〉卷8,232頁裏面對煩惱有各種面向的解釋。有了煩惱,會招集生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純大苦蘊。有煩惱會造業,造業會感果,感果使所有的苦都聚集在一起。因此思惟結縛行,可以趣入苦行。
戌三、不安隱行3 亥一、標
 第三科不安穩行,由觀察不安穩行悟入諸行是苦行,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如是復於有漏、有取、順非苦樂一切蘊中,由不安隱行趣入苦行。
 如是由諸結、諸縛,於有煩惱流漏、有煩惱的取著、隨順非苦樂受的一切五蘊中,由煩惱種子未斷的不安穩行而趣入苦行。即使修到第四靜慮以上都是捨受相應,還是不安穩的,因為還有苦受、樂受的種子在裏面沒有斷除。
亥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爲什麽如此說?
亥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有漏、有取、順非苦樂一切諸蘊,麤重俱行苦、樂種子之所隨逐,苦苦、壞苦不解脫故,一切皆是無常滅法。
 有煩惱流漏、有取著的、隨順非苦樂受的一切五蘊,這裡面有麤重俱行的苦種子、樂種子之所隨逐。五蘊雖然暫時沒有苦、樂受,裏面還有很多愛見煩惱的種子、還有苦受、樂受的種子所隨逐。種種由生苦而來的苦苦固然是苦,隨順樂受的境界出現,會感覺快樂,這是壞苦,這也是一種苦,苦苦、壞苦都不能解脫,所以諸行還是苦,還是無常的滅法,終究要遇到苦苦或是壞苦。
《披》有漏有取順非苦樂一切諸蘊等者:佛世尊說:略五取蘊皆名為苦。義顯諸蘊是行苦性。以此諸蘊從後有業煩惱所生,是故說言有漏、有取。與不苦不樂受相應俱有,是故說言順非苦樂。此麤重性,遍行一切若樂受中、若苦受中、若不苦不樂受中,是故說言麤重俱行。若於不苦不樂受中,不能了知一切唯苦,於其所生苦受、樂受生不捨思,起不捨行,故為苦、樂種子之所隨逐,由是說言苦苦、壞苦不得解脫。依此義故,佛世尊說:應觀不苦不樂受性是無常有壞滅法。謂已滅者即是無常,其未滅者是滅壞法。如攝異門分說。(陵本八十三卷十五頁6322
 佛世尊說:要略而說五取蘊皆名為苦。義理顯示色受想行識諸蘊是行苦性。有情的身心因為有煩惱、有取著,所以是苦,這是顯示色受想行識諸蘊是遷流不息的行苦性。若阿羅漢於後世是無五取蘊,是沒有取著的,已無行苦性。以此五蘊是從後有業及煩惱所生,所以說有煩惱流漏、有煩惱取著,有取決定要去造業,有取則會有「有」。五蘊沒有樂受苦受時,有不苦不樂受相應,所以說順非苦樂。這些煩惱種子的麤重性、業的麤重性,普遍的活動在一切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時,其實一切時處,五蘊都有麤重愛見煩惱的種子俱行活動。
 若在不苦不樂受當中,不能明白五蘊等一切都是苦的,對於所生的苦受、樂受生起不捨思,乃至於動身發語,生起不捨行,因為被苦、樂種子所隨逐,由此說苦苦,壞苦不能解脫。
 依此義理,佛世尊說,應觀察不苦不樂受,它的體性是無常的、是有壞滅法。已經滅壞了的是無常的,未滅的是滅壞法。它的法性現在雖然還沒有滅,將來一定要滅。在〈攝異門分〉卷83,2501頁裏面說到,不苦不樂受也是無常的,名滅壞法,因為苦受與樂受還沒有棄捨,苦、樂受是不相離的,只是還在種子位,還有這二種受所隨逐,它也是苦的,由思惟五蘊的無常行也是可以趣入苦行。五蘊除了它自己的行苦,將來也是趣入苦苦、壞苦。
 觀察無常行、苦行,即是觀察苦諦。由十種行來觀察苦諦,能夠隨順悟入苦諦四行。說到第二科苦行攝。苦行有三種:
 一、不可愛行,是苦苦。
 二、結縛行,是壞苦,壞苦時可能會有結縛行。
 三、不安穩行,是不苦不樂受相應時,也是不安穩的,因為裏面隱藏了苦、樂的種子。
 行者若沒有認識到不苦不樂受的體性也是苦的,對樂受或苦受,或不苦不樂受,產生執著,還是會有苦、樂種子之所隨逐。終究還是苦的。
酉二、別配三苦3 戌一、壞苦
 第二科別配三苦,將三種行各別配合三種苦,分三科;第一科壞苦,由結縛行趣入壞苦。
如是行者,於能隨順樂受諸行及樂受中,由結縛行趣入壞苦。
 行者之前的基礎是修七作意。成就了未到地定以上的定,或是根本定,或是四空定,接下來修四聖諦。修了相作意,先了知無常行,再了知苦行。在苦行當中,能夠認識,能夠隨順樂受諸行,六根與六塵是隨順生起樂受的,六根與六塵接觸引發六識,六識會有所覺受。於樂受當中由結縛行,這時心裡可能會有貪愛的煩惱,或是其他的煩惱產生而趣入壞苦。前面說過,有九結,有愛結或者貪瞋癡等結的結縛行,行者心生煩惱,使心變壞,名壞苦,所以說由結縛行趣入壞苦。
戌二、苦苦
 第二科苦苦,由不可愛行趣入苦苦。
於能隨順苦受諸行及苦受中,由不可愛行趣入苦苦。
 行者的六根接觸到隨順產生苦受的六塵,六根與六塵接觸引發六識而生起苦受,苦受出現時,是很不可愛的,這時會趣入苦苦。苦受出現的時候會有苦苦。
戌三、行苦
 第三科行苦,由不安隱行趣入行苦。
於能隨順不苦不樂受諸行及不苦不樂受中,由不安隱行趣入行苦。
 行者於能隨順不苦不樂受的五蘊諸行及於不苦不樂受中,乃至得到禪定,第四靜慮以上,都是不苦不樂受相應的,由於阿賴耶識裏面的愛見種子尚未斷除,還是不安穩的,勢必會再碰到壞苦或者是苦苦,還是無常的,所以觀察第一、不苦不樂受是無常的,第二、苦、樂種子尚未斷除,因此由不安穩行趣入行苦。
酉三、結說三受
 第三科結說三受,結說三受是苦。
如是由結縛行、不可愛行、不安隱行增上力故,於三受中作如是說:諸所有受皆悉是苦。
 所以由結縛行在樂受相應時,可能會有煩惱;苦受相應時是不可愛行;不苦不樂受相應時是不安穩行;由這三種行的增上力故,對於三受會有深刻的體驗,了知樂受是壞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樂受是行苦,所以於三受中作如是說:諸所有受皆悉是苦。
 諸受皆悉是苦,是聖人才知道的境界,佛菩薩教導佛弟子們要如是觀,要作這樣的觀察。如果不知道苦,應不會想出離,可見觀苦是得道很好的因緣,要由觀察苦,才能夠瞭解苦諦。
申三、結
 第三科結,結說由無常行趣入苦行。
如是名為由無常行作意為先,趣入苦行。
 如是先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行這五種相觀察內事、外事無常,接著由不可愛行、結縛行、不安穩行三種相,觀察內事、外事是苦,名為由無常行作意為先,趣入苦行。
《披》諸所有受皆悉是苦者:攝異門分說:謂諸樂受,變壞故苦;一切苦受,生住故苦;非苦樂受,體是無常滅壞法故,說之為苦。乃至廣說。(陵本八十三卷十五頁6320)其義應知。
 在〈攝異門分〉卷83,2501頁裏面提到,所有的樂受出現時是快樂的,但變壞時是苦,由前面觀察到的一切有為諸行的無常性,知道樂受終將變壞,所以說樂受是壞苦。一切苦受,出現時及存在的時候很苦,所以說是苦苦;不苦不樂受的體性是無常滅壞法故,它也一定是要滅壞的,所以說是行苦。乃至是指省略之詞,詳細說不苦不樂受還有苦受、樂受之所隨逐,種子尚未斷除,必然還會有壞苦或者苦苦。如〈攝異門分〉卷83,2501頁所說,其中的義理應可了知。
 在印順法師的《空之探究》一書說佛在《阿含經》指出,同樣是修五蘊是空、無我、無我所,與聖道的空三昧相應,有些人則與靜慮相應證入空定。爲什麽會這樣?這是因為行者由觀慧證入心一境性時,若於受生起不捨思,執著與定相應的捨受,則還是在三界裏面,便會證入空定,若不執著則與聖道的空三昧相應。
未三、空行攝2 申一、釋2 酉一、舉有所得
 第三科空行攝,解釋空行所攝的了相作意,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有所得,舉出諸行唯有假名安立可得。
復作是念:我於今者,唯有諸根、唯有境界、唯有從彼所生諸受、唯有其心、唯有假名我我所法、唯有其見、唯有假立,此中可得,除此更無若過若增。
 行者還要繼續思惟觀察,作這樣的憶念:我現在只有六根;只有色聲香味觸法六境;只有從彼六根接觸六境產生苦、樂、不苦不樂三種不同的感受;只有這一念心,六根接觸六境發起六識,只是因緣所生的心識,這念心識並不是我;只有假名安立的我、我所的法,我所擁有的色聲香味觸,眼耳鼻舌身的法也都是假名安立的;只有種種的見,在根塵識生出來的六受當中,生起種種的見,包括薩迦耶見、見取見、戒禁取見、邊執見、邪見等,這些都是錯誤的思想;只有假立的我、我所可得,就是這些法,惑業苦的流轉,六根接觸六塵產生六受,這裡面並沒有所執著的我、或是我所,一切唯有方便假安立可得。除了這些再沒有超過或增加的。
酉二、明無所得
 第二科明無所得,說明於諸行中無有常恆、堅住、主宰可得。
如是唯有諸蘊可得。於諸蘊中,無有常恆、堅住、主宰,或說為我,或說有情,或復於此說為生者、老者、病者及以死者,或復說彼能造諸業、能受種種果及異熟。由是諸行皆悉是空,無有我故。
 如是只有色受想行識五蘊可得。在色受想行識五蘊當中,沒有一個常恆住、堅住不變異、有主宰性的,或說為我,或說有情;或在此五蘊上說為生者、老者、病者及死者;或又說為能造業的作者,及來生能受種種果及異熟果報的受者。五蘊本身,不是我、我所有,也不是生者、老者、病者、死者,也不是作者、受者。如是有為法都是空的,裏面並沒有住著一個有情所執著的我。
申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無所得行趣入空行。
如是名為由無所得行趣入空行。
 行者觀察,在五蘊當中並沒有住著一個我,或是有情,沒有我、人、眾生、壽者,沒有這些有情所執著的,有主宰性的、常恆住、不變異的我,這樣觀察名為由無所得行趣入空行。這時行者的心與空行相應。空是此中無有彼物,在此諸蘊當中沒有我,名空。
《披》由是諸行皆悉是空者:唯依諸蘊假說我等有種種相,當知此種種相唯是諸行,除此別無我等自相可得,是故說言皆悉是空。
 唯是依止諸蘊,假說我等有種種的相,如我是胖的,你是瘦的,這是地大或水大或火大增勝等,這只是色法種種的變化,應該知道這些種種相唯是諸行。在身心的有為諸行裏面並沒有我等的自相可得,所以說它是空。諸行裏面並沒有有情所執著的我,因此說由無所得行悟入空。
未四、無我行攝2 申一、釋
 第四科無我行攝,解釋無我行所攝的了相作意,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復作是念:所有諸行與其自相,及無常相、苦相相應。彼亦一切從緣生故,不得自在;不自在故,皆非是我。
 對於無我行,又作這樣思惟憶念:所有的五蘊諸行,這一切有為法與它的自相,及無常相、苦相是相應的。這一切有為諸行,於蘊裏或蘊外,都沒有具有主宰性的我,六根六塵六識都是從因緣所生的,都是不自在的;不自在的緣故,都不是我。
 此處特別強調不自在性,由不自在行趣入無我行。空與無我都是說無我義,沒有所執著的常恒住、不變異、有主宰性的我。
申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不自在行趣入無我行。
如是名為由不自在行入無我行。
 如是思惟五蘊諸行不自在故無我,名由不自在行入無我行。由蘊的本身來觀察,都是無常相、苦相相應,也是從緣所生不自在的,瞭解五蘊是無我的,因此可以悟入無我行。
巳二、覺了四諦3 午一、現不現見別2 未一、於現見蘊2 申一、釋4 酉一、苦諦相3 戌一、標
 第二科覺了四諦,依了相作意覺悟明了苦集滅道四聖諦的道理,分三科;第一科現不現見別,修四聖諦,依現不現見諸蘊差別覺了四諦,又分二科;第一科於現見蘊,於現見五蘊覺了四諦,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四科;第一科苦諦相,於現見五蘊覺了苦諦的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如是行者,以其十行攝於四行,復以四行了苦諦相。
 如是行者在奢摩他裏以十種行可以收攝歸納成無常、苦、空、無我四種行:
 一、由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行五種行,觀察色受想行識是無常的;
 二、由觀察苦受是不可愛行、樂受是結縛行、不苦不樂受是不安穩行,由三種行觀察三受是苦,悟入苦行;
 三、由觀察色受想行識裏面沒有我可得,而悟入空行;
 四、由觀察色受想行識本身是因緣所生,是不自在的,而悟入無我行;
 再以無常、苦、空、無我四行來通達苦諦的相貌,苦的真實相。色受想行識真實是苦。
戌二、配4 亥一、無常行
 第二科配,以十行配四行,分四科;第一科無常行,以無常行配五行。
謂無常行五行所攝。一、變異行,二、滅壞行,三、別離行,四、法性行,五、合會行。
 無常行由五行所攝。
 一、變異行,觀察有情的內身事、外面的境界事,人與器世間、人與其他有情接觸的境界是有變化、有差異的,由此可以悟入無常。
 二、滅壞行,一切法有粗的變異,表示有細的生滅,刹那生滅稱作滅壞行,由滅壞行也可以悟入無常行。
 三、別離行,觀察自己似乎可以做主的,後來又不能做主,或觀察本來是自己擁有的財物、資生具,後來財物又離散了,從種種的主宰權,或是財物所有權等事物的遠離能悟入無常行。
 四、法性行,觀察每個人,自己及其他有情都是一樣,或器世間,現在是無常的,將來也必定是無常的,是法性行。
 五、合會行,既然有無常的五蘊出現,必然會與變異行、滅壞行、別離行、法性行合會,現在就有苦了。現在的當下,能一直在體會到變異行,有情一定有色身,身心也有刹那生滅。凡夫常常與很多的善法、惡法別離,將來也一定是無常的,這是合會行。合會行是說苦,現在已經出現在有情的身心上。
 由這五種行,行者在奢摩他裏作這樣的觀察,能悟入無常行。
亥二、苦行
 第二科苦行,以苦行配三行。
苦行三行所攝。一、結縛行,二、不可愛行,三、不安隱行。
 苦行由三行所攝,由三行觀察有情的感受。
 一、結縛行,有樂受出現時可能會有愛,或其他的貪,由貪著樂受而有結縛行,種種的煩惱出現,樂受過了會有壞苦。樂受本身也會引起種種的煩惱,所以它也是屬於結縛行,也是壞苦。
 二、不可愛行,苦的境界出現時是不可愛的,沒有人喜歡苦,因此苦的出現是苦苦,是不可愛行,由不可愛行悟入苦苦。
 三、不安穩行,有情的色受想行識有時是不苦不樂受相應的,裏面隱藏了苦苦與壞苦,因為愛見煩惱種子沒有斷除,必定會苦,所以也不安穩。即使得到禪定,四禪以上都是捨受,卻不安穩,因為煩惱種子沒有連根拔起,春風吹又生。
 由這三種行,觀察到諸受是苦,這是悟入苦行。
亥三、空行
 第三科空行,以空行配無所得行。
空行一行所攝。謂無所得行。
 空行僅由一行所攝,即是無所得行。
 觀察色受想行識裏面是無我、無我所,裏面沒有所執著的生者、老者、病者、死者。若說生病了,誰生病了,沒有人生病,只是諸行產生了變化而已。也沒有能造諸業,沒有能受果報的我,沒有作者、受者,這是有情假安立的,根本沒有一個有主宰性的有情,住在色受想行識裏面,此中無有彼物,在色受想行識裏面,或離色受想行識都是沒有我的,這是由無所得行悟入空行。
亥四、無我行
 第四科無我行,以無我行配不自在行。
無我行一行所攝。謂不自在行。
 無我行也是由一行所攝,是不自在行。
 依色受想行識假安立我,色受想行識本身也是無常,也是苦相相應,從因緣所生,是不自在的,例如想要讓它健康,它就是不健康,想要讓它不要生病、心裡不要煩惱,可是境界風一吹還是忍不住會煩惱,它的反應即是這樣,是非常的不自在,由不自在行悟入無我,自己不能主宰。這是觀待由因緣產生種種的諸行、諸受,受因緣變化制約,不得自在,所以無我。
戌三、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十行悟入苦諦四行。
彼由十行悟入四行。
 由以上十種行,能體悟到無常、苦、空、無我,體悟到這四種道理即能悟入苦諦。這是約苦諦的相貌,苦真實是苦,看到色身無常,內身外事都是無常的;所有的感受,不論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都是苦的;在生命體裏面也沒有所執著的我,我是誰,雖然給它一個名字,只是代號,區別一下而已,就像是此椅子,與那椅子,給它一個名字是一號椅子,二號椅子,其實都不是有主宰性的,都是因緣所生的;因緣所生的五蘊也是不自在的,也是無我的。如此觀察,行者就能由這十行悟入苦諦四行。
酉二、集諦相2 戌一、標
 第二科集諦相,於現見五蘊覺了集諦相,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復由四行,於苦諦相正覺了已,次復觀察如是苦諦,何因?何集?何起?何緣?由斷彼故,苦亦隨斷。如是即以集諦四行了集諦相。
 又由無常、苦、空、無我四種行,於苦諦相正確的覺悟了知後,其次又觀察這樣的苦諦,是由何種因而來?如何招集?如何生起?何種緣所引生?只要將這些因緣斷除了,苦就斷了。苦諦是果,果必有因,要從因下手,斷除引起苦果的因,苦就隨斷了。因此必須要繼續思惟集諦的因、集、起、緣四種行相,來通達集諦的相貌。
戌二、釋3 亥一、第一義4 天一、名因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第一義,依第一種道理覺了集諦相,又分四科;第一科名因,愛能植眾苦種子說名為因。
謂了知愛能引苦故,說名為因。
 行者直接思惟苦到底從哪裡來時,觀察由於有貪愛的煩惱,必能引生苦果,故愛對望苦果而言總說為因。例如現在於順樂受境中生起愛煩惱,立即熏成愛種子,這愛種子能令當來生等種子於阿賴耶識中增長。此愛種子對望此生等種子,能引發生有故,名為因。
 有愛皆苦,愛是產生苦果的原因,如果不愛著自己的身心、名譽、感受,則不會有很多苦;若有貪愛必會造業,由造業能招集更多的苦果。由於愛能培植眾苦的種子能夠引發苦,說名為因。
天二、名集
 第二科名集,愛能潤種令苦果生,是名為集。
既引苦已,復能招集令其生故,說名為集。
 由愛引生苦果的種子已後,愛的力量加強就會取著,由愛取能滋潤行支、識支、名色支、六入支、觸支乃至受支等轉成有支,由有支集聚能生當來五蘊的苦果。
 愛能展轉集聚將來的苦果,約它有集聚將來生命的力量說名為集。
天三、名起
 第三科名起,愛既潤種已,令有情於五趣差別生起,是名為起。
既生苦已,令彼起故,說名為起。
 由於以愛引苦,愛的種子又能夠招集行等轉成「有」令苦種成熟,又能令將來的苦果生起,有力量產生後有,說名為起。
 於這一期生命果報體將要結束時,有強烈的我愛現行,想到自己快要死了,這時對生命體生起非常執著的自體愛,以名言種子為親因緣,以業種子為增上緣,由自體愛取為滋潤助力,能滋潤業種子與名言種子現行為果,因而本有滅,中有生。等到命終時中有生起,依著業力到五趣受生,生起下一期生命的果報體,說名為起。
 總之,愛既熏種已能令生等苦種起現行,故名起。
天四、名緣
 第四科名緣,愛依苦果又能與當來諸苦為引發緣,是名為緣。
復於當來諸苦種子能攝受故,次第招引諸苦集故,說名為緣。
 如前所說愛能引發當來苦種;能集聚行等六法種子轉成為有,令苦種成熟;能令苦種生起現行;又能於當來各種苦種能攝受熏習增長故,能令未來生老病死等苦次第生起,換句話說愛能使新的果報體生起,於果報體上次第招引生老病死等各種苦的集聚,是生起眾苦的緣,因此說名為緣。
《披》謂了知愛能引苦故至說名為緣者:謂愛能植眾苦種子,是名為因。既植種已,復能相續潤彼令生,是名為集。種既潤已,令於五趣差別生起,是名為起。既生起已,復與當來諸苦為引發緣,是名為緣。
 苦從哪裡來的?因為有愛。世間人都說要愛,沒有愛活不下去。由此就知道愛是滋潤世間有情最主要的因。愛能引苦,能夠栽種眾多苦果的種子,使有情苦惱,是名為因。種子是一種功能性,愛水是生苦的好肥料,愛能夠相續滋潤苦的種子,使它生根發芽,是名為集。苦種被滋潤以後,會使它到人天地獄餓鬼畜生五趣裏面受生,不同的生命就能生起,是名為起。果報現起後,能引發將來的生老病死等苦果,是名為緣。
 這是約五蘊的苦果說明愛的四種行相。三界苦果主要是從愛來,所以愛能引生苦的種子,稱作因,愛繼續滋潤苦種稱作集;愛有力量使令苦果生起,稱作起;愛也是來生苦果生起的增上緣,相對未來的苦果稱作緣,這是因集生緣的解釋。
 玅境長老的筆錄裏面用十二緣起來搭配說明。他說「謂愛能植眾苦種子」,實在就是無明緣行。無明緣行的結果,就有了識、名色、六入、觸、受的種子。「既植種已,復能相續潤彼令生」,就是十二緣起的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了。由繼續地愛,這種力量能滋潤以前栽培的那些種子,使它力量強大,有力量令苦生起,「是名為集」。「種既潤已,令於五趣差別生起,是名為起。」,苦的種子既然被愛滋潤了以後,力量更大了,大到什麼程度呢?「令於五趣」,使令有情在:天、人、地獄、餓鬼、畜牲,這五種趣裡邊,「差別生起」,不同的果報就現起了。若有情造作善的愛,不是太無限度的愛,是有限度的愛,是有點道德的,那麼會在人天中得果報;如果是沒有道德,無限度的愛,會到三惡道去了。相續令生,「五趣差別生起,是名為起」。
 「既生起已,復與當來諸苦為引發緣」,果報現起了以後,還繼續愛,又給將來的「諸苦」,什麼是苦,有情的色受想行識是苦,眼耳鼻舌身意是苦,能為將來的眼耳鼻舌身意諸苦為引發緣,又引苦,這樣沒完沒了,不斷地引發諸苦,是名為緣。以上是第一義,約五蘊苦果與愛的關係來分別。
亥二、第二義
 第二科第二義,依第二種義理覺了集諦相。
復有差別。謂了知愛是取因故,復能招集即以其取為因有故,復能生起有為上首當來生故,又能引發以生為緣老、病、死等諸苦法故。隨其所應,當知說名因、集、起、緣。
 依第二種道理又有差別,有不同的解釋,這是約十二緣起來說明。愛是取的「因」,愛煩惱是取煩惱的前方便,愛增長轉成取,取有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四種;愛又能招「集」以取為因的有,因為取煩惱的力量,使順生業的行識名色六入觸受轉成為有,有包括欲有、色有、無色有、那落迦有、傍生有、鬼有、天有、人有、業有、中有,此處主要指中有;愛又能生「起」以有為上首的來生果報,果報的生起有五趣不同;愛又能引發以生為「緣」的老、病、死等眾苦法現起,眾苦法包括三苦、四苦、五苦、六苦、七苦、八苦、九苦、十苦、十九苦、一百一十苦等,一般主要以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代表說明諸苦。由前面所說隨其所相應的,應該知道什麼是因、集、起、緣。
《披》隨其所應當知說名因集起緣者:此中差別,謂愛望於取支,說名為因。望於有支,說名為集。望於生支,說名為起。望老死支,說名為緣。
 這其中因、集、起、緣的差別,是說愛對望於取支,說名為因。愛相對於有支來說,說名為集,它能夠集聚,有力量集聚苦果,使它現起。愛對望於生支,說名為起。起的力量很強,決定要受生了,在三界五趣裏面再去得到一果報體,是起。愛對望於老死支,說名為緣。果報一出現,絕對是苦的,老病死、愛別離苦、求不得苦等種種的苦便相續生起,所以相對老死支來說名緣。以愛為緣,而有老死。這是約緣起義來思惟因集起緣。
亥三、第三義2 天一、釋2 地一、因
 第三科第三義,依第三種義理覺了集諦相,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二科;第一科因,覺了愛隨眠等是因相。
復有差別。謂正了知煩惱隨眠附屬所依,愛隨眠等是當來世後有生因。
 又有差別。行者能正確的了知煩惱隨眠附屬在所依的果報阿賴耶識裏面,愛煩惱種子等是將來世後有的生因。
 使有情受生的煩惱不是只有愛煩惱,其他煩惱也是,但最主要的是愛煩惱的種子。有愛,此有故彼有,便有一連串的煩惱相續而生,煩惱彼此間都是有互有關聯、互相引發、互相增上的。由於愛是主因,所以愛的種子是當來世後有的生因,這主要是指對生命體的自體愛。約愛的種子與現行來分別因集起緣。
地二、集起緣2 玄一、標
 第二科集起緣,覺了愛煩惱等現行隨所相應是集起緣三相,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三相。
又正了知彼所生纏,隨其所應,是集、起、緣。
 又能夠正確了知,愛隨眠所生的現行纏,隨它所相應的不同的愛,有的名集,有的名起,有的名緣。「彼」指愛種子愛隨眠。
玄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後有愛能招引故,即是其集;此後有愛,復能發起喜貪俱行愛;此喜貪俱行愛,復與多種彼彼喜愛為緣。
 由自體愛是愛著自己的生命體,愛的種子種下去,會產生:後有愛、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三種現行。
 有情的生命終究有一天會死歿,死後還會有生命,那個生命從哪兒來的?是從自己的愛煩惱引出來的,這種對當來生命體的愛著,名後有愛。由後有愛能招引當來生生命體的現行,這後有愛就是當來生命體的「集」,是集起將來的生命體的因。
 由此後有的自體愛,又能夠於所愛的可意境界發動喜貪俱行愛,對於將得現前境界、已得未受用境、及於現前正受用境生起貪愛,也就是歡喜心、貪愛心與現前將得、或已得所愛的可意境界俱生俱滅、同時活動。
 由此喜貪俱行愛,繼續發展又能於未來所希求的可意境界生起貪愛,而與彼彼喜樂愛為緣。
 有情臨終時,會遇到很多的境界出現在眼前,依後有愛能夠發起與境界在一起的喜貪俱行愛,依喜貪俱行愛去執著所喜歡的境界而招感果報;果報現起後,於各種不同的境界又會有種種的愛,名彼彼喜樂愛,依喜貪俱行愛能與彼彼喜樂愛為緣。
 後有愛、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三種愛的現行,分別是後有生命體的集、起、緣。
天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愛隨眠等及三種纏名因、集、起、緣。
如是依止愛隨眠等及三種纏,能生後有,及能發起諸愛差別,是故說名因、集、起、緣。
 如是依止愛隨眠等愛種子及三種愛煩惱現行,能生起後有,及能發起種種愛的差別,因此說名因、集、起、緣。
 總之所有的愛都不離自體愛,要略而言愛可分為自體愛、境界愛二類。自體愛,又可分為於今生所起的自體愛及愛著當來生命體的後有愛二類;境界愛,又可分成愛著現前未得、已得各種境界的喜貪俱行愛,及愛著當來生命各種境界的彼彼喜樂愛二類。這四種愛當中,自體愛是招引後有生命體的「因」;因為愛著自體,會有後有愛。後有愛能夠集聚後有的生命體,是後有生命體的「集」;由後有愛引發喜貪俱行愛能使後有生命體現行,喜貪俱行愛是後生命體的「起」;由喜貪俱行愛引發對未得的各式各樣的境界的希求愛著,是後有生命體的「緣」。這是由自體愛而引生後有愛、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三種現行的差別。
《披》謂正了知煩惱隨眠至因集起緣者:此中差別,依愛、後有愛、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如次說名因、集、起、緣。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愛者,謂於現在自體貪著。後有愛者,謂於未來自體希求。喜貪俱行愛者,謂於已得攝受資財現前境界深生味著。彼彼喜樂愛者,謂於未得攝受資財非現境界種種追求。其義應知。
 此處文中所說的差別,前面的因是指愛的種子,是指自體愛,是招引當來生命體的因;後有愛是對當來生命體的愛著,能集聚當來的生命體,是集;喜貪俱行愛是現起愛的現行與境界在一起;彼彼喜樂愛,是對未得各式各樣境界的喜樂,也是一種愛,稱緣,如其次第說名因、集、起、緣。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愛方面,是於現在自體的貪著。後有愛方面,是對未來自體的希求。喜貪俱行愛方面,是於已經得到的攝受的資財現前境界深生愛味執著。彼彼喜樂愛,是於尚未得到及未攝受的資財,不是現前擁有的境界生起種種的追求。其中的義理應該知道。
 現實人生也是這樣,對已擁有的很愛,對沒有得到的也愛,不斷的追求,愛是無邊無際的,所以苦海也是無邊無際的。這是約愛本身的差別相說明集諦四行。
戌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由四種行了集諦相。
如是行者,由四種行了集諦相。
 如是行者,由因、集、起、緣四種行相明了集諦相。
 因集起緣,其實都是不離愛,主要說的是愛。
 一、約愛與五蘊苦果的因果關係,說明愛的因、集、起、緣四種行相。愛能引苦,是苦「因」;既引苦已,又能招集令其生故,說名為「集」;既生苦已,令彼苦生起故,說名為「起」;又於當來各種苦種子能攝受故,次第招引各種苦集,因此說名為「緣」。
 二、約十二有支說明愛的因、集、起、緣四種行相。愛是取「因」;又能招「集」以其取為因的有;又生「起」有為上首當來的生命;能引發以生為「緣」老病死等諸苦法。
 三、約愛本身的差別相,說明愛的因、集、起、緣四種行相。愛種子是招引來生果報最主要的「因」;由自體愛而有後有愛,能集起生命,是來生果報的「集」;由後有愛引發喜貪俱行愛而生起苦果,喜貪俱行愛是來生果報的「起」因;由喜貪俱行愛擴展成種種喜樂愛,是當來生命種種喜樂愛的「緣」。
 由這三義來思惟因集起緣,應會通達集諦的相貌。
酉三、滅諦相2 戌一、釋4 亥一、滅
 第三科滅諦相,於現見五蘊覺了滅諦相,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四科;第一科滅,覺了集諦無餘息滅是滅相。
於集諦相正覺了已,復正覺了如是集諦無餘息滅,故名為滅。
 對集諦的相,已經正確的覺悟了知以後,知道所有的生死苦惱都是由愛的煩惱種子來的,又能夠正確的覺悟了知集諦是苦因的道理,能夠將煩惱的現行、種子沒有剩餘的完全止息消滅,引發生死苦惱的煩惱也就斷了,所以名為滅。
《披》如是集諦無餘息滅者:謂彼見、修所斷煩惱斷故,下分、上分諸結斷故,畢竟斷故,是名無餘息滅。
 要斷生死苦惱的煩惱究竟是哪些?有情從凡夫初入聖道時名見道,見到聖道。證得初果時已斷112種分別起的煩惱。修道要斷俱生起的十六種煩惱。見道、修道所要斷的煩惱斷除,將下分(欲界)、上分(色無色界)諸煩惱結斷除時,成就了究竟的無學道,是名無餘息滅。
 下分結有五種,包括薩迦耶見、戒禁取、疑、貪、瞋,這五種煩惱是屬於下分結,名五下分結。五下分結又可以分成二種說法:
 一、指見道是修道的下分,包括薩迦耶見、戒禁取、疑三種結,這是見道,見到諸法實相,證得初果才能永斷。
 二、下分結,指欲界是色無色界的下分,要略分成二種,即欲界的貪欲、瞋恚,這二類煩惱必須證三果才能永斷。若行者將欲界的俱生起的貪瞋也一起斷除,是證得三果。所以五下分結斷是可以證得三果的。
 上分結也有五種,包括色貪、無色貪、掉、慢、無明,名五上分結。又有二種上分:
 一、是指色界及無色界是在欲界之上,稱為上分。這五種煩惱都是屬於色界與無色界的煩惱。依此色界與無色界二種上分所要斷的煩惱,說有五上分結。
 二、是指沒有差別的煩惱及有差別的煩惱。沒有差別的煩惱,是指對於色界及無色界的貪愛,約所貪的界地來說有色界及無色界的差別,約能緣的貪都是一樣的,都是貪煩惱,所以說名無差別的煩惱。有差別的煩惱,是指行者於所得靜慮生起愛味令心掉舉;或由不服輸的憍慢心修定,修成靜慮之後又生憍慢;或由於心有無明,入靜慮後於定中所見不能如實理解緣起實相而生無明。由掉、慢、無明的煩惱相不同,名有差別的煩惱。
 證得三果以後,還有色無色界的二種煩惱未斷,若再將五上分結的煩惱種子與現行全部都斷除,稱為無餘息滅,這時證得阿羅漢果,才是滅的境界。
亥二、靜
 第二科靜,覺了苦諦無餘寂靜是靜相。
一切苦諦無餘寂靜,故名為靜。
 滅諦的第二種相貌稱為靜。一切苦諦所依的果報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沒有剩下來的,名為靜。這是指無餘依涅槃時所證絕對的寂靜。阿羅漢若在有餘依涅槃時,果報體還存在,還是有身苦,到無餘依涅槃時,不再有果報體,是究竟寂靜的境界,名為靜。約未來說,未來不會再有苦果了,所以是靜。現在的苦果,時間到了,壽盡了,任運滅故,行者再沒有愛見煩惱的熏習,前一念五蘊滅,後一念五蘊不生,稱為無餘寂靜。
《披》一切苦諦無餘寂靜者:未來苦果不更生故,現在苦果任運滅故,是名無餘寂靜。
 證得滅諦,將三界的煩惱全部斷除以後,不會再來三界五趣裏面輪迴生死,因此未來苦果不更生故,現在苦果任運滅故,是名無餘寂靜。
 現在的色受想行識,時間到了,壽命盡了,自然的結束。前一刹那五蘊滅,後一刹那五蘊不生。因為沒有愛見煩惱種子的滋潤,沒有愛就不能集,沒有因就不能集,沒有集就不能起,不能起就沒有緣,沒有緣就沒有苦了。出離生死最重要的是要將煩惱種子斷除,斷除以後才會寂靜,將來進入無餘涅槃,稱為無餘寂靜,所有的苦果也不現了。
亥三、妙
 第三科妙,覺了此滅、靜是第一、最勝、無上是妙相。
即此滅、靜,是第一故、是最勝故、是無上故,說名為妙。
 即此滅諦的境界,將煩惱完全滅除了,是非常微妙的;三界的苦果完全沒有了,無餘寂靜;這種滅、靜的境界是第一故,「第」,在字典裏面說是等級義,是最高級的境界,靜悄悄是最特殊勝勝妙的;是無上的,沒有再比它更上、更高層次的境界了,說名為妙。世間上最妙的境界,是滅諦涅槃的境界。
亥四、離
 第四科離,覺了此滅、靜是常住、能永出離是離相。
是常住故、永出離故,說名為離。
 覺了此滅、靜的涅槃境界,是常住不變的、能永遠出離三界,說名為離。有餘依涅槃時,將煩惱全部止息,消滅;無餘依涅槃時,所有的苦也已寂靜。
《披》即此滅靜至說名為離者: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謂於永斷無罪、清淨、安樂性中,正觀行相,名妙行相。及於永斷常住性中,正觀行相,名離行相。彼說永斷,即此滅靜。彼說無罪、清淨、安樂,即此第一、最勝、無上。如次配釋應知。
 什麽稱為妙行相呢?思惟滅諦是微妙的境界,不會害怕完全沒有果報的境界。現在說滅諦是第一的、最勝的、無上的、是微妙的。《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將煩惱永遠斷除及苦寂靜的境界,斷了煩惱是沒有罪了,心清淨,是安;所以說這滅靜是沒有罪過的;心裡是很清淨的;而且是安樂,此安樂約勝義樂來說。於與實相相應的無罪、清淨、安樂住當中,正確的觀察滅靜是微妙的行相,名妙行相。及於永遠斷除煩惱,常住性中,正確的觀察,所斷煩惱永遠不再生起,能使行者永遠出離三界,名離行相。
 《緣起初勝法門經》裏面說的永斷是此處說的滅靜,即煩惱的息滅、還有苦的寂靜這二種體性。經文裏面所說的無罪、清淨、安樂,即是此處論文裡所說的第一、最勝、無上,也即是妙的意思。如它的次第配合起來解釋,無罪是第一、清淨是最勝、安樂是無上。煩惱息滅與苦寂靜是沒有罪過的,所以無罪稱作第一,這是最高的境界;煩惱息滅與苦寂靜是清淨的,與實相相應、與空相應的清淨境界,是最殊勝的,故說清淨是最勝;煩惱息滅與苦寂靜是無上安樂的境界,因為那裡再也沒有苦,故說安樂是無上。
戌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四種行了滅諦相。
如是行者,由四種行了滅諦相。
 行者一路思惟過來,思惟到滅諦時,由滅靜妙離這四種行,通達滅諦的四種相貌。
酉四、道諦相2 戌一、釋
 第四科道諦相,於現見五蘊覺了道諦相,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於滅諦相正覺了已,復正覺了真對治道,於所知境能通尋求義故,能實尋求義故,由於四門隨轉義故,一向能趣涅槃義故,所以說名道、如、行、出。
 行者於滅諦相正確的覺悟了知以後,還要繼續思惟分別,正確的覺了真對治道,真實的對治道,能對治苦、集,能夠得到滅諦的。道是能通之義,此對治道真實能夠對治苦、集,能夠得到滅諦,通往涅槃。於所認知的境界,不外身受心法、五蘊、十二處、十八界,這是行者的所知境,能通往所尋求的義,義指滅諦的境界,由道諦能通往所尋求的滅諦。
 道諦主要是說修行方法,修戒定慧的方法,包括四念處、八正道、三十七道品都是道,因為程度不同,由入道之淺深,而有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的差別,這些聖道是行者對身受心法一種觀察的智慧,於修奢摩他、毗鉢舍那時,不斷的在所知境的身受心法上思惟觀察,由此能夠通達滅諦,滅除煩惱、滅除三界的苦果。約發出離心的聲聞行者來說,依止出離心來修滅諦,思惟道諦的真對治道,三十七道品,能夠通達尋求滅諦的境界,是能「通」尋求義故,稱為「道」。
 能「實」尋求義故,稱為「如」。修聖道成功時,能夠真實的尋求滅諦的境界,與真如相應。由於四門隨轉義故,稱為「行」。道諦如何修?其實是在五蘊的身受心法所知境上面,不斷的思惟觀察苦集滅道四聖諦十六行相,這是於四門隨轉義故,稱為行。
 一向能趣涅槃義故,稱為「出」,這樣修聖道能夠出離苦集、趣向涅槃的境界。思惟道諦的四行相,這樣修行就能隨順生起涅槃的境界。
《披》由於四門隨轉義故者:謂於四種聖諦差別隨轉,是名四門。如緣起聖道經說:曾見老死,見老死集,見老死滅,見於老死趣滅行跡。如是曾見生、有、取、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行,曾見行集,曾見行滅,曾見於行趣滅行跡。其義應知。
 於四種聖諦十六種差別相,四諦有十六個行相,隨順這十六行相巡迴的觀察,稱為隨轉,這是以四個角度方法來觀察三界有情的身受心法,觀察三界有情的五蘊,或範圍不要那麼廣,即觀察自己的這一念心,這樣思惟,稱為四門隨轉義故。或思惟十二緣起,如《緣起聖道經》說:曾見老死:老死是苦諦,觀察苦諦的無常、苦、空、無我;見老死集:接下來思惟集諦,思惟老死從哪裡來?從生來,因為有生就會集聚老死;見老死滅:思惟滅諦,苦集何時可以消滅?生滅故,老死滅;老死如果消滅了、是很寂靜的、很微妙、而且是永遠出離三界的境界;見於老死趣滅行跡:思惟道諦,如何使老死趣向消滅?就是不要生,不要生是由不造業,不造業必須不起煩惱,不起煩惱必須將煩惱斷除,應要修道諦,要用四念處,或八正道,各種聖道來對治老死。
 如是曾見生、有、取、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行,也是一樣的道理,這樣逆推,都是依世間出世間的因果即四諦的道理思惟,先思惟世間的果即苦諦,再思惟世間的因即集諦,其次思惟出世間的果即滅諦,再思惟出世間的因即道諦。在每一個緣起支當中修苦集滅道四聖諦,都這樣的思惟,稱為於四門隨轉義故,依此思惟可以悟入涅槃。這是約道諦相,依道諦的道如行出四門以思惟身受心法,或以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或以十二緣起為所緣境,思惟四諦十六行相,它的方法都是一樣的。
戌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由四種行了道諦相。
如是行者,由四種行了道諦相。
 如是行者,由思惟道、如、行、出四種行能了知道諦相。
申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名為於四聖諦自內現觀了相作意。
如是名為於四聖諦自內現觀了相作意。
 如是行者依止奢摩他,觀修苦集滅道四聖諦十六種行相,這是內心裡面現量觀察到的,稱自內現觀,能隨順現觀體驗到諸法實相。欲證現觀必須修七種作意,這是七種作意中的第一種了相作意,必須明白苦集滅道四聖諦的相,以世間出世間的因果即四諦的道理為所緣相。以上是於現見蘊,行者在欲界的果報體上作四聖諦的思惟。
未二、於不現見蘊2 申一、標
 第二科於不現見蘊,於色界無色界不現見蘊覺了四諦相,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彼既如是於其自內現見諸蘊,依諸諦理,無倒尋思正觀察已;復於所餘不同分界不現見蘊,比度觀察。
 行者在奢摩他裡面,先觀察現在欲界的果報體,現在可以看得到,體驗得到的色受想行識五蘊,依據四聖諦的道理,無錯誤正確的觀察;接下來還要繼續觀察所餘的不同分界,行者與欲界的身體是同分的,不同分是指色界無色界,現在看不到,但是來生可能會去,在三界裡面輪迴,也可能到色界無色界去,色界有五蘊,無色界有四蘊,現在沒有看到,但是可以比度觀察,用推理的智慧來觀察,它也是苦集滅道,也是思惟觀察它的無常、苦、空、無我,是一樣的,用四聖諦來推理觀察。
申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彼所有,有為、有漏,遍一切處、遍一切種,於一切時,皆有如是法、皆墮如是理、皆有如是性。彼所有滅,皆永寂靜,常住安樂。彼所有道,皆能永斷,究竟出離。
 行者必須思惟色界無色界所擁有的果報,是有生住異滅四相的有為法、是有煩惱流漏的法,凡是遍上二界一切處所、遍上二界各種的果報,譬如初禪有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二禪有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三禪有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四禪有無雲天、福生天、廣果天、無想天、以及三果聖人的五淨居天、大自在天共九天,還有四空處,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這些遍一切種類的天界,這些境界果報,於一切時,不論在色無色界的哪一個天,都有這些法,都是苦的,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果報再好、再殊勝,比欲界好,但是還是無常的,還是苦的,它的苦是壞苦及行苦;初禪到三禪有喜樂受相應,還有行苦與壞苦,沒有苦苦;四禪以上都是捨受相應,只有行苦。約苦來說,都是有苦。它也是空的,不論得到什麼果報,裡面都沒有我,果報本身也是因緣所生的,是無我不自在的,於上二界果報都可以思惟是無常、苦、空、無我的;而且這些果報都從愛來的,因為愛著色界定而生到色界天去,愛著無色界定則生到無色界天去,它的原因還是由集、由愛來的,只是愛的對象不同而已;欲界的人愛的對象比較粗鄙,所愛的是欲;色界無色界天所愛的是禪定,愛禪定還是在三界裡面輪迴。上二界果報於一切時,都有如是法,都有苦,都有集,都是同一行相;都有如是理,約苦集這二法來說,三界都是同樣的道理;都有這樣的法性,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都是因集起緣,都有這樣的體性與法性,現在如此,未來也是如此。
 彼,色無色界的果報,苦集,果報永遠滅除,煩惱永遠滅除,皆永寂靜,不再於三界裡面得到果報,是常住安樂的,這是約滅諦來思惟,是微妙的。
 在色無色界修苦集滅道四聖諦,也都能永遠斷除色無色界的果報,究竟出離生死輪迴。所以三界有情都是用同樣的方法,修四聖諦,差別只是觀察的對象是色無色界的果報,是不現見蘊而已。
《披》復於所餘不同分界不現見蘊等者:謂生欲界,依欲界身趣入現觀,於色無色上地諸法能正觀察。此所觀法非現見故,非共了故,說名不同分界不現見蘊。於觀察時,以其現見比不現見,了知諸有漏法遍一切處、遍一切種,於一切時,成就苦、集同一行相,由是說言皆有如是法、皆墮如是理、皆有如是性。謂如前說無常、苦、空、無我,及與因、集、起、緣。如說苦、集同一行相,滅、道行相,當知亦爾。如文易知。
 行者是生在欲界,依止欲界的身體趣入現觀,在奢摩他裡面修四聖諦的毗鉢舍那,可以趣向證入現觀,現量的觀察諸法實相,體驗到色受想行識無我無我所,與空相應的境界,觀察以後,對色無色界上地,在欲界之上的五蘊或四蘊,也能夠正確的觀察。現在所觀察的法是指色無色界上地諸蘊來說,不是現量可以看到的,也不是共同能夠明白的,有學習佛法的人才知道還有色界無色界,一般凡夫不會知道還有這種境界,凡夫都不懂;所以非現見的蘊也不是共同明白的。色無色界天的果報稱為不同分界,因為是不同的境界,屬不現見蘊,不同界的五蘊現在看不到,將來的果報現在也看不到,果報還沒有現前,但還是要觀察;因為要出離三界,所以三界的果報都必須要觀察;如果觀欲界,沒有去除色無色界的執著,還是不能出離三界。
 在觀察時,以欲界現見的五蘊來推比不現見的色無色界上二界的五蘊,這樣比量以後,應知道上二界的有漏法也是由煩惱感得的,遍色界無色界一切的處所,遍一切種,梵眾天梵輔天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天,各式各樣的天的種類,於一切時,各式各樣種類的生命體,都是成就苦的果報,都有無常、苦、空、無我;苦都是由愛集成,由種種煩惱集聚而成,都有愛見慢的煩惱,與觀察欲界的五蘊一樣,都是同一個行相,都是用八種行相來觀察,在觀察上二界的果報,都有這些法,無常、苦、空、無我,有因、集、起、緣這些法,都屬於這種道理,都有這樣的法性、體性。前面所說的苦集,是同一行相,觀察時是這樣,觀察色無色界的滅諦與道諦也是一樣,滅、靜、妙、離,道、如、行、出,只是所緣境不同而已,能觀的理都是一樣的,如這裡面的文所說,應該很容易明白。
午二、法智類智別
 第二科法智類智別,說明法智與類智的差別。
當知此中,若於現見諸蘊諦智,若於所餘不同分界不現見境比度諦智,即是能生法智、類智種子依處。
 應當了知在這當中,若於現在欲界的果報體,現見的五蘊體,成就四聖諦的智慧,是法智。類是推類、比類,由對上二界的果報體比類所得四聖諦的智慧,是類智。思惟三界的果報與苦集滅道四聖諦時,若所緣境是屬於現見色受想行識諸蘊諦智,是能夠產生法智種子的依處;剩下的色無色界是不同分界,色無色界的果報現在看不到,用推理的方法來觀察上二界四聖諦十六行相得到的智慧,是能夠產生類智種子的依處。
《披》若於現見諸蘊諦智等者:謂於現見諸蘊諦智為依,能生證諦現觀法智;及於所餘不同分界不現見境比度諦智為依,能生證諦現觀類智。言法智者,謂於內共了現見所知諸義境界無漏之智。言類智者,謂於不共了不現見所知義境無漏之智。如顯揚說。(顯揚論二卷十六頁)
 在現在的五蘊當中已成就四聖諦的智慧為依止,能夠生起證得四諦現量觀察的法智;及對於所餘不同分界,色無色界,屬不現見境,用四聖諦的比量智為依止,來觀察色無色界的蘊,或五蘊或四蘊,能生起證諦現觀的類智。
 所謂的法智,是現在的內身共同明瞭現前可見,所知道的諸義境界,包括苦集滅道四聖諦這些境界無漏無分別的智慧。所說的類智,不是眾人共同明白、通達的,是不現見所知境界,如色界五蘊及無色界四蘊,於這些境界用四聖諦來觀察,得到無漏的智慧,是與法智類似的智慧,稱作類智,如《顯揚聖教論》卷2,16頁所說。
 玅境長老對這段文有詳細的開示,他說凡夫從初發心出家受戒以後,最初開始修行是修五停心觀,然後進一步修別相念,修總相念,這是有三個位次。修五停心觀的用意是破除障道因緣,讓心裏面平靜一點,然後正式開始修四念住。修四念住時,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名別相念住。接著修總相念住,若常常觀別相念住,智慧會增長。智慧增長時,觀身不淨,觀身也是苦,觀身也是無常,觀身也是無我;觀受是苦,觀受也是不淨,觀受也是無常,觀受也是無我;觀心是無常,觀心也是不淨,觀心也是苦,觀心也是無我;觀法是無我,觀法也是不淨,觀法也是苦,觀法也是無常;將所有苦諦四相統一起來,在身受心法一切處都修如是觀,不是分別的去作觀,名總相念住。修五停心觀,別相念,總相念,這時開始栽培無漏的種子,即是栽培無漏的善根。依靠自己的色、受、想、行、識,作四念處觀,這是開始栽培無漏的種子。
 接下來依奢摩他於欲界現見諸蘊觀察苦、集、滅、道十六行相,這現見諸蘊諦智是將來證得法智種子的依處;於色界、無色界諸蘊比度觀察苦、集、滅、道十六行相,這上二界比度諦智是將來證得類智種子的依處,依修行程度的不同證入「煖」、「頂」、「忍」、「世第一」,由世第一一剎那證入初果。修行人開始從五停心、別相念、總相念、暖、頂、忍、世第一,這一共是七個位次,名七方便,是凡夫要證入初果,證入諦現觀以前的修行步驟。
 玅境長老又解釋法智說:法是指佛所宣說的苦集滅道,佛說的話是語言,語言是由音聲來表達,聽得懂是因為依止文字,名句文身的文字,文字是一種法,依止法,說出來的話,根據佛所宣說的苦集滅道的道理,以此法為依來修止觀而後成就無漏的智慧,稱作法智。一般解釋是說:以欲界的五蘊為所緣境觀察四諦十六行相所得到的現觀智是法智,以不現見的色無色界的五蘊或四蘊比度觀察四諦十六行相所得到的現觀智是類智。
午三、結明作意相
 第三科結明作意相,結語說明了相作意的相貌。
又即如是了相作意,當知猶為聞思間雜。
 又行者在了相作意的程度時,還有聞思佛法的夾雜,這時對四諦十六行相還不熟悉,還要再繼續思惟,在內心裡面透過思惟整理過,才有辦法現出來這種作意,所以說還猶為聞思間雜。這是七作意的第一種作意。
卯二、勝解作意攝3 辰一、標名
 第二科勝解作意攝,依勝解作意所攝諸相觀察四諦相,分三科;第一科標名,標出勝解作意的名稱。
若觀行者,於諸諦中,如是數數正觀察故,由十六行,於四聖諦證成道理已得決定。復於諸諦盡所有性、如所有性,超過聞思間雜作意,一向發起修行勝解,此則名為勝解作意。
 修觀行者,如果修止,而又能數數的修毘缽舍那觀,於四聖諦當中,數數的能如法的正確觀察,由四諦十六種行相,對苦集滅道四聖諦的道理,依照佛陀親證的聖教量,由欲界現量及上二界比量,依止這樣的證成道理觀察,已經得到決定忍可的智慧。由聖教量,佛這樣說的;比量,用推理觀察,可以推理觀察到不現見蘊的四諦十六行相;現量,觀察現在的五蘊,確實是無常、苦、空、無我的,確實是因集起緣,滅靜妙離,道如行出。依止這三量,已經證明成就苦集滅道四聖諦是真實不虛,已有決定的智慧。
 又於四聖諦裡面所觀察的內容,於自相、差別的盡所有性,及共相的如所有性,已勝解有力,已超過聞思間雜的了相作意,能一個方向發起修行的勝解,不再為聞思間雜,達到這種程度名為勝解作意。
 觀慧程度高了是勝解作意,對四聖諦強而有力的認識稱為勝解。這時不用再看書,沒有聞思間雜,也不用再特別的思惟,坐上去就知道怎麼用功,名勝解作意。
《披》復於諸諦盡所有性如所有性者:謂若一切事邊際性,是名諸諦盡所有性,謂事及相為所尋思故。一切事真實性,是名諸諦如所有性,謂彼共相、品、時,及理為所尋思故。
 這是約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來說的。若思惟四諦一切所緣事的事邊際性,是名諸諦盡所有性,這是以事及相為所尋思,即尋思三界諸蘊的內事,包括六處等內身的果報,及器世間與其他有情的外事,如前所說十六種外事,及諸事的自相,如色受想行識五蘊的自相是:色以質礙為性,受以領納為性,想以取相為性,行以造作為性,識以了別為性;外事的自相是:地以堅為性、水以濕為性、火以暖為性、風以動為性。如此思惟,能涵蓋所有一切所緣五蘊的事及相,稱為盡所有性。
 若思惟四諦一切所緣事的真實性,是名諸諦如所有性,這是以共相、品、時,及理為所尋思。尋思共相:是指思惟三界諸蘊無常、苦、空、無我的共相。尋思品:是指若於三界諸蘊思惟四諦十六行相能斷除三界分別起的愛見煩惱、不造諸業、遠離三惡道的果報,是白品所攝;若於三界諸蘊不能思惟四諦十六行相,不能斷除三界分別起的愛見煩惱、不能出離三惡道的苦果,是黑品所攝。尋思時:若於三界諸蘊思惟四諦十六行相,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同一法性,於苦諦都是無常、苦、空、無我,乃至於道諦都是道如行出,都有如是法,皆墮如是理,皆有如是相,皆有如是性。
 尋思理:依觀待道理、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這四種道理來尋思三界諸蘊的四諦十六行相。如何尋思觀待道理?行者應當這樣思惟:觀待三界的愛見煩惱及三界諸業,才會生起三界諸蘊,觀待三界諸蘊,了知有集諦;觀待苦集二諦而有滅道二諦;這是生起觀待;觀待名句文身於三界諸蘊施設四諦十六行相,這是施設觀待。如何尋思作用道理?行者應當這樣思惟:苦諦有三苦、八苦、乃至無量苦的作用;集諦有生出三界苦果的作用;滅諦是滅除三界煩惱及苦果;道諦是滅除三界煩惱及苦果的方法。如何尋思證成道理?行者應當依止聖教量、現量、比量於三界諸蘊思惟四諦十六行相,證明三界諸蘊都是無常苦空無我,是世間的果;煩惱能集起諸蘊,是世間的因;煩惱及苦的寂滅是修出世道所得的結果,是出世間的果;四念處乃至八正道是令煩惱及苦寂滅的方法,是出世間的因。如何尋思法爾道理?行者應當這樣思惟:三界諸蘊的因果,及滅除三界諸蘊的因果,四諦十六行相是成立法性、難思法性、安住法性,應生信解、不應思議、不應分別。
 此處雖然沒有說四諦十六行相的義,可以涵蓋於盡所有性中。行者應當如何尋思四諦十六行相的義?應當思惟四諦十六行相是世出世間因果的實相,能滅煩惱及苦,能夠趣入涅槃。
 以上略說四聖諦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辰二、顯相
 第二科顯相,顯示勝解作意的相貌。
如是作意,唯緣諦境,一向在定。
 於此勝解作意時,所緣境是苦集滅諦四聖諦的境界,一個方向在定裡面修勝解作意。
辰三、辨修2 巳一、盡所有性攝3 午一、於苦集諦2 未一、發起勝解2 申一、總標所由
 第三科辨修,辨明勝解作意的修習,分二科;第一科盡所有性攝,修習盡所有性所攝的四諦相,又分三科;第一科於苦集諦,修習於苦集二諦的盡所有性,又分二科;第一科發起勝解,於苦集二諦的盡所有性發起強而有力的勝解,又分二科;第一科總標所由,總相標出說明勝解的原由。
於此修習、多修習故,於苦集二諦境中,得無邊際智。
 行者在奢摩他裡,不斷的修習四聖諦的智慧,不只一次的修習、是多多的修習,在苦諦與集諦這二種真實的境界當中,得到「苦是無邊無際及集是無邊無際」的智慧:知道三界果報都是苦,不只三惡道是苦,即便人天樂果也不永久,終歸滅盡也是苦,沒有一剎那不是苦,從過去無始劫來所得的三界果報都是苦,現在所得的三界果報也是苦,若不斷除煩惱,未來無量無邊的三界果報還是苦,苦是無邊無際的。又從過去無始劫來所得的三界果報都是由煩惱造業所招感的,現在所得的三界果報也是由煩惱造業所招感的;若不修習聖道斷除煩惱,繼續造業,未來還會招感無量無邊的三界果報,煩惱無邊無際,永遠不會停止。
申二、別列勝解
 第二科別列勝解,各別列出於苦集二諦盡所有性的勝解。
由此智故,了知無常,發起無常無邊際勝解。如是了知苦等,發起苦無邊際勝解、空無我無邊際勝解、惡行無邊際勝解、往惡趣無邊際勝解、興衰無邊際勝解,及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無邊際勝解。
 行者常常在奢摩他裡面修習、思惟苦與集的道理,會在這二諦境界當中成就一種智慧,稱為無邊際智,對生死輪轉已有真實的看法,如實了知苦真實是苦,集苦真實是集,於苦集二諦有無邊際智。以下再詳細說明無邊際智的相貌。
 由於行者於苦集二諦有無邊際智,能如實了知三界諸行無常,於內事十五種無常,外事十六種無常,常常這樣思惟觀察,能體認生死輪轉是無常的,如果不去除煩惱,生死無常是沒有邊際的,由此發起無常無邊際勝解。
 由於有無常無邊際的勝解,能了知三界諸行無常所以是苦,不只苦受是苦,樂受及捨受也是苦;苦受是苦苦,樂受是壞苦,捨受是行苦;於無邊際無常的三界諸蘊發起苦無邊際的勝解。若常常思惟苦,諸受是苦,苦苦、壞苦、行苦都是苦,常常以五蘊為所緣境,思惟諸蘊的苦,會有苦的無邊際勝解;凡起心動念,無不是罪業,有煩惱即是苦,乃至不苦不樂受的行苦相應時,因為不安穩也是苦,苦受現前更是苦,生死輪轉即是無邊際的苦惱。這種認識非常的正確,只要還在三界裡面輪迴,即是苦海無邊際。邊際是到此為止義,沒有結束的時候,如手環沒有始端、沒有終止,生死是無邊際,苦也是無邊際的。
 由於有苦無邊際的勝解,能理解三界諸行是空、無我,於諸蘊、諸蘊中或離諸蘊,都沒有真實的我存在,諸蘊是因緣所生的、是空的;也沒有有常一、有主宰性的我可得,生死輪迴是不自在的,於中都沒有眾生所執著的作者、受者、生者、老者、病者、死者,諸蘊是無我的,如此思惟能於無量無邊流轉中的諸蘊發起空、無我的無邊際勝解。以上說明思惟苦諦,能於三界諸行發起無常、苦、空、無我無邊際的勝解。
 接著思惟一切眾生於生死輪迴中,由於不了解三界諸行無常、苦、空、無我,執有真實的五蘊、真實的人我,因而生起煩惱造作惡行,從無始劫來所造惡行無量無邊,於今生及來生若未斷除煩惱,還會繼續造作惡行,於惡行無邊無際,難以斷除,於此發起惡行無邊際勝解。
 其次思惟集諦的集行,由惡行能集聚苦果。由於了知若惡行無邊無際,不斷現行熏種子,種子生現行,由此惡行會引發惡果,前往惡趣,有無量無邊三惡道的果報,於此發起惡趣無邊際勝解。
 又思惟無邊際的生死輪轉中,有時得到人天的樂果,獲得財色名利等各種興盛之事,有時由所造不善業到三惡道,招感各種衰敗的苦果,於同一期生命中也是時好時壞,興衰不定,每個人都可以由現量體驗到這種境界,於此發起興衰無邊際勝解。
 思惟於無邊際的生死輪轉中,有煩惱,老病死愁悲憂苦這一切境界困擾是無量無邊的,永遠的纏繞著有情,不能離開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的繫縛,於此發起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無邊際勝解。
 以上是由思惟集諦是生死苦果的因集起緣,於此發起惡行無邊際勝解、往惡趣無邊際勝解、興衰無邊際勝解、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無邊際勝解。
 依苦諦四種行相,還有集諦的四種行相,會生起種種的智慧稱作無邊際勝解。佛弟子們對生死真的有這樣認識嗎?若能常常思惟四諦的道理生起這種勝解,了知三界果報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知道煩惱集聚生死苦果的因集起緣,煩惱有無邊際的過患,應能夠真正發起出離心,發起想要斷除煩惱及惡行的心,精進的斷惡生善、趣向菩提。
未二、釋無邊際
 第二科釋無邊際,解釋無邊際的名義。
此中無邊際者,謂生死流轉。
 這其中所說的無邊際,是指生死流轉。因為生死輪轉是沒有邊際的,若沒有斷除煩惱,會一直相續流轉。
午二、於滅諦4 未一、滅勝解
 第二科於滅諦,修習於滅諦的盡所有性,分四科;第一科滅勝解,於滅諦的盡所有性發起滅勝解。
如是諸法無邊無際,乃至生死流轉不絕,常有如是所說諸法。唯有生死無餘息滅,此可息滅,更無有餘息滅方便。
 行者繼續思惟,這些色受想行識引發的相,是與無常、苦、空、無我相應的,這些惡行也是無邊際的,往惡趣也是無邊際,興衰也是無邊際,老病死等也是無邊際,乃至生死流轉不絕,這些無邊無際的現象,常有如是所說諸法,即是有如上所說的這些無常苦空無我的現象,會有到三惡道去輪迴的痛苦,只有將引發生死的煩惱沒有剩餘的完全止息消滅,這些無邊際的苦惱才可以止息消滅。再沒有其他消滅苦惱的方便,只有將煩惱完全停止消滅,苦才不會再生起,不要再有生死,才不會有苦。只要有生死,苦諦、集諦定會不斷的現前。
未二、靜勝解
 第二科靜勝解,於滅諦的盡所有性發起靜勝解。
即於如是諸有、諸趣死生法中,以無願行、無所依行、深厭逆行發起勝解,精勤修習勝解作意。
 即在這樣的欲有色有無色有的諸有、人天地獄餓鬼畜生五趣的諸趣中,死了又生,生了又死,是無邊際的無常、苦、空、無我;無邊際的惡行、往惡趣、興衰、老病死愁悲憂苦等,不願再陷入這無邊際的生死輪迴中,以無願行,思惟三界諸行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有諸多擾惱及過患,沒有甚麼可期待或可愛著的,不再祈願到三界任何一趣受生;以無所依行,思惟三界諸行都是無我,不能主宰、不得自在的,不再以色受想行識為所依繼續起惑造業;以深厭逆行,思惟三界諸行無常無邊際、苦無邊際,深深厭離背逆三界五蘊諸行的苦果,於此苦諦無餘寂靜發起勝解,精進勤力的修習滅諦靜行的勝解作意。
《披》以無願行等者:思惟空行,無可希願,名無願行。思惟無我,實不可得,是名無所依行。思惟無常及苦,生厭患想,是名深厭逆行。
 思惟一切法都是空的,色受想行識裡面根本沒有我的實體,因為我引起很多煩惱,現在知道沒有我,就不會再有所祈願了,名無願行。
 思惟無我,我真實性是不可得,沒有常、一、有主宰性的我,五蘊是要靠因緣成就的,是名無所依行。
 思惟色受想行識是無常及苦的,對生死苦果非常的厭患,對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生厭患想,不喜歡繼續生死,逆向而行,向聖道那裡去,是名深厭逆行。這是第一種約披尋記的解釋。
 玅境長老說到諸有諸趣死生法中,行者應該常常思惟在三界裡面,色受想行識是不淨的,是無常及苦的,則不會有希願,稱無願行,要發起這樣的勝解。再進一步思惟,五蘊內外都是無我的,我是不可得的,是名無所依行。思惟不淨、無常、苦,會生厭患,逆是違背生死煩惱,煩惱是引起苦的原因,要逆向煩惱及生死,生深厭逆行,修得深刻,會非常厭患生死,必須發起這種勝解作意。
 前面第一科說的是滅,將生死息滅,苦才會息滅,第二個是寂靜,要使生死苦果不再現前,不願意再有一個苦果,不要有後有愛,對未來無願,是無願行;以無所依行,知道身體是無我的,是不可靠的,不要依自體愛而生後有愛;深厭逆行,對所有可愛的境界,有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都深深的厭患,違逆,以前喜愛的,現在不再喜愛,因為沒有愛,則沒有苦,將這些愛都息滅。這三種行,無願、無所依行、深厭逆行,可以將所有的苦寂靜下來,停止,不再有煩惱,不再造業,逆向操作,逆向生死,發起這樣的勝解,要精進的修行勝解作意,使苦永遠究竟的寂靜。
 行者在奢摩他裡面修勝解作意時,必須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超過聞思間雜作意,一向發起修行勝解。靜坐時,以修四聖諦的勝解,思惟苦集諦的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對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以內事外事為所緣境,通達它是無常、苦、空、無我的,通達它是苦的。思惟苦的原因是由集即愛來的,這樣發起勝解以後,對苦集二諦境中可以得到無邊際的智慧,會有無常無邊際的智慧、苦無邊際的智慧、空無我無邊際的智慧、也會有惡行無邊際的勝解、往惡趣無邊際的勝解、興衰無邊際的勝解以及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無邊際的勝解。
 接著要修滅諦,滅諦分四:滅勝解、靜勝解、妙勝解、離勝解。
 滅勝解,要通達苦集是生死流轉的相貌,是因與果,唯有將生死的因果無餘息滅,生死的苦惱才可以息滅,更沒有其他息滅的方便,這是滅勝解。
 靜勝解,將苦果究竟息滅,只有趣入無餘依涅槃,才能夠究竟寂靜。行者以無願行,思惟色受想行識是空的,無我的,不期待還有來生;無所依行,思惟現在的色受想行識裡面沒有我;深厭逆行,深刻思惟色受想行識是無常、是苦的,這樣發起勝解,精勤修習,得到勝解作意,對於此苦果,不會再有希求,願意趣入無餘涅槃的勝境,是靜勝解。
未三、妙勝解2 申一、略標舉
 第三科妙勝解,於滅諦的盡所有性發起妙勝解,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舉,約略標示舉出妙勝解相。
復於如是諸有、諸生增上意樂深心厭怖,及於涅槃隨起一行深心願樂。
 妙的行相,對於涅槃肯定是第一的,是最勝、是無上的。行者修妙勝解時,對欲有色有無色有,胎卵濕化,不同的生命型態,於這些三界四生的生命體,生死輪轉的境界,裡面充滿了苦惱,又會以此為因,得到生死的苦果,因此深心的厭惡恐怖,有這種正見;對涅槃的境界,滅靜妙離,約四種相來形容涅槃,其實它們的體性都是涅槃,對其中任何一種境界,都非常的好樂、期望,希望自己能夠成就涅槃,能夠深刻的體驗到涅槃是第一的、最勝的、無上的。
《披》於涅槃隨起一行者:謂於滅諦滅、靜、妙、離四行相中,隨起一行故。
 行者對於煩惱滅,苦寂靜,滅靜是第一、最勝妙、無上的,出離三界,這四種滅諦的行相、功德當中,隨生起任一行,都非常的好樂,這是約盡所有性修妙勝解時的相貌。
申二、簡相違2 酉一、愛樂世間
 第二科簡相違,簡別與滅諦妙勝解相違的心相,分二科;第一科愛樂世間,與滅諦的妙勝解相違而愛樂世間。
彼於長夜,其心愛樂世間色聲香味觸等,為諸色聲香味觸等滋長積集。由是因緣,雖於涅槃深心願樂,而復於彼不能趣入、不能證淨、不能安住、不能勝解,其心退轉。
 這是形容有情都可能碰到這種境界。行者雖然很努力的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可是無始劫來的無明,心識習慣無明愚癡,習慣執我、執法,執著一切法是真實的。執著法上,於五蘊裡面或外面有一個我,這種長夜的無明,使這一念心非常的愛好樂著世間的色聲香味觸的境界,也愛著自己的身體,「等」包括眼耳鼻舌身這些境界,由愛會滋長積聚更多的愛樂心。由於習慣愛樂生死的境界,習慣有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的境界,雖然發動自己,真心的願意證得涅槃,好樂涅槃,可是對於涅槃還是不能趣入;對於沒有色聲香味觸法、沒有眼耳鼻舌身意的境界,心還是不能朝向那個方向去,不能成就佛法僧戒四證淨。
 四證淨是見到諸法實相、證得無分別智,是初果以上的聖人所證得的功德,一般人看佛是以色取佛,以音聲取佛,這時不以色相見佛,不以音聲見佛,是見法即見佛,見到法的實相,見緣起即見法,證得諸法實相,通達色受想行識無我、無我所,我空、法空的境界。當然這裡說我空,與空相、實相相應時才能夠證淨,對佛法僧戒,真實的能夠增上自己,真實相信佛所說的是真實不虛,法是清淨的,僧是能夠成就聖道的,戒能夠增上定,定能夠增上慧,得到決定的智慧稱作證淨。
 由於常常串習生死的境界,愛著生死的境界,使得不能證得諸法實相,也不能一直安住在正念、正知裡面,不能見到寂靜的功德,不能見到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處法的煩惱寂靜、苦寂靜這種殊勝的境界,不能有這種勝解,心又會退轉,回到世間的境界去。
《披》不能趣入等者:於涅槃界不能行履正道,是名不能趣入。不能證澄清性,是名不能證淨,義如四證淨說。由於餘生不能畢竟無轉故,不能心住一緣,是名不能安住。不能見寂靜德,是名不能勝解。
 對涅槃的境界,不能於心中實踐八種正道,是名不能趣入。雖然在修行,可是修一修,心又回到世間法,又想到很多事還沒有做,所以不能趣入,因為常常又回到世間的念頭,使得自己不能成就心澄清性。諸法實相就是澄清性,不能與苦空無常無我的真義相應。此中道理如四證淨所說。由於無始劫於世間的愛樂串習,對佛法僧戒的真實義不能成就,是名不能證澄清性。
 由於下一剎那念頭又生起,名餘生。餘生不是指來生,不能究竟的不動轉,世俗的心還是要生起,好樂下一生、願樂後有的心還要生起,還有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或是自體愛、境界愛,心沒辦法不動搖,不能心住一緣,是名不能安住。
 由於行者不能見到涅槃的寂靜功德,不知證得涅槃才能出離生死,必須精進修行到涅槃那裡去,這件事是第一的,是最重要的;雖然在浮動的心裡,有一點點正見,有一點點道念,但是很快又回到舊家風,沒辦法對涅槃有勝解,是名不能勝解。行者雖然有時也試圖提起正念,可是提一提又忘記,回到世間法,像這裡說的愛樂世間,因為行者對世間的串習勝過涅槃,所以於涅槃不能有勝解。
酉二、不欲涅槃
 第二科不欲涅槃,與滅諦的妙勝解相違而不欲涅槃。
於寂靜界未能深心生希仰故,有疑慮故,其心數數厭離、驚怖。
 行者對於寂靜涅槃的境界,不能深刻的產生希求仰慕,還有懷疑顧慮,擔心沒有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沒有父母眷屬、朋友的日子,擔心所有繁華興盛喜愛的境界都落空;並且懷疑,涅槃的殊勝真的可能證得嗎?自己可能成就嗎?也沒信心,有時道念不足時,對涅槃感到非常厭離驚慌恐怖。玅境長老開示,對佛菩薩的信心,佛法的信心是要建立在智慧上的,如果只是信仰,一開始覺得這裡可以得到安全、吉祥如意,後來碰到老病死的境界出現,又退失了信心,那只是純粹建立在信仰上,沒有建立在智慧上;如果沒有深入諸法實相,沒有經過聞思修,修到某一個程度,自己也會有疑慮,必須要努力的學習經論,通達生死涅槃緣起,則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披》其心數數厭離驚怖者:由未深心希仰,是故數數厭離。由有疑慮,是故數數驚怖。謂於爾時,生如是念:我我今者何所在耶?是名驚怖應知。
 由於行者對涅槃沒有深刻的希求仰慕,對涅槃的境界其實還是有懷疑的、有顧慮,沒有六根、六塵,無分別的境界,真的是這樣嗎?沒有決定的智慧,於是心有驚慌恐怖。靜坐時,忽然感覺什麼都沒有了,身體都沒有了,好像心也不見了,會生驚慌恐怖;修奢摩他毗缽舍那時,有時會有一些現象出現,會擔心:我的身體不見了,感覺心好像也落空了,凡夫的「我」倒底在哪裡?成就聖道的「我」在哪裡?凡夫的我與聖人的我稱我我,或者說第一個「我」是指我的體性,第二個「我」是我所,我與我所擁有的境界在哪裡?是名驚怖,這是約妙勝解來說。
未四、離勝解3 申一、標無能
 第四科離勝解,於滅諦修盡所有性修發起離勝解,分三科;第一科標無能,標出未能趣入滅諦。
雖於一切苦、集二諦,數數深心厭離、驚怖,及於涅槃數數發起深心願樂,然猶未能深心趣入。何以故?
 行者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常常思惟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是由愛引起的,愛是苦的因集起緣,思惟苦集二諦,常常深心裡面也是厭離驚怖苦集的境界,對涅槃常常發動深刻的仰願好樂,然而還是不能深心的趣入。為什麼因?
申二、釋所以2 酉一、出障礙法
 第二科釋所以,解釋原因,分二科;第一科出障礙法,說出能障礙法。
以彼猶有能障現觀麤品我慢隨入作意,間、無間轉。
 這是由於行者長時串習我、我所的執著所生的我慢,由此能障礙四諦現觀,於進入勝解作意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時,此我慢的麤品煩惱現行,夾雜在裡面,間隔了勝解作意,有時我慢甚至相續無間現行,因此障礙勝解作意,使勝解作意沒有辦法繼續成就。
酉二、顯其行相
 第二科顯其行相,顯示能障礙法的行相。
作是思惟:我於生死曾久流轉,我於生死當復流轉;我於涅槃當能趣入,我為涅槃修諸善法;我能觀苦真實是苦,我能觀集真實是集,我能觀滅真實是滅,我能觀道真實是道;我能觀空真實是空,我觀無願真是無願,我觀無相真是無相;如是諸法是我所有。
 行者忘不了的還是我,這時心裡便這樣思惟:我在生死裡曾經長久的流轉,過去無量劫來一直流轉到現在,如果我不修行,不修四聖諦,還是要繼續流轉生死;現在我很幸運,遇到本論,還可以修奢摩他、毗缽舍那,修四聖諦,所以將來一定能夠成就涅槃,為了成就涅槃為上首,超越生死苦惱的境界,我修種種戒定慧的善法;依止佛開示的四聖諦,我能觀察苦真實是苦,了知色受想行識是無常、苦、空、無我;也觀察到愛真實能夠集聚所有的苦,是未來生死苦果的因集起緣;佛說涅槃是滅靜妙離,這麼微妙的境界,我能觀察滅真實是滅,涅槃寂滅是真實寂滅苦惱,是殊勝的境界;我也觀察到道真實是道,此道諦的道如行出四種行相,真實是能解決生死苦惱的方法;我能夠觀察空真實是空,了知色受想行識裡無我無我所,真實是空;我能觀察無願真是無願,對來生還有一個苦的色受想行識,我真實是無願;我能觀察無相真是無相,當心與法相應時是沒有色聲香味觸、眼耳鼻舌身,沒有貪瞋癡男女,種種的相都是不現的,一切法真實是無相,能夠這樣的觀察,這些都是我所擁有的,都是我現在的成就。
 可見沒有修行的人,會因為自己的優點而生起我慢;正在修行時,也會因為修行生起我慢;所有這些都是我的修行,覺得自己比他人有修行,這即是我慢出現。真實是這樣,修行的習氣顯現出來。老修行的脾氣大,反而剛修行者覺得自己不行,很謙虛;尤其剛出家,誰來要求自己都很樂意服務,很親切卑下,久了反而會說殺雞焉用牛刀,因為久了,有點成就,我慢會生起。現在修聖道也是一樣,習氣很難改,我能修學聖道,我能觀察苦集滅道等,這些都是我所擁有,依修行生起我慢,生起種種的高慢心。
申三、結過失
 第三科結過失,結說由我慢的過失不能趣入涅槃。
由是因緣,雖於涅槃深心願樂,然心於彼不能趣入。
 由於這樣的因緣,行者雖然對涅槃深心願樂,由於我慢充滿於內心,於涅槃的境界還是不能真正的趣入。
《披》能障現觀麤品我慢等者:謂於趣入涅槃作意中,或有間、或無間我相隨轉,當知是名麤品我慢。以於諸行非我執我,長時串習為因緣故,起此我慢。趣現觀時,任運現行,不自覺知,故能為障。由是亦說心於涅槃不能趣入。
 行者於趣入涅槃的作意當中,這是要特別作意的,如果不作意這件事情,不提起正念,心是隨順生死的,因為它是一個苦果,由取而有的蘊,勢必與取相應,與我執、法執相應的,所以趣入涅槃要如理作意,要修了相作意、勝解作意。這時我慢隨順進入作意,有間隔或沒有間隔相續的隨轉,我慢的相貌會隨順生起,應當知道是名麤品我慢。此「我很能修行」的麤品我慢在內心裡面生起,已修到勝解作意還會這樣執著。這是因為無始劫來不間斷的長時串習,已經有這種慣性思惟,習慣將身體及這一念心當作是我或是我所為因緣故,使得行者雖知五蘊諸行裡面沒有我但還是執著有我。我慢也是一樣,行者在奢摩他裡面修四聖諦,正要趣入聖人的無分別智現觀時,自認自己已經很了不起,我慢自然任運的出現,沒有警覺到這是錯誤的,會成為一種障礙,因此對涅槃還是不能進入,不能證淨,不能安住,不能勝解。由此可見修無我觀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棄捨生死輪迴的一個關鍵。
午三、於道諦4 未一、道勝解
 第三科於道諦,修習對於道諦的盡所有性,分四科;第一科道勝解,於道諦的盡所有性發起道勝解。
彼既了知如是我慢是障礙已,便能速疾以慧通達。
 行者既然知道能警覺到我慢的相貌出現,是能障礙成就涅槃的,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聖道,無我的觀慧才能真實到涅槃那裡去,當我慢現行時,馬上警覺不對,立刻能以正見的智慧通達,我我所的想法是不對的,這樣名道勝解。
 道諦有道如行出,勝解是能通達尋求義故,能通達追求涅槃,肯定現在修的聖道是正確的,能夠到那裡去名道勝解。
未二、如勝解
 第二科如勝解,於道諦的盡所有性發起如勝解。能如實尋求義故稱為如,道諦能使行者與諸法實相相應,名如勝解。這時應如何作意?
棄捨任運隨轉作意,制伏一切外所知境,趣入作意。
 如何與諸法如相應?這時行者必須棄捨任運生起的我相隨轉作意,對心所緣的所知境,身受心法、六根、六塵,本來行者以為心外有法,久修奢摩他,會了解到「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三摩地所行的影像只是內心的分別,離開自己的分別心,境界是不可得的,不執著所緣境是真實有的,名為制伏。不執著它是真實有,能通達它是空的、無我的,如此努力的控制這一念心繼續修,能制伏一切外所知境,而相似的與實相相應。
 不執著所緣境是真實有的,必須要先認識境界並不在心外,離開這一念心,沒有境界的存在,與平常的習慣性不同。凡夫都覺得境界是在心外面,是外面的境界引起自己的分別心,但是佛說離開了自己的分別心,沒有這些境界,這是佛從修行經驗裡面體驗出來的實相;如果自己沒有修證到那裡,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概念而已。雖然知道唯識所現,一切法不離識,識所現,識一現出來即有能所,依據所現出來的相又引起內心的分別,但無始劫來的串習,使自己一直錯覺境界在心外面,遇到不如意時便抱怨他人不好,或是境界不好,不能通達這是唯識所現,是自己的心所現出來的,如果轉個心念,境即改變。如果有真實的禪修經驗,便會有深刻的理解,能了解所緣境不是真實的,是不離開內心的分別。
 玅境長老說,一切法唯識所現,是大乘唯識學的解釋,聲聞乘也是這樣。他舉出《出曜經》裡面的例子來說,其實在部派時,《阿含經》也是有此義,只是沒有明顯這樣說。《出曜經》在大正藏第四冊733頁,裡面有句話:「鹿歸於野,鳥歸虛空,意歸分別,真人歸滅」,鹿在野地走來走去,鳥的境界是在虛空飛翔,意所緣的境界,都是內心的分別,真人是聖人,與實相相應的人,心與滅諦相應,知道一切法是不可得的,只是內心的虛妄分別,所以玅境長老舉這個例子。另外在《大毗婆沙論》,大正藏卷27,145頁裡面,也說到「獸歸林藪,鳥歸虛空,聖歸涅槃,法歸分別」,野獸是屬於樹林裡面的動物,鳥是在虛空飛來飛去,聖人是屬於涅槃的,心是與涅槃相應的,是無相離相的境界,心裡所緣的一切法塵,都是內心的分別,這些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都只是內心的分別。可見諸法實相是相通的,只是表法不同。
 行者進一步將我慢去除後,通達一切境界不離內心的分別,制伏一切外所知境,趣入作意,趣入如勝解。
未三、行勝解
 第三科行勝解,於道諦的盡所有性發起行勝解。行是不斷的在所緣境上修苦集滅道四聖諦,也有向前進、繼續修行之義。
隨作意行,專精無間觀察聖諦;隨所生起心謝滅時,無間生心,作意觀察,方便流注,無有間斷。
 隨勝解作意,行者知道我慢是不可得的,將它去除了,繼續專注的、精進的、沒有間斷的觀察四聖諦,隨所生起的心念剎那生剎那滅時,沒有間隔、繼續的生心來作意觀察苦集滅道,一直用此方法,像是水滴流注,一滴滴的滴在同一個地方,無有間斷的練習四聖諦的觀法,或更進一步不斷的練習無我觀,使它沒有間斷,是名行勝解。
《披》棄捨任運隨轉作意等者:麤品我慢能生作意不復現行,是名棄捨任運隨轉作意。以心緣心,生總厭離,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不由境界心作意生,是名制伏一切外所知境,趣入作意。隨勝解作意行,專精無間觀察聖諦,當知此即順決擇分加行位攝。顯揚論說:從十六行智,後能復轉修習,先緣自心,總厭心智生,此說名煖,乃至廣說。(顯揚論十六卷二十二頁)義應了知。
 麤品是粗顯的我慢煩惱,現行是一種作意,行者並沒有特別令我慢生起,因為過去的串習力量太強,於修作意時便任運自然生起。這時行者警覺到執著自己有修行,有我慢生起,由智慧通達這是一種障礙,於是立即棄捨任運自然生起的我慢,我慢的煩惱被制伏,便不再現行,是名棄捨任運隨轉作意。
 行者繼續修道聖諦的勝解作意,以後一念正見之心,緣前一念我慢之心,發現這一念心有煩惱,即生出厭離,「總」是包括所有的煩惱,不只我慢的煩惱,只要心裡生出煩惱,全部都是厭離的。
 通達在定裡面出現的影像,只是內心的分別,離開自己的分別心,此影像是不可得的,它沒有自性,沒有獨立的體性,是依靠內心的分別才能顯現的。不是由於心外面的境界引發內心的分別,是自己的內心變現出來境界,依止此心所變的境界又去分別它,知道境界是不真實的,趣入這樣的如理作意,即能夠制伏心外有法的錯誤執著,是名制伏一切外所知境趣入作意。
 又隨順佛所開示四聖諦的種種勝解作意,這樣修行,專心沒有間隔的,不懈怠的觀察四聖諦,這是屬於順決擇分加行位所攝。決擇分是見道時,與七覺支相應的心,順指隨順,還沒有進入見道位,證入無分別智之前,加行位修行名順決擇分。
 《顯揚聖教論》說:從四諦十六行相智後,不只一次,能夠不斷的觀修四聖諦,本來是很全面的觀察三界諸蘊的四諦十六行相,逐漸由廣而略,範圍縮到緣慮自己的內心,專注緣這一念心,這一念心如果有不清淨的煩惱出現時,全面厭惡心的煩惱境界,這樣的智慧產生,修到這種程度稱作「煖」。內心的煩惱出現時,能知道要厭離,不要再相續,這時修行達到煖的境界,繼續精進下去接著會達到頂、忍、世第一。這是在《顯揚聖教論》卷16,22頁裡面所說,它的道理應該明白。
未四、出勝解
 第四科出勝解,於道諦的盡所有性發起出勝解。前面說到出的行相,一向能趣涅槃義故,如果常常修道勝解,道如行出,修四念處,或是最後修無我觀,能夠趣向涅槃。
彼既如是以心緣心,專精無替,便能令彼隨入作意障礙現觀麤品我慢,無容得生。
 行者用智慧的心來觀察這一念心,直接觀這一念心,專精無替,替是廢的意思,很專注,沒有廢除所緣,是相續的,以心緣心,不斷用之前栽培正見的心,四聖諦,無常、苦、空、無我的正見,來觀察自己的心,因為心是果報的主,是有情執著的主體,「心是我」的執著是最難棄捨的,最後專注的要點在這念心,注意這一念心,有沒有我慢生起,使令那隨入勝解作意障礙聖諦現觀的麤品我慢不會生起,不容許它再出現。心一旦注意觀察,我慢反而不會出現,如果不知道我慢已經現行,才會隨著它轉。

《披》彼既如是以心緣心者:謂以後後能取,觀前前能取法,是名以心緣心。修所成地說:依無間滅心,由新所起作意,以無常等行如實思惟。(陵本二十卷十九頁1778)其義應知。
 修習觀行,主要是觀照這一念心,不斷的注意這一念心,以後後能觀的心,觀察前前能取的法,是名以心緣心。觀這一念心,此心成為自己的所緣,也就變成一種法相,心成為自己的所緣相,是名以心緣心。〈修所成地〉說:由下一念新所起的作意,觀察前一剎那無間謝滅的心,用什麼樣的作意來觀察?是以無常、苦、空、無我的四種行相,觀無常,或觀苦、觀空、觀無我,這樣正見相應的心,來觀察下一念新所起的心,如諸法實相來思惟。這是〈修所成地〉卷20,745頁裡面提到在四聖諦裡面如何修盡所有性,文裡面有詳細的列舉出來。
巳二、如所有性攝2 午一、悟四聖諦2 未一、別辨悟入4 申一、苦諦2 酉一、釋4 戌一、無常性
 第二科如所有性攝,修習如所有性所攝的勝解作意,分二科;第一科悟四聖諦,悟入四聖諦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別辨悟入,各別辨明悟入四諦的各種行相,又分四科;第一科苦諦,悟入苦諦的四種行相,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四科;第一科無常性,悟入無常性。
如是勤修瑜伽行者,觀心相續,展轉別異,新新而生,或增或減,暫時而有,率爾現前,前後變易,是無常性。
 如是精勤修止觀的行者不斷的觀這一念心,觀察能取的心,因為心是能取的,法是所取的,其實是觀心的行相,會發現每一念頭生出來都不同,展轉有各別的差異,而且一個個新新的生起,不斷這樣修,正念增加了,生死煩惱減輕了;如果程度不夠會是煩惱增加,正念減少。這一念心是暫時而有,生已自然滅,每一念心都是剎那生剎那滅的,忽然的生起,前一剎那、後一剎那都是有變化的,常常這樣觀心,可以悟入心是無常性的,無常性是共相,即是如所有性。
戌二、苦性
 第二科苦性,悟入苦性。
觀心相續,入取蘊攝,是為苦性。
 在禪修裡面,直接觀這一念心,不斷的相續這樣觀察,即會發現,這一念心是過去的煩惱與造業的果報,它是取蘊所攝的,取是有取著,這一念心一出現,都是執著色聲香味觸、眼耳鼻舌身意是真實的,執著其中有我、我所,當這一念心與境界相應時,不論它生起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能通達都是苦的。這一念心,如果任運生起謝滅,沒有對治煩惱,它是屬於前一生煩惱與業所得的果報,畢竟是苦,也是一種苦果,所以說是為苦性。這時悟入原來心也是苦的,因為它是苦果。
戌三、空性
 第三科空性,悟入空性。
觀心相續,離第二法,是為空性。
 行者繼續觀心,因為這一念心是煩惱與業招感的苦果,但是此苦也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有,沒有第二法;所有的果報,包括色受想行識,以心為主,在果報裡面並沒有一個能主宰的我存在,只是因緣所生的法,只是心法而已,沒有第二法,是為空性。這一念心,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有的,離心也沒有我,即心也不是我。
戌四、無我性
 第四科無我性,悟入無我性。
觀心相續,從眾緣生,不得自在,是無我性。
 不斷的觀照這一念心,剎那生剎那滅,此心從哪裡來的?它不是自己現出來的,是由種種因緣產生的,有愛的煩惱一定有愛的種子,於如意的境界為所緣緣,還有其他的增上緣、等無間緣,四緣具足,前一念滅,後一念生,愛便生起。心是從眾緣所生,不得自在,不想生起那個心都沒辦法,因為因緣現前,心即生起,所以此心也是無我性的,是不可主宰,不像凡夫所執著的心可以自在,可以統領一切,現在說,心是從眾緣生,不得自在,是無我性。
酉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名悟入苦諦。
如是名為悟入苦諦。
 如是名為由如所有性悟入苦諦。
 這一念心是苦,所有的果報,色受想行識都是苦,現在因為以心為所緣境,心是果報的主體,直接觀察心,觀察共相,發現心是無常的,是苦性的,因為它是取蘊所攝,一大堆取著的煩惱所產生的法,它也是空的,也是無我的,也是不自在的,所以悟入苦諦。
《披》觀心相續離第二法者:觀心相續,唯是諸行,無別常恆、堅住、主宰我有情等,是名離第二法。
 觀心相續,行者發現心唯是有為法,是虛幻的,沒有另外一個常恆住、不變異、有主宰性的我存在,心內、心外及心本身都沒有一個主宰者,是名離第二法,這時行者進一步即悟入苦諦。
申二、集諦
 第二科集諦,悟入集諦的四種行相。
次復觀察此心相續,以愛為因、以愛為集、以愛為起、以愛為緣。如是名為悟入集諦。
 其次繼續的觀心相續,觀察這一念心,是從愛來的,以愛為因,有愛的種子,因為愛著自體,這是自體愛,此心會一直不斷的生起;以愛為集,它能夠集聚生死的苦果;以愛為起,生死苦果的現行,愛能令它生起;以愛為緣,心生起之後又引起老病死苦種種的苦惱,有愛會令心受到很多的苦。繼續觀察,發現這一念心,此苦果從哪裡來的?從愛來的,即悟入集諦。
申三、滅諦
 第三科滅諦,悟入滅諦的四種行相。
次復觀察此心相續所有擇滅,是永滅性、是永靜性、是永妙性、是永離性。如是名為悟入滅諦。
 接下來繼續觀察,觀心相續,心如果沒有給它愛水滋潤,當然現在沒有辦法停止它,假如進入無餘依涅槃,是不會使生死流轉的心再相續,這一念心的相續,經過智慧的簡擇不再令它相續時,煩惱滅了,生死心不再相續,不會再令行者在三界五趣裡面感果,是永滅性;乃至進入無餘依涅槃,連苦果也不可得,是永靜性;這滅、靜是最寂靜微妙的,是永妙性;滅、靜是永遠出離三界的,是永離性。在觀心相續當中,如是名為悟入滅諦。
申四、道諦
 第四科道諦,悟入道諦的四種行相。
次復觀察此心相續究竟對治趣滅之道,是真道性、是真如性、是真行性、是真出性。如是名為悟入道諦。
 其次繼續觀察此心相續,心是不斷的相續,生死不斷的相續,是無邊際的,而能夠究竟對治趣向涅槃之道,即是修四念處,精準的來說,修無我觀可以對治,可以趣向寂滅的涅槃,是真實聖道的體性,是真道性;是真實與諸法如相應的,是真如性;修四念處無我觀是真實可行的,可以趣向涅槃,是真行性;是真實使有情出離三界的,是真出性。行者知道聖道是真實不虛的,由此悟入聖道。
未二、總顯勝德3 申一、能生正智
 第二科總顯勝德,總相顯示悟入四聖諦的殊勝功德,分三科;第一科能生正智,悟入四聖諦能夠生出與正法相應的智慧。
如是先來未善觀察,今善作意方便觀察,以微妙慧,於四聖諦能正悟入。即於此慧親近、修習、多修習故,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正智得生。
 如是行者過去以來沒有善巧的觀察過這一念心,現在善巧的以對四聖諦的勝解作意,以盡所有性、如所有性的方便觀察,以微妙的智慧於四聖諦能夠正確的悟入。即於此智慧不斷的親近、修習、多修習故,到最後能緣的心、所緣的境,能觀的心、所觀的心相,能緣與所緣平等平等的正智便得以生起。
 能緣是不可得的,所緣也是不可得的。唯識學說先觀所緣不可得,制伏一切外所知境,於外所知境不可得,能緣的心也是不可得了。所緣境不可得,能緣心也不可得,這是平等平等的,此能所二法都是平等的,這樣的無分別智即是正智,是可以生起了。能生不是表示現在已生,而是繼續這樣修行,將來能夠證入無分別智。
《披》今善作意方便觀察等者:謂由勝解作意,起四加行,觀察聖諦,是即加行無漏智攝,名微妙慧。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故名所緣能緣平等平等正智。
 微妙慧是隨順於無漏智,並不是無分別智,這時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與如所有性稱為勝解作意。由勝解作意生起四加行,由煖位進入頂位,頂位進入忍位,忍位進入世第一,四種加功用行時,觀察四聖諦,還是在加行位的凡夫,這是加行無漏智所攝,不是根本的無漏智,也不是後得的無漏智,因為行者現在還沒有成就聖道,這種智慧名微妙慧。此時行者可以通達三摩地所行的影像只是內心的分別,唯是其識,因此名所緣能緣平等平等正智。
 所緣的境是心變現的,境即是心,心即是境,這時還沒證入無分別智,因為還執著這一念心,還沒有證入唯識性;如實通達此識是不可得的,根本智才會產生。
申二、能斷我慢
 第二科能斷我慢,悟入四聖諦能夠斷除我慢。
由此生故,能斷障礙愛樂涅槃所有麤品現行我慢。
 由於行者有所緣能緣平等平等正智生時,能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萬法唯識,知道所知境是識所變現的,能斷除障礙愛樂涅槃所有麤品現行的我慢。
申三、能趣涅槃
 第三科能趣涅槃,悟入四聖諦能夠趣向涅槃。
又於涅槃深心願樂,速能趣入,心無退轉,離諸怖畏,攝受增上意樂適悅。
 行者修到這個程度,有殊勝的功德,對涅槃境界,深刻的產生希願好樂,很快能趣入涅槃無所得的境界,心無有退轉,遠離對涅槃的恐怖畏懼,攝取接受強而有力而且感到舒適愉悅的意樂,動機,心裡對涅槃的好樂強而有力,覺得證涅槃是令人很喜悅的事。這是約修如所有性,行者不斷的修四聖諦的如所有性,可以各別悟入苦集滅道四諦,這時有三種殊勝的功德能夠產生正法相應的智慧,知道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能夠斷除我慢的障礙,能夠趣向涅槃,朝向根本無分別智的方向去了。
午二、起四善根4 未一、煖
 第二科起四善根,悟入四聖諦能生起四種善根,分四科;第一科煖,生起煖位的善根。
如是行者,於諸聖諦,下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是名為煖。
 這樣的行者,對於四聖諦十六行相之義理已得到決定忍可,進一步生起下品所攝的能緣所緣平等平等的智慧,是屬於四加行的煖位。
 這種智慧還不是根本無分別智,行者通達苦集滅道四聖諦的真理,對四聖諦實相的智慧是屬於下品的,是比較粗淺的。「忍」是忍可,是一種決定的智慧,能緣的心是不可得的、所緣的境也是不可得的,這種平等平等的智慧生起,勝解的程度到下忍時,名煖。
未二、頂
 第二科頂,生起頂位的善根。
中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是名為頂。
 行者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知道一切法是唯識所現的,中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的智慧生起,是名為頂。
未三、諦順忍
 第三科諦順忍,生起忍位的善根。
上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名諦順忍。
 隨順四聖諦名諦順忍,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上忍所攝的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慧生起,是屬於上品,名諦順忍。
《披》是名為煖等者:此中煖、頂,及諦順忍、世第一法,如前諸根、諸力中,已釋其相,是即名為四種善根。其義應知。(陵本二十九卷十頁2436
 前面說到諸根是指信進念定慧的善根,已經栽培在內心裡面,名根;已經有力量,產生作用,很快將要證聖道,名力。前面已經解釋它的相貌,說到諸根相應於煖頂;諸力相應於諦順忍、世第一法,有各種不同的説法,這是四種善根,它的義理應該知道,在卷29,978頁有說到。
未四、世第一法4 申一、出住心
 第四科世第一法,生起世第一法的善根,分四科;第一科出住心,說出住心的相狀。
彼既如是斷能障礙麤品我慢,及於涅槃攝受增上意樂適悅,便能捨離後後觀心所有加行,住無加行無分別心。
 行者不斷的觀這一念心,心是與無常、苦、空、無我相應的,也能知道心從哪裡來,悟入愛是集,悟入苦滅的滅諦,聖道是正確的,悟入道諦,修到世第一法時,能夠斷除障礙現觀的麤品我慢,我慢不出現,對涅槃有強大的好樂心與歡喜心,不斷這樣用功,便能夠捨離後後所觀心的所有加行,到最後進入無加行,不用特別的用功用力,所緣的境是無相的,能緣的心是無分別的,所緣能緣平等平等智生。能緣的心是無我的,所緣的心也是無我的,因為行者將我慢已去除,能安住在無相、無加行、無功用、無分別心的狀態。
申二、辨心相3 酉一、似滅非實滅
 第二科辨心相,辨明世第一法的心相,分三科;第一科似滅非實滅,這一念心好像滅了,可是不是真實滅了的相狀。
彼於爾時,其心似滅,而非實滅;似無所緣,而非無緣。
 世第一法時,行者已通達心是無我不可得的,那時心好像是滅,而不是真實的滅;心很微細,好像沒有所緣境,而不是真的沒有所緣境,還是有一個無所得的所緣境。
酉二、似遠離非遠離
 第二科似遠離非遠離,說明心似遠離非遠離的相狀。
又於爾時,其心寂靜,雖似遠離,而非遠離。
 又於世第一法時,行者的心非常寂靜,寂靜是約遠離煩惱及種種相的干擾,好像已經沒有煩惱了,很寂靜了,沒有這些煩惱相,其實沒有真實的遠離,因為行者的煩惱種子尚未斷除,體性還是有漏的、有執著心,執著無所得。
酉三、非美睡眠覆蓋2 戌一、顯正
 第三科非美睡眠覆蓋,不是美睡眠覆蓋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顯正,顯示正確的相狀。
又於爾時,非美睡眠之所覆蓋,唯有分明無高、無下奢摩他行。
 又在世第一法時,那一念心不像美睡眠所覆蓋,美睡眠是睡的很好,不作夢,作夢是因為意識的虛妄分別心還在,所以常常作夢,美好睡眠睡的很沉,沒有作夢的現象,沒有雜亂的分別心出現,但又不像美睡眠那樣;有時修行修到像美睡眠那樣,行者以為自己證果,其實沒有,只是像美睡眠的狀態一樣,它的明瞭性不是很強的,睡得很沉,只是沒有散亂的夾雜。世第一法時的心是與明相應的,唯是分明的,心裡沒有高下,沒有不平等的心,是與奢摩他止行相應的。
《披》唯有分明無高無下奢摩他行者:此顯無相心三摩地不低、不昂,如其所應,名無高下。三摩呬多地說:由不思惟一切相故,於彼諸相不厭不壞,唯不加行作意思惟,故名不低。於無相界正思惟故,於彼無相不堅執著,故名不昂。(陵本十二卷九頁1002)於彼所緣其相明淨,究竟顯現,故名分明。
 這是顯示無相心三摩地,不是低下的,不失去明了性,只是不努力地警覺其心,去思惟一切法苦、空、無常、無我,也不是很高昂的,雖然思惟無相,但是不執著、不堅執著這個無相,這時還沒完全證入無分別智時,是心無高下;此時的心是無我、無我所的,是無相的,是不可得的。〈三摩呬多地〉說:由於不思惟一切相故,心裡沒有憶念任何的相,也不刻意去分別種種的法相,對種種的相,不會厭離,也不會壞滅,只是不刻意加行作意思惟,因此名不低。由於對無相的境界有正確的思惟,對於所緣的「無相」不會堅固執著而生起一個「無相」的相,名為不昂。如〈三摩呬多地〉卷12,415頁所說。若對所緣的境是無我的,能緣的心也是無我的,無相相應的所緣境相,是非常光明清淨無染,圓滿的顯現出來,名為分明。這一念心還是明明了了的,不像美睡眠時,雖然沒有虛妄雜亂的相出現,心仍不是很分明的。
戌二、簡非
 第二科簡非,簡除不是的相狀。
復有一類,闇昧愚癡,於美睡眠之所覆蓋,其心似滅非實滅中,起增上慢,謂為現觀。此不如是。
 又有一類人修止觀時,會有闇昧愚癡的現象,對所緣境不是很清楚,迷迷糊糊的,被美的睡眠所覆蓋,沒有起妄想,那柱香坐得很好,感覺心好像消滅了又非真實滅的狀態中,模模糊糊當中有一點點感覺,於此生起增上慢,以為證入現觀,認錯消息了,這時有點類似沈沒的境界,沈沒時也沒有雜亂相,心裡還是有一點明了所緣相;之前可能修無我觀不是完全相應時,卻以為證得諸法實相了,一切法不可得,以為已經成就了,因為好像感覺不可得了。但是這裡不是,證悟時是很清楚的,這一念心是很強大光明的,不會闇昧,不像美睡眠。
 以前有一位同梵行者,靜坐時打磕睡,下座時說自己修得很好,自詡靜坐功夫相當好,沒有妄念。大家告訴他,看到他身體搖動好像睡著了,他就否認,說自己知道。若有闇昧愚癡,沒有無我的正見,感覺到能緣的心也不可得,所緣的心也不可得,這種感覺又不是很清楚,會容易起增上慢,或認為證初禪,就以為得到初果,其實不是,其實心是有沈沒的現象,被美睡眠所覆蓋,以為這樣就是無分別智了,心沒有明了性,這裡不是這樣說的。
申三、顯分位
 第三科顯分位,顯示世第一法這一部份的狀態。
既得如是趣現觀心,不久當入正性離生。即於如是寂靜心位,最後一念無分別心,從此無間,於前所觀諸聖諦理,起內作意。此即名為世第一法。
 世第一法說這麼多,其實只有一剎那。因為行者一直不斷修行,趣向無分別智的心已經出現了,心朝向實相的方向去了,不久的一剎那,將會趣入聖道的正性離生,遠離煩惱。就在這時,內心是非常寂靜的,沒有煩惱動亂,在凡位的最後一念無分別心,所緣的心與能緣的心都是不可得,這一剎那後,沒有間隔,於前面所觀四聖諦的義理,生起內作意,無分別智相應生起。了相與勝解作意都還有一法為所緣,藉佛菩薩的開示,明白通達四聖諦,於證得無分別智時,是內心的實證,不從他緣,親切的體驗到名內作意。內作意無分別智生起之前的一剎那無分別心名為世第一法。
《披》從此無間等者:謂此最後一念無分別心,與出世無漏聖法為等無間緣。由無漏法各別內證,非從他緣,是故說言起內作意。即此最後一念無分別心,說名世第一法。
 此最後一念的無分別心,一剎那以後,與出世間的無漏聖法為等無間緣,前一念無分別心滅,後一念就證入根本無分別智了。由於無漏法是各別行者內自所證得,證得根夲無分別智時,是沒有煩惱的,清淨的,無為的,涅槃的境界,實相的境界,是各行者自己心裡面現起的,由如如智證如如理,這時通達了空,與空相應的心,與無我相應的智慧;不是依賴他緣,不是由於佛菩薩或他人的開示而成就的,得悟聖道是因為行者長時間修止觀,是自己努力的,經過修證以後,心能夠與無分別的境界相應,與諸法實相相應,因此說起內作意。即此最後一念無分別心,它還是似滅非實滅,似遠離非遠離,非美睡眠之所覆蓋,此時為什麼還不能算真實的無漏?因為行者心裡還是有一個相似真如的相,等到行者證入根本無分別智時,連此真如相也不可得,真實證入無分別智,世第一法只一剎那,是隨順根本無分別智的,下一剎那一定見道。
申四、釋得名
 第四科釋得名,解釋得名世第一法的原由。
從此已後,出世心生,非世間心。此是世間諸行最後界畔邊際,是故名為世第一法。
 從這一剎那以後,出世間無分別智就產生了,不是世間心,世間心是有分別的,雖然於世第一這時名無分別心,還是有分別,有能、有所。從此以後出世心生,這一剎那以後就不是了,能所也不可得,根塵識也不可得,語言也不可得;心訓練到這時,是世間有為法最後的界限,最後邊際,凡夫最後這一念有分別心,名為世第一法。世第一法還是有分別的,有「能、所」的,不過它的分別是分別「無分別」,所以名無分別心。
寅二、通達2 卯一、明現觀4 辰一、出智體
 第二科通達,通達四聖諦的現觀與作意的差別相,分二科;第一科明現觀,說明證得四諦現觀的智慧乃至相狀,又分四科;第一科出智體,說出四諦智的體性。
從此無間,於前所觀諸聖諦理,起內作意;作意無間,隨前次第所觀諸諦,若是現見、若非現見諸聖諦中,如其次第,有無分別決定智、現見智生。
 從世第一法,一剎那以後,沒有間隔的,於前面所觀察四聖諦的義理,生起內心的作意;超越前面所謂的了相作意、勝解作意,這時起內作意,沒有間隔的,隨前面次第所觀察的四諦十六行,依盡所有性、如所有性觀察所緣的事,或者是現見的五蘊、或者是非現見色無色界的五蘊或四蘊,諸聖諦中,用這樣的次第來觀察,這時有無分別,而且是決定的現量智慧產生。
辰二、辨斷果2 巳一、斷障
 第二科辨斷果,説明斷除煩惱的成果,分二科;第一科斷障,說明斷除的障礙。
由此生故,三界所繫見道所斷附屬所依諸煩惱品一切麤重,皆悉永斷。
 由於此根本無分別智產生,三界所繫屬的見道所斷煩惱,附屬在行者阿賴耶識裡面的諸煩惱品,三界的煩惱,一切麤重,煩惱的種子,皆悉永斷。前面說有十種煩惱:五利使的薩迦耶見、邊執見、戒禁取見、邪見、見取見、與五鈍使的貪、瞋、癡、慢、疑,這十種根本煩惱都是因為不了達四聖諦而生起,欲界有這十種根本煩惱,乘以四種聖諦有四十種,色無色界的有情沒有瞋心,各有九種煩惱相應,於四聖諦理各有三十六種煩惱,一共七十二種煩惱,加上欲界四十種,總計有112種煩惱。於見道位時,能將三界分別起的112種煩惱的種子,完全斷除。
《披》若是現見若非現見等者:前說現見諸蘊諦智,即是能生法智種子依處;及不現見蘊比度諦智,即是能生類智種子依處故;是舉其因。今顯其果,故作是說。當知法智、類智,總略名無分別決定智、現見智。
 前面說,於現見的色受想行識所生四聖諦的智慧是使行者產生法智種子的依止處;於色無色界的色受想行識不現見蘊,用四聖諦的智慧來觀察,這是一種比量,由比量觀察的智慧,是產生類智種子的依處;這是舉其因,過去這樣修,依著三界的五蘊或是四蘊,來觀察它的苦集滅道,現在顯示所得的果,因此這樣說。修因成功了,得到的果是成就根本無分別智,這裡面包括法智、類智,合起來總略名為無分別決定智、現見智。通達三界裡面苦集滅道四聖諦,這裡面具有法智與類智。
巳二、得果3 午一、不還2 未一、標離欲
 第二科得果,得果的三種差別,分三科;第一科不還,證得不還果,又分二科;第一科標離欲,標出已離欲者現觀時證得不還果。
此永斷故,若先已離欲界貪者,彼於今時既入如是諦現觀已,得不還果。
 若行者依止七作意,於奢摩他修世間道,觀下苦麤障,欣上靜妙離,成就了未到地定,或是根本定,現在將三界所繫的見道所斷附屬所依諸煩惱品一切麤重,皆悉永斷,煩惱種子已斷除,但是還有不同的情況。若行者之前已經離欲界貪者,是已經得到根本定初禪以上,在《俱舍論‧分別賢聖品》也說到,如果行者之前已經成就初禪乃至無所有處定,若修四聖諦,現在證入無分別智時,馬上得三果。這是因為行者之前已將欲界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前的修所斷的煩惱伏除,這時聖道的力量將欲界九品修惑的種子也一起斷除了,這是一種情況,能證得三果。
未二、釋其相2 申一、例前
 第二科釋其相,解釋已經離欲的相貌,分二科;第一科例前,例如前說。
彼與前說離欲者相,當知無異。
 已經離欲證初禪乃至無所有處定,依所得根本定證三果的行者,與前文所說修世間道證四禪或四空定的離欲者的相貌沒有什麼差別。
申二、簡別
 第二科簡別,簡擇其中的差別。
然於此中少有差別。謂當受化生,即於彼處當般涅槃,不復還來生此世間。
 然而這其中還是有少許的差別。前面修世間道時,離欲證得初禪以上等定,與證得不還果時是有差別的。證得初禪的行者由於沒有斷煩惱的種子,只是伏煩惱的現行而已,到色界天去受生以後,壽盡可能回到欲界或三惡道,因為沒有究竟超越生死的輪迴,與三果已斷欲界煩惱種子不同,三果聖人於這一生結束時,會到色、無色界天受化生,在色、無色界天繼續修四念處、四聖諦,於該處可以進入涅槃,不會再來人間受生,所以稱不還果。因此三果聖人與得到初禪的行者不一樣,雖然離欲的外在相貌是一樣,但不能由外相得知行者有沒有證果,根本的決定在於會不會再來世間輪迴。
《披》彼與前說離欲者相等者:前說離欲者相,謂身業安住,諸根無動,乃至廣說。(陵本三十三卷二十頁2729)今說不還少有差別。彼雖離欲,而非究竟,還於欲界生四生中。不還不爾,唯生色無色界,不復還來生此世間。是故說言當受化生,即於彼處當般涅槃,由色無色唯化生故。
 在前面卷33,1086頁裡有説到,得到禪定離欲者的相貌,是身業安住,諸根無動,威儀進止無有躁擾。六根不會散亂,不會掉舉,行住坐臥四威儀,前進或停止不會躁動擾亂,非常的優雅,於一種威儀狀態,或久坐,或久站,行住坐臥的威儀不會經常改變,這是離欲者身業的相貌,看起來是很安定,乃至詳細如前所說能有堪忍,不為種種欲尋思等諸惡尋思擾亂其心等。
 在《玄奘大師傳》裡面說到,大師其實很忙,經常有皇帝高官貴人前來拜訪,據說他可以坐整個上午身不動搖,可見他也有禪定功夫的,身體不用改變姿勢,坐在那裡與人應對,這是約身業來說。約語業來說,離欲的人,「言辭柔軟,言辭寂靜,不樂喧雜,不樂眾集,言語安詳」,所說的話非常的柔軟,因為沒有瞋心,所說的話是愛語的,而且很寂靜,聽了心裡不起煩惱,不喜歡大家集在一起談話,說話慢慢很安詳,從容自在。意業約二種來說,一種約五識相應的相貌,一種約意識相應的相貌。眼見色已,唯是覺了色,知道是色,不會起色貪,因為已經離欲;耳根接觸美妙的聲音不會起貪,面對美食也不貪,接觸柔軟細滑的境界也不貪,因為離欲了;生活是離欲的,少欲知足的,這是五識相應相。意識相應相是能無所畏,心裡沒有害怕,俱生的智慧與加行覺悟的智慧,是很幽深的,心裡常常很愉快的,沒有憂愁,有欲的人很憂愁,沒有欲的人是很快樂的,因為有得色界無色界定,身心輕安廣大,所緣是廣大的,身心隱密,不會常常將心相很明顯的表露出來,沒有貪心的相貌顯現,也不會發脾氣,堪忍性很強,他人觸惱,他心裡不動,不會為種種欲恚害等諸惡尋思,擾亂內心,離欲的人是有這種相貌。但同樣離欲也還是有差別,前面得到禪定的人,雖然離欲,只是伏斷煩惱的現行,外表看起來有修行,但不是究竟圓滿,還是會回到欲界,在胎卵濕化四生之中受生;三果聖人也是這種清淨的相貌,如果再受生,只會以化生生到色無色界天去,因為欲界煩惱的種子已斷,不會再回欲界受生死輪迴,會在那裡進入涅槃。
 在經典裡說到有禪定的人,看起來很有修行,這類人也可能是已得到聖道,如何分辨?在《大毗婆沙論》中說到,有一位無聞比丘,本來也在佛法裡修禪定,於得到四禪後,修無想定,覺得受想是干擾內心的,是思惟分別,是煩惱,於是沒有依四聖諦來修行,起厭背受與想,證得無想定。在僧團裡表現得很有修行,身業很安住,不掉動的,威儀非常的好,言辭也是柔軟寂靜的,也不貪瞋癡,大眾僧都非常的讚歎他,都說他是證果的人。但是有一位阿羅漢注意到這件事,看看那位比丘是不是真的證果,入定一觀察,發現這位比丘修錯了,雖然精進修行,但證的是無想定,無想定是外道定。於是對那位比丘說:你這樣修下去,到無想天壽命是五百年,從無想天再回到世間,心智會很遲鈍,回來會有無因論,會忘記過去的因果,智慧會很弱,教他改修四聖諦。比丘說好,那我修四聖諦,雖經一番努力卻無法改變,因為數數熏習無想定,沒辦法改變所緣。後來死後生到無想天去,五百年的壽命,很久以後,還是沒有證果。離欲的人雖然表面看起來很有修行,若煩惱種子未究竟斷除,還是要來生死輪迴,走錯路要回來很難,所以對修道,若沒有遇到有修證的善知識,也不能亂認師長,還是要不辭辛苦,慢慢學習,要將道次第與證果的情況釐清,才不會走錯路。這是約不還果來說。
午二、一來
 第二科一來,倍離欲界貪者於四諦現觀時能證二果。
若先倍離欲界貪者,彼於今時既入如是諦現觀已,得一來果。
 若行者修四聖諦之前,因為修不淨觀等的關係,已經倍離欲界貪,現在證入現觀時,修四諦現觀,所成就的果位,不是須陀洹果,是得一來果,再來欲界人間或天上受一番生死,即得阿羅漢果,得涅槃了。根據《俱舍論‧分別賢聖品》裡面說到,行者如斷除欲界九品修惑的六七八三品,到八品全部斷除了,剩下第九品沒有斷,斷除欲界修惑六品以上,八品以內,這樣的行者成就一來果。
午三、預流
 第三科預流,未離欲界貪者於四諦現觀時證得預流果。
若先未離欲界貪者,彼於今時既入如是諦現觀已,麤重永息,得預流果。
 若行者之前還沒有遠離欲界貪,《俱舍論‧分別賢聖品》說到,行者至少也要有未到地定,才能成就聖道。行者若先有一點點少分的離欲,伏斷第一品到第五品的欲煩惱,於證入四聖諦的現觀以後,分別起的麤重煩惱種子,永遠息滅,證得預入聖流的初果。
《披》麤重永息得預流果者:此中麤重,謂即一切見道所斷煩惱。由彼斷故,得預流果。不墮惡趣,是故說言麤重永息。攝異門分說有遠塵離垢,塵謂已生未究竟智,能障現觀有間、無間我慢現轉;垢謂彼品及見斷品所有麤重。(陵本八十三卷十四頁6316)此中麤重,義應準知。
 此處文中所說麤重,是指一切見道所斷煩惱,是將三界分別所起的112種煩惱斷除了。由於行者斷除對於三界四諦道理無知所生分別起的薩迦耶見、邊執見、戒禁取、邪見、見取見五利使,及貪、瞋、癡、慢、疑五鈍使十使,證得預流果,不會再墮到三惡道,因此說名麤重永息。
 如何不墮三惡道?即是分別心不要起煩惱。雖然阿賴耶識裡面有很多三惡道的種子,但是常常有正念正知,臨終時知道無我、無我所,不要有煩惱的分別心作為助緣,即不會到三惡道去。〈攝異門分〉裡面解釋,初果聖人是遠塵離垢。塵是我慢的煩惱現行,是說行者於已生未究竟智時,已經成就無我的智慧,但還沒有圓滿,還沒有與無分別智相應,還是有分別的,這時能障現觀有間斷或沒有間斷的相續我慢現起,我慢相是指自己執著我能夠修行,依止修行生起的我慢;垢,是我慢那一類的種子,及見道所斷那一類的所有煩惱種子。這是在〈攝異門分〉卷83,2499頁,這裡的麤重義理應準照〈攝異門分〉所說。其實垢是分別起的112種煩惱種子也都包括在裡面。
辰三、顯得名2 巳一、標義
 第三科顯得名,顯示得現觀名的原因。
由能知智與所知境和合無乖,現前觀察,故名現觀。
 根本無分別智的定義,是能知的智慧是無我的,所知的境界也是無我的,無我的智慧緣無我的境和合無乖,境智相合無分別智即現前,心現量起內作意,不由外緣,由根本無分別智直接緣真如現前觀察,故名現觀。
巳二、舉喻
 第二科舉喻,舉例引喻。
如剎帝利與剎帝利和合無乖,現前觀察,名為現觀。婆羅門等,當知亦爾。
 就像有情的種姓是屬於剎帝利,這是作國王或作官的種姓,都是同一族性的人,和合不會互相違背。現在觀察此人是剎帝利,那人也是剎帝利,能知的智慧是剎帝利,所知的境界也是剎帝利,二者沒有分別;或能知的是婆羅門,所知的也是婆羅門,婆羅門屬於知識階級,或傳教士,用此比喻,無分別的智慧與無分別的境界和合無乖,不會再有能所的現象,應當了知也是一樣。
辰四、舉相狀2 巳一、標
 第四科舉相狀,舉出成就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眾多。
此亦成就眾多相狀。
 無分別智也會成就很多的功德相狀。
巳二、列2 午一、獲得四智
 第二科列,列出眾多相狀,分二科;第一科獲得四智,獲得四種智慧。
謂證如是諦現觀故,獲得四智。謂於一切若行、若住諸作意中,善推求故,得唯法智、得非斷智、得非常智、得緣生行如幻事智。
 證得根本智成就諦現觀以後,行者會獲得四種智慧,屬於後得智,平常在色受想行識裡活動,或安住靜坐修行時,不論在活動或修行當中,內心裡面的作意,對無常、苦、空、無我等作意中,能有勝解,能善巧推求的緣故;由於證得根本無分別智,成就唯法智,知道五蘊身是色受想行識,其中無我、無我所,唯有法可得。
 又得非斷智,通達色受想行識是從因緣所生的,只要有因緣,它會繼續現起,不會斷滅,這樣的智慧,稱作非斷智。
 關於非斷智玅境長老開示二種觀法,一種約一期生滅來觀察,一種是約剎那生滅來觀察非斷智,一切法剎那生、剎那滅,重點是如何使它滅而不生,得到非斷智。雖然是剎那生滅或一期生滅,只要還有因緣,它是不會斷滅的,聖者成就這種智慧。
午二、速遣纏等
 第二科速遣纏等,很快遣除煩惱的現行等。
若行境界,由失念故,雖起猛利諸煩惱纏,暫作意時,速疾除遣;又能畢竟不墮惡趣;終不故思違越所學,乃至傍生亦不害命;終不退轉,棄捨所學;不復能造五無間業;定知苦樂非自所作、非他所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無因而生;
 這裡是證初果的人的功德相貌。初果聖者的心在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的境界活動時,也會有率爾失去正念時,雖然生起很大的煩惱現行,譬如收徒弟很不如意,徒弟根性羸劣不聽教誡,很生氣,但這種瞋煩惱會像熱鍋裡的一滴水,很快即蒸發乾了,暫作意時,一剎那就知道這是幻化的,能很快的除遣;又由於無我無漏的正見很強,能夠畢竟不墮三惡趣去;不會故意犯戒,乃至不會故意傷害畜生的生命;決不會退轉而捨戒還俗,棄捨所學的戒定慧;更不會造作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絕對不會造作這五種無間業;由相應無漏的正見,一定知道果報的苦樂,不是自己本身所造作的、也不是他人所作、也不是自己與他人合造的、也不是無因而有的,這是約對治外道來說。因為外道有一種主張,說苦樂,一切法都是自性所作,行者不會有外道的邪見,外道主張苦有苦的自性,樂有樂的自性,一切法是從自性所生的;現在說苦樂不是由自性本身能夠生出來苦樂的,是因緣所生的,不是自生,也不是由其它的外緣、由大自在天或梵天所生的(外道執著一切法是大自在天或梵天所作),也不是自他所生,也不是無因而生。這是破外道的邪見論,這四句話是說明行者通達這一切生死的苦果是因緣所生的,是由煩惱與業產生的。
《披》定知苦樂非自所作等者:攝事分說:由二因緣,自作苦樂不可施設、不可記別。如是他作、俱作、俱非所作無因而生,當知亦爾,乃至廣說。(陵本九十三卷二十三頁7056)其義應知。
 〈攝事分〉說:有二種因緣,外道主張是自性生一切法,或大自在天生一切法,由於自作苦樂是不可得的,故不可作這樣的分別。也不是他作,不是大自在天所作;也不是由俱作,二種合起來;也不是由俱非所作無因而生,如是他作、俱作、俱非所作無因而生,也是一樣,乃至詳細如其所說,這是在〈攝事分〉卷93,2797頁裡面,說到四聖諦所作的解釋。
終不求請外道為師,亦不於彼起福田想;於他沙門、婆羅門等,終不觀瞻口及顏面;
 初果聖者有正見,終究不會去拜外道為師,也不會認為外道是福田,有些人追隨外道修行還不知道;對於外道的出家人、婆羅門,不會去聽他們說什麼話,看他們的臉色,不會有這種事情。因為初果已得真實無漏的正見,自己是已知道諸法的實相。
《披》於他沙門婆羅門等者:攝事分說:不視他面,彼將何說我當聽受。不觀他口,適出語已,尋我聽聞、思惟、籌量、審諦觀察。諸他沙門、婆羅門者,當知即是諸外道輩。(陵本九十五卷十四頁7162)此應準知。
 〈攝事分〉說,初果聖人不會屈服外道之下,不用看他人的臉色,他怎麼說,我應該注意聽,初果聖人沒這回事情。也不用看他的嘴,本來對方一說出來話,尋是立刻的,應該立刻注意聽外道說什麼話,回去要想一想,仔細思惟、籌量、認真觀察外道的話是真是假,初果聖人不用這樣作,因為自己已經與正見相應,外道一說出口即知道外道是錯的,所以不用觀察外道說什麼話。其他的外道出家人、婆羅門,應當知道即是所說的外道。這段文在〈攝事分〉卷95,2800頁,應準照那裡所說。
唯自見法、得法、知法、證法源底,越度疑惑,不由他緣;於大師教,非他所引;於諸法中得無所畏;終不妄計世瑞吉祥以為清淨;終不更受第八有生;具足成就四種證淨。
 初果聖人唯是自己見法,不是指眼睛見到法,是指心與法現量相應,成就知見,以智慧推察到法的實相;得法,成就法的實相;知法,知道法的實相;證法源底,證得法的根本處,於一切法是空無我、無我所的,已經追根究底而通達,如實了知「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如中觀說法的根本即是空,諸法實相即是空、無所有、無所得的;內心已證得法的實相,越度了有我、無我的疑惑,於佛法僧戒的疑惑都已沒有,對自己也沒有疑惑,因為已經成就,不是他人的因緣使自己超越內心的疑惑,是自己現量體證得的,這時已不用他人來指導,因為已經親身成就;在五蘊、六根、六塵,種種的世間出世間法,都沒有畏懼;終究不會像世間人一樣迷信,妄執世間祥瑞、吉祥以為是清淨;證初果以後,不會再有第八次再來欲界人天往返生死,最不精進的初果聖人只要再七返生死,即會法爾成就阿羅漢果;證初果會圓滿成就佛法僧戒四種證淨。
 說到越度疑惑,在《大毗婆沙論》卷78,大正藏第二十七冊401頁裡面,有一位懶惰的婆羅門,名道德迦,由於懶得修行,前往去巴結佛,對佛說愛語:「稽首此人間,勇猛真梵志,淨眼普觀照,願能除我疑。」稽首向佛頂禮,在人間當中,讚歎佛是最勇猛的,是真實的修行人,清淨的佛眼,能夠普遍觀察照見世間的實相,我對法還是疑疑惑惑的,希望您能除去我的疑惑。佛知道他懶得修行,即告訴他說:「我於脫汝疑,必無自在力,要汝見勝法,方得越瀑流。」我雖然成佛了,我也沒力量使你脫離自己的疑惑,如我吃藥不能去除你的病,我吃飯你不會飽,如是因感如是果,要自己實際去修行,修因得果,才能體驗到殊勝的諸法實相,才能夠超越生死的瀑流。其實越度疑惑是不由他緣,否則世尊成佛了,應該一切眾生都得成佛,可見修行、越度疑惑是不由他人,還是得自己去修,猶如父子登山各自努力。
 行者從勝解作意修到最高的世第一法,一剎那證得根本無分別智,有三種情況。
 一、證得三果,若行者證果之前已經得到初禪,乃至無所有處定這七種定,只說四根本定與三個空定,為什麼不說非想非非想處定?因為非想非非想處定,定深慧淺,於此定中沒辦法修觀證果,故說以這七種定為依止,如果修四聖諦成功,即證得三果。
 二、證一來果,於見道前,由禪定的功夫已伏斷欲界六到八品的修惑現行,證聖道時即證得一來果。
 三、證預流果,行者之前僅伏斷少分欲界煩惱現行,伏斷修惑一到五品,於現觀時即證得初果。
 證得初果會獲得四種智慧:
 一、會得到「唯法智」,了知有情的生命,只有色受想行識五法而已;
 二、也會得到「非斷智」,生命只要有因緣即會現起,不會斷滅;
 三、又得到「非常智」,不會有常見,了知諸行是剎那剎那無常的;
 四、又成就「緣生行如幻事智」,知道色受想行識是如幻如化的。
 如於隨順生起煩惱的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的境界當中,有時也會失去正念,生起很猛利的煩惱纏,但只要暫時的如理作意,很快的可以將煩惱纏除遣。
 初果聖者唯是由自己見法、得法、知法、證法源底,越度疑惑,不由他緣。
 玅境長老另有解釋,證得初果以後,有二種不由他緣:
 一、從此修行不用有善知識指導,已知道怎麼修,用這種方法繼續修行,能證得二果三果四果,名不由他緣。
 二、約他說法來說,不用再去看參考書來解釋,因為行者親身體驗到證果的經過,這是玅境長老的解釋。
 不過證果的人根器也是有不同的差別,若證果前,行者的聞思修很豐富,證果後是不用再學習經教,若是信行人,根據善知識指導證果,未來要說法,不能像佛那樣圓滿,還是要去學的,這是二種差別。
《披》唯自見法等者:攝異門分說:言見法者,謂於苦等如實見故。言得法者,謂隨證得沙門果故。言知法者,謂證得已,於其所得,能自了知我是預流,我已證得無退墮法故。越渡惑者,謂於自所證。越渡疑者,謂於他所證。非緣於他者,謂於此法內自所證,非但隨他聽聞等故。非餘所引者,謂於大師所有聖教,不為一切外道異論所引奪故。於諸法中得無所畏者,謂於自所證,若他詰問無悚懼故。(陵本八十三卷十四頁6317)此中差別,義應準釋。又於此中,離欲界欲,是名證法源底。思所成地說:離欲界欲,如得源底故。(陵本十八卷十一頁1564)極七返有,故說終不更受第八有生。於佛法僧,及自所得聖所愛戒,獲得正信,是名具足成就四種證淨。
 〈攝異門分〉說:所謂見法者,是於苦集滅道等聖諦,能如其真實的見到。初果聖人自己現量體驗到法的實相,於苦集滅道四聖諦,經過長時間修習所得的智慧,體驗到苦真實是苦,集真實是集,滅真實是滅,道真實是道,這是見法,所以說見法即見佛,見緣起即見法,所見的佛是實相的佛。所謂得法者,由見法故隨之能證得沙門果,名得法。
 言知法者,指已經證得聖道、沙門果的行者會知道,對自己所成就的聖道是瞭解的,而且自知所證的是預流果,自己已經是初果聖人,無我的智慧已經成就,不會退墮到三惡道去。
 越渡,分二部份來解釋,惑是對事不明白,疑是明白一半。越渡惑者,是對自己所成就的聖道,成就的無分別智,不會迷惑。越渡疑者,謂於他所證,行者不會懷疑,他人能不能證果?諸法實相本來如是的,知道佛所證的,是真實不虛的,知道他人也可以證,只要這樣修習也可以證得聖道。
 非緣於他者,此法的實相,是自己內所證,真實成就的無分別智;不是聽他人說的,如何修四聖諦、了相作意、勝解作意,如何修四聖諦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然後從煖頂忍世第一,起四善根,最後證得初果,是自己親身經歷的。
 非餘所引者,對於佛的聖教,不會被外道的理論所牽引改變,行者對佛法的信心是非常深刻的。
 於諸法中得無所畏者,於諸法中,色受想行識無我、無我所,行者已經成功的體驗此真理,沒有什麼畏懼,所修證的實相,如果有人來難問也不會害怕,若不是真參實證可能會狡辯,故意聲東擊西,沒法回答才會害怕,但見道的聖人有修有證,沒有這種情況。
 這裡的差別引〈攝異門分〉卷83,2500頁來解釋。
 又於此中,離欲界欲,是名證法源底。這裡如果約初果聖人來說,這段解釋是不合道理的,因為初果聖人證聖道時,並沒有離欲界欲。在〈思所成地〉卷18,656頁裡面說,「離欲界欲,如得源底故」,是形容有學聖者,還沒離欲,如同還沒到達源底,於離欲界欲時,名如得源底,如果離色無色界欲,名如到彼岸,是約三果聖人來說,才是如得源底故。
 極七返有,初果聖人因為欲界九品修惑還沒有斷,最多可以感得七次往返人天生死的境界,最懈怠的初果聖者也是最多七次人天來回十四生,於最後一生一定會證得阿羅漢果,故說不會再受第八有生。
 初果聖人,對佛、法所詮的實相、聖僧的境界,以及自所得的聖所愛戒,戒是聖人所愛的,聖人喜歡持戒,因為持戒清淨是修定的基礎,修定是修慧的基礎,修慧是解脫的基礎,證果後對戒有更深刻的認識,成就聖所愛戒,對佛法僧戒獲得強有力的信心。初果聖人圓滿成就四種證淨,因為修證於佛法僧戒得到清淨的信心,名具足四種證淨。
卯二、辨作意2 辰一、簡勝解作意
 第二科辨作意,辨明通達四聖諦的作意,分二科;第一科簡勝解作意,簡別它不是屬於勝解作意。
如是行者,乃至世第一法已前,名勝解作意。
 這樣修行的行者,從世第一法之前,包括煖、頂、忍所修的四聖諦都名勝解作意。
辰二、出遠離作意
 第二科出遠離作意,說出通達四聖諦的作意名遠離作意。
於諸聖諦現觀已後,乃至永斷見道所斷一切煩惱,名遠離作意。
 行者對四聖諦成就現觀,得根本無分別智以後,乃至永斷見道所斷112種分別起的煩惱,這時名遠離作意。
寅三、修習2 卯一、明得果2 辰一、一來2 巳一、標名
 第三科修習,證得四聖諦後繼續修習作意證果的差別相,分二科;第一科明得果,說明得果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一來,證得一來果,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名,標出名相。
復從此後,為欲進斷修所斷惑,如所得道更數修習,永斷欲界上品、中品諸煩惱已,得一來果。
 從證初果以後,為進一步斷除修所斷惑。欲界的欲,聖人將它分成上中下三品,每一品又分為上中下三品,共有九品,如所得的聖道,繼續修行,可以斷除欲界的上品與中品煩惱,上品有上上、上中、上下三品,中品有中上、中中、中下三品,至少要斷到第六品以上,第九品以前,斷六七八品都可以稱一來果,這是二果。
巳二、辨相2 午一、例預流
 第二科辨相,說明證得一來果的相貌,分二科;第一科例預流,例說如預流果的相貌。
如預流果所有諸相,今於此中,當知亦爾。
 如預流果成就的相貌,唯自己見法、得法、知法、證法源底等等,或是獲得四智、速遣纏等,初果聖人成就的功德,二果聖人也成就了。
午二、顯差別
 第二科顯差別,顯示有一點差別,二果的道力比初果聖人強。
然少差別。謂若行境界,於能隨順上品猛利煩惱纏處,由失念故,暫起微劣諸煩惱纏,尋能作意,速疾除遣。唯一度來生此世間,便能究竟作苦邊際。
 然而二果與初果聖人有少許差別。初果聖人心與境界接觸時,由於失念,雖然生起猛利的煩惱,但是如熱鍋上的一滴水,立刻能夠如裡作意的迅速除遣。而二果聖人是於能隨順引起上品強大煩惱現行的境界處,才可能失去正念,而且不會像初果聖人還會暫時生起很大的煩惱現行,二果聖人只是暫時生起微小、下劣、下品的煩惱,立刻能夠如理作意,很快的將煩惱去除;並且只要天上人間來回受生一次,便能究竟達到苦的邊際,證得阿羅漢果,不會再來生死輪迴,而不精進的初果聖人,還要極七返有。
辰二、不還
 第二科不還,證得不還果及不還相。
得不還果及不還相,如前已說。
 得到不還果及不還果的相貌,如前已經說過,像離欲人的相貌,身業寂靜,語業柔軟愛語,意業一切時五識相應的:見到色聲香味觸,都不起貪瞋癡纏,意識相應的相貌是:智慧很廣大,很薄的貪瞋癡,也不會有欲恚害尋思等,前面已說。
卯二、辨作意2 辰一、觀察作意攝3 巳一、略標舉
 第二科辨作意,辨明證果後所修作意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觀察作意攝,證果後所修作意屬觀察作意所攝,又分三科;第一科略標舉,約略標示列舉出來。
當知此中,由觀察作意,於一切修道,數數觀察已斷、未斷,如所得道而正修習。
 應該知道在修道過程中,由觀察作意,於一切所修聖道,一次一次的觀察煩惱是已斷、或是未斷,如所得的聖道而正確的修習。
 前面說七作意,七作意中觀察作意是安排在攝樂作意之後,這裡將它放到遠離作意後面。依觀察作意觀察自己欲界的修惑有沒有斷除,如果沒有,則用如同所得到的聖道,同樣的方法繼續的修習,使自己的道力加強即可以將未斷的煩惱斷除。
巳二、廣分別2 午一、徵
 第二科廣分別,詳細分別修道過程中修習的自性、業用及品類差別,以及所攝觀察作意的作用,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又於此中,云何名修自性?云何名修業?云何名修品類差別?
 又在此修道過程中,什麼是修的體性,什麼是修的業用?修行的種類有幾種差別?
午二、釋3 未一、修自性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修自性,說明修習定地作意的自性。
謂由定地作意,於世出世善有為法修習增長,無間所作、殷重所作,令心相續會彼體性。如是名為修之自性。
 什麼是修行的自性?首先由定地作意,依本論說,行者不是散心的,要依止於定,是要有定,至少要有未到地定,在《成實論》說欲界定的等持即可作為依止。在定地裡面修毗缽舍那,修七種作意,令世間的善有為法、出世間的善有為法不斷修習增長。世間的善有為法是指修禪定,至少依止未到地定修根本定,四禪或四空定;出世間的善有為法是聖道,至少依止未到地定修四聖諦。
 前面說成就未到地定後,修行第一步先持戒,然後修定,在未到地定裡有二條路,一是世間道,是繼續修禪定,一是出世間道修四聖諦,不論往哪裡,都是不斷的練習,在定地修毗缽舍那,不斷修習增長世出世間的善有為法,要無間斷的、相續的、殷切慎重的,感覺這件事對自己特別的重要,非常仔細認真的作修行;若要證得初靜慮,應要觀厭欲界苦粗障,欣初靜慮是靜妙離,精進修六行觀才能證得初靜慮;若要成就初果,應該觀修四聖諦,證得諸法實相。證會所要成就的世出世間善法的體性,名會彼體性。這即是修行的自性,修行的相貌。
《披》令心相續會彼體性者:謂心能證展轉殊勝諸善法故。
 要使自己與種種殊勝的善法相會合,如目標是成就聖道,要使與聖道相應清淨的心相續不斷,展轉證會所要成就出世善法的體性。這是約修行的自性來說,要有定地作意。
未二、修業4 申一、標
 第二科修業,說明修習定地作意的業用,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八種。
當知修業略有八種。
 應當知道修行的業用約略來說有八種。
申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
一、有一類法由修故得,二、有一類法由修故習,三、有一類法由修故淨,四、有一類法由修故遣,五、有一類法由修故知,六、有一類法由修故斷,七、有一類法由修故證,八、有一類法由修故遠。
 修行的業用要略而言有八種,這是指有一類法:
 一、由修故得,過去未成就的殊勝善法,必須由修習而得。
 二、由修故習,於先已得殊勝善法令其展轉現前。
 三、由修故淨,若先已得殊勝善法令其現前,由修令其展轉清淨鮮白生起。
 四、由修故遣,若有失念染污法現行,由修善法力令不忍受,斷除、變吐,名修故遣。
 五、由修故知,由修善法力了知五蘊如病、癰、箭乃至無我等深心厭壞,名修故知。
 六、由修故斷,已數修習作意,於無間道生,斷除煩惱,名修故斷。
 七、由修故證,已數修習作意,於無間道煩惱斷已,證得解脫,名修故證。
 八、由修故遠,修勝進作意,令其下地已斷諸法轉成遠分乃至究竟,名修故遠。
申三、釋8 酉一、由修故得
 第三科釋,解釋,分八科;第一科由修故得,說明由修故得的業用。
若先未得殊勝善法,修習令得,名修故得。
 於之前未得的殊勝善法,由用功修行使令得到成就,名由修故得。依《瑜伽論記》解釋由修故得,是種子成就。
 因為透過修行成就所想要成就的功德,無論成就禪定、或聖道,都必須要透過修行,不是憑空掉下來的。當然修行的根性有鈍有利,這是約次第修來說。大航法師說有一類人,不一定要有定,就可以證聖道,這是因為行者的善根栽培到圓滿了,剛好值遇令其覺悟的話語或境界出現,於當下就成就聖道,而不是之前都沒有修行基礎,聽了一句話就能證聖道,要剛好善根在那一剎那成熟,這也是一種由修故得。
酉二、由修故習
 第二科由修故習,由於修習作意故能令所得作意現前的業用。
若先已得,令轉現前,名修故習。
 若於先前已修習已成就的善法,能使令所修習的善法展轉現前的修習,名由修故習。依《瑜伽論記》解釋由修故習,是使先前已修習成就的善法種子現行成熟的修習。
 習,是再次加強,再次修習,之前已經成就的,展轉現前。譬如行者已經成就初禪,必須將初禪數數練習,使令本來不自在的,本來有煩惱的,因為常常修習,就會去掉這些煩惱而得自在,想入定多久都可以;若之前是證得初果,也要常常的繼續修四念處四聖諦,使自己對四聖諦的觀行,特別的熟悉,這是由修故習。
酉三、由修故淨
 第三科由修故淨,由於修習作意故能使內心更加清淨的業用。
若先已得,未令現前,但由修習彼種類法,當令現前,令轉清淨鮮白生起,名修故淨。
 如果先前已經成就的善法,還沒有使令它現前,由修習與之前所修一樣種類的法,令它現前,使令先前已經成就的善法,展轉更加清淨鮮白,名由修故淨。
 舉聖道為例,譬如行者已得到法智的種子,對欲界色受想行識無常、苦、空、無我的觀行,已經很熟習,這是先已得的,但是類智還沒有,必須修習色無色界定的色受想行識,五蘊或四蘊無常、苦、空、無我的觀行,類智是法智的種類,用同樣的方法來修觀行,使令類智的無漏種子也能生起,使無分別智展轉的清淨,相續的清淨而鮮白,名由修故淨。依《瑜伽論記》說由修故淨,是指自在成就。
 約世間道來說,若行者已經成就禪定,還沒使令它現前,對禪定裡面還有很多愛見慢無明,這時也要繼續修禪定,修習的重點在去除這些煩惱,使自己的禪定展轉的清淨,乃至相續的清淨,將禪定引起的愛見無明能夠去除,名由修故淨。由此能夠證得禪定的圓滿乃至禪定的自在。
酉四、由修故遣
 第四科由修故遣,由於修習作意故能遣除煩惱現行的業用。
若有失念,染法現行,修善法力令不忍受,斷除、變吐,名修故遣。
 若行者有時失去正念,煩惱現行,由於常常修世出世的善法,依這種善法力心裡不會忍受煩惱的種子現行,於是將煩惱現行斷除,或斷除煩惱種子名變吐,這類善法的修習,名修故遣。依《瑜伽論記》說若已生惑能滅斷,名由修故遣。
 約世間道來說,由修故遣,是指由修習世間善法(靜慮)的力量能伏除煩惱的現行,約出世間道而言,由修故遣,是指由修習聖道能將煩惱種子也斷除。如是由修善法力可以遣除煩惱現行,乃至斷除煩惱的種子,名由修故遣。
酉五、由修故知
 第五科由修故知,由修習作意故能了知所緣境的業用。
若未生起所應斷法,修善法力,了知如病,深心厭壞;了知如癰、如箭,障礙無常、苦、空及以無我,深心厭壞;名修故知。
 如果於尚未生起的所應該斷的法(煩惱),由修世出世間的善法力,能了知色受想行識,是有情的病根,有情為什麼會有這些病,因為有此五蘊身,知道這是一個病源,於此內心裡面產生深刻的厭離棄壞,不願意再得到這個果報體;癰是一種毒瘤,五蘊是由煩惱及業感得的毒瘤,隨時會出現;如箭,五蘊好像被毒箭射中,很多的苦惱;障礙,這五蘊身也障礙自己修學聖道;色受想行識是無常、苦的、空的、裡面沒有我、也是不自在的。如此思惟對五蘊的所知境,透過修行能夠了知,五蘊如病乃至無我,深心厭壞,名由修故知。依《瑜伽論記》說若未生諸惑能令不生,了知如病等,名由修故知。這是指勝進道的修習。
《披》修善法力了知如病深心厭壞等者:此中如病、如癰、如箭,謂於諸行住厭背想。當知此由修過患想及實義想為因,由是此說修善法力。過患想者,謂於諸行思惟無常及思惟苦。實義想者,謂於諸行思惟空性及無我性。言如病者,謂如有一,因界錯亂所生病苦,修厭背想。言如癰者,謂如有一,因於先業所生癰苦,修厭背想。言如箭者,謂如有一,因他怨箭所中之苦,修厭背想。如是諸義,皆如攝事分說。(陵本八十六卷四頁6497
 此處文中說五蘊如病體、如大膿瘡、如毒箭在體內,是要對於五蘊諸行安住厭棄背離之想。應當知道這是由於修習過患想及真實義想為因,因此說為修善法力。修過患想方面,是指對於五蘊諸行應當思惟是無常及苦。修實義想方面,是指於五蘊諸行思惟空性及無我、無我所,這裡說的修善法力,特別強調的是出世間的善法力,應當思惟三界諸行是無常變化的,種種的苦隨時會出現,諸行是苦、空、無常、無我性。
 說如病方面,是思惟如有一類有情因為地水火風諸界錯亂而生病苦,於此有病的五蘊諸行修習厭離棄背想。說如癰瘡方面,是思惟如有一類有情由過去的業力而生癰瘡苦,於此癰瘡苦的五蘊諸行修習厭離棄背想。說如毒箭者方面,是思惟如有一類有情因為他人的怨恨毒箭所中而生身體之苦,於此毒箭所中的五蘊諸行修習厭離棄背想。如此思惟能令心厭壞諸所知境,由其因而受其果,唯是因果,一切都是苦、空、無常、無我的,這些種種的義理,都如〈攝事分〉卷86,2561頁所說。
酉六、由修故斷
 第六科由修故斷,由於修習作意故能除斷煩惱的業用。
如是知已,數修習故,無間道生,斷諸煩惱,名修故斷。
 行者如是思惟已了知三界諸行如病乃至無我,常常修習的緣故,令正斷煩惱的無間道生起,而斷除各種煩惱。如是由數修習善法而斷除煩惱,名由修故斷。
酉七、由修故證
 第七科由修故證,由於修習作意故能證得解脫的業用。
煩惱斷已,證得解脫,名修故證。
 煩惱斷了以後,於解脫道證得解脫,名修故證。
 約世間道來說,修七作意,遠離作意、攝樂作意、加行究竟作意,這些都是在斷煩惱,都可以說是無間道,尤其是加行究竟作意的無間道下一剎那即是解脫道,證得初禪名解脫道。如果約修四聖諦來說,在世第一法時是無間道,那時正在斷煩惱,下一剎那於解脫道證得解脫,成就初果,這種由於修習善法而證果,名由修故證。所以約證聖道來說,斷煩惱這一部分是無間道;斷了煩惱就得解脫,稱解脫道。約煩惱斷、證解脫,安立由修故斷、由修故證。
酉八、由修故遠
 第八科由修故遠,由於修習作意故能遠離所斷諸法的業用。
如如進趣上地善法,如是如是令其下地已斷諸法轉成遠分,乃至究竟,名修故遠。
 約世間道來說,如行者所修的,一步步往上成就,本來是未到地定,現在成就初禪了,這是上地善法。「如如」是因,「如是如是」是果,因為行者不斷修習作意,展轉進趣上地善法,修行成功了,使已伏斷的欲界煩惱諸法轉成遠分,離行者越來越遠,如果又成就二禪則更遠了,三禪、四禪就更遠了,乃至究竟,約世間道是非想非非想處天,離欲界的煩惱更遠更遠了,所以名由修故遠。如果約出世間道來說,如如進趣上地善法,上地指色無色界,最先開始,行者只是證得初果,還沒有將欲界的欲斷除,經過不斷修習作意,於證得三果以後,成就上地的善法,使所斷的欲界欲,逐漸轉成遠分,乃至究竟阿羅漢果,欲的煩惱完全遠離。如是由修習進趣上地善法,使令其下地已斷諸法轉成遠分,乃至究竟,名由修故遠。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名八種修業。
當知是名八種修業。
 應當知道以上所說是名八種修習的作用。
未三、修品類差別4 申一、標
 第三科修品類差別,修習種類的差別,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來。
應知此修品類差別,有十一種。
 應該知道修行的種類差別有十一種。
申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來。
一、奢摩他修,二、毗鉢舍那修,三、世間道修,四、出世道修,五、下品道修,六、中品道修,七、上品道修,八、加行道修,九、無間道修,十、解脫道修,十一、勝進道修。
 這裡列出修行的種類差別有:
 一、奢摩他修,修止,即修九心住。
 二、毗鉢舍那修,修觀,包括三門、四種慧行、六事差別所緣等。
 三、世間道修,依觀下苦粗障、欣上靜妙離之六行觀修四禪八定。
 四、出世道修,修四聖諦十六行相,或修四尋思四如實智等。
 五、下品道修,能斷最粗上品煩惱的道力。
 六、中品道修,能斷中品煩惱的道力。
 七、上品道修,能斷下品煩惱的道力。
 八、加行道修,為斷煩惱發起加行修習止觀。
 九、無間道修,修習止觀達到無間斷除煩惱的道力。
 十、解脫道修,斷除煩惱以後無間證得解脫。
 十一、勝進道修,有二種,一種為更斷餘品煩惱而進趣修習方便道、無間道或解脫道;一種安住於前品,或觀察思惟而更不進趣後品。
 以上共有十一種,下文有詳細解釋。
申三、釋11 酉一、奢摩他修
 第三科釋,解釋,分十一科;第一科奢摩他修,說明奢摩他修的體相。
奢摩他修者,謂九種行令心安住,如前已說。
 奢摩他是修止,如何使令止可以成就,必須修內住、等住、安住、近住、調順、寂靜、最極寂靜、專注一趣、等持,這九心住在卷30那裡已經說過,名奢摩他修。
酉二、毗鉢舍那修
 第二科毗鉢舍那修,說明毗鉢舍那修的體相。
毗鉢舍那修,亦如前說。
 毗鉢舍那修是修觀,前面說三門毘鉢舍那,一唯隨相行毘鉢舍那、二隨尋思行毘鉢舍那、三隨伺察行毘鉢舍那;或能正思擇、最極思擇、周遍尋思、周遍伺察四種慧行;或義事相品時理六事差別所緣,這裡不再多說。
《披》奢摩他修等者:此中奢摩他修,謂即九種心住。毗鉢舍那修,謂即六事差別所緣。如前心一境性處中廣釋其相。(陵本三十卷九頁2511及十二頁2520
 這其中的奢摩他修,是指九種心住。毗鉢舍那修,是指義事相品時理六事差別所緣。五種淨行所緣的義事相品時理都準備好了,只要照它的方法來修就可以了,在卷30,1004頁起心一境性處中已經說過。
酉三、世間道修
 第三科世間道修,說明世間道修的體相。
世間道修者,謂於諸下地見麤相故,於諸上地見靜相故,乃至能趣無所有處一切離欲。
 修習世間道方面,是以上地與下地觀待比較,對於諸多下地觀見麤相故,對於諸多上地觀見靜相故,由此乃至能趣入無所有處的一切離欲。
 上下是相對而說,最先開始修世間道,是指禪定,四禪或四空定。例如要成就初禪,必須觀欲界是苦惱的,是麤重的相貌,觀見色界的上地是寂靜微妙的,依厭下苦麤障,欣上靜妙離的觀行,遠離欲界的煩惱。用這種相對比較的方法,使行者厭下欣上,這樣展轉成就初禪,乃至四禪,一直到成就非想非非想處定;無所有處與非想非非想處比起來,無所有處是下地是苦惱麤重的,上地非想非非想處是寂靜微妙,遠離苦麤障的。若依上下對比來修,這是世間道修,是約修四禪八定來說。
酉四、出世道修
 第四科出世道修,說明出世道修的體相。出世道的毗缽舍那與世間道不同,世間道是相對的思惟觀察,還是在有分別的境界、有為法的境界裡面,出世間道是無漏相應的聖道的修行。
出世道修者,謂正思惟苦真是苦、集真是集、滅真是滅、道真是道。由正見等無漏聖道,乃至能趣非想非非想處一切離欲。
 出世道修方面,是指依四聖諦十六的行相的正見正確思惟三界果報的苦諦,了知苦真實是苦;思惟引生集聚果報的愛煩惱等集諦,了知真實是集;思惟煩惱及三界苦果滅除的滅諦,了知滅真實是滅;思惟四念處到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都是無漏相應的聖道,了知真實是道。
 由修學正見等無漏相應的聖道,最先證得初果,將分別起的112種煩惱斷除,此時還沒有離欲;其次斷除欲界九品修惑的六到八品煩惱證得二果;於斷除欲界九品修惑時證得三果;若將對非想非非想處的那一念微微心的執著也已斷除,名非想非非想處一切離欲,便證得到阿羅漢果。
 前面說到世間道最高的境界是能趣無所有處一切離欲,出世間道修成功的時候,證阿羅漢果,可以離非想非非想處欲。世間道的離欲與出世間的離欲是不同的,世間道的離欲只是將煩惱現行伏除而已,最多能趣無所有處一切離欲,但是沒有辦法離非想非非想處的欲,因為非想非非想處是世間道的最高境界。出世間道是要離三界欲的,所以非想非非想處的欲也離了。又出世間道離欲是斷種子的,與世間道離欲唯斷現行,是不同的,這是它的差別。
酉五、下品道修
 第五科下品道修,說明下品道的體相。
下品道修者,謂由此故,能斷最麤上品煩惱。
 下品道修方面,無論下品聖道或下品禪定的道力都是一樣,能斷最麤的上品煩惱。最麤的煩惱很明顯,容易觀察到,所用的道力不用很高,所以由此下品聖道或下品世間道,能斷最麤上品煩惱。
酉六、中品道修
 第六科中品道修,說明中品道修的體相。
中品道修者,謂由此故,能斷所有中品煩惱。
 中品道修方面,是指由此中品道力能斷除中品煩惱。中品煩惱比上品煩惱細一點,必須強一點的道力,由中品道力才能斷除。
酉七、上品道修
 第七科上品道修,說明上品道修的體相。
上品道修者,謂由此故,能斷所有最後所斷下品煩惱。
 上品道修方面,是指由此上品道力,能斷除最後所斷的下品煩惱。
 約煩惱來說,分為九品,三界九地,每一地的煩惱都有九品,最後一品,名下下品,這種很微細的煩惱,要上品的道力才能斷。如同在廚房洗刷鍋子,很粗的骯髒隨便刷刷可以清除,越細的垢穢要越用力,才能夠將細的垢除去;修行也是一樣,要將最微細的煩惱斷除,必須以最有力的聖道力量,上品道力才能斷除最後所斷下品微細的煩惱。
酉八、加行道修
 第八科加行道修,說明加行道修的體相。
加行道修者,謂由此故,為斷煩惱,發起加行。
 加行道修方面,是指為了斷除煩惱,由此加行道的修習,以各式各樣的方便修世間道或出世間道而斷除煩惱。為了斷除煩惱,而發起止觀加行,名加行道修。
酉九、無間道修
 第九科無間道修,說明無間道修的體相。
無間道修者,謂由此故,正斷煩惱。
 無間道修方面,是指由此無間道修的緣故,能斷除煩惱。
 加行道能制伏煩惱,不能斷煩惱,修到一個程度,到了無間道,由此道力可以斷除煩惱。正斷煩惱要在無間道。
酉十、解脫道修
 第十科解脫道修,說明解脫道修的體相。
解脫道修者,謂由此故,惑斷無間證得解脫。
 解脫道修方面,是指由於煩惱斷除了,沒有間斷的證得解脫。
《披》解脫道修等者:謂煩惱斷無間心得解脫故。
 無間道是正在斷煩惱,到解脫道,加行究竟果作意時,是證得解脫了。
酉十一、勝進道修
 第十一科勝進道修,說明勝進道修的體相。
勝進道修者,謂由此故,從是已後修勝善法,乃至未起餘地煩惱能治加行,或復未起趣究竟位。
 勝進道修方面,是指從行者證得解脫道,因為煩惱還沒圓滿斷除,從此以後繼續修習殊勝的善法,稱勝進道,這是相對前面的解脫道說的。因此說乃至未生起其餘諸地能對治煩惱的加行,未證得更高境界前的加行道,相對於之前已證的境界,名勝進道;或未生起趣向究竟位的解脫道之前的修習,都屬於勝進道修。
《披》勝進道修等者:修勝善法,名勝進道。然有分齊,說乃至言。由若已起餘地煩惱能治加行,名加行道。或復已起趣究竟位,名究竟道。是故皆非勝進道攝。
 依止前面的解脫道為基礎,修殊勝的善法名勝進道,但是它是有一個界限的,所以說「乃至」這句話。由於若已起餘地煩惱能對治的加行,相對於所想成就的餘地更高的境界,名加行道,也名無間道。或所修加行已趣向究竟位,名究竟道,也名解脫道。這二類都不是勝進道所攝。
 究竟什麼是勝進道呢?〈決擇‧思所成慧地〉卷65說:勝進道有二種:
 第一種是於「解脫道」後,無間為更進一步斷除餘品之煩惱而進修方便道,此種修道對前品而言,稱為勝進道,望後之所斷,則稱方便道。如於斷了初果所斷的分別起的煩惱,接著斷二果所斷俱生起的煩惱,名為斷餘品,於此所修方便道對於前品初果所斷的煩惱來說,稱為勝進道,望後二果所斷的煩惱,則稱方便道。
 第二種是有一類行者證果以後,不修方便道,唯對於已證的果位或靜慮生知足想,不想再繼續修習聖道或靜慮方便,所以或有住於放逸,暫時不修行,或於已斷之法以觀察智而更觀察,在心裡觀察已經斷除的煩惱;或有但以伺察作意而更深細尋伺觀察已經斷除的煩惱,應當知道這是第二種勝進道,只稱為勝進道,不能稱為方便道。
 總之成就初果、初地,或初禪,修世出世間道成就解脫道以後,還是繼續修行善法,相對於前品來說,這種修道可稱為勝進道。
申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名十一種修行品類差別。
當知是名十一種修品類差別。
 應當知道這是十一種修行種類的差別。
巳三、結應觀
 第三科結應觀,結語應當觀察煩惱已斷、未斷。
如是於修勤修習者,於時時間,應正觀察所有煩惱已斷、未斷。
 如是於精勤修習止觀的行者,雖然少有成就,還是要時常精進的修行,應該正確的觀察自己所有的煩惱已經斷了或是未斷,這是觀察作意。
辰二、攝樂作意攝
 第二科攝樂作意攝,說明攝樂作意所攝的修習。
於時時間,於可厭法深心厭離;於時時間,於可欣法深心欣慕;如是名為攝樂作意。
 約出世間道來解釋,色受想行識是可厭離的法,應深刻的厭離,要成就的涅槃是可欣法,應深心敬仰愛慕,好樂聖道,好樂涅槃、或好樂無上菩提;依欣厭想使自己好樂修止觀,這是攝樂作意。若約世間道來說,則可厭法是下地的境界,可欣法是上地的境界,下地苦麤障是可厭法,上地的靜妙離是可欣法。約世岀世間道解釋不同,不過這裡重點是約出世間道而言,是說證果的事,所以成就初果以後,於時時間對五蘊諸行還是很厭離的,於時時間對究竟涅槃的境界還是很仰慕的,必須不斷的修勝解作意,常常修四聖諦的作意,這樣名為攝樂作意。
寅四、究竟2 卯一、明道果2 辰一、阿羅漢道2 巳一、標相
 第四科究竟,修習四聖諦究竟圓滿時的道果與作意差別,分二科;第一科明道果,說明所證的道果,又分二科;第一科阿羅漢道,說明阿羅漢道的相狀與名義,又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阿羅漢道的相狀。
彼即於此攝樂作意親近、修習、多修習故,有能無餘永斷修道所斷煩惱最後學位喻如金剛三摩地生。由此生故,便能永斷修道所斷一切煩惱。
 行者透過觀察作意發現自己的煩惱有些還沒有斷,由修習攝樂作意,體認五蘊諸行是應該厭離的,涅槃是應該欣樂的,繼續修作意斷除三界煩惱,於攝樂作意親近、修習、多修習,常常修五蘊無我、無我所,於四果向的最後學位能夠沒有剩餘的將修道所斷的最後煩惱也全部斷除,這時的定力像金剛一樣有力,譬喻如金剛,名金剛喻三摩地,到四果向,金剛喻三摩地生起的一剎那,可以將非想非非想處最後一念我執的心斷掉,能永斷修道所斷一切煩惱。
《披》有能無餘永斷修道所斷煩惱等者:有三摩地,喻如金剛,此能無餘永斷修道所斷煩惱,於最後邊有學位生。從此無間,究竟解脫,成阿羅漢,名無學故。
 有一種三摩地,它的殊勝用金剛來譬喻,這種三摩地能沒有剩餘的斷除修道所應斷除的煩惱,有學位從初果向、初果,二果向、二果,三果向、三果,到四果向時稱作有學位的最後位。從此金剛喻三摩地斷除修道所應斷除的煩惱,沒有間隔的獲得究竟解脫,一剎那成就阿羅漢,名為無學。
巳二、釋名2 午一、問
 第二科釋名,解釋名義,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此三摩地名金剛喻?
 問;什麼因緣?此四果向的三摩地名金剛喻?三果聖人繼續修勝進道,向於四果,名四果向。
午二、答2 未一、舉喻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舉喻,舉出譬喻。
答:譬如金剛,望餘一切末尼、真珠、琉璃、螺貝、璧玉、珊瑚等諸珍寶,最為堅固;能穿、能壞所餘寶物,非餘寶物所能穿壞。
 答:譬如金剛這種寶物,相對於其他一切末尼珠、真珠、琉璃、螺貝、璧玉、珊瑚,或其他的硨磲、瑪瑙、琥珀等這些珍貴寶物,金剛是最堅固的,能穿壞其餘的寶物,不是其餘寶物所能穿壞的,因此以此譬喻禪定道力非常的強而有力。
未二、合法
 第二科合法,將譬喻與法合說。
如是此三摩地,於諸有學三摩地中,最上、最勝、最為堅固;能壞一切所有煩惱,非上煩惱所能蔽伏。是故此三摩地名金剛喻。
 此四果向聖人成就的三摩地,於三果四向這些有學位的禪定當中,是最上的,等級是最高、最殊勝的,最堅固的;能夠將三界裡面一切最微細的煩惱也斷除,不是上地的煩惱能夠遮蔽隱伏它的。所以這種三摩地名金剛喻。
《披》非上煩惱所能蔽伏者:三摩呬多地說:此三摩地最第一故,最尊勝故,極堅牢故,上無煩惱能摧伏故,摧伏一切諸煩惱故。(陵本十二卷十九頁1048)與此義同。
 在〈三摩呬多地〉卷12,433頁說到金剛喻三摩地,形容它在三摩地中是最第一的,在有學聲聞境界裡面,是最尊勝的,極為堅牢的,色無色界的煩惱,沒有辦法摧伏此三摩地,它可以將無色界最微細的煩惱也斷除,所以名金剛喻三摩地。那段文與這裡的文是相同的,這是約阿羅漢道來說。四果向或說三果聖人,修金剛喻三摩地時稱阿羅漢道。
辰二、阿羅漢果2 巳一、辨諸相2 午一、辨3 未一、證極究竟2 申一、標證得
 第二科阿羅漢果,說明證阿羅漢果的相狀與漏盡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辨諸相,辨明阿羅漢果的種種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辨,辨別,又分三科;第一科證極究竟,證得最究竟的涅槃,又分二科;第一科標證得,標出證得畢竟種性清淨。
從此金剛喻三摩地,無間永害一切煩惱品麤重種子,其心於彼究竟解脫,證得畢竟種性清淨。
 從此金剛喻三摩地,沒有間斷的,一剎那永遠斷除一切煩惱品的麤重種子,行者的心於煩惱品種子,究竟解脫,證得聲聞種性究竟清淨。
《披》證得畢竟種性清淨者:謂證轉依,圓滿解脫,自性清淨故。
 行者證得身心轉依,主要指這一念心,這一念心改變了,身也會改變,可以圓滿解脫愛見煩惱,此時心的自性是清淨的,不再與煩惱和合。
申二、列五相5 酉一、堪作他義
 第二科列五相,列出五種所證的功德相,分五科;第一科堪作他義,能夠利益他人。
於諸煩惱究竟盡中,發起盡智。由因盡故,當來苦果畢竟不生,即於此中起無生智。
 阿羅漢將三界的愛見煩惱究竟斷除,發起盡智。由於因(煩惱)已斷盡,愛見煩惱都斷除了,不再會造生死業,將來不再有三界的苦果,於此苦果畢竟不生,生起無生智。盡智與無生智都是通於根本智與後得智。
酉二、自義圓滿
 第二科自義圓滿,自己的聖道義利圓滿了。
彼於爾時,成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無復所作,證得自義,盡諸有結。已正奉行如來聖教,心善解脫。
 行者於那時成就阿羅漢果,所有愛見煩惱都斷除了,所作是指四聖諦的修行已經完全成辦,不用再有所作,證得自身涅槃的義利,斷盡欲有、色有、無色有的煩惱。已經正確依教奉行如來的聖教,心已經善巧解脫三界一切的愛見煩惱。
 阿羅漢有二種,一種是慧解脫阿羅漢,未得滅盡定,依未到地定或初靜慮等隨一靜慮裡面,觀四念住或四聖諦,將三界的愛見煩惱斷除。另一種是俱解脫阿羅漢,將三界的愛見煩惱斷除,並且有四禪八定及滅盡定,定力高深。不論是慧解脫阿羅漢或俱解脫阿羅漢,都是心善解脫,心不會與煩惱和合,愛見煩惱都已解脫。
《披》證得自義盡諸有結等者:謂於自身證苦邊際,是名證得自義。上下分結皆已永斷,是名盡諸有結。於世尊所梵行已立,究竟涅槃,是名已正奉行如來聖教,心善解脫。
 於自己的色受想行識五蘊諸行果報,已經證得了苦的邊際,是名證得自義。五上分結、五下分結,三界的煩惱都已經永遠斷除,是名盡諸有結。在佛世尊的處所,清淨的、離三界欲的梵行已經成立,是圓滿究竟涅槃的境界,心再也不會與愛見煩惱和合,是名已正奉行如來聖教,心善解脫。
已具成就十無學法。謂無學正見、正思惟,乃至無學正解脫、正智。
 已經都成就了十種無學法。包括無學正見、正思惟,乃至無學正解脫、正智,就是八正道,加上正解脫、正智。
 初果聖人與阿羅漢的正見,也是有程度淺深不同。這十種無學法的功德,行者已經成就了,這是約自義圓滿,修行的功德已經圓滿。第一科是堪作其他有情的模範,第二科是自義圓滿,自己成就阿羅漢果,所有的功德都成就了。
酉三、安住聖住2 戌一、明自在轉2 亥一、標
 第三科安住聖住,安住聖人安住的地方,分二科;第一科明自在轉,心可以自在運轉,又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自在而轉。
於諸住中及作意中,能隨己心自在而轉。
 阿羅漢於聖住、天住、梵住諸住中,能隨自己的心自在而轉。
 凡夫住在欲界,聖人住的地方是不同的,於種種的作意,想修什麼作意都可以自在,心想到哪一個「住」去,一作意即可以到那裡去,能夠自在的生起這樣的心。
亥二、釋2 天一、於諸住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於諸住,說明於諸住中自在而轉。
隨所樂住或聖、或天、或梵住中,即能安住。
 阿羅漢住在聖人的境界,隨其所樂住,或是聖住、或是天住、或梵住中,都能安住。
 聖住,是指空住、無願住、無相住、滅盡定住,是出世間住;
 天住,是指在色無色界天人的境界當中住;
 梵是慈悲的梵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這些天人慈悲心特別強,住在梵住當中,慈悲喜捨四無量名梵住。
 聖人的道力很夠,作意很強,於此都能夠究竟安住。
天二、於作意
 第二科於作意,說明於作意自在而轉。
隨樂思惟所有正法,能引世間或出世間諸善義利,即能思惟。
 隨阿羅漢所好樂思惟的所有正法,能夠引發世間或出世間的善法義利,能如意思惟,作意自在,想到哪個境界,世間或出世間的善法,都能夠自在而轉。
戌二、別釋諸住3 亥一、聖住
 第二科別釋諸住,各別的解釋三種住,分三科;第一科聖住,說明聖住的體相。
言聖住者,謂空住、無願住、無相住、滅盡定住。
 說聖住方面,是指聖人住在三三昧的空住、無願住、無相住、或滅盡定住。
 空住是指心安住於色受想行識空無我、無我所中。無願住,指心安住不願在三界五趣裡面追求一個果報中,於世間沒有任何期願,住於無所求中;無相住,指心安住一切相不可得中,住於無相無分別中。滅盡定住,俱解脫阿羅漢證入滅盡定時,前六轉識及人我見相應的第七識暫時不現行,內心非常寂靜,猶如現法涅槃的境界。空住、無願住、無相住、或滅盡定住是聖人的心安住的地方。
 早課迴向文說「三門清淨絕非虞,檀信歸依增福慧」,三門指空、無願、無相三三昧,是成就清淨聖道的入門處。修行人應將心常常安住在空、無願、無相中,這樣做能使供養三寶的檀越(施主)對三寶生起信心、進而歸依三寶、增長福慧。
亥二、天住
 第二科天住,說明天住的體相。
言天住者,謂諸靜慮、諸無色住。
 說天住方面,是指於四靜慮及四空定住。天人住在四靜慮天或四空天中。
 初靜慮天又名離生喜樂地,初靜慮地受生諸天,即受彼地離生喜樂;第二靜慮地諸天,受定生喜樂。第三靜慮地諸天,受離喜妙樂。第四靜慮地諸天,受捨念清淨寂靜無動之樂。無色界諸天,受極寂靜解脫之樂。隨所住不同受用不同的安樂住。
亥三、梵住
 第三科梵住,說明梵住的體相。
言梵住者,謂慈住、悲住、喜住、捨住。
 說梵住方面,是指住於慈悲喜捨四無量心。
 梵天是離欲的,也是非常慈悲的,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慈能與樂,悲能拔苦,對沒有快樂的有情,希望這類有情得到快樂,對於痛苦的有情希望他能遠離痛苦,對於有功德的有情能隨喜他,對於有貪瞋癡的有情,教導這類有情棄捨貪瞋癡,心對於一切有情都是生起這樣的心情與正念,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這是梵住。阿羅漢不論想要天住、梵住、聖住,心一作意就去了,就能安住在那裡,這是第三種功德,安住梵住。不過聖人多分安住在聖住裡面。
酉四、斷智畢竟
 第四科斷智畢竟,能得斷智畢竟。
又於爾時,至極究竟,畢竟無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
 又在那時,阿羅漢聖者的智慧已經到達究竟圓滿,沒有煩惱種子的垢穢,究竟成就離欲的梵行,遠離三界欲,這是梵行的邊際,已到頂,是最圓滿的境界。
酉五、入涅槃滅
 第五科入涅槃滅,能入涅槃的寂滅。
離諸關鍵,已出深坑,已度深塹,已能摧伏彼伊師迦,是為真聖,摧滅高幢。
 玅境長老解釋「關鍵」,就是門鎖。阿羅漢行者已經遠離三界的門鎖,已經破除三界的愛見煩惱,證得涅槃名離諸關鍵;已經出離三界的深坑,坑是圓形,塹是長形,像以前的護城河一樣,三界像一個深坑、深塹,阿羅漢行者已經出離三界的深坑,超越三界的深塹;伊師迦是高山,譬喻我慢,阿羅漢行者將我慢也摧伏了,是真實的聖人,已摧滅我慢的高幢。
《披》又於爾時至極究竟至摧滅高幢者:一切行事皆悉斷故,是名至極究竟。一切煩惱畢竟斷故,是名畢竟無垢。今已獲得彼對治故,是名畢竟證得梵行邊際。先斷能順五下分結,如離關鍵。次於涅槃起深坑想,無明怖畏斷無餘故,如出深坑及度深塹。已斷有愛,於諸境界無復愛生,便於一切憍慢不起,由是說言摧滅高幢。如是諸義,皆如攝事分說。(陵本八十七卷十八頁6607)又復此中,摧伏薩迦耶見及彼常見,是名摧伏彼伊師迦。由計常論者,謂我世間皆實常住,不可損害,積聚而住,如伊師迦故。如有尋有伺地說。(陵本六卷十五頁453
 一切五蘊諸行的因緣所生事都已斷除,是名至極究竟。一切愛見煩惱究竟斷除,是名畢竟無垢。現在已成功獲得煩惱及當來生苦果的對治,不用再來三界生死輪迴,是名畢竟證得梵行邊際。先斷能順五下分結,如離關鍵,關鍵是譬喻五下分結,阿羅漢在證得三果之前,已能斷除薩迦耶見、戒禁取見、疑還有貪瞋。接下來也斷除有情對涅槃生起深坑的想法,與外道對比來說,外道也觀察色受想行識無我、無我所,但是此「真我」是不可改變的,外道聽到涅槃,會覺得涅槃是一個大深坑,是很恐怖的地方,阿羅漢沒有這種邪見,知道涅槃是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無明乃至無無明盡,是不可得的境界,不會有這種無明怖畏,對涅槃具有正見,不會有愚癡邪見,這些都斷除了,名如出深坑及度深塹。已斷欲愛、色愛、無色愛三有之愛,對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的境界,不會再有愛著心,因為都是無常、苦、空,都是敗壞法,是可厭惡法的,對一切眾生、境界都不會生起高慢心,有高慢心是因為還有我、我所,依我慢能生邊執見及一切見,還有自他的對立,但是阿羅漢沒有這些了,由此說言摧滅高幢,幢幡是很高的,如〈攝事分〉卷87,2603頁所說。薩迦耶見及由薩迦耶見所引起的常見、斷見等,這時都摧伏了,是名摧伏彼伊師迦。
 有一類外道執常,計常論者有二種主張,一種是執我是常住的,一種是執世間也是常住的。由於不知道緣起的道理,認為身體可以死了又生,但此我在輪迴生死,山河大地也是不可損害的,因此認為我與世間都是常住不變的,這種執著好像高聳的伊師迦山,不可動搖,這種邪見會如同伊師迦一樣,到成就阿羅漢果時,已不會有這種邪見,如〈有尋有伺地〉卷6,183頁所說。有禪定的人如果有邪見是很難改變的,不像凡夫聽他人說,可能還會改正自己的邪見,因此佛菩薩多數來欲界度化眾生,因為色界眾生很難度,高慢心很強,看的境界都比欲界眾生廣,所以十分難度。因此在還沒有成就那麼高的境界前,要趕快學習佛法,不然有一日有禪定,會不再想學,而失去修習聖道的因緣。
未二、諸餘功德5 申一、守護四依
 第二科諸餘功德,其餘的功德,分五科;第一科守護四依,守護四種依止的功德。
已斷五支,成就六支。
 阿羅漢身語意清淨已斷五支,成就六支。已斷五支如下文所說,包括: 
 一、不會故意殺害眾生的生命。
 二、不會不與而取,不會偷盜。
 三、不會行非梵行習婬欲法,一定不會有淫欲的事情,沒有正淫,也沒有邪淫。
 四、不會知而妄語,不會說妄語。
 五、不會貯畜受用諸欲資具,不會畜積受用的資具。
 又在〈思所成地〉卷19,696頁說阿羅漢苾芻已斷五支,於五處所不復能犯,包括:
 一、無家,所謂不能捨所學處,而復退還。阿羅漢絕對不會還俗。這是通於不會故意殺生的第一條。
 二、無所,又復不能有所貯積,執為己有而受用之,亦不受用諸欲境界。這是通於上文所說第五條。
 三、無希望,又復不能為財、為命,知而妄語。這是通於上文所說第四條。
 四、斷欲,又復不能棄捨諸欲,行不與取。這是通於上文所說第二條。
 五、獨行,亦不復能永離貪欲,獨住獨行,而更習近非梵行法,兩兩交會。這是通於上文所說第三條。
 能斷五支,是因為阿羅漢對緣起法不會有邪見,不會妄計執著苦樂是由自作、他作、自他俱作、或非自作亦非他作無因而招苦樂。
 成就六支,如下文所說,是指能夠成就六恆住法,六根接觸六境時,一切時內心都是正念、正知、安住在最上捨的境界,名成就六支。
 在本卷1119頁說,六恆住法是約因果來說,阿羅漢不能妄計苦樂,自作、他作、自他俱作、非自他俱作無因而作,這是四種功德;加上第五種:不能怖畏一切不應記事;第六種,不會於雲雷電霹靂災雹及見種種怖畏事已,深生驚怖。
《披》已斷五支成就六支者:如下說言,不能習近五種處所,乃至廣說,是名已斷五支。此說六支,疑為五支。思所成地中說:成就五支,永斷五支,當知得名真實苾芻。(陵本十九卷十六頁1667)其義應知。
 如下文說,不能習近五種處所,乃至詳細說:一者不能故思殺害諸眾生命、二者不能不與而取、三者不能行非梵行習婬欲法、四者不能知而妄語、五者不能貯畜受用諸欲資具、是名已斷五支。《披尋記》作者說,此處所謂成就六支,懷疑為五支。如〈思所成地〉卷19,696~697頁說:成就五支,永斷五支,應當了知得名真實苾芻。
 〈思所成地〉說成就五支,是指:
 一、無工巧活,阿羅漢不會用不正當的方法,來追求衣服、飲食、臥具、湯藥四事供養;不會假設種種的方便、邪命的方法、或去販賣而取得四事供養;也不會依賴結交有錢有勢的大官富豪;也不會修治名稱,去打廣告;也不會不會欺騙他人說自己是接受佛所說、弟子所說精進用功,卻心口不一;不會假藉說法、或非法來追求四事供養。總之不會邪命而活稱作無工巧活。
 二、輕自己,是少欲喜足。阿羅漢無我觀成就了,將自己的比重放得很輕,只要活得下去就可以了。又所使用的器物與種種的資具,儘量減少到最少的邊際眾具;能善巧棄捨珍貴的財寶,這些財物對他來說是毒蛇,根本就不要;衣服只夠遮蔽身體禦寒而已;食物能使肚子不餓,可以活下去即可;得到一點點資生具,就非常滿足歡喜,能夠維持生命也就夠了;出去乞食時一定要搭衣、持缽,威儀也是很好。這是世間人所不能理解的,證阿羅漢果還要去乞食,衣服幾件就夠,飲食可以活下去就好,所剩也不留到第二日,就布施給動物,非常少欲喜足。
 三、樂勝,是好樂學處,勝是殊勝。阿羅漢內心是非常恭敬希求愛慕聖道的,愛樂聖道,希求愛慕學處、愛樂學處;即使有命難致死的因緣,也不會違越所學的淨戒,也不會犯戒,何況少許小小
 ,貪瞋癡永斷,不再有貪瞋癡現行。
 五、功德解脫,由修習前面所得的聖道,對於三界愛見煩惱等煩惱種子,都能夠解脫。
 這是成就五支。
 永斷五支,是指:
 一、無家,出家無家,處處為家,阿羅漢無家,不會捨戒還俗住到家裡,不會棄捨學處,而復退還。
 二、無所,阿羅漢也不會積聚隔夜的食物,不會貯蓄任何物品,不會與食物共宿。
 三、無希望,對財與命沒有希求,不會為了得到錢財或者生命而說妄語。
 四、永斷欲,阿羅漢已經放棄色聲香味觸種種的欲,已經離欲,不會再去偷盜了。
 五、獨行,阿羅漢獨住獨行也不會有淫欲的事情,是究竟離欲了。
 成就五種功德,斷除這五種錯誤的行為,才是真實的比丘。
一向守護四所依止。
 阿羅漢絕對會依命護、力護、心雜染護、正方便護,守護衣服、飲食、臥具、病緣醫藥供身什物四種依止。
《披》一向守護四所依止者:思所成地說:依四所依立四種護。謂命護、力護、心雜染護、正方便護。(陵本十八卷十六頁1583)此四所依,如義應知。
 〈思所成地〉說:依衣服、飲食、臥具、病緣醫藥供身什物四所依安立四種護。包括命護、力護、心雜染護、正方便護。為護行者四種基本的生活所需,安立四種保護方法:
 一、命護,正命,於這四種所依,如法追求不以非法,是命護,生活所需是由正命而得的。
 二、力護,保護這四種生活所需,約飲食來說,謂當存養力樂如法受用,受用資具是為了支持生命存養,是為了有力量修行,不是為了淫欲放蕩,這是力護。保護修行的道力,必須受用這四種所依。
 三、心雜染護,有四所依止以後,於行住坐臥中必須修戒律儀及根律儀,防止六根攀緣六塵而生煩惱,若有諸惡尋思能立即除遣,不在四所依上生貪瞋癡,或八種不善尋思,這是心雜染護。
 四、正方便護,能夠忍耐種種的苦惱,精進聞思修沒有懈怠,這是正方便護。方便是一種加行,不斷的努力修止觀,這也是一種護,是保護四依的方法,如〈思所成地〉卷18,663頁所說,如它的道理應該了解。
 這第一個功德是守護四依。
申二、永離貪愛
 第二科永離貪愛,永離貪愛的功德。
最極遠離,獨一諦實,棄捨希求,無濁思惟,身行猗息。
 阿羅漢已證最極遠離:最究竟圓滿遠離三界的愛見煩惱,所成就的功德是獨一無二的,是真實的比丘,棄捨一切世間養命珍財、生天方便的希求,沒有愛見煩惱、沒有惡見、沒有無明等染污的思惟,身行安樂寂靜。
 猗是語助詞,或「猗」是安樂,阿羅漢身體活動時好像沒有活動一樣,身體是很安樂自在的,雖然在活動,可是心裡不動,風動、幡動任它動,六祖惠能說仁者自心不動。身行猗息,指身體很安樂、自在、寂靜的相貌。
《披》最極遠離至身行猗息者:思所成地有一頌言:住戲論皆無,踰牆塹離愛,牟尼遊世間,天人不能識。(陵本十九卷十一頁1649)謂阿羅漢苾芻,於惡魔怨一切愚夫所繫屬主,解脫自在,是名最極遠離。如是真阿羅漢,一切天人皆不能識,是名獨一諦實。棄捨自屬養命珍財,及與生天方便,是名棄捨希求。無諸惡見及愛、無明種種過失,是名無濁思惟。究竟自在,遊行空閑聚落,是名身行猗息。如是諸義,皆依彼長行釋。
 在〈思所成地〉有一個偈頌形容阿羅漢:「住戲論皆無,踰牆塹離愛,牟尼遊世間,天人不能識。」這個偈頌所要說明的是:阿羅漢苾芻已經永遠遠離三界的貪愛,能夠超越四相,包括:
 一、凡夫住著於色相、感受、想法、造作等四識住,阿羅漢不會住在這裡,願意住在天住、梵住也可以,但多數是住在聖住;
 二、戲論,阿羅漢已無惡見、語言、愛非愛分別等戲論;
 三、牆,阿羅漢能夠超越欲愛的牆;
 四、塹,色界愛、無色界愛,名塹,阿羅漢已超越三界愛。
 牟尼遊世間,牟尼是寂靜的意思,煩惱起時心不寂靜轉,沒有煩惱內心非常的寂靜,遊行在世間,阿羅漢在世間裡,在有餘依涅槃時,還是要出去遊行乞食,出去時心是六恆住,眼耳鼻舌身意接觸六境時恆時安住在最上捨,心裡都不執著;阿羅漢心裡不執著清淨的境界,天上沒有成就聖道的天人,都不能認識,何況崇拜天人的凡夫,也不能認識阿羅漢內心寂靜的境界。
 如〈思所成地〉卷19,689頁裡面所說。是指阿羅漢比丘,於惡魔怨一切愚夫所繫屬,四識住、戲論、欲愛牆、無明塹是四種惡魔怨,這是一切愚夫所繫屬主;一切愚夫都是繫屬於惡魔,惡魔是怨,稱為惡魔怨;惡魔以法為怨,惡魔與正法是仇家;凡夫都是被惡魔掌控,稱為惡魔怨所繫屬。正法的冤家稱為惡魔,是控制愚夫的,所以說一切愚夫所繫屬主。解脫自在,阿羅漢已解脫所有凡夫的惡魔怨,內心永無煩惱,寂靜自在,是名最極遠離。
 這樣真實得聖道的阿羅漢,現在只是用文字來了解他的功德,內心的自在是天人所不能明白的,是名獨一諦實。阿羅漢棄捨屬於自己養命的珍貴的財寶,及與生天方便,持戒可以生天,阿羅漢不希求人間的富貴及生天,是名棄捨希求。已沒有種種錯誤的思想,也沒有愛,也沒有無明種種過失,是名無濁思惟。阿羅漢沒有愛見煩惱,沒有斷見、常見、我見、我所見及種種愛,究竟自在,遊行空閑聚落,他身體還是要去聚落的,空閑是譬喻第一義諦的意思,身雖然到聚落去走,跟沒有去一樣,世間對他是如幻如化;身體行動都是安樂自在的,是名身行猗息。如是種種的義理,皆依止〈思所成地〉卷19偈頌之後的長行文解釋。
 《大毗婆沙論》卷27有一個故事說到阿羅漢的境界。阿羅漢死時,對死的看法,是:「梵行妙成立,聖道已善修,壽盡時歡喜,猶如捨毒器。」離欲的梵行,已經善巧的修學了,出家沒有白過,於四念處或四聖諦,八正道或三十七道品,已經善巧的修習了,壽命若今日就要結束,心情會很歡喜,好像捨棄有毒的大容器,觀見色受想行識是有毒的,如癰、如箭、如刺、如殺,阿羅漢的心情是這樣安樂自在的境界。這段文在毗奈耶有部律,大正藏卷22,657頁裡面說到小軍比丘的公案 ,也有這段頌文。
 有部律中說:佛在世時,於室羅伐城中有一位很有錢的大長者名勝軍,娶了妻子,生了一個孩子,請相命師命名大軍。過了一段時間又生了一個孩子,比大兒子長得莊嚴,聰明伶俐,取名小軍。母親生完小軍不久就死了。大軍長大後,長者替大軍取了妻子,不久生重病,安慰二個兒子說:「積聚皆消散,崇高必墮落,合會終別離,有命咸歸死。」說完就死了。死後他留了很多錢財,大軍比丘不放心,覺得還不夠,就拿些本錢出遠門做生意,家裡由小軍照顧,他寫信給小軍,說他在外所求如意,賺很多錢,但是他很貪心,經典形容「由貪故求利,得利轉生貪,應作不應作,為貪皆忘失。」大軍家裡已經很多錢,在外又賺了很多,因為貪心,想追求更多利益,得了很多錢財,又展轉生起貪心,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貪心一現起卻都忘光了,他沒有趕快回家,好幾年都沒音訊。他妻子很空虛,就要求小軍跟她行淫欲。小軍不允,她就回娘家,茶飯不思。父母問起,她說我丈夫一去不回,久無消息,可能死掉了,你們一定要替我找一個丈夫,不然我就同人私奔。她的父母想想,還是小軍最適合,就請求小軍娶她,不然她私奔,兩家沒有顏面。小軍本來不願意,最後只得答應了,娶後不久,女的就懷孕了。過一段時間,收到哥哥的信說不久要回來。小軍很害怕,他想世間最罪惡的是侵占他人的妻室。
 小軍於是半夜離家出走,去出家了。有一日,一位醫生朋友來找他,小軍說怕大哥回來將他殺了,醫生朋友告訴他有一種藥吃了可以墮胎,大軍不會知道。小軍默然,醫生拿一包藥,請一位女子交給小軍的嫂嫂,說吃了會安樂。小軍的嫂嫂吃下去而墮胎了。於是大家都傳說小軍比丘拿藥毒死自己的胎兒,惡名聲傳到他的師父那裡,這時佛還沒有制戒,只是越法罪。但小軍比丘從此惡名昭彰。
 大軍去僧團找他,小軍的師父介紹小軍到王舍城去。王舍城的師父慈悲收留他,給他衣服、飲食、臥具、湯藥,並問小軍要修禪還是學習經論,小軍說我要趕快修行、修禪定。於是師父要他去寒屍林修不淨觀,小軍精進修行很快從初果證到阿羅漢。經典說他的道力境界是:「觀金與土平等不殊」,黃金與糞土一樣,沒有什麼差別,「刀割香塗了無二想」,刀割與香塗在身上沒差別,「如手捫摸虛空,心無罣礙」,他已知身體是空無所有的,心無罣礙,已有三明六通四無礙辯,這時已經修行成功,所作皆辦。
 大軍回來,知道妻子被弟弟侵占後很生氣,想要殺他。於是先到小軍出家的僧團,看到僧團看到出家人都剃光頭,認不出哪位是小軍。問出小軍去王舍城,追去,在半路看到一個獵人,用五百金僱他去殺小軍。獵人到了僧團感到害怕,因為當時國王是佛教徒,認為出家人像王子一樣,不可以侵害他們,他們可以自在遊行世間,這是國王的命令,怎麼可以隨意殺死小軍,不如回去殺掉大軍。大軍被殺,臨死時非常瞋恨,發願一定要殺死小軍。大軍死後變成一條很細的毒蛇住在小軍比丘房間的門角。律典上說,阿羅漢如果沒有入定觀察,不會知道小蛇在他房間的門角出生。不巧小軍比丘出門,門一關,將小蛇壓死了。牠還是很瞋恨,這時又在床腳下出生變成蛇,可是小軍上床一動又將牠壓死了。一共有四次意外死亡,牠還是沒有放棄當毒蛇,一定要毒死小軍。最後一次在衣櫃投胎成蛇,趁小軍比丘在打坐時,蛇跳到他身上,這次真的將小軍咬死了。
 小軍比丘被蛇咬後,趕快請人將自己抬出去,若碎成碎片,房子就沒人敢住了。舍利弗知道後請人將他抬出去,毒蛇的毒很厲害,抬出去後,他的身體立刻斷成碎片。在還沒粉碎以前,舍利弗還問他:你被毒蛇咬,臉色也沒變黑,還很好啊。小軍說:色受想行識無我、無我所,我已不執著,所以這件事對我無礙。當然中毒還是事實,就死了。此時舍利弗以四個半偈讚歎他:「梵行已成立,聖道已善修,壽盡時歡喜,猶如捨眾病」;「梵行已成立,聖道已善修,壽盡時歡喜,猶如捨毒器」,這段文與《大毗婆沙論》一樣;「梵行已成立,聖道已善修,此死時時無恐懼,猶如出火宅」;「以智觀世間,猶如於草木」,身體像草木一樣,草木被拔起來也無所謂;「所作事已辦,不住於生死,於諸後有中,其身不相續」,不會再來三界裡面輪迴生死。
 大眾僧於是趕快將這件事報告佛,佛於是說一個偈頌及禁呪,如果小軍比丘中毒後能馬上唸此偈頌與禁咒,應不會被毒死,這在大正藏二十三冊657頁有記載。這防毒蛇咒的緣起是小軍比丘,佛說若當時他立即誦此咒,應不會被毒死。比丘問為什麼會這樣呢?佛說人造業,業增長時成熟。「緣變現前,如影隨形,假令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要從小軍比丘的前世說起。前世他是一個獵人,有一位辟支佛在寂靜處修行,他去乞食後,走到樹林去,剛好是小軍比丘打獵的地方,辟支佛習慣在那裡靜坐,使獵人打不到獵,陷井因而沒有獵物。獵人很生氣,拿起毒箭射辟支佛。辟支佛可憐他,但辟支佛是不說法的,心想:這位眾生很可憐,殺死我是要墮無間地獄的,我應該慈悲示現神通。於是將身體升到虛空,上身出水,下身出火,作出種種的變化。獵人看了很驚恐難過,趕快向辟支佛懺悔,辟支佛沒說話就死了。不過由於懺悔的關係,業減輕了。獵人懺悔後發願將來要長相莊嚴,在有佛時,依止佛出家。因為造此業,下一生馬上到地獄去,一劫的時間出來後,又於五百生中毒而死,到他成就阿羅漢果這一生還是中毒而死。這是因為他以前用毒箭射辟支佛,所以今生中毒而死,這是業力。又因為今生成就阿羅漢,道力自在,業力現前時,能夠作到「壽盡時歡喜,猶如捨毒器。」
 要是大家精進用功,臨終前,內心不憂不懼,能夠作到「壽盡時歡喜,猶如捨毒器。」這一生沒有空過,是真實的修行人。
申三、證俱解脫
 第三科證俱解脫,證俱解脫的功德。
心善解脫,慧善解脫。
 阿羅漢於自身、眾多資生具、煩惱現行及煩惱種子都能永遠斷除,心能解脫煩惱的繫縛,成就心善解脫;依於無我的智慧已能斷除我執無明,智慧已能解脫無明煩惱的繫縛,成就慧善解脫。
《披》心善解脫慧善解脫者:愛及無明永斷無餘,如其次第,證二解脫。義如有尋有伺地釋。(陵本九卷十五頁694
 在〈有尋有伺地〉卷9,289頁裡面說過,阿羅漢斷愛故,心善解脫;斷無明故,慧善解脫。其實慧解脫阿羅漢,或是俱解脫阿羅漢都是心善解脫,最主要指他的心了知色受想行識諸行,是無常、苦、空、無我、無我所,能夠斷除煩惱,於一切境界遠離貪愛,不會染著一切境界,名心善解脫,這是在〈攝事分〉卷85也有提到。慧善解脫是已經遠離一切染污無明,所以他的智慧得到解脫,心是心王,慧是心所,有的解釋,心善解脫有俱解脫的意思,慧善解脫是指慧解脫。
 關於阿羅漢的差別,若說以慧力斷盡無明為本──我見為本的一切煩惱,所有阿羅漢都是一樣的。如依定力的修得自在來說,就不同。如依未到定或初禪而得阿羅漢的,就於初禪或二禪以上的定障,不得解脫。即使能得四禪八定,也還不能徹底解脫定障。只有解脫煩惱障沒有解脫定障的阿羅漢,如慧證究竟而不得滅盡定,稱為慧解脫阿羅漢。如能得滅盡定的阿羅漢,無論是慧是定,都得到了究竟解脫,已解脫煩惱障及定障,約得到定慧的全分離障說,稱為俱解脫阿羅漢。
 事實上心善解脫、慧善解脫,以解脫煩惱障而言可以說都是通於二種阿羅漢,若約定力的修得自在與否,才能說心善解脫是俱解脫阿羅漢,慧善解脫是慧解脫阿羅漢。
獨一無侶,正行已立,名已親近無上丈夫。
 阿羅漢也是最殊勝的,最勝名為獨一,無侶,不是有學,「侶」是輩,《瑜伽師地論略纂》卷9說最勝故名為獨一,非餘有學等侶名為無侶。不是有學那一類,沒有人能與他相提並論,在聲聞的果位是最高的,入涅槃聖道之正行已經完全成立,與佛(無上丈夫)一樣也證得解脫身,名已親近無上丈夫。
申四、具六恆住
 第四科具六恆住,具足六恆住的功德。
具足成就六恆住法。謂眼見色已,無喜無憂,安住上捨,正念正知。如是耳聞聲已、鼻齅香已、舌嘗味已、身覺觸已、意了法已,無喜無憂,安住上捨,正念正知。
 阿羅漢又具足成就六恆住法,於六根接觸六塵,眼見色乃至意了法已,心裡都是無喜無憂,恆常安住在最上捨,及正念、正知。他一定會有正念,不會生起貪瞋癡,知道境界是如幻如化的,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是不淨的,因此能棄捨種種不正思惟,這是他成就的功德,一切時住最上捨、正念、正知。
申五、三毒永盡2 酉一、自能領受
 第五科三毒永盡,說明三毒永盡。
彼於爾時,領受貪欲無餘永盡,領受瞋恚無餘永盡,領受愚癡無餘永盡。
 行者在成就阿羅漢果時,六根接觸六境,三毒煩惱無餘永盡,永遠斷除了貪欲,瞋心也不生了,愚癡心也不再起了,這種境界如果是凡夫的時候,會生起極大的貪欲、瞋恚、愚癡,但是現在成就阿羅漢果,連少許一點的貪欲、瞋恚、愚癡都沒有了,這是他能領受三毒永盡。阿羅漢才是真的無毒之家!
酉二、他應供養
 第二科他應供養,其他的有情應該供養的功德。
彼貪瞋癡皆永盡故,不造諸惡,習近諸善。其心猶如虛空淨水,如妙香檀,普為一切天帝天王恭敬供養。
 阿羅漢的貪瞋癡都永遠斷除了,不會再造種種的十惡法,內心習慣親近種種的善法。他的內心像虛空一樣沒有染污,像清淨的水一樣沒有污濁,如虛空無染,如淨水無濁;或像虛空一樣無礙,像淨水一樣明淨,不執著,光明清淨。天帝的皇宮有一種妙香檀樹,天帝天王常常供養這棵樹,阿羅漢的境界就像微妙的香檀木,天人是有神通的,一觀察就知道誰有貪瞋癡、誰沒有貪瞋癡,他們若發現這位阿羅漢聖者,一定會來恭敬供養。
未三、住二涅槃2 申一、有餘依
 第三科住二涅槃,阿羅漢住在二種涅槃,分二科;第一科有餘依,住在有餘依涅槃的體相。
住有餘依般涅槃界,度生死海,已到彼岸,亦名住持最後有身。
 阿羅漢住在有餘依般涅槃界,有餘依是指前一生的愛見煩惱感得的果報還在,雖然內心可以入涅槃界,已超越三界生死的大海,已經到涅槃的彼岸,但今生的身體還是在三界裡,名有餘依涅槃,也名住持最後有身。
申二、無餘依2 酉一、標相
 第二科無餘依,住在無餘依涅槃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相狀。
先業煩惱所引諸蘊自然滅故,餘取無故,不相續故,於無餘依般涅槃界而般涅槃。
 如果是定性的聲聞,過去的業力與煩惱所引發的色受想行識五蘊,壽盡時,自然就滅了,因為已沒有其它的愛取了,愛見煩惱都斷除了,不想在三界裡再取得一個果報體,所以他的五蘊不會再相續,前一剎那五蘊滅了,後一剎那五蘊不生了,這時所入的涅槃界與有餘依是不一樣的,有餘依心裡也是大安樂的境界,但是果報還在,無餘依時,果報都不可得了,入於不生不滅的境界。
酉二、顯義
 第二科顯義,顯示無餘依涅槃的義利。
此中都無般涅槃者,如於生死無流轉者。唯有眾苦永滅、寂靜、清涼、滅沒。唯有此處最為寂靜,所謂棄捨一切所依,愛盡、離欲、永滅、涅槃。
 於入無餘依涅槃當中,並沒有一個真實入涅槃的聖人,如同於生死中並沒有流轉的凡夫一樣,如果生死像一堆火,火已經滅了,沒有下一堆火再生起,所以說沒有入涅槃的人。五蘊無我,聖人與凡夫都是無我的,只是依五蘊假名安立為某人,凡夫依名字執著有一個真實性的人,事實上於五蘊中並沒有真實的主宰者,並沒有真實性的人存在,沒有誰在流轉生死,當然也沒有人在入涅槃。
 入涅槃是假說的,只是如幻如化的色受想行識眾苦永遠滅除、煩惱永遠寂靜、已無惑業苦的熾熱,內心永久清涼,壽盡時沒有緣再相續,究竟滅除隱沒,不再有任何生命。唯有無餘般涅槃界之處最為寂靜,因為棄捨一切依止的身受心法,色受想行識,對自體愛、境界愛全部都盡除了,遠離三界欲,苦永遠滅除,煩惱盡,苦也盡了,證入大安樂的涅槃界。
午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當知此中,有如是相。
 應該知道在這當中,有這些相貌。這是總說,成就阿羅漢果以後,有證極究竟的功德,有諸餘功德乃至住二涅槃的功德。以上是辨諸相,辨明阿羅漢的各種相貌。
巳二、釋漏盡2 午一、永斷五支2 未一、標列五支
 第二科釋漏盡,解釋煩惱完全斷除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永斷五支,說明永斷五支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列五支,標示列出五支。
阿羅漢苾芻諸漏永盡,不能習近五種處所。一者、不能故思殺害諸眾生命,二者、不能不與而取,三者、不能行非梵行習婬欲法,四者、不能知而妄語,五者、不能貯畜受用諸欲資具。
 阿羅漢苾芻的愛見煩惱永遠斷除了,不能習近五種處所。
 一、不會再故意殺生;
 二、不會再偷盜;
 三、阿羅漢絕對沒有淫欲,在家人如果成就阿羅漢果是有二條路,一條是出家,或入無餘依涅槃,所以不會再有淫欲法;
 四、不會說謊話,最多是不說;
 五、不會有隔夜之糧,不會為自己貯存資生具,若受用飲食有剩,就餵食其他的鳥獸。
《披》不能習近五種處所等者:此即前說已斷五支。思所成地說斷五支,與此義同。然文有別,次第亦異。
 這是前面所說已斷五支,〈思所成地〉也有說斷五支,與這裡的道理是相同的。然而它的文字有差別,次序也不一樣。
未二、出永斷因
 第二科出永斷因,說出能永遠斷除五支的原因。
如是不能妄計苦樂自作、他作、自他俱作、非自他作無因而生。
 阿羅漢不會有虛妄邪見,知道一切法是因緣所生的,不會虛妄執著苦樂是自己造作的,了知苦樂不是自作;不會虛妄執著苦樂是其他有情造作的,了知苦樂也不是他作;不會虛妄執著苦樂是自他和合起來造作的,了知苦樂也不是自他俱作;不會虛妄執著苦樂不是自他俱作無因而生,了知苦樂也不是無因而生。於諸法四不生的真理都通達了,不像外道執著苦樂是自作的,或執著苦樂是大自在天所作的等,因為阿羅漢有無漏的正見,所以能斷五支。
 據《雜阿含經》卷14載:有一次,諸多外道出家問尊者浮彌:「苦樂自作耶?他作耶?自他作耶?非自非他無因作耶?」
 尊者浮彌回答:「世尊說:這些都是無記。」
 外道出家問尊者浮彌:「若苦樂苦樂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無因作,苦樂是怎麼生起的?」
 尊者浮彌回答:「世尊說苦樂從緣起生。」
 這時,諸多外道出家聽聞尊者浮彌所說後,心不歡喜,呵責而去。於是尊者浮彌前去請問尊者舍利弗,將剛才自己與外道的對答說給尊者舍利弗聽,請問自己這樣回答是否正確。尊者舍利弗說:「你的回答正確無誤,佛的確如此說。佛說苦樂從緣起生故,從六根六觸因緣生苦樂受。一切法都是緣生所生,不從緣生者,無有是處。」
 〈攝事分〉卷91說:外道沙門或婆羅門超越現量,或依前際、或依現法,堅固執著建立四種苦樂邪論,依前際(過去生),虛妄計度宿作因故安立諸苦樂一向自作;虛妄計度苦樂由自在變化天為因而生者,執著苦樂一向他作;虛妄計度先自在作,然後宿作因所作故,安立諸苦樂由自作他作;虛妄計度無因生故,立諸苦樂非自非他所作無因生。或依現在的生命體虛妄計度,認為苦樂隨自欲自作功用所生,於是安立苦樂為自作;若不隨自欲,不自覺知,他人所引起的苦樂,安立為他作;若隨所欲、自所覺知及他人所引而生起的苦樂,安立為自他作;若非自他功用為先所生起的苦樂,但由境界現在前故,不能了達微細因觸,便起邪執,認為苦樂無因生。
 阿羅漢已無這些妄執,能如實了知,於生命體中唯有諸根、境、識和合所生苦樂可得,都無前際,或現法中若自若他實有可得,唯即於此根、境、識三事和合,假立自他。唯有觸是苦樂因,緣觸有受。
午二、離諸怖畏
 第二科離諸怖畏,遠離各種怖畏。
又亦不能怖畏一切不應記事;又亦不能於雲、雷電、霹靂、災雹,及見種種怖畏事已,深生驚怖。
 阿羅漢不會有二種怖畏。玅境長老解釋,舉九二一大地震為例,觀世音菩薩並沒有事先預言此不應記別的事,菩薩不會特別恐怖其他的有情,但有的人會預先說會發生什麼事情,應是有所求才會這樣做,怖畏是針對不應記別的事來說。
 《瑜伽論記》解釋,阿羅漢已經通達佛法,如果有其他有情問不應記事,如十四無記等不應該記別的事情,他都不會害怕,因為他知道佛法該怎麼回答。如果有人用不應記事來難問,他已經沒有恐怖。第二阿羅漢已成就無我的功德,所以大雪、雷電、霹靂、閃電得很厲害、或雪災、下冰雹等,他都不會恐怖怕死,世間的天災地變,都不會生恐怖心。
 有一位師父能說法指導弟子修行,他以為自己已經證得阿羅漢果。他的弟子們也修學聖道,其中有一位弟子成就阿羅漢果,入定觀察他的師父,發現師父還沒有成就阿羅漢果。為報答師父的恩惠,變成一隻老虎,師父看到老虎,心生恐怖。師父的自覺性很高,一發現自己有怖畏心,立即知道自己還不是阿羅漢,於是趕快精進修行,最後也成就阿羅漢果。可見沒有成就阿羅漢果以前,還是會有種種的驚怖。
《披》如是不能妄計苦樂等者:此即前說成就六支。於妄計中,略有四種,謂即自作、他作、俱作,此之三種,惡因論邊;後之一種,無因論邊。遠離此四,又不怖畏一切不應記事,及於諸怖畏事不生驚怖,是故說言成就六支。
 即如是不能妄計苦樂等指前面成就的六支,這是《披尋記》作者將二段話合起來解釋。於虛妄計度執著中,要略而言有四種,即指前面說自性可以造一切法稱自作,他作指大自在天或梵天創造世間的法,自作他作合起來名俱作,這三種都是惡因論邊;外道不了解一切法是因緣而起的,於諸法生因有種種錯誤的執著,這種理論名惡因論邊。後面一種無因論邊是對生命緣起有不正見。阿羅漢已遠離這四支妄計,不會再有這四種邪見的思想,也不會害怕一切不應記別的事情,如世間常無常,有邊無邊,如來死後有無,色受想行識與我異不異等事,這是第五支。第六支是對世間隨順生起種種恐怖的事情,不會再驚慌恐怖。所以說阿羅漢成就六支。這是解釋阿羅漢愛見煩惱斷盡,所以永斷五支,成就六支,由已成就六支的因緣而能永斷五支。
卯二、辨作意2 辰一、加行究竟作意
 第二科辨作意,辨別證得究竟的作意,分二科;第一科加行究竟作意,由加行究竟作意證得究竟。
當知此中,金剛喻定所攝作意,名加行究竟作意。
 應當知道在這當中,於阿羅漢道四果向時,最後一剎那成就的定名金剛喻定,與金剛喻定相應的作意名加行究竟作意,加行已經圓滿了。
辰二、加行究竟果作意
 第二科加行究竟果作意,由加行究竟果作意所攝。
最上阿羅漢果所攝作意,名加行究竟果作意。
 前面是無間道,這裡是解脫道。行者成就解脫道,證得最上阿羅漢果所攝的作意名加行究竟果作意。聲聞行者依未到地定等修四聖諦的七作意,證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於七作意修到究竟就圓滿了。
丑三、結得究竟
 第三科結得究竟,結說證得究竟。
由如是等多種作意,依出世道證得究竟。
 由這麼多種的作意(七作意),依止出世間的聖道證得究竟圓滿。
丁三、結成地意
 第三科結成地意,結語成就聲聞地意。
如是一切名聲聞地。此是一切正等覺者所說一切聲聞相應教法根本,猶如一切名句文身是所制造文章、呪術、異論根本。
 以上所說的一切名為〈聲聞地〉。這一切是佛所說的一切聲聞相應教法的根本,所有應當修學的聲聞教法,依照這裡所說的就對了,前面說過有種性地、趣入地、出離地,這三地將聲聞的修行,從因到果,完全的、圓滿的表達出來,此根本是修聲聞乘的依止處,就好像一切名句文身是依止名句文身所制造的文章、咒術、異論(不同的論典)的根本,所以說這是佛所開示的聲聞相應教法的根本。
本地分中獨覺地第十四
 本地分中第十四地名〈獨覺地〉。
丙十一、獨覺地2 丁一、結前生後
 第十一科獨覺地,說明獨覺地的五相,分二科;第一科結前生後,結束前文,生起後文。
如是已說聲聞地。云何獨覺地?
 前面已經說過〈聲聞地〉。什麼是〈獨覺地〉?
丁二、標釋五相3 戊一、標
 第二科標釋五相,標出並解釋五相,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相。
當知此地有五種相。
 應當知道〈獨覺地〉有五種相貌。
戊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一者、種性,二者、道,三者、習,四者、住,五者、行。
 約種性、道、習、住、行這五種角度來說明。獨覺梵語名鉢剌翳迦佛陀,舊譯名辟支佛,在《大智度論》稱辟支迦佛,或名緣覺。
戊三、釋5 己一、種性3 庚一、徵
 第三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種性,說明獨覺種性的體相,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獨覺種性?
 什麼是獨覺種性?
庚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三相。
謂由三相,應正了知。
 獨覺種性有三種相,可能一個人就有三種相,或有三種人三種相,應正確的了知。
庚三、釋3 辛一、薄塵種性
 第三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薄塵種性,說明獨覺種性的薄塵種性相。
一者、本性獨覺,先未證得彼菩提時,有薄塵種性。由此因緣,於憒鬧處,心不愛樂;於寂靜處,深心愛樂。
 一、有一類獨覺種性的行者是要獨自覺悟的,根性比聲聞更利一點,還未證得獨覺的菩提時,煩惱很微薄,有薄塵種性。由於有薄塵種性,對世間充滿色聲香味觸,諸欲的境界,憒鬧的地方,心裡不愛樂;對寂靜的處所,深心愛樂,不喜歡煩惱,也不喜歡有煩惱相應的境界。
辛二、薄悲種性
 第二科薄悲種性,說明獨覺種性的薄悲種性相。
二者、本性獨覺,先未證得彼菩提時,有薄悲種性。由是因緣,於說正法利有情事,心不愛樂;於少思務寂靜住中,深心愛樂。
 二、有一類獨覺種性的行者,還未成就辟支佛果時,悲心微薄,有薄悲種性。由此薄悲種性的因緣,對說法利益有情的事,不歡喜作;不喜歡想太多、思考太多,不喜歡作太多事情,很喜歡靜坐、寂靜住。
辛三、中根種性
 第三科中根種性,說明獨覺種性的中根種性相。
三者、本性獨覺,先未證得彼菩提時,有中根種性,是慢行類。由是因緣,深心希願無師、無敵而證菩提。
 三、獨覺與菩薩、聲聞比是中根種性,高慢心比較強。有一類獨覺種性的行者,還未成就菩提時,有中根種性,是高慢心行那一類。由於高慢心的因緣,內心深刻的希望不用有老師,也不用有敵人,希望看到現緣就能證果,由自己成就獨覺菩提,無師自證。
己二、道3 庚一、徵
 第二科道,說明獨覺道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獨覺道?
 什麼是獨覺道?
庚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三相。
謂由三相,應正了知。
 獨覺道也有三種相貌,應該正確的了知。
庚三、釋3 辛一、初獨覺道
 第三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初獨覺道,第一種獨覺的修道方式。
謂有一類,安住獨覺種性,經於百劫,值佛出世,親近承事,成熟相續,專心求證獨覺菩提。於蘊善巧、於處善巧、於界善巧、於緣起善巧、於處非處善巧、於諦善巧勤修學故,於當來世,速能證得獨覺菩提。如是名為初獨覺道。
 有一類獨覺,安住在獨覺種性,已經修了百劫,於百劫當中都有遇到佛出世間,也有親近及承事佛,成熟了色受想行識、信進念定慧,很專心求證獨覺菩提。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善巧、十二緣起、處非處的善巧、四聖諦的善巧,都很精進的修學,於來生將很快證獨覺菩提,很快能成就辟支佛果。這一類名為初獨覺道。
 這類獨覺是見佛多、聞法多、栽培的善根也多。《大智度論》卷18說過,這類人如果成就佛果,名大辟支佛,是標準的獨覺,可能有一乃至三十一種相好,只是沒有像佛一樣,成就三十二相。
《披》成熟相續者:此中成熟,謂將成熟。聲聞地說:謂即如是已得趣入補特伽羅,除所獲得最後有身。謂住於此得般涅槃,或能趣入正性離生。從趣入後,於後後生修集諸根,轉上、轉勝、轉復微妙。是名將成熟。(陵本二十一卷十七頁1869)此應準釋。由下自說,過百劫已,出無佛世,方能證法現觀,得獨覺菩提果故。
 這其中的成熟是指將成熟,因為這一生這類行者還不是聖人,只是將要成熟。〈聲聞地〉裡說,已經趣入佛門的補特伽羅,有獨覺種性的有情,來到佛法,栽培善根,住在此生命體裡面,可以入涅槃,或者證初果,這二種人名最後有身,這二種人的善根稱已成熟。所以除去已成熟,才是將成熟。有一類獨覺或聲聞種性的修行人,進入佛門以後,出家修行,一生又一生的修集種種的善根,使善根轉上、轉勝,一生比一生更強的殊勝,不斷的在佛法裡面出家修行,栽培善根,轉復微妙,更加的微妙,展轉的將要成熟,是名將成熟;但還沒到住最後有身,還沒達到這一生一定要入涅槃,或這一生一定要證初果的程度,這是在〈聲聞地〉卷21,779頁所說,這裡應準照那裡解釋。
 這一類的獨覺是過百劫以後,於無佛出世間時,能夠證初果,由初果直接證四果,沒有經過二果三果,證初果後馬上就證辟支佛果,得獨覺菩提果,這是最標準的辟支佛。
辛二、第二獨覺道
 第二科第二獨覺道,第二種獨覺的修道方式。
復有一類,值佛出世,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於先所未起順決擇分善根,引發令起,謂煖、頂、忍;而無力能即於此生證法現觀,得沙門果。復修蘊善巧、修處善巧、修界善巧、修緣起善巧、修處非處善巧、修諦善巧故,於當來世能證法現觀,得沙門果。是名第二獨覺道。
 還有一類的獨覺,值遇佛出現在世間,於是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由於過去生是資糧位,還沒有生起順決擇分善根,現在進入加行位,引發順決擇分善根令起,進入加行位。加行位有四善根,但這類行者僅能生起煖、頂、忍三種,而無力能成就世第一法,還是凡夫,在這一生不會成就初果。必須再修蘊善巧乃至諦善巧六種善巧,於當來世才能證法現觀成就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四果等沙門果,這種稱為第二獨覺道。
 這類行者這一生是成就到加行位的煖、頂、忍三善根,來生才會證果。《瑜伽論記》說這種獨覺道是屬於不定種性,同時具有聲聞及獨覺種性,可能本來是聲聞,由轉根變成獨覺種性。
辛三、第三獨覺道
 第三科第三獨覺道,第三種獨覺的修道方式。
復有一類,值佛出世,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證法現觀,得沙門果;而無力能於一切種至極究竟,畢竟離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阿羅漢果。復修蘊善巧、修處善巧、修界善巧、修緣起善巧、修處非處善巧、修諦善巧故,依出世道,於當來世至極究竟,畢竟離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阿羅漢果。是名第三獨覺道。
 第三種獨覺,也一樣過去生或今生,都値佛出世,都能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這是他們相同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同處:
 第一種是經百劫修集資糧,過百劫已,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才能證法現觀,得獨覺菩提果;
 第二種是值佛出世,今生修到加行位的煖、頂、忍三種善根,還無能證法現觀,必須再修六善巧,於當來世才能證法現觀,得沙門果。這二種都還是凡夫。
 第三種是值佛出世,今生能證法現觀,得沙門果,可能成就初果二果。玅境長老說,得沙門果是三果,不過根據《瑜伽論記》說,獨覺不會在色界、無色界成就辟支佛果,獨覺只有在欲界成辟支佛果,所以得沙門果,最多得到二果,因為初果、二果未完全離欲故。反之,如果得到三果,若當生不能完全斷除愛見煩惱,命終要生到色界無色界去,不再回到欲界,唯色無色界沒有獨覺,所以如此簡別。這第三種獨覺者於今生能證初果、二果,而無力能於一切種至極究竟,畢竟離垢,至極是指三果,究竟是指阿羅漢果,對一切種類的煩惱,沒有辦法至極斷除,根據這樣的解釋,辟支佛確實在欲界裡成就。所以約離欲來說,究竟是將俱生起的愛見煩惱也究竟斷除,畢竟證得梵行邊際阿羅漢果。若沒有辦法證到梵行邊際的阿羅漢果的行者還得繼續修六種善巧,於今生是得沙門果,依出世道,於當來世,還是依止出世間道,將來無佛世時,至極究竟,畢竟離垢,能夠達到究竟階段,將愛見煩惱永遠斷除,畢竟證得梵行邊際,究竟證得離欲的梵行邊際,最高的境界阿羅漢果。
 《大智度論》卷18說辟支佛有獨覺、因緣覺二種。獨覺可再分二類︰
 一、小辟支迦佛︰本為初果聖人,於受生七次須陀洹後生於人間,在無佛之世自證成道,相當於部行獨覺中之得果聲聞。相當於此處所說第三種獨覺道。
 二、大辟支迦佛︰於百劫中作功德,增長智慧,得三十二相、三十一相乃至一相,常樂獨處者,相當於麟角喻獨覺。相當於此處所說第一種獨覺道。
 三、因緣覺,則是由於先世福德願行之因緣,出無佛之世,不必從他人聞法,在無佛世時看到飛花落葉這些小因緣,自己思惟世間無常變壞之事,便能夠引發覺悟,斷盡煩惱,得辟支佛道,具足六神通者。相當於此處所說第二種獨覺道。
 這是約三種獨覺道,前二種是凡夫,後一種是聖人。
己三、習2 庚一、徵
 第三科習,獨覺習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獨覺習?
 什麼是獨覺的習性?
庚二、釋2 辛一、明種類2 壬一、依初獨覺道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明種類,說明獨覺習的種類,又分二科;第一科依初獨覺道,依第一種獨覺道的獨覺習。
謂有一類,依初獨覺道,滿足百劫修集資糧。過百劫已,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證法現觀,得獨覺菩提果,永斷一切煩惱,成阿羅漢。
 有一類人,依第一種獨覺道,積聚資糧的時間滿百劫,這是最利的獨覺。過百劫已後,於沒有佛出世時,沒有師長的教導自然能夠修三十七菩提分法,能證得法現觀證初果,並且很快超越二、三果直接證得獨覺菩提果,永斷一切煩惱,成就阿羅漢果。這是利根,成就阿羅漢果,也是辟支佛果。
《披》證法現觀得獨覺菩提果等者:此中唯說證法現觀及得阿羅漢果,不說或得沙門果。當知此類名頓出離,與下所說漸出離者有別。集論中說:頓出離者,謂入諦現觀已,依止未至定,發出世間道,頓斷三界一切煩惱。品品別斷,唯立二果,謂預流果、阿羅漢果。(集論七卷十四頁)義應準釋。
 證法現觀,證得法的實相,以及成就阿羅漢果,不說得到初果、二果、三果,不會經過這些階段,當知這類行者名頓出離,與下面所說的漸出離者有差別。在無著菩薩的《集論》當中說:頓出離者,這種獨覺是頓的,他證入四聖諦,見到諸法實相以後,依止未到地定,能引發出世間的聖道,依此聖道的力量,很快的斷除三界的一切愛見煩惱,而且一品一品的煩惱都各別的斷除,只有安立預流果及阿羅漢果二種果,預流果之後所剩的煩惱頓斷,一下證得阿羅漢果。這是《集論》卷7,14頁的解釋,義理應準照那裏的釋。有的經論說到,只有一向一果。
壬二、依次二獨覺道
 第二科依次二獨覺道,依次二獨覺道的獨覺習。
復有一類,或依第二、或依第三獨覺道。由彼因緣,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或證法現觀,乃至得阿羅漢果,或得沙門果,至極究竟,畢竟離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證得最上阿羅漢果。
 又有一類獨覺是不同的,或者依止第二、或第三種獨覺道,第二種及第三種各有二類,一種是頓出離的,一種是漸出離的,由彼因緣,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頓出離者是證得法現觀,馬上證得阿羅漢果,漸出離者是證得沙門果,經過初果、二果、三果,才成就阿羅漢果,至極究竟,畢竟離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證得最上阿羅漢果。漸出離與頓出離,可以解釋為漸斷煩惱與頓斷煩惱。
《披》或證法現觀乃至得阿羅漢果等者:此中一類,或頓出離,或漸出離,如次配釋應知。
 這第二種獨覺道及第三種獨覺道,又分二類,一類是頓出離,一類是漸出離,如它的次第配合解釋應該知道。
辛二、辨異名
 第二科辨異名,辨明獨覺者不同的名稱。
當知此中,由初習故成獨覺者,名麟角喻;由第二、第三習故成獨勝者,名部行喻。
 應當知道這其中,由修百劫的資糧,第一種證獨覺果的獨覺名麟角喻,是很稀少的。第二種及第三種獨覺,有頓或漸,第二種這一生僅能證煖、頂、忍位,來生才會證果;第三種是現在已證法現觀,得沙門果,將來在無佛出世,才證得阿羅漢果,頓者證法現觀後直證羅漢果,漸者證法現觀後,次第證得二果、三果、四果;第二種及第三種名部行喻,部行是統帥的意思,這類行者也領眾修行,住在僧團裡面的,名部行喻,是與大眾住在一起的,在因地時,不一定是自己住,第一種獨覺則是自己住。
己四、住2 庚一、徵
 第四科住,說明獨覺住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獨覺住?
 什麼是獨覺住?
庚二、釋2 辛一、麟角喻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麟角喻,麟角喻的體相。
謂初所習麟角喻獨覺,樂處孤林,樂獨居住,樂甚深勝解,樂觀察甚深緣起道理,樂安住最極空、無願、無相作意。
 第一種所修習麟角喻的獨覺,好樂孤獨處在樹林,好樂獨自居住,不與大眾在一起,喜歡觀察甚深勝解,好樂觀察甚深的十二緣起的道理,好樂安住在最極空、無相、無願的三三昧作意裡面。
 喜歡獨自修行,而且不與他人住,這種是麟角喻。
辛二、部行喻
 第二科部行喻,說明部行喻的體相。
若第二、第三所習部行喻獨勝,不必一向樂處孤林、樂獨居住,亦樂部眾共相雜住。所餘住相,如麟角喻。
 第二種及第三種的部行喻獨勝,這類行者不用離開僧團,不必一向好樂單獨處於孤林、好樂單獨居住,也喜歡收徒弟與大眾雜住。其餘的住相,也可以如麟角喻的,喜歡觀察甚深勝解,好樂觀察甚深的十二緣起的道理,好樂安住在最極空、無相、無願的三三昧作意裡面。
己五、行2 庚一、徵
 第五科行,說明獨覺行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獨覺行?
 什麼是獨覺行?
庚二、釋3 辛一、乞食無染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乞食無染,乞食時心無染污。
謂一切獨覺,隨依彼彼村邑聚落而住,善護其身、善守諸根、善住正念,隨入彼彼村邑聚落,或為乞食。
 一切獨覺,隨所依止居住的各式各樣的村邑聚落,能善巧的保護自己的身體,能善巧的守護自己的六根,安住在正念、正知裡面,隨所到各個村邑聚落去,或是乞食,內心是沒有染污的。
辛二、以身濟度3 壬一、標
 第二科以身濟度,以身濟度眾生,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要義。
或濟度他下劣愚昧,以身濟度,不以語言。
 獨覺行者也會救濟度化下劣愚癡的眾生,但都是用身相示現神通來濟度,不是以語言說法。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以故?
 爲什麼這樣作?
壬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唯現身相為彼說法,不發言故。
 獨覺行者只是現出身相的變化,展現各式各樣的神通,不發言說話。
《披》善護其身等者:謂入村邑聚落乞食,應當善避惡象、惡馬等,是名善護其身。若於如是諸境界相不應策發諸根,便即於彼不作功用,是名善守諸根。若於如是諸境界相應當策發諸根,便即於彼正作功用,令諸煩惱不起現行,是名善住正念。義如聲聞地說。(陵本三十二卷十一頁2640
 到村邑聚落去乞食也要注意安全,應當善巧避免惡象、惡馬等的衝撞,是名善護其身。於所緣色聲香味觸法的境界相上,若會引生貪瞋癡,便應守護諸根,不使諸根於所緣境界相上生起作用,便不去見聞覺知,是名善守諸根。若是於所緣境界相是應該發動諸根去認知的,便於境界正確的依根緣境發識,譬如看到老病死的境界,能通達無常、苦、空、無我,令諸煩惱不起現行,便應策發眼根多觀看老病死的境界,是名善住正念。道理如卷32,1051頁裡所說。不應攀緣的,不去攀緣,名善守諸根;應該去觀察老病死的現象,使令正念增強,煩惱不起現行,名善住正念。
示現種種神通境界,乃至為令心誹謗者生歸向故。
 獨覺行者示現種種神通境界,使眾生生起心羨敬仰,本來要誹謗人因而懺悔業障,歸向三寶。如《賢愚經》第2卷說金剛女的因緣。金剛女是國王的女兒,面貌十分醜陋,後來某種因緣下向佛懺悔才去除醜陋的形貌,恢復端正。佛說金剛女身體麁惡形狀醜陋,是因為過去世時,於波羅奈國為大長者女,長者財富無量,舉家恒常共供養一位辟支佛。這位辟支佛身體粗惡形狀醜陋,長者女見到辟支佛,便惡心輕慢呵罵毀謗。這位辟支佛欲入涅槃前,為施主作十八種神通變化後,便從空中下還來至長者家,長者非常歡喜,長者女看見神變之後心生慚愧便向辟支佛求哀懺悔,辟支佛接受了她的懺悔。佛說,那位長者女就是金剛女,由於毀謗賢聖所以感得醜陋形貌,後來看見辟支佛神變之後,誠心懺悔,所以今生經過懺悔還能恢復端正的相貌。
辛三、本趣寂
 第三科本趣寂,本來趣向寂靜。
又彼一切,應知本來一向趣寂。
 又獨覺行者一切的心行,應該知道本來一向性好樂寂靜,好樂入涅槃。
《披》應知本來一向趣寂者:謂彼深願速證涅槃故。
 獨覺行者深心希望趕快成就涅槃,這是獨覺的特性之一。獨覺有三種相貌:乞食無染、以身濟度、一向趣寂。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