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二十六

                        彌勒菩薩說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詔譯
                        韓清淨科記
本地分中聲聞地第二瑜伽處之一
 本地分中聲聞地有四個瑜伽處,第一個瑜伽處是卷22~25的離欲資糧,第二個瑜伽處是卷26~29的品類建立,第三個瑜伽處是卷30~32的安立瑜伽,第四個瑜伽處是卷33~34的廣釋修相。此處是第二瑜伽處品類建立的第一個部分,因此稱為〈本地分‧聲聞地〉第二瑜伽處之一。
辛二、品類建立2 壬一、廣徵
 第二科品類建立,說明各種品類的有情,分二科;第一科廣徵,廣泛的提出問題。
 本卷26起至卷29是第二瑜伽處品類建立,介紹聲聞有情的品類差別、建立及聲聞修行的所緣乃至發趣無果等,包括:1. 補特伽羅品類差別,2. 建立補特伽羅,3. 所緣,4. 教授,5. 學,6. 隨順學法,7. 瑜伽壞,8. 瑜伽,9. 作意,10. 瑜伽師所作,11. 幾瑜伽師,12. 瑜伽修,13. 修果,14. 補特伽羅異門,15. 幾種補特伽羅,16. 幾種魔及魔事,17. 發趣無果。
問:於如前所舉、所開示出離地中,有幾品類補特伽羅能證出離?云何建立補特伽羅?云何所緣?云何教授?云何學?云何隨順學法?云何瑜伽壞?云何瑜伽?云何作意?云何瑜伽師所作?幾種瑜伽師?云何瑜伽修?云何修果?幾種補特伽羅異門?幾種補特伽羅?幾種建立補特伽羅因緣?有幾種魔?幾種魔事?云何發趣空無有果?
 問:於如前面所舉出二種離欲道,及所開示的二道資糧的出離地中,有哪些品類的有情能證得出離?如何建立有情的差別?什麼是所緣?什麼是教授?什麼是學?什麼是隨順學法?什麼是瑜伽壞?什麼是瑜伽?什麼是作意?什麼是瑜伽師所作?有幾種瑜伽師?有幾種瑜伽修?什麼是修果?有幾種有情的異門差別?有幾種有情?有幾種建立有情的因緣?有幾種魔?有幾種魔事?什麼是發趣空無有果?
 總共提出十七個問題,都與有情的修行有關。所提出的這十七種項目,將由本卷26貫穿到卷29來說明。
《披》如前所舉所開示者:前說世間及出世間二離欲道,是名所舉。彼二資糧,名所開示。
 前面所舉出來的世間道以及出世間道的二種離欲道,是名所舉。世間道以及出世間道二道的十四種資糧,名為所開示。
壬二、別答2 癸一、嗢柁南標
 第二科別答,各別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嗢柁南標,先以偈頌標出要義。
嗢柁南曰:
 諸補特伽羅 建立所緣教 學隨順學法 壞瑜伽作意
 瑜伽師作修 果門數取趣 因魔事無果 是皆當廣說
 前面提問中的十七種項目,可以用八句偈頌表達出來:
 「諸補特伽羅」,說明修行人品類的差別;
 「建立所緣教」,建立補特伽羅、所緣及教授;
 「學隨順學法」,解釋學及隨順學法;
 「壞瑜伽作意」,說明瑜伽壞、瑜伽、作意;
 「瑜伽師作修」,說明瑜伽師所作、幾種瑜伽師、瑜伽修;
 「果門數取趣」,說明修果、幾種補特伽羅異門、幾種補特伽羅;
 「因魔事無果」,說明幾種建立補特伽羅因緣、幾種魔、有幾種魔事、發趣空無有果;
 「是皆當廣說」,以上這些都應當要詳細分別說明。
癸二、長行釋17 子一、補特伽羅品類差別4 丑一、標
 第二科長行釋,用較長的文字解釋偈頌所說的內容,分十七科;第一科補特伽羅品類差別,說明二十八種有情種類的差別,又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補特伽羅品類差別有二十八種。
 修行人的種類差別可以歸納成二十八種。
丑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云何二十八?
 是哪二十八種?
丑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鈍根者、利根者、貪增上者、瞋增上者、癡增上者、慢增上者、尋思增上者、得平等者、薄塵性者、行向者、住果者、隨信行者、隨法行者、信勝解者、見至者、身證者、極七返有者、家家者、一間者、中般涅槃者、生般涅槃者、無行般涅槃者、有行般涅槃者、上流者、時解脫者、不動法者、慧解脫者、俱分解脫者。
 從凡夫到聖人,包括:
 1. 鈍根者,信進念定慧的善根下劣遲鈍,不能輕易證得聖道果者。
 2. 利根者,信進念定慧的善根明利卓越,可以速證聖道果者。
 3. 貪增上者,有猛利貪及長時貪的行者。
 4. 瞋增上者,有猛利瞋及長時瞋的行者。
 5. 癡增上者,有猛利癡及長時癡的行者。
 6. 慢增上者,有猛利慢及長時慢的行者。
 7. 尋思增上者,有猛利尋思及長時尋思的行者。
 8. 得平等者,遠離猛利煩惱,各種煩惱都有,隨境界勢力煩惱現行的行者。
 9. 薄塵性者,各種煩惱微薄的行者。
 10. 行向者,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的行者。
 11. 住果者,住於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行者。
 12. 隨信行者,性屬鈍根,憑他所說起信修行,進趣於聖道的行者。
 13. 隨法行者,性屬利根,自以智力,隨法修行,進趣於聖道的行者。
 14. 信勝解者,由隨信行者於沙門果得觸證時,轉名信勝解者。
 15. 見至者,由隨法行者於沙門果得觸證時,轉名見至者。
 16. 身證者,三果聖人,於八解脫順逆入出身作證、多安住,而未能得諸漏永盡。
 17. 極七返有者,證得初果最多七次往返人天受生即能證得涅槃的聖者。
 18. 家家者,二果向聖人,依所斷煩惱不同,受生處所不一,若斷欲界的修惑三品者,命終後在人天受三生,斷四品者在人天受二生,才能得證涅槃。因重複受生於人天,從一家到一家受生後才證涅槃,所以稱為家家。若約果位而言,家家還是初果聖人。
 19. 一間者,不還向中的一類,斷欲界七、八品修惑,命終後受生為欲界的人或天一次之後才證入涅槃者。因與般涅槃間隔一生,所以名為一間。
 20. 中般涅槃者,受生於色界中有而般(入)涅槃的三果聖者。
 21. 生般涅槃者,受生色界後不久而般涅槃的三果聖者。
 22. 無行般涅槃者,受生色界後,不用特別加功用行,不用特別努力功用,聖道就現在眼前斷除上二界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果而趣入涅槃的三果聖者。
 23. 有行般涅槃者,受生於色界後由於長期的加行力而入涅槃的三果聖者。
 24. 上流者,受生色、無色的最上一層天,至色究竟或有頂天而般涅槃的三果聖者。
 25. 時解脫者,阿羅漢果中根性屬於退法、思法、護法、住法、堪達法的鈍根者,觀待時節而證果者,稱為時解脫者。
 26. 不動法者,阿羅漢果中聖道與禪定全然不退的利根者,稱為不動法者。
 27. 慧解脫者,由無漏智慧之力斷除煩惱障而得解脫,沒有得滅盡定的阿羅漢。
 28. 俱分解脫者,由慧、定之力,斷除煩惱障、定障二障而得解脫,有證得滅盡定的阿羅漢。
 從凡夫修行到成就阿羅漢的聲聞行者有很多種,全部加起來有二十八種,下面會一一詳細解釋。這裡有很多與《俱舍論》的分別賢聖品可以互相對照思惟。
丑四、釋28 寅一、鈍根3 卯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十八科;第一科鈍根,說明鈍根有情的體相,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鈍根補特伽羅?
 什麼是鈍根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成就鈍根,於所知事遲鈍運轉、微劣運轉,如前已說。
 是指有一類有情,信進念定慧五種善根下劣遲鈍,成就鈍根,於淨行所緣等所知事遲鈍慢緩運轉、運轉的力量很微劣,如前面卷21已經說過。
 鈍根又名軟根。卷21說:如有一類有情對於所知事、所緣的境界,如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及阿那波那念等五種淨行所緣;或是蘊、界、處、緣起、處非處等五種善巧所緣;或由觀待欲界下地麤性,色、無色界上地靜性,修離欲的禪定、或是修苦集滅道四諦觀等二種淨惑所緣;於所觀的所知事及所緣的境界由聞所成、或思所成、或修所成作意相應的信進念定慧五種善根,不論在哪個階段都比他人慢,都是極遲運轉,而且微劣運轉,沒有堪能性、沒有大的力量去通達法義,也沒有辦法很快的證得諸法的真實義。這類有情稱為軟根(鈍根)補特伽羅。
 相對於利根行者而言:
 於信根方面,利根人對三寶的信心是很堅定的,外道來勸說也不會轉變;但鈍根者,他人若說,就開始懷疑自己所學的佛法;
 於進根方面,利根人一日精進八到十六小時不覺疲倦,鈍根者無法長時精進;
 於念根方面,利根人念力強大殊勝,鈍根者記憶差,對聖道的堪能性不夠,學過很快就忘記了;
 於定根方面,利根人心能專注,容易得定;鈍根者念佛念不下去,修數息,心也散亂得很厲害,身語意掉舉:身體必須要時常走動,喜歡說很多的話,心中想很多的事情,不容易定下來;
 於慧根方面,利根人慧根強大,決擇力強,做事果決迅速;鈍根者慧根薄弱,遇事猶疑不決、沒有辦法簡擇,無法恰當地處理事務或對治煩惱。
卯三、廣
 第三科廣,詳細說明鈍根有情的體相。
此復二種,應知其相。一者、本來鈍根種性,二者、未善修習諸根。
 鈍根是由因緣來的,有二種,應當了知其中的相貌:
 一、與生俱來第六意識比較不明利,信進念定慧的善根遲鈍,是本來鈍根種性;
 二、今生雖有機會修習戒定慧,但沒有努力去修習,常常放棄機會,沒有善巧精進,沒有發道心、長遠心,由此使令自己善根遲鈍。
 有先天引起的鈍根,有後天不努力形成的鈍根,這二種都是鈍根的主要因緣。
《披》成就鈍根等者:謂或信根,或精進根,或復念根,或復定根,或復慧根,是名為根。如前安住種性中已說。(陵本二十一卷十三頁1856
 所謂的根,是指信進念定慧五善根,在前面安住種性中已經說過了。如〈聲聞地〉卷21,778頁所說。關於五種善根的名義、所為、作業(總說作業相)、受用安立、依止、施設、修行、作業(別說作業相)、假實、所攝、善等三性、異熟等、界繫、諸地、得捨、境義、依處、證得等、相攝、長養、諸句等差別如〈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7,1873到1913頁有詳細說明。
寅二、利根3 卯一、徵
 第二科利根,說明利根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利根補特伽羅?
 什麼是利根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成就利根,於所知事不遲鈍運轉、不微劣運轉,如前已說。
 有一類有情,成就明利有力的善根,對於淨行所緣乃至四諦等所知事,於聞思修所成的五善根都不遲鈍運轉,反應很敏捷、很明利,很有智慧,不微劣運轉,有堪能性、有大力量通達法義,很快的證得諸法的真實義。如前面卷21已經說過。
卯三、廣
 第三科廣,詳細解釋。
此亦二種,應知其相。一者、本來利根種性,二者、已善修習諸根。
 利根有情也有二種,應該知道這二種相貌:
 一、過去生厚植信進念定慧的善根,是本來利根種性,這一生學什麼都很快,教一次就懂;
 二、今生很努力、能善巧的、精勤的修習信進念定慧,勤能補拙,也可以成就利根。
 以上從鈍根及利根者都是由於先天及後天栽培二種因素而成就,可知進念定慧的善根需要努力修習,若過去生不是利根,透過努力修習諸根,也可使鈍根轉成利根,這在佛法上稱為練根、轉根、或增進根。
 〈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7說:一切有學及退、思、護、住、堪達種姓五種無學都有練根,而獨覺及菩薩,性屬利根,所以沒有練根。當然利根的有學及無學也不必練根。
 根性利鈍若是修習聖道都可以證果,只是鈍根者證果較慢,利根者證果較快。在修行的過程中依已得或未得根本靜慮,及根性利鈍差別而有所謂的苦遲通行、苦速通行、樂遲通行、樂速通行等四行跡。苦是指沒有得到根本定者,身心未能領受樂受;樂是指已得到根本定者,能領受樂受;遲是指信進念定慧屬鈍根者;速是指信進念定慧屬利根者;通是通達諸法實相義。
 以上是分別鈍根利根二種人,有些經論還提到有一種是中根,本論卷21也提到介於鈍根利根二種人之間的中根補特伽羅,此處則略而不提。
 於《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93說:「有作是說,無有中根有情,因為見道有二種有情:一隨信行道、二隨法行道;修道也有二種有情:一信勝解道、二見至道;無學道也有二種有情:一時解脫道、二不時解脫道。無第三道故,無中根。又由於利鈍是觀待而假立的,說鈍根時中根名利,勝於鈍根故,說利根時中根名鈍,劣於利根故,所以根可以攝於利鈍二種中即可。
寅三、貪增上3 卯一、徵
 第三科貪增上,說明貪增上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貪增上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貪增上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貪煩惱已修、已習、已多修習;
 是指這類有情,於過去很多生當中,對於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男女等這類事所生的貪煩惱,已修、已習、已多修習,不只一次,而是多次且長時間的修習。
《披》已修已習已多修習者:現行成就,是名已修。數數現行,是名已習。長時積集,名多修習。
 現行成就貪煩惱,是名已修。一次又一次的現行,數數的貪是名已習。這種貪心還長時的現行,有因緣就現起,長時積集,名多修習。
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愛事,有猛利貪、有長時貪。
 由於過去生栽培的因緣,在這一生當中,對於所喜愛的事情,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男女等等,貪心很強,而且貪的時間很長。
 〈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說,依貪欲的自性、所緣、行相說明貪增上補特伽羅猛利貪的相狀:
 一、貪欲的自性:是指猛利貪,對於他人的財物,由貪增上,想要占為己有,生起決定占有的執著,這種強大的占有欲,名為猛利貪。
 二、貪欲的所緣:貪欲的所緣是指世俗財類及所受用的資生具。
 三、貪欲的行相:貪欲在內心生起時的相貌是:凡是對方所擁有的,定當屬於我。
 此外於卷58、59、84、89等多處也有說到貪煩惱的相貌,讀者若是參考閱讀,對於貪煩惱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貪增上補特伽羅。
 這種貪心特別強大的有情,是名貪增上補特伽羅。
《披》有猛利貪有長時貪者:謂於微劣所愛事中,尚能生起最極、後後、上品貪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如是說名有猛利貪。又此貪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如是說名有長時貪。如貪增上,如是下說瞋、癡及慢增上,說此二別,隨應亦爾。
 有猛利貪有長時貪的有情,對於只有少許、下劣可愛的事中,尚且能生起最極端,後後逐漸增盛的上品貪煩惱的現行,纏住自己,例如有的人很有錢可是捨不得施捨,對小小可愛的事都有很強的貪心,何況是中等、上等的可愛的境界現前。如是名為有猛利貪。可以觀察自己,如果喜歡的境界是中品或上品的,還不算是猛利貪,如果於微劣事都有很強的貪心,愛樂不捨,就是真的很貪,屬上品猛利貪。
 又這種貪煩惱種子住在身中,經過一生又一生,長久以來沒有遇到佛法僧三寶,一直相續,長時間的隨逐繫縛著自己,如是名為有長時貪。
 如同貪增上,如是下面所說的瞋心熾盛,脾氣很大的人,愚痴特別強的人,以及高慢心強大的人,都是因為長時熏習,數數現行,已修、已習、已多修習,說貪有猛利與長時的二種相貌,隨所相應的瞋與癡,也都一樣有猛利及長時的瞋與癡。
寅四、瞋增上3 卯一、徵
 第四科瞋增上,說明瞋增上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瞋增上補特伽羅?
 什麼是瞋心特別強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瞋煩惱已修、已習、已多修習;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憎事,有猛利瞋、有長時瞋。
 是指有一類有情,在過去生當中,瞋煩惱常常現行,已修、已習、已多修習,長時間累積,只要每生氣一次,就加強一次瞋煩惱的力量,常常生氣會增加瞋心;由於這種因緣,在這一生當中,對於所憎惡的事情,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就會引發很大的脾氣,如同猛利貪、長時貪,這類有情也有強大的瞋心,長時間的瞋心,很久氣都不消。
 依〈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依瞋恚的自性、所緣、行相說明恚增上補特伽羅猛利恚的相狀。
 一、瞋恚的自性:是指猛利瞋,對於其他有情,由瞋恚增上力,想要損害對方的身體財物,生起決定損害的執著,這種強大的損害心,名為猛利瞋。
 二、瞋恚的所緣:是指其他有情及其他有情的財物。
 三、瞋恚的行相:瞋恚在內心生起時的相貌是:想要損惱其身,令對方財物損耗,生起種種憂愁苦惱。
 此外本論於卷58、59、84、89等多處也有說到瞋煩惱的相貌,讀者若是參考閱讀,對於瞋煩惱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瞋增上補特伽羅。
 這種有猛利強大、長時瞋心的人稱為瞋增上補特伽羅。
寅五、癡增上3 卯一、徵
 第五科癡增上,說明癡增上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癡增上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愚癡增上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癡煩惱已修、已習、已多修習;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愚事,有猛利癡、有長時癡。
 有愚癡增上的有情,於過去生當中,癡煩惱曾經現行,又數數現行,且長時間的愚癡,已修、已習、已多修習;由於這樣的因緣,在身受心法,根身器界這些事情,自己的身體是無我的,境界是法空的,對我空、法空這些道理有猛利癡、有長時癡,容易相信外道,不能進入佛法,愚癡很重,而且時間很長。
 依〈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依於愚癡(邪見)的自性、所緣、行相說明恚增上補特伽羅猛利恚的相狀:
 一、愚癡的自性:是指有猛利癡(邪見)者,忍可各種邪見,並且對其他有情宣說邪見的言論。
 二、愚癡(邪見) 的所緣:無有施與、無有愛養、無有祠祀,無有妙行、無有惡行,無有妙行、惡行二業果及異熟,無有此世、無有他世,無母、無父、無有化生有情、世間無有真阿羅漢,乃至廣說。
 三、愚癡(邪見) 的行相:邪見在內心生起時的相貌是:非撥無有施與,乃至非撥世間無有真阿羅漢等。
 此外本論於卷58、59、84、89等多處也有說到癡煩惱的相貌,若能參考閱讀,對於瞋煩惱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癡增上補特伽羅。
 這種不善觀察緣起,沒有辦法解除心中煩惱,或是不相信三寶或正法,毀謗撥無布施乃至撥無真阿羅漢等有邪知邪見的人,都可以稱為癡增上補特伽羅。
寅六、慢增上3 卯一、徵
 第六科慢增上,說明慢增上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慢增上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高慢心增上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慢煩惱已修、已習、已多修習;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慢事,有猛利慢、有長時慢。
 是指有一類有情,於過去生當中很高慢,由於能力可能很強,慢心已現行、又數數現行、長時間串習積聚高慢的煩惱;由於這樣的因緣,在這一生當中,於高慢事,常有很強的高慢,長時間的高慢。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慢增上補特伽羅。
 這種慢心很強大、長時高慢的人,是名慢增上補特伽羅。有些人特別高傲,什麼事都看不在眼裡,佛經中說若是高慢心很重,有一種果報就是個子會矮小,因為常看不起他人,這是其中一種因緣。據說長得高是從恭敬中來,對他人都很恭敬客氣。
寅七、尋思增上3 卯一、徵
 第七科尋思增上,說明尋思增上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尋思增上補特伽羅?
 什麼是尋思增上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其尋思已修、已習、已多修習;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尋思事,有猛利尋思、有長時尋思。
 如有一類有情,在過去生當中,喜歡尋思,尋思已現行、常常現行、長時間串習積聚尋思的習氣;由於這樣的因緣,在這一生當中,小小的事就會想很多,很散亂,有猛利而且長時的尋思,該停時停不下來,覺觀過勝,妨礙坐禪,靜坐時很難修止,散亂心特別強。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尋思增上補特伽羅。
 這種喜歡尋思,有猛利尋思、有長時尋思的人,名為尋思增上補特伽羅。
寅八、得平等3 卯一、徵
 第八科得平等,說明得平等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得平等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得平等的有情?
卯二、釋2 辰一、舉先因緣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舉先因緣,指出過去生的因緣。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雖於貪、瞋、癡、慢、尋思,不修、不習、不多修習,而於彼法未見過患、未能厭壞、未善推求。
 如有一類有情,於過去生當中,雖然於貪、瞋、癡、慢、尋思,沒有現行、也沒有常常現行、也沒有長時積聚,對於這些煩惱,未曾觀見有很多過失災患,未生起厭壞遠離的心、也未善巧思惟推求煩惱所緣的義事、相、品、時、理六事差別加以對治。
辰二、釋得平等
 第二科釋得平等,說明得平等煩惱的因緣。
由是因緣,於所愛、所憎、所愚、所慢、所尋思事,無猛利貪、無長時貪,然如彼事,貪得現行。如貪,瞋、癡、慢、尋思亦爾。
 由於這樣的因緣,這類有情對於所愛樂、所憎惡、所愚癡、所高慢、所尋思事,沒有猛利的貪、沒有長時的貪,然而如果有生貪的事緣現前時,貪煩惱會現行。如同貪的情形,其他的瞋、癡、慢、尋思也是,若有生起這些煩惱的事緣現前時,這些煩惱也會現行。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得平等補特伽羅。
 如是各種煩惱都有,但不猛利、也不是長時現行的人,稱為得平等補特伽羅。
《披》未能厭壞未善推求者:未能修習淨行所緣,是名未能厭壞。於彼所緣未能尋思六事差別,是名未善推求。淨行所緣及六事差別,如下自說當知。
 這類得平等補特伽羅,不能修習清淨內心的所緣,例如不能修不淨觀對治貪心、淨化內心,是名未能厭壞。這類有情於所緣不能尋思義、事、相、品、時、理六事差別,是名未善推求。對於清淨心行的淨行所緣及六事差別,如下文自會說明,應當了知。
 下文說淨行所緣,是指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等五種所緣差別。思惟不淨所緣能淨化貪煩惱的心理活動,令心遠離貪煩惱而得清淨;思惟慈愍所緣能淨化瞋煩惱的心理活動,令心遠離瞋煩惱而得清淨;思惟緣性緣起所緣能淨化愚癡煩惱的心理活動,令心遠離愚癡煩惱而得清淨;思惟界差別所緣能淨化我慢煩惱的心理活動,令心遠離我慢煩惱而得清淨;思惟阿那波那念所緣能淨化尋思煩惱的心理活動,令心遠離尋思煩惱而得清淨。依這五種所緣能淨化煩惱心行,因此名為淨行所緣。
 〈聲聞地〉卷30說:尋思所緣境的義、事、相、品、時、理,名六事差別所緣毘缽舍那,這是修觀的方法。詳細內容,如卷30,1008頁到1022頁所說。
寅九、薄塵性3 卯一、徵
 第九科薄塵性,說明薄塵性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薄塵性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薄塵性的補特伽羅?塵是指煩惱,薄塵性的補特伽羅指煩惱很輕的有情。
卯二、釋2 辰一、舉於貪2 巳一、舉先因緣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舉於貪,以貪為例,又分二科;第一科舉先因緣,舉出過去生的因緣。
謂有補特伽羅,先餘生中,於貪煩惱不修、不習、不多修習,已能於彼多見過患,已能厭壞、已善推求。
 如有一類有情,於過去生中,曾修不淨觀,於貪煩惱不現行、不常常現行、不長時積聚,看到貪煩惱有很多的過失,已能厭離破壞貪煩惱、已能善巧推求不淨所緣的義、事、相、品、時、理六事差別,修習不淨所緣對治貪煩惱。
巳二、釋薄塵性
 第二科釋薄塵性,解釋煩惱微薄的體性。
由是因緣,今此生中,於所愛事會遇現前,眾多美妙上品境中,起微劣貪;於其中品、下品境中,貪全不起。
 由於這樣的因緣,這一生當中,於可愛的事情會遇現前時,在眾多美妙上品的境界中,只生起少許低劣的貪心;對於中品、下品的境界中,貪心完全不會生起。
辰二、例瞋等
 第二科例瞋等,以貪為例,其他如瞋等煩惱也一樣。
如貪,瞋、癡、慢、尋思應知亦爾。
 如同對貪煩惱的心念反應,其他的瞋、癡、慢、尋思煩惱應當了知也是一樣,於上品的所憎、所愚、所慢、所尋思事,只生起少許低劣的瞋、癡、慢、尋思煩惱,於中品、下品的境界中,瞋、癡、慢、尋思煩惱不會生起。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薄塵性補特伽羅。
 如是貪、瞋、癡、慢、尋思很少現行的有情,名薄塵性補特伽羅。
 本論卷29說於如上所說各種有情當中,於修習淨行所緣時,薄塵性有情,最快證得心住。因為薄塵性有情,沒有五無間業及餘所有故思造業的重大業障,沒有猛利煩惱長時煩惱的煩惱障,也沒有生於八難的報障,持戒清淨,具足正見,淨信相應,勝解相應,於諸如來及聖弟子不可思議威德神力等深生勝解,心性質直,遠離欺誑諂媚,善思法義,於一切法無常苦空無我等義,善正思惟、籌量、觀察,無惑無疑,具足福德資糧、智慧資糧、先世資糧,本性成就極少欲等種種功德,如前所說沙門莊嚴應知其相。如是等類應知是名諸薄塵行補特伽羅行相差別。
寅十、行向3 卯一、徵
 第十科行向,說明行向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行向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行向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3 辰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行四向補特伽羅。
 修行向四個方向去的有情,稱為行四向補特伽羅。
辰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方向?
辰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預流果向,二、一來果向,三、不還果向,四、阿羅漢果向。
 一、預流果是指預入聖人流類的初果。預流果向要略而言,是指趣向於初果尚未證入初果的聖人。詳細說當聲聞行者於加行位時,依止定心在定中修四聖諦入見道時,初見四聖諦之理,得無漏清淨智慧眼(又作清淨法眼、淨法眼、法眼淨),於見道位的前十五心,稱為預流果向,這已是聖人了,真正是僧寶。經論上說,向於初果的人,沒有得到初果以前是不會死的,這一生一定要證得初果才會死。又因其直至預流果,不墮於三惡趣,故又稱無退墮法。但因此位之聖者尚未證入其果位,故不稱果,而稱為向,是取其趣向於初果之義。
 以上是聲聞乘的定義,若是大乘則從加行位的順決擇分位、及住見道十五心剎那位,都名為預流向補特伽羅。如《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3所說。
 二、一來果,是指於修道中已斷欲界六品煩惱證得二果,一來欲界人天,來欲界人道受生一次,天上受生一次可以證得涅槃的聖者。一來果向,是指於修道中已斷欲界五品煩惱安住彼斷道,必定趣向證第二果,名一來果向。又於一來向之聖者中,斷除前三品或前四品者,稱為家家聖者,簡稱為家家。家家,即出一家而至另一家,例如從人間生於天界,又從天界生於人間。若斷除九品修惑中之前三品(上上、上中、上下)者,由其餘六品修惑而尚須受三大生(人、天各三生),此稱三生家家。若斷除前四品(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之修惑者,則由其餘五品修惑而須受二大生(人、天各二生),稱為二生家家。
 三、不還果向,向於不還果稱不還果向,是於修道中已斷欲界第七第八品煩惱安住彼道的聖人。若斷除欲界九品修惑中之七品或八品,尚餘一品或二品者,須於欲界之天界中受生一次,稱為一間;又作一生、一品惑,即間隔一生而證果之義;也稱一種子,或稱一種。
 四、阿羅漢果向,指還沒成就四果前,已永斷非想非非想處八品煩惱,趣向於阿羅漢果的聖者,稱為阿羅漢果向。以上是四向。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行向補特伽羅。
 如是於修無漏聖道時心趣向四種果位的有情,是名行向補特伽羅。
《披》謂行四向補特伽羅等者:謂如有一,純熟相續,超過一切外異生地,入正性離生,若未證得初預流果,終無中夭,是名預流果向。又如有一,或世間道,倍離欲界貪已,趣入正性離生;或預流果,為斷欲界上中品惑,修對治行;是名一來果向。又如有一,或世間道,先離欲界貪已,趣入正性離生;或一來果,進斷欲界餘煩惱故,修對治行;是名不還果向。又如有一,學已見跡,為斷非想非非想地煩惱故,修對治行,是名阿羅漢果向。義如顯揚論說。(顯揚論三卷十頁)
 如有一類行者,生命相續的五蘊中信進念定慧的善根非常的成熟、精練,超過一切外道凡夫的境界,超過外凡的境界,修四聖諦時,心能契入苦集滅道四聖諦的真理,契入涅槃正性,遠離煩惱所生的凡夫身,在見道十五心還沒有證得第十六心時,是絕對不會中途夭折,決定是向於初果,一定會證得初果,是名預流果向。
 在見道以前之凡夫位,由於修持世間道有漏之六行觀,斷除欲界九品修惑之程度不同,而產生次第證與超越證之差異。次第證是指聲聞之人,為證得阿羅漢果,而順序經由四向四果之階位,稱為次第證;若未次第經由四向之階位,超越初果乃至三果,而證得阿羅漢果者,稱為超越證、超越斷,或略稱超證。
 又如有一類行者,或修世間道的禪定,已斷除欲界修道所斷六、七、八品煩惱倍離欲界貪已,後入正性離生,至第十六心位得一來果,於前十五心正趣向一來果時,名一來果向,這是超越證者;或初果聖者證得聖道後,為進一步斷除修道所斷欲界上中六品煩惱故,修對治行,是名一來果向,這是次第證者。
 又如有一類行者,或於世間道的禪定,先已離欲界貪證得根本靜慮,依根本靜慮趣入正性離生趣向三果,至第十六心位得不還果,於前十五心正趣向不還果時,名不還果向,這是超越證者;或一來果聖者,為進一步斷除修道所斷欲界下三品其餘微細的煩惱故,修對治行,是名不還果向,這是次第證者。
 又如有一類三果聖者已見道跡,為進一步斷除非想非非想地的微細煩惱故,修對治行,是名阿羅漢果向。義理如《顯揚聖教論》卷3,10頁所說。
 〈決擇‧聞所成慧地〉卷64說入於正性離生有五種:一能入未離欲離生、二能入倍離欲離生、三能入已離欲離生、四能入獨覺離生、五能入菩薩離生。其中前三種是聲聞入於正性離生證果的三類。第一類是於凡夫加行位時為證得聖道果,未離欲界貪或已斷除欲界修所斷煩惱前五品,依未到地定修四聖諦入於正性離生,至見道第十六心時證入初果,於前十五心正趣向初果時名初果向,這是屬於次第證者。第二類是於凡夫加行位時已斷除欲界修所斷煩惱六、七、八品的行者,入於正性離生,至見道第十六心時證入二果,於前十五心正趣向二果時名二果向,這是屬於超越證者,又名倍離欲,倍是指於凡夫位時捨離欲貪倍於次第證者。第三類是於凡夫加行位時已斷除欲界修所斷九品煩惱道,依根本靜慮入於正性離生,第十六心時證入三果,於前十五心正趣向三果時名三果向,這是屬於超越證者,又名已離欲或全離欲,指於凡夫位時完全捨離欲界之煩惱,證得根本四靜慮乃至三空定者。入正性離生的差別也可參考本論卷34所說,於《俱舍論》卷23也有詳細的說明。
 六行觀,依《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及《中華佛教百科全書》所說:
 一、厭粗觀︰由思惟欲界五塵,能起眾惡,是為因粗。復思惟此身為屎、尿等三十六種臭穢不淨物所成,是為果粗。觀此粗因粗果,即生厭離。
 二、厭苦觀︰由思惟身中所起心數,緣於貪欲,不能出離,是為因苦。復思欲界報身,饑渴寒熱,病痛刀杖等種種所逼,是為果苦。觀此苦因苦果,即生厭離。
 三、厭障觀︰由思惟煩惱障覆真性,不能顯發,是為因障。復思此身質礙,不得自在,是為果障。觀此因障果障,即生厭離。
 四、欣勝觀︰由厭欲界下劣貪欲之苦,欣初禪上勝定之樂,是為因勝。復厭欲界饑渴等苦,欣初禪禪味之樂。得樂勝苦,皆生欣喜。
 五、欣妙觀︰由厭欲界五塵之樂為粗,欣初禪禪定之樂,心定不動,是為因妙。復厭欲界臭穢之身為粗,即欣受得初禪之身,如鏡中像,雖有形色無有質礙,是為果妙。得妙勝粗,皆生欣喜。
 六、欣出觀︰由厭欲界煩惱蓋障,欣樂初禪,心得出離,是為因出。復厭欲界之身質礙,不得自在,即欣初禪,獲五通之身,自在無礙,是為果出。得出勝障,皆生欣喜。
寅十一、住果3 卯一、徵
 第十一科住果,說明住果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住果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住果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3 辰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住四果補特伽羅。
 住果的補特伽羅是指安住在四種果位的有情。
辰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
辰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四種。
一、預流果,二、一來果,三、不還果,四、阿羅漢果。
 一、預流果,是指斷盡三界見所斷煩惱,最初預入聖流,證得預流果,於見道第十六心證入無漏道果,又名初果。預流果聖者之輪迴生死,最長僅於人界與天界中各往返七回,於十四生間必證得阿羅漢果,絕無第八度再受生者,因此又稱極七返有、極七返生。
 二、一來果,又名二果,已斷除欲界九品修所斷煩惱中之前六品,並證入果位者,往返人間天上各一次,可以證得阿羅漢果。
 三、不還果,又名三果,指已斷盡欲界九品修所斷煩惱中之後三品,而不再返回欲界受生的聖者。不還果又可分為五種或七種,於下文還會說明。
 四、阿羅漢果,又名四果、極果、無學果。指已斷盡三界之一切見所斷及修所斷煩惱,證入涅槃,具有根本及後得的盡智及無生智,所作已辦,不再生死流轉的聖者。證入阿羅漢果之聖者,超出三界,已無煩惱可斷,也無法可學,因此稱為無學。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住果補特伽羅。
 如是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這四種安住果位的有情,名為住四果補特伽羅。
《披》謂住四果補特伽羅等者:永斷一切見所斷惑,最初證得逆流行果,名預流果。進斷欲界上中品惑,極唯更受天有一生、人有一生,名一來果。盡斷欲界一切煩惱,永不還來欲界受生,名不還果。永斷三界見修所斷一切煩惱,盡苦邊際,不受後有,是名阿羅漢果。
 永遠斷除一切見所斷煩惱,最初證得違逆生死流,依修行所得的果位,稱為預流果。初果聖人進一步斷除欲界的上品與中品的修所斷煩惱,上品有上上、上中、上下三種煩惱,中品也有中上、中中、中下三種煩惱,只剩下上、下中、下下三品煩惱未斷,最多再來人天領受天有一生、人有一生,就能證得阿羅漢果,名為一來果。二果聖人進一步斷除欲界下三品修所斷煩惱,永遠不會再回到欲界受生,名不還果。永遠斷除三界見道所斷分別起的煩惱及修道所斷俱生起的煩惱,斷盡流轉生死苦果的煩惱,已到生死的最後邊際,不再領受三界後有的果報,永出三界,名為阿羅漢果。
 (連結:四向四果之趣果、斷障、分位表
寅十二、隨信行3 卯一、徵
 第十二科隨信行,說明隨信行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隨信行補特伽羅?
 什麼是隨信行補特伽羅?
卯二、釋2 辰一、標相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岀隨信行有情的相貌。
謂有補特伽羅,從他求請教授教誡,由此力故,修證果行。
 通常這類有情,比較不閱讀經書的,歡喜從其他的善知識那裡,追求請教定慧的教授及戒律的教誡,由佛或大阿羅漢等大善知識的指導,依教奉行,就能修行證果。
辰二、遮簡
 第二科遮簡,遮除簡別隨法行,說明隨信行有情與隨法行的人不一樣。
非如所聞、所受、所究竟、所思、所量、所觀察法,自有功能、自有勢力隨法修行;唯由隨他補特伽羅,信而修行。
 隨信行有情不是由於所聽聞到佛法的文句,於所領受文句裡所詮的道理,如理思惟得到究竟、沒有錯誤的理解,未曾對佛法短暫的思惟、進一步的思量推察、或在內心裡如所安立的重復詳細的觀察;不是自己有勢力隨法修行,沒有辦法透過經律論自己閱讀,就有功能、作用、有力量,隨著佛法裡面說的道理與方法來修學聖道;唯是由於隨著善知識的教授、教誡,生起信心而修行。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隨信行補特伽羅。
 這種信心比較強,聞信他人言教而隨行,依善知識教導契入聖道的人,稱為隨信行補特伽羅。
《披》非如所聞所受等者:如所施設、開示,領解文句差別,是名所聞。忍可其義,是名所受。無倒解了,名所究竟。若於彼法暫爾思惟,是名所思。若復於彼思量推察,是名所量。既推察已,如所安立復審觀察,名所觀察。彼隨信行補特伽羅,於如是事自無力能,是故此中作如是說。
 如佛依語言文字所施設、安排、建立、開導顯示岀來的佛法,行者依此聽聞閱讀領解文句的差別,是名所聞。行者聽聞佛法後認可決定其中的義理,沒有疑惑,是名所受。在研讀法義時,沒有錯誤顛倒的理解,明了佛法的道理,名所究竟。若於所聽聞的佛法,暫時的如理思惟,名為所思。若再進一步的思量作粗的觀察、及細的深刻思考、推究考察,是名所量。於推察後,又以所安立佛法的道理仔細觀察體驗,名所觀察。如前所說是隨法行補特伽羅的特色,但是隨信行補特伽羅,於佛法中所聞乃至所觀察這些事自己沒有能力主動研讀深入思惟,因此這裡作這樣說明。
寅十三、隨法行3 卯一、徵
 第十三科隨法行,說明隨法行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隨法行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隨法行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如其所聞、所受、所究竟、所思、所量、所觀察法,自有功能、自有勢力隨法修行;不從他求教授教誡,修證果行。
 如有一類有情,如所聽聞到的佛法,如自己聽聞佛法理解其中文句的差別、認可決定其中的義理,沒有疑惑,沒有錯誤顛倒徹底明了佛法的內容、於所聽聞的佛法,暫時的如理思惟,於佛法又進一步所作粗的觀察及細的推究考察,於推察後,又親身觀察體驗,自己有深入法義的能力,自己有力量發勤精進隨法修行,如修數息、不淨觀等各種法門;不需要從善知識處追求戒定慧的教授教誡來修行證果。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隨法行補特伽羅。
 這種利根,依自力披閱教典,依教奉行而得悟道的有情,名為隨法行的補特伽羅。
寅十四、信勝解2 卯一、徵
 第十四科信勝解,說明信勝解有情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信勝解補特伽羅?
 什麼是信勝解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即隨信行補特伽羅,因他教授教誡,於沙門果得觸證時,名信勝解補特伽羅。
 信勝解有情是指隨信行有情,由善知識的教授教誡,於聖道果觸證時,轉名為信勝解補特伽羅。《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54說︰由彼依「信」得「信勝解」,故名信勝解︰謂依見道所攝「信」,得修道所攝「信勝解」;依向道所攝「信」,得果道所攝「信勝解」。復次,由彼補特伽羅以「信」為先,心脫三結(薩迦耶見結、戒禁取結、疑結),是故名「信勝解」。
《披》於沙門果得觸證時者:證諦現觀,名得觸證。齊爾所時,安立信勝解名。
 證得四聖諦的現觀,以無漏慧,親切、清晰地覺知四聖諦,亦即得苦法智忍、苦法智等八忍八智之十六心,名得觸證。當觸證初果時,將隨信行有情安立信勝解的名稱。
寅十五、見至2 卯一、徵
 第十五科見至,說明見至有情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見至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見至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即隨法行補特伽羅,於沙門果得觸證時,說名見至補特伽羅。
 這類隨法行的有情,於初果得觸證時,轉名為見至補特伽羅。這是利根有情依自力知法、見法得證四諦理,由因之見至果之見,名見至。《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54說:由彼依「見」得至於「見」故名見至:謂依見道所攝「見」得至修道所攝「見」。依向道所攝「見」得至果道所攝「見」。復次由彼補特伽羅以「見」為先,心脫三結,是故名見至。
寅十六、身證3 卯一、徵
 第十六科身證,說明身證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身證補特伽羅?
 什麼是身證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於八解脫順逆入出身作證,多安住,而未能得諸漏永盡。
 身證補特伽羅是指有一類有情,修習八種所緣,對治修習神通的障礙,證得八解脫,成就九次地定,從初禪乃至滅盡定,解脫修習神通的障礙,可以順著次第入八解脫,從第一有色觀諸色解脫到第八想受滅身作證具足住解脫也就是滅盡定;也可以逆著次第從第八想受滅身作證具足住解脫岀來再回到第一有色觀諸色解脫,可以順逆入岀身作證。
 爲什麼說身作證?身是指意身,意,指第六意識,身是積聚義。由第六意識依智慧數數觀察諸色,斷除對淨不淨色的執著及心等對於修習神通的障礙而證得八解脫。這類身證有情,於此八解脫順逆入出依意身作證,晝夜常勤修習這八種解脫,多分安住於此,能自在入其中任何一種解脫,但尚未完全將三界的修所斷煩惱完全斷除,尚未證得阿羅漢果。身證補特伽羅是三果聖人,或說是四果向聖人。
 八解脫,是指八種所緣境、依禪定中觀察八種不同的所緣境,能解脫八種不同障礙神通的障礙。在〈三摩呬多地〉卷12,408頁有詳細說明,以下要略說明。
 一、有色觀諸色解脫,為除內心之色想,於外諸色修不淨觀。
 二、內無色想觀外諸色解脫,內心之色想雖已除盡,但因欲界貪欲難斷,故觀外不淨之相,令生厭惡以求斷除。
 三、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解脫,為試練善根成滿,棄捨前之不淨觀心,於外色境之淨相修觀,並於內淨不淨諸色,已得展轉相待想、展轉相入想、展轉一味想,因此於淨不淨變化無有艱難。
 四、空無邊處解脫,超諸色想、滅有對想、不思惟種種想,修空無邊處之行相,於空無邊處具足住解脫。
 五、識無邊處解脫,棄捨空無邊心,修識無邊之相而入識無邊處具足住解脫。
 六、無所有處解脫,棄捨識無邊心,修無所有之相而入無所有處具足住解脫。
 七、非想非非想處解脫,棄捨無所有心,無有明勝想,住非無想之相處入非想非非想處具足住解脫。
 八、想受滅身作證具足住解脫,厭捨受想等,超一切非想非非想處,入滅一切心心所法之滅盡定。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身證補特伽羅。
 如上所說三果聖人依意身觀修色心諸法,證得九次地定,於八解脫入出自在,解脫障礙神通的色心諸法,是名身證補特伽羅。
《披》於八解脫順逆入出等者:三摩呬多地說:有八解脫,謂有色觀諸色解脫等。又說:無間入諸等至,謂先順次入乃至有頂,後逆次入至初靜慮,由是當知順逆及入出相。身者,意身故。作證者,由智斷得作證故。如顯揚論說。(顯揚論四卷三頁)多安住者,謂於彼定,其心晝夜能正隨順、趣向、臨入,隨所欲樂能正安住故。
 在〈三摩呬多地〉卷12,408頁說:有八種解脫煩惱的方法,包括有色觀諸色解脫等,於前文已詳細解釋,等字包括乃至滅盡定。又說:無間入諸等至,指行者沒有間隔的,可以直接契入種種的禪定,先順次入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乃至有頂(非想非非想處定),後又從有頂岀來,再逆次第進入下無所有處定、識無邊處定、空無邊處定、第四靜慮、第三靜慮、第二靜慮,到初靜慮,由此應該知道順逆次第及入出禪定的相狀。順入逆岀禪定可以自在,有的行者還可以超越,這都是次第人與超越人各人道力不同,而有順逆岀入的差別,有的有次第,有的可以超越。身,是指意身,依第六意識觀修。作證,由智慧斷除對色心諸法的執著障礙得以作證,而證得八種解脫。如《顯揚聖教論》卷4,3頁所說。多安住,是指對於所修的解脫等定,晝夜都能夠正確的隨順解脫的方法來修,趣向解脫的境界,乃至一剎那就要進入解脫,隨所歡喜的想入哪一種解脫就可以到哪一種解脫去,能使心正確的安住在所想要解脫境界。
寅十七、極七返有3 卯一、徵
 第十七科極七返有,說明極七返有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極七返有補特伽羅?
 什麼稱為極七返有補特伽羅?
卯二、釋2 辰一、顯果證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顯果證,顯示證果的情況。
謂有補特伽羅,已能永斷薩迦耶見、戒禁取、疑三種結故,得預流果,成無墮法,定趣菩提。
 極七返有補特伽羅是指有一類有情,已經能夠永遠斷除薩迦耶見、戒禁取見、疑三種煩惱,證得預入聖人之流的初果,成就無有退墮之法,畢竟不墮到三惡道去,一定會趣向盡智及無生智的菩提智果。
 結是煩惱的別名,有繫縛、合苦、雜毒三義:
 一、繫縛義:結是繫義。煩惱能將有情繫縛於三界五趣。如《雜阿含經》卷9:「尊者舍利弗答尊者摩訶拘絺羅言:非眼繫色,非色繫眼,乃至非意繫法,非法繫意,尊者摩訶拘絺羅,於其中間,若彼欲貪,是其繫也。尊者摩訶拘絺羅!譬如二牛,一黑一白,共一軛鞅縛繫,人問言:『為黑牛繫白牛,為白牛繫黑牛。』為等問不?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非黑牛繫白牛,亦非白牛繫黑牛,然於中間,若軛、若繫鞅者,是彼繫縛。』如是,尊者摩訶拘絺羅!非眼繫色,非色繫眼,乃至非意繫法,非法繫意,中間欲貪,是其繫也。」
 二、合苦義:結能和合苦,煩惱能使有情與苦和合。例如欲界結,使令欲界有情與欲界三苦和合;色界結令色界有情與色界壞苦、行苦和合;無色界結令無色界有情與無色界行苦和合。
 三、雜毒義:只要有煩惱就對有情身心有毒害。例如上二界有情沒有下界不善性的煩惱,唯是喜樂捨三受,但還有有覆無記的煩惱,使其命終還是繼續輪回生死;又如有漏的禪定還夾雜著煩惱,聖者厭離如雜毒食,雖然禪定美妙,有智慧的人還是會遠離。
 有情的煩惱很多,於《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46說:「八十八隨眠永斷,證預流果。」;《池喻經》 說:「無量苦斷,證預流果。」,為什麼此處說證初果時,只說斷三結?關於斷三結得預流果於《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46中提出20種原因說明:
 略廣、稱量、有情根器、三結最勝(上首、通三界、薩迦耶見62見本,見趣是餘煩惱本,煩惱是業本、是異熟果根本、五利使、五鈍使、88使、勝功德、勝怨敵、近見道時微細現行、難斷、難破、難越度、過患盛、多堅固)
 一、世尊觀察所化有情意樂隨眠為說法要。這是佛觀察所教化有情的善根及煩惱種子,要略說明佛法的義理,稱合有情的心量不少不多,少說不能斷彼煩惱,多說於彼則為無用。譬如良醫,觀察病者的病苦及病因,開出藥方,必須適合病人所能接受的量,不能太少或太多,太少不能除其病苦,太多對病人無用,甚至浪費或引起副作用。
 二、佛所說法必須有略有廣。略者,說三結永斷證預流果;廣者,說八十八隨眠永斷(證預流果),及說無量苦斷,證預流果。
 三、為利根者說三結永斷證預流果;為鈍根者說八十八隨眠永斷(證預流果),及說無量苦斷證預流果。
 四、為誘發一類怯弱所化有情顯示修學聖道很容易,所以三結永斷證預流果。如《雜阿含經》卷29說,跋耆子出家後,對於比丘應受持二百五十戒,自覺無法受持,向佛告假想要還俗。佛問他:你能不能受持戒、定、慧三種學?跋耆子回答:「如果只有三種,我一定可以受持!」佛為他略說三學後,跋耆子依此修行很快證得阿羅漢果。
 五、世尊於此說勝事故。於見所斷諸煩惱中,三結最勝,最有代表性,其餘煩惱都是這三結所攝。依五鈍使、五利使十種煩惱而言,斷常二種「邊執見」依「薩迦耶見」而生,「見取見」依戒禁取見而生,「邪見」依「疑」而轉,貪瞋癡慢四者皆依五見而生,因此三結盡時,總名斷見惑八十八使,或說斷見道所斷分別起的一百一十二種煩惱。
 六、世尊於此說上首故。此三結,是見所斷煩惱的上首,最有力量、最強大的煩惱。猶如作戰時的衝鋒勇將常在軍隊之前。由此三結力量,使各種見所斷煩惱增長難可制伏。
 七、世尊於此說勝功德,勝怨敵故。勝功德,是指預流果;勝怨敵,是指三結。
 八、佛於此(三結)說三三摩地近障法故。薩迦耶見,是空三摩地最近的障礙;戒禁取,是無願三摩地最近的障礙;疑,是無相三摩地最近的障礙。
 九、如是三結,近見道者數現行故。如《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43說:於忍位作意修習四諦觀行,見(薩迦耶見、戒禁取見)疑不現行,假設現行不能自覺,便作是念:我於苦見是苦、滅見是滅、於集見是集、於道見是道,由此生起慢心等。因為這三結於此時微細顯現,分別心的智慧還不夠強大不易覺察。
 十、由此三結,難斷、難破、難可越度,是故偏說。
 十一、由此三結,過患增盛堅固眾多,是故偏說。謂薩迦耶見結,是六十二見趣根本,諸見趣,是餘煩惱根本,餘煩惱是業根本,諸業是異熟果根本,依異熟果,一切善、不善、無記法皆得生長。戒禁取結能起種種無義苦行。疑結能使有情疑前際、疑後際、疑前後際,於內猶豫,此為何物?云何此物?誰現有?誰當有?如是有情生從何來?死往何所?
 十二、如是三結已斷已遍知,乃至阿羅漢還有習氣相似現行。如薩迦耶見於苦類智忍時已斷、已遍知,諸阿羅漢還有習氣相似現行。阿羅漢還會說:這是我的缽、我的衣、我的同住者、我的弟子、我的房舍、我的資具。於無我中,而說有我。戒禁取結於道類智忍時已斷、已遍知,還有習氣相似現行,阿羅漢還會認為具足受持十二頭陀行,才能得到清淨,如尊者路摩尚祇迦,雖是阿羅漢,每日都要洗浴,認為這樣可以得到清淨。疑結於道類智忍時已斷、已遍知,諸阿羅漢還有習氣相似現行。阿羅漢遠見直立的物體,便生猶豫,是無枝幹的枯木?還是人?是男?是女?若看見二件衣或二個缽也會猶豫,是我所有?還是他所有耶?
 十三、諸瑜伽師,以三結斷為其上首。由此總相斷除一切見所斷結,證得擇滅無為。
 十四、諸瑜伽師,以三結斷為其上首。由此總相覺悟一切見所斷結是集聚煩惱的因,而獲得覺悟的智慧。
 十五、如是三結是隨順五下分結所生的煩惱,也通三界。五下分結是:欲貪、瞋恚、薩迦耶見、戒禁取、疑。貪欲、瞋恚雖是順五下分結,而不通三界(瞋恚只有欲界有)。五上分結是:色貪、無色貪、掉舉、慢、無明。邊執見、邪見、見取、慢、無明等雖通三界,不是隨順欲界五下分結,故不說斷。因此在十種煩惱中只取五下分結中前三結代表初果所斷煩惱。
 十六、於七種隨眠中,諸預流果已永斷者,於此中說故。七種隨眠是:欲貪隨眠(欲界之貪)、有貪隨眠(上二界之貪)、瞋隨眠、慢隨眠、無明隨眠、見隨眠、疑隨眠。初果永斷見隨眠及疑隨眠,見隨眠中有緣欲界自地的見煩惱,也有緣他地(也緣上二界)的見煩惱,緣欲界自地的見煩惱以戒禁取見為上首,緣他地的見煩惱以薩迦耶見為上首。所以於見隨眠、疑隨眠合說為三結。
 十七、於九結中,諸預流果已永斷者,於此中說故。九結:愛結、恚結、慢結、痴結、疑結、見結(包括薩迦耶見、邊執見、邪見三種)、取結(見取見、戒禁取見二種之取著)、慳結、嫉結。初果斷九結中的見結、取結、疑結,因此合說永斷三結證預流果。
 十八、十種隨眠中,諸預流果已永斷者,於此中說故。十種隨眠中是:五鈍使:貪、恚、慢、無明、疑,及五利使:薩迦耶見、邊執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初果斷十種隨眠中的五見及疑。為何斷六種隨眠只說三種,這是因為這三結是主要的煩惱,其餘的煩惱都隨順這三種煩惱而生,如以薩迦耶見為主而有邊執見,以戒禁取見為主而有見取見,以疑為主而有邪見,以諸見為主而有貪、恚、慢、無明生起。因此說永斷三結證預流果。
 十九、三結能是見所斷諸煩惱中的入門、階梯、板蹬,依此三種主要煩惱,能斷除其餘見所斷諸煩惱。
 二十、見所斷結,有是自界(自身所屬界地)的遍行煩惱,有是他界(其他界地)的遍行煩惱。若說有身見(薩迦耶見),當知總說自界遍行;若說戒禁取、疑,當知總說他界遍行。總之說三結,可以含蓋三界分別起的愛見煩惱,所以說永斷三結證預流果。
 「得預流果」,流指聖道,預是入義,聲聞行者中次第證者,初入聖道故名預流果。
 「無退墮法」,指證初果以後,決定不會墮入三惡道。有人認為凡夫也可得無退墮法,為何此處特別強調初果得「無退墮法」?由於凡夫必須修到內凡的忍位,依所得世間正見,不會墮入三惡道;但不是所有凡夫都能得「無退墮法」,而所有初果聖人所得無漏出世間正見,決定不會墮入三惡道。又有人問:一來、不還、阿羅漢也得「無退墮法」,何故只說預流果得不墮法?事實上也應該說,但是四種果位各有特勝、顯著之處,初果不墮法勝,不墮法顯,所以由勝說初果得「無退墮法」,不墮惡趣故。一來果,一來法勝,一來法顯,因此名一來果,唯於人天一往來,各受生一處即入涅槃。不還果,不還法勝,不還法顯,因此名不還果,不還欲界受生故。阿羅漢果,無生法勝,無生法顯,因此說為無生,不受後有故。
 為何此處說「趣向菩提」?而不說趣向涅槃,據《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46解釋:菩提,是指阿羅漢的盡智及無生智名曰菩提。初果聖人於菩提願樂忍可、敬重愛欲隨順趣向,臨至名趣。也就是初果聖人一定會繼續修習聖道斷除煩惱,直到證得阿羅漢的盡智及無生智,而入於涅槃。
辰二、釋得名
 第二科釋得名,解釋得名極七返有的原由。
極七返有天人往來。極至七返,證苦邊際。
 初果聖人若不再精進修習聖道,依所餘修所斷煩惱所感異熟果,最多七次往返天上與人間,共是十四生,能到達苦的邊際,不會再有三界苦果,壽終一定可以證入無餘依涅槃,到達苦的最後邊際。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極七返有補特伽羅。
 如上所說最多在人天之中往返七次受生,必能入於涅槃,是名極七返有補特伽羅。
《披》成無墮法等者:謂能畢竟不墮惡趣,是名成無墮法。從是以後善修聖道,故說定趣菩提。
 能夠畢竟不墮到三惡道去,是名成無墮法。證得初果以後就能善巧的修學聖道,因此說決定趣向菩提。
寅十八、家家2 卯一、徵
 第十八科家家,說明家家有情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家家補特伽羅?
 什麼是家家的有情?
卯二、釋2 辰一、辨二種類2 巳一、標列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辨二種類,辨明二種種類的家家聖者,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謂有二種家家。一、天家家,二、人家家。
 有二種家家,第一種是天家家,第二種是人家家。這是聲聞中屬於初果(或二果向)的聖者,已斷欲界三、四品修所斷煩惱,於命終時,三次或二次受生於欲界人天而證入阿羅漢果,又分天家家及人家家二種。
巳二、隨釋2 午一、天家家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天家家,說明天家家的體相。
天家家者,謂於天上,從家至家,若往、若來,證苦邊際。
 天家家的聖者,是指在欲界人天證初果已,已斷欲界修惑三品或四品,還必須前往天上及回返人間各三生或各二生,或是天上、或是人間,從一家再到另一家,最後在天上證得眾苦的最終邊際,成就阿羅漢果,不會再有三界的生死苦果,名為天家家。
 天家家有三生天家家、二生天家家、等生天家家、不等生天家家的差別。
 三生天家家,於欲界天人還要往返三生才證阿羅漢果;
 二生天家家,於欲界天人還要往返二生才證阿羅漢果。
 等生天家家,是指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於人天各受三生(人、天;人、天;人、天)或二生(人、天;人、天),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者。
 不等生天家家,是指在欲界人中證初果已,於天三人二(天、人;天、人;天)或天二人一(天、人;天)之後,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者。詳細情形如下文解釋可知。
午二、人家家
 第二科人家家,說明人家家的體相。
人家家者,謂於人間,從家至家,若往、若來,證苦邊際。
 人家家的聖者,是指在欲界人天證初果已,然後從一家到一家,或是前往天上、或是來到人間受生,最後在人間證得眾苦的最終邊際,成就阿羅漢果,不會再有三界的生死苦果。
 人家家有三生人家家、二生人家家、等生人家家、不等生人家家的差別。
 三生人家家,於欲界人天還要往返三生才證阿羅漢果;
 二生人家家,於欲界人天還要往返二生才證阿羅漢果。
 等生人家家,是指在欲界人中證初果已,於人天各受三生(天、人;天、人;天、人)或二生(天、人、天;人),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者。
 不等生人家家,是指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於人三天二(人;天、人;天、人)或人二天一(人、天;人)之後,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者。詳細情形如下文解釋可知。
辰二、結顯果證
 第二科結顯果證,結語顯示所證得的聖道果。
當知此二,俱是預流補特伽羅。
 應該知道這二種,約果位而言都是初果的聖者。
 使有情在三界受生的根本原因是煩惱,具有三界煩惱而欲界煩惱強大的有情,被繫縛在欲界受生,已伏斷欲界煩惱,還有色界無色界煩惱的有情,隨所相應的煩惱被繫縛在色界無色界受生。
 初果聖者已斷除三界分別起的見所斷的煩惱,還有修所斷的煩惱未斷,由修所斷煩惱滋潤過去生所造的生死業,最多還要再來欲界人天受生七回即十四生,才能證得阿羅漢果,盡苦邊際。令初果聖者到欲界受生的修所斷煩惱有上中下三品,每品又各分上中下,共有九品。九品當中上上品的煩惱是很粗的煩惱,能滋潤欲界人天的業力招感二生的苦果;上中品的煩惱能滋潤一番生死,上下品的煩惱能滋潤一番生死,合有四番生死;中上品的煩惱能滋潤一番生死,中中與中下品合起來滋潤一番生死,合有二番生死;下上、下中、下下品合起來能滋潤一番生死,所以欲界九品修所斷的煩惱總共能滋潤七番生死。由這種因果關係,若初果聖者證得道果以後不再精進修學聖道斷除修所斷的煩惱,最多再來欲界人天受生七回,即十四生,才能證得阿羅漢果,盡苦邊際。
 若初果聖人,證得道果以後續精進修學聖道斷除修所斷的煩惱,具有三緣條件:第一斷欲界修所斷的煩惱三、四品,第二成就能對治煩惱的無漏善根,第三更來欲界人天受三番生死或二番生死的果報,三緣具足轉名為「家家」,約四向而言是屬於二果向。
 家家聖者若約受生處所有二種:
 一、天家家,指於欲界天趣生於三家或二家而證羅漢果,或於任何一天之處,受二生、或三生而證羅漢果的初果聖人。
 二、人家家,指於人趣生三家或二家而證羅漢果,或於任何一洲處,受二生、或三生而證羅漢果的初果聖人。
 家家聖者若約受生次數也有二種:
 一、三生家家,指斷欲界上三品修所斷煩惱,已滅四番生死,還有其餘中下共六品煩惱,必須在欲界人天受三番生死才能證羅漢果的初果聖人。
 二、二生家家,斷欲界四品修所斷煩惱,已滅五番生死,還有其餘中中、中下及下上、下中、下下品共五品煩惱,必須在欲界人天受二番生死才能證羅漢果的初果聖人。
 家家聖者若約厭離心強及不強的差別,又分厭離受生的不等生家家,不厭離受生的等生家家。若將天家家、人家家、三生家家、二生家家、不等生家家、等生家家合起來說,有八種:
 一、不等生家家:
 1. 天家家中的三生家家,又名天三人二:在欲界人間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六品修惑,還有三番生死。在欲界人間死後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來到人間受剩餘的第二生,又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三生,又到人間受剩餘的第四生,又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五生,這樣往來人間二生天上三生,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2. 人家家中的三生家家,又名人三天二: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六品修惑,還有三番生死。在欲界天上死後,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回來天上受剩餘的第二生,又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三生,又來到天上受剩餘的第四生,又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五生,這樣前往人間三生,回來天上二生,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3. 天家家中的二生家家,又名天二人一:在欲界人間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及中上品共四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五品修惑,還有二番生死。在欲界人間死後,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回到人間受剩餘的第二生,接著再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三生,這樣前往天上二生,回來人間一生,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4. 人家家中的二生家家,又名人二天一: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及中上品共四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五品修惑,還有二番生死。死後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回到天上受剩餘的第二生,接著再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三生,這樣前往人間二生,回來天上一生,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二、等生家家:
 1. 天家家中的三生家家,又名天三人三: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斷欲界上三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六品修惑,還有三番生死。死後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來到天上受剩餘的第二生,又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三生,又來到天上受剩餘的第四生,又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五生,最後回到天上受剩餘的第六生,這樣往來人間三生天上三生,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2. 人家家中的三生家家,又名人三天三:在欲界人間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修所斷煩惱的聖人,唯餘欲界中下共六品修惑,還有三番生死。在欲界人間死後,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回來人間受剩餘的第二生,又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三生,又回來人間受剩餘的第四生,又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五生,最後回來人間受剩餘的第六生,這樣往來人間天上各三生,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3. 天家家中的二生家家,又名天二人二:在欲界天上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及中上品共四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五品修惑,還有二番生死。在欲界天上死後,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回到天上受剩餘的第二生,又前往人間受剩餘的第三生,最後回來天上受剩餘的第四生,這樣前往人間二生,回來天上二生,最後在天上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4. 人家家中的二生家家,又名人二天二:在欲界人間證初果已,又斷欲界上三品及中上品共四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五品修惑,還有二番生死。死後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一生,接著再回到人間受剩餘的第二生,接著再前往天上受剩餘的第三生,最後回來人間受剩餘的第四生,這樣前往天上二生,回來人間二生,最後在人間證得阿羅漢果入涅槃。
 初果聖者斷欲界煩惱的情形,在《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4〈6 分別賢聖品〉有一句偈說明這件事:「斷欲三四品,三二生家家,斷至五二向,斷六一來果。」。
 初果聖者於修道位斷除煩惱時,由於聖道的力量一次不會只斷一品煩惱,而是整批的斷煩惱。斷除欲界修所斷煩惱上上、上中、上下三品時,唯餘欲界中下共六品修惑,還有三番生死在,名為三生家家;若斷除上三品及中上品共四品修所斷煩惱,唯餘欲界中下共五品修惑,還有二番生死,名為二生家家。斷到中中品第五品時稱二果向,而斷五必至六,一定會斷第六中下品的修惑,證得一來果(二果)。
 三生家家及二生家家又分成二類,一是天家家,一是他人家(人家家)。天家家是在天上證阿羅漢果,他人家(人家家)是在人間上證阿羅漢果的。對於受生這件事厭離心強的少受一生,而有不等生家家,若厭離心不強的名等生家家,合有另二種家家。若將這三生家家及二生家家,天家家他人家(人家家),不等生家家及厭離心不強的等生家家合說有八種初果,加上極七返有及當生證阿羅漢果的初果,總共有十種初果聖人。
 (連結:家家對照表
寅十九、一間3 卯一、徵
 第十九科一間,說明一間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一間補特伽羅?
 什麼是一間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2 辰一、顯果斷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顯果斷,顯示一間有情證果所斷煩惱。
謂即一來補特伽羅,行不還果向,已能永斷欲界煩惱上品、中品,唯餘下品。
 一間的補特伽羅,是指一來的二果聖者,繼續修行趣向不還果,又名不還果向(三果向),已經能斷除欲界上三品與中三品修所斷的煩惱斷,只剩下三品煩惱,如果斷七品或八品也都只剩下一生,於天上或人間唯受一生可以證得阿羅漢果。
辰二、辨得名
 第二科辨得名,辨得名一間的原由。
唯更受一欲界天有,即於彼處得般涅槃,不復還來生此世間。
 三果向聖者,只要再到欲界天上去受生一次,就在那地方入涅槃,永遠不會再回來三界輪迴生死。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一間補特伽羅。
 三果向聖者只餘一生的間隔可以證阿羅漢果,是名一間補特伽羅。
 這是名「天一間」的三果向聖者。又有一類「人一間」的聖者,是指在天上證得二果,只要再到人間受生一次,就在人間入涅槃,永遠不會再來三界輪迴生死,名為「人一間」。
寅二十、中般涅槃4 卯一、徵
 第一科中般涅槃,說明中般涅槃有情的體相,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中般涅槃補特伽羅?
 什麼是中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卯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有三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
 中即中陰,也名中有,是人死之後,還沒受生之識身。梵語般涅槃,中國話名為滅度。在欲界證得三果的聖人,起殊勝的加行,雖因中途遭遇逆緣,餘惑未斷而命終,受色界的中有。從欲界壽盡之後,往生色界時,仍乘前加行道於色界中有身,便斷除上二地其餘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得般(入)涅槃,名為中般涅槃補特伽羅。中般涅槃補特伽羅的三果聖人有三種。
卯三、釋3 辰一、於中有纔生位2 巳一、辨相
 第三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於中有纔生位,入涅槃的情況,約道力強弱也有快慢,第一種最快的速般涅槃,中陰身現岀來時,馬上證入涅槃,又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說明其中的相狀。
一、有一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從此沒已,中有續生;中有生已,便般涅槃。
 一、有一種中般涅槃的有情,從欲界死歿以後,中陰身接著馬上生起;中陰身一生起,乘前加行道的強大道力,迅速斷除上二地其餘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得般(入)涅槃。這是速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巳二、舉喻
 第二科舉喻,舉出譬喻。
如小札火,微星纔舉,即便謝滅。
 如同很小的火星,才剛舉起,馬上就謝滅了。這是第一種速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辰二、於未趣生有位2 巳一、辨相
 第二科於未趣生有位,還沒有趣向生有位便入涅槃,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說明其中的相貌。
二、有一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從此沒已,中有續生;中有生已,少時經停,未趣生有,便般涅槃。
 二、有一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不是很快,但也不慢,比速般慢一點,從欲界死歿以後,中有生起;中有生起以後,經過少許時間,還沒到將投生的地方去,沒到生有的階段,乘前加行道的道力斷除上二地其餘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得般(入)涅槃。這是非速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巳二、舉喻
 第二科舉喻,舉出譬喻。
如鐵摶鋌,炎熾赫然,鎚鍛星流,未下便滅。
 這種三果聖人般涅槃的速度像「鐵摶」是沒有製成器具的鐵塊,放在猛烈的火焰裏面燒得很紅的時候,鐵匠拿著子鎚子鎚此鐵塊,鎚鍛的時候會有星星之火流飛起來,還沒落地火花即熄滅。速度慢一點,但也不是很慢,前文所說速般涅槃者是一點點火花即熄了,現在是火花上來還沒下去即熄滅了,這是非速般涅槃的有情。
辰三、於往趣生有位2 巳一、辨相
 第三科於往趣生有位,於往趣生有位才入涅槃的中般涅槃有情,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辨別其中的相狀。
三、有一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從此沒已,中有續生;中有生已,往趣生有,未得生有,便般涅槃。
 三、有一種中般涅槃的有情,從欲界死沒之後,中陰身相續生起;中陰身生起之後,前往色界天領受生有,還沒有得到生有之前,乘前加行道的道力斷除上二地其餘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得般(入)涅槃。這是第三種經久般涅槃的有情。
巳二、舉喻
 第二科舉喻,舉出譬喻。
如彼熱鐵,鎚鍛星流,下未至地,即便謝滅。
 如同熱鐵鎚擊,火星飛冒流散,往下還沒到地上即熄滅,三界的果報都沒有,入無餘涅槃去了。
卯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三種中般涅槃補特伽羅,總說為一中般涅槃補特伽羅。
 這三種於中有入般涅槃的三果聖人,總說為一類中般涅槃補特伽羅。
寅二十一、生般涅槃3 卯一、徵
 第二十一科生般涅槃,說明生般涅槃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生般涅槃補特伽羅?
 什麼是生般涅槃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纔生彼已,便般涅槃。
 生般涅槃是指三果聖人才去色界受生後,不久就能起聖道,斷除餘惑而入涅槃。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生般涅槃補特伽羅。
 如是受生以後才入涅槃的三果聖人,稱為生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寅二十二、無行般涅槃3 卯一、徵
 第二十二科無行般涅槃,說明無行般涅槃有情的體相,這種人去受生分三種,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無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什麼是無行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生彼已,不起加行、不作功用、不由勞倦,道現在前而般涅槃。
 無行般涅槃的有情,到色界天受生以後,不用特別加功用行,不是完全不修行,是不用特別努力功用,不用很疲勞的修行,聖道就現在眼前斷除上二界修所斷煩惱,證得阿羅漢果而趣入涅槃。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名無行般涅槃有情。
是名無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這種受生色界,不加功力,修行少行自然斷除上二界修所斷煩惱而入涅槃的三果聖人,稱為無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披》不起加行等者:顯揚論說:即此聖者,行少行已,及少精進,而證寂滅。(顯揚論三卷十二頁)由是當知此所說義,非全不起加行、不作功用,而作是說。
 《顯揚聖教論》卷3說:無行般的三果聖人,修行少少的加行,少少的精進,就能夠斷除煩惱證入涅槃。由此應當了知這裡所說的義理,不是完全不用加功用行,不用岀力,馬上就證入涅槃,只是不需費勁,修行少許就可以證入涅槃,而如此說。
寅二十三、有行般涅槃3 卯一、徵
 第二十三科有行般涅槃,說明有行般涅槃有情的體相,需要比較用功才能入涅槃的有情,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有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什麼是有行般涅槃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彼生已,發起加行、作大功用、由極勞倦,道現在前而般涅槃。
 這類有行般涅槃的補特伽羅,到色界天受生以後,發起精進勤修加行,很努力的作意修習觀行,必須極為努力及疲勞的用功,聖道現前而入涅槃。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有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這種生於色界,經長時勤修加行,聖道現前而入涅槃的三果聖人,稱為有行般涅槃補特伽羅。
寅二十四、上流3 卯一、徵
 第二十四科上流,說明上流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上流補特伽羅?
 什麼是上流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不還補特伽羅,從此上生初靜慮已,住於彼處,不般涅槃。從彼沒已,展轉上生諸所生處,乃至或到色究竟天,或到非想非非想處。
 上流補特伽羅是指有一類三果聖人斷了欲界的九品修惑,有能力到色界去受生,從欲界死後生到色界初禪天以後,住在那裡,不會般涅槃。從色界初禪天死沒後,展轉往上生到所受生處,先到二禪天受生,死後到三禪天,三禪天死後到四禪天,四禪天中有五淨居天,五淨居天從下到上包括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最高),生到色究竟天時,聖道現前證阿羅漢果趣入涅槃。或是還有一類更鈍的,繼續往上展轉到空無邊處天、識無無邊天、無所有處天、最後到三界最高的非想非非想處天才入涅槃。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上流補特伽羅。
 這類生於色界初禪,由此逐次上生至色究竟天或有頂天而般涅槃的三果聖人,是名上流補特伽羅。
 此上流般也有樂慧、樂定二種。所謂「樂慧」是指愛樂智慧,雜修靜慮,生於色界最高處「色究竟天」而般涅槃之謂。「樂定」是指愛樂禪定,不雜修靜慮,流生上界,終至無色界最高處「有頂天」而證圓寂。又此二種「上流」皆有三種之別,即︰
 一、「全超」,指上根之機,即指超中間諸天,由初禪直接轉生色究竟天或有頂天。
 二、「半超」,指中根之機,即超越中間的一天乃至數天。
 三、「遍歿」,下根之機,即普遍受生於諸天。上流補特伽羅,也有三種,這裡沒有說岀來,三果聖人有七種或九種之說,本論說七種,名「七善士趣」。將中般涅槃分三種,第一種速般的於中有纔生位,第二種稱作於未趣生有位,第三種往趣生有位,加上生般涅槃,無行般、有行般涅槃,上流般涅槃,稱為七善士趣。
 《俱舍論》卷24根據三果聖人的受生業、惑(煩惱)、根器三種差別,有九種不還果,如連結中圖所顯示。
 (連結:九種不還「三果聖者般涅槃的九種區分」
寅二十五、時解脫3 卯一、徵
 第二十五科時解脫,說明時解脫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時解脫補特伽羅?
 什麼是時解脫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2 辰一、標有退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標有退,標出鈍根阿羅漢禪定會退,聖道不會退。這種鈍根阿羅漢因為定障沒完全去除而退失禪定。
謂有補特伽羅,鈍根種性,
 以下這段文看起來沒有明顯說出五種鈍根阿羅漢名時解脫補特伽羅。由大乘二乘經論對讀,還是應當解釋成五種鈍根阿羅漢名時解脫補特伽羅(阿羅漢),所以下文不依文字表面解釋,而依此道理解釋說明。時解脫的這類有情,是鈍根種性,
《披》云何時解脫補特伽羅者:謂時愛心解脫,此名時解脫。攝事分說:若阿羅漢根性鈍故,於世間定是其退法,未能解脫所有定障,故名時愛心解脫。以退法故,時時退失,時時現前,故說名時。於現法樂喜欲證住,故說名愛。(陵本九十卷二十一頁6849)此時解脫,準義應知。
 時解脫阿羅漢另一個名稱是時愛心解脫,此處名為時解脫。〈攝事分〉中說:有一類阿羅漢根性是鈍的,定力比較差,對世間的定是會有退失的善法,還不能解脫所有的定障,因此名為時愛心解脫。由於有時會退失禪定,若努力加行守護又能使禪定時時現前,是不決定的,所以說名為時。於現法樂住的靜慮等定,歡喜想要證得及安住於定中,因此說名為愛。在〈攝事分〉卷90,2684頁裡面有說到,這裡所說的時解脫,應準照那裏所說的道理可以了知。
於諸世間現法樂住容有退失,或思自害、或守解脫,勵力勤修不放逸行。
 於種種世間現法樂住的禪定,因定障沒有完全消除,是下下品根性,若是多營事業、樂諸戲論、好合和鬪諍、喜涉長途、身恒多病,禪定會退失,這是退法阿羅漢一類;或因畏懼退失已得的禪定而思惟自害,成就下中品根性,是思法阿羅漢一類;或隨自所得禪定,努力守護不為定障所退,成就下上品根性,是護法阿羅漢一類;或雖離最強退墮因緣,雖不恒守,必定應住於所得不動,遠離殊勝加行故,不得增進,成就中下品根性,是住法阿羅漢一類;或是有一類行者堪能性強,好修練根,勵力勤修不放逸行,迅速通達不動法,成就中中品根性,是進法(堪達)阿羅漢。
辰二、隨難釋
 第二科隨難釋,隨比較困難的地方作一個解釋。
謂防退失增上力故,或唯安住自分善品;或經彼彼日夜、剎那、瞬息、須臾,勵力昇進,乃至未證最極猛利。
 由防止退失禪定的增上力,是屬於護法阿羅漢會這樣作;或唯是安住在自所修禪定的善品境界,是住法阿羅漢;或是屬於進法(堪達)種性的阿羅漢,一日又一日,日間或晚上,一剎那間,瞬息、須臾(四十八分鐘),有一段時間,很久或很短,策勵向上昇進,修習練根,乃至尚未證得最極猛利根性成就不動法阿羅漢,未將定根轉成不動法的阿羅漢不會停止,這種是精進的阿羅漢,是進法的阿羅漢。從時解脫修練根至不動法,成就中上品根本種性;不動法成就上下品善根,獨覺成就上中品善根,如來成就上上品善根。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時解脫補特伽羅。
 如是依於禪定退不退等差別有退、思、護、住、及進(堪達)法五種阿羅漢,稱為時解脫補特伽羅。
 詳細說有學位之鈍根信解性,成就中下善品之人,觀待時節,即衣、食、床具、處所、說法人、同學人等,眾緣具足時才能解脫證阿羅漢果入無學位,名為時解脫補特伽羅。
 以下說明時解脫補特伽羅,必須觀待六種「時」現前才解脫煩惱:
 一、得好衣時,要得纖細、柔軟、鮮白、潔淨、殊勝、微妙的衣服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衣則不得解脫。
 二、得好食時,要得美妙飲食酥蜜等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的飲食則不得解脫。
 三、得好臥具時,要得厚而柔軟臥具床褥等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的臥具則不得解脫。
 四、得好處所時,要得寂靜處所、勝妙房舍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的處所則不得解脫。
 五、得好說法時,要得如理應機教誡、教授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的說法者指導修行則不得解脫。
 六、得好補特伽羅時,要得具殊勝德行、稟性柔和、容易共住的同梵行者,與其同住時才能解脫;若沒有好的共住者則不得解脫。
 時解脫補特伽羅是觀待不時解脫補特伽羅而安立。有種種差別,如大乘《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01:所說。如連結依新竹福嚴佛學院所作略作修改圖表所示。
 (連結:二解脫的諸種解說及與種姓
《披》於諸世間現法樂住容有退失等者:顯揚論說:成就如是軟根,若思自害,不思自害,若放逸,若不放逸,俱可退失現法樂住。(顯揚論三卷十二頁)此說容有退失,準義應知。又復此中,言自害者,謂作是思惟:使我勝諸魔,不令諸魔勝我,如是思已,而思自害。亦如顯揚論釋。言守解脫等者,謂如下說,或唯安住自分善品,名守解脫;或復勵力昇進,是名勵力勤修不放逸行。
 〈顯揚聖教論〉說:成就這種根器較軟弱無力的鈍根行者,如果想要自己殺害自己,或不想自殺,或是放逸不修禪定,或不放逸修禪定,都會退失現法樂住的禪定,這是退法阿羅漢。這裡說可能有退失,道理應準照《顯揚聖教論》卷3,12頁裡面所說了知。
 又在這段文中,會想要自害方面,是指思法阿羅漢,作這樣的思惟:我要使自己勝過定障諸魔,不要使定障諸魔勝過我,這樣想以後會想要自殺。若能精進也就好了,不像退法阿羅漢還會退失禪定,也如同《顯揚聖教論》的解釋。於守護解脫方面,是指護法阿羅漢,或住法阿羅漢,或堪達種性阿羅漢,如下文說:或只是一直安住在自己所具有的善根及禪定裡面;或很努力的向上前進,是名勵力勤修不放逸行。
寅二十六、不動法2 卯一、徵
 第二十六科不動法,說明不動法有情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不動法補特伽羅?
 什麼是不動法的補特伽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與上相違,當知是名不動法補特伽羅。
 有一類的有情,與上所說的五種鈍根的時解脫有情相狀相違,應該知道是名不動法的補特伽羅。
 有學位之利根見至性有情,成就上下品善根,不必觀待時節而得解脫,入無學位時名不動法補特伽羅,又名不時解脫。時即如前所說六種。
 一、不待得好衣時:不動法有情雖得惡糞掃衣時,而能速得解脫。
 二、不待得好食時:不動法有情雖得麤惡飲食時,而能速得解脫。
 三、不待得好臥具時:不動法有情雖得邊鄙臥具石床等時,而能速得解脫。
 四、不待得好處所時:不動法有情雖得憒鬧處所惡房舍時,而能速得解脫
 五、不待得好說法時:不動法有情雖得違理失機教誡教授時,而能速得解脫。
 六、不待得好補特伽羅時:不動法有情雖得不具德行為性,佷戾難共住者與同住時,而能速得解脫。
寅二十七、慧解脫3 卯一、徵
 第二十七科慧解脫,說明慧解脫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慧解脫補特伽羅?
 什麼是慧解脫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已能證得諸漏永盡,於八解脫未能身證具足安住。
 有一類補特伽羅,已能證得愛見煩惱永遠斷除,但是於八解脫還不能以意身作證具足安住,也就是四禪八定的定障沒有完全斷除,未得滅盡定。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慧解脫補特伽羅。
 這樣依未到地定乃至四禪三空定,未得滅盡定,由慧力證入法性,斷除煩惱障,解脫三界愛見煩惱的有情,是名慧解脫補特伽羅。
寅二十八、俱分解脫3 卯一、徵
 第二十八科俱分解脫,說明俱分解脫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俱分解脫補特伽羅?
 什麼是俱分解脫的有情?
卯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有補特伽羅,已能證得諸漏永盡,於八解脫身已作證具足安住,於煩惱障分及解脫障分心俱解脫。
 有一類有情,已能證得諸漏永盡,三界的愛見煩惱永遠斷除了,已經得到根本定也得到四空定乃至滅盡定,九次地定都成就了,對於八解脫,已經以意身作證具足安住,對於煩惱障及定障的部分,都已全部解脫了。
卯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俱分解脫補特伽羅。
 這樣已完全解脫煩惱障及定障,已得滅盡定的有情,具有神通道力,稱為俱分解脫補特伽羅,又名俱解脫阿羅漢。
子二、建立補特伽羅3 丑一、徵
 第二科建立補特伽羅,依不同因緣建立有情品類的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建立補特伽羅?
 根據什麼樣的道理來建立二十八種有情品類的差別?
丑二、釋4 寅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由十一差別道理,應知建立補特伽羅。
 是由十一種差別的道理,應當了知由此建立二十八種補特伽羅。
寅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云何十一差別道理?
 什麼是十一種差別的道理?
寅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根差別故;二、眾差別故;三、行差別故;四、願差別故;五、行跡差別故;六、道果差別故;七、加行差別故;八、定差別故;九、生差別故;十、退不退差別故;十一、障差別故。
 建立補特伽羅十一種差別道理,包括:
 一、根差別,信進念定慧善根的利鈍二種差別。
 二、眾差別,佛弟子有在家近事男(優婆塞)、近事女(優婆夷)二眾、出家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勞策男(沙彌)、勞策女(沙彌尼)七種有情眾差別。
 三、行差別,有情的心行有貪增上、瞋增上、癡增上、慢增上、尋思增上、得平等、薄塵行七種差別。
 四、願差別,有情發願有發聲聞乘、獨覺乘及大乘正願三種差別。
 五、行跡差別,有情修行證得聖跡有苦遲通、苦速通、樂遲通、樂速通四種差別。
 六、道果,聖人依所得聖道果有行四向、住四果八種差別。行四向指初果向乃至四果向,住四果指初果乃四果。
 七、加行差別,有情由修習加行的差別有隨信行及隨法行二種差別。
 八、定差別,證滅盡定有三果聖人及四果阿羅漢二種差別。三果聖人依意身證得八解脫,得滅盡定,而未能獲得諸漏永盡,阿羅漢不但證得八解脫而且獲得諸漏永盡。
 九、生差別,初果乃至三果聖人由受生次數差別,而有極七返有、家家、一間、中般涅槃、生般涅槃、無行般涅槃、有行般涅槃、及上流般補特伽羅八種差別。
 十、退不退差別,阿羅漢由禪定退否而有時解脫阿羅漢及不時解脫阿羅漢二種差別。
 十一、障差別,由煩惱障及定障差別建立慧解脫阿羅漢及俱分解脫阿羅漢二種差別。慧解脫阿羅漢指解脫煩惱障、未解脫定障或解脫部分定障,俱分解脫阿羅漢已完全解脫煩惱障及定障。
寅四、辨11 卯一、由根差別3 辰一、徵
 第四科辨,辨別說明,分十一科;第一科由根差別,依信進念定慧善根的差別,來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根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信進念定慧五種善根的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岀來。
謂根差別故,建立二種補特伽羅。
 由於有情根器的差別,建立二種有情。
辰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者、鈍根,二者、利根。
 一、信進念定慧的善根很遲鈍的稱為鈍根;
 二、信進念定慧的善根很明利的稱為利根。
卯二、由眾差別3 辰一、徵
 第二科由眾差別,由佛的弟子眾的差別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眾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佛弟子眾的差別建立有情?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眾差別故,建立七種補特伽羅。
 由於佛弟子眾的差別,建立七種有情。
辰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苾芻、苾芻尼、式叉摩那、勞策男、勞策女、近事男、近事女。
 佛的七眾弟子,包括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學法女)、勞策男(沙彌)、勞策女(沙彌尼)出家五眾,及近事男、近事女在家二眾,合說七眾差別。
卯三、由行差別3 辰一、徵
 第三科由行差別,行是內心的心行,由內心活動相貌的差別來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辰二、釋3 巳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行差別故,建立七種補特伽羅。
 由於內心活動相貌有所差別,而建立七種有情。
巳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謂若貪增上補特伽羅,名貪行者。若瞋增上補特伽羅,名瞋行者。若癡增上補特伽羅,名癡行者。若慢增上補特伽羅,名慢行者。若尋思增上補特伽羅,名尋思行者。若得平等補特伽羅,名等分行者。若薄塵性補特伽羅,名薄塵行者。
 依心行的貪、瞋、癡、慢、尋思、等分、薄塵差別,建立七種有情。若貪心很強大而且長時現行,這樣的有情名為貪行者。若瞋心很強大而且長時現行,這樣的有情名為瞋行者。若癡心很強大而且長時現行的有情,名為癡行者。若慢心很強大而且長時現行的有情,名為慢行者。若尋思心很強大而且長時現行的有情,名為尋思行者。若貪、瞋、癡、慢、尋思不是很強大,但遇緣都能現行的有情,名為等分行者。若貪瞋癡慢尋思煩惱都很薄少的有情,名薄塵行者。
巳三、廣5 午一、貪行者相3 未一、問
 第三科廣,更詳細說明七種有情的行相,分五科;第一科貪行者相,說明貪行者的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貪行補特伽羅應知何相?
 問:屬於貪心比較重的有情是什麼相貌?
未二、答2 申一、出彼貪纏2 酉一、明增上2 戌一、猛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出彼貪纏,說明貪心煩惱現行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增上,說明貪煩惱很有力量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猛利,說明貪煩惱猛盛強大的相貌。
答:貪行補特伽羅,於諸微劣所愛事中,尚能生起最極、厚重、上品貪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
 答:貪心很強的有情,對於微小下劣的少許可愛事中,尚且能生起最極端、最厚重、最上品的貪煩惱現行,何況是中品與上品的可愛事,更是貪心不斷。
戌二、長時
 第二科長時,貪煩惱現行的時間很長。
又此貪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
 又此貪煩惱的現行住在身心當中,經過很久相續不斷,長時間隨逐繫縛著身心。
《披》於諸微劣所愛事中至長時隨縛者:此說猛利、長時二種貪相,如文可知。
 貪增上的二種相貌是猛利與長時的二種貪相,貪的煩惱很強,而且時間很長,如文所說可以知道。
酉二、出過患
 第二科岀過患,說出貪煩惱很重的過患。
由貪纏故,為可愛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彼可愛法。
 由於貪煩惱的現行,很容易被可愛的色聲香味觸法所制伏,不能控制伏除由可愛法所引生的貪煩惱。
申二、辨隨行相
 第二科辨隨行相,說明貪行者隨順境界表現出來的心行及外相。
諸根悅懌、諸根不彊、諸根不澀、諸根不麤,為性不好以惡身語損惱於他,難使遠離、難使厭患,下劣勝解,事業堅牢、事業久固,禁戒堅牢、禁戒久固,能忍能受,於資生具為性耽染,深生愛重,多喜多悅,遠離顰蹙,舒顏平視,含笑先言。
 貪行人於可愛境現前的時候,因為隨順自己的心情,隨順自己的貪心,六根是很愉悅、快樂的;六根不會很剛強,例如流露出來的眼神不會很剛強,感覺什麼事都是很可愛的;六根不疏澀,疏是疏離,澀是不滑,換句話說,貪行人六根讓人沒有疏離感,比較圓滑;六根不會麤劣燥動;性格上不喜歡以不善的身業、語業損惱於他人。貪行者很難使貪欲遠離,也很難使自己厭離五欲的過患,對於欲界下劣可愛諸欲,由於愛著並時常串習而有特別的認識,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好玩的,有下劣勝解。
 所作的事業,由於貪愛,可以堅持牢靠,可以長久堅固,不容易動搖。受持禁戒很堅持牢靠,也可以長久堅固。不如意的事情來時,能夠忍耐、能夠接受。對於衣服飲食臥具湯藥日常生活所需的資生用具,性格上傾向耽著染愛,深刻生起愛樂注重的心情,對於欲界極為下劣的欲事所愛著的人事物出現的時候,心裏很歡喜、很愉悅。與人接觸時,不會愁眉苦臉,顏面開朗,平等注視對方,總是面帶微笑先開口與人招呼,具有令人容易親近的相貌。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貪行者相。
 如上所說諸根悅懌乃至含笑先言等各種相貌,應當了知是貪行者的相貌。
《披》諸根悅懌等者:此中諸相,多與瞋相相違。言難使遠離、難使厭患者,謂於諸欲貪著受用故。言下劣勝解者,謂於欲界極下劣事生勝解故。
 貪行者當中很多的相貌,大部分都與瞋心強的人相貌是相違反的。說難使遠離、難使厭患方面,是指於諸欲貪著受用的緣故,很難使其遠離諸欲、也很難厭離諸欲的過患。所謂下劣勝解方面,是指對於欲界極為下劣的欲事由於愛著,時常串習而有特別的認識,形成下劣勝解。
午二、瞋行者相3 未一、問
 第二科瞋行者相,說明瞋行者的相貌,分三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瞋行補特伽羅應知何相?
 問:瞋行有情的相貌是什麼相狀?
未二、答2 申一、出彼瞋纏2 酉一、明增上2 戌一、猛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岀彼瞋纏,先說明瞋行者的瞋煩惱現行,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增上,說明瞋煩惱很有力量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猛利,說明瞋煩惱猛盛強大的相貌。
答:瞋行補特伽羅,於諸微劣所憎事中,尚能生起最極、厚重、上品瞋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
 答:瞋行的有情,於一點點小小所憎恨的事中,尚且能夠生起最極端、最厚重、最上品的瞋煩惱現行,何況是中品、上品的不可意境,更是瞋心熾盛。
戌二、長時
 第二科長時,瞋煩惱時間很長久。
又此瞋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
 又這類瞋煩惱住在身心中,經過很久相續不斷,而且長時間隨逐繫縛著身心。
酉二、出過患
 第二科岀過患,說明瞋煩惱的過患。
由此瞋纏,為可憎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彼可憎法。
 由於瞋煩惱的現行,內心常常被可憎法所制伏,不能控制伏除可憎法引起的瞋煩惱。
申二、辨隨行相
 第二科辨隨行相,說明瞋行者隨順瞋煩惱的心行相貌。
諸根枯槁、諸根剛彊、諸根疏澀、諸根麤燥,為性好樂以惡身語損惱於他,易令遠離、易令厭患,凶暴彊口、形相稜層,無多勝解,事業不堅、事業不固,禁戒不堅、禁戒不固,不忍不受,多憂多惱,性好違背,所取不順,性多愁慼,性好麤言,多懷嫌恨,意樂慘烈,悖惡尤蛆,好相拒對,得少語言多恚多憤,憔悴而住,喜生忿怒,眉面顰蹙,恆不舒顏,邪睛下視,於他榮利多憎多嫉。
 由於瞋煩惱的現行,瞋心很強的有情,常常被可憎惡法所制伏,遇到不如意的色聲香味觸男女,常常被瞋煩惱所控制降伏,諸根是枯槁的,六根看起來不潤澤、枯乾憔悴;六根剛強堅硬,脾氣很大,一點也不柔和,一點不對就勃然大怒;六根給人的印象充滿疏離苦澀不容易親近;六根麤劣暴燥;性格上喜歡用暴惡的行動、暴惡的語言來損害其他有情,容易造殺盜淫妄等傷害眾生的行為。
 瞋行者很容易遠離可憎法,告知他瞋是不好的、有很多過患,也會厭患、遠離,但是瞋行者的內心很兇惡暴燥,說話一定要贏他人,表現於外的形相是高舉突兀,像一層又一層高聳的山稜,難以親近。
 對欲界的欲沒有很強的勝解,不會愛著諸欲。由於瞋心強不願與他人合作,事業不能堅持、不能穩固。持戒不容易堅持穩固。對於不如意的人事境,不能忍耐不能接受,心情常常憂愁苦惱。叛逆心強,生性喜歡與他人違背作對,所取著的境界常常不能隨順自己心意,個性很多憂愁悲慼,多愁善感。性格上喜歡說粗暴的語言,容易岀言不遜,心裡常常懷著很多的嫌惡與怨恨,心意好樂悲慘壯烈的事,總是違背他人心意,惡行招彰,令他人對他的厭惡甚於廁所裡的蛆蟲(另一種解釋,生性叛逆暴惡比蛆蟲還難以對治)。
 瞋行者喜歡與他人作對,幾句話就能生起很多瞋恚憤怒的情緒,生氣後心裡感覺非常的沮喪、憔悴,喜歡生起憤怒,容易發脾氣,眉毛與面部常常皺在一起,愁眉苦臉,面部常常不能開朗,不能舒顏平視,常常邪眼向下看他人,對他人的榮耀與利益很多半會憎恨和嫉妒。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瞋行者相。
 如上所說諸根枯槁乃至於他榮利多憎多嫉等各類相貌,應當了知是瞋行者的相貌。
午三、癡行者相3 未一、問
 第三科癡行者相,說明癡行者的相貌,分三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癡行補特伽羅應知何相?
 問:愚癡比較重的有情是什麼相貌?
未二、答2 申一、出彼癡纏2 酉一、明增上2 戌一、猛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岀彼癡纏,說出癡行者煩惱現行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增上,說明癡煩惱很有力量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猛利,說明癡煩惱猛利強大的相狀。
答:癡行補特伽羅,於諸微劣所愚事中,尚能生起最極、厚重、上品癡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
 答:愚癡的有情不善觀察緣起,自性執特別的強,對於微小下劣小小所愚癡的事情,尚且能生起最極端、最厚重、最上品愚癡的煩惱,何況中品、上品的境界?
戌二、長時
 第二科長時,癡煩惱時間很長。
又此癡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
 又這種愚癡的煩惱住在身心當中,經過很久相續不斷,長時間隨逐繫縛著身心。
酉二、出過患
 第二科岀過患,說出愚癡煩惱的過患。
由此癡纏,為可癡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彼可癡法。
 由於這種愚癡的現行,被可癡法所制伏,不能制伏彼可癡法引生的癡煩惱。
申二、辨隨行相
 第二科辨隨行相,辨明隨順癡煩惱的心行相貌。
諸根闇鈍、諸根愚昧、諸根羸劣,身業慢緩、語業慢緩,惡思所思、惡說所說、惡作所作,懶惰懈怠,起不圓滿,詞辯薄弱,性不聰敏,念多忘失,不正知住,所取左僻,難使遠離、難使厭患,下劣勝解,頑騃瘖瘂,以手代言,無有力能領解善說、惡說法義,緣所牽纏,他所引奪,他所策使。
 愚癡行者的相貌是:六根黑暗遲鈍,反應很慢的,六根愚癡暗昧,六根的力量羸弱下劣,身業慢緩、動作很慢,由於反應慢,說話也慢。思心所常常與惡法相應,語出惡言,身岀惡行,身語意三業常常與惡法相應。於未生起的善法懶得去追求而有懶惰,於已生起的善法不能繼續保持而有懈怠,比較懶散,發動的事情時,不能圓滿。這類愚癡行的補特伽羅沒有辦法從頭到尾將事做好。語言辯才薄少羸弱,口才不好,很容易被他人降伏。心性不聰明、不敏銳,反應遲鈍,記憶力不好,常常忘失聖法,很多事情很快忘記。不能正知而住,自覺力很弱。所取著的道理常有偏差,容易取到邪見。很難使其遠離愚癡,很難使其厭患愚癡,對欲界諸欲有下劣勝解也很執著。頑固愚痴不能說話,以手代言,必須用手來比畫,沒有能力領會理解佛的善說法義、或外道的惡說法義。容易被外在的因緣、種種的境界牽累纏縛。很容易被他人引導劫奪,自己的信念不堅定,沒有正確堅定的信心,很容易被他人動搖,被他人所鞭策指使。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癡行者相。
 如上所說諸根闇鈍乃至他所策使這些相貌,應知是癡行者相,即愚癡心重者的相貌。
午四、慢行者相3 未一、問
 第四科慢行者相,說明高慢心強的人相貌,分三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慢行補特伽羅應知何相?
 問:高慢心很強的有情是什麼相貌?
未二、答2 申一、出彼慢纏2 酉一、明增上2 戌一、猛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出彼慢纏,說明慢行有情慢煩惱現行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增上,說明高慢心很有力量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猛利,說明慢煩惱猛利強大的相狀。
答:慢行補特伽羅,於諸微劣所慢事中,尚能生起最極、厚重、上品慢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
 答:高慢心的有情,於諸多微小下劣少許會生起高慢心的事中,尚且能生起最極端、最厚重、最上品慢煩惱的現行,何況中品、上品的境界。
戌二、長時
 第二科長時,長時生起慢煩惱。
又此慢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
 又這種慢煩惱住在身心當中,經過很久相續不斷,長時間隨逐繫縛著身心。
酉二、出過患
 第二科出過患,說出慢煩惱的過患。
由慢纏故,為可慢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彼可慢法。
 由於慢煩惱纏繞的緣故,會被可高慢的境界所制伏,而不能制伏彼可慢法所生的慢煩惱。
申二、辨隨行相
 第二科辨隨行相,辨明隨順慢煩惱的心行相貌。
諸根掉動、諸根高舉、諸根散亂,勤樂嚴身,言語高大,不樂謙下,於其父母、眷屬、師長不能時時如法承事,多懷憍傲,不能以身禮敬、問訊、合掌、迎逆、修和敬業,自高自舉,陵懱他人,樂著利養、樂著恭敬、樂著世間稱譽聲頌,所為輕舉,喜作嘲調,難使遠離、難使厭患,廣大勝解,微劣慈悲,計我有情、命者、養者、補特伽羅、生者等見,多分上品,多怨、多恨。
 慢行者的相貌是:六根掉舉躁動,六根高傲上舉,六根流散混亂,勤於好樂莊嚴自己的身相,說話聲音很大,語氣很誇張,不喜謙卑、低下,於言談中常會將自己捧得很高。
 對自己的父母、眷屬及師長不能常常的如法承事,因為很高傲,沒有將他們看在眼裡,多數心懷憍傲。慢行者常常頭抬得很高,不能謙下,不能以身禮敬自己的父母、眷屬、師長,也不能向他們問訊、或是合掌,送往迎來,不歡喜作這類事情。
 慢行者很難修六和敬,總覺得他人都不如自己,將自己抬得很高,看不起他人,欺負他人。好樂利養,喜歡他人恭敬自己,好樂世間的名聲,在意他人對自己的稱讚名譽聲名歌頌,所作所為輕浮飄舉,喜歡嘲笑他人,譏諷他人。很難使這類人遠離高慢、厭離高慢的過患。慢行者不需要他人教,對色無色界等廣大的境界有智慧去認識而有勝解。
 慢行者看不起他人,生不起同情心,慈悲心很小,執著有我,有有情,認為我的生命體裡有一個主宰性的我,我是有情識的眾生,命者是根塵識和合,生理與心理的組織和合相續稱為命,命也是我的別名,養者、色受想行識有一個長養者,補特伽羅、數取趣,生者等見。總之慢行者有種種我見,我見還多分都是上品,很粗的,高慢心常常在心裡面現行,有很多的怨氣、很多的仇恨。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慢行者相。
 如上所說諸根掉動乃至多怨多恨,應當了知是名慢行者的相貌。
午五、尋思行者相3 未一、問
 第五科尋思行者相,說明尋思行有情的體相,分三科;第一科問,發問。
問:尋思行補特伽羅應知何相?
 問:喜歡思惟觀察的有情是什麼相貌?
未二、答2 申一、出尋思纏2 酉一、明增上2 戌一、猛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出尋思纏,說明尋思行者尋思煩惱現行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明增上,說明尋思煩惱很有力量的相狀,又分二科;第一科猛利,說明尋思煩惱猛盛強大的相狀。
答:尋思行補特伽羅,於諸微劣所尋思事,尚能發起最極、厚重、上品尋思纏,何況中品、上品境界。
 答:尋思行有情,於各種微小下劣少許能夠尋思的事中,尚且能夠發起最極端、最厚重、最上品的尋思現行,一點點小小的境界可以感受很多、想很多,何況中品、上品的境界。如果更強的境界,尋思就更多了。
戌二、長時
 第二科長時,長時生起尋思煩惱。
此尋思纏住在身中,經久相續,長時隨縛。
 這種尋思煩惱的現行,住在這類人的身心中,經過很久相續不斷,長時間隨逐繫縛著身心。
酉二、出過患
 第二科出過患,說出尋思煩惱的過患。
由此纏故,為可尋思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可尋思法。
 由於這種尋思煩惱的現行,常常被可尋思法之所制伏,不能制伏可尋思法所引生的尋思煩惱。
申二、辨隨行相
 第二科辨隨行相,辨明隨順尋思煩惱的心行相狀。
諸根不住、諸根飄舉、諸根掉動、諸根散亂,身業誤失、語業誤失,難使遠離、難使厭患,喜為戲論、樂著戲論,多惑、多疑、多懷樂欲,禁戒不堅、禁戒不定,事業不堅、事業不定,多懷恐慮,念多忘失,不樂遠離,多樂散動,於諸世間種種妙事貪欲隨流,翹勤無惰,起發圓滿。
 尋思行者相貌是:六根不能安住,修止時,覺觀過勝,妨礙坐禪。六根飄動高舉,東想西想,念頭變化得很快。六根掉舉躁動,說很多話,身體常常要移動,現代話說是過動兒。六根非常流散混亂,不能集中精神。身業常常作錯事情、語業常常誤失說錯話,心不在焉。很難使其遠離尋思,很難使其厭離尋思的過患。喜歡及樂著世間無意義的戲論,對於各種事物有很多的不明白與疑惑。心裡有很多的欲望,想要得到的很多。受持禁戒不能堅持不變、受持禁戒不能決定不移。由於心散亂,事業不能堅持穩固,事業不能堅定。多懷恐慮,心裡想太多,很多恐懼疑慮,正念也常常忘失,心裡很雜亂,念力不會好,不容易專注,記憶力也不好。不好樂遠離欲或人群的境界,有很多話,很多的想法,要作很多事,歡喜散亂掉動的境界。對世間種種微妙色聲香味觸的事,貪欲的心隨著欲事而流散,對世間種種的妙事很精進,歡喜欲的境界,受用諸欲時可以從頭到尾做圓滿。
未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應知是名尋思行者相。
 如上所說諸根不住乃至起發圓滿,應當了知是名尋思行者的相貌。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上所說貪行者乃至尋思行者的相貌,是由心行的差別,從容易看到、很粗顯的煩惱相,來建立貪瞋癡慢尋思等幾種有情。
卯四、由願差別3 辰一、徵
 第四科由願差別,由願力的差別,由眾生的願力不同,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願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願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辰二、釋2 巳一、廣辨一切2 午一、列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廣辨一切,詳細辨明一切有情的品類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列,列舉岀來。
謂或有補特伽羅於聲聞乘已發正願,或有補特伽羅於獨覺乘已發正願,或有補特伽羅於其大乘已發正願。
 由願差別建立有情,是指或有一類的有情,已經在聲聞乘裡面發起正願,決定要斷除三界的愛見煩惱,不要再來生死輪迴了;或有獨覺乘有情於獨覺乘已發起正願,希望於無佛世時成為辟支佛;或有大乘種性有情於大乘已發起正願想要成就無上菩提,或公開說要修大乘佛法,有這三類人。
午二、辨2 未一、種性別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種性別,種性的差別。
當知此中,若補特伽羅於聲聞乘已發正願,彼或聲聞種性,或獨覺種性,或大乘種性;若補特伽羅於獨覺菩提已發正願,彼或獨覺種性,或聲聞種性,或大乘種性;若補特伽羅於其大乘已發正願,彼或大乘種性,或獨覺種性,或聲聞種性。
 應該知道這些有情當中,若是有情於聲聞乘已經發起正願,想修聲聞行成就阿羅漢果,不要再來生死輪迴,這類人可能是聲聞種性、或獨覺的種性、或大乘成佛的種性,這是第一類。第二類,若是有情於獨覺菩提已發起正願想證辟支佛果,這類人可能是獨覺種性、或是聲聞種性、或是大乘種性。第三類,若是有情於大乘佛法已發起正願,這類人可能是大乘種性、或是獨覺種性、或是聲聞種性。
未二、住捨別2 申一、別辨相2 酉一、舉聲聞
 第二科住捨別,說明安住或棄捨願力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舉聲聞,以聲聞種性有情來說明。
若聲聞種性補特伽羅,於獨覺菩提、或於無上正等菩提已發正願,彼是聲聞種性故,後時決定還捨彼願,必唯安住聲聞乘願。
 若是聲聞種性的有情,於獨覺菩提已發起正願想成就辟支佛果,或於無上正等菩提已發起正願想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但是內心裡面其實是聲聞種性,最後一定會棄捨獨覺菩提及無上正等菩提的正願,回到聲聞種性的願,必然唯是安住在聲聞乘的正願當中。
酉二、例餘乘
 第二科例餘乘,以聲聞種性有情例說其他乘有情也一樣。
獨覺乘種性、大乘種性補特伽羅,應知亦爾。
 同樣的,有獨覺乘種性的人,雖然已經發了聲聞或無上菩提的願,還是會棄捨,回到獨覺的正願。有無上菩提心大乘種性的人,就算在二乘發了願,也會棄小向大,回到大乘,因為原來的種性是大乘的。道理都是一樣的。
申二、顯決定
 第二科顯決定,說明決定的情況。
此中所有補特伽羅,願可移轉、願可捨離,決定不可移轉種性、捨離種性。
 這是本論的主張,有情的願力是可以移轉、捨棄,但是決定不能移轉捨離原有的種性,長時間栽培在內心裡面的種子,很難捨棄遠離,這種力量影響很大。
巳二、結簡今義
 第二科結簡今義,結語簡別此處所說的道理。
今此義中,當知唯說聲聞乘願、聲聞種性補特伽羅。
 現在此處的義理中,應當了知唯獨是說聲聞乘願、聲聞乘種性有情的各種差別相。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願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這些是由願力的差別建立有情。以下都是約聲聞乘願,聲聞種性的補特伽羅來安立的。
卯五、由行跡差別3 辰一、徵
 第五科由行跡差別,由修行路線差別來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行跡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修行的跡象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釋4 巳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來。
謂如所舉、如所開示補特伽羅,依四行跡而得出離。
 如所舉出來的、如所開示的有情,貪瞋癡慢尋思,乃至鈍根、利根或七眾的有情,都是依止四種修行的道跡而出離的。修行要經過這四條道路,通常可以將它歸納成四種,由此能夠岀離三界。
巳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四行跡?
巳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謂或有行跡是苦遲道,或有行跡是苦速道,或有行跡是樂遲道,或有行跡是樂速道。
 或有行跡是苦遲道,或有行跡是苦速道,或有行跡是樂遲道,或有行跡是樂速道,都可以到達涅槃那裡,沒有好壞,只是在過程當中有快慢、苦樂的這四種差別。
巳四、釋4 午一、苦遲道
 第四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苦遲道,說明未得根本定鈍根有情的修行路線。
當知此中,若鈍根性補特伽羅,未得根本靜慮,所有行跡,名苦遲道。
 應當知道在這四種當中,若是鈍根性的有情,鈍根名遲,沒有得到根本靜慮名苦,必須依未到地定來斷煩惱證聖道。這類鈍根未得根本靜慮有情修行的道跡,名苦遲道。雖然是苦遲道,慢慢走,最後還是可以斷煩惱。
午二、苦速道
 第二科苦速道,沒有得根本定利根有情的修行路線。
若利根性補特伽羅,未得根本靜慮,所有行跡,名苦速道。
 若信進念定慧很強反應很敏銳的利根性有情,利根名速,沒有成就根本靜慮名苦,依未到地定來斷煩惱證聖道。這類利根未得根本靜慮有情修行的道跡,名苦速道。
午三、樂遲道
 第三科樂遲道,已得根本定的鈍根有情的修行路線。
若鈍根性補特伽羅,已得根本靜慮,所有行跡,名樂遲道。
 若是鈍根性的有情,鈍根名遲,已經成就根本靜慮名樂,依根本靜慮修毗鉢舍那斷煩惱證聖道。這類鈍根已得根本靜慮有情修行的道跡,名樂遲道。
午四、樂速道
 第四科樂速道,已得根本定的利根有情修行路線。
若利根性補特伽羅,已得根本靜慮,所有行跡,名樂速道。
 若是利根性的有情,利根名速,已經成就根本靜慮名樂,依根本靜慮修毗鉢舍那斷煩惱證聖道。這類利根已得根本靜慮有情修行的道跡,名樂速道。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行跡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上所說由善根利鈍及有無根本靜慮建立四種有情,名為由行跡差別建立補特伽羅。不論根的利鈍,有無根本靜慮,只要用功都能斷除三界的煩惱。
卯六、由道果差別3 辰一、徵
 第六科由道果差別,由道果的差別來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道果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道果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釋3 巳一、總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總標,總體的標示出來。
謂行四向及住四果。
 是指修行趣向道果的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的行四向有情,及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住四果的有情。
巳二、別列2 午一、行四向
 第二科別列,各別列岀行四向與住四果的有情,分二科;第一科行四向,說明行四向的有情差別。
行四向者,一、預流果向補特伽羅,二、一來果向補特伽羅,三、不還果向補特伽羅,四、阿羅漢果向補特伽羅。
 行四向有情,包括:
 一、預流果向補特伽羅;
 二、一來果向補特伽羅;
 三、不還果向補特伽羅;
 四、阿羅漢果向補特伽羅。
 依次指的是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的有情。
午二、住四果
 第二科住四果,說明住四果的有情差別。
住四果者,一、預流果,二、一來果,三、不還果,四、阿羅漢果。
 住四果有四種:
 一、預流果,是預入聖流的初果;
 二、一來果,一來欲界人天往返受生的二果斯陀含;
 三、不還果,三果阿那含,不會再回到欲界受生;
 四、阿羅漢果,阿羅漢果又名無學或四果。
巳三、釋義2 午一、向道
 第三科釋義,解釋它的道理,分二科;第一科向道,向果位之道。
若於向道轉,彼名行向者。由向道故,建立四種補特伽羅。
 這是指建立四種向。由於還在趣向果位的修道上活動,這類修行人名行向者。由於趣向聖道的原故,建立向於初果的初果向、向於二果的二果向、向於三果的三果向、向於四果的四果向四種有情。
午二、道果
 第二科道果,已經成就道果的有情。
若得沙門果,彼名住果者。由道果故,建立四種補特伽羅。
 若是到達所修聖道的目的地,證得沙門果,稱為住果。依斷煩惱的粗細差別的聖道果,建立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四種有情。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道果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是由正趣向道果或已證道果的差別而建立四向四果的八種有情,這些稱為由道果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卯七、由加行差別4 辰一、徵
 第七科由加行差別,由加行的差別建立有情的品類差別,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加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加功用行差別建立有情?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來。
謂隨信行及隨法行補特伽羅。
 是指隨信行及隨法行這二種有情。
辰三、釋2 巳一、隨信行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隨信行,說明隨信行有情的體相。
若隨補特伽羅信,勤修正行,名隨信行補特伽羅。
 若是隨順對有情(善知識)的信心,依善知識教授教誡精勤修習正行,名為隨信行有情。這是以信入道的有情。
巳二、隨法行
 第二科隨法行,說明隨法行有情的體相。
若於諸法不待他緣,隨毗奈耶勤修正行,名隨法行補特伽羅。
 若於經論所說諸法,不用等待其他的外緣,不用師長教,能夠自發的隨順戒律勤修正行,閱讀經律論,在法上面得到利益,隨法修行,是名隨法行補特伽羅。這是以智入道的有情。
辰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加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是由隨人修行或隨法修行建立隨信行及隨法行有情,名為由加行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卯八、由定差別4 辰一、徵
 第八科由定差別,依不同的定來建立有情,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定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禪定的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身證補特伽羅,於八解脫身已作證具足安住,而未獲得諸漏永盡。
 身證補特伽羅指三果聖人,於八解脫依意身已作證具足安住,而未以慧斷除煩惱未獲得諸漏永盡。修所斷的煩惱還沒有永遠斷除。
 身,是指意身,證是證得,指三果聖人依意身即意識證得八解脫,得到色界的四襌,也得到無色界的四空定,又進一步的得到滅盡定,在襌定中修不淨觀等,身已作證具足安住在八解脫中。三果聖者能夠具足安住在滅盡定裡面,三界的愛見煩惱還沒有完全斷除,未獲得諸漏永盡,這是由定的差別來建立有情。
 《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3〈3 得品〉說:這八解脫也名聖住,是諸多聖人所住之定。然而諸多聖者多分依於其中二種而住,即第三與第八解脫,因為這二種最殊勝,因此經中於此二解脫有身作證具足住之說。由此二種解脫,如其次第,第三解脫的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能斷除有色的障礙,第八解脫想受滅解脫能斷除無色的障礙,而修神通。
辰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當知如是補特伽羅,於有色觀諸色解脫、內無色想觀外諸色解脫、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空無邊處解脫、識無邊處解脫、無所有處解脫、非想非非想處解脫、想受滅解脫,已能順逆入出自在。
 應當知道這類有情,於有色觀諸色解脫、內無色想觀外諸色解脫、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空無邊處解脫、識無邊處解脫、無所有處解脫、非想非非想處解脫、想受滅解脫,已經能夠順逆入出諸解脫自在。
 以下依〈三摩呬多地〉卷12說明八種解脫:
 一、有色觀諸色解脫:若行者生在欲界,已經遠離欲界的色聲香味觸男女諸欲證得禪定,但還沒有遠離色界欲,沒有解脫色界的定愛。行者於所解脫的欲界欲已經解脫、已經棄背了,為了使所斷的煩惱更加遠離,於定更自在,必須於欲界的色法,以有光明相作意思惟而生勝解,稱為有色觀諸色解脫,或內有色想外觀諸色解脫。
 二、內無色想觀外諸色解脫:行者生在欲界,已遠離色界欲即已證得無色界定,就像離欲界欲就是得到色界定一樣,離色界欲是已經成就無色界定。此時無色界定的所緣空無邊乃至無所有等不現在前,但依無色界定作觀,又不思惟所觀少色多色等光明想,但於所觀外色即觀已離雜染之色,名為外色而作勝解。
 三、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如有一類行者,已經成就捨念圓滿清白,即證得捨清淨、念清淨的第四禪,名圓滿;於第四禪也沒有愛見等煩惱的過失,名清;也能相續清淨,名白。以此第四禪為依止,不斷地修習淨不淨色的展轉相待想、展轉相入想、展轉一味想等聖人所修的觀行圓滿,解脫對色法的執著,名為淨解脫。
 四、空無邊處解脫:是指有一類行者,為令身業自在,及為解脫身業的障礙,超諸色想、滅有對想、不思惟種種想,於第三解脫所緣的青黃赤白光色,作無邊虛空意解思惟而證入空無邊處定;已經能夠解脫對空的愛著,為確定對空能夠勝解自在,此時先入空定,意解思惟虛空為無量無邊成就勝解,由此於空解脫自在,名空無邊處解脫。
 五、識無邊處解脫:指行者於彼識處已得離欲,已經能夠解脫對識的愛著,為確定對識能夠勝解自在,此時先入識無邊處定,意解思惟識為無量無邊成就勝解,由此於識解脫自在,名識無邊處解脫。
 六、無所有處解脫:這類行者已經成就無所有處定,又思惟識也是無所有的,由此勝解,令障礙更加遠離,引生勝德,名無所有處解脫。
 七、非想非非想處解脫:行者為欲證得最第一有住自在故,又為解脫彼障故,復作非想非非想意解思惟故,名第七非想非非想處解脫。
 八、想受滅解脫:想受滅是第六識與第七識我見相應的想心所及受心所止息;身作證是第六及我見相應的第七識心心所不轉,唯阿賴耶識執持五根色身在那裡作證;具足是圓滿修成功了;住是入住出自在;解脫了是指行者得滅盡定,三果及四果聖人都可修滅盡定。此處身證是指三果聖人。
 八解脫也稱為聖住,但是聖人多分住在二種解脫,就是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及第八想受滅身作證具足住解脫。這二種解脫都稱為身作證,都是聖人經常安住的地方。
 八解脫中,唯第三、第八二者名為身證,是基於殊勝與二界(色界及無色界邊際)等二種緣由。所謂殊勝者,指第三解脫唯取淨相不令取惑,第八解脫則有別於其餘有心之七解脫,乃屬無心,是解脫無色(心法)的執著;相對望其餘六者而言,此二者為殊勝。
 另就二邊言,謂第三解脫係依色界邊際的第四靜慮,第八解脫係依無色界邊際的有頂地。以此二緣由,特名為身證。
辰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定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是由已證得八解脫而未能斷盡所有煩惱的身證有情即三果聖人,名為由定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卯九、由生差別3 辰一、徵
 第九科由生差別,由受生的不同來建立補特伽羅,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生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受生的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極七返有、家家、一間、中般涅槃、生般涅槃、無行般涅槃、有行般涅槃,及以上流補特伽羅。
 由受生的差別來建立有情,包括:
 一、極七返有:住於預流果而尚未斷除修所斷煩惱之聖者,必須在人天之中往返七次受生,才能證阿羅漢果入於涅槃,稱為極七返有。
 二、家家:是初果聖人,約四向而言是二果向聖者。初果聖人斷欲界的九品修惑中三品或四品者,死後必須在人天往返受三生,或二生,從一家到一家,這一生在這家受生,下一生是另一家,所以稱作「家家」。如前所說,斷欲界三品煩惱稱為三家家,斷欲界四品煩惱稱為二家家,又有天家家、他人家,等生家家、不等生家家等差別。
 三、一間:是三果向的聖人,三果向聖者斷除欲界的八品煩惱,剩下最後一品,必須到天上或人間受生一次後,可以入涅槃,由於尚餘一生的間隙,故不得般涅槃,稱一間。
 四、中般涅槃:接下來這幾種都是指三果聖人般涅槃的情況。即不還果的聖者起殊勝的加行,雖因中途遭遇逆緣,餘惑未斷而命終,受色界的中有,但仍乘前加行道而在中有裡斷除餘惑入涅槃。又分為速般、中般、經久般三種。
 五、生般涅槃:即不還果之聖者生於色界後,不久即生起聖道,斷除餘惑而入涅槃。
 六、無行般涅槃:不還果之聖者於欲界命終後,生於色界,不加勤修之功力,經久自然斷上地之惑而般涅槃者。
 七、有行般涅槃:不還果之聖者於欲界命終後,生於色界,要特別用功才能夠入涅槃。
 八、上流補特伽羅:上流是上行之意,即不還果之聖者於欲界命終後,受生色、無色的上天,至色究竟或有頂天而般涅槃者。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生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上所說極七返有乃至上流補特伽羅,名為由生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卯十、由退不退差別3 辰一、徵
 第十科由退不退差別,依禪定的退失與不退失來建立六種阿羅漢,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退不退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退不退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釋2 巳一、退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退,禪定會退的情況。
謂由退故,建立時解脫阿羅漢,彼於現法樂住容有退失。
 由於禪定退失的原故,建立時解脫阿羅漢,這類聖人對現法樂住的根本定可能會退失。會退失禪定的阿羅漢稱時解脫阿羅漢,但是聖道不會退。
巳二、不退
 第二科不退,禪定不會退的情況。
由不退故,建立不動法阿羅漢,彼於現法樂住定無退失。
 由於禪定不會退失,建立不動法阿羅漢。這類阿羅漢善根是很利的,現法樂住的禪定不會退失。
辰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退不退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是由禪定退不退,而有時解脫阿羅漢及不動法阿羅漢二類,名為由退不退差別建立補特伽羅。其中時解脫阿羅漢包括退、思、護、住、進五種阿羅漢,加上不時解脫的不動法阿羅漢,共有六種阿羅漢。
 關於退不退,聲聞的論中主張預流果不退,後三果容有退失,如《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61所說,與本論主張不同。《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62說:初果以上聖人,禪定及聖道都可能會退,有哪些人會退,哪些人不退?有二十種情形,下面列出以供讀者參考。
 一、有人信他,隨他意欲而入聖道,有人自信,隨自意欲而入聖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二、有不思量觀察得失而入聖道,有極思量觀察得失而入聖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三、有人因力、加行力、不放逸力皆不廣大,有人三力悉皆廣大;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四、有信為先而入聖道,有慧為先而入聖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五、有奢摩他為先而入聖道,有毘缽舍那為先而入聖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六、有行止行,有行觀行;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七、有多愛樂希求於止,有多愛樂希求於觀;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八、有止增上,有觀增上;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九、止熏心依觀得解脫,有觀熏心依止得解脫;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有得內心止,不得增上慧法觀;有得增上慧法觀,不得內心止;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一、有樂習定不樂多聞,有樂多聞不樂習定;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二、有樂自利不樂利他,有樂利他不樂自利;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三、有隨信行種性,有隨法行種性;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四、有鈍根者,有利根者;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五、有緣力入道,有因力入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六、有外友力入道,有內友力入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七、有從他聞法力入道,有內正思惟力入道;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八、有無貪增上,有無癡增上;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
 十九、契經中說:「人有四法能多所作:1. 親近善士;2. 聽聞正法;3. 如理作意;4. 法隨法行。」,初、二法增上者可退;後二法增上者不可退。
 二十、有心善解脫,慧不善解脫;有慧善解脫,心不善解脫;初人可退,後人不可退。又有作是說:「有心善解脫,慧不善解脫,有慧善解脫,心不善解脫,此二人可退;有心善解脫,慧善解脫,此人不可退。」。
卯十一、由障差別4 辰一、徵
 第十一科由障差別,說明慧解脫與俱解脫的差別,是由於障礙的差別來建立的,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由障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何由障礙有所差別來建立有情?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來。
謂慧解脫及俱分解脫阿羅漢。
 由於障礙不同,有一類稱為慧解脫阿羅漢,有一類稱為俱分解脫阿羅漢。
辰三、釋2 巳一、慧解脫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慧解脫,愛見煩惱的解脫。
慧解脫阿羅漢者,謂已解脫煩惱障,未解脫定障。
 慧解脫的阿羅漢,已經解脫三界的愛見煩惱,可是還沒有解脫禪定的障礙,由於不好樂修禪定,不能得到滅盡定,如依未到定或初禪而得阿羅漢的,就於初禪或二禪以上的定障,不得解脫。即使能得四禪八定,也還不能徹底解脫定障。
巳二、俱分解脫
 第二科俱分解脫,已得到煩惱障及定障解脫。
俱分解脫阿羅漢者,謂已解脫煩惱障及已解脫定障,是故說名俱分解脫。
 俱分解脫阿羅漢,已經解脫煩惱障及定障,能得到滅盡定,因此說名俱分解脫阿羅漢。
辰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由障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如是由煩惱障及定障解脫的差別有慧解脫及俱分解脫阿羅漢二種,稱為由障差別建立的補特伽羅。
丑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由此所舉及所開示差別道理,如其次第,應知建立補特伽羅。
 由前面所舉岀的有情,及所開示十一種不同的差別道理,如其次第的解釋,應該知道所建立的這二十八種有情。(根眾行願跡道果 加行定生退否障)
子三、所緣3 丑一、徵
 第三科所緣,說明所緣境的差別,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所緣?
 什麼是所緣?修行人的所緣境有哪些?
丑二、釋4 寅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標,先標出來。
謂有四種所緣境事。
 要略而言修行人的所緣境有四種所緣境事。這是約聲聞乘道理來說的。
寅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四?
 是哪四種?
寅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岀來。
一者、遍滿所緣境事,二者、淨行所緣境事,三者、善巧所緣境事,四者、淨惑所緣境事。
 本論將行者修觀行的境事分成:
 一、遍滿所緣境事:包括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所作成辦四種所緣境事。
 二、淨行所緣境事:包括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等五種所緣境事。
 三、善巧所緣境事:包括蘊善巧、界善巧、處善巧、緣起善巧、處非處善巧五種所緣境事。
 四、淨惑所緣境事:包括世間道的禪定所緣,比較三界勝劣,觀下地苦、粗、障,上地靜、妙、離,依此欣上厭下之六行觀,次第斷除下地之惑,而證四禪八定;及出世間道觀四諦十六行相,斷除三界之惑而證聖道果。
寅四、釋4 卯一、遍滿所緣境事5 辰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遍滿所緣境事,說明遍滿所緣境事的體相,又分五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遍滿所緣境事?
 什麼是遍滿所緣境事?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來。
謂復四種。
 遍滿所緣境事又有四種,所緣境事普遍圓滿的有四種。
辰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
一、有分別影像,二、無分別影像,三、事邊際性,四、所作成辦。
 遍滿所緣境事包括: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所作成辦,分成這四種。
 《瑜伽論記》卷26將這四種所緣境事歸屬於出世間道的修習,認為:
 一、有分別影像,是煖等四加行位行者,於定中由慧所緣相分,相似本質境名為影像。由慧心所的分別,使所緣影像名有分別影像。
 二、無分別影像,是煖等定心相分,定心所於所緣無分別,名無分別影像。
 三、事邊際性,位在見道,所緣(包括盡所性及如所有性)真如,名事邊際性。
 四、所作成辦,位在無學,於前三所緣境皆得自在,名所作成辦。
 指出四種所緣都是佛法中修習聖道果者所緣,不是一般凡夫外道修習靜慮時的所緣。內道與外道,在止觀上的差別,為發心不同與所緣不同。譬如外道的止觀,其所緣沒有內道所說的空性內涵、沒有內道所說的勝義諦;其發心沒有內道所說的菩提內涵。內道佛弟子的止觀,可以緣空性,也可以發菩提心攝持而修,可以證得菩提及涅槃二種轉依。
 由這種所緣可以進一步思惟,止行觀行的差別在何處?思惟所作成辦唯指無學位所成就的世間道及出世間道,還是也通於內道中的四禪四空定等八種淨定?以下試舉本論及其他論所說略加分別:
 一、〈三摩呬多地〉卷11說: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是指緣分別心所現所知事同分影像為所緣境,在所緣境上以能緣心作毘鉢舍那觀行,即於所緣境加以揀擇、極揀擇、周遍尋思、周遍伺察。無分別影像所緣作意,是指緣分別心所現所知事同分影像為所緣境,在所緣境上以能緣心作奢摩他止行,即於所緣境上不分別,只是攝心專注於所緣境上,令心內住乃至證得等持。
 二、卷11說:云何止相?謂所思惟無分別影像之相。云何觀相?謂聞思修慧所思惟諸法相。奢摩他所緣境事,謂無分別影像。毘缽舍那所緣境事,謂有分別影像。
 三、《解深密經》卷3〈6 分別瑜伽品〉即〈決擇‧菩薩地〉卷77:慈氏菩薩復白佛言:「如世尊說四種所緣境事:一者、有分別影像所緣境事;二者、無分別影像所緣境事;三者、事邊際所緣境事;四者、所作成辦所緣境事。於此四中,幾是奢摩他所緣境事?幾是毘鉢舍那所緣境事?幾是俱所緣境事?」
 這是彌勒菩薩問佛,修習奢摩他(安止)時其所緣境有多少?佛回答說有一種,即無分別影像(不論是世俗諦或勝義諦,凡是專注而不分別的,這樣的所緣境,就是奢摩他止的所緣)。彌勒菩薩又問佛:修習毘缽舍那(勝觀)時其所緣有多少?佛回答說有一種,即有分別影像(不論是世俗諦或勝義諦,凡是以善分別而觀察思擇的,這樣的所緣境,就是毘缽舍那勝觀的所緣)。彌勒菩薩再問佛:修習奢摩他(止)、毘缽舍那(觀)共同的所緣有多少?佛回答說有二種,即事邊際性與所作成辦。(事邊際性是指二諦:世俗諦盡所有性、勝義諦如所有性。所作成辦是指修習奢摩他安止及毘缽舍那勝觀,所得輕安樂的果,得到止觀的功德稱為所作成辦)。
 四、《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1〈2 法品〉:「有分別影像所緣者,謂由勝解作意,所有奢摩他毘鉢舍那所緣境。勝解作意者,指一向世間作意。無分別影像所緣者,謂由真實作意,所有止觀所緣境。真實作意者,指一向出世間(根本無分別智)及此後所得作意(後得智)。」
 五、〈決擇‧修所成慧地〉卷67:「云何事邊際修?謂於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麁細下劣勝妙近遠等法作意思惟,或於真如作意思惟。如是或盡所有性故、或如所有性故,諸所有修名事邊際修。」也就是思惟世俗諦的有為法,及勝義諦真如的無為法之盡所有性故、或如所有性,名事邊際修。
 六、卷67:「云何所作成辦修?謂已證入根本靜慮或諸等至,或世間定或出世定,諸所有修名所作成辦修。」意指所作成辦包括世間淨定或出世無漏定的成就都可名為所作成辦。
 七、〈修所成地〉卷20說:如是若先所說世間一切種清淨,若此所說出世間一切種清淨,總略為一說名修果。
 由以上所舉諸論所說,可知:
 一、止與觀的差別,不是由所緣境而區分,二諦隨一都可當作是修止或修觀的所緣。止與觀的區別,是從作業、執持的方式來區分:「止」是專注作業,「觀」是觀察作業。不論是世俗諦或勝義諦,凡是專注而不分別的,這樣的所緣境,即是奢摩他安止的所緣。不論是世俗諦或勝義諦,凡是以慧分別而觀察思擇的,這樣的所緣境,即是毘缽舍那勝觀的所緣。
 二、有的人錯誤的以為觀修時,不能夠對境進行分析,假設對境進行分析就不能當作勝觀,認為分析思擇不是觀修;又或錯誤的以為修止的對境只有世俗諦盡所有性,不能有勝義諦如所有性的空性,這些都是錯誤的認識。
 三、此處破除:有說勝觀一定就是了悟空性,只有了悟空性才是勝觀;有說凡是安止一定沒有了悟空性與空性無關,空性不是安止的對境。這樣的說法都是錯誤的。此處說明:勝觀本身是勝慧的一種類型,安止本身是等持的一種類型,止的對境與觀的對境,都能緣取二諦(世俗諦與勝義諦)。
 四、以修習止觀行者的凡聖差別而言,佛法內道凡夫的修果可以證得四禪四空定,能夠伏除煩惱現行得到八種淨定,也可假名所作成辦,但不究竟,不能證得法性、不能證得出世間道得到無學的道轉依,不能證得阿賴耶識一切煩惱隨眠永遠離故,而獲得麤重轉依。唯無學位所證的出世間一切種清淨,包括聖道圓滿的無學果,及無學所證無漏的四禪八定乃至滅盡定,六種神通自在,才是究竟的所作成辦。
 五、若以此處是〈聲聞地〉所攝,論及修果,應依卷29所說:「云何修果?謂四沙門果。一、預流果、二、一來果、三、不還果、四、最上阿羅漢果。」四種聖道果,尤其是最勝阿羅漢果所成就的世間一切種清淨及出世間一切種清淨,才是究竟的所作成辦。唐代窺基大師、遁倫法師、清素法師於解釋所作成辦這段文時都指出是無學所攝,在下文所成辦的八定中,認為是無學位所得無漏八定,《瑜伽師地論義演(第1卷-第32卷)》卷11:「所成辦者謂無學位得八定等。」《瑜伽論記》於此也有詳細說明,下文再說。
辰四、釋2 巳一、辨相2 午一、別辨四種3 未一、前二種2 申一、辨異相2 酉一、有分別影像3 戌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說明所緣境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四種,各別分別四種所緣境事,又分三科;第一科前二種,說明有分別影像與無分別影像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辨異相,說明有分別影像與無分別影像的差別相,又分二科;第一科有分別影像,說明有分別影像的體相,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有分別影像?
 什麼是有分別影像?在修觀行時,能緣影像的心是有分別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戌二、釋2 亥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如有一,或聽聞正法、或教授教誡為所依止,或見、或聞、或分別故,於所知事同分影像,由三摩呬多地毗鉢舍那行觀察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
 如有一類行者,或聽聞學習佛的十二分教正法(這是隨法行者),或以善知識關於定慧的教授,關於戒的教誡,或是關於戒定慧的教授教誡為所依止(這是隨信行者),或是由自己閱讀親眼所見、或是由耳聞,聽聞師長講解,或是由第六意識思惟分別,能善受、善聽的緣故,於「所知事」,心識所認知的事物如不淨所緣等五種淨行所緣、蘊善巧等五種善巧所緣、世間道及四諦十六行相等二種淨惑所緣,以所有有為、無為法事的「所知事」為所緣修習禪定作意,令定地作意現前,於所知事生起勝解,使定中所見影像相似於彼未入定前所認知的本質境,名「所知事同分影像」。如修不淨所緣,於散心時依眼識見屍體的不淨相,於定地作意現前時,由第六意識的定中勝解,使所緣的屍體現前,如同散心時依眼識所見的屍體,雖然此時所見並非散心時依眼識見的屍體,也不是其餘種類的不淨相。由此定中勝解所現不淨相的影像與散心時依眼識所見的屍體相似顯現,名為「所知事同分影像」。同分是指意識所見與前五識所見相似。
 於此定中所現「所知事同分影像」,能緣心以毗鉢舍那的觀慧,於此所知事同分影像進行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四種分別。揀擇,即正確揀別思擇所知事同分影像的盡所有性;極揀擇,即正確揀別思擇所知事同分影像的如所有性;遍尋思,即於彼所知事同分影像,由慧俱行有分別作意取彼相狀,周遍尋思作粗的觀察;遍伺察,即於彼所知事同分影像審諦推求周遍伺察,作更進一步微細的觀察。
《披》或聽聞正法等者:若隨法行補特伽羅,彼以聽聞正法為所依止;若隨信行補特伽羅,彼以教授教誡為所依止。現見世間自他種種衰損,或復傳聞,或內覺知,是名或見、或聞,及或分別。由是種種為因緣故,於自心中極善取相,如現領受勝解而轉,齊爾所時,名所知事同分影像。此為所緣,由等引地如理作意,觀察彼彼功德過失。於觀察時,若正思擇盡所有性,是名揀擇。若復思惟如所有性,名極揀擇。由慧俱行有分別作意,取彼相狀,名遍尋思。審諦推求,名遍伺察。如是名為四種毗鉢舍那,義如下說。(陵本三十卷十一頁2518
 若是利根的隨法行有情,這類行者的思惟力特別強,是以聽聞正法為所依止;若是鈍根的隨信行有情,是以師長的教授教誡為所依止而修習止觀。現前可以觀察到有情世間中自己及他人種種衰敗損惱之事,或是透過他人傳聞,或於聽聞佛法後,內心加以體驗觀察分別覺知,是名或見、或聞,及或意識的分別。
 關於利根與鈍根的差別,如〈決擇‧菩薩地〉卷77說:「若隨所受所思法相,而於其義得奢摩他毘鉢舍那,名依法。若不待於所受所思所有法相,但依止他教誡教授,而於其義得奢摩他毘鉢舍那。謂觀青瘀及膿爛等,或一切行皆是無常,或諸行苦,或一切法皆無有我,或復涅槃畢竟寂靜,如是等類奢摩他毘鉢舍那名不依法。由依止法得奢摩他毘鉢舍那故,我施設隨法行菩薩是利根性;由不依法得奢摩他毘鉢舍那故,我施設隨信行菩薩,是鈍根性。」。
 由於這些種種事為因緣,透過見聞覺知對境界的認識,於自心中特別用心思惟觀察後,依定地作意能夠極為善巧取得先前所緣的所知事相,如同現前領受一般,於此所知事有強而有力的勝解生起,所以才能現出相似於本質境的所知事同分影像,在定地作意勝解所知事時所現的影像,名為所知事同分影像。
 如觀修不淨所緣,一作意即能將不淨相現岀來,這是因為智慧的勝解非常有力量,勝解力生起時,心很有力量,能將不淨相的影像顯現岀來。
 以此所知事同分影像為所緣,由定力引生身心之平等安和的禪定,在定地裡面如理作意,觀察所緣的功德過失。於觀察時,能正確的思惟簡擇所知事所有自相的盡所有性,是名揀擇;若又思惟所緣境的共相的如所有性,名為極揀擇。例如修蘊善巧時,以五蘊為所緣,思惟五蘊各自的體性,了知色蘊外,更無餘色;受想行識蘊外,更無有餘受想行識,一切有為事,皆此五法所攝,名為盡所有性。若思惟五蘊的無常性、苦性、空性、無我性等共相,名為如所有性。〈決擇‧菩薩地〉卷77說:「盡所有性者,謂諸雜染清淨法中所有一切品別邊際,是名此中盡所有性。如五數蘊、六數內處、六數外處。如所有性者,謂即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包括七種真如。由與慧心所俱行的遍於所緣境的有分別作意,取所緣境的相狀作粗的思惟觀察,名遍尋思;進而仔細觀察推求作細的思惟觀察,名遍伺察。如是由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名為四種毗鉢舍那,義理如下面〈聲聞地〉卷30,1007頁所說的四種慧行。
亥二、廣2 天一、所知事2 地一、列
 第二科廣,詳細說明有分別影像的所知事及所知事同分影像,分二科;第一科所知事,說明所知事的種類,又分二科;第一科列,列舉出來。
所知事者,謂或不淨,或慈愍,或緣性緣起,或界差別,或阿那波那念,或蘊善巧,或界善巧,或處善巧,或緣起善巧,或處非處善巧,或下地麤性、上地靜性,或苦諦、集諦、滅諦、道諦。
 所知事方面,包括:
 一、淨行所緣的: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
 二、善巧所緣的:蘊善巧、界善巧、處善巧、緣起善巧、處非處善巧;
 三、淨惑所緣的:下地麤性、上地靜性,或苦諦、集諦、滅諦、道諦。
 淨行所緣,淨指清淨,行指心行,即內心的造作,所緣指心所緣慮的對象,依此所緣境能令心清淨名淨行所緣。如以不淨相為所緣能對治貪欲,以慈愍為所緣能對治瞋恚,以緣性緣起為所緣能對治愚癡,以界差別為所緣能對治我慢,以阿那波那念為所緣能對治散亂。
 善巧所緣,善指善法,巧是巧妙,善巧是一種智慧,所緣指心所緣慮的對象,依此所緣境令心與理相應對治行者於法的愚癡,名善巧所緣,包括蘊、處、界、緣起、處非處五種。於〈聲聞地〉卷27及〈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3到卷57中有詳細解釋。
 淨惑所緣,淨指清淨,行指心行,惑指煩惱,所緣指心所緣慮的對象,依此所緣境能調伏煩惱現行或斷除煩惱種子名淨惑所緣。包括能調伏煩惱現行,世間道的厭下苦粗障,欣上靜妙離六行觀,及能斷除煩惱種子的四諦十六行相的觀行。
 這些都是行者所認知的所緣境事,在修觀行時,可以選其中一種或多種,通常修其中一種成功,證得第一義諦,就能通達其餘所緣。
地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是名所知事。
 以上所說不淨乃至苦集滅道四諦,都名為所知事。這些所知事包括蘊處界等盡所有性的世俗諦的有為法事、及四諦等如所有性的勝義諦的無為法事。
 《解深密經》卷3〈6 分別瑜伽品〉,〈決擇‧菩薩地〉卷77,彌勒菩薩問佛:修習毘缽舍那(勝觀)時其所緣有多少?佛回答說有一種,即有分別影像。要略而言,不論是世俗諦或勝義諦,凡是以善分別而觀察思擇的,這樣的所緣境,即是毘缽舍那勝觀的所緣。
《披》謂或不淨等者:如是諸事,或為淨行所緣境事,或為善巧所緣境事,或為淨惑所緣境事,如下廣說應知。
 如上所說諸事,或為淨行所緣境事,依此所緣能淨化心行的煩惱,如以不淨為所緣能淨化心行中的貪煩惱乃至以阿那波那念為所緣能淨化心行中的尋思散亂;或為善巧所緣境事,如蘊善巧、界善巧、處善巧、緣起善巧、處非處善巧五種善巧,依此所緣能夠通達、了知蘊處界等的自相與共相,及盡所有性、如所有性,去除心中愚法的煩惱;或為淨惑所緣境事,依此所緣能調伏斷除心中的煩惱,如觀下地麤性上地靜性的六行觀,可以調伏下地煩惱證得上地的禪定,修苦集滅道四聖諦能斷除三界的煩惱。如下文有詳細說明應當了知。
天二、所知事同分影像2 地一、釋得名2 玄一、釋2 黃一、由勝解
 第二科所知事同分影像,定地作意所緣的影像,與透過前五識所認知的事情是相似的,稱為所知事同分影像,分二科;第一科釋得名,解釋得到所知事同分影像名稱的緣由,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二科;第一科由勝解,由於有強而有力的認識,不假思惟可以將所緣境現出來,不用再去聽聞教授教誡,或不用再去翻書,超越文字的境界,有這種勝解。
此所知事,或依教授教誡、或聽聞正法為所依止,令三摩呬多地作意現前,即於彼法而起勝解,即於彼所知事而起勝解。
 此所知事包括不淨所緣,或慈愍所緣,乃至苦集滅道四聖諦等,行者依止善知識的教授教誡,或是透過聽聞正法及自己深刻的思惟為所依止,令三摩呬多地作意現前,〈三摩呬多地〉是定地,包括未到地定及根本靜慮等,這些定地的作意現前時,即於所緣的不淨觀或是四聖諦等法而起勝解,在心中生起強而有力的理解,即於所緣的所知事明了顯現於心。有「勝解」的時候,也就有「所知事同分影像」;有「所知事同分影像」,也就是有「勝解」了。
黃二、明同分
 第二科明同分,說明同分影像。
彼於爾時,於所知事,如現領受勝解而轉。雖彼所知事非現領受和合現前,亦非所餘彼種類物;然由三摩呬多地勝解,領受相似作意、領受彼所知事相似顯現。
 行者在那時,於所知事,如同現前領受前五識所認知的境界,內心勝解而現岀所知事的影像。雖然現岀所知事的相貌,並不是不入定的時候前五識現前領受的境界和合現前,在禪定裏面所見的境界,與前五識所見聞的境界不是同一回事,前五識是散亂的境界,禪定裏面是定心所變的境界;也不是超過前五識現前領受的所知事以外其他種類的物體。然而由於定地由定力、專注力的勝解,領受到相似的作意,領受到與前五識所見聞的所知事相似的影像顯現於前。雖然定地所緣不是散心前五識所領受的境界,但是「相似」的,所以稱為「同分」。
 以不淨觀為例,行者未入定前依眼觀察屍體的不淨相,屍體的不淨相名所知事。修定時前五識不動,眼睛閉起來不再觀察屍體的不淨相,依意識觀想屍體的不淨相。於定地作意成功時對意識觀想的屍體生起勝解,心中現出屍體的不淨相,就如同開眼所見的屍體的不淨相一般明了顯現。雖然定中所見的屍體的不淨相並非開眼所見的屍體的不淨相,然而也不是其他種類物的不淨相。這定中所見的不淨相與開眼所見的不淨相是「相似」的,所以稱為「同分」,總名「所知事同分影像」。
玄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由此道理,名所知事同分影像。
 由於這種道理,稱為所知事同分影像。
《披》令三摩呬多地作意現前等者:七作意中,最初了相作意,能令彼所知事現前;由此作意猶為聞思間雜,是故說言或依教授教誡、或聽聞正法為所依止。從此以後,超過聞思,唯用修行,於所緣相發起勝解,是即勝解作意。由是說言即於彼法而起勝解,即於彼所知事而起勝解。
 了相作意、勝解作意、遠離作意、攝樂作意、觀察作意、加行究竟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等七作意中,最初是了相作意,必須了別所緣相,要作意警策自己的心令所知事現前。例如修數息觀,通常善知識會教導行者覺知所緣息在腹部的起落,必須先了此相。最初了相作意時,能使所認知的所緣境得以現前,如息的起落,在心裡有息起與落的相貌,是起或是落,境界是在心裡是明明白白的現前。這樣修習,剛開始還是沒有辦法很快現前,必須透過聽聞佛法,思惟佛法,還要想什麼是息,什麼是腹部的起落,不斷努力去認識這些境界。於了相作意時,還不能勝解所緣,不能不假思惟現起所知事同分影像,還有聞慧思慧的間斷夾雜,在此程度時,對所緣境不能很快的掌握,因此說為或依教授教誡、或聽聞正法為所依止。
 從此了相作意以後,這樣練習一段時間,超過聞思,唯用修行,於所緣像發起勝解。一上座,息的相貌,腹部起落馬上現前可以用上,心裡可以現出起落相,於所緣相發起勝解,也就是勝解作意。到勝解作意時,是真實在修行了,不用特別去閱讀或聽聞佛法,對腹部起落的所緣相,從一數到十,於所緣相發起勝解。因此說即於彼法而起勝解,第六意識於所緣的法塵而起勝解;即於彼所知事而起勝解,第六意識依於前五識所認知的所知事而起勝解。
地二、明方便
 第二科明方便,說明它的方法。
修觀行者,推求此故,於彼本性所知事中,觀察審定功德過失。
 修止觀的行者,推求此所緣相,本性是前五識所了別的阿賴耶識所變現的本質境,或是說為性境,於彼本質性境依前五識所了知的事中,在心中現起所知事同分影像,用慧心所來觀察審定所緣相的功德與過失,去除過失追求功德,依這樣的心情來成就禪定。
戌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有分別影像。
 這種修法,於所緣境用慧心所觀察審定功德過失,稱為有分別影像,是毗缽舍那觀的所緣。分別是指能緣心的作用,影像是指依定地作意勝解所知事所現的影像。
《披》修觀行者推求此故等者:此謂影像,是所知事相似種類故。彼謂本性,即所知事自相、共相故。
 修觀行者推求此故,「此」是第六意識的法塵,它的影像相,是眼睛閉起來用心思惟所現,這是一個影像,是所知事相似種類,稱為所知事的同分影像,是毗缽舍那觀行的有分別的影像。彼是所知事,前五識所緣的本質境,也就是所知事的自相、共相。自相是自法不共於它法的體相,共相是一切法共同的相貌,有為法的共相是無常相,也是苦相、空相、無我相。
酉二、無分別影像4 戌一、徵
 第二科無分別影像,指奢摩他修止時,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無分別影像?
 什麼是無分別影像?它也是一種影像,修止或修觀,都是在第六意識裡面現岀影像,但是修毗缽舍那觀行時,是有分別的,行者在定中觀察審定所緣相的功德過失,而修奢摩他的止時是無分別的,是同一個所緣境一直讓它現起,專注在所緣境使心寂靜而得到禪定。說為無分別並非無相名無分別,還是有所緣影像,只是由止寂心行、令心安住不更推尋或分別影像。
戌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修觀行者,受取如是影像相已,不復觀察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然即於此所緣影像,以奢摩他行寂靜其心,即是九種行相令心安住。
 修三乘觀行的人,受取了這樣的所知事同分影像相以後,不再對所知事同分影像進行觀察揀擇所緣境的盡所有性;不再極揀擇,即不再揀別思擇所緣境的如所有性;不再遍尋思,即不再於彼所緣境界由慧俱行有分別作意取彼相狀周遍尋思作粗的觀察;不再遍伺察,即不再於彼所緣境界審諦推求周遍伺察作更微細的觀察。然即於此所緣的影像,憶念此所緣境,以止的方法,不推求分別所緣境,只專注於所緣境,使心寂靜下來停止在色聲香味觸上貪瞋痴的虛妄分別,這即是修止的九種方法令心安住。
戌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謂令心內住、等住、安住、近住、調伏、寂靜、最極寂靜、一趣、等持。彼於爾時,成無分別影像所緣,即於如是所緣影像,一向一趣安住其念,不復觀察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
 九種令心安住的方法是:
 一、內住。內是內心,將心從外面的色聲香味觸等所緣境界收攝向內,令心安住在息或不淨等所緣境上而不散亂,稱為內住。這是第一階段攝心向內的方法。
 二、等住。剛開始憶念所緣境,心還是很動盪的,不能使它平等安住在所緣境。平等安住是前一念與後一念一樣,前一念是數息從一數到十、後一念也是從一數到十。由憶念不忘的心使能平等,不會一下高高低低、多多少少,一下想到所緣境、一下流散到色聲香味觸去;這是第二階段必須達到此程度。
 三、安住。將心安住在所緣境上。修到這裡,雖然內住、等住,還是會失去正念,若妄念一起,心一外散,能立即覺了,攝心還住於所緣中。到此階段,心才可說安定。
 四、近住。靜坐時若心前後念都在念著所緣境,能作到不起妄念,不向外思惟色聲香味觸令心流散。妄念將起,即能預先覺了,先為制伏。這樣心能安定住於所緣,不會離散出去,稱為近住。
 五、調順。當心內攝時,有時會出現色、聲、香、味、觸,貪、瞋、癡、男、女十相,使心流散。現在心已安住能以靜制動,內心柔和調順,不會因這些相的誘惑而散亂,稱為調順。
 六、寂靜。這時心不受外境十相的誘惑擾亂,但還會有欲尋思、恚尋思、害尋思、國土尋思、親里尋思、不死尋思、家勢相應尋思、輕懱相應等八種尋思及貪欲、瞋恚、惛沈睡眠、掉舉惡作、疑五蓋出現,此時能以內心的安定功德而克制這些妄想,遠離妄想的擾亂,內心如中夜無聲息一樣的寂靜。
 七、最極寂靜。這時若暫時失去正念,能進步到不善尋思等一生起,立即以正知除遣,立刻除滅,稱為最極寂靜。
 八、專注一趣。心已安住,不受內外不良因素所動亂,能相續專注在所緣境上,臨到平等正直持心的階段,但仍是有加行、有功用、無缺無間,還要很努力才能作到平等正直持心。
 九、等持。這時是無功用運轉的境界,是專注一趣的更進步,功夫純熟,不用特別用力,「無作行」而任運自在的,於所緣境無散亂的相續而住。修習止而到達這一階段,是快要得定了。修止是依止明記不忘的這念心,將心安住於所緣,使妄念從粗到細,乃至到沒有,這樣會成就禪定。
 彼行者於等持時,成就無分別影像所緣,在這種所緣影像,一向專注一趣安住於所緣的正念中,不用觀察功德過失,不用以智慧揀擇所緣的盡所有性、極揀擇所緣的如所有性、周遍所緣作粗的尋思、周遍所緣作細的伺察,不作分別。
戌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是名無分別影像。
 這時候心還是有影像,只是在影像上不作分別,稱為無分別影像。
《披》不復觀察揀擇等者:此中義顯,於所緣境不捨、不取,名無分別影像。謂於所緣修觀行已,還捨觀相,復於所緣思惟止行。由於所緣止行轉故,不名為捨;即於所緣不作相故,無分別故,不名為取。如下自說。(陵本三十一卷十一頁2583)義應準知。
 此處的義理顯示,於修奢摩他止時,對內心所現出來的所緣境,不捨離影像相,還是有所緣相現起,不取所緣相,不取是不作分別,名無分別影像,也稱奢摩他。這是於所緣修觀行後,如本來是在觀察「息」的無常相、苦相、空相、無我相等,這時棄捨觀察息的相貌。又於所緣思惟止行,將心放在息的起落上,停止在所緣上,不作思惟,只有所緣相現出來。用此方法使心專注,乃至得到寂靜的心,成就奢摩他,這時不名為捨,因為心還有一個所緣的影像相;即對此影像相,不作相,不分別,不名為取,所以說為不取。在〈聲聞地〉卷31,1017頁還會說到,應準照那裏的義理所說理解。
申二、列異名
 第二科列異名,說明所知事同分影像不同的名稱。
即此影像,亦名影像,亦名三摩地相,亦名三摩地所行境界,亦名三摩地口,亦名三摩地門,亦名作意處,亦名內分別體,亦名光影。如是等類,當知名為所知事同分影像諸名差別。
 此止或觀的所緣影像有不同的名稱,也稱為影像。也稱為三摩地相。也稱為三摩地所活動的境界。也名為三摩地口,口是譬喻,用這樣的方法,現出來的有分別影像或無分別影像,如同瓶口可以倒出來很多東西一樣,如是由有分別影像或無分別影像的方法,可以生出三摩地的功德。也名三摩地門,門是進出處,從外門流注,到內門專注,由此方法進入三摩地。也名作意處,成就了七種作意,可以成就奢摩他,成就三摩地。也名內分別體,這是心的影像,不離這一念心來分別這些影像,心這樣想即現出這樣的相,或有分別,或無分別,都是心裡的影相。也名光影,是心光的影像,心有明了性時,會有光,由此光能夠明了所緣影像。如是等各種種類的名稱,應當知道名為所知事同分影像的各種名稱差別。
 不論修觀或是修止,以這些種種不同的名相來解釋三摩地的影像,都可以稱為所知事同分影像。雖有不同名相的差別,可是內涵是一樣的。以上說的是有分別影像與無分別影像,這是遍滿所緣境事的前二種,接下來第二科是第三種。
未二、事邊際性2 申一、徵
 第二科事邊際性,修止觀時思惟所緣境世俗諦的盡所有性、勝義諦的如所有性,名事邊際性,因緣所生法的事,邊際是到此為止,全部都能緣慮到,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事邊際性?
 什麼稱為事邊際性?超過此就不是這件事情了,換句話說,因緣所生法的事,在所知事的限度裡面,全部都有緣到,稱為事邊際性。
申二、釋3 酉一、標列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謂若所緣盡所有性、如所有性。
 事邊際性是指於所緣境,思惟盡所有性,將所緣境的自相都緣慮到了,對一切法的自性、品別邊際(這一法與它法的自性、差異、界限),沒有剩餘的,清清楚楚,稱盡所有性。思惟如所有性,思惟所緣境共同的相貌。若以五蘊為所緣境,色受想行識各法的自相、差別都緣到了稱為盡所有性,色受想行識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共相,稱為如所有性。觀察一切法的共相,才可以成就聖道。為什麼還必須要修盡所有性將每一種緣起法看清楚,是因為「如」不離緣起,對緣起有通透的了解,對如更深刻,「如」不會偏差,不會有偏空的現象,空是不礙緣起,緣起不礙空,要思惟觀察所緣境的因與果、事與理,修習所緣境的盡所有性,也要修習所緣境的如所有性,這樣才能圓滿的成就聖道。
酉二、隨釋2 戌一、盡所有性3 亥一、徵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盡所有性,說明盡所有性的體相,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盡所有性?
 什麼稱為盡所有性?
亥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色蘊外更無餘色,受想行識蘊外更無有餘受想行識;一切有為事,皆五法所攝;一切諸法,界處所攝;一切所知事,四聖諦攝。
 以五蘊為例,緣色蘊以外,並沒有其他的色法,還要再來思惟觀察,除了受想行識四蘊以外,沒有另外的受想行識蘊。一切有為法,因緣所生法,不離五蘊,這五種包含一切有為法。一切諸法,或是種子,或是現行法,將所有的法作一個分析,不超過十八界十二處的範圍,當思惟十八界十二處時,就是思惟一切諸法的盡所有性。一切所知事,包括前面所說的不淨所緣,乃至四聖諦,這些種種所認知的有為、無為法事,不離四聖諦,苦集滅道,修四聖諦就是修一切所知事的盡所有性。
亥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盡所有性。
 如上所說能含攝有為、無為、種子、現行等一切諸法的所知事,稱為盡所有性。
《披》一切諸法界處所攝者:若有為,若無為,若種子,若現行,是名一切諸法應知。
 一切諸法包括有為法與無為法, 或是種子,或是現行法, 是名一切諸法應當了知。
 以上所說是修止觀裡面事邊際性的盡所有性。
戌二、如所有性2 亥一、徵
 第二科如所有性,修觀行者還要修如所有性,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如所有性?
 什麼稱為如所有性?「如」是不改變的意思。玅境長老要往生前,勸大家要到諸法如那裡去,希望弟子們常常思惟諸法的共相,一切法是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是無常苦空無我的,這是如所有性,不會改變的,從過去到現在及未來都是這樣。
亥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若所緣是真實性、是真如性,由四道理,具道理性。謂觀待道理、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
 若是思惟所緣的真實性,是無常苦空無我的,是真實不改變的體性,由四種道理,具有道理的體性。以五蘊為例,觀待諸因諸緣而有五蘊,這是觀待道理,依種種的因緣而有五蘊。作用道理,五蘊各有各的作用,色以質礙為性,受以領納為性,想以取相為性,行以造作為性,識以了別為性,各有各的作用。證成道理,不論用現量,比量,或是至教量(聖教量),來觀察都是這樣,五蘊色受想行識,都是無常苦空無我的,而且色確實是以質礙為性,受以領納為性,想以取相為性,行以造作為性,識以了別為性,都是可以證明成就這些道理是真實不虛的。法爾道理,五蘊為什麼這樣,不用再想,這是佛開示的,本來如是,這是法爾道理。用這四種道理來觀察五蘊無常苦空無我的體性,乃至五蘊的自性,都是不可改變的,這是如所有性。
酉三、總結
 第三科總結,總結為事邊際性。
如是若所緣境盡所有性、如所有性,總說為一事邊際性。
 如是就所緣境的範圍與內容,由自相的盡所有性到共相的如所有性,總說為一種名事邊際性。
 關於盡所有性與如所有性於諸論中有不同解釋:
 一、此處說盡所有性是色蘊外更無餘色,受等四蘊外更無餘受等。如所有性是真如性及觀待等四道理性。
 二、〈本地分‧菩薩地〉卷36說:「云何真實義?謂略有二種:一者依如所有性,諸法真實性、二者依盡所有性,諸法一切性。如是諸法真實性、一切性,應知總名真實義」。
 三、〈決擇‧修所成慧地〉卷67說:「云何事邊際修?謂於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麁、細、下劣、勝妙、近、遠等法作意思惟,或於真如作意思惟。如是或盡所有性故、或如所有性故,諸所有修名事邊際修。」可知所知事(如五蘊)的三世內外麁細等十一門名盡所有性,所知事(如五蘊)的無常、苦、空、無我性或我、法二空真如,名如所有性。
 四、〈決擇‧菩薩地〉卷77:盡所有性者,謂諸雜染清淨法中所有一切品別邊際,是名此中盡所有性。如五數蘊、六數內處、六數外處,如是一切。如所有性者,謂即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復七種。一者流轉真如,謂一切行無先後性。二者相真如,謂一切法補特伽羅無我性及法無我性。三者了別真如,謂一切行唯是識性。四者安立真如,謂我所說諸苦聖諦。五者邪行真如,謂我所說諸集聖諦。六者清淨真如,謂我所說諸滅聖諦。七者正行真如,謂我所說諸道聖諦。」由此可知染淨諸法中所有一切品類差別邊際,名盡所有性。如所有性包括流轉真如、二空真如、一切行唯是識性的了別真如及四諦如。(流轉、相、了別、安立、邪行、清淨、正行真如)
 五、依〈攝事分〉卷85說:「云何由二種相觀察一切雜染清淨?一者由如所有性故、二者由盡所有性故。如所有性者謂於諸行中若愛味、若過患、若出離。盡所有性者謂於諸行中盡所有愛味、盡所有過患、盡所有出離。」
 六、依〈攝事分〉卷93說:「云何盡所有性?謂無明等諸緣生行一切種相。云何如所有性?謂無明等諸緣生法,漸次相稱因果體性,及有此因未斷故,有彼果未斷。此未斷因生故,彼未斷果生,如是名為如所有性。」
 七、《顯揚聖教論》卷5〈2 攝淨義品〉:「盡所知義者,謂於雜染清淨法中,窮一切種差別邊際是名盡所知義。如五數蘊、六數內處如是等。如所知義者,即於雜染清淨法中真如實性是名如所知義。此復七種謂流轉真如乃至正行真如。
 八、《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1〈2 法品〉:「盡所有性者,謂蘊界處。為顯所知諸法體事唯有爾所分量邊際,是故建立蘊界處三。如所有性者,謂四聖諦十六行真如;一切行無常、一切行苦、一切法無我、涅槃寂靜;空、無願、無相。由如是等義差別門了所知境故,名如所有性。或以「諦」門了所知境,謂即前所說諸蘊界處,隨其所應了知是苦乃至是道;或以「行」門了所知境,謂一一諦各由四行及一切法無有差別皆真如行;或以諸法嗢柁南門了所知境,謂諸行無常乃至涅槃寂靜;或以解脫門了所知境,謂空無願無相如是等」。
 如是諸處隨所觀義而有不同說法。若依或是唯染分自相望如〈攝事分〉卷93所說,或有為無為相望如〈決擇‧聲聞地〉卷67,如是等不定,因此諸論所說不同。
 又〈決擇‧聞所成慧地〉卷64說:「由五種相,當知建立毘鉢舍那。一、盡所有性毘鉢舍那、二、如所有性毘鉢舍那、三、有相毘鉢舍那、四、思求毘鉢舍那、五、觀察毘鉢舍那。」可知諸法的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是毘鉢舍那有分別影像所攝。而於〈決擇‧菩薩地〉卷77:佛告訴彌勒菩薩:善男子。一是奢摩他所緣境事,謂無分別影像,一是毘鉢舍那所緣境事,謂有分別影像。二是俱所緣境事,謂事邊際、所作成辦。」可知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是毘鉢舍那及奢摩他所緣。無論是修止或修觀的對境,都有盡所有性、如所有性、都可緣世俗諦、勝義諦二諦。
 因緣所生法的事,最大的邊際就是這麼多了。於淨行所緣、善巧所緣、與淨惑所緣,不論修哪一種所緣境,不離開遍滿所緣境的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所作成辦四種方法。
未三、所作成辦3 申一、徵
 第三科所作成辦,修習奢摩他安止、毘缽舍那勝觀,所得的果報,得到止觀的功德稱為所作成辦,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所作成辦?
 什麼是作所作成辦?
申二、釋2 酉一、出所作事2 戌一、依止清淨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岀所作事,說明所作的事,又分二科;第一科依止清淨,身心都是自己的依止,約大乘的說法,真正的依止是阿賴耶識,因為一切法都是阿賴耶識所變現的,修行成功了,果報會改變,身心會有所改變,這是依止清淨。
謂修觀行者,於奢摩他、毗鉢舍那,若修、若習、若多修習為因緣故,諸緣影像所有作意皆得圓滿。
 修止觀的人,這裡特別指聲聞的行者,對於奢摩他的止、毗鉢舍那的觀,若修,第一次修,《披尋記》說是了相作意,剛開始修;若習,是勝解作意,一次又一次的練習,這時所緣相勝解了,開始能正式的修習止觀;若多修習,勝解作意以後,能夠持續往上修,漸次成就遠離作意、攝樂作意、觀察作意、加行究竟作意,乃至加行究竟果作意,這是多修習。以此若修、若習、若多修習為因緣故,諸多止觀所緣的影像圓滿成就,超過影像,即於所知事,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若是聖者即證阿羅漢果有出世間無分別現量智見生,有無漏的四禪八定,若約凡位於禪定所得無分別現量智見生,只是世間現量,此處是指阿羅漢證得的出世間無分別現量智見;止觀的作意,包括勝解作意及真實作意,也都圓滿成就。
《披》於奢摩他毗鉢舍那若修若習等者:攝異門分說:若修者,謂由了相作意故。若習者,謂由勝解作意故。多修習者,謂由餘作意故。又若修者,謂於所知事而發趣故。若習者,謂無間、殷重修加行故。多修習者,謂於長時熟修習故。(陵本八十三卷二十頁6338)此說修相,義應準知。
 〈攝異門分〉說:若修,是指剛開始修行,由了相作意所修。了相作意,開始修止觀時必須明白所緣相的作意,此時還有聞思間雜。若習,是由勝解作意,此時於所緣相能夠很穩定的現前,對所緣相已很熟悉,已有勝解,有勝解作意才能正式修行,進入修慧的階段。多修習者,是由其餘的作意,一次又一次的修習,由勝解的力量使令行者以遠離作意遠離粗品的煩惱,乃至攝樂作意斷了中品煩惱,斷了中品以後,還要用觀察作意來觀察內心煩惱的現象,觀察以後,斷除最微細的下品煩惱,成就加行究竟作意,直到下品煩惱無間斷除,證解脫道時,是加行究竟果作意,由此成就七種作意。
 再進一步說明,又若修者,是對於前五識所認知的所知事,第六識以此為所緣境發心趣向修習止觀。若習,是指沒有間斷的、殷切慎重周備的修習止觀,加功用行。多修習,是長時間的,很嫻熟的修習觀行。這裡所說的修相,可以準照〈攝異門分〉卷83,2507頁那裡所說。
此圓滿故,便得轉依,一切麤重悉皆息滅。
 諸緣影像、作意,包括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勝解作意及真實作意,由修止觀成就,這些都圓滿了,身心的果報,都會有所轉變,影響身心粗重的煩惱種子都會止息消滅,這些煩惱不再來干擾了。
 轉依,轉變所依。若約聲聞乘道理而說所依是指身心的果報,若約大乘道理而說所依是指阿賴耶識。由於阿賴耶識攝持一切能生萬法的種子,待緣而起現行,化為現實之存在,所以轉依是指轉捨阿賴耶識中煩惱種子(粗重),而使生命體有所改變。
 據《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說有六種轉依:
 一、損力益能轉,即資糧、加行二位之轉依。此二位修習勝解而有慚愧心,故減損本識中染種子之力而增益淨種子之勢力,雖未斷滅煩惱障與所知障之種子,未證轉依,然以漸伏現行,故亦稱為轉。
 二、通達轉,即通達位之轉依。以見道無分別智斷分別起二障之粗重,證得一分真實之轉依。
 三、修習轉,即修道位之轉依。由數度修習十地之無分別智,漸斷俱生起二障之粗重,次第證得真實之轉依。
 四、果圓滿轉,略稱圓滿轉,乃究竟位之轉依。成就三大阿僧祇劫之難行,金剛喻定現前時,於無間道斷一切粗重,永除惑障,於解脫道證得菩提、涅槃,為成就佛果圓滿之轉依。
 五、下劣轉,即二乘位之轉依。二乘以自利之念厭苦欣寂,唯能通達生空真如,已斷煩惱障之種子而未斷所知障種子,僅得生空之理智。
 六、廣大轉,乃大乘位之轉依。為利他之故,趣大菩提,不厭欣生死涅槃,通達二空真如之理,斷除一切二障之種子,頓證大菩提、大涅槃。
 此處所說所作成辦的轉依,應屬於二乘位之下劣轉依。
《披》此圓滿故便得轉依等者:此謂定地。轉捨身心麤重,轉得身心輕安,名得轉依。
 此是指定地。定地圓滿,轉變棄捨影響身心粗重的煩惱種子,轉得身心輕安,名得轉依。修成功時,棄捨影響身心粗重的煩惱會止息消滅,身心無堪能性、剛強不調柔的麤重相會改變。此處所說的定應指無漏定,才能說為所作成辦。
戌二、所緣清淨
 第二科所緣清淨,成就聖道時,所緣境就清淨了。
得轉依故,超過影像,即於所知事,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
 因為成就轉依,轉變身心,成就定了,於止觀雙運時,能夠超過第六意識的影像相,即於所知事,有出世間無分別現量智見生。這時無分別智現前,現量是現前觀察,現前體驗到所知事的真實義。《攝大乘論》說到,無分別智現前時,根塵識都不會現出來,六根六塵六識不現,能所皆不現,語言也不現,器世間也不現,成就無分別的現量智見,這時智慧與見解都成就了。
 印順法師解釋,「智」是正見相應的智,「見」是現量相應的見,不是眼見,是第六意識體驗到諸法空相,寂滅相。成就無分別智時,可體驗到真如,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不生,般若生,這句話不是口頭的概念,是真實體驗到的。
 智、見,都是以慧心所為體,依作用不同而安立不同名稱。關於智、見的差別如下:
 一、〈決擇‧菩薩地〉卷77說:若緣總法修奢摩他毘缽舍那所有妙慧,是名為智。若緣別法修奢摩他毘缽舍那所有妙慧,是名為見。
 二、〈攝事分〉卷86列出九項差別:
 1. 若照過去、及以未來、非現見境,此慧名智。照現在境,此慧名見。
 2. 所取為緣,此慧名智。能取為緣,此慧名見。
 3. 聞思所成,此慧名智。修所成者,此慧名見。
 4. 能斷煩惱,此慧名見。煩惱斷已,能證解脫;此慧名智。
 5. 緣自相境,此慧名智。緣共相境,此慧名見。
 6. 由假施設,遍於彼彼內外行中,或立為我,或立有情、天、龍、藥叉、健達縛、阿素洛、揭路茶、緊捺洛、牟呼洛伽等,或立軍林、及舍山等。以如是等世俗理行、緣所知境,此慧名智。若能取於自相共相,此慧名見。
 7. 尋求諸法,此慧名智。既尋求已,伺察諸法,此慧名見。
 8. 緣無分別影像為境,此慧名智。緣有分別影像為境,此慧名見。
 9. 有色爾焰(所知)影像為緣,此慧名見。無色爾焰影像為緣,此慧名智。
 《瑜伽論記》卷6說:此中意即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皆未證真如,皆有影像。入見道位名事邊際通達盡所有性、如所有性,此處至無學所作成辨得轉依,證圓滿無漏的聖道,超過有分別及無分別影像,證無漏心無影像也。
《披》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者:此說心入根本定已,得無加行無功用任運轉道,如實知見一切所知,名無分別現量智見。當知此說意受現量,唯世間攝。
 這裡是說心成就了根本定,得到無加行無功用任運轉道,這時候的心不必特別的加功用行,任運、自然的能夠如實知見一切所知的境界,如實知見一切所知的境界,名為無分別的現量智見。這裡說的意受現量,唯是世間道攝的。世間道如果得到根本定,也是無分別的現量智見生,但還是有影像,好像是真實的,但是又是無分別的,它還是世間攝,還沒有成就聖道,這是意受現量。但依《瑜伽論記》或〈修所成地〉卷20所說真實修果圓滿是指出世間一切種清淨,所以下文所說四禪八定,解釋為無學的無漏八定。
酉二、顯所行境
 第二科顯所行境,顯示說明所作成辦內心所行的境界。
入初靜慮者,得初靜慮時,於初靜慮所行境界;入第二、第三、第四靜慮者,得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時,於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所行境界;入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者,得彼定時,即於彼定所行境界。
 這段文若依《披尋記》解釋是指四禪八定的世間一切種清淨的世間現量;若依古德的解釋是指無學成就的八種無漏定。《瑜伽師地論義演(第1卷-第32卷)》卷11解釋這段文,指出成辦有四種:
 一、作意成辦,所修勝解作意、真實作意圓滿成就。
 二、轉依成辦,身心轉依成辦。
 三、智生成辦,無漏智生成辦。
 四、禪定成辦,成辦由轉依故斷煩惱粗重,證得寂滅,超過影像,諸多所緣影像皆無,於所知事中正智生起,入諸等至,應念現前,理事皆有,名為成辦。
 又若據前文說行者以不淨乃至四聖諦所知事為所緣,修奢摩他、毗缽舍那、事邊際性,於事邊際性時思惟所知事的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這種修法是趣向出世聖道的止觀,不是得世間靜慮的止觀,如是因如是果,而且前文說到於諸所緣、作意成辦、身心轉依、超過影像、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可見是無漏聖道成就。於所知事中正智生起之後,入於初靜慮的聖者,得初靜慮時,於初靜慮所行境界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入第二、第三、第四靜慮者,得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時,於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所行境界,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入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者,生得彼定時,即於彼定所行境界,有無分別現量智見。於這些禪定,能應念現前,成就無漏的四禪八定。如是無學聖者所緣、作意圓滿成辦、轉依成辦、無漏智見成辦、禪定成辦,名所作成辦。
 定有三種:味定、淨定、無漏定。以愛著為主,於定境貪戀繫著,或恃定而起慢等,是味定。能遠離一分煩惱,有漏善心現前,名為淨定。與真如相應的名無漏定。修世間諸禪三昧,多起味著,依於我見,繫屬三界,與外道共。世間的禪定,雖可以離一分煩惱,然不斷見諦所斷的我見,依於我見而修禪定。我見為煩惱的上首,所以於定境生起種種味著,是三界有漏所攝,不得解脫。如沒有離欲界染,起欲界繫的煩惱,即是欲界繫。如得了色界的禪定,欲界煩惱雖不起,然還有色界煩惱,所以名色界繫。得無色界定,即使得了非想非非想定,無色界繫的煩惱,還是不能斷盡。於〈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58說,小隨煩惱中的誑、諂直到初靜慮還會生起,憍通三界。又於〈三摩呬多地〉卷11說到四種靜慮,包括愛上靜慮、見上靜慮、慢上靜慮、疑上靜慮等,可見世間靜慮還是有煩惱相應;而〈修所成地〉卷20說世間一切種清淨,即使得到三摩地自在,伏除靜慮所生愛見慢疑無明等煩惱,由於未斷我見,不應以此為足,不應告知他人,應當進一步修出世間一切種清淨的聖道,使修果圓滿,才是所作已辦。所以唯有修無漏定,才是不共世間的正定。
 至於聖者如何入無漏靜慮等定?方法如〈三摩呬多地〉卷12所說:「云何無漏靜慮等定?謂如有一類行者是隨信行、或隨法行、薄塵行類,彼或先時於四聖諦已入現觀、或復正修現觀方便,彼先所由諸行狀相入初靜慮或所餘定。今於此行此狀此相,不復思惟,然於諸色乃至識法,思惟如病如癰等行,於有為法心生厭惡、怖畏制伏,於甘露界繫念思惟,如是方能入無漏定。」也就是聖者先由入靜慮等定的方法入於四禪四空定,再於八定中,思惟所知事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約聲聞行者而言與我空真如相應時,超過諸緣影像,能緣所緣皆不可得,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這種與無漏智相應的定,名無漏定。在八種定中,最後的非想非非想定,定心過於微細,心力不夠強盛,不能依此定修引發真實慧。若阿羅漢已將三界分別起及俱生起的愛見煩惱斷除,若入非想非非想處定,也必是正定,不會愛著非想非非想處定。故此處說四種靜慮及四空定,是無學的無漏正定,名所作成辦。
申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所作成辦。
 這些名為所作成辦。修習止觀,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乃至事邊際性,觀察思惟所緣境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通達一切法的自相、共相,因為多修習的因緣,止觀修行成就了,成就定了,所有的作意都能圓滿,這時便得身心轉依,一切煩惱種子息滅,成就依止清淨;由得轉依故,止觀雙運時,能夠超過第六意識的影像相,即於所知事,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所緣清淨了,這樣稱為所作成辦。
 修習奢摩他毘缽舍那所得的果名所作成辦。若依〈修所成地〉卷20所說修習止觀所成就的「修果」,包括成就四禪八定的世間一切種清淨(世間淨定),及成就無分別智、證得四種聖道果的出世間一切種清淨。〈決擇‧修所成慧地〉卷67說已證入根本靜慮或諸等至,或世間定或出世定,諸所有修名所作成辦修。包括世間定或出世定都可名為所作成辦。印順導師於《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說:「所作成辦,是修止觀,通達事理而成就的,可攝得世間道果,出世間──聲聞、辟支、佛菩薩道」。
 本論此處未明說所作成辦是無學所證世間及出世間一切種清淨,只是說明要這樣修行止觀,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乃至事邊際性,觀察思惟所緣境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通達一切法的自相、共相,由於多修習的因緣,止觀修行成就了,成就定了,所有的作意都能圓滿,這時便得身心轉依,一切煩惱種子息滅,成就依止清淨;由得轉依故,止觀雙運時,能夠超過第六意識的影像相,即於所知事,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所緣就清淨了,這樣稱為所作成辦。
 又下文引經教證,佛爲長老頡隸伐多解說法,說由修、由習、由多修習為因緣故:
 一、一切麤重悉皆息滅,隨得觸證所依清淨。
 二、於所知事,由現見故,隨得觸證所緣清淨。
 三、由離貪故,隨得觸證心遍清淨。
 四、離無明故,隨得觸證智遍清淨。
 這段文應指無學阿羅漢所成就的世間及出世間一切種清淨,也符合〈修所成地〉卷20所說出世間一切種清淨才是究竟圓滿的修果。
 又〈決擇‧修所成慧地〉卷67說:「云何(已)成辦修?謂或聲聞乘、或獨覺乘、或復大乘,已得一切所有轉依,及得一切諸法自在,此所有修名成辦修。」,意指聖者圓滿所修世間及出世間一切種清淨,名為所作成辦。
 又修所知事的盡所有性及如所有性,唯是出世止觀所緣,不是一般靜慮所緣,因果相屬,因此此處應指無學的無漏八定。
午二、結名遍滿2 未一、初義
 第二科結名遍滿,四種所緣境事,遍行一切,隨入一切所緣境中之結語,分二科;第一科初義,遍滿所緣境事最初的道理解釋,後面還有一種道理,稱後義。
如是四種所緣境事,遍行一切,隨入一切所緣境中,去來今世正等覺者共所宣說,是故說名遍滿所緣。
 如上所說的四種所緣境事:有分別影像所緣境事、無分別影像所緣境事、事邊際性所緣境事、所作成辦所緣境事,遍於一切觀行,隨順入於一切所緣境中,過去、未來、現在諸佛都同樣這樣宣說,因此說名為遍滿所緣。
《披》如是四種所緣境事等者:此說四種所緣境事,謂即有分別影像,乃至所作成辦。如是四種,於所知事次第現前,是名遍行一切。於淨行所緣乃至淨惑所緣,隨應能入,是名隨入一切所緣境中。
 此處說四種所緣境事,是指有分別影像,乃至所作成辦所緣境事。這四種修止觀的方法,於觀察蘊界處等所知事時,依次第現前,是名遍行一切。於修習淨行所緣乃至淨惑所緣時,隨所相應的所緣境能夠趣入,運用方法不離這四種所緣境事,是名隨入一切所緣境中。
未二、後義2 申一、釋
 第二科後義,依後一種的道理解釋,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又此所緣,遍毗鉢舍那品、遍奢摩他品、遍一切事、遍真實事、遍因果相屬事,故名遍滿。
 這四種遍滿所緣境,遍於一切觀行的品類,遍於止行的品類,遍於一切因緣所生法的事,遍於真實的無為法事,遍於因果相屬事,因此名為遍滿。
 遍是遍於,毗鉢舍那品說的是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說的是遍奢摩他品,遍一切事是指盡所有性,遍真實事是如所有性,這二種合起來是事邊際性,第四種遍滿所緣是遍因果相屬事,也就是所作成辦,從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到事邊際性,修完遍一切事的盡所有性,遍真實事的如所有性,於成功時,諸緣影像及作意圓滿,依止清淨、所緣清淨,因為修止觀的因得到這樣止觀的果,稱為所作成辦,這四種合說為遍滿。修止觀不岀這四個原則。
申二、配
 第二科配,配合起來解釋。
謂若說有分別影像,即是此中毗鉢舍那品。若說無分別影像,即是此中奢摩他品。若說事邊際性,即是此中一切事、真實事。若說所作成辦,即是此中因果相屬事。
 再配合起來解釋。遍滿所緣中,如果說有分別影像,就是這裡說的毗鉢舍那品。若說無分別影像,就是這裡說的奢摩他品。若說事邊際性,就是這裡說的一切事或是真實事,一切法的盡所有性名一切事,一切法的如所有性名真實事。這樣繼續修,影像、作意圓滿,所緣得清淨,身心得轉依,如是因得如是果,就是這裡所說的所作成辦,這是因果相屬事。
 本論裡面最重要的說到這四種所緣境,印順法師在分析止觀時,特別提到唯識學所說四種所緣境是非常重要的。
巳二、引教2 午一、證2 未一、契經2 申一、指說
 第二科引教,引聖教解釋遍滿所緣境事,分二科;第一科證,以聖教來證明遍滿所緣境事,又分二科;第一科契經,契機契理稱作契,佛開示的這些言教,將它貫串起來稱作契經,引契經所說,又分二科;第一科指說,指出來契經所說。
如佛世尊曾為長老頡隸伐多說如是義。
 如佛在經典裡面曾經為長老頡隸伐多說這樣的一個道理。頡隸伐多稱「遇時」。在佛出世時出生,在印順法師的「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師與論書之研究」一書中有介紹這位比丘,他好樂禪定,裡面有很多與佛的對話,都是與修定有關係,所以佛曾經在經論裡面提到頡隸伐多,為這位長老說出以下的道理。
申二、顯義2 酉一、頡隸伐多問
 第二科顯義,說明在問答當中顯示的道理,分二科;第一科頡隸伐多問,世尊與大德頡隸伐多的問答。
曾聞長老頡隸伐多問世尊言:大德!諸有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能於所緣安住其心。為何於緣安住其心?云何於緣安住其心?齊何名為心善安住?
 曾經聽過長老頡隸伐多請問佛陀說:大德!有諸多比丘精進勤修習三乘觀行,這位瑜伽師,能夠在所緣境上安住其心。為什麼能夠在所緣境上安住他的心?如何在所緣境上安住自己的內心?到什麼境界,何等的程度,才可以說修觀行的瑜伽師(禪師),心能夠安住在所緣境?提出這幾個問題。
《披》諸有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者:修瑜伽師略有三種。一、於作意初修業者,是名初修業瑜伽師。此中作意,謂了相作意。二、除了相作意,於餘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善修習,是名已習行瑜伽師。三、已超過加行方便所修作意,安住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是名已度作意瑜伽師。如下自說。(陵本二十八卷十三頁2371)此說修瑜伽師隨應當知。
 修三乘觀行的瑜伽師,要略歸納有三種:
 一、於作意初修業者,學習作意的初修業者是名初修業瑜伽師。約七作意來說,所指的是了相作意,還有聞思的間雜,於所緣不是很勝解,如說修數息,對息的相貌還不是很了解,這是初修業瑜伽師。若是參加了幾個禪七下來,問他什麼是起落相,也不清楚,這表示行者還在了相作意,還要警策自己透過聞思及各種方法來明白此所緣相,這是學習作意初修業瑜伽師的相貌。
 二、除了了相作意,其餘的勝解作意、遠離作意、攝樂作意、觀察作意,乃至加行究竟作意五種作意中已經善巧的修習,止觀很熟練了,稱為已習行瑜伽師。
 三、已超過加行方便所修作意,安住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是名已度作意瑜伽師。已經超過加行方便所修的作意,修果已經成就。約世間道而言,於證得初靜慮乃至四空定等,稱為加行究竟果作意。約出世間聖道來說,證果時,稱為加行究竟果作意。這類成就世間靜慮或出世道果的瑜伽師,稱為已度作意瑜伽師。
 如〈聲聞地〉卷28,955頁所說的修瑜伽師,隨順所相應的,應該要了解行者到底是屬於哪一種瑜伽師。
酉二、佛告2 戌一、讚問許說
 第二科佛告,佛開示長老頡隸伐多,分二科;第一科讚問許說,讚歎他的問題,同意爲他的開示。
佛告長老頡隸伐多:善哉!善哉!汝今善能問如是義。汝今諦聽,極善思惟,吾當為汝宣說開示。
 佛告訴長老頡隸伐多:太好了!太好了!你真有智慧,能夠善巧請問這樣的道理,不只利益自己,也利益其他的眾生。你現在要認真仔細的聽,而且要非常善巧的思惟,我將要為你宣說開示以下關於修止觀的道理。
戌二、正廣開示2 亥一、答所問2 天一、標
 第二科正廣開示,正式詳細的開示頡隸伐多的問題,分二科;第一科答所問,回答頡隸伐多的問題,又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
頡隸伐多!諸有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能於所緣安住其心。或樂淨行、或樂善巧、或樂令心解脫諸漏,於相稱緣安住其心,於相似緣安住其心,於緣無倒安住其心,能於其中不捨靜慮。
 頡隸伐多!若有苾芻勤修觀行稱為瑜伽師,這類瑜伽師能在自己選擇的所緣境上安住內心。所緣境有很多種,有人好樂不淨觀、慈愍觀、緣性緣起觀、界差別觀,還有阿那波那念這五種淨行所緣;也有人好樂斷除對法的愚痴,而修蘊、界、處、緣起、處非處五種善巧;或有一類的人,好樂修習使心裡解脫種種煩惱的淨惑所緣。
 於相稱緣安住其心,所緣境與想斷的煩惱很相稱,確實能斷煩惱,名相稱緣。例如若是貪煩惱比較重,選不淨觀來修,不淨觀對這類行者來說是相稱緣,由此能斷貪欲,剛好配合行者要斷除貪欲的動機。如果是很散亂的,想要斷除自己的散亂心,應選數息觀,由此能斷散亂,數息觀對此類行者來說是相稱緣。行者修止觀時自己應當觀察,哪一種煩惱比較重,再來選擇所緣境,於相稱合自己的需求能對治煩惱的所緣境上,安住其心。
 於相似緣安住其心,選好所緣境,相稱緣以後,要將所知事的同分影像現前。
 於緣無倒安住其心,所現的所知事同分影像必須無顛倒錯誤,如修不淨觀應該要作意現岀不淨的相貌,若現岀淨妙相,就是顛倒了;修息,不要現岀其他的相貌,如現岀地水火風四大的相貌,這樣就錯了。對所緣境相必須沒有顛倒,沒有錯誤的安住其心。
 能於其中不捨靜慮,不論選的是何種所緣境,禪師都能在這當中勤修止舉捨三相令心寂靜不棄捨靜慮。
《披》或樂令心解脫諸漏者:世間離欲、出世離欲皆此所攝應知。
 世間道的觀下苦麤障,欣上靜妙離,這種世間禪定的方法是世間離欲,也可以稱為解脫。岀世間道是究竟將諸漏的種子也斷除了,稱為出世離欲。例如觀四聖諦的道理,或十二緣起的道理,這都是解脫諸漏。樂令心解脫諸漏,是說有些禪師喜歡淨惑所緣,包括世間道離欲與岀世間道離欲二種。
天二、釋4 地一、於相稱緣安住其心3 玄一、徵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於相稱緣安住其心,說明於相稱緣安住其心,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什麼是勤修觀行的比丘,這一類禪師能夠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玄二、釋3 黃一、為修淨行2 宇一、貪行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爲修淨行,為清淨心行修淨行所緣,又分二科;第一科貪行,貪行者應以能對治的不淨所緣安住其心。
謂彼苾芻若唯有貪行,應於不淨緣安住於心,如是名為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若是有一類比丘,包括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唯有貪欲比較重,應該要修相稱合能對治的不淨所緣,可以制伏內心的貪行,如是名為於相稱緣安住其心。這是第一種,貪行的比丘應以不淨所緣安住其心。
宇二、瞋等行
 第二科瞋等行,瞋煩惱比較重的行者。
若唯有瞋行,應於慈愍安住其心;若唯有癡行,應於緣性緣起安住其心;若唯有慢行,應於界差別安住其心;若唯有尋思行,應於阿那波那念安住其心。如是名為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若是內心裡面唯有瞋的煩惱較重,其他的還好,應該修慈愍所緣安住其心;若是唯有愚癡,應該修緣性緣起所緣安住其心,觀察一切法是由緣而起,可以斷除自己種種的自性執,斷除自己的愚癡;若是唯有慢心較強,應該修界差別所緣安住其心,將五蘊分成地水火風空識六類,色身是由地水火風空造成的,心法是識,有情不外是色心二法,根本沒有我,無我,無我所;若唯有尋思行較重,心太散亂,應該修阿那波那念所緣的持息念,止息自己的散亂心。如是所選的所緣境相稱於想要對治的煩惱,名為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這是常說的五停心觀。在大乘裡面還有一種,多障眾生念佛觀,障礙太多的有情,必須要先念佛。禪宗裡面也說,先念佛靜心,再來參話頭,這是另一種觀法。
黃二、為得善巧4 宇一、蘊善巧
 第二科爲得善巧,為了成就善巧的智慧修善巧所緣,分四科;第一科蘊善巧,若愚諸行自相及愚我的比丘應以蘊善巧為所緣。
頡隸伐多!又彼苾芻若愚諸行自相,愚我、有情、命者、生者、能養育者、補特伽羅事,應於蘊善巧安住其心。
 佛告訴頡隸伐多!若是比丘對色受想行識有為法的自相有愚癡,如色以質礙為相,受以領納為相,想以取相為相,行以造作為相,識以了別為相,對這些事都不明白,名為愚諸行自相。若是比丘又有共相的愚癡,五蘊沒有我,卻執著有我;或執著五蘊是有情識的眾生;或命者,色心和合時壽命存在;或有受生的人;能夠養育的人;或執著在五蘊裡面,有有情事,這類比丘應該以蘊善巧安住其心,觀察五蘊的自相與苦、空、無常、無我無我所的共相而安住其心。
《披》若愚諸行自相等者:諸行自相及有情事唯五取蘊。於此取蘊,或執為我,或復執我有種種相,迷之不了,是故名愚。
 諸行的自相及有情事唯是五取蘊。對於此五取蘊,或執著為我,或又執著我有種種的相貌,迷惑於其中而不明了,因此名為愚。
 諸行是指一切有為法。自相是指自法不共於他法的體相或特相。有情事,是指有情識分別的眾生。諸行與有情事自相不超過五取蘊的色受想行識。取是說明諸蘊是由煩惱來的,由愛取,對色受想行識有愛,有自體愛、有境界愛,取著自體愛與境界愛而造業招感得到色受想行識五取蘊的果報。於此取蘊,比丘執著五取蘊是我,或執著即蘊有我,離蘊有我,或執著我有種種的相貌,如我是命者、生者、能養育者、補特伽羅等種種的相貌,於此諸相迷惑不明白,稱為愚。
 〈聲聞地〉卷27說:蘊有五種,包括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云何色蘊?謂諸所有色,一切皆是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此復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劣、若勝、若遠、若近,總名色蘊,乃至眼識耳鼻舌身意識總名識蘊。若善了知如所說蘊種種差別性、非一眾多性,除此法外更無所得、無所分別,是名略說蘊善巧義。
宇二、界善巧
 第二科界善巧,若愚諸行(五取蘊)的因應以界善巧為所緣。
若愚其因,應於界善巧安住其心。
 若是對五取蘊果報的來源,苦的原因不明白,應該於界善巧安住內心。界是因的意思,有情會有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是有原因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各有各的種子,稱為十八界。若是比丘不明白因從哪裡來,應該修界善巧來安住內心,能夠知道如是因如是果,而不再執著五蘊是無因而有,或來自不平等因。
 本論卷27說:界有十八種,包括眼界、色界、眼識界;耳界、聲界、耳識界;鼻界、香界、鼻識界;舌界、味界、舌識界;身界、觸界、身識界;意界、法界、意識界,是名為界。若於彼十八種法,從別別界、別別種子、別別種性,生起出現,如實了知忍可審察,名界善巧。如實了知十八種法從別別界、別別而轉,即於因緣而得善巧。是故說此名界善巧。
《披》若愚其因者:謂執不平等因、或無因故。
 若是愚其因:是指執著不平等因、或無因而有五取蘊。
 如有一類有情執著人是上帝或梵天所造的,而上帝或梵天是自然而有的,這是不平等因。若說一切眾生都是由緣而有的,這才是平等因;若說有一類眾生是由緣而有,有一類不是,就是不平等因了。或認為人是從石頭蹦岀來的,是沒有原因就有這人出現,這是無因論。事實上無因無緣,不會有這人岀現。執著不平等因或無因而有五取蘊是愚癡,這類行者應該要選擇界善巧所緣,安住在界善巧所緣上對治愚癡。
宇三、處善巧
 第三科處善巧,若是愚於生起五取蘊的眾緣應以處善巧為所緣。
若愚其緣,應於處善巧安住其心。
 若是對生起諸法的眾緣有愚癡,執著有觸對境界的人,或受果報的人,不知由根塵識和合而有觸,並沒有一個真實的觸者存在,緣觸有受,並沒有一個真實的受者存在。諸法生起必待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而有,一切都是根塵識和合產生的現象,對由緣而起的五取蘊有所愚癡,應該選擇處善巧來安住其心。如下文卷27說:眼(根)為增上緣,色為所緣緣,等無間滅意為等無間緣,生起眼識及相應法。耳為增上緣,聲為所緣緣,等無間滅意為等無間緣,生起耳識及相應法。如是乃至意為等無間緣,此生作意為增上緣,法為所緣緣,生起意識及相應法。如是六識身及相應法、皆由三緣而得流轉。包括增上緣、所緣緣、等無間緣。若於如是諸內外處緣得善巧,名處善巧。
 諸法生起除本身種子為因緣外,還要有增上緣、等無間緣、所緣緣三緣才能現行,現行的諸法並沒有常、一、有主宰性的我存在,所以沒有真實的觸者或真實的受者存在。
《披》若愚其緣者:謂執實有觸者及受者故。
 若是愚於諸法生起的眾緣,是指執著實有觸對境界的人,或受果報的人。若有這種愚癡,應該修處善巧,了知觸對境界,是根塵識三法和合生觸,接觸到好的事,或不好的事,這是種種的緣和合而成的,並沒有真實的觸者存在。緣觸有受,受也是無常的,也是眾緣生起的,並沒有一個真實的受者存在。
宇四、緣起及處非處善巧
 第四科緣起及處非處善巧,若比丘愚於無常、苦、空、無我,應以緣起及處非處善巧為所緣。
若愚無常、苦、空、無我,應於緣起、處非處善巧安住其心。
 若比丘對緣起諸行不明白無常、苦、空、無我的道理,應該修習緣起善巧及處非處善巧安住其心。從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的緣起法,及緣起法是合理或不合理的觀察中,悟入諸行無常、苦、空、無我的道理,令心安住其中。
《披》若愚無常苦空無我者:謂起常等四顛倒故。
 若對緣起諸行生起常樂我淨四種顛倒,認為生命體是常住不變的、是快樂的、是有我的、是清淨的,有這種錯誤的想法,有常樂我淨的愚癡時,應該修十二緣起觀及處非處善巧。修十二緣起觀,由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由緣而起的惑業苦輪轉,並沒有一個我,知道生命體是無常、苦、空、無我的。修處非處善巧,了知作善業會得到樂果,造惡因會得到苦果,因果相隨順,這是合道理的處。由有無明而造業,若造福業會在人天受報,非福業則會到三惡道去受報,這樣說是合道理的,名處,不這樣說是不合道理的名非處。處非處是不離緣起而說的,正確的緣起觀稱為處,不合道理的緣起觀稱為非處,應該修緣起及處非處這二種善巧來安住其心,就不會執著生命體是常樂我淨而生起四種顛倒。
 本論卷27說:「云何緣起?云何緣起善巧?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乃至招集如是純大苦蘊,是名緣起。若復了知唯有諸法滋潤諸法,唯有諸法等潤諸法,唯有諸行引發諸行;而彼諸行因所生故、緣所生故,本無而有,有已散滅,體是「無常」。是無常故,即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悴悲嘆憂苦惱法;是生法故乃至是惱法故,則名為「苦」。「由是苦故不得自在、其力羸劣,由是因緣「定無有我」。若於如是緣生法中,由如是等種種行相善巧,了達或無常智、或苦智、或無我智,是名緣起善巧。又處非處善巧,當知即是緣起善巧差別。此中差別者,謂由處非處善巧故,能正了知非不平等因果道理,則善不善法有果異熟,若諸善法能感可愛果異熟法,諸不善法能感非愛果異熟法。若能如是如實了知,名處非處善巧。」。
黃三、為令解脫2 宇一、世間
 第三科爲令解脫,爲令解脫煩惱應以世間道的六行觀及出世間道的四諦觀為所緣,分二科;第一科世間,說明世間道的六行觀。
若樂離欲界欲,應於諸欲麤性、諸色靜性安住其心;若樂離色界欲,應於諸色麤性、無色靜性安住其心。
 若好樂遠離欲界的貪欲,應該要觀察欲界諸欲是很粗糙的,有很多的苦惱過患,有很多的障礙,色界諸色是指色界定,色界的初禪二禪三禪四禪,是寂靜的、微妙的、遠離障礙的,是喜受、樂受或者捨受相應,要觀察色界的清淨微妙安樂的境界,依這樣的觀察安住其心,用厭離下界、欣樂上界的方法可以成就色界定,這是一種。
 第二種,若好樂遠離色界欲,覺得色身還是一個牢籠,有此身體還是障礙,雖然它這麼輕巧,成就禪定以後,雖然色身是輕巧的,地水火風已經沒有那麼粗重,畢竟還是障礙,應該觀察色界色還是很粗重的,是壞苦、有障礙,如果只有受想行識這一念心,不用活在色身的牢籠裡,像鳥可以飛岀牢籠,自由自在。這樣觀時會厭離色界色,欣樂無色界的境界,以欣厭的心情來成就無色界定,可以解脫色界的煩惱。這是約世間道來說。
宇二、出世間
 第二科岀世間,岀世間的四諦觀,能斷除煩惱的種子。
若樂通達及樂解脫遍一切處薩迦耶事,應於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安住其心。
 若行者內心好樂通達及解脫三界一切處的薩迦耶見(我見)事,希望能通達無我,應該修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四聖諦安住其心;依出世間道的四聖諦為所緣,遍知三界的果報都是苦,將集聚苦的因:煩惱及業斷除,證得苦集的寂滅,善修能證滅諦的出世間道。
《披》若樂通達等者:意地中說:若於一處有染欲,即說於一切處有染欲。若於一處得離欲,即說於一切處得離欲。(陵本二卷二頁111)是即遍一切處薩迦耶事。欲證現觀,名樂通達。欲永出離,名樂解脫。
 〈意地〉中說:若有情於三界九地,任一處所有染欲,就說在三界一切處都有染欲。若於一處得離欲,就說在一切處得離欲。如〈意地〉卷2,54頁所說。染欲這就是此處所說遍一切處的我見事,由於所斷除的是我見事的煩惱種子,故說在一切處得離欲。想要成就無分別智,證得現觀,現量觀察諸法實相,名樂通達。想要出離諸欲成就聖道,名樂解脫。樂通達是約證四諦現觀得聖道果而說,樂解脫是希望永遠岀離三界的愛見煩惱得羅漢果而說。若樂通達及樂解脫遍一切處薩迦耶事的比丘,應該選擇苦集滅道四聖諦為所緣境。
玄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相稱緣安住其心。
 如上所說比丘為清淨心行而修淨行所緣安住其心,為得諸行善巧而修善巧所緣安住其心,為得解脫而修世間道的欣厭觀(六行觀)及出世間道的四聖諦觀安住其心,是名比丘勤修觀行;這類勤修觀行的瑜伽師,能於相稱緣安住其心。這是回答前面說的「為何於緣安住其心?」
地二、於相似緣安住其心3 玄一、徵
 第二科於相似緣安住其心,說明於相似緣安住其心,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頡隸伐多!云何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相似緣安住其心?
 佛告訴頡隸伐多比丘!什麼是比丘勤修觀行,這類瑜伽師,能於相似緣安住其心?
玄二、釋2 黃一、由勝解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勝解,由見聞覺知增上力而起勝解。
謂彼苾芻,於彼彼所知事,為欲揀擇、極揀擇、遍尋思、遍伺察故,於先所見、所聞、所覺、所知事,由見聞覺知增上力故,以三摩呬多地作意,思惟分別而起勝解。彼雖於其本所知事不能和合現前觀察,然與本事相似而生,於彼所緣有彼相似唯智、唯見、唯正憶念。
 若是比丘,於不淨乃至四諦等各種所知事,為了要揀擇所知事的盡所有性、極揀擇所知事的如所有性、周遍尋思所知事作粗略的觀察、周遍伺察所知事作微細的觀察,要修毗缽舍那觀的緣故,於修定前依眼所見、耳所聞、第六意識所覺察分別的、鼻所嗅、舌所嚐、身所觸的所知事,由見聞覺知的強大增上力,以定地的作意,最低以未到地定乃至根本定為依止,來思惟分別所緣的所知事,或是不淨,或是四諦等,對所緣相有強而有力的認識生起勝解,在心中現出所知事同分影像。此時比丘雖然於其入定前散心依六根所見乃至所知的本所知事不能和合現前觀察,也就是說現在「三摩地」是定,得了定以後,定心所緣境與以前見聞覺知所知事這是不一樣的,雖然對於在散亂心的時候見聞覺知所知道的事,不能和合現前觀察;然而在禪定裏面定心所緣的境界,與先前散亂心眼耳等 見聞覺知的境界是「相似」的。在定中修慧的所緣境, 是智所覺,見所照,無分影像名智,有分別影像名見,「唯正憶念」,所緣境是「念心所」顯現出來的。行者定中以「念心所」現出所緣境,以見推求,以慧決斷,如是能了知身是不淨,或五蘊是苦、是無常、是無我等。
《披》然與本事相似而生等者:此中說二相似,義有差別。一、謂影像與彼本事相似,二、謂能緣唯智、唯見、唯正憶念與彼所緣影像相似。
 此處文中所說的二種相似,在義理上有差別。
 一、是約所緣相來說,指第六意識現前定中所現的影像與比丘入定前依前六識所緣本質境的所知事相似,
 二、約能緣心而說,有所緣的相就有能緣的心,能緣的心是智慧及正見。唯智,智的作用是以斷疑為業,沒有懷疑了,智慧了知確實這是所知事同分影像;唯見,見是推察思惟,由正見於所知事作正確的推察思惟;唯正憶念,正確的憶念,正確的憶念所緣,念心所相續現行,能緣的心與所緣境是相合的,是與彼所緣影像相似,這是勝解的力量所致。
 此處詳細的說明,分成所緣的相及能緣的心,所緣能緣是相似的,相似於種種的本所知事。
黃二、由止觀
 第二科由止觀,令心寂靜的修觀止觀。
又彼苾芻,於時時間令心寂靜,於時時間依增上慧法毗鉢舍那勤修觀行。
 又這類比丘,於時時間用九心住的方法使內心寂靜,於時時間依增上慧的方法精勤修習觀行。
 增上有二義,一是所趣義,一是最勝義。對於解脫這件事情,智慧是最有力量的,稱為增上,所趣義是說這樣修是為了到解脫的境界去。令心寂靜是修止即奢摩他,毗鉢舍那是觀。這類比丘修止又修觀,止觀不斷交互運作,勤修觀行。
玄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相似緣安住其心。
 如是比丘行者精進修行止觀,取得所緣境,對所緣相有勝解,所取的相是很正確的,是所知事同分影像,能取的心是唯智、唯見、唯正憶念,能緣的心與所緣影像相似,是名瑜伽師於相似緣安住其心。
 這是回答前面說的「云何於緣安住其心?」。
地三、於緣無倒安住其心3 玄一、徵
 第三科於緣無倒安住其心,瑜伽師勤修觀行要對所緣境無顛倒的安住其心,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頡隸伐多!云何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緣無倒安住其心?
 佛說:頡隸伐多!什麼是比丘勤修觀行,這類瑜伽師,於緣沒有錯誤顛倒的安住其心?
玄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若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所緣境安住其心,隨應解了所知境界,如實無倒能遍了知。
 若比丘精勤修習止觀,這類的瑜伽師,能夠在所緣境上安住其心,隨順相應於所了知的境界,如它的真實相貌,沒有錯誤的普遍通達了知。如以息為所緣境,能真實無誤的知道息的相貌,而且沒有錯誤的,從一數到十,不要數到最後是緣數字,不是緣息,數字只是幫助行者避免昏沈掉舉的方法,息才是所緣境,要安住息上。
玄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於緣無倒安住其心。
 是名比丘勤修觀行,這類瑜伽師,於所緣境沒有錯誤、沒有顛倒的安住其心。
 修止觀時,對所緣境必須沒有錯誤的認識。如修四聖諦,必須知道什麼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四諦十六行相的義理是什麼,義裡面都是有因有果的,前因後果關係到底怎麼樣,印證到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不是有這種現象。必須依止聖教量,作比量觀察,再靠修習止觀以出世現量證實所緣的真相,依三種量和合觀察,對所緣境才能如實無倒、普遍的了知,如是名於緣無倒安住其心。
地四、能於其中不捨靜慮3 玄一、徵
 第四科能於其中不捨靜慮,這是解釋第三個問題。「齊何名為心善安住」?或將第三與第四合起來解釋「齊何名為心善安住」,一個是沒有錯誤,一個是能於其中不捨靜慮,名心善安住,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頡隸伐多!云何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能於其中不捨靜慮?
 佛說:頡隸伐多!什麼是比丘勤修觀行,這類瑜伽師,能於其中不捨靜慮?
玄二、釋2 黃一、明修相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明修相,說明修行的相貌,修止觀時用的方法。
謂若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如是於緣正修行時,無間加行、殷重加行,於時時間修習止相、舉相、捨相。
 若是比丘精進修習止觀,這類瑜伽師,如此於所緣正確修行時,不間斷、殷切慎重周備的加行,於時時間修習止相、舉相、捨相,以調整心念,對治或避免昏沈、掉舉的障礙。若心掉舉或恐掉舉時,應當修止,不再分別所緣境,只是專注的憶念所緣境。若心將昏沈或恐昏沈時,應當想一些高興的事情,如六隨念,將心舉起來,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捨,想一想佛菩薩的功德,想一想自己的功德,使心高興起來,就不會睡著了。若是心的止舉都很平衡,不用再特別努力修止或修舉,是名捨,保持這樣的心安住在所緣上。止舉捨這三種方法是修行時調整心念的方法。
《披》如是於緣正修行時者:謂如前說,於相稱緣安住其心,於相似緣安住其心,於緣無倒安住其心,即於所緣正修應時加行,是名如是於緣正修行時。應時加行者,如下自釋。(陵本三十一卷八頁2571
 如前所說,正修行要具足三個條件,比丘行者首先要以相稱於對治自己煩惱的所緣安住其心,於相似於本質境的所知事同分影像,正確無顛倒無錯誤的安住其心,即於所緣境上相應於止時、舉時、捨時,正確的修止舉捨加行,是名如是於緣正修行時。應時加行方面,如下文還會解釋。
黃二、顯隨證
 第二科顯隨證,顯示隨加行所證的結果。
由修、由習、由多修習為因緣故,一切麤重悉皆息滅,隨得觸證所依清淨。於所知事,由現見故,隨得觸證所緣清淨。由離貪故,隨得觸證心遍清淨。離無明故,隨得觸證智遍清淨。
 第一次修,還在了相作意稱作修,由勝解作意稱為習,由其他五種作意稱為多修習。行者常常這樣由修、由習、由多修習為因緣故,於所緣作意圓滿,一切使身心麤重的煩惱種子都會止息消滅,能夠隨順得以觸證所依清淨,成就所依清淨。
 由所依清淨,煩惱種子斷除,無漏的智慧現前,於所知事,由現見故,現量親見諸法實相,隨順觸證所緣清淨,於所緣超過諸緣影像,離所緣影像,能所皆不可得。
 由於已斷除貪欲的種子,心清淨了,隨順觸證心遍清淨,心遍三界一切處都是清淨的。由於斷除無明種子,隨順觸證智遍清淨,智慧遍一切法都是清淨的,這是證得無學阿羅漢果。
 此處是說明行者修習止觀所作成辦時的結果。這裡是以行者成就出世間一切種清淨證得無學四種靜慮及聖道果而作說明,所以說由離貪故,隨得觸證心遍清淨。離無明故,隨得觸證智遍清淨。
《披》一切麤重悉皆息滅等者:此中義顯修瑜伽者四種瑜伽所作。何等為四?一、所依滅,二、所依轉,三、遍知所緣,四、愛樂所緣。此說一切麤重悉皆息滅,即所依滅。此說觸證所依清淨,即所依轉。此說由離貪故,隨得觸證心遍清淨,是即愛樂所緣。此說離無明故,隨得觸證智遍清淨,是即遍知所緣。由此二種所緣,用所依清淨而為上首,是故此說於所知事由現見故,隨得觸證所緣清淨。義如下說。(陵本二十八卷十三頁2369
 這其中的義理顯示修行的瑜伽師,有四種瑜伽所作。是哪四種?
 一、所依滅,所依止身心的麤重(煩惱種子)消滅了。
 二、所依轉,身心轉變為輕安了。
 三、遍知所緣,對所緣境有智慧,普遍了知通達所緣境的盡所有性(事)及如所有性(理),能斷除無明種子,智慧遍一切法都是清淨的,這是證得無學阿羅漢果。
 四、愛樂所緣,由於貪愛煩惱種子斷除了,心清淨了,不受一切境界干擾,能夠愛樂觀察所緣境界的理與事。
 這裡說一切煩惱種子的麤重悉皆息滅,即是所依滅。這裡說的觸證所依清淨,所依身心轉變為輕安,即是所依轉。這裡說的由於離貪故,隨所得觸證心遍清淨,沒有煩惱現行,即是愛樂所緣。這裡說的離無明故,無明煩惱種子都斷除了,隨所得觸證智遍清淨,即是遍知所緣。這時觸證智慧普遍的清淨是遍知所緣。由此愛樂所緣與遍知所緣二種所緣,以所依清淨而為上首,由所依清淨,所緣也就清靜了,因此說於所知事由於現見故,隨得觸證所緣清淨,其實它是同時成就的功德,不過它有前後次第,所以說於所知事由現見故,有出世間無分別現量智見生,隨得觸證所緣清淨,也就超越所緣影像,遠離能所而清淨了,如〈聲聞地〉卷28,954頁所說。
玄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是名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能於其中不捨靜慮。
 這是說明比丘勤修止觀時,這類瑜伽師,能夠在修習止觀當中不離開靜慮,而成就所依滅、所依轉、遍知所緣、愛樂所緣四種瑜伽所作。 
 這段文是彌勒菩薩引契經裡面,佛與頡隸伐多長老的問答,來說明遍滿所緣這件事,所提出三個問題,佛分四部分來回答:於相稱緣安住其心,於相似緣安住其心,於緣無倒安住其心,皆能於其中不捨靜慮。
亥二、答略義
 第二科答略義,說明回答的要義。
頡隸伐多!為此苾芻於所緣境安住其心,如是於緣安住其心,如是於緣安住心已,名善安住。
 佛說:頡隸伐多!為此苾芻於所緣境安住其心,比丘爲了對治不同的煩惱,以相稱於能對治煩惱的所緣境安住其心;如是於緣安住其心,對所緣境有勝解,依定地作意現出所知事的同分影像,「於相似緣安住其心」,並且沒有顛倒,沒有錯誤的「於緣無倒安住其心」;如是於緣安住心已,於所緣安住以後,不捨靜慮勤修止舉捨對治煩惱,證得所依滅、所依轉、遍知所緣、愛樂所緣四種瑜伽所作成辦。
《披》為此苾芻於所緣境安住其心等者:此中結答前三種問。前說於相稱緣安住其心,此答初問,是即為此於所緣境安住其心。前說於相似緣安住其心,於緣無倒安住其心,答第二問,此即如是於緣安住其心。前說能於其中不捨靜慮,答第三問,是即於緣安住心已,名善安住。
 這裡佛回答頡隸伐多問佛:「諸有苾芻勤修觀行,是瑜伽師,能於所緣安住其心。為何於緣安住其心?云何於緣安住其心?齊何名為心善安住?」的三個問題。
 前面說於相稱緣安住其心,這是回答第一問「為何於緣安住其心?」行者必須依能對治煩惱的所緣境安住其心。如貪心重者應修不淨觀,瞋心重者應修慈悲觀,愚癡心重者應修緣性緣起觀,高慢心重者應修界分別觀,散亂心重者應修持息念的阿那波那念觀,要於相稱能對治行者煩惱的所緣境,將心安住在所緣境上,是名「為何於緣安住其心」。
 前面說於相似緣安住其心,於緣無倒安住其心,是回答第二問「云何於緣安住其心?」以定地作意現出所知事的同分影像,「於相似緣安住其心」;並且以智、見、正憶念,沒有顛倒,沒有錯誤的「於緣無倒安住其心」,這即是於緣安住其心。
 前文說能於其中不捨靜慮,是回答第三問「齊何名為心善安住?」於所緣正修行時,不能棄捨靜慮,要以無間斷的加行、殷重的修加行,於時時間修習止相、舉相、捨相,於所緣正修應時加行。直到證得所依滅、所依轉、遍知所緣、愛樂所緣四種瑜伽所作,名善安住。
未二、重頌2 申一、第一頌2 酉一、舉說
 第二科重頌,再以偈頌重說這段問答的要義,分二科;第一科第一頌,先說第一頌,又分二科;第一科舉說,舉岀頌文解說這四種所緣境事,佛以重頌回答頡隸伐多尊者的提問。
世尊此中重說頌曰:
 行者行諸相 知一切實義 常於影靜慮 得證遍清淨
 行者不間斷、殷重周備的在所緣境上修止、舉、捨相,由此能了知所緣境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常於靜慮的無分別影像修止、有分別影像修觀,數數修習,得以觸證心遍清淨及智遍清淨。
酉二、配釋4 戌一、第一句
 第二科配釋,配合起來一句句解釋,分四科;第一科第一句,先說第一句。
此中說言:行者行諸相者。由此宣說修觀行者,於止、舉、捨相,無間修行、殷重修行。
 這句頌中是說:行者,在所緣境上心行活動的造作,不離止、舉、捨三相。由此宣說修觀行的行者,應該於止、舉、捨相,沒有間斷的修行、要殷重周備的修行。心散亂或掉舉時,要修止,練習將心回到所緣境,安住在所緣境上;如果昏沈了,或更嚴重要睡眠時,要修舉,修六隨念,將心策舉,使心生歡喜心,不會與昏沈相應,這是舉相;如果止舉修得很好,心裡很安定,就繼續修下去稱為捨相。行者修止觀時,不離開這三種方法調練自念。
戌二、第二句
 第二科第二句,說第二句。
若復說言:知一切實義者。由此宣說事邊際性。
 若又說:行者在所緣境事,以所緣境事自相的盡所有性,詳盡觀察所緣境事到邊際;以共相的如所有性觀察所緣境事的所有共通相貌到極致,如諸法的無常、苦、空、無我共相,了知一切法的真實義,由此宣說事邊際性。
 如觀五蘊,色受想行識每一法的自相,都觀察過了,是盡所有性,還有如所有性,如是真實不變,有共同相貌的體性,如說無常苦空無我,色受想行識是無常苦空無我無我所的,這是如所有性。這二種事其實就是一個空性,一個緣起,要思惟它緣起的因因果果,要看清楚。看清楚當中,可體驗到如所有性,緣起是空性,依他起是不真實,是如幻如化的,這樣修可以破除遍計執,不再執著依他起是真實的,這樣修行稱為事邊際性。如果繼續這樣修,常常有這種正憶念,能夠知一切實義,一切法真實的道理,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戌三、第三句
 第三科第三句,說明第三句。
若復說言:常於影靜慮者。由此宣說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
 若又說到:常於影靜慮,是指修行人常在內心裡以所知事同分影像來修靜慮。靜慮有止有觀,觀是毗缽舍那,在此影像上思惟觀察簡擇、極簡擇、遍尋思、遍伺察,這是有分別影像;止是奢摩他,修九心住,使內心能夠安住,是無分別的影像,未成就前還有影像為所緣,只是不作分別,不離開影像相來修行。由此宣說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
戌四、第四句
 第四科第四句,說明第四句。
若復說言:得證遍清淨者。由此宣說所作成辦。
 若又說到:行者不斷在所緣境裡面,修止修觀,最後成功時,能夠證得普遍清淨的境界,成就所依滅、所依轉、遍知所緣、愛樂所緣。由此宣說所作成辦。
申二、第二頌2 酉一、舉說
 第二科第二頌,再以第二頌解說四種遍滿所緣,分二科;第一科舉說,舉出頌文解說。
此中世尊復說頌曰:
 於心相遍知 能受遠離味 靜慮常委念 受喜樂離染
 在這當中佛又說四句偈頌:「於心相善知,能餐遠離味,靜慮常委念,受無染喜樂」。
 行者若於修止觀時,於所緣的有分別影像(觀)、與無分別影像(止),能依止、舉、捨三相調配得當,無間修行、殷重修行,由此因緣能得四種功德:
 一、心住一緣遠離麤重,能善受用身心安樂。
 二、依淨定心觀察所緣的盡所有性、如所所有性故,能正確審慮諸法的道理,獲得內法毗鉢舍那。
 三、由如是清淨止觀為依止故,於所修習菩提分法,勇猛無間,能常修習、能委實修習沒有懈怠沒有顧慮。
 四、由如是無懈憚心,獲得最究竟得正念正知,心善解脫,又能受用解脫的喜樂及無染污的快樂,於現法中得安樂住。
 行者為對治斷除虛妄分別的煩惱賊,必須無間、認真、周備用止舉捨相調練這一念心。
《披》於心相遍知等者:思所成地亦引此頌,彼第四句說:受無染喜樂。謂受解脫喜樂及無染樂,此應準釋。
 在〈思所成地〉卷19裡面,也引「於心相善知,能餐遠離味,靜慮常委念 受無染喜樂」。此頌第四句「受無染喜樂」是指領受解脫煩惱的喜樂及無染著的快樂。此處應準照〈思所成地〉的解釋。
酉二、配釋4 戌一、第一句
 第二科配釋,配合起來解釋,分四科;第一科第一句,述說第一句。
此中說言:於心相遍知者。謂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以心相名說;事邊際性,以遍知名說。
 這句偈頌中說:於心相遍知方面,是指有分別影像、與無分別影像,以心相的名字來代表說:修觀時,以心裡現出來的影像相作分別;修止時,心在所緣境上不作分別,這都是心裡的相貌,是以心相的名稱而說;修所緣影像的盡所有性與如所有性的事邊際性,是以遍知的名稱而說。
戌二、第二句
 第二科第二句,述說第二句。
若復說言:能受遠離味者。由此宣說於其所緣正修行者樂斷樂修。
 若又說到:行者能感受遠離的滋味,常常修止觀,遠離煩惱時心裡清淨,沒有煩惱干擾時,那種輕安樂的味道,會喜歡這種味道。由此宣說於其所緣正修行者樂斷樂修。真的嚐到法味時,行者好樂斷煩惱修止觀,樂斷樂修,也就能受遠離味,已經體驗感受到遠離煩惱的滋味。修行有好的滋味,體驗到法味的人,心裡很快樂,是不會放棄的,就像持戒念佛的法師,從這裡得到法味,修般舟三昧,一次又一次得到法喜,已經體驗到遠離味,會常常想要去閉關修行,因為這種法味,超過世間欲的滋味。
戌三、第三句
 第三科第三句,述說第三句。
若復說言:靜慮常委念者。由此宣說於奢摩他、毗鉢舍那,常勤修習、委練修習。
 若又說到:靜慮常委念方面。由此宣說對於止與觀,要交互運用,時常精勤的修習、仔細、熟練的修習。沒有到圓滿,不會放棄。
戌四、第四句
 第四科第四句,述說第四句。
若復說言:受喜樂離染者。由此宣說所作成辦。
 若又說到:受喜樂離染方面。若行者若能時常精進勤力的修習,又能詳細、熟練的常修止修觀,又常修盡所有性,如所有性,成功時成就所依滅、所依轉、遍知所緣、愛樂所緣四種瑜伽所作。由此宣說所作成辦。
午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
當知如是遍滿所緣,隨順淨教,契合正理。
 應該知道前面所說的遍滿所緣,有分別影像是指觀,無分別影像是指止,事邊際性是在止觀裡面要修盡所有性和如所有性,最後一項是所作成辦,這四種所緣境稱為遍滿所緣。遍滿一切,修任何一個所緣境,都要通過這四種方法,它是一種規則,一種理則,不論作什麼樣的修行都是不離這四種遍滿所緣。它是隨順清淨的聖教,契合佛法的正理,契合有情的根機。
辰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遍滿所緣。
 如上所說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所作成辦,名為遍滿所緣。
卯二、淨行所緣4 辰一、徵
 第二科淨行所緣,依五種所緣清淨內心的煩惱,又名五停心觀,分四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淨行所緣?
 什麼稱為淨行所緣?
辰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等所緣差別。
 淨行所緣包括:不淨、慈愍、緣性緣起、六界差別、阿那波那的持息念等這些所緣境。這五種所緣境有所差別,根據有情的煩惱不同,修習不同的所緣境來對治內心的煩惱,名為淨行所緣。
辰三、釋5 巳一、不淨所緣4 午一、徵
 第三科釋,解釋,分五科;第一科不淨所緣,不淨所緣能對治有情的貪欲,又分四科,第一個徵,提問。
云何不淨所緣?
 什麼是不淨所緣?
午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來。
謂略說有六種不淨。
 所謂的不清淨,不離開有情的身體來修不淨,要略而說有六種不清淨。
午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岀來。
一、朽穢不淨,二、苦惱不淨,三、下劣不淨,四、觀待不淨,五、煩惱不淨,六、速壞不淨。
 六種不淨是:
 一、朽穢不淨,包括內身朽穢不淨及外身朽穢不淨,名朽穢不淨。
 二、苦惱不淨,指苦受及苦受所攝法,名苦惱不淨。
 三、下劣不淨,欲界五欲事,名下劣不淨。
 四、觀待不淨,勝劣互相觀待的不淨,如觀待無色勝清淨事,色界諸法便似不淨,觀待薩迦耶寂滅涅槃,乃至有頂皆似不淨,名觀待不淨。
 五、煩惱不淨,指三界中所有一切隨煩種子及現行,名煩惱不淨。
 六、速壞不淨,五取蘊無常、無恆、不可保信、變壞法性,名速壞不淨。
午四、釋2 未一、別辨相6 申一、朽穢不淨5 酉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分別它的相貌,又分六科;第一科朽穢不淨,說明朽穢不淨的體相,又分五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朽穢不淨?
 什麼稱作朽穢不淨?
酉二、標
 第二科標,標出來。
謂此不淨,略依二種。
 所謂朽穢不淨,朽是腐朽,穢是污穢,有情色身有種種腐朽污穢的不淨。要略而言依止二種身相而有朽穢不淨。
酉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者、依內,二者、依外。
 一、依內是指觀自身三十六種不淨之物,二、依外是指觀屍體十七種不淨之物。人死後成為屍體,因為沒有阿賴耶識在執受,故說依外。
酉四、釋2 戌一、依內3 亥一、徵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依內,說明依內身種種的朽穢不淨,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依內朽穢不淨?
 什麼是依止內身的朽穢不淨?
亥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謂內身中,髮、毛、爪、齒、塵垢、皮、肉、骸骨、筋、脈、心、膽、肝、肺、大腸、小腸、生臟、熟臟、肚、胃、脾、腎、膿血、熱痰、肪、膏、肌、髓、腦、膜、洟、唾、淚、汗、屎、尿。
 修行不能夠成就的理由,追蹤到最後,多分是太愛著自己的色身。即使要修行,也很怕吃苦,太冷、太熱、吃不好、睡不好,就統統都不行了。為什麼不行?是因為這色身不行,太保護自己的色身,以為它是我的身體,是清淨的、快樂的、令人喜愛的,所以要保護它,讓它健康長壽,由此引發種種的貪愛。一念的貪愛生起之後,有很多事可以作,有關的養生之道、保健食品、有機食品……,都是由一念的貪愛衍伸出來的,由此每日忙此色身會有忙不完的事,哪裡還有多餘的精神、體力去學佛修行?
 這裡列出三十六種內身的不淨,一般有情很少去想,有情的身體是一個活動的廁所,裝屎、裝尿、裝汗、裝很多骯髒的血肉內臟骨架,外面一層薄皮將它蓋住,只看到這層皮,表面上看感覺很乾淨很可愛,實際上很骯髒。因此佛菩薩要弟子們對內身作這樣觀察,當厭惡感生起,對於身相種種的貪愛自然會被降伏,由此破除有情對身相的執著。
 朽穢不淨指自己的內身不淨中,包括:
 一、頭髮的朽穢不淨:行者可以先「取相」思惟頭髮是白色、黑色、金色、棕色、灰色等;再思惟頭髮的形狀,像很微細的桿狀、是圓的、細長的形狀;接著思惟它的方位,是在身體的最上方,從雙耳朵的旁邊,一直往上方,一直到頭頂,前面從髮際開始,一直到後腦脖子的地方,這是它的範圍。先確定它的顏色、形狀、它的方位,取相之後,要開始取它的不淨相。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可以取不淨相,每個人可以依自己對頭髮的顏色、形狀、或氣味的不淨相最能引發對它的厭惡感而思惟。例如討厭自己頭髮變白的,可以取一根白髮思惟、或思惟灰乾的剛好掉在自己那一碗最喜歡的湯裡面、或者思惟幾日未洗,頭皮的汗水、加上污垢、空中的灰塵,與頭髮混雜一體,使頭髮黏膩到沒有辦法一根根分開,又臭、又髒、又噁心的頭髮,如此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二、爪(指甲)的朽穢不淨:雙手有手指甲十個、腳趾甲十個,它的顏色是白色透明。形狀好像魚鱗一樣,一片一片。長在手指、腳趾末端的背面上。接著思惟鈣化了的灰指甲完全沒有光澤、或貧血的指甲顏色蒼白、或思惟指甲是藏污納垢之處,如抓頭搔癢時,頭上的頭皮屑、身上的皮屑塞在指縫裡,或抓食物時指甲藏了很多油垢、或食物的碎屑等又髒、很難聞。如此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三、毛的朽穢不淨:毛的顏色是黑褐色,形狀是細長的一根,有情的身體上除了頭髮,手掌、腳掌、嘴唇、指甲上面等幾部分是沒有毛的,全身的皮膚上都是覆蓋了毛。有人的身體上狐臭的味道,是身上汗毛所排出來的味道。思惟汗毛所排出來的惡臭,可以使內心生起內身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四、牙齒的朽穢不淨:牙齒,一共有三十二顆,前面四顆是門牙,門牙的兩旁,左右各有一顆是犬齒,再接下來左右各有二顆是小臼齒,後面左右各三顆是大臼齒。上面一排十六顆,下面一排十六顆,加起來三十二顆牙齒。它是白色的。每一種牙齒的形狀不一樣,一般看到的是表面的形狀,它還有牙根,長在牙齦裡面。牙齒長在嘴唇的上下二個顎骨當中,及長在上顎、下顎的最外面。牙的不淨相,有黄板牙、蛀牙、老烟腔黑黄的牙、嚼檳榔的滿口紅牙等;牙齒,受用飲食後,也是藏污納垢的地方,牙齒若不健康,會有口臭。思惟牙的不淨相,能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五、塵垢的朽穢不淨:塵垢非常微細,整個身體與皮膚上有許多灰塵與分泌物,若搓成一團,則成灰黑色,令人心生厭惡,所以每日必須洗臉沐浴,但無論如何洗,也無法令成潔淨。《大智度論》卷19說:「地水火風質,能變為不淨,傾海洗此身,不能令香潔!」思惟塵垢的朽穢不淨相,能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六、皮的朽穢不淨:覆蓋在全身的皮,隨各種族膚色不同而有白、黑、黃等差別。它的形狀,即是整個身體的形狀。它的位置在整個身體的表面。思惟乾燥的、裂掉的、潰爛的、燙傷的、凍裂、非常粗糙的、有皮膚病的皮膚,令人心生厭惡,由此能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七、肉的朽穢不淨:肉,人體全身上下有六百多片的肉,不同的部位,肉的形狀不一樣,顏色是紅色的。肉在皮的下面,沒有皮的肉是不好看的,無皮處疼痛難堪。思惟肉的朽穢不淨,令人心生厭惡,由此使內心生起不淨的厭惡感而降伏貪欲。
 八、骸骨:人體身上很多一節一節的骨,有頭蓋骨,臉骨,頸骨,肩脖骨,肋骨,脊椎,還有髖骨,腿骨。人體是一塊塊骨接起來的,只是一副骨架,有骨無肉的人猶如僵屍是不好看的,有皮膚血肉披覆的形骸也有不淨,是無法令人生起貪愛的。
 九、筋:人體的骨頭跟肌肉是靠筋來連接,單以骨骼與肉是没有辦法合在一起的。人體全身上下,因為都是肉,以骨骼支撐,有六百多條粗粗细细、大大小小的筋,遍布全身上下。它是白色或半透明的顏色。身體其它的構造,若都不看只看筋,是很像白色的網分布在身上。取此形相來生起厭惡感,因為身體上是充满了筋,各種不同的形状,實際上是没有辦法生起絲毫喜歡的感受。
 十、脈:是血管,是人體運送血液的管道,依運輸方向可分為動脈、靜脈與微血管。動脈從心臟將血液帶至身體組織,靜脈將血液自組織間帶回心臟,微血管則連接動脈與靜脈,是血液與組織間物質交換的主要管道。人體上都是這些管路所組成,若是管路阻塞則百病叢生。思惟內身由種種運輸血液的管路所組成,這些管路從未清洗過,黏膩充滿不淨,取此形相會生起厭惡感,可以對治內心的貪欲。
 十一、心:心臟是與自己拳頭一樣的大小,它是棕褐色的肌肉囊,由一團肌肉所組成。心臟裡面有許多血管,觀想血淋淋的心臟,厭惡感很快會引發起來。
 十二、膽:膽囊,膽囊的大小,大約是十公分左右,形狀很像茄子的形狀。膽囊內的單層柱狀上皮細胞會分泌出粘液,構成粘膜保護膽囊內壁免受膽汁腐蝕。有了膽,容易有膽結石等疾病。膽囊的本身有一股腥味,而且它的味道是苦的,古人有臥薪嚐膽,那種滋味一定不好受,一定是又腥又苦,可以思惟這種相來引發厭惡感。
 十三、肝:肝臟,是深褐色的,左右各一葉,右葉比左葉大一點,是身體內以代謝功能為主的器官,在身體裡扮演除去毒素,儲存醣原(肝醣)的功能,分泌及蛋白質合成等。肝臟也製造消化系統中之膽汁。大部分的肝臟疾病都會有黃疸症狀,這是由於肝臟無法繼續將膽紅素排出所以會在體內累積。思惟肝臟病變的不淨相,能對治內心的貪欲。
 十四、肺:肺臟,位於脊椎、肋骨及胸骨所包圍而成的胸廓中,呈葉片般的形狀。主要分為左肺及右肺二邊;右肺中有三片明顯的肺葉,包括上葉、中葉及下葉;而左肺則有二片肺葉,包括上葉及下葉。左右肺的形狀有些微的不同,這是因為左肺的附近是心臟,因此左肺會比右肺要小一點。若肺有問題,呼吸不順暢或無法呼吸會導致死亡。思惟肺結核等不淨相,能對治內心的貪欲。
 十五、大腸:大腸是消化系統的最後一部分。大腸的作用是從腸道內剩餘的可消化物質中吸取水分與電解質,將剩餘的無用部分形成糞便並作暫時儲存以及最終排出糞便。食物消化受用後所餘變成糞便由大腸排出。大腸是身內的化糞池,充滿惡臭,思惟此不淨相來對治內心的貪欲。
 十六、小腸:小腸是消化系統的一部分,從胃部後面一直延伸至大腸,是進行食物消化與吸收的主要器官。成人的小腸長度在6到7米之間,人在一般時,因為肌肉收縮使小腸的長度介於3-4米之間。思惟身內此細長的消化管路,彎彎曲曲,惡臭不淨,由此厭惡對治內心的貪欲。
 十七、生臟:食物在身中未消化吸收前工作的內臟是生臟,如胃。
 十八、熟藏:吸收營養的是熟臟,如小腸。
 十九、肚:是骨盆與胸部之間的身體部分,裝了胃腸肝膽等內臟。
 二十、胃:是人體消化系統的一部分,是貯藏與消化食物的器官。胃上接食道,下接十二指腸,位置大約位於人體的左上腹,肋骨以下。胃主要將大塊食物研磨成小塊,將食物中的大分子分解成較小的分子以便進一步吸收。胃裡面裝滿了一堆腐敗、發酵,非常臭穢的食物。
 二十一、脾臟:是脊椎動物的一種外周淋巴器官,具造血、儲血及免疫功能。人類的脾臟位於腹腔的左上方,成人的脾重約150-200克。活體時,脾爲暗紅色,質軟而脆,在受到暴擊時容易破裂。脾是胚胎早期的造血器官,自骨髓開始造血後,失去造血功能,演變為人體最大的淋巴器官。成年後,脾內有少量造血幹細胞,當有機體嚴重缺血或出現造血障礙時,脾可恢復造血功能。脾臟還能夠具有濾血的作用,脾臟中含有大量巨噬細胞可以清除血液中的異物、抗原,以及衰老的紅細胞。
 二十二、腎臟:屬於泌尿系統的一部分,負責過濾血液中的雜質、維持體液與電解質的平衡,最後產生尿液經由輸尿管道排出體外;同時也具備內分泌的功能以調節血壓。在人體中,正常成人具備二枚腎臟,位於腰部二側後方,因此又稱為腰子,狀似拳頭大小的扁豆子,儘管尺寸不大,通過腎臟的血流卻佔有總血量的四分之一。在生理上,腎臟主要可影響血流量、血液組成、血壓調節、骨骼發育,並具有部分重要的代謝功能,因此若有相關病變會引起發育異常、水腫或脫水、免疫系統的破壞,甚至可導致死亡。
 二十三、膿血:膿是一種黃色或黃白色濃稠液體,是動物身體在發炎反應中所生成的液體,可見於化膿性細菌感染位置。膿在周圍組織所堆積而成的區域稱為膿瘡。這些液體,是由死亡或存活的白血球細胞所製造。血液是在動物的循環系統、心臟及血管腔內循環流動的一種組織,可以將氧氣及營養素送到各器官,並將細胞的代謝廢棄物帶離細胞。膿血都是腥臭的。
 二十四、熱痰:是指肺及支氣管等鼻腔以下呼吸管道的粘膜所產生的分泌物,功用是將包含塵埃、病毒、過敏原等異物的黏液排出體外,也可能是因上呼吸道感染,經由咳嗽及咳痰所吐出來的黏液。感冒、支氣管炎、哮喘、吸菸都可能是痰的成因,若有肺癌,會有很多痰。痰有白色、黃色、透明色,平常是附著在氣管、或支氣管、或是肺泡管,氣道的內壁。
 二十五、肪:是脂肪,食物中的脂肪在腸胃中消化,吸收大部分後多餘部分再度轉變為脂肪。主要分布在人體皮下組織、大網膜、腸繫膜及腎臟周圍等處。體內脂肪的含量常隨營養狀況、能量消耗等因素而變動。過多的脂肪確實會使得人行動不便,而且血液中過高的血脂,很可能是誘發高血壓與心臟病的主要因素。
 二十六、膏:是油,是皮膚上所分泌的油脂。若常常覺得額頭上油油的,鼻子上油油的,這即是膏。可以觀想很久沒有洗澡,從身上搓下來的分泌物、油脂,是又臭又髒,混雜著空氣的灰塵、細菌,這樣能很快地引發厭惡感。
 二十七、肌:肌肉,是一種能收縮的動物組織,屬於軟組織,由胚胎中胚層發育而來。肌肉細胞有收縮纖維,會在細胞間移動並改變細胞的大小。肌肉分為骨骼肌、心肌及平滑肌三種,其功能皆為能產生力並導致運動。
 二十八、髓:骨髓,位於較大骨骼的腔中,佔人體體重的4-6%,含有造血幹細胞以及多種其他的幹細胞,骨髓可以分化產生不同的組織,是重要的造血及免疫器官。骨髓分為紅骨髓與黃骨髓。胎兒與嬰幼兒的骨髓都是紅骨髓,大約在5歲時,骨髓腔中出現脂肪組織,即黃骨髓。紅骨髓造血功能活躍,黃骨髓只保留造血的潛力。黃骨髓隨年齡增長而逐漸增多,成人時期,紅黃骨髓約各占一半;在需要時,紅骨髓的比例會大幅提高。
 二十九、腦:是由神經元的神經細胞所組成的神經系統控制中心,腦的形狀很像核桃。
 三十、膜:內臟之間的薄膜。
 三十一、洟:是鼻涕,指鼻腔中的粘液。鼻涕由鼻粘膜的杯狀細胞分泌,功能在於保護呼吸道。鼻涕的分泌是持續性的,由於鼻腔與食道相通,一般都在不知不覺中被嚥下。
 三十二、唾:是口水,是由口腔裡的唾液腺所分泌的液體,形狀像泡沫。可以觀想有口臭的人所吐出來的口水,一定是非常噁心的,能很快引發厭惡。
 三十三、淚:眼淚,是眼睛外部淚腺所分泌的液體。
 三十四、汗:汗液,是人體透過汗腺所分泌出的液體。
 三十五、屎:糞便,是經肛門或泄殖腔從消化系統中排出的廢棄物。
 三十六、尿:尿液,是人體新陳代謝,經由泌尿系統及尿路排出體外的液體排泄物。
 由這些種種身體內的三十六物,可知都是朽穢不淨,腥臊臭穢的。這三十六種不淨物,又大略可分成三組:
 一、外相有十二物:髮、毛、爪、齒、塵垢、皮、洟、唾、淚、汗、屎、尿。
 二、身器有十二物:肉、骸骨、筋、脈、膿血、熱痰、肪、膏、肌、髓、腦、膜。
 三、內身含十二物:心、膽、肝、肺、大腸、小腸、生臟、熟臟、肚、胃、脾、腎。
 外十二物名相不淨,內十二物名性不淨,內含十二物名性相不淨。  
亥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名為依內朽穢不淨。
 如上所說身內三十六物等類,會腐朽又污穢的不淨相,名為依內朽穢不淨。
戌二、依外3 亥一、徵
 第二科依外,身外的種種不淨,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依外朽穢不淨?
 什麼是依止外身的朽穢不淨?
亥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十七種的朽穢不淨。
謂或青瘀、或復膿爛、或復變壞、或復膨脹、或復食噉、或復變赤、或復散壞、或骨、或鎖、或復骨鎖、或屎所作、或尿所作、或唾所作、或洟所作、或血所塗、或膿所塗、或便穢處。
 外身的朽穢不淨,是指人死後,色身很快變為青瘀,放久一點皮肉會發膿潰爛、或變化破壞、或腫脹起來,若丟到野外會有野獸、螞蟻、蒼蠅來食噉、屍體上面會爬滿了蛆(屍蟲)食用腐爛的肉、或吃到血肉模糊變赤、或稍久後腐爛的肉慢慢被蟲啃光骨頭離散到各地;或骨、或鎖,骨是一堆堆骨,鎖是骨與骨連接處、或是骨與鎖合起來,或是糞便所作流溢身外形成惡臭、或是尿所作騷味滿身、或口水所作、或鼻涕所作、或被膿血所塗染、或是便穢處。外身有這許多不淨的相貌,是名依外朽穢不淨。
亥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名為依外朽穢不淨。
 如上所說屍體的青瘀乃至便穢處等種種腐朽污穢的不淨,名為依外朽穢不淨。
酉五、結
 第五科結,結語。
如是依內朽穢不淨及依外朽穢不淨,總說為一朽穢不淨。
 依止有情內身的種種朽穢不淨及依外身的種種朽穢不淨,總說為一朽穢不淨。
 由內外不淨物,行者有七種善巧的觀察方法:
 一、反覆地照順序及逆順序唸誦三十六種不淨物的名稱;
 二、反覆地記憶三十六種不淨物的名稱;
 三、依照顏色來確定頭髮等不淨物的顯色相;
 四、依照形狀來確定頭髮等各種不淨物的形色相;
 五、依照其在內身的位置來觀察各種不淨物;
 六、依照所佔有的部位來觀察各種不淨物;
 七、依照與其他部分劃分的界限來觀察各種不淨物的位置。
 修觀行者要將這段文背起來,作為靜坐時的所緣境。觀察朽穢不淨時,心裡先要這樣念岀來:我的身體是髮、毛、爪、齒、塵垢、皮、肉、骸骨、筋、脈、心、膽、肝、肺、等等所組成,這樣想,幾乎將身體內物都想到,知道自己的身體是很不淨的,不會再貪愛自己的色身;接著依外朽穢不淨,繼續思惟死後屍體的變化,將青瘀膿爛、變壞,乃至血所塗、或骨鎖、或便穢處一個個念出,並隨文入觀。由此可知欲界多麼骯髒,內身不淨,外身不淨,自己不淨,他人也不淨。時常這樣思惟不會迷戀由頭髮、身體、口水、糞便種種穢臭不淨所組成的自身或俊男美女,可以斷除貪欲。
申二、苦惱不淨3 酉一、徵
 第二科苦惱不淨,身苦、心苦、苦受觸的煩惱,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苦惱不淨?
 什麼稱為苦惱不淨?
酉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順苦受觸為緣所生,若身、若心不平等受,受所攝。
 苦惱不淨,是指隨順苦受的觸為緣所生,由身不平等、及由心不平等時生起的身苦、心苦的覺受,及苦受觸所攝的五蘊。
 《雜阿含經》卷5:尊者舍利弗語長者言:「善哉!長者!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愚癡無聞凡夫於色集、色滅、色患、色味、色離不如實知;不如實知故,愛樂於色,言色是我、是我所,而取攝受。彼色若壞、若異,心識隨轉,惱苦生;惱苦生已,恐怖、障礙、顧念、憂苦、結戀。於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名身心苦患。」。
 欲界凡夫由於不知色身是由前世的煩惱與業行所招感集聚而得,必定會有老病死等諸多苦惱;不知必須滅除對色身的愛著,不依色身起惑造業,………證得涅槃,才能使色身的苦報及煩惱究竟寂滅;不知色身有無量無邊的過患,不知依色身生喜生樂生味著是一種煩惱;不知如何出離對色身的貪愛;當色身變壞、轉變(由少變老、由美變醜)時,心識隨色身的衰變而轉,生起苦惱、恐怖、障礙、顧念、憂苦、結戀,此時有身苦受及心苦受生起,名苦惱不淨。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苦惱不淨。
 如是當身心有苦惱時,都是不清淨的,名為苦惱不淨。
 《瑜伽論記》卷6解釋:苦惱不淨即欲界苦受。所謂受所攝,是指與苦受同時運轉的各種身業語業等。
《披》若身若心不平等受受所攝者:此說苦受,名為不平等受。如是苦受復有二別,謂身及心,與彼俱有及相應法,名受所攝。
 這裡所說的苦受,名為不平等受。苦受又有二種,是指身體及內心,與身苦心苦在一起同時相應的法,名受所攝。
申三、下劣不淨3 酉一、徵
 第三科下劣不淨,下劣欲界的污穢,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下劣不淨?
 什麼稱為下劣不淨?
酉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最下劣事、最下劣界,所謂欲界。除此更無極下、極劣、最極鄙穢餘界可得。
 下劣不淨是指最下劣的事情,最下劣的界地,所謂欲界。欲界太苦了,因為欲引起的煩惱,引起的殺盜淫妄的事太多,除了欲界以外,沒有再比此處更低下、更低劣、更卑鄙污穢的界地可得。在其他的色界無色界是不可得的。欲界是十惡法都具足了,是下劣不淨的。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下劣不淨。
 如是在三界裡面,欲界是最下一層的,是最低下、最劣質的,名為下劣不淨。
申四、觀待不淨3 酉一、徵
 第四科觀待不淨,三界法及世間法與出世涅槃互相觀待比較所成的不淨,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觀待不淨?
 什麼名為觀待不淨?
 二法互比,觀照對應其他的法,此法是不清淨的,是由比較而來,比量而來的不清淨。
酉二、釋2 戌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如有一劣清淨事,觀待其餘勝清淨事,便似不淨。
 如有一低劣的清淨事,觀待於其他殊勝的清淨事,便相似於不淨。
 如欲界觀待上二界是不淨,色界觀待無色界是不淨,乃至三界有頂觀待於出世間的薩迦耶寂滅的涅槃,相較之下都是不淨。
戌二、例2 亥一、有色待無色
 第二科例,舉例,分二科;第一科有色待無色,有色界觀待於無色界。
如待無色勝清淨事,色界諸法便似不淨。
 如觀待於無色界殊勝的清淨事,沒有色法牢籠的繫縛障礙,無色界天人只是受想行識,這一念心很清淨,超過了色界的靜慮,色界諸法,觀待無色界,色界天是不淨的,這種不淨是觀待而來的。色界的人如果觀待欲界的人,欲界是不淨的,這是展轉觀待而有的。
 《瑜伽論記》卷6解釋:觀待不淨,是指上二界法互相觀待所成的不淨。
亥二、生死待涅槃
 第二科生死待涅槃,三界生死的境界,觀待涅槃來說,三界都是不清淨的。
待薩迦耶寂滅涅槃,乃至有頂皆似不淨。
 雖然無色界高過色界,若觀待於薩迦耶寂滅,修止觀將我見寂滅了,證得涅槃的境界,無色界的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天(三有之頂),最高的境界也是不清淨的。因為非想非非想處天沒有成就聖道,還是凡夫,還是在生死輪轉的境界,所以也是不清淨的。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等類,一切名為觀待不淨。
 如是等類三界諸法互相觀待、或世間法與出世間涅槃互相觀待,透過比量來觀察染淨,顯示世間的不清淨,這一切都名為觀待不淨。
申五、煩惱不淨2 酉一、徵
 第五科煩惱不淨,煩惱也是不清淨的,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煩惱不淨?
 什麼稱為煩惱不淨?
酉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三界中,所有一切結、縛、隨眠、隨煩惱、纏,一切名為煩惱不淨。
 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當中,所有一切的煩惱,包括:結、縛、隨眠、隨煩惱、纏,都名為煩惱不淨。
 結、縛、隨眠、隨煩惱、纏都是煩惱的異名。如〈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所說:
 結,能和合苦,煩惱能使有情與苦綁在一起,有煩惱就會苦,如打結一樣,不能掙開。
 縛,是繫縛,令於善行不隨所欲。煩惱像繩子將有情繫縛綁住不能自在,名縛。
 隨眠,一切世間增上種子之所隨逐,名為隨眠。
 隨煩惱,顛倒染污的心,或隨順著根本煩惱所生起的染污心或不善心,名隨煩惱。
 纏,數數生起現行,名為纏。
 在〈有尋有伺等三地〉卷8,232頁中,說煩惱有二十六種差別的名字,從它的不同功用、作用來形容煩惱的相貌,這裡只舉岀五種來說明。總之有煩惱會發生種種困擾的境界,或造作有漏善惡之業,感得生死苦果,內心有煩惱就是不清淨的。
申六、速壞不淨3 酉一、徵
 第六科速壞不淨,有情的身體很快破壞的不淨,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名為速壞不淨?
 什麼稱為速壞不淨?
酉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五取蘊,無常、無恆、不可保信、變壞法性。
 是指凡夫有情的色受想行識五取蘊,由於無常性、無恆久性、不可保信、具有變壞法性,因此五取蘊是速壞不淨的。
 五取蘊是由有情的愛取煩惱而來的,有四種不淨:
 一、無常,有情的一期生命有限有量,大家可以看到,但是感受沒那麼深,剎那剎那敗壞,這件事凡夫看不到,可是事實上它不斷在遷流不息,從古至今沒有人能長生不死,無常力大,即使是佛也不常住。這五取蘊一期生命無常迅速,所以說是速壞不淨的。
 二、無恆,有情的壽量是有限度的,活八十歲,一百歲,都是有限度的,不會一直恆久無量壽的活下去。
 三、不可保信,有情壽量未滿,可能被緣破壞非時而死,而有中夭。有情的果報身是不可靠的,不可保證相信它一直會健康,或一直會活下去,可能有中夭。常常看到他人往生,感覺到離自己還很遠,其實這件事不可保信,一剎那一口氣不來自己也就走了。
 四、變壞法性,在有情一生當中,色身不斷在變化破壞,有時看似健康,一夜之間可以生大病,或是一剎那間岀個意外,色身會被破壞,不決定是安樂相。
酉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名為速壞不淨。
 如是五取蘊的無常、無恆、不可保信、變壞法性名為速壞不淨。
《披》謂五取蘊無常無恆等者:攝事分說:剎那剎那壞,故無常。自體繫屬有限住壽,故無恆。壽量未滿,容被緣壞,非時而死,故不可保。乃至爾所時住,於其中間不定安樂,故變壞法。(陵本八十六卷一頁6486)此應準知。
 〈攝事分〉說:有情的五蘊身,隨時都在剎那剎那的變壞,因此說是無常。有情自體由於業力所繫屬有限可安住的命根,不是恆長久遠的,因此說是無恆。壽量尚未受用圓滿,在中間可能被不善緣所破壞,可能非時而死,因此說不可保信。乃至於活著的期間內,在這中間是不一定安樂的,所以是變壞法。這裡應該準照〈攝事分〉卷86,2557頁那裡的說法了知。
未二、總料簡2 申一、總說一切2 酉一、顯義2 戌一、標建立3 亥一、顯方便
 第二科總料簡,整體的思惟簡別前面所說的不淨所緣能對治煩惱不同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總說一切,整體說明不淨所緣能夠對治貪心,又分二科;第一科顯義,顯示其中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標建立,標示建立不淨所緣的差別,又分三科;第一科顯方便,顯示不淨所緣的方法。
如是不淨,是能清淨貪行所緣。
 如上所說六種不淨所緣,是能夠清淨有情內在貪心的所緣境。若是貪欲比較重,應該要修不淨所緣,這是斷除有情貪心的善方便。
亥二、辨所治
 第二科辨所治,分別不淨所緣所對治的煩惱。
貪有五種。一、於內身欲欲欲貪,二、於外身婬欲婬貪,三、境欲境貪,四、色欲色貪,五、薩迦耶欲薩迦耶貪。是名五貪。
 貪煩惱有五種。窺基大師解釋:
 一、於內身欲欲欲貪,有二種。第一種是說於自己的內身,初起欲界微少之欲,因此名欲欲;次起重大的貪愛,故名欲貪。第二種是說,內身是自己心所欲之法,所以說於「內身欲」;於內身欲上起欲故,即此能欲之心,名為欲貪。也就是最初一個欲字是指「所欲」,內身為所欲,第二欲字是「能欲」,第三欲字是結名,說名欲貪。
 《披尋記》解釋:對於自己的身體尚未得到後有愛的染污希求欲,對於已經得到的果報有顧戀身命自體愛的欲;於受用自己的身體時,享受身體舒適的感覺時,有堅固的執著,心裡黏著喜受樂受而有貪,稱為貪。總之有情對自身有欲有貪名於內身欲欲欲貪。
 二、於外身婬欲婬貪,《瑜伽論記》卷6解釋:於他身初起輕婬故名婬欲,次起重婬故名婬貪。或對已得、未得的其他有情的身體有婬欲的染污希求欲,名婬欲,受用其他有情時有貪愛的希求,名婬貪。
 三、境欲境貪,於色聲香味觸等所欲的境界,如好吃的食物、好玩的處所風景名勝、柔軟的座墊床墊等,沒有得到的希望得到,已經得到的希望保持,稱為境欲;或受用這些境界時,引起舒適的喜受樂受,有堅著稱為境貪。
 四、色欲色貪,是指禪定,色界定,對禪定有欲,沒有得到希望得到,已經得到希望保持,這是一種色欲。色貪,禪定裡面不外是喜受樂受捨受,初禪二禪都有喜受樂受,三禪有樂受,四禪是捨受,對色界定所生的受貪愛執著,稱為色貪。
 五、薩迦耶欲薩迦耶貪,薩迦耶是壞聚見,也是我見。五蘊沒有我,卻執著有我,愛著此我,過去現在未來都愛著稱為欲。貪是有我時,這種感覺,受用此我的感覺,生起我見時,心裡有一種滿足感,有喜受樂受,就會有貪愛,稱為薩迦耶貪。
 以上五種是名五貪。這五種貪裡面有欲也有貪,有希望得到的願望,還有堅固的黏著。
《披》貪有五種等者:此中貪相略別為二,一、欲,二、貪。攝異門分說:欲者,謂於未得、已得,希求獲得及受用故。貪者,謂於受用喜樂堅著故。(陵本八十四卷十六頁6401)言五種者,三唯欲界,一唯色界,一通三界,如文可知。希求當來人天樂異熟果,樂著現在已得自體,不離欲界起欲貪故,名於內身欲欲欲貪。餘文易了。
 這其中貪相要略分別為二種,一、欲,二、貪。〈攝異門分〉說:欲,是於尚未得到的,希望獲得;於已得的希望能受用。貪,是於受用欲境所生喜樂堅固的執著。如〈攝異門分〉卷84,2525頁所說。於所說的五種貪中,於內身貪、外身貪、境欲貪前三種貪唯是欲界;一種是色界欲的色貪,唯是色界;一種是薩迦耶欲的薩迦耶貪,是通於三界,如文中所說可知。
 希求未來人天快樂的異熟果報,愛樂耽著現在已得的自體,不離開欲界果報所起的欲貪,名於內身欲欲欲貪。其餘的文容易明了。此處的內身欲欲欲貪,三個欲字,分別為內身欲(所欲)、欲界欲(能欲)、欲貪。
亥三、明所為
 第三科明所為,說明它的目的,為什麼要修不淨所緣。
為欲令此五種欲貪斷滅、除遣、不現行故,建立六種不淨所緣。
 行者爲了使令內身、外身、境欲、色欲、薩迦耶欲這五種欲貪斷滅,消除排遣,使它不要現行,因此建立六種不淨所緣。修不淨觀時,若完整修習這六種不淨所緣,可以對治五種貪乃至證得涅槃出離生死。
戌二、配對治5 亥一、於內身欲欲欲貪
 第二科配對治,配合前面的六種不淨所緣,來對治這五種欲貪,分五科;第一科於內身欲欲欲貪,說明依內朽穢不淨對治內身欲欲欲貪。
謂由依內朽穢不淨所緣故,令於內身欲欲欲貪,心得清淨。
 依止內身的朽穢不淨為所緣境,要常常思惟身體裡面髪毛爪齒骨乃至洟涶淚汗屎尿等不淨相,使心能遠離於內身希求未來異熟果、愛樂耽著現在的自體,以及欲界五欲的欲貪,令心清淨。
亥二、於外身婬欲婬貪3 天一、標
 第二科於外身婬欲婬貪,說明依外朽穢不淨,對治於外身婬欲婬貪,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由依外朽穢不淨所緣故,令於外身婬欲婬貪,心得清淨。
 依止外身的朽穢不淨,觀察屍體種種的不淨,乃至糞穢、血所塗等,對於其他有情身體的婬欲婬貪厭棄,心裡會到清淨。因為所貪愛的其他有情身體死後,也像所緣屍體一樣不淨,這樣思惟觀察有力量時,可以對治婬欲婬貪。
 例如當觀想自己最愛戀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從青瘀到便穢處,一直到最後燒出一堆骨灰來的整個過程,真的會愛這一堆骨灰嗎?再想想看,到底愛的是什麼?
天二、釋2 地一、廣分別3 玄一、總標
 第二科釋,解釋,對治婬欲婬貪不那麼容易,它有很多微細的相貌,分二科;第一科廣分別,詳細的分別婬欲婬貪的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總標,總相的標示出來。
婬相應貪復有四種。一、顯色貪,二、形色貪,三、妙觸貪,四、承事貪。由依四外不淨所緣,於此四種相應婬貪,心得清淨。
 婬相應貪又有四種:
 一、顯色貪,對於青黃赤白等顯色的貪愛。例如貪愛他人的唇紅齒白等外表的色相。
 二、形色貪,對於高矮胖瘦等形色的貪愛。例如有人喜歡高挑清瘦的,有人喜歡胖胖的,環肥燕瘦各有風采各有所愛,這是形色貪。
 三、妙觸貪,對於身體柔軟細滑接觸所引起的貪愛。
 四、承事貪,對於能服務自己、殷勤承事自己的有情引起的貪愛。例如女子的長相與身材不一定理想,但是能順著自己的心意替自己作事、服務、燒得一手好菜,繫縛住自己的胃,將自己的心繫住了,裡外事情能作好,也會引起貪愛。
 如果有這四種貪愛時,要依外身的不淨所緣,觀察屍體的外身不淨,來斷除四種相應婬貪,心裡才會清淨。
玄二、別釋4 黃一、於顯色貪
 第二科別釋,各別解釋,分四科;第一科於顯色貪,說明如何對治於顯色的欲貪。
若於青瘀、或於膿爛、或於變壞、或於膨脹、或於食噉作意思惟,於顯色貪令心清淨。
 若是想到人死後變青瘀、膿爛、腐壞、膨脹,丟到外面受到鳥獸蟲蟻的食噉,內心這樣作意思惟,當這些朽穢變壞現象出現時,再美的膚色也變得青黑一片、暗淡無光,由此可以對治顯色貪令心清淨。
黃二、於形色貪
 第二科於形色貪,說明如何對治於形色的欲貪。
若於變赤作意思惟,於形色貪令心清淨。
 若觀想人死後一段時間以後,骨肉慢慢變壞了,原有美好的行相只剩下變成赤色的骨頭在那裡,白骨一堆,有何可愛?這樣作意思惟能斷除對於形色的貪愛,令心清淨。
黃三、於妙觸貪
 第三科於妙觸貪,說明如何對治於妙觸的欲貪。
若於其骨、若於其鎖、若於骨鎖作意思惟,於妙觸貪令心清淨。
 若觀想對方死後是一堆骨頭,或骨頭與骨頭之間聯繫的鎖,或是骨鎖,看到一堆骨人在眼前,這樣作意思惟,好感會全然消失,妙觸貪就完全清淨了。
 有一位單身男居士過去有修行,住在溫哥華,小時候,看人與一般人不一樣,看到的是一堆骨頭,不是有血有肉的人。當老師要他畫人時,他都畫出一堆骨頭,而不是一般人的相貌。由於他從小看人就是看到一堆骨頭,對人體不會生貪愛心,所以一生都沒有結婚。如果常常這樣想,一堆骨頭沒有什麼意思,骨頭是不可愛的,就不會有妙觸貪。
黃四、於承事貪
 第四科於承事貪,說明如何對治於承事的欲貪。
若於散壞作意思惟,於承事貪令心清淨。
 若對於會供奉承事自己的有情死後,肢體骨頭散壞,還能做甚麼?作意思惟有情死後散壞,能對治承事的貪愛,令心清淨。
玄三、總結
 第三科總結,總體的結語。
如是四種,名於婬貪令心清淨。
 如是思惟這四種不淨所緣,觀察屍體,從青瘀、膿爛、變壞、膨脹、食噉、變赤或骨鎖,或是散壞,可以對治自己婬欲的貪愛,名於婬貪令心清淨。
地二、引教證2 玄一、舉教
 第二科引教證,引佛在經教裡面的話來證成這一段文,分二科;第一科舉教,舉岀經教裡面的說法。
是故世尊乃至所有依外朽穢不淨差別,皆依四種憺怕路而正建立。
 因此佛陀對於乃至所有依於外身朽穢不淨的差別,都是依四種憺怕路所見屍體而正確建立的。
 通往墳墓放屍體的地方稱為憺怕(音伯)路,因為這條路慘澹,很少人願意去。四種憺怕路,是觀察外身即觀察屍體腐朽敗壞,是不清淨的。佛常常教比丘們觀察屍體,以屍體為所緣境,依這四種憺怕路,通往屍體的地方,建立這四種觀行,對治有情的四種貪愛。
玄二、配說4 黃一、顯青瘀等
 第二科配說,配合起來說,分四科;第一科顯青瘀等,顯示屍體變成青瘀、膿爛、變壞、膨脹、食噉等等。
謂若說言:由憺怕路見彼彼尸,死經一日,或經二日,或經七日,烏鵲、餓狗、鵄鷲、狐狼、野干、禽獸之所食噉,便取其相,以譬彼身亦如是性,亦如是類,不能超過如是法性。此即顯示始從青瘀乃至食噉。
 佛陀依四種憺怕路而建立的朽穢不淨,若於經中說:由憺怕路上或專門放屍體的寒屍林會看到很多各式各樣的屍體,死後經過一日,或經過二日,或經過七日,被烏鴉、喜鵲、或飢餓的狗、像老鷹類的鵄鷲、狐狸、野狼、野干(狐狸的一種)等禽獸所食噉,想要對治顯色貪的行者,便取青瘀、膿爛、變壞、膨脹、食噉等相貌為所緣境,以譬喻彼所愛有情即使是美好的外身在活著時,也是具有屍體同樣的不淨法性,死後也是與憺怕路上見到的屍體同類,不能超過這種不淨法性。這即是顯示始從青瘀、膿爛、變壞、膨脹乃至食噉,到最後被鳥獸吃掉。這樣的觀想可以對治有情的顯色貪。
黃二、顯示變赤
 第二科顯示變赤,顯示屍體變成赤色。
若復說言:由憺怕路見彼彼尸,離皮肉血,筋脈纏裹。此即顯示所有變赤。
 在經裡又說:由憺怕路到看到各式各樣的屍體,皮及血肉已經剝落,筋脈纏裹也沒有了。這即是顯示死後屍體變赤的變化。這樣的觀想可以對治有情的形色貪。
黃三、顯骨鎖等
 第三科顯骨鎖等,顯示屍體變成骨鎖等。
若復說言:由憺怕路見彼彼骨、或骨、或鎖。此即顯示或骨、或鎖、或復骨鎖。
 在經裡面又說到:由憺怕路見到各式各樣人的骨頭,或是骨、或連接二骨之間的鎖,有時看到頭蓋骨,有時看到手臂骨,或者是腳骨等等。這是顯示屍體變成骨、或鎖、或復骨鎖。這樣的觀想可以對治有情的妙觸貪。
黃四、顯示散壞
 第四科顯示散壞,顯示屍體骨頭散壞。
若復說言:由憺怕路見彼彼骨,手骨異處,足骨異處,髖骨異處,膝骨異處,臂骨異處,肘骨異處,脊骨異處,髆骨異處,肋骨異處,頷輪、齒鬘、頂髑髏等各各分散,或經一年,或二、或三,乃至七年,其色鮮白,猶如螺貝,或如鴿色,或見彼骨和雜塵土。此即顯示所有散壞。
 經裡又說到:由憺怕路見到各式各樣人的骨頭,手骨、腳骨、髖骨、膝骨、臂骨、肘骨、脊骨、髆骨、肋骨,一根一根的分散在不同的地方,頷輪,下巴的骨頭,也不完整了,齒鬘,牙齒像一個花環,頭頂骨,或髑髏,各各分散,經過一年、二年、三年,乃至七年,骨頭轉成鮮白色,好像海邊的螺貝,或如鴿色,白裡有點黃,或骨頭上面沾滿了塵土。這即是顯示所有的散壞。這樣的觀想可以對治有情的承事貪。
天三、結
 第三科結,結語。
如是依外所有朽穢不淨所緣,令於四種婬相應貪,心得清淨。
 這是依外所有朽穢的不淨所緣,使得行者於四種婬相應貪的心得以清淨。
亥三、於境欲境貪
 第三科於境欲境貪,由苦惱不淨及下劣不淨所緣能對治於境界的欲望與貪愛。
由苦惱不淨所緣,及下劣不淨所緣故,令於境相應若欲若貪,心得清淨。
 由順苦受觸為緣所生的身心不平等受及受所攝,於這些苦惱的不淨所緣,及於最下劣鄙穢事、最下劣欲界,對於下劣的不淨所緣,能令行者於與境界相應生起的欲或生起的貪得到對治,使得心能清淨。
亥四、於色欲色貪
 第四科於色欲色貪,由觀待不淨所緣能對治於禪定的欲望與貪愛。
由觀待不淨所緣故,令於色相應若欲若貪,心得清淨。
 由觀待不淨所緣,可以使行者對色界相應的欲貪,希望得到色界定,或希望保任色界定,或對色界定喜樂捨受的貪著,這種心得以清淨。
亥五、於薩迦耶欲薩迦耶貪
 第五科於薩迦耶欲薩迦耶貪,由煩惱不淨及速壞不淨所緣能對治於三界果報生起我見的欲望與貪愛。
由煩惱不淨所緣,及速壞不淨所緣故,令於從欲界乃至有頂諸薩迦耶若欲若貪,心得清淨。
 我見是煩惱的根本。有我,心不調柔,因為有我就有你,就有他,會有對立,我執是有情輪迴生死的根本原因。由我執會產生很多的煩惱,煩惱也是不清淨的,應該要觀察薩迦耶欲引起煩惱,以煩惱不淨為所緣境,及速壞不淨為所緣境,自己所執著的色受想行識五蘊,剎那無常、無恆久性、不可保信、變壞法性,這樣觀想,可以斷除我見,使得自己從欲界乃至有頂的非想非非想處天,愛著三界九地果報的薩迦耶欲的欲望或是貪愛得到對治,使得心能清淨。只要有我見,不論到哪裡去,都是煩惱的,都不清淨。
酉二、結名
 第二科結名,結說名稱。
是名貪行淨行所緣。
 如上所說六種不淨所緣,是名貪行者的淨行所緣。
 想要清淨內心貪欲的行者,應該觀察自己哪一種貪欲比較嚴重,先選擇能相稱的對治所緣境來修,在心中現起所知事同分影像。
 有貪心的人,想要清淨內心的貪欲,應該觀察自己哪一種貪比較嚴重,就選擇能對治的所緣,找一個相稱的所緣境來修;其次在心中以定地作意現出無顛倒錯誤的所知事同分影像,以正念正智安住其心;再思惟所緣的盡所有性、如所有性;成功時所作成辦,成就世間道的禪定,或岀世間的聖道獲得轉依。
申二、顯所說義2 酉一、結前說
 第二科顯所說義,顯示岀來所說的道理,分二科;第一科結前說,結束前面的說法。
如是且約能淨貪行,總說一切通治所攝不淨所緣。
 這裡是約能夠清淨有情的貪煩惱心行,說岀一切的不淨所緣有六種,這是總說一切通能對治貪行所攝的不淨所緣。
酉二、明今義
 第二科明今義,說明這裡的義理。
今此義中,本意唯取朽穢不淨,所餘不淨亦是其餘淨行所緣。
 這裡的義理當中,本來只是取朽穢不淨的道理,朽穢不淨有依內依外,其他的不淨也是可以清淨心中的貪行所緣。本來不淨所緣在其他經論中沒有說那麼詳細,只是粗說對內身的貪愛,或是對其他有情的貪愛,這段文,彌勒菩薩將其他都說了。有情的貪有五種,能淨貪行的不淨所緣除了朽穢不淨外,其他苦惱不淨、下劣不淨、觀待不淨、煩惱不淨、速壞不淨等五種所緣也能清淨有情的貪行,只是清淨貪的相貌是不同的。
《披》所餘不淨亦是其餘淨行所緣者:所餘苦惱不淨乃至速壞不淨,亦是能淨其餘貪行所緣,由是六種總說名為不淨所緣。
 所餘的苦惱不淨乃至速壞不淨,如果對於境欲有境貪,要修苦惱不淨及下劣不淨,如果對治色欲色貪,要修觀待不淨,如果對治薩迦耶欲薩迦耶貪,要修煩惱不淨及速壞不淨所緣,這些也是能清淨其他的貪行的所緣境,這六種合起來才是不淨所緣。由此可見不淨所緣可淺可深,完整的六種不淨所緣,能對治五種不同的貪煩惱,使有情證得世間道的禪定乃至岀世間的聖道。
巳二、慈愍所緣2 午一、徵
 第二科慈愍所緣,說明以慈悲憐愍一切有情為所緣的慈愍所緣的體相,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云何慈愍所緣?
 什麼是慈愍所緣?
午二、釋4 未一、略辨相2 申一、標義
 第二科釋,解釋,分四科;第一科略辨相,要略分別它的相貌,又分二科;第一科標義,標岀它的道理。
謂或於親品、或於怨品、或於中品,平等安住利益意樂,能引下中上品快樂定地勝解。
 慈愍的所緣境是:對於親品,與自己有親屬關係或有感情的人;或與自己有仇的,或是有怨的怨品;或是沒有親也沒有怨,可能是路人甲,或路人乙,沒關係的人,在所緣境裡一一的現岀來。對親品比較容易修,可以先現親品,再現中品,後現怨品,怨很難修,快樂給敵人,可能一下還作不到,或是看自己情況,現岀所緣境。總之所緣不離開這三類人,一切人與自己的關係分成親、怨、中三種,不論哪一種,都要平等心,安住在希望給予他人利益安樂的想法。這樣作意能夠引發下品,或是中品,或是上品快樂的定地勝解。
申二、釋名
 第二科釋名,解釋名相。
當知此中,親品、怨品,及以中品是為所緣;利益意樂、能引快樂定地勝解,是為能緣。所緣、能緣總略為一,說名慈愍所緣。
 應當知道在這種慈愍的觀行當中,再詳細的分別,這裡所說的親品、怨品,及中品是行者的所緣境。修慈悲愍時,必須在心中現岀親中怨品這三種有情,親品可以現出自己的母親,怨品現出仇敵,中品現出不認識的人為所緣境。所緣境是人,能緣的是心,內心有一種利益的動機,心意好樂的方向是希望他人得到利益,能引發快樂的定地勝解,這是能緣。
 依親品、怨品、中品三種有情為所緣,依利益意樂、能引快樂的定地勝解為能緣。所緣的有情,還有能緣的心,合起來稱為慈愍所緣。
 總之說所緣,一定要說能緣,沒有能緣的心,哪有所緣的境?所緣境不離能緣的心,當心裡現出任何一種對象,都要平等的觀想,希望所緣的對象能得到利益安樂,這樣的修法稱為慈愍所緣。
未二、配經說4 申一、慈俱心
 第二科配經說,配合經中所說,分四科;第一科慈俱心,慈是予樂,希望所緣對象得到快樂稱慈,慈愍與行者的心同時在一起活動,名慈俱心。
若經說言:慈俱心者。此即顯示於親怨中三品所緣利益意樂。
 如果經典裡面說:慈俱心方面。這是顯示行者對親怨中這三種有情為所緣,希望他們能得到利益的意樂為能緣。
申二、無怨無敵無損害2 酉一、標顯
 第二科無怨無敵無損害,經典裡面會說到無怨無敵無損害這三句話,分二科;第一科標顯,標示顯示出來。
若復說言:無怨、無敵、無損害者。此則顯示利益意樂有三種相。
 經典裡面又說到:無怨、無敵、無損害方面。這是顯示利益意樂有三種相:
 一、沒有怨恨、也沒有怨家,
 二、無敵,不與他人產生敵對,也沒有敵人,
 三、不會損害他人,不希望他人受到損害。
 這是再詳細解釋利益他人的相貌,不怨恨他,不與他敵對,不損害他,即是所謂的利益意樂。
酉二、逐釋
 第二科逐釋,各別的解釋。
由無怨故,名為增上利益意樂。此無怨性二句所顯,謂無敵對故、無損惱故。不欲相違諍義,是無敵對。不欲不饒益義,是無損害。
 無怨,是總說;無敵無損害是解釋無怨這句話,是別說。
 由於對一切有情都無有怨恨,名為增上利益意樂。希望他人得到利益的動機,是非常有力的,是增上的。這種於他有情無有怨的心性由二句話可以顯示出來,包括無有敵對者,不損害觸惱他人。不與他人互相違背諍論,是無敵對義。在身心上也不會讓他人受到損害,也不想他人得到不好的境界,不想要不饒益他,是無損害義。
申三、廣大無量2 酉一、標顯
 第三科廣大無量,解釋廣大無量義,分二科;第一科標顯,標示顯發出來。
若復說言:廣大無量者。此則顯示能引下中上品快樂。
 經裡面又說:廣大無量方面。這是顯示引發內心下品、中品,或上品的快樂。修慈悲觀,自己會先得到快樂,得到廣,或是大,或是無量的快樂。下文接著配對解釋。
酉二、隨釋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
欲界快樂名廣,初二靜慮地快樂名大,第三靜慮地快樂名無量。
 以慈悲觀為所緣境,成就了欲界定,欲界的快樂稱為廣,心裡有非常廣泛的快樂。慈悲觀成就,斷除瞋,得到初禪或二禪,初禪與二禪的快樂稱為大,大於廣。繼續修慈悲觀,得到第三禪的快樂稱為無量,第三禪是三界裡面最快樂的地方,快樂是無量的。
 修慈愍所緣成就可以得到下中上品快樂,下品是欲界的快樂,中品是初禪與二禪的快樂,上品是三禪的快樂。若說祝福眾生得到三禪的快樂,快樂滿身,由於它是無量,不能用數量來顯示它到底是多快樂,所以說快樂是無量的。
申四、勝解遍滿具足住
 第四科勝解遍滿具足住,顯示能引快樂定地勝解。
若復說言:勝解遍滿具足住者。此則顯示能引快樂定地勝解。又此勝解,即是能引快樂利益增上意樂所攝勝解作意俱行。
 若經典又說到:勝解遍滿具足住方面。這是顯示能夠引發快樂的定地勝解。又此快樂的定地勝解,即是能引發快樂的利益增上意樂所攝的勝解作意俱行。
 當行者以怨親中有情為所緣,以利益增上意樂所攝的定地勝解與第六意識一起活動,修習成就時,勝解遍滿具足於身心中,能獲得下品欲界廣泛的快樂;若修習成就初禪與二禪,能獲得中品色界的更大的快樂;若修習成就三禪,能獲得上品色界無量的快樂。
未三、廣差別2 申一、能緣
 第三科廣差別,詳細說明其中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能緣,說明能緣的心相。
若於無苦無樂親怨中三品有情,平等欲與其樂,當知是慈。若於有苦、或於有樂親怨中三品有情,平等欲拔其苦,欲慶其樂,當知是悲、是喜。
 若對無苦、無樂、親怨中三品的有情,平等的希望給與這些有情得到快樂,應當了知是慈三昧。若對於有苦的有情、或於有樂的親怨中三品有情,平等的希望拔除這些有情的痛苦,意欲慶賀隨喜其樂,應當了知是悲三昧、是喜三昧。拔苦是悲三昧,隨喜是喜三昧。
申二、所緣
 第二科所緣,說明所緣的境相。
有苦有情是悲所緣,有樂有情是喜所緣,是名慈愍所緣。
 對痛苦的有情是悲三昧(悲能拔苦)的所緣境,有樂(慈能與樂)有情是喜三昧的所緣境,隨喜有情的功德,是名慈愍所緣。
未四、顯方便
 第四科顯方便,說明慈愍所緣的作用。
若有瞋行補特伽羅,於諸有情修習慈愍,令瞋微薄,名於瞋恚心得清淨。
 若是有瞋心的有情,應對諸多有情修習慈愍所緣,使自己的瞋心微小薄劣,名於瞋恚心得清淨。這時自己的瞋恚心會清淨,瞋恚是一種煩惱不淨,煩惱去除就清淨了,因此有瞋心的人要修慈愍所緣。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