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十

                        彌勒菩薩說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詔譯
                        韓清淨科記
本地分中有尋有伺等三地之七
 這是〈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的第七個部分,繼續卷9所說三雜染中的生雜染。前面說到緣起差別十二支中的受差別,現在從愛差別開始。
戌八、愛差別3 亥一、欲愛
 第八科愛差別,愛的體性差別,分三科;第一科欲愛,說明欲界愛。
欲愛云何?謂欲界諸行為緣所生,於欲界行染汙希求,由此能生欲界苦果。
 欲愛是什麼?是指觸對欲界的五蘊等諸行生受為緣所生,對於欲界的五蘊、有情世間、及器世間諸行產生染污希求,由此造業而生出欲界的苦果。
亥二、色愛
 第二科色愛,說明色界的愛。
色愛云何?謂色界諸行為緣所生,於色界行染汙希求,由此能生色界苦果。
 色愛是什麼?是指觸對色界的五蘊等諸行生受為緣所生,對於色界的三昧樂產生染污希求,由此造業而生出色界的苦果。
亥三、無色愛
 第三科無色愛,說明無色界的愛。
無色愛云何?謂無色界諸行為緣所生,於無色界行染汙希求,由此能生無色界苦果。
 無色愛是什麼?是指觸對無色界的受等四蘊等諸行生受為緣所生,於無色界定產生染污希求,由此造業而生出無色界的苦果。
《披》欲愛色愛無色愛者:此中三愛,各有三相。一者、因相,二者、自相,三者、果相。言因相者,謂愛由緣境界受生,故說三界諸行為緣。言自相者,希求相是愛相,謂能發起諸取業故;或有是愛而非染汙,謂希求勝解脫,及依善愛而捨餘愛。為簡彼故,說於三界諸行染汙希求。言果相者,若彼彼處諸愛未斷,即彼彼處功能現前,能生後有,故說能生三界苦果。三愛差別,如文可知。
 這當中三種愛各有三相,包括因相、自相、及果相。
 說因相,是指愛煩惱由緣境界受而生,緣受有愛,因此說三界諸行為緣。
 說自相,是指希求相就是愛著相,有貪愛以後,就會產生種種的行動想要取得它,能發動諸取業故;或是有一種愛不是染汙心相應,不與無明相應的出離愛,希求殊勝的解脫,希求殊勝的善愛通常是指出家,想要出家修行,對於三界的愛就不再愛著,依善愛而棄捨其餘的愛。為了簡別希求勝解脫及善愛,而說對於三界諸行染污希求的愛。
 說果相,是指若是對於三界諸處的愛煩惱沒有斷除,愛種子還在阿賴耶識中,因緣具足時,在三界諸處功能現前,能生出後有的果報體。
 如果愛著欲界的境界,會得到欲界的苦果;愛著色界的境界,會得到色界的苦果;愛著無色界的境界,會得到無色界的苦果。三種愛的差別,如文所說可知。
戌九、取差別2 亥一、辨相4 天一、欲取
 第九科取差別,取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辨相,說明種種取的相貌,又分四科;第一科欲取,說明欲取的相貌。
欲取云何?謂於諸欲所有欲貪。
 欲取是什麼?是指為得到諸欲,及為了受用諸欲,對於所有欲的境界如色聲香味觸、男女等欲有貪,稱為欲貪。《俱舍論》卷10說:「世諸妙境非真欲,真欲謂人分別貪,妙境如本住世間,智者於中已除欲。」世間種種微妙的境界,不是真實的欲,因為這是外在的,所謂的欲,主要是內心的貪愛分別,有智慧的人已斷除欲貪,面對諸欲不會再生起欲貪分別。
天二、見取
 第二科見取,說明見取的相貌。
見取云何?謂除薩迦耶見,於所餘見所有欲貪。
 見取是什麼?是指除了薩迦耶見,所餘的邊執見、邪見、戒禁取見等所有欲貪。依〈攝事分〉卷89,2650頁所說,由貪著利養及恭敬的增上力,或為詰問責難他所安立的論點,或是為免脫於他人的難問,而生起見取。為何稱為取?因為這類人取著邊執見、邪見等見解是最殊勝,最高尚的。
天三、戒禁取
 第三科戒禁取,說明戒禁取的相貌。
戒禁取云何?謂於邪願所起戒禁所有欲貪。
 戒禁取是什麼?是指由於有邪見相應的生天之願,所生起的身護、語護等戒禁所有欲貪,以為由此戒禁可以滿足生天之願,如印度的外道持牛戒、持狗戒等為生天之因。
天四、我語取
 第四科我語取,說明我語取的相貌。
我語取云何?謂於薩迦耶見所有欲貪。
 我語取是什麼?是指對於自身,隨假言說,起於我執,隨執取著,所有的欲貪。
《披》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者:當知此中,若所取、若能取、若所為取,如是一切總說為取。問:何所取?答:欲、見、戒禁、我語是所取。問:何能取?答:四種欲貪是能取。問:何所為取?答:為得諸欲及為受用,故起初取。由貪利養及以恭敬增上力故,或為詰責他所立論,或為免脫他所徵難,起第二取。奢摩他支為所依止為所建立,為欲往趣世間離欲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三摩鉢底,起第三取。為欲隨說分別所計作業受果所有士夫,及為隨說流轉還滅士夫之相,起我語取。如下攝事分說。(陵本八十九卷十頁6750)今於此中略說所取、能取,如文可知。無所為取,然義定有,故應準釋。分別俱貪,名為欲貪,唯煩惱欲名為欲故。由是欲貪通三界有。
 應當知道在這中間,若所取的境界,能取的欲貪,若所為取就是取的目的,這一切總說為取。問:什麼是欲貪所取的對象?答:欲,色聲香味觸男女等欲;見,種種錯誤的思想,如我見等;戒禁,所受持禁制身語的戒條;我語取,對於自身隨假言說,起於我執生起我見我慢等,這四種是所取。
 問:什麼是能取?答:於四種所取的境界產生的欲貪是能取。
 問:什麼是所為取?答:為了得到種種色聲香味觸男女諸欲,及為了受用這些境界,生起欲取;由於貪著利養及恭敬等增上力的原因,或是為了詰責難問他人所安立的言論,或是為了免於他人所難問,生起第二種的見取;依止奢摩他支所建立的禪定,為了要往趣世間離欲的色界定乃至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處的三摩鉢底,生起第三種戒禁取;為了要隨順世間人所說而分別計度執著造業受果所有的人,及為隨順所說流轉還滅聖者的相貌,生起第四種我語取。如〈攝事分〉卷89,2650頁所說。
 現在於此處要略說明所取、能取,如文中所說可以知道。雖然其中沒有明白的說所取的內容,然而其中一定是有的,所以應該準照那裏的解釋。
 能分別的心與貪煩惱同時活動,名為欲貪,但唯是有煩惱欲才名為欲,不是指事欲,因此說欲貪通三界有。
亥二、料簡
 第二科料簡,重新思量簡擇說明。
初唯能生欲界苦果,餘三通生三界苦果。
 第一種欲取對欲界諸行有染污希求,由此造業,能生欲界的苦果,其他戒禁取、見取、我語取三種通於三界,有這三種錯誤的取著,能生欲界、色界、無色界的苦果。
《披》初唯能生欲界苦果等者:初一欲取唯欲界有,故說唯生欲界苦果。所餘三取通三界有,故說通生三界苦果。
 第一種欲取只有欲界才有,因此說唯生欲界苦果。其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三種取,通於三界,所以說通生三界苦果。
戌十、有差別2 亥一、別辨相3 天一、欲有2 地一、徵
 第十科有差別,有的體性差別,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辨明三有的相貌,又分三科;第一科欲有,說明欲有的體相,又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欲有云何?
 欲有是什麼?
地二、釋2 玄一、辨類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辨類,辨明欲有的類別。
謂欲界本有、業有、死有、中有、生有,及那落迦、傍生、餓鬼、人、天有,總說名欲有。
 欲界的有,有本有、業有、死有、中有、生有,及那落迦、傍生、餓鬼、人、天有共十種,總說名為欲有。
 有,是指存在、生存之義。欲界的欲有四種:一者情欲,二者色欲,三者食欲,四者婬欲。下極阿鼻地獄,上至第六他化天,男女相參,多諸染欲,稱為欲界。
 欲界本有,指欲界有情在生有與死有之間,業力壽命存續期間稱為本有。
 業有,又名為行有,指身口意所作善惡之業因,能招未來善惡之業果,因果不亡,故名業有。由染污希求諸欲造業而招感欲界的果報,名欲界的業有。
 死有,指本有之後,中有之前,五蘊業果色身一時壞滅,稱為死有。
 中有,也名中陰,指諸眾生此身死後,識未託胎,現在所作善惡業因,必取當來善惡諸趣之果,因果不亡,因此名中有。將來欲界受生的中有,名欲界中有;死有的同時就有一個中有生起,中有不是正式的果報,它是在死有與生有二有中間產生的。
 生有,是指隨業識依中有入胎獲得下一世異熟果報體的一剎那。那落迦、傍生、餓鬼、人、天有,是指五趣的有。
 《俱舍論》卷10說,佛陀以五種相說明中有:
 一、意成,指中有,由意所成,從意所生,也稱為意成身,不是父精母血等所有外緣所合成的;
 二、求生,中有常喜尋伺將要受生的處所;
 三、食香,也稱為尋香行。因為中有沒有段食,只能受用香味,以香為食;
 四、中有,是指二趣中間的五蘊生命體,中間的有稱為中有,只有清淨天眼才看得到。
 五、起,中有也稱為起,因為對向當生暫時起故,起是暫時生起的身體。
 《契經》上說:「有壞自體起,有壞世間生」有壞是指有情的身體一定要先壞掉,中有才會生起,這個世間一定要壞滅世間才會不斷的產生。又說,「有補特伽羅,已斷起結,未斷生結。」這是說有些有情已經斷除欲界及色界中有的煩惱,可是還有無色界生有的煩惱沒有斷除,沒有中有的煩惱稱為已斷起結,還要到無色界去受生,稱為未斷生結。
玄二、出體
 第二科出體,說名有的體性。
此復由先所作諸行煩惱攝受之所熏發。
 這些「有」是由過去生所造作的種種業行,由愛取煩惱攝受之所熏發而成的異熟果。
《披》欲有云何等者:除生剎那,死前餘位所有諸蘊,是名本有。業能引有,名為業有。死剎那位所有諸蘊,名為死有。死有、生有中間生故,名為中有。初生剎那,名為生有。業所引果有五趣別,由是建立那落迦有乃至天有。如是一切,若欲界繫,總名欲有。又復那落迦等五有,由先所作福非福行,及與愛、取煩惱攝受差別熏發方能現前,業果異熟理應爾故。
 除了生的一剎那,一直到死以前所有的諸蘊,稱為本有。業力能引發有,稱為業有。死的一剎那位所有的諸蘊,稱為死有。死有與生有中間所生的,稱為中有。剛投生的一剎那,名為生有。業所引生的果報有五趣的差別,由此建立地獄有、餓鬼有、傍生有、人有、乃至天有。如是這一切有,都是屬於欲界所繫,總名為欲有。又地獄等五趣的有,是由過去所作的福行、非福行,及與愛煩惱、取煩惱所攝受的差別熏發才能現前,這是業果異熟的理則法爾如是。
天二、色有
 第二科色有,說明色界天的色有。
色有云何?謂除那落迦、傍生、餓鬼、人有,所餘是色有應知。
 色有是什麼?是指除了地獄、傍生、餓鬼、人有,所餘的是色(界天)有,包括本有、業有、死有、中有、生有、及天有。此處還應該簡除欲界天有。
《披》色有云何等者:若色界繫本有、業有、死有、中有、生有、天有,總名色有應知。以色界非那落迦等生所依處,是故除之。
 若繫屬於色界本有、業有、死有、中有、生有、天有,總名色有應當了知。因為色界不是地獄等生命所依處,因此簡除四種有。
天三、無色有
 第三無色有,說明無色界的無色有。
無色有云何?謂復除中有,所餘是無色有應知。
 無色有是什麼?是指除了中有以外,所餘的本有、業有、死有、生有、天有五種是無色有。
《披》無色有云何等者:無色界繫本有、業有、死有、生有、天有,名無色有。以無色界無中有生,故復除之。
 屬於無色界所繫的本有、業有、死有、生有、天有,名為無色有。由於無色界沒有中有生,因此除去中有。要到無色界去受生的人是沒有中有的,因為無色界沒有色身,所以那個人如果在哪裡修定,死的當處就是無色界受生處,稱為無色有。
 無色界的生命型態到底是怎樣很難說,在部派佛教裡有爭議,有的部派覺得名色相依,生命體不可能沒有色,無色界的人還是有色,只是跟欲界有情的色不一樣,非常輕盈,不是麤色,一般人看不到的。
 主張無色界天人還是有微細色的人說:經中說舍利佛死時,無色界天淚如細雨;像毛毛雨一樣,這就證明無色界天的人應該也有色。本論說, 無色界有情可以有定果色,沒有業果色。這種人要是來人間修行時想要聽佛說法,必需先變出一個色身才能坐下來聽法,若所變色身太輕會坐不住而飄起來,所以佛會要他們變出比較粗重的身體,才能坐在那裡聽佛說法。
亥二、明建立2 天一、問
 第二科明建立,說明所建立的有,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出問題。
問:依何義故建立七有,所謂那落迦、傍生、餓鬼、人、天有,業有,中有?
 問:為什麼要建立這七種有,包括地獄、畜生、餓鬼、人、天有,業有及中有?
天二、答2 地一、略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的標示出來。
答:依三種所作故。
 答:是依有情三種所作的原因。
地二、配釋
 第二科配釋,配合解釋。
一、能引有,謂一;二、趣有有,謂一;三、受用果有,謂五。
 七種有分成三類:
 一、能引有,所造作的業力能夠引發一切果報體的有,由此建立業有。
 二、趣有有,趣向生有的有,就是中有。
 三、受用果有,受用五趣果報的有,是指五趣,包括那落迦、傍生、餓鬼、人、天。
《披》依三種所作等者:業能引有,是名業有所作。中有趣有,是名中有所作。那落迦等為受用果,是名那落迦等五有所作。依此三種所作差別,建立那落迦等七有應知。
 所造業能引發有,稱為業有所作。中有趣向生有,稱為中有所作。那落迦等五趣的果報體是在該趣的受用果,稱為那落迦等五有所作。依這三種所作的差別,而建立那落迦等七種有應該知道。
戌十一、生差別2 亥一、別辨相10 天一、生
 第十一科生差別,生的差別相,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辨明生的相狀,又分十科;第一科生,說明生的相狀。
生云何?謂於胎、卵二生,初託生時。
 生是什麼?是指胎生和卵生,這二種生命體最初寄託在母腹受生時。
天二、等生
 第二科等生,說明等生的相狀,等是圓滿的意思。
等生云何?謂即於彼身分圓滿,仍未出時。
 等生是什麼?是指在母腹的眾生,身分圓滿,身體各部分六根已經圓滿,但還沒有生出的時候。
天三、趣
 第三科趣,說明趣的相狀。
趣云何?謂從彼出。
 趣是什麼?是指從母腹出來。
天四、起
 第四科起,說明起的相狀。
起云何?謂出已增長。
 起是什麼?是指生出來以後,身分逐漸增長。
天五、出現
 第五科出現,說明出現的相狀。
出現云何?謂於濕、化二生,身分頓起。
 出現是什麼?有兩種生命體稱作出現,一種是濕生,一種是化生。濕化二生的身體都是忽然現前,不過他們有差別;化生的人,身體是忽然生出來,六根頓生全部具足;但是濕生,牠的諸根是慢慢生起的。
《披》生等生趣起者:若諸有情託母胎生,或託卵生,彼初託位名之為生。諸根依處圓滿成就,若未從彼胎、卵出時,是名等生,由遍滿義是等義故。若從彼出,是名為趣,剖胎破殼正趣生故。出已增長,是名為起;謂從嬰孩、童子等位,乃至往趣衰老等位,皆此攝故。
 如果諸多有情是託母胎而生,或是託卵而生,在初託位時稱為生。諸根以及諸根的依處扶根塵,都已經圓滿成就,若是還在母胎或是在卵裡沒有出生,稱為等生,因為諸根及根身都普遍生長圓滿是等的意思。如果從母腹出來,稱為趣,這是由於剖胎或破殼而出,正趣向生時。出生以後繼續長大,稱為起。起,是指從嬰孩、童子等位,乃至往趣衰老等位,都可以稱為起。
天六、蘊得
 第六科蘊得,說明蘊得的相狀,指五蘊成就。
蘊得云何?謂即於彼諸生位中五取蘊轉。
 蘊得是什麼?蘊是積聚的意思,得是成就,蘊得是指前面說的生、等生、趣、起、出現等生位的各種漸次中有五蘊生起活動。轉就是現前或是出現的意思。
天七、界得
 第七科界得,說明界得的相狀,通常界是指因或者是種子。
界得云何?謂即彼諸蘊因緣所攝性。
 界得是什麼?界指因,五蘊是由阿賴耶識的業種子及名言種子由愛取滋潤所生,稱為因緣所攝性。由種子產生功能,稱為界得,主要說明生起五蘊的因緣。
天八、處得
 第八科處得,說明處得的相狀,指六根成就。
處得云何?謂即彼諸蘊餘緣所攝性。
 處得是什麼?五蘊為等無間緣、所緣緣、和增上緣和合而有,稱為餘緣所攝性。
 〈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1860頁說:為欲顯示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三種緣義故,建立處得。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處,六處有心法有色法。有了界得的種子為因緣而有五蘊,五蘊生起之後攝藏於阿賴耶識中的諸根種子,加上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而有處得,諸根才能生起運轉。
天九、諸蘊生起
 第九科諸蘊生起,說明諸蘊生起的相狀,指五蘊相續。
諸蘊生起云何?謂即彼諸蘊日日飲食之所資長。
 諸蘊生起是什麼?是指五蘊每天必須有段食,觸食,意思食,和識食四種食物來資助長養,才能相續存活。
天十、命根出現
 第十科命根出現,說明命根出現的相狀,指生命依業力相續。
命根出現云何?謂即彼諸蘊餘壽力故,得相續住。
 命根出現是什麼?是指五蘊依業力持續所得的壽命之力,使五蘊得以相續安住。壽力就是命根。
《披》蘊得界得處得者:得有三種,一、種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現行成就。如下決擇分釋。(陵本五十二卷九頁4174)今約現行成就,說名蘊得;種子成就,說名界得;自在成就,說名處得。其義應知。
 得有三種,包括:一、種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現行成就。如下〈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2,1731頁所解釋。
 現在說現行成就,稱為蘊得;種子成就,稱為界得,自在成就,稱為處得。其中的義理應當了知。五蘊現行,是現行成就;由種子成就五蘊,是界得;由三種緣增上,使六處自在成就是處得。
亥二、結略義
 第二科結略義,結說要略的義理。
此生支略義者,謂若生自性、若生處位、若所生、若因緣所攝、若任持所引、若俱生依持,是名略義。
 此處所說的生支的要義,是指生的自性─生的特性(生及出現)、生處位─生的過程(等生、趣、起)、所生─所生果(蘊得)、因緣所攝─四緣所攝法(界得、處得)、任持所引─四食任持(諸蘊生起)、俱生依持─命根,是名要略的義理。以下《披尋記》依前文分別再作歸納。
《披》此生支略義等者:生自性攝生及出現;生處位攝等生、趣、起;所生,謂蘊得;若因緣所攝,謂界得、處得;任持所引,謂諸蘊生起;俱生依持,謂命根出現;是名生支略義差別。
 依前文所說,生的自性,含攝生、出現,指胎生與卵生生命體剛託生時及濕化二生的身體頓生;生處位,含攝等生、趣、起,指在母腹時,身分圓滿尚未出生的等生、從母腹出生的趣、出生已後身分逐漸增長的起;所生,是指蘊得的五蘊生起活動;因緣所攝,是指界得、處得(餘三緣),即諸蘊的種子因緣與及生起諸識的增上緣、所緣緣、等無間緣;任持所引,是指諸蘊生起,由四食滋長,使五蘊相續;俱生依持,是指命根出現,依業力持續壽命,使五蘊得以相續安住。以上名為生支的略義差別。
戌十二、老死差別2 亥一、老差別2 天一、別辨相17 地一、衰
 第十二科老死差別,說明老差別與死差別,分二科;第一科老差別,說明老的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老的相狀,又分十七科;第一科衰,說明衰的相狀。
衰云何?謂依止劣故,令彼掉動。
 衰是什麼?指所依止的六根都很下劣,軟弱無力,使六根顫掉,搖搖欲墜。
地二、老
 第二科老,說明老的相狀。
老云何?謂髮色衰變。
 老是什麼?指頭髮色變白衰退的變化。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39說:老與少壯有些不同,頭上開始生出白髮,就是老的開始;若身中增益的大種多、損減的大種少的人,不生白髮。若損減的大種多、增益的大種少的人,頭生白髮;氣勢強的人,不生白髮,氣勢弱的人,頭生白髮;白髮不由老相故起,但眾同分將欲盡時,有此異熟可厭相起。如酒和油等將欲盡時,法爾於中有殘滓汙穢生起。
 欲界有情有白髮,色無色界有情沒有,地獄有情沒有白髮,傍生及鬼有;四大洲中除北俱盧洲的人沒有白髮,其餘三洲人有。凡夫聖人都有白髮,諸聖者中從預流果乃至獨覺都有白髮唯除世尊,佛沒有這種可厭相。諸佛都沒有髮希、髮白、皮緩、皮皺、音聲破壞、解支節苦,也沒有心亂漸捨諸根,般涅槃時諸根頓滅。
地三、襵
 第三科襵(音:摺),說明襵的相狀。
襵云何?謂皮膚緩皺。
 襵是什麼?指皮膚鬆弛皺紋增多。
地四、熟
 第四科熟,說明熟的相狀。
熟云何?謂火力衰減,無復勢力受用欲塵。
 熟是什麼?指身體所有的器官、體能、精神、氣力、飲食都在衰退及遲緩,吃不下、坐不住、站不久、睡不著,再也沒有力能受用種種色聲香味觸的欲塵。
地五、氣力損壞
 第五科氣力損壞,說明氣力損壞的相狀。
氣力損壞云何?謂性多疾病故,無有勢力能作事業。
 氣力損壞是什麼?老的時候,很多疾病都出來了,常常要去看醫生,沒有力量做種種事,有時連端一碗飯、倒一杯水的力量都沒有。
地六、黑黶間身
 第六科黑黶間身,說明黑黶間身的相狀。
黑黶間身云何?謂黯黑出現,損其容色。
 黑黶間身是什麼?指臉上、手上、身上開始有黑色的斑點,損害原本潔淨的容貌色相。
地七、身脊傴曲喘息奔急
 第七科身脊傴曲喘息奔急,說明身脊傴曲喘息奔急的相狀。
身脊傴曲、喘息奔急云何?謂行步威儀身形所顯,由此發起極重喘嗽。
 身脊傴曲、喘息奔急是什麼?這是指走路的身形姿態,彎腰駝背,手腿顫動、不穩的樣子,由此引發很重的喘息及咳嗽。傴就是彎腰駝背,走不到幾步就開始喘,步履短而略顯急促,深恐跌倒的樣子。
《披》謂行步威儀身形所顯者:身脊傴曲,此由身形所顯。喘息奔急,此由行步威儀所顯。
 身體脊椎彎腰駝背,這是由身形所顯現的狀態。喘息奔急,是由行步威儀姿態所顯。走路時很容易喘,是有點老了,如果還不會是還沒有全部老化。
地八、形貌僂前
 第八科形貌僂前,說明形貌僂前的相狀。
形貌僂前云何?謂坐威儀位,身首低曲。
 形貌僂前是什麼?是指坐著的時候,頭一直往下垂抬不起來,身體也是彎腰駝背,僂是駝背。
地九、憑據杖策
 第九科憑據杖策,說明憑據杖策的相狀。
憑據杖策云何?謂住威儀位,依杖力而住。
 憑據杖策是什麼?指住的威儀,是站立時必須要拿柺杖,以支撐腿力與不穩的身體。
地十、昏昧
 第十科昏昧,說明昏昧的相狀。
昏昧云何?謂臥威儀位,數重睡眠。
 昏昧是什麼?是指躺臥時的威儀,由於精神不濟,常會昏沉,常常需要睡覺
地十一、羸劣
 第十一科羸劣,說明羸劣的相狀。
羸劣云何?謂即於此位,無力速覺。
 羸劣是什麼?是指在這種位階,睡得很沈重,沒有辦法很快醒過來。
地十二、損減
 第十二科損減,說明損減的相狀。
損減云何?謂念慧衰退。
 損減是什麼?是指記憶力及智慧的觀察、決擇力衰退。
地十三、衰退
 第十三科衰退,說明衰退的相狀。
衰退云何?謂念慧劣故,至於善法不能現行。
 衰退是什麼?是指念力與思惟決擇的慧力退失而羸劣,導致於想要修行的善法退失不能現行。
《披》衰退云何等者:由念慧劣,是故名衰。由信等善法不能現行於前,是故名退。
 念力與智慧都慢慢的衰弱了,是名為衰。由此信進念定慧這些善法都不能現行,因此說名為退。
地十四、諸根耄熟
 第十四科諸根耄熟,說明諸根耄熟的相狀。
諸根耄熟云何?謂身體尫羸。
 諸根耄熟是什麼?是指六根功能衰退,身體非常虛弱羸劣。
地十五、功用破壞
 第十五科功用破壞,說明功用破壞的相狀。
功用破壞云何?謂彼於境不復明利。
 功用破壞是什麼?在眼耳鼻舌身意接觸色聲香味觸法時,諸根的功能已經衰退到破壞,沒有那麼清楚俐落了。
 例如眼睛本來沒有老花眼的,現在慢慢有老花眼了,耳朵本來沒有重聽的,現在慢慢聽不到,鼻子也不大靈,吃東西沒有胃口,身體不是那麼俐落,站起來坐下來都要花很久的時間,記憶力及智慧等都衰退。
地十六、諸行朽故
 第十六科諸行朽故,說明諸行朽故的相狀。
諸行朽故云何?謂彼於後將欲終時。
 諸行朽故是什麼?指眼耳口鼻舌身意諸根及五蘊已經枯朽衰竭,快要臨命終時。
地十七、其形腐敗
 第十七科其形腐敗,說明其形腐敗的相狀。
其形腐敗云何?謂壽量將盡,身形臨壞,於諸事業無復功能。
 其形腐敗是什麼?這時已經接近死亡,壽量將盡,四大快要敗壞,對於任何事情都沒有能力去做了。
天二、結略義
 第二科結略義,結說要略的義理。
此老略義者,謂依止變壞、鬚髮變壞、充悅變壞、火力變壞、無病變壞、色相變壞、威儀變壞、無色諸根變壞、有色諸根變壞、時分已過、壽量將盡,略義應知。
 此中十七句老的要義可歸納成十一種,是指依止變壞─六根衰退;鬚髮變壞─髮色衰變;充悅變壞─皮膚緩皺;火力變壞─火力衰減,無復勢力受用欲塵;無病變壞─性多疾病故,無有勢力能作事業;色相變壞─黑黶間身;威儀變壞─身脊傴曲喘息奔急及形貌僂前與憑據杖策;無色諸根變壞─昏昧、羸劣、損減、衰退;有色諸根變壞─諸根耄熟與功用破壞;時分已過─諸行朽故;壽量將盡─其形腐敗,其中要略的義理應該要知道。
《披》此老略義等者:老支差別,前文別釋有十七句,今結略義總有十一。依止變壞等,別配差別中初六句;威儀變壞攝差別中次五句;無色諸根變壞攝差別中第十二、十三兩句;有色諸根變壞攝差別中第十四、十五兩句;時分已過、壽量將盡別配差別中第十六、十七兩句應知。
 老支的差別,將前文各別解釋有十七句,現在結要義歸納成十一句。依止變壞等,指身體各部分衰退的情形,各別配十七句差別中初六句,包括衰、老、襵、熟、氣力損壞及黑黯間身等;威儀變壞,指行住坐臥四威儀也會開始有變壞,攝十七句差別中次五句,包括身脊傴曲喘息奔急、形貌僂前、憑據杖策、昏昧、羸劣等。無色諸根變壞,指念慧衰退於善法不能現行等,攝差十七句差別中第十二、十三兩句的損減與衰退。有色諸根變壞,指眼等五根衰退,攝差十七句差別中第十四、十五兩句的諸根耄熟、功用破壞。時分已過、壽量將盡,各別配十七句差別中的第十六、十七兩句的諸行朽故、其形腐敗。
亥二、死差別2 天一、約補特伽羅相辨2 地一、彼彼有情
 第二科死差別,死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約補特伽羅相辨,約人的相貌來說,又分二科;第一科彼彼有情,說明各種有情的相貌。
彼彼有情云何?謂那落迦等有情。
 彼彼有情是什麼?是指地獄、餓鬼、畜生、人、及天等三界有情。
地二、種類
 第二科種類,有情的種類。
種類云何?謂即彼一切。
 有情的種類是什麼?指三界五趣中,每一趣都有各式各樣的有情,死的情況都不一樣。
《披》謂即彼一切者:彼謂那落迦等彼彼有情,於中復有眾多差別,是名一切。
 這裡所說的「彼」是指地獄、餓鬼、畜生、人、天等五趣的種種有情,每一趣中的有情又有很多的差別,因此名為一切。
天二、約法相辨2 地一、別辨相9 玄一、終
 第二科約法相辨,約死的法相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別辨相,各別說明死的相狀,又分九科;第一科終,說明終的相狀。
終云何?謂諸有情離解支節而死。
 終是什麼?是指諸有情遠離解支節的苦而死。〈五識身相應地〉卷1,37頁說,天人及那落迦有情是化生的,沒有解支節的苦。
玄二、盡
 第二科盡,說明盡的相狀。
盡云何?謂諸有情由解支節而死。
 盡是什麼?是指諸有情是由解支節而死。
 人將命終時,有風氣,解支節如刀,稱為刀風,又名解支節,能將皮肉筋骨脂髓精血一切解截。
 《五王經》說:「欲死時刀風解形,無處不痛。」《安樂集》上說:「若刀風一至,百苦輳身。」《行事鈔資持記》上一之下說:「能解支節故喻如刀。」除了天人及那落迦有情是化生的,沒有解支節的苦,其餘欲界有情都有解支節苦。
《披》離解支節及解支節而死者:天、那落迦,離解支節而死。所餘生處,解支節死。如前意地已說。(陵本一卷十五頁77
 天與那落迦是化生的,沒有解支節苦,離解支節而死。欲界其他處所受生有情,將命終時,身體中皮肉筋骨脂髓精血等被風大割截分解,像烏龜脫殼一樣痛苦。如〈意地〉卷1,37頁已說過。
玄三、壞
 第三科壞,說明壞的相狀。
壞云何?謂識離身。
 壞是什麼?是指阿賴耶識捨離身體。
《披》謂識離身者:識捨所依,名識離身。或從上捨,或從下捨,如是最後乃至心處。如前意地已說。(陵本一卷十六頁79
 阿賴耶識捨離所依止的色身,名為識離身。識捨離身時或是從上方頭部往下捨離,或是從下方腳部往上捨離,這樣最後漸漸到心臟處捨離身體。如前〈意地〉卷1,38頁已說。
玄四、沒
 第四科沒,說明沒(音:歿)的相狀。
沒云何?謂諸色根滅。
 沒是什麼?是指眼耳鼻舌身諸根滅壞。
《披》謂諸色根滅者:五有色根最後滅已,不更相續故。
 諸色根滅指五種有色根最後滅壞之後,不能繼續使用,眼不能見乃至身不能感觸,稱為沒。
玄五、捨壽
 第五科捨壽,說明捨壽的相狀。
捨壽云何?謂氣將盡位。
 捨壽是什麼?是指氣息將要完全耗盡時。
玄六、捨煖
 第六科捨煖,說明捨煖的相狀。
捨煖云何?謂不動位。
 捨煖是什麼?是指肢體不能動了。
《披》謂不動位者:由捨煖已,身僵仆故,不能運轉,得不動名。
 不動位,是指捨煖以後,身體僵直,不能再動了,因此稱為不動。
玄七、棄捨諸蘊命根謝滅
 第七科棄捨諸蘊命根謝滅,說明棄捨諸蘊命根謝滅的相狀。
棄捨諸蘊命根謝滅云何?謂時死。
 棄捨諸蘊命根謝滅是什麼?是指壽盡故死。例如這人的壽命本來是一百歲,一百歲時才死,稱為棄捨諸蘊命根謝滅。
玄八、死
 第八科死,說明死的相狀。
死云何?謂遇橫緣,非時而死。
 死是什麼?是指遇到橫緣,不是應該死的時候而死。橫緣,是非時死的橫死因緣而死,並非由前世之業果而導致命終。《藥師經》說橫死有:得病無醫、王法誅戮、非人奪取精氣、火焚、水溺、惡獸啗、墮崖、毒藥咒咀、飢渴所困,共九種。
《披》謂時死非時死者:隨感壽量滿盡故死,此名時死。若由福盡,或不避不平等故死,名非時死。如前意地已說。(陵本一卷十三頁65
 有情隨過去生感得的壽量已經圓滿、受用盡了,稱為時死。若是由於福報盡了或不避不平等而死,稱為非時死。如前〈意地〉卷1,32~34頁已說。
玄九、時蘊盡2 黃一、徵
 第九科時蘊盡,說明時蘊盡的相狀,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時蘊盡云何?
 時蘊盡是什麼?
黃二、釋2 宇一、第一義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第一義,說明時蘊盡第一種相貌。
謂初死未久位。
 剛死不久時,稱為時蘊盡。
宇二、第二義
 第二科第二義,說明時蘊盡的第二種相貌。
又死魔業名時蘊盡。
 或者說死魔業名為時蘊盡。人壽盡命終為魔,因為業報已盡,捨離現生之處,障蔽修道,喪失智慧之命,因此稱為死魔。
《披》時蘊盡等者:一期五蘊夭喪殞歿,不相續住,名時蘊盡。當知此是死魔所作,由五取蘊現在生已,便有夭喪殞歿隨逐故,是故死魔業亦名時蘊盡。
 一期生命體的五蘊壽力已盡,死亡殞歿,不再相續安住,名為時蘊盡。應當知道這是由死魔所作,只要由五取蘊現在生了以後,便會有夭折喪亡殞歿隨逐,因此死魔業也名為時蘊盡。
地二、結略義
 第二科結略義,結說要略的義理。
此死略義者,謂若死、若死法、若死差別、若死後位,是名略義。
 這裡所說死的要略義理,是指死─終與盡;死法─壞與沒;死差別─捨壽、捨煖、棄捨諸蘊命根謝滅、死、時蘊盡;死後位─時蘊盡,這些稱為略義。
《披》此死略義等者:於中若死攝初二句,若死法攝次二句,若死差別攝次六句,若死後位結後一句應知。
 在其中若死含攝初二句的終與盡,若死法含攝次二句的壞與沒,若死差別所攝次六句的捨壽、捨煖、棄捨諸蘊命根謝滅、死、及時蘊盡的二種義,若死後位結後一句的時蘊盡應該知道。
申三、結
 第三科結,結說緣起差別。
如是名為緣起差別應知。
 如上所說稱為緣起差別應當了知。
未五、緣起次第難2 申一、別辨3 酉一、順次第說2 戌一、問難
 第五科緣起次第難,對於緣起次第的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別辨,各別的說明,又分三科;第一科順次第說,解釋順次第說的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問難,難問。
問:何因緣故,無明等諸有支作如是次第說?
 問:是什麼因緣,無明等諸有支要以無明緣行,行緣識乃至生緣老死的次第來說?
戌二、答釋3 亥一、第一差別2 天一、釋10 地一、無明緣行
 第二科答釋,回答解釋,依順次第分為三種說明,分三科;第一科第一差別,說明第一種差別,又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又分十科;第一科無明緣行,說明無明緣行。
答:諸愚癡者要先愚於所應知事,次即於彼發起邪行。
 答:愚癡就是有無明的人,所有愚癡沒有智慧的人,要先愚昧於所應知的緣生諸法,於緣生法不知唯有如幻諸行,妄起我見及我慢我執等,其次為自受樂或非苦樂故,對於所愚癡的緣生諸法,造作福行、非福行、和不動行等能夠引生三界苦果的邪行。
 這一段文意指無明緣行,無明是指於隨順假名安立的一切法執為實有的心,依此執為我我所,因此顛倒心能集聚造作諸業,稱為無明緣行。
《披》諸愚癡者至發起邪行者:謂現法中,名色為緣六處生起,是名所應知事。不斷不知,故名為愚。由是六處名為無明引因依處。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六卷十六頁4545)福與非福及不動行皆名邪行,能引苦故,非解脫故。
 有情入母胎所得的生命體稱為名色。在現法中,以名色為緣,慢慢長出六根等,是名所應知事。對所應認識的生命體的形成與死生流轉這件事,不能斷除這種苦果的一再生起與流轉,也不明白能感得果報體的種種原因,因此稱為愚。眼等六處是無明引因的依止處,由六根接觸六境而有種種的愚癡生起,稱為無明引因依處。如下〈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1862頁所說。
 五戒十善等福行、五逆、十惡等非福行、修世間禪定,報生色界、無色界天等不動行,都是不能出離三界含有顛倒的邪行,能夠引生苦果,不是真實的解脫。
地二、行緣識
 第二科行緣識,說明行緣識。
由邪行故,令心顛倒。
 由福行、非福行及不動行等邪行熏成隨業識,此識隨順所造業行,令中有心生顛倒,馳赴所生。
地三、識緣名色
 第三科識緣名色,說明識緣名色。
心顛倒故,結生相續。
 由於中有心生顛倒,於當生父母所出濃厚精血、合成一段,此時中有滅;與滅同時,即由一切種子識功能力故,有餘微細根及大種和合而生,及餘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摶生。於此時中,說識已住,結生相續,即此名為羯羅藍位。
地四、名色緣六處
 第四科名色緣六處,說明名色緣六處。
生相續故,諸根圓滿。
 結生相續,生命相續之後,眼等六根逐漸成熟圓滿。
地五、六處緣觸觸緣受
 第五科六處緣觸觸緣受,說明六處緣觸、觸緣受。
根圓滿故,二受用境。
 諸根圓滿後,與境和合便有識生,根與識二種便能受用境界;由根境識三和故有順樂受等觸生,依此便生樂等三受。從此三受引生三愛:由苦逼有情於樂受發生欲愛,或有於樂非苦樂受發生色愛,或有唯於非苦樂受生無色愛。從欣受愛起欲等取,受用色聲香味觸法六塵。這是說明六處圓滿而有觸,由觸根與識便能受用境。
地六、受緣愛
 第六科受緣愛,說明受緣愛。
受用境故,若耽著,若希求。
 從此三受引生三愛,於五妙欲境之樂受發生欲愛,或有於樂受、非苦樂受發生色愛,或有唯於非苦樂受生無色愛。由此耽著從五欲,或於色無色定生起染污希求。
地七、愛緣取
 第七科愛緣取,說明愛緣取。
由希求故,於方覓時煩惱滋長。
 由染污希求三界愛,在希求尋覓所愛境時,貪愛的煩惱增長而生起欲等取。欲取是指於欲界色聲香味觸五塵之境,貪欲取著;見取是指取著於六十二見等之邪心分別;戒禁取,依於邪見取著錯誤的身語,謬以為戒,由此成行,如外道持雞狗等戒;我語取,於五蘊隨假言說取著於我,生我、我見、我慢等。
地八、取緣有
 第八科取緣有,說明取緣有。
煩惱滋長故,發起後有愛非愛業。
 由於煩惱不斷的增長為緣,使前生所熏成的行乃至識、名色、六處、觸、受,六法的種子變成為有,就會發起招感後有可愛的或不可愛的果報。在欲、色界此時的有仍是種子的狀態。
《披》發起後有愛非愛業者:謂令先所引發愛非愛業,從此命終漸生起故。
 由於愛、取滋潤形成強而有力的增上緣,使令過去所造的善非善業行的種子被引發成有,從此生命終後,以有為緣,識相續流轉趣向未來受生,欲界可愛的人身或餓鬼處畜生等不可愛的果報就逐漸生起。漸生是指欲界胎卵二生有情。
地九、有緣生
 第九科有緣生,說明有緣生。
由所起業滋長力故,於五趣生死中苦果生。
 由於所造的業行,由愛、取的滋養增長達到「有」的力量,在五趣生死中即會有種種的苦果生起。
地十、生緣老死2 玄一、標說
 第十科生緣老死,說明生緣老死,有生就會有老死,分二科;第一科標說,標出說明。
苦果生已,有老死等苦。
 五趣的異熟苦果已經生出,一定會有老病死等苦隨逐。
玄二、釋苦
 第二科釋苦,解釋苦。
謂內身變異所引老死苦,及境界變異所引憂歎苦熱惱之苦。
 苦是指由內身變異所引生的老病死苦,及境界變異所引生的憂愁、感嘆、苦惱、熱惱等擾亂自己內心的種種苦。
天二、結
 第二科結,結語第一種由無明所引發的次第說十二支。
是故世尊如是次第說十二支。
 因此世尊依這樣的次第說十二有支。
《披》境界變異所引憂歎苦熱惱者:此所引苦,餘處說名愁、歎、苦、憂、惱。由可愛事無常轉變,悲傷心慼,故名為愁。由彼發言咨嗟歔欷,故名為歎。因此拊膺,故名為苦。內懷冤結,故名為憂。因茲迷亂,故名為惱。復有餘釋,如下攝事分說。(陵本八十八卷三頁6644)今此所說,次第少異,然義無別,故應準釋。
 由境界變異所引的苦,其他的經典說為愁、歎、苦、憂、惱。由於可愛的事情無常轉變,感覺悲傷心慼,因此說名為愁。由於憂愁發出歎息悲痛哭泣的聲音,故名為歎。因此自己拍打自己的胸,故名為苦。內心懷著冤苦煩惱,故名為憂。由於有愁歎苦憂而迷惑惱亂,故名為惱。如下〈攝事分〉卷88,2615頁所說。現在所說的次第稍有不同,但義理沒有什麼差別,所以應該準照〈攝事分〉解釋。這是第一種差別,說到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為什麼要依這種次第說。
亥二、第二差別4 天一、標
 第二科第二差別,說明第二種差別,分四科;第一科標,標出差別。
復有次第差別,謂依二種緣建立緣起次第。
 其次又有次第差別,是指依止二種緣來建立十二緣起的次第。
天二、列
 第二科列,列出來。
一、內身緣,二、受用境界緣。
 一、內身緣,指由無明的業行所熏習的內身種子的緣。
 二、受用境界緣,領受享用色聲香味觸法的境界緣。
 依著內身與受用境界這二種緣來安立十二緣起的次第。
天三、攝
 第三科攝,說明十二支所攝。
內身緣,前六支所攝;受用境界緣,後六支所攝。
 內身緣,是十二有支中前六支所攝;受用境界緣,是十二有支中後六支所攝。為什麼要這樣說?無明緣行乃至觸這前六支是招感當來內身的緣,從受緣愛乃至生緣老死後六支,由受用境界生起愛取而感果。因此依據這兩種道理,這樣安立。
天四、釋2 地一、由內身緣2 玄一、能引支攝
 第四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內身緣,說明由內身緣,又分二科;第一科能引支攝,說明能引支所攝,無明緣行,行緣識。
先於內身起我執等愚,由此不了諸業所引苦果異熟故,發起諸業。既發起已,即隨彼業多起尋思。
 由於有情對自己的身心生起各式各樣的我執等愚癡,因此不明白所造作的福業、非福業、或不動業所引生異熟的苦果,又造作種種的福業、非福業、或不動業。既發不動業行以後,就隨著自己造的業生起種種的分別尋思。這是由無明引發造業,由業行造作時,同時熏習到阿賴耶識中。
《披》即隨彼業多起尋思者:謂隨彼彼諸所作業,由不如理作意所引,妄起分別尋思行故,如十六異論諸差別是。
 在前面〈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與卷7說過隨種種有情所造的業,是由不如理作意所引發的,造業後又繼續虛妄分別、尋思,就會有種種不同的思想理論產生,如十六異論等不同的邪論。
玄二、所引支攝3 黃一、標
 第二科所引支攝,說明所引支所攝,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由業與識為助伴故,能感當來三種苦果。
 前面說無明所引造了業行,於識中熏成種子,由於業種子與識種子等為助伴的緣故,能感得下一生的三種苦果。
黃二、列
 第二科列,列舉出來。
謂根初起所攝苦果、根圓滿所攝苦果、受用境界所攝苦果。
 下一生的三種苦果,是指識入母胎六根剛剛生起所攝的苦果就是名色;六根圓滿時所攝苦果就是六處位;有了六處就可受用境界所攝苦果,就是觸,這三種稱為三種苦果。
黃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即名色為先,觸為最後。
 這就是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這是所引支,包括名色、六處、觸,觸是最後一支。
地二、由受用境界緣2 玄一、能生支攝
 第二科由受用境界緣,說明由受用境界緣,分二科;第一科能生支攝,說明能生支所攝。
又於現法中,依觸緣受,發起於愛。由受用境界緣廣起追求,或由事業門,或由利養門,或由戒禁門,或由解脫門,發起欲求、內身求、邪解脫求。如是求時,令先所起煩惱及業所引五趣生死果生。
 在現在的生命體的受想行識中,依觸緣受,有感受而發起愛煩惱。由受用境界緣而廣泛的追求,或由事業門或由利養門發起欲求,或由戒禁門發起內身求,或由解脫門發起邪解脫求。於這樣追求時,能使令先所生起的煩惱及業所引發的五趣生死苦果生起。
 這是由受緣愛,愛緣取時,取緣有的能生支,可使過去無明及業所引生的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現行,到五趣中受生死苦果。
玄二、所生支攝
 第二科所生支攝,說名所生支所攝。
既得生已,老死隨逐。
 既得到生以後,老死必然隨逐。生就是識、名色、六處、觸、受的現行,現行以後就會有老死了。這是第二種差別,約內身緣和受用境界緣來說十二緣起的次第。
《披》或由事業門等者:如前已說四所為取,今此四門如次別配,其義可知。由前二門發起欲求;由戒禁門發起有求,即內身求;由解脫門發起邪解脫求。欲等三求,如前有尋有伺地說。(陵本五卷七頁342)此中道理,隨應當釋。
 如前已說事業門、利養門、戒禁門、解脫門四門是所為取,現在這裡四門如其次第各別配合解釋所求,其中的義理可以知道。由前二門的事業門與利養門發起欲求;由戒禁門發起有求,即內身求;由解脫門發起邪解脫求。欲求、內身求、邪解脫求這三求,如前〈有尋有伺地〉卷5,137頁中所說,此中的道理,隨所對應的應當如此解釋。
 這是第二種道理,由內身緣和受用境緣來安立十二緣起的次第。
亥三、第三差別2 天一、標列
 第三科第三差別,十二支次第安立的第三種差別,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復有次第差別,謂由三種有情聚。一、樂出世清淨,二、樂世間清淨,三、樂著境界。
 又有次第差別,由三種有情聚,一、愛樂出世間無漏清淨者,二、愛樂世間離欲清淨者,三、愛樂執著諸欲境界者,有這三種差別。
天二、隨釋3 地一、由初有情聚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由初有情聚,說明第一類有情聚,指愛樂出世間無漏清淨有情類。
由初聚故,滅諸緣起,增白淨品。
 第一種愛樂出世間無漏清淨有情,是指修學佛法聖道的人,由修習戒定慧,斷滅生死流轉十二緣起諸支,增長白淨善法類。
地二、由第二有情聚2 玄一、初三支攝
 第二科由第二有情聚,說明第二類有情聚,分二科;第一科初三支攝,說明初三支無明、行、識所攝。
由第二有情聚故,不如實知諸諦道理。若住正念,或作福業,或作有漏修所引不動業;若不住正念,便發非福業。或起追悔所引,或不追悔歡喜所引心相續住。
 第二種愛樂世間離欲清淨有情之類,追求離欲的世間清淨,但是不能如實知道四諦的道理。如果安住正念,能持戒布施造作福業,或者是造作有漏修行所引生的禪定等不動業;如果不安住在正念中,就會造作非福的惡業。或生起追悔所造作的惡業,或是不追悔所造的福及不動業,由歡喜所引,使心相續而住。這是第二類的人。好一點,但是還是在輪迴中。
《披》或起追悔所引等者:此說二種心相續住。謂發非福業者,便起追悔所引心相續住,由非福業惡作罪聚攝故。若作福業、或不動業,便起不追悔歡喜所引心相續住。聲聞地說:先於尸羅善清淨故,便無憂悔;無憂悔故,歡喜安樂;由有樂故,心得正定。(陵本二十八卷二頁2327)此中道理,應如是知。
 這是說二種心相續住,是指造作非福業的人,就會生起後悔所引令心相續而住,因為非福業是惡作罪聚所攝。如果造作福業、或不動業,就不會追悔,由歡喜所引令心相續而住,由此容易得定。〈聲聞地〉說要先持戒清淨,就不會有憂愁後悔;沒有憂愁後悔就能令心歡喜安樂;因為歡喜安樂,心能夠成就正定。如〈聲聞地〉卷28,940頁所說,此處道理,應準照那裡所說而知。
玄二、次三支攝
 第二科次三支攝,說明次三支名色、六處、觸三支所攝。
彼又如前,於下中上生處,次第能感當來三種苦果,謂名色為先,觸為最後。
 第二種有情如前所說,由於所造的福業、非福業、不動業,在下品的欲界、中品的色界、上品的無色界,依次第能感得未來的根初起、根圓滿、受用境界三種異熟的苦果,即名色為先,觸為最後的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名色、六處、觸三支。
《披》彼又如前於下中上生處等者:此中彼言,謂第二有情聚。或求欲生,或求樂生,各有三種生處差別,謂下中上。有尋有伺地中已說其相。(陵本五卷六頁339)於彼彼處,依內身緣能感當來三種苦果。謂根初起所攝苦果、根圓滿所攝苦果、受用境界所攝苦果。此三差別,前文已說,故指如前。
 這裡所說的彼,是指第二種有情類。這類有情或是追求欲界的欲樂,或是追求色界的禪定樂,各有三種生處的差別,包括下中上三品。下品欲界即三種欲生,第一種欲生,現住欲塵,由此現住欲塵故,富貴自在,包括一切人、四大王眾天乃至知足天;第二種欲生,變化欲塵,由此變化欲塵故,富貴自在,如樂化天;第三種欲生,他化欲塵,由他所化諸欲塵故,富貴自在,即他化自在天;及中品色界三種樂生,第一種樂生指初禪,第二種樂生指二禪,第三種樂生指三禪。如〈有尋有伺地〉卷5,136頁中已詳細說明其中的相貌。
 在各種不同的處所,依內身緣能招感當來三種苦果,包括根初起所攝苦果就是名色,根圓滿所攝苦果是六處,受用境界所攝苦果是觸。這三處的三種差別,如前文已經說過,因此指出如前。
地三、由第三有情聚
 第三科由第三有情聚,說明第三類有情聚。
由第三有情聚故,依現受用境所生受,於現法中如前次第起後六支,謂受為先,老死為後。
 由於第三種愛樂執著諸欲境界的有情,依止現在受用的境界時所生的感受,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依次第生起受、愛、取、有、生、老死後六支,即受為先,老死為後的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這是第三種有情的差別。
 以上佛陀由順次第說的三種差別:
 一、由無明諸愚癡者要先愚於所應知事,次即於彼發起邪行,建立緣起次第;
 二、依內身緣(前六支)及受用境界緣(後六支)二種緣,建立緣起次第;
 三、由三種有情聚:樂出世清淨、樂世間清淨、樂著境界的不同,來建立緣起次第。
酉二、逆次第說2 戌一、問難
 第二科逆次第說,逆次第說十二緣起,分二科;第一科問難,提出問題難問。
問:何因緣故,逆次第中老死為先說諸緣起?
 問:是什麼因緣,逆次第中要先說老死,然後再說其他的緣起?
戌二、答釋
 第二科答釋,回答解釋。
答:依止宣說諦道理故,以生及老死能顯苦諦。
 答:依止諸佛菩薩宣示解說四諦道理的緣故,因為生及老死能夠顯出苦諦,因此先說老死再說生。老死很苦,大家都能夠明白。為什麼會老死?因為有生。生就是苦的開始,所以生及老死可以顯示苦諦。眾生於此深有感受,先這樣說才能應機,引發眾生離苦得樂的出離心。所以佛在《阿含經》中說,如果眾生沒有老病死,他不需要化現在這個世間,因為大家都不喜歡苦。所以要從苦諦開始說。
《披》逆次第中至能顯苦諦者:此中道理,如下攝事分中緣起擇說應知。謂始從老死,次第逆觀苦、集二諦緣起道理故。(陵本九十三卷六頁7004
 這其中的道理,如下〈攝事分〉卷93,2752頁中「緣起擇說」所說應當了知。說到十二緣起。開始從老死次第,逆觀苦集二諦緣起的道理。先觀察老死從哪裡來?從生來;接下來觀察生從哪裡來?從有來;有從哪裡來?從取來;取從哪裡來?從愛來;愛從哪裡來?從受來等,由此先開示苦諦,再開示集諦。
酉三、舉異經說2 戌一、引經難
 第三科舉異經說,舉出經典上有不同的說法,分二科;第一科引經難,引出經典所說來難問。
如世尊言:新名色滅為上首法。問:何故不言諸無明滅為上首耶?
 如世尊說:新名色滅是最殊勝的法。問:為什麼不說諸無明滅是最殊勝的法呢?新是對舊來說的,是指相對於今生舊的果報,下一生新的果報,在十二緣起中指生支。
《披》新名色滅為上首法等者:此舉經問。由前已說,無明滅故,行滅;次第乃至異熟生觸滅故,異熟生受滅。又說,於現法中,無明觸所生受滅故,愛滅,乃至取等惱最為後諸行永滅。(陵本九卷十五頁695)若如是者,何故世尊於餘經中作如是說:新名色滅為上首法?此中問意,如是應知。
 這裡是舉出經典所說提問。因為前面已經說過,無明滅除以後,行即滅,不會去造三種邪行,依次第,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觸滅,乃至異熟生觸滅,則異熟生受也滅了。又說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由無明觸所生的受滅後,愛也滅,乃至取、有、生、老死憂悲苦惱最後諸行永滅。如〈有尋有伺等三地〉卷9,286頁所說: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死滅,稱為取等惱最後諸行永滅。通常經典都說:「無明滅故行滅,乃至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死滅」。都是這樣次第說,為什麼佛要開示新名色滅為上首呢?此處提問的意思是這樣,應該知道。
戌二、依義答2 亥一、標施設
 第二科依義答,依其中的義理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施設,標出施設。
答:依心解脫者而施設故。
 答:這是依心解脫者而施設安立的。無明滅故得到慧解脫,因為將無明滅除,不再有不如理作意,由此心離於貪愛之繫縛,而得解脫,故名心解脫。這是約心解脫的阿羅漢來安立的。
亥二、釋所由2 天一、名色不生
 第二科釋所由,解釋緣由,分二科;第一科名色不生,說明名色不生的前因。
由彼於現法中種子苦及當來苦果不生而滅,故說名色為先,受為最後,得究竟滅。
 心解脫的阿羅漢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由於明相應觸所生受,心已解脫,不會再有新名色的種子熏習下去,即使仍有舊名色的種子,因為三界愛見煩惱已經斷除,種子苦因不會再有愛的增上緣滋潤和合,使將來的苦果不再生起而滅,因此說名色為先,受為最後,得到究竟的寂滅。
天二、愛隨眠滅
 第二科愛隨眠滅,愛煩惱種子的滅除。
又於現法中受諸受時,愛及隨眠永拔不起說名為滅。由彼滅故,以彼為先餘支亦滅。
 又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領納各種樂受、不樂受、不苦不樂受時,心中愛的現行及愛的種子永遠斷除不再生起,稱為滅。由愛滅了,以愛為先其餘取、有、生、老死支也都不起而滅。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一定是滅的,新名色即滅了。
 這是依據心解脫的人來說的,心解脫的人:
 一、已經斷除無明,不會再造業行,熏成新名色的種子,將來生支的苦果也不會生了;
 二、現在接觸種種境界的感受,愛取的煩惱種子通通沒有了,也不生煩惱,因此下一生生支也不會再生起,新的生命體也不會出現了。
《披》依心解脫至餘支亦滅者:此中初句總標經意。謂心解脫諸阿羅漢,於現法中無明及愛永斷無餘,依彼施設新名色滅為上首法,故不更言諸無明滅。餘文隨釋。謂彼心解脫者,於現法中無名色等新種熏習,當來苦果永不更生,由是說言新名色滅。又於現法貪愛永滅,唯餘清淨識緣名色、名色緣識,亦依此說新名色滅。由是後後諸支皆得永滅,依此說彼為上首法。
 這其中第一句已總相標示出經中所說的要義。因為心解脫的諸阿羅漢,在現在的生命體中無明與愛已永遠斷除,依彼心解脫的諸阿羅漢安立新名色滅為上首法,所以不再說諸無明滅。其他的文隨著解釋。心解脫的人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沒有名色等新的種子熏習,下一生的五蘊苦果永遠不會再生出來,因此說是新名色滅。這是第一種解釋。又由於現在的貪愛永滅,不會再滋潤識中的舊名色種,只剩下清淨的識緣名色、名色緣識,心解脫的阿羅漢五蘊及識現在都是清淨的,也依此說新名色滅。因此後後的取、有、生、老死諸支都得以永遠滅除,依著這個道理,說新名色滅為上首。這當中有二義,一、無明滅,二、愛滅,不用再明說無明滅為上首,因為已包括在裡面。
 《瑜伽論記》卷3說:現在名色所有種子不生當果。先觀苦諦故,以名色滅為上首。名色滅是由能潤集諦所攝愛取等滅,因此名色等種當來不生果。名色等種是當來世生老死的因緣,屬親因緣故說此名色先滅,無明等屬疏緣的增上緣所攝,逆次第於最後才觀察。無明等是能引及能潤因故,不說無明為先首滅。故證得無學已後,逆觀察由誰無故老死無等。餘次第滅准此應當了知。
申二、總結
 第二科總結,總說結語。
如是等類,宣說緣起次第應知。
 依這三大類,佛陀宣說緣起的次第。第一是順次第說,其中又分成三種差別,第二是逆次第說,第三是舉異經說。
未六、緣起釋詞2 申一、問
 第六科緣起釋詞,解釋緣起的詞義,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緣起說為緣起?
 問:什麼原因將緣起說為緣起?
申二、答5 酉一、依字釋名
 第二科答,回答,分五科;第一科依字釋名,依緣起的字來解釋它的名義。
答:由煩惱繫縛,往諸趣中數數生起故,名為緣起。此依字釋名。
 答:由於煩惱繫縛,一次又一次往五趣中現起新的生命,名為緣起。這是依字解釋名義。緣,是被煩惱繫縛。起,是往諸趣中數數生起生命。總說由於煩惱繫縛到五趣當中數數生起各式各樣的生命體,稱為緣起。
《披》由煩惱繫縛等者:此中煩惱繫縛,釋名為緣。往諸趣中數數生起,釋名為起。如是總說十二有支應知。
 這其中依煩惱繫縛,解釋名為緣。往五趣中一次又一次現起新的生命,解釋名為起。這些總說為十二有支應該知道。
酉二、依剎那義釋
 第二科依剎那義釋,依剎那義解釋緣起。緣起的剎那義,能遮止聲聞乘部派中的大眾部和化地部認為緣起是無為,及遮止正量部所說一期有生老住無常四相的說法,而說緣起是剎那生滅,不是一期生滅而已。
復次,依託眾緣,速謝滅已,續和合生,故名緣起。此依剎那義釋。
 其次,依託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的眾緣和合剎那而生,剎那就謝滅了,剎那又相續和合而生,因此名為緣起。這是依剎那義解釋。五蘊是剎那生剎那滅,並不像眼睛所看到的一個整體一直連續下來。
《披》依託眾緣等者:緣有四種,所謂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并增上緣。諸支生時,色無色行更互為緣,或多或少,義如下說,是名依託眾緣,此釋緣義。生已即滅,滅已續生,此釋起義。當知此義唯依諸緣生法剎那無常為論,非說諸支次第為緣。
 緣有四種,包括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在十二有支諸支次第生起時,色行與無色的心行更相互為緣,或多分或少分,義理如下所說,稱依託眾緣,這是解釋「緣」的義理。生了後剎那即滅,滅了後剎那又相續而生,這是解釋「起」的義理。應當知道這裡的義理只是依止諸緣生法的剎那無常所說的,並不是指諸支的前後次第為緣。若詳細觀察,一剎那已具足十二緣起。
酉三、依有作用義釋3 戌一、標義
 第三科依有作用義釋,依有作用義解釋緣起,分三科;第一科標義,標出其中的義理。
復次,眾緣過去而不捨離,依自相續而得生起,故名緣起。
 其次,諸緣生法依託眾緣生現行以後,因已受盡,自性已滅,然而在法和合生起的同時,所生法的種子也同時熏習到阿賴耶識當中,因此所生法與眾緣雖謝滅而所熏習的種子在阿賴耶識中並未捨離,雖經百千劫,假使因緣和合,依於自身相續的阿賴耶識中種子仍會生起現行,能令有情的愛非愛果異熟成熟,因此名為緣起。
戌二、引證
 第二科引證,引佛在《雜阿含經》所說證明。
如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非餘。
 如佛所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由此可知諸法並不是自生、他生、共生、無因而生,或如聲聞乘說由無為而生或如外道說由常法而生。此有故彼有,是說因為有種子,遇緣就有現行產生,現行產生以後,又引發另一現行生出來,而此生故彼生。
 《法華經玄贊要集》卷29說非餘:是說諸法以無明行為緣,識等果法方有,非如小乘大眾部義,緣生法以「無為」為體,非如外道常法能生一切,因此說「非餘」。
戌三、結名
 第三科結名,結說依有作用義釋名。
依此義故,釋名應知。
 依此有作用義的道理來解釋緣起的名字,應該要了解。
《披》眾緣過去而不捨離等者:諸緣生法依託眾緣生現行已,因已受盡,自性已滅。然彼無間熏習相續有種子生,雖經久劫,猶能令彼愛非愛果異熟當熟,是即因性名為緣起。緣起經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當知謂此無明隨眠不斷有故,彼無明纏有;此無明纏生故,彼諸行轉。如是諸行種子不斷故,諸行得生;諸行生故,得有識轉。如是所餘諸緣起支流轉道理,如其所應,當知亦爾。因名緣起,果名緣生,即此差別。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六卷十五頁4543
 一切因緣所生法,需依託眾緣生起現行以後,當因受用已盡,現行法的自性已經滅除。可是在現行生起的同時沒有間斷的在阿賴耶識中熏成種子,種子相續而生,雖然經過很久的時間,因為有種子在,只要眾緣具足,還能令可愛的或不可愛的果報變異成熟,這是依因性而稱為緣起。
 《緣起經》中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應該知道是指因為有無明種子相續不斷的緣故,眾緣具足彼無明的現行就會生起;此無明的現行生起,彼福行、非福行、不動行的諸行就會生起。福等諸行造作時同時熏成種子,如是諸行種子未斷故,諸行得生;諸行生故,就有隨業識轉生而起。如是所餘諸緣起支,如識緣名色,乃至生緣老死的流轉道理,因有前支的種子而有前支的現行,是此有故彼有,因前支的現行生起引生後支生起,是此生故彼生,應當知道也是如此。在這裡,因是指此有故彼有,名為緣起,果是指此生故彼生,名為緣生,這是其中的差別。這些差別如〈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6,1862頁所說。
酉四、依數壞數滅義釋
 第四科依數壞數滅義釋,依數壞數滅義理來解釋緣起。
復次,數數謝滅,復相續起,故名緣起。此依數壞數滅義釋。
 其次,有情的果報體一次又一次的死後,又相續生起,例如在人中死了,又到畜生道去受生,因此名為緣起。這是依數壞數滅義解釋。
《披》數數謝滅等者:此說苦果死生相續應知。
 一次又一次的死後又生,這是說異熟苦果死生相續,應該要知道。
酉五、依等覺義釋2 戌一、標義
 第五科依等覺義釋,依平等覺悟義解釋緣起,分二科;第一科標義,標出義理。
復次,於過去世覺緣性已,等相續起,故名緣起。
 其次,佛陀於過去世時覺悟了緣起緣性的道理,與內心覺悟的道理如實相等相續宣說緣起,因此名為緣起。
戌二、引證
 第二科引證,引佛所說的話為證。
如世尊言:我已覺悟,正起宣說,即由此名展轉傳說,故名緣起。
 如佛陀說:我已經覺悟了緣起的法,也同我所覺悟的一樣,平等宣說緣起法,就由這個名稱展轉的傳說,稱為緣起。
《披》於過去世覺緣性已等者:緣起聖道經說:曾見老死,見老死集,見老死滅,見於老死趣滅行跡;如是曾見生、有、取、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行,曾見行集,曾見行滅,曾見於行趣滅行跡。我於此法自然通達,現等覺已,乃至廣說是諸苾芻若於此中能修正行,成能證者,便能證得正理法善。此中諸義,準彼應釋。
 《緣起聖道經》說:我曾經看過眾生有種種的老死,也看見集聚老死的原因,看到老死謝滅,也看到老死趣滅的行跡,通達如何修道才能夠滅除老死的苦惱。
 由於曾經體驗到五蘊的生命體是由有而來的;有是由取而來;取是由愛而來的;愛是由受來的;受是由觸來的;觸是由六處來的,六處是由名色而來的;名色是由識來;識是由行來的。我也曾經見到有行的集聚,曾經見到行滅,曾經見到於行趣滅行的道跡。我對於緣起法,已無師自悟自然的通達,而且示現平等覺悟緣起實相的道理,乃至詳細說若是諸多比丘能於緣起法正確的修行,成為能證聖道的修行人,便能夠證得於過去世、現在世及未來世都能順於正理、利益眾生的緣起實相的善法。此中種種道理,應當準照《緣起聖道經》所說解釋。
未七、緣起緣性2 申一、辨緣性2 酉一、舉無明望行2 戌一、問
 第七科緣起緣性,說明緣起的緣性,指十二支互相為緣的性質,分二科;第一科辨緣性,說明緣的體性,又分二科;第一科舉無明望行,說明無明和行的關係,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無明望行為幾種緣?
 問:無明對望於行有幾種緣?無明是內心的煩惱,行有身語意三行。
戌二、答2 亥一、辨二種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辨二種,辨別二種緣。
答:望諸色行為增上緣,望無色行為三緣。
 答:無明對望於身語的色行是增上緣,對望於無色的意行有所緣緣、等無間緣、增上緣三緣。
 無明是內心的煩惱,對所知事不了解,不知道我空法空的道理,望諸色行,色行就是身行和語行,即身業和語業。「對望諸色行為增上緣」是指無明能夠有力量,幫助推動身業和語業的造作,無明煩惱與思心所相應能夠推有情動身發語,是身業和語業等色行的增上緣。「望無色行為三緣」,無色行就是意行,對望意行有三種緣。由現行無明前一剎那滅,能引發後一剎那無色意行生,因為有無明,前一剎那無明,下一剎那行就生出來了,這是等無間緣;行生出來的時候,又緣著無明而造業,例如計執最勝等不如理思惟,這時所緣邪見與無明相應,因此也是無色意行的所緣緣;由無明的增上力令相應思顛倒緣境而造作諸業,因此無明望行也是增上緣。
亥二、釋三緣
 第二科釋三緣,解釋三種緣。
謂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
 三緣是指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三緣。
《披》望諸色行為增上緣等者:此中色行,謂身語業;又無色行,謂即意業應知。
 行有三種,其中的色行就是身業和語業,無色行就是意業應當了知。
酉二、例餘支相望2 戌一、標例
 第二科例餘支相望,例出其餘諸支相望,分二科;第一科標例,標示例舉出來。
如是餘支為緣多少,應如此知。
 如是其餘諸支互相為緣有多少?應該依此推理可知。
戌二、別辨2 亥一、約有色支辨
 第二科別辨,各別的說明,分二科;第一科約有色支辨,以有色支說明緣性。十二緣起中有色支是指色法,無色支是指心心所法。
謂有色支望有色支,為一增上緣;望無色支為二緣,謂所緣緣及增上緣。
 有色支對望於有色支,是增上緣,例如生支位中現行色望老死支中現行色蘊唯有一增上緣,老死支中色蘊既是色法不能緣境,不須以前生支位中色蘊為所緣境,因此無所緣緣,又色法不從等無間緣生即無等無間緣;對望於無色支,是所緣緣以及增上緣,例如生支位中現行色法能為後老死支中現行心心所法所緣,因此說有色支望無色支為所緣緣,生支中現行色法如眼根,能為後老死支中現行心心所法,如眼識所依,因此說有色支望無色支為增上緣。
亥二、約無色支辨
 第二科約無色支辨,約無色支說明緣性。
若無色支望有色支,唯為一緣;望無色支為三緣,謂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
 若是無色支對望有色支,只有一個增上緣,例如色法不從無間緣生故,或無明望身語業也是無色望有色,如前所說無明對望於身語的色行是增上緣;無色支對望於無色支,有三種緣,包括等無間緣、所緣緣、及增上緣,如前所說無明對望於無色的意行有所緣緣、等無間緣、增上緣三緣。
《披》如是餘支為緣多少等者:謂後後支諸緣生法,漸次相稱因果體性相續而生,是此緣性。所說緣義如前。無明望行,由色無色有差別故,說與為緣或多或少;如是後後諸支,前望於後,或為多緣、或為少緣,隨應當知。總略而言:若前為有色支,與後有色支或無色支為緣;及前為無色支,與後有色支或無色支為緣;隨應差別,如文可悉。然非一一支中,前望於後,定有如是差別。或為有色、或為無色,或全、或分,隨其所應盡當知。
 相對於前支,所說的後後支諸緣生法,漸次由因與果相稱的體性相續而生,就是這裡所說的緣性。所說緣義如前所說除因緣外,有三種緣中的或多或少。無明望於行,由色法與無色法有差別的緣故,說與色法為緣或是與非色法為緣,會有或多的所緣緣、增上緣、等無間緣三緣或少的增上緣一緣;由這樣後後諸支,前支望於後支,於非色法為多種緣、有色法為少緣,隨所相應的應當知道。整相及要略而言:如果前為有色支,與後有色支或無色支為緣;以及前為無色支,與後有色支或無色支為緣;隨有色與無色所對應的差別,如文所說可以知道。但並不是一一支中,前望於後,一定是這樣的差別。因為諸支有的或為有色、有的或為無色,或全部、或一部分,隨其所相應應該都推理可知。
申二、釋妨難2 酉一、不說因緣難2 戌一、問
 第二科釋妨難,解釋難問,分二科;第一科不說因緣難,解釋十二緣起不說因緣的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諸支相望無因緣耶?
 問:為什麼前支與後支相望,例如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沒有因緣?
戌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因緣者,自體種子緣所顯故。
 答:所謂因緣,是指諸法自體種子緣而言。諸法是自體的種子所顯發的。不是前一支的種子直接生起後一支的,也就是無明必須有無明的種子才能夠產生無明的現行,行也是有行的種子才能夠產生行的現行。就因緣來說,行不是由無明而來的,無明對於行中的色行,只能說是增上緣,無明對於行中的無色行,可以有三種緣,就是等無間、所緣緣和增上緣,都沒有說到因緣,因為因緣是指自體的種子緣,種子對現行來說是因緣。
酉二、說依因果難2 戌一、問
 第二科說依因果難,說依因果的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諸支相望無因緣者,何故說言:依因果體性建立緣起耶?
 問:若十二支中,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前後支相對望沒有因緣,也沒有提到種子生現行這件事,為什麼還說是依因果的體性來建立緣起呢?
戌二、答2 亥一、總明攝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總明攝,總體說明增上緣所攝諸因。
答:依增上緣所攝引發因、牽引因、生起因故,說名為因。
 答:這是依增上緣所含攝的引發因、牽引因、生起因,說名為因。十二緣起是依增上緣所攝的引發因來說。以此為因,能產生另外一法,稱為增上緣;由此法能夠隨順生起另一法,就說此法是能夠引發另一法的引發因。這裡引發因是總說的,包括牽引因及生起因,因為牽引因能生起下一生的果報體,生起因能夠滋潤生下一生的果報體,使種子現行。這些都能隨順於生起果報體,都可以稱為引發因。引發因的範圍很廣。
《披》依增上緣所攝引發因等者:緣起初勝法門經說:唯依一增上緣,說無明緣行,次第乃至生緣老死。此增上緣復有二種,一、遠,二、近。當知遠增上緣,即此所說牽引因;近增上緣,即此所說生起因;前能引後,展轉增勝,即此所說引發因。是故經說唯依一增上緣。此中三因,如前有尋有伺地釋。(陵本五卷十頁358
 《緣起初勝法門經》說:十二緣起只有依止一種增上緣,說無明緣行,次第乃至生緣老死。增上緣又有二種:一、遠的增上緣,是指牽引因,二、近的增上緣,是指生起因;無明緣行,行緣識,是能引的,所引的是識乃至受五法種子。近的增上緣,是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愛、取、有,是能生的;所生的是生、老、死。前一支能夠引發後一支,展轉的增勝增強,就是這裡所說的引發因。因此經中說只依一種增上緣。此中的引發因、牽引因、生起因三因,如前〈有尋有伺地〉卷5,143頁中有詳細的解釋。
亥二、別配屬3 天一、引因攝
 第二科別配屬,十二支各別配合三因所攝,分三科;第一科引因攝,說明引因所攝支。
問:幾支是引因所攝?答:從無明乃至受。
 問:幾支是十二支中的引因所攝?答:從無明開始,行、識、名色、六入、觸直到受,這六支是引因所攝。
天二、生因攝
 第二科生因攝,說明生因所攝支。
問:幾支是生因所攝?答:從愛乃至有。
 問:幾支是生因所攝?答:從愛開始,加上取及有,是能生支所攝。
天三、二果攝
 第三科二果攝,說明二種果所攝支。
問:幾支是生、引二因果所攝耶?答:於現法後法中,識等乃至受,於生、老死位所攝諸支。
 問:幾支是生因與引因這二種因所攝的果呢?答:於現法中,能引的因是無明與行,所引的果是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法種子;於後法中,愛、取、有是能生因;生、老、死是所生的果。
《披》於現法後法中識等乃至受等者:此中識言,謂隨業識,由此故說於現法中。此識為後有名色、六處、觸、受種子之所隨逐,由此故說於後法中。如是一切,當知皆是引因果攝。生、老死位識乃至受,名彼所攝諸支,當知此是生因果攝。
 此處所說的識字,是指隨業識,這識裡面有業的種子隨逐,稱隨業識,因此說在現法中。這識中有名色、六入、觸、受種子之所隨逐,強調的是種子的形態,由於這些種子在將來的生命體才會得到現行,所以說是於後法中。如是這一切,以現法說,識、名色、六入、觸、受應當知道都是引因的果所攝。以後法說,生、老死位,是愛、取、有結合識、名色、六入、觸、受的生因之果所攝,因此合說現法、後法中,識等乃至受,於生、老死位所攝諸支。
未八、緣起分別緣9 申一、十二支次第分別2 酉一、辨為緣11 戌一、無明緣行2 亥一、望與無明為緣2 天一、約不如理作意辨2 地一、問
 第八科緣起分別緣,十二緣起的次第等分別緣,分九科;第一科十二支次第分別,說明十二支次第的分別,又分二科;第一科辨為緣,說明十二緣起前支為後支緣,又分十一科;第一科無明緣行,無明為緣生行,又分二科;第一科望與無明為緣,說明與無明為緣,又分二科;第一科約不如理作意辨,說明以不如理作意為無明緣,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說無明以不如理作意為因,何因緣故於緣起教中不先說耶?
 問:如果說無明以不如理作意為因,為什麼十二緣起不先說不如理作意緣無明,無明緣行?人為什麼會有無明?就是因為有不如理作意,不合事情的真理,內心這樣子想,就會有無明。為什麼不先這樣說?
地二、答4 玄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答:彼唯是不斷因故,非雜染因故。
 答:不如理作意,是五遍行心所中的作意心所被無明所染汙,唯是無明不能斷除的原因,並不是能夠雜染無明的原因。不如理作意自性不是雜染,所以不攝在緣起支中。
《披》彼唯是不斷因故等者:謂不如理作意唯能障彼無明對治,是故名彼是不斷因。然由不能染汙無明,是故名彼非雜染因。
 不如理作意只是能障礙無明的對治,因此名不如理作意是無明不能斷除的原因。由於不如理作意不能染污無明,因此說不如理作意不是雜染因。
玄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為什麼這樣說?
玄三、釋2 黃一、由非染汙
 第三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由非染污,由於不如理作意自性非染污。
非不愚者起此作意。依雜染因說緣起教,無明自性是染汙,不如理作意自性非染汙,故彼不能染汙無明,然由無明力所染汙。
 不是不愚癡的人會生起這種作意,換句話說只有沒有智慧、愚癡的人才會生起不如理作意。佛依雜染因來說緣起的教理,無明的體性是染污的,不如理作意的體性不是染污的,它不能夠染汙無明,然而卻是由無明力所染汙的。
《披》非不愚者起此作意者:謂不如理作意亦以無明為因而生。若諸聖者無明斷已,此不如理作意亦無。由此釋前彼唯是不斷因,謂唯無明未斷時,說以不如理作意為因故。
 不如理作意也是因為以無明為因而生。若是諸多成就聖道的聖人將無明斷除以後,這不如理作意也不會再生起了。由這裡解釋前面不如理作意只是無明不能斷除的一項原因,是說無明沒有斷除時,仍會以不如理作意為因的緣故。
黃二、由非業因
 第二科由非業因,說明不如理作意不是真正的業因,真正的業因是無明煩惱。
又生雜染業煩惱力之所熏發,業之初因謂初緣起。
 又有生的雜染,主要是由於業及煩惱的力量之所熏習與引發造成,業會生起的初因是指最初緣起的無明煩惱。
玄四、結
 第四科結,結說不說不如理作意。
是故不說不如理作意。
 所以在緣起支中不先說不如理作意。不如理作意是與煩惱相應的作意,明確的指出來煩惱及業主要是由無明引發,而不是不如理作意。
《披》又生雜染至謂初緣起者:此說無明能為煩惱、業、生三種雜染根本因緣。如緣起初勝法門經說:無明普於一切煩惱雜染、諸業雜染、諸生雜染能作因緣根本依處。是故無明由殊勝故,建立初支。
 這裡是說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三種雜染最根本的因緣就是無明。如《緣起初勝法門經》所說:無明普遍存在於一切煩惱雜染、諸業雜染、生雜染中,無明能作為三種雜染因緣的根本依止處。因此是由於無明煩惱力量殊勝的原因,而以無明建立十二有支中的初支。
天二、約自體辨2 地一、問
 第二科約自體辨,約自體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前面是約不如理作意來說明,為什麼要建立無明為初支,現在是約自體來說明這件事。
問:何故不說自體為自體緣耶?
 問:為什麼不說無明自體為無明自體的緣呢?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彼自體若不得餘緣,於自體雜染不能增長,亦不損減,是故不說。
 答:由於無明自體不能為自體的緣,如果沒有得到其他的增上緣,對於無明自體的雜染不能增長,也不會損減,因此不說。
《披》何故不說自體為自體緣等者:此中問答,且約無明為論,當知非不遍通一切,無明為初,是故舉說。
 這其中的問答,是約無明為論,應當知道自體不能為自體緣並非不是遍通於一切十二支,十二支中諸支都是自體不能為自體緣,然而無明是十二支中的初支,而且無明煩惱的力量殊勝,因此舉無明為例說明。
亥二、望與行為緣3 天一、約二愚辨2 地一、問
 第二科望與行為緣,無明能夠給行做緣,分三科;第一科約二愚辨,約二種愚癡說明,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福行、不動行由正揀擇功力而起,仍說用無明為緣耶?
 問:什麼因緣有些人造作種種的善事等福行,及修禪定等不動行,這些都是因爲具有智慧能正確揀擇的功德力而生起的,為什麼仍然說也是以無明為緣呢?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不了達世俗苦因為緣,起非福行;由不了達勝義苦因為緣,生福及不動行;是故亦說彼以無明為緣。
 答:主要是由於不了解及沒有通達世俗的苦因為緣,而生起非福行的不善業;由於不了解及沒有通達勝義苦的因為緣,而生起福行及不動行;因此造作福行及不動行也說是以無明為緣。有一些人知道善因善果、惡因惡果,想要積聚人天的福報,或是想離欲修禪定,即使修到三界之頂,這些都還是人天善法,由於不能通達無常變異、遷流不息的行苦,及不能通達無我的真義,仍有我、我所等我執的無明戲論種子隨逐,不能了解勝義苦,終究還是會在三界流轉。
《披》由不了達世俗苦因為緣等者:苦苦、壞苦,名世俗苦;行麤重苦,名勝義苦。世俗苦因,即苦樂受;勝義苦因,即不苦不樂受。如諸愚夫於樂受中多生染著,及於苦受多生瞋心,由是因緣起非福行。又於不苦不樂受中心生顛倒。見勝功德,或見出離,故造福行及不動行。造斯行時,雖依教法或依誨法,發起思擇及修習心;然不如理作意思惟,於見功德或見出離,癡所覆藏;是故亦說彼以無明為緣。
 苦的痛苦、變壞的痛苦,名為世俗苦;遷流不息麤重的行苦,名為勝義苦。世俗的苦因,是來自於苦受及樂受變壞之苦;勝義的苦因,是來自於難以覺察的不苦不樂受。例如諸多愚癡無聞的凡夫對於所生起的樂受中多分會生起貪愛染著,及對於生起的苦受多分會生起瞋心,由此因緣而造作非福業的惡行。又對於難以覺察的不苦不樂受及遷流不息的行苦,如不苦不樂受相應的第四禪及四空定等,心中生起顛倒,並不認為是苦。觀見造善的殊勝功德,或是觀見禪定能出離欲界的苦惱,因此造作福行的善業及修禪定等不動行。造作這類福行及不動行時,雖然是依止聖教所教導的修習禪觀的方法或依止聖教所訓斥教誨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福分等善法,來發起思惟決擇及修習的心;然而由於無明所引的不如理作意思惟,雖然能觀見殊勝功德或能觀見必須出離欲界苦惱,仍是被愚癡所覆蓋隱藏,不能真正出離三界,斷除無明;所以也說造作福行及不動行以無明為緣。
天二、約三業辨2 地一、問
 第二科約三業辨,約福業、非福業、和不動業三種業來説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如經中說:諸業以貪瞋癡為緣。何故此中唯說癡為緣耶?
 問:如經中說:所有的業都是以貪瞋癡為緣,為什麽這裡只有說癡,就是無明為緣呢?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此中通說福、非福、不動業緣,貪瞋癡緣唯生非福業故。
 答:此處通說福、非福、不動業為無明的緣所引發,範圍比較廣,包括修善事的福業,造惡的非福業,及修禪定的不動業,都是以無明為緣;以貪瞋癡為緣只會造惡業,所以不說貪瞋癡為緣,而說無明為緣。
《披》此中通說福非福不動業緣者:無明為緣遍一切業,已如前說。今顯福、不動業,彼以無貪、無瞋為其因緣,非貪、瞋起。貪、瞋不遍,是故不說;唯無明遍,故偏說之。
 因爲以無明為緣,能遍一切福、非福及不動業業,已如前文所說。這裡顯示修福業及不動業,必須要以無貪無瞋為因緣,沒有貪瞋的心才會去修福業和不動業。貪、瞋不能遍於十二支,所以不說貪、瞋。只有無明是遍一切煩惱、遍一切行、遍十二支,因此說無明緣行。不說貪瞋癡緣行,因爲貪瞋癡只會推動非福行,不會推動福行及不動行,故說以無明為緣,這樣的說法才比較周延。
天三、約遍行辨2 地一、問
 第三科約遍行辨,約遍行心所來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身業、語業思所發起,是則行亦緣行;何故但說無明緣行?
 問:身業、語業是由思心所所發動的,如此行也是緣行,為什麽只說無明緣行?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依發起一切行緣而說故,及依生善、染汙思緣而說故。
 答:說無明緣行是依止著無明能發起身語意一切行為緣而說的,而思只能發動身行及語行,這是第一個理由。第二個理由是無明可以推動善思,也可以推動染汙的不善思,它的範圍很廣,因此說無明緣行。
《披》依發起一切行緣而說故等者:身語意行,名一切行,無明遍發,是故說之。思發身語,唯二非遍,是故不說。又無明為緣,能生善、染汙思,業用殊勝,是故說之。思發身語,或時無記,業用非勝,是故不說。
 身行、語行、意行稱為一切行,無明普遍能夠發動這三種行,因此說無明緣行。思只能發動身語二種而不能遍於三種行,因此不說。又無明為緣,能夠生出善思、染汙思,於非福業的時候有染汙思,於福業及不動業時有善思,它的作用特別殊勝,因此說無明緣行。思心所發動的身業、語業,有時是無記,作用功能不如無明殊勝,因此不說。
戌二、行緣識2 亥一、問
 第二科行緣識,說明行緣識,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識亦以名色為緣,何故此中但說行為緣耶?
 問:識也是要以名色為緣,識緣名色,名色緣識,不是互相為緣嗎,為什麽這裡只有說行為緣呢?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行為識雜染緣,能引、能生後有果故。非如名色,但為所依、所緣,生起緣故。
 答:因為福行、非福行及動行,能夠成為識的雜染緣,行的同時熏習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能夠引發及生出將來的異熟識。不像名色支,只是現行識所依、所緣的境界,是識生起的緣,但是不能引生後有的異熟識。
《披》行為識雜染緣等者:謂異熟識為一切諸業雜染之所熏習,由此方便,攝受後有新生種子,於當生中所起後有所攝名色、六處、觸、受次第而生,此名色等即後有果。
 異熟識,果報體的識,是由於一切善、不善諸業雜染的熏習成就的,由於業雜染的熏習,能夠攝持後有的新生種子,這些新生的種子,於將來的生支中生起識的現行後,後有果報識中所攝的名色、六處、觸、受,四法就會次第而生,這些名色等支就是下一生的果報。
戌三、識緣名色2 亥一、約大種及觸辨2 天一、問
 第三科識緣名色,說明識緣名色,分二科;第一科約大種及觸辨,以地水火風四大種及觸來説明識緣名色的關係,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名色亦由大種所造及由觸生,何故但說識為緣耶?
 問:名色也是由地水火風大種所造及由觸對境界而生,為什麼只說識為緣呢?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識能為彼新生因故。彼既生已,或正生時,大種及觸唯能與彼為建立因。
 答:阿賴耶識能作為名色新生的因。名色既然生起,或在正生時,地水火風大種及觸只能成為名色的建立因,不是使令新名色生起來的主要原因。
《披》識能為彼新生因故等者:此中生因,謂為前導。又建立因,謂同安危。如前意地說。(陵本三卷一頁183)初受生時,識最為先,依此建立新異熟識。由是名色次第而生,是故說識與彼名色為新生因。識為前導,名色方生,故名色生已,或正生時,大種身根和合而有,安危共同,是故說言大種及觸唯與名色為建立因。
 這其中的生因,是指識為前導,有了識才能夠有名色。又建立因,是指由大種損益。造色同安危故。如前面《意地》卷3,80頁所說。剛去投生時,最先阿賴耶識入母胎,依止阿賴耶識建立一個新的異熟識。識入母胎同時與父精母卵和合在一起,變成名色的羯羅藍位,由此名色、六處等次第生起,因此說識與名色為新生因。由阿賴耶識為前導,名色才能生起,名色生起已後,或正在生時,諸根大種與身根及根所依大種和合而有;由大種損益,身根也受損益,因此說地水火風大種及觸只是名色的建立因。
 在〈意地〉卷3,79~81頁說:諸大種望所造色,有生因、持因、依因、建立因、養因五種作用,其中由大種損益,彼同安危故,說明建立因,此處披尋記說的建立因是約由大種損益,彼造色同安危義而解釋。
亥二、約六界入胎辨2 天一、問
 第二科約六界入胎辨,以地水火風空識六界為緣入胎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如經中說:六界為緣得入母胎。何故此中唯說識界?
 問:如經中所說:地、水、火、風、空、識六界為緣得入母胎,為什麼此處只說六界中的識界入母胎?
天二、答3 地一、由定俱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由定俱,由有識其餘地水火風空五界一定同時具備。
答:若有識界,決定於母胎中精血、大種、腹穴無闕故。
 答:因為有識界,在母胎中決定有父精母卵的精血、諸根大種的地水火風,腹穴的空,因此地水火風與空就沒有缺少了。
地二、由最勝
 第二科由最勝,由於識界的力量是最強的。
又識界勝故。
 又由於識界的力量是最殊勝的。因為如果有識,一定會有地水火風空這五法,有其它五法不一定會有識,所以由定俱來説是識入母胎,故說識緣名色,而不說六界緣名色。
《披》若有識界等者:界有六種,謂地、水、火、風、空、識。聲聞地說:云何識界?謂眼、耳、鼻、舌、身、意識,又心、意、識三種差別,是名識界。(陵本二十七卷三頁2253)於母胎中,精血、大種,意顯地水火風四界;又彼腹穴,意顯空界。入母胎時,若有識界,餘定無闕,是故此中唯說識界。
 界有六種,包括地、水、火、風、空、識。〈聲聞地〉說:什麼稱為識界?是指眼、耳、鼻、舌、身、意識,這六識稱為識界;又心、意、識的六、七、八識三種差別,也名為識界。如〈聲聞地〉卷27,915頁中所說。在母胎中,所說的精血、大種,意思可以顯示有地水火風四種界;又身中的腹穴空隙,意思顯示有空界。肚子裏面的空隙稱為空界。入母胎時,如果有識界,其餘地水火風空界一定不會缺少,因此在緣起中只說識界,只說識緣名色。
地三、由遍行
 第三科由遍行,說明識遍行於一切界。
又依一切生、一切有生時而說故。
 又識是依一切生、一切有生時而說故。一切生就是胎卵溼化四生,一切有,欲有、色有、無色有,或者是人、天、地獄、餓鬼、畜牲五趣也可以稱為有,有這二種解釋。在一切胎卵溼化的生命體裏面,或者是五趣的眾生,或者是三界的眾生來說,於生的時候一定會有識的,所以說識緣名色。
《披》又依一切生一切有生時而說故者:胎、卵、濕、化四生,名一切生。那落迦等五有,名一切有。識遍一切,是故說之。
 胎、卵、濕、化四種生,名為一切生。那落迦、旁生、餓鬼、人、天五有,名為一切有。識是普遍存在於四種生、五趣有,所以說識緣名色。
戌四、名色緣六處2 亥一、問
 第四科名色緣六處,說明有名色就會有六處,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六處亦以飲食為緣,何故此中但說名色為緣耶?
 問:六處也是以飲食為緣,為什麽緣起中只說名色為六處的緣呢?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此中說名色是彼生因故。彼既生已,亦以飲食為任持因。
 答:緣起中是說名色是六處的生因。六處生出來以後,也是以飲食為它保任執持的因,使令它能夠繼續存在及增長。因此說名色緣六處。
《披》亦以飲食為任持因者:由飲食故,六處得住,是故說彼為任持因,任持六處令不壞故。
 因為有飲食,使名色及六處得以相續安住,因此說飲食為任持因,能任持名色及六處令不爛壞。
戌五、六處緣觸2 亥一、問
 第五科六處緣觸,說明六處緣觸,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觸以三和為緣,何故此中但說六處為緣?
 問:觸以根、塵、識三和合為緣,為什麽緣起中只有說六處為緣?
亥二、答2 天一、由定俱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由定俱,只要有根其餘二法一定會有。
答:若有六處,定有餘二無闕故。
 答:如果具備有六處,一定有其餘六塵與六識,二種不會缺少。
天二、由最勝
 第二科由最勝,說明六處在根、塵、識中是最勝的。
又六處勝故,由六處攝二種故。
 又六處在六根、六塵、六識中是最勝的,由六處可以含攝六塵、六識二種,因為要依根才能夠緣境發識,根、塵、識三法和合能生觸,所以最主要還是要有六根,沒有六根就不能觸對境界。
《披》若有六處等者:六處謂根,餘二謂境與識。識依根生,境由根顯,根攝二種,是故最勝。
 六處是指根,其餘二法是指境、與識。識必須依根才能生識,境界也是由根才能顯現,根能攝持境與識二種,所以說是最勝。因此說六處緣觸。
戌六、觸緣受2 亥一、問
 第六科觸緣受,說明觸緣受,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自所逼迫,若他所逼迫,若時候變異,若先業所引,皆得生受;何故此中但顯觸為彼緣?
 問:如果是自己逼迫自己,或是別人逼迫自己,或是季節、天候有變異,或是過去的業力所引發的,都會生起感受;為什麽緣起中只顯示觸為受的緣?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觸是彼近因故,由觸所引故;餘緣所生受亦從觸生故,必不離觸,是故偏說。
 答:因為觸是生起受最接近的原因,由觸對境界才能引發身心的感受;其他的因緣所生的受也是從觸所生的,必然不會離開觸,因此偏說觸緣受。
《披》觸是彼近因等者:觸為受因,由觸為先,受方生故。如順樂受觸為緣,生樂受;順苦受觸為緣,生苦受;順不苦不樂受觸為緣,生不苦不樂受。觸望餘緣生受近故,是故說觸是彼近因。
 觸是受的因,一定有觸在先,受才會生起。例如隨順樂受的觸為緣,會生起樂受;隨順苦受的觸為緣,會生起苦受;隨順不苦不樂受的觸為緣,會生起不苦不樂受。觸相對於其他會生起受的緣是最近的因,因此說觸是受的近因。
戌七、受緣愛2 亥一、問
 第七科受緣愛,說明受緣愛,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經中亦說無明為緣生愛,順愛境界亦得為緣,何故此中但說受為緣耶?
 問:經中也說由無明煩惱為緣會生起愛,隨順可愛的境界,也會由可愛境界為緣生起愛煩惱,為何緣起中只說以受為緣的受緣愛呢?
《披》順愛境界亦得為緣者:若可意事、不可意事為所緣時,是名順愛境界。由可意事順和合愛,不可意事順乖離愛,由是故說順愛境界亦得為緣生愛。
 如果是以可令人滿意的事、或是不可令人滿意的事為所緣時,稱為順愛境界。由可令人滿意的事會隨順生起和合愛,由不可令人滿意的事會隨順生起乖離愛,由此說順愛境界也可為緣生起和合愛或乖離愛。
亥二、答2 天一、顯正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顯正,顯示正確的說法。
答:以受力故,於相似境,或求和合,或求乖離。
 答:這是以受的力量,於相似的境界,於可愛境希求和合,於不可愛境希求乖離。
《披》以受力故至或求乖離者:謂由受力領納現前苦樂異熟或境界時,若為樂受之所纏逼,便於彼相似境起和合愛,希求未來還受如是受故;若為苦受之所纏逼,便於彼相似境起乖離愛,希求未來不受如是受故。由是道理,經中唯說受為愛緣。
 這是說由受的力量領納現前的苦或樂異熟或是境界時,如果被樂受之所纏繞逼迫,就會於樂受相似的境界生起和合愛,希望未來再受這類有可愛的受;如果被苦受之所纏繞逼迫,就會於苦受相似的境生起乖離愛,希望未來不再受這類不可愛的受。由這種道理,經中只說受為愛緣。
天二、簡非
 第二科簡非,簡除不是的情況。
由愚癡力,但於諸受起盡等相不如實知,由此不能制御其心。
 由於有無明煩惱、愚癡的力量,使令有情對於苦受、樂受、和不苦不樂受的生起與消滅的種種相狀,不能如實了知,因此當有感受生出來時,苦的時候多分生起瞋心,快樂的時候多分生起貪心,不苦不樂受的時候多分生起癡心,不能控制自己的心。只有聖人才知道諸受皆苦,能修行斷受,不隨受轉。
《披》由愚癡力至不能制御其心者。於諸受中有八相別:謂受有幾種,誰是受集,誰是受滅,誰是受集趣行,誰是受滅趣行,誰是受愛味,誰是受過患,誰是受出離,是名諸受起盡等相。由愚癡力,於此不能如理觀察,是故不能如實了知;不了知故,於妙五欲染汙希求,是故不能制御其心。由是道理,經中亦說無明為緣生愛,然非近因,此不說之。
 於諸受中有八種差別相貌:
 一、受有幾種,這是觀察受的自相,也是觀察苦諦,五識相應受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三種,意識相應受有苦受、憂受、喜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五種;
 二、誰是受集,什麽原因會有受?這是觀察現法觸為現法受的原因,也是觀察集諦的同時因果,由觸集故受集;
 三、誰是受滅,怎麽樣可以滅除諸受?這是觀現法受滅,也是觀察滅諦,由觸滅故受滅;
 四、誰是受集趣行,是誰使令受積聚,這是觀後法受生起的原因,也是觀察集諦的異時因果,由無明相應觸生愛見煩惱造善惡業,是後法受(未來受)生起的原因;
 五、誰是受滅趣行,如何使令受趣向寂滅?這是觀察斷除後法受的原因,也是觀察道諦,修習戒定慧斷除無明相應觸,令愛見煩惱不生,不造善惡業,是斷除後法受(未來受)的原因;
 六、誰是受愛味,這是觀察觸及受二法生起的原因,於受愛味能生長現法受的因觸及後法受的因業及無明相應觸,這是重觀苦諦和集諦;
 七、誰是受過患,受的過患是什麼?這是觀察受有現法、後法及現法後法過患,能生疾病苦、惡趣苦及老死苦,也是觀道諦,觀受過患之時能滅除於現法及後法二種受的因;
 八、誰是受出離,怎麽樣可以出離受的過患呢?這是觀察出離諸受獲得清淨,如三摩呬多地說到出諸受事,初靜慮出離憂根,第二靜慮出離苦根,第三靜慮出離喜根,第四靜慮出離樂根,於無相界出離捨根,唯有斷除分別起及俱生起的我執無明等煩惱,才能究竟出離諸受。
 由於受到無明愚癡力的影響,於此諸受不能如諸法實相的真理來觀察,因此不能如實了知種種受的情況;由於不了知的緣故,對於世間微妙的五欲就會有染汙希求,因此不能克制駕御自己的心。由於這種道理,經中也說以無明為緣可以產生愛,可是它不是最近的原因,因此這裡不說,只說受緣愛,不說無明緣愛。
戌八、愛緣取2 亥一、問
 第八科愛緣取,說明愛緣取,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由隨眠未斷,順彼諸法取皆得生,何故此中但說愛為取緣?
 問:由於煩惱種子沒有斷,隨順煩惱種子生起煩惱現行時,各種取就會產生,爲什麽這裡只說愛為取緣?
《披》由隨眠未斷順彼諸法取皆得生者:此中隨眠,謂欲貪隨眠及見隨眠。由欲貪隨眠未斷故,欲取得生;由見隨眠未斷故,見取、戒禁取、我語取得生。為得諸欲及為受用,乃至為欲隨說諸士夫相諸所為取,是名順彼諸法,由能隨順生欲貪故。
 這裡所說的隨眠(煩惱種子),主要說的是欲貪以及見煩惱的種子。因爲欲貪的煩惱種子沒有斷除,緣欲貪的現行就會有欲取生起;由於見煩惱的種子沒有斷除,緣各種見的現行就會有見取、戒禁取和我語取生起。爲了得到諸欲、受用諸欲,就會生起欲取;爲了詰責他所立論,或者是免脫他所徵難,就會生起見取;爲了修定,往趣世間離欲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三摩缽底,就會生起戒禁取;爲了隨說分別所計所執著的造業的人、受果的人,或者是說流轉的人、或者是還滅的人,就會生起我語的取著,如是諸所為取名為順彼諸法,這是由於諸所為取能隨順所希求的境界而生起欲貪的緣故。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希望生故,於追求時,能發隨眠,及能引彼隨順法故。
 答:由於内心有愛生而生欲求,於追求時,就能夠發動欲取乃至我語取的煩惱種子產生現行,以及能夠引生出隨順四取現行的諸所為取。
《披》由希望生故等者:謂由愛相希望生故,於三界行染汙希求時,隨其所應,能發欲貪及見隨眠生現行纏,及能引導諸所為取隨順法故,由是故說愛為取緣。
 由有愛煩惱現行,種種希求就產生了,於三界諸行有染汙希求時,隨所相應的境界,能引發欲貪及見煩惱種子生現行,及能引導四種所為取隨順法,因此說愛為取的緣。
戌九、取緣有2 亥一、問
 第九科取緣有,說明取緣有,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前已說無明為緣發起業有,何故今者說取緣有?
 問:前面已說無明緣行,無明為緣可以發起業有,為什麼現在要說取緣有?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取力故,即令彼業於彼彼生處能引識、名色等果。
 答:由於取的力量,能引發後有業,在五趣不同的受生處所,成就所引的識、名色六入觸受這五法的果。
戌十、有緣生2 亥一、問
 第十科有緣生,說明有緣生,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生亦以精血等為緣,何故此中唯說有緣生耶?
 問:受生時也以父精母血,及三處現前等為緣,為什麼緣起中只說有緣生呢?
亥二、答2 天一、由定俱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由定俱,由有定有其他的緣一定同時存在。
答:由有有故,定有餘緣無闕。
 答:只要有「有」的生起,一定有其他的因緣來配合。
天二、由最勝
 第二科由最勝,說明由「有」的緣相較於其他的緣為最勝。
又有勝故,唯說彼為緣。
 又由於「有」的力量最強勝,「有」是引發「生」現行的緣,因此說以有為緣。
戌十一、生緣老死2 亥一、問
 第十一科生緣老死,說明生緣老死,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亦由遠行、不避不平等、他所逼迫為緣,老死可得,何故此中但說生緣老死耶?
 問:於遠路而行,不迴避種種不平等能危害身心的因緣、或被他人逼迫惱害的因緣,也都有可能會有老死,為什麼於緣起中只說由生緣老死呢?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雖由彼諸緣,必以生為根本故。縱闕彼緣,但生為緣,定有老死故。
 答:雖然由種種諸緣也會老死,但必定是以生為根本。縱然缺少其他的緣,但只要有生為緣,一定有老死。這是不會改變的原則,其他的都可以避免,可是生緣老死是不可避免的。
《披》亦由遠行等者:此說諸行敗壞因緣。諸行生已,由彼不能相似相續而住,故有老死可得。不避不平等,如前意地已辨其相。(陵本一卷十三頁66
 這裡是說五蘊諸行敗壞的因緣。五蘊生出來以後,由於剎那生滅無常,不能前後相似、相續而住,所以有老死可得。所說的不避不平等,如前〈意地〉卷1,32頁已有說明及分辨其相狀。
酉二、明彼攝3 戌一、約煩惱等道辨2 亥一、問
 第二科明彼攝,說明十二支為煩惱等所攝,分三科;第一科約煩惱等道辨,說明煩惱道、業道、及苦道,惑業苦三道所攝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此十二支,幾是煩惱道?幾是業道?幾是苦道?
 問:這十二支中,哪些是煩惱道?哪些是業道?哪些是苦道?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三是煩惱道,二是業道,餘是苦道。
 答:無明、愛、取三支是煩惱道,行、有二支是業道,其餘識、名色、六處、觸、受、生、及老死等七支是苦道。有一偈頌說:無明愛取三煩惱,行有二支屬業道,從識至受並老死,世世常行業苦道。
《披》三是煩惱道等者:三謂無明、愛、取,煩惱雜染攝故;二謂行、有,業雜染攝故;餘支,生雜染攝;依此建立三道差別。
 三是指無明、愛、取,這三支屬於煩惱雜染所攝;二是指行、有,這二支屬於業雜染所攝;其餘從識至受乃至老死,這七支屬於生雜染所攝;依此建立煩惱雜染道、業雜染道、生雜染道三道差別。
 《俱舍論頌疏論本》卷10〈分別根品二之一〉說了一個煩惱、業、苦三道的偈頌:
 「此中說煩惱,如種復如龍,如草根樹莖,及如糠裹米;業如有糠米,如草藥如華;諸異熟果事,如成熟飲食」前四句以龍、草根、樹莖、及糠裹米譬喻顯示煩惱的相狀,次二句以有糠米、草藥、及華,譬喻顯示業因的相狀,後二句以成熟飲食譬喻顯示異熟果的相狀。
 煩惱如種,是說如從種子而有芽莖等生,譬喻從煩惱能生煩惱及業果;煩惱如龍,是說如龍鎮住池水使水恒流不令枯竭,譬喻煩惱鎮守住業,感果無窮;煩惱如草根,是說如草根未拔;苗剪剪還生,譬喻未拔煩惱根,雖然諸法任運趣向寂滅但滅了又會生起;煩惱如樹莖,是說如樹莖頻生枝葉華果,譬喻從諸煩惱,數起惑業苦;煩惱如糠裹米,是說如糠裹米能生芽等,譬喻煩惱裹住業能招感餘生。
 業如有糠米,是說如米有糠能生芽等,譬喻業有煩惱雜染在其中,能招感異熟;業如草藥,是說如諸草藥果熟為後邊,譬喻業果成熟已後,有受盡相,更不招感餘生異熟;業如華,是說如華於果為生近因,譬喻業為近因,能生異熟果。
 果如成熟飲食,是說如已煮熟的飲食但應受用,不可能又復轉變成其餘的飲食,譬喻異熟果報既成熟已後,不能更招感餘生異熟。
戌二、約因果等辨2 亥一、問
 第二科約因果等辨,約因果等所攝支辨明十二有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唯是因?幾唯是果?幾通因果?
 問:十二支中哪幾支只是因?哪幾支是果?哪幾支通因果?
亥二、答2 天一、第一義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第一義,先以第一種道理說明。
答:初一唯因,後一唯果,餘通因果。
 答:第一支是無明,無明只是因,由於有無明才有行,最後一支老死只是果,因為有生必定有老死,其他中間十支通於因及果。例如行是無明的果,但是行是識的因;識是行的果,識又是名色的因,依此類推,可知中間十支通於因果。
《披》初一唯因等者:初一謂無明,能染汙餘,不為餘染,故說唯因。後一謂老死,為餘染汙,不能染餘,故說唯果。餘一切支,能染汙餘,亦為餘染,故通因果。
 初一支是無明,能染汙其餘十一支,無明不會被其餘支所染污,所以說唯是因。最後一支是老死,是被其餘支所染汙,而不能染污其餘十一支,所以說唯是果。其餘中間十支能染污別支也能夠被別支所染,所以中間十支通於因果。
天二、第二義
 第二科第二義,以第二種道理說明。
又即於此問,更作餘答:三唯是因,二唯是果,當知所餘亦因亦果。
 又對這問題還有其他的答案:無明、愛、取,三支唯是因;生及老死,二支唯是果;應當知道其餘的七支: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有,也是因也是果。
《披》三唯是因等者:三謂無明、愛、取,發業潤生此為根本,說唯是因。二謂生、老死,樂著戲論及業異熟之所生故,此酬前相,說唯是果。諸所餘支,望義說別,亦因亦果。
 三是指無明、愛、取,由無明引發造業;由愛取滋潤行、識、名色、六處、觸、受轉成有,能感得生的果報體,無明、愛、取是發業潤生的根本,因此說這三種唯是因。二是指生及老死,由樂著戲論因及淨不淨業因變異成熟之所產生,這是酬答前面無明、愛、取三種因相,說唯是果。其他所餘七支,由其含義說為別支,也是因也是果。
 樂著戲論因是無始以來由無明遍計諸法為實所熏習的名言種子,每一生都不斷的熏習,不易覺察,卻是流轉生死數取趣的正因,於生支是親因緣;淨不淨業是由於無明所造的善或不善業,由愛、取滋潤轉成有,是導致取得哪一趣果報的因,於生支及老死支是增上緣,於受生時再由我愛滋潤使這二種因所成的業有現行而有生及老死,所以說生及老死是此無明、愛、取三種因所得之果。佛陀教導眾生應通達諸法實相,破無明、愛、取等煩惱,使名言種子及業種子所成的業有不得煩惱滋潤就沒有生老死,這是出離三界解脫生死的正道。
戌三、約獨雜相辨2 亥一、問
 第三科約獨雜相辨,以獨相及雜相所攝說明十二支的次第,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是獨相?幾是雜相?
 問:十二有支中哪幾支是屬於不與餘支相交雜的獨相?哪幾支是與餘支相交雜的雜相?
亥二、答2 天一、總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總標,總相標示。
答:三是獨相,行等是雜相。
 答:只有無明、愛、取三支是獨相,其他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有、生、老死,九支都是雜相。
《披》三是獨相等者:三謂無明、愛、取,不與餘支相交雜故,說名獨相。與此相違說名雜相,如行等是。下別問答,其義可知。
 無明、愛、取是屬於煩惱,不與其他支相交雜,所以是獨相。如果不是獨支,有相交雜的地方,如行等支,就是雜相。下文會各別提出問題及回答,由此可以了解其中的義理。
天二、別辨3 地一、說行有2 玄一、問
 第二科別辨,各別說明,分三科;第一科說行有,說明行與有是雜相所攝,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行、有是雜相?
 問;為什麼說行、有是雜相?
玄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二種說故。謂能引愛非愛果故,及能生趣差別故。
 答:行支與有支由引、生因顯「業」有二種差別說,因此行與有為雜相,一、能引愛非愛果,由行支能引發三界可愛或不愛的果報;二、能生趣差別,由有支能感生五趣不同的果報。
《披》由二種說故等者:行、有二支體非一異,然望義別,是故說二。謂引因位建立行支,由能引愛非愛果故;若生因位建立有支,由近能生五趣差別果故。
 行支與有支,這二支體性不是同一也不是相異,但是相望其中的法義有差別,因此說是二支。主要是在引因位時建立為行支,是由於能引愛非愛果的緣故;如果是在生因位時建立為有支,是由於有支就近能生五趣的差別果的緣故。
 行支與有支都有業在其中,但它們也有差別,一個是能引;一個是能生的;它們的體性是同一個但作用不同,一個是引生果報,一個是感生果報。
地二、說識與名色六處一分2 玄一、問
 第二科說識與名色六處一分,說明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
 問:為什麼識與名色、六處的一分有相雜的情況?
《披》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者:名色支中,識說為名;六處支中,識說意處;由是故說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義。
 名就是受想行識,在名色支中識可以稱為名;在眼耳鼻舌身意六處支中,識是屬於意處,因此說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義。
玄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三種說故。謂依雜染時故,依潤時故,依轉時故。
 答:由於識在流轉的前後三種時中有不同的功用,因此說識與名色、六處一分有雜相。
 一、依雜染時,有情由無明而發動福等三行,同時熏成隨業識,此時識支被業雜染所染。
 《瑜伽論記》卷3說:依雜染時是指識支,就是前文所說由邪行故令心顛倒,這是指中有末心名為顛倒,因為能引支(無明緣行)是顛倒故,本識中識支種子隨順能引也名為心顛倒,所以說此時識被邪行的雜染所染;
 二、依潤時,有情由愛取滋潤使識種子結生相續而有名色,此時識是名色中名的一分,因此依潤生說識與名色一分有相雜義;
 三、依轉時,流轉中當諸根圓滿時是六處支,識是六處中的意處,因此說識與六處一分有相雜義。
《披》由三種說故等者:依雜染時說名識支,謂由邪行令心顛倒。依彼潤時建立名色支,謂識種子愛、取潤已,能取能滿當來名色自體,令住結生相續故;識於其中是其少分,由是說言名色一分。依彼轉時建立六處支,眼等六處圓滿生已,能為眼等六識所依,即於爾時彼眼等識得意處名;識於其中是其少分,由是說言六處一分。
 依雜染時說名識支,是說由無明發起邪行使心生起顛倒,識被邪行的雜染所染,所以說依雜染時說名識支。當識種子被愛取滋潤時,識種子能取得及能圓滿將來的名色自體,使令識能安住於結生相續的新的名色果報體中,識在名色中是其中的一部分,因此說為名色一分。於識依止六根而轉現時,建立六處支。眼等六處圓滿生長已後,能為眼耳鼻舌身意六識所依止,依根緣境才能發識,這時眼等六識得到意處的名稱;識是意處中的少部分,因此說是六處一分。
地三、說識乃至受與生老死2 玄一、問
 第三科說識乃至受與生老死,說明識乃至受與生老死有雜相,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識乃至受,與生、老死有雜相?
 問:為什麼識、名色、六處、觸、受,與生、老死有雜相?
玄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二種說故。謂別顯苦相故,及顯引生差別故。
 答: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支「依別顯苦相」及顯「引、生差别」二種理由,與生、老死二支分別被建立於十二有支中,然體性上並非相異,所以説識乃至受,與生、老死有雜相。
 一、別顯苦相,《瑜伽師地論略纂》卷4說:識乃至受等五支於現行位,能顯苦苦、壞苦、行苦三種苦相,名生老死;若處於種子因位時,苦相還不能顯現,則名為識等五支。約別顯苦相而言,識乃至受等五支是種子之因位苦,生老死是現行之果位苦,所以下文說無明行緣所引識乃至受是苦芽‧‧‧生與老死,當知是苦樹。
 二、顯引生差別:識乃至受等五支種子為無明緣行二能引支的「所引果」;識乃至受等五支種子於果位時為生老死,生老死為愛取有三支能生因的「所生果」。
《披》由二種說故等者:依有苦因,建立識乃至受支;依有苦果,建立生、老死支。又識乃至受,此於當來為苦;生及老死,此於現法為苦;由是說言別顯苦相。又識乃至受,於現法中引果所攝;生及老死,於後法中生果所攝;由是說言及顯引生差別。
 依止有苦果的因,建立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支;依止所生的苦果,建立生、老死二支。其中的識乃至受五支,是指於將來所感得的果報為苦;生及老死二支,是於現法中為苦;由於在未來世與現在世各有苦相,因此說別顯苦相。在現法中,無明、行二支是能引的因;識乃至受五支是屬於所引果所攝;在後法中,愛、取、有三支是能生的因;生、老死二支是屬於所生果所攝;所以論中說「及顯引生差別」。
申二、緣義分別2 酉一、辨為緣4 戌一、由生已不住義
 第二科緣義分別,說明緣的義理分別,分二科;第一科辨為緣,說明「為緣」的意思,又分四科;第一科由生已不住義,由生已不住義為緣。
復次,於緣起中,云何數往義?謂生已不住義。
 其次,在十二緣起當中,什麼稱為數往義?就是生了以後,不能停留,一定會繼續再往前,就一定會死,死了以後,只要煩惱繫縛未斷,一定會再生,於是數生數死,生已不住稱為數往義。
 以下這一大科可以配合第六科緣起釋詞解讀。這一段文,是緣起釋詞中第一種依字釋名的補充解釋。
《披》云何數往義等者:前釋詞中說:由煩惱繫縛,往諸趣中數數生起故,名為緣起。今釋彼義,故問答辨。
 前文說緣起的釋詞依字釋名中解釋:由於煩惱繫縛沒有斷,往五趣中一次又一次的死了又生起五蘊,名為緣起。現在解釋那一段文義,所以用問答說明。
戌二、由諸緣聚集義
 第二科由諸緣聚集義,由諸緣聚集義為緣。
云何和合義?謂諸緣聚集義。
 什麼是和合義呢?是指眾緣聚集相應義。
 世間因緣所生色心諸法,色法由因緣與增上緣和合而生,心法由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與增上緣和合而生,都是有為法,有生住滅相,而有為法沒有一法是單一緣所生,決定是眾緣和合而生。
 這一段文,是緣起釋詞中第二種依剎那義的補充解釋。
戌三、由諸緣引攝新新生義
 第三科由諸緣引攝新新生義,說明由諸緣引攝新新生起義為緣。
云何起義?謂諸緣和合之所引攝新新生義。
 什麼是起義?是指由眾緣相應和合所引攝諸有為法新新生起的道理。
 這一段文,是緣起釋詞中第二種依剎那義及第三種依有作用義的補充解釋。
《披》云何和合義及起義等者:前釋詞中說:依託眾緣,速謝滅已,續和合生,故名緣起。今釋彼義,故問答辨。
 前文所解釋文詞中說:依託眾緣聚集法生起,剎那迅速謝滅後,又相續眾緣和合生起,故名為緣起。現在解釋那一段的文義,所以用問答說明。
戌四、由諸行生起法性及現行義
 第四科由諸行生起法性及現行義,說明由諸行生起法性及現行義為緣。
云何緣起?云何緣生?謂諸行生起法性,是名緣起;即彼生已,說名緣生。
 什麼是緣起?什麼是緣生?是指一切有為法,由眾緣和合生起的法性,是名為緣起,所以說:此有故彼有;由緣所生之法生起以後,說名為緣生,所以說:此生故彼生。
 這一段文,是緣起釋詞中第三種依有作用義及第五種依等覺義的補充解釋。
《披》云何緣起云何緣生等者:前釋詞中說:眾緣過去而不捨離,乃至此生故彼生,非餘。今釋彼義,故問答辨。當知諸行生起法性,是名緣起,釋此有故彼有;即彼生已,說名緣生,釋此生故彼生。
 前文說到緣起釋詞中說:諸緣生法依託眾緣生現行以後,因已受盡,自性已滅,眾緣過去而不捨離,但並不是謝滅就沒有了,事實上,過去的法生起的同時又在阿賴耶識中熏習了種子,雖經百千劫,假使因緣和合,依於自身相續的阿賴耶識中種子仍會生起現行,能令有情的愛非愛果異熟成熟,所以如佛所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由此可知諸法並不是無因而生或如二乘說由無為而生或如外道說由常法而生。現在解釋緣起釋詞的義理,所以用問答說明。應當知道一切有為法,由眾緣和合生起的法性,是名緣起,這是解釋此有故彼有;而由緣所生之法生起以後,說名為緣生,是解釋此生故彼生。
酉二、明彼攝2 戌一、苦諦攝2 亥一、現法為苦
 第二科明彼攝,說明十二支為苦集二諦所攝,分二科;第一科苦諦攝,說明苦諦所攝支,又分二科;第一科現法為苦,說明現法為苦的諸支。
問:幾支苦諦攝,及現法為苦?答:二,謂生及老死。
 問:十二緣起中有哪幾支是屬於苦諦,以及現在生命體就是苦?
 答:二支,指生及老死支是苦諦所攝而且是現法為苦。
亥二、當來為苦
 第二科當來為苦,說明當來為苦的諸支。
問:幾支苦諦攝,當來為苦?答:識乃至受種子性。
 問:十二支中幾支是苦諦所攝,幾支是將來為苦?答:五支是苦諦所攝當來為苦,識乃至受這五法種子是苦諦所攝,而且是將來感得果報後才現行成苦。
戌二、集諦攝
 第二科集諦攝,說明集諦所攝支。
問:幾支集諦攝?答:所餘支。
 問:十二支中幾支是集諦所攝?答:除了識乃至受生及老死所餘支包括無明、行、愛、取、有的五支,惑、業都是屬於集諦所攝。這裡沒有說滅諦和道諦,因為滅道二諦是還滅的緣起,不是流轉的緣起,所以十二緣起支只說苦諦與集諦。
申三、十二支前後相望分別2 酉一、辨為緣2 戌一、前支是後支緣2 亥一、唯望近支2 天一、明次第6 地一、無明望行2 玄一、問
 第三科十二支前後相望分別,十二支中前支與後支互相對望的分別,分二科;第一科辨為緣,說明諸支互相為緣的情況,又分二科;第一科前支是後支緣,說明前支一定是後支的緣,又分二科;第一科唯望近支,只有相對於最近的一支,又分二科;第一科明次第,說明其中的次第,又分六科;第一科無明望行,以無明與行相對來說,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無明與行為作俱有緣?為作無間滅緣?為作久遠滅緣?
 問:無明對行而言是行的俱有緣?或作無間滅緣?或作久遠滅緣?兩支一起活動稱為俱有緣,無間滅緣就是前一法謝滅,為後一法無間生起的緣,如有了無明生起以後,沒有間斷即有行的造作及行的種子熏習到阿賴識中;久遠滅緣是指過去的業行雖久遠已謝滅,但於過去造作業行時所熏習的種子,遇到生緣時就會生起現行感得果報。
玄二、答2 黃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三緣。
答:當知具作三緣。
 答:應該知道無明對行來說為俱有緣、無間滅緣、久遠滅緣三種緣。
黃二、釋3 宇一、為俱有覆障緣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覆障緣,說明無明是行的俱有覆障緣。
謂由無知,於隨順諸行法中,為俱有覆障緣,為彼彼事發起諸行。
 由於無知,就是無明,在隨順種種的福行、非福行、不動行的法中,無明於造業時是同時俱有覆障心識去認識真實相的緣,為了各式各樣的事情就會造作福行、非福行、或不動行。
《披》謂由無知至發起諸行者:此中諸行,通說身語意三非福與福及不動行。由說無明與行作俱有緣故,色無色行俱有轉故。諸有現前愛非愛境,此能隨順造非福行;於死及生起決定信,求可愛生,此能隨順造諸福行;於色無色有過患身起功德想,此能隨順造不動行;如是等類,是名隨順行法。於此諸法由無知故令不顯了,是故無明與行能作俱有覆障緣。由覆障故,不知過患、不知出離,依三界愛,或無有愛,造作非福、福行、或不動行,是名為彼彼事發起諸行。
 這裡的諸行通說身語意三行所造作的非福、福及不動行。由於無明與行作俱有緣的同時,無色的意行與色法的身語行是一起活動的。現前面對可愛的境界和不可愛的境界時,由於無明俱行而生貪瞋,會隨順去造非福行的種種的罪惡錯誤的行為;對於會死亡與還有下一生這件事生起決定的信心,承認有因果輪迴,為追求下一生可愛的生命體,就會去造諸福行。例如對佛菩薩常供花就會使來生長得很莊嚴,對於色界與無色界中有過患沒有解脫的果報身生起有功德想,就會去造禪定的不動業;這些由無明所覆障造作的業行,名為隨順行法。對於這些所造作事由於無知的原因,使令自己不明白世出世間的因果,因此無明對行能作為同時俱有的覆障緣。由於心識被無明覆障的原因,不知道有過患、不知道應該出離,依止對三界的愛著,或是無有愛,而造作非福、福行、或不動行,是名於彼彼事發起諸行。
 《攝大乘論抄》卷1:緣果報斷滅生愛,名無有愛。
 《瑜伽論記》卷5說:有情不了解涅槃由煩惱滅而得,而執著此身斷滅則是涅槃,於是計度執著自身到此無有,愛身無有,名無有愛。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卷4說:欣樂無有的有情,於無有中諸貪等貪,執藏防護耽著愛染,名無有愛。例如有一類有情為怖畏所逼、怖畏所惱、憂苦所逼、憂苦所惱,苦受所觸,因此這樣想:如何當來令我身死後斷壞無有,永絕眾病,豈不是非常快樂嗎。這類有情欣樂無有,於無有中生起諸貪等貪,執藏防護耽著愛染,因此名無有愛。
 有情若有三界的有愛及無有愛都會生起貪瞋癡而造業,所以佛說:「愛所執有情,心貪有無有,魔軛所軛故,身常不安樂。流轉諸有中,生已歸老死,如犢子愛乳,隨母嘗不離。」
宇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無明是行的無間滅生起緣。
又由惡見、放逸俱行無知,為無間滅生起緣,發起諸行。
 又由於有惡見、有放逸俱行的無知,由無明引發無間滅生起緣,發起種種的業行(意行)。
《披》又由惡見至發起諸行者:此中諸行,唯意所攝非福與福及不動行,由說無明為無間滅緣故,唯望無色有此緣故。於三世內外諸行,及於因所生法,起不如理分別,是名惡見。於業異熟及俱,不能思擇諸行過失,是名放逸。此與無知同行相應,是名俱行。由是無明差別,說有見愚及放逸愚。(陵本九卷十八頁712)由此無知,前無間滅,後決定生,故說與行為無間滅生起緣,由是發起諸無色行。
 這裡所說的諸行,唯是由意業所攝的非福、福、及不動行,由無明覆障為無間滅生起緣,只有無色的心行才有這種無間滅緣。對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由於內五蘊及外境的諸有為法,及於因緣所生法,生起不如理的分別,名為惡見。對於業行、異熟果及業行與異熟果的因果關係,不能思惟簡擇所造作的身語意行的過失,名為放逸。這些心識與無知同行相應,是名俱行。由這些無明的差別,說有種種的惡見愚癡及放逸的愚癡。在〈有尋有伺等三地〉卷9,298頁有說過見愚和放逸愚。由於這類無知,前法的無明無間滅,後法的業行決定生起,所以說無明與行是無間滅生起緣,因此發起種種無色的心行,進一步由意發動身語的造作。
宇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科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無明與行為久遠滅引發緣。
又由無知,為久遠滅引發緣故,建立順彼當生相續。
 又由於無明過去引發所造的業行,當時就在識中熏習下業種子,業行雖久遠已滅,由於無明沒有斷除,識中的種子遇到愛取的滋潤,還是能建立隨順將生的果報相續,所以說無明為行的久遠滅引發緣。
《披》又由無知至當生相續者:如前已說,設彼無明不永斷者,依於識等受最為後所有諸行後際應生。(陵本九卷十五頁695)是故無明既發業已,雖久遠滅,然說為緣,能引當生自相續身,以是隨順因故,由此建立為引發緣。
 如前面已經說過,假設無明沒有永遠斷除,所依止的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法種子受到愛取的滋潤,下一世五蘊的果報就會生起。如〈有尋有伺等三地〉卷9,286頁中所說。因此過去由無明發動造業,當時在識中熏下業種子,業行雖久遠已滅,然而識中的種子遇到愛取的滋潤為緣,能引發將要生起的自體相續五蘊果報,這是由於無明煩惱未斷的隨順因所生,由此建立為引發緣。
地二、行望識等2 玄一、舉行望識2 黃一、問
 第二科行望識等,說明行支對望識支等的關係,分二科;第一科舉行望識,舉出行支望識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應知諸行望識為三種緣?
 問:如何應該知道諸行望識為三種緣?
黃二、答3 宇一、為俱有緣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緣,說明諸行望識為俱有緣。
答:由能熏發彼種子故,為俱有緣。
 答:由於造作業行能同時熏發識的種子,作為識的俱有緣。每當福行非福行和不動行一發動,馬上熏下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
宇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諸行望識為無間滅生起緣。
次後由彼勢力轉故,為無間滅生起緣。
 其次,由業行熏發識的種子以後,隨業識由行的勢力令次念識種生起,能為後有相續果識的無間滅生起緣。
宇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科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諸行望識為久遠滅引發緣。
由彼當來果得生故,為久遠滅引發緣。
 由於過去所造業種子可使將來的果報識得以生起,是識的久遠滅引發緣。
《披》諸行望識為三種緣等者:行能熏發彼識種子,能熏所熏俱生俱滅,由是說名為俱有緣。從此以後,此識名隨業識,隨業勢力乃至命終流轉不絕,能為後有相續識因,由是說為無間滅生起緣。復由諸行為牽引因,當來識果方可得生,即此說為久遠滅引發緣。
 業行能熏發識的種子,能熏的業行及所熏的識種是俱生俱滅,同在一起活動也一起消滅,稱為俱有緣。從此以後,此識就有業隨逐稱為隨業識,隨著業的力量乃至命終,識乃至受這五法的種子都會一直隨識相續流轉不絕,能做為後有相續識的因,因此說為無間滅生起緣。又由於各個所造的業行為牽引因,將來識的果報才可以得生,由此說為久遠滅引發緣。
玄二、例識望名色等
 第二科例識望名色等,例舉識望名色等。
如行望識,如是識望名色、名色望六處、六處望觸、觸望受亦爾。
 如同行望識,因此識望名色、名色望六處、六處望觸、觸望受也是一樣有三種緣。
《披》如行望識至觸望受亦爾者:當知此中,名色、六處、觸、受種子皆為諸行同時熏發,非離諸行一一相望有次第別,唯依當來現起分位有次第故,說彼因性亦有次第。由是道理,識望名色等說為三種緣者,意顯行熏識已,名色、六處、觸、受種子為識攝受,不離於識別有因性,從識為熏,故言亦爾。
 應該知道在造業同時名色、六處、觸、受種子都與識被種種的業行同時熏發,並不是遠離所造諸行一支一支相望有次第的差別,其實是同時熏發成五法種子,其中唯依將來在母胎中果報現起的分位,有名色為先、六根成長、能生觸、而有受等次第的差別,而說在因性也有次第差別。由於這個道理,識相對於名色說有三種緣者,意思是顯示行在熏識時,名色六入觸受的種子,是由識所攝受的,不能離開識另外有名色等因性存在,都是熏到識中,所以說亦爾。
地三、受望愛2 玄一、問
 第三科受望愛,說明受支與愛支的關係,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應知受望愛為三種緣?
 問:怎麼樣可以知道受相對於愛是愛的三種緣。
玄二、答3 黃一、為俱有緣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緣,說明受望愛為俱有緣。
答:當知由彼起樂著故,為俱有緣。
 答:應當知道現行受同時生起愛味執著的緣故,說受望愛為俱有緣。
《披》由彼起樂著故為俱有緣者:由彼樂受起和合愛,由彼苦受起別離愛,以於自體境界受中貪味繫縛故,總說樂著名。依此建立為俱有緣。
 由於樂受會生起繼續受樂的和合愛,對苦受會生起快一點遠離的別離愛,因為於自體受與境界受中有貪的愛味繫縛的緣故,總說為「樂著」的名稱。受和愛是同時稱為俱有緣。
黃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受望愛為無間滅生起緣。
從此無間,由彼勢力起追求等作用轉故,為無間滅生起緣。
 於現行受有和合愛或者別離愛以後,從此沒有無間斷由受俱愛的力量而追求或遠離各種境界的作用轉現,使愛剎那滅又剎那生,因此說受是愛的無間滅生起緣。
《披》從此無間至生起緣者:由彼樂受起和合愛,從此無間,故起追求;由彼苦受起別離愛,從此無間,故起厭離;是名追求等作用轉。依此說為無間滅生起緣。
 由於樂受生起和合愛,從此沒有間斷,由愛的力量就會開始追求;由於接觸苦受時就生起別離愛,接著沒有間斷就會產生厭離,追求遠離,名為追求等作用轉。依此道理說受是愛的無間滅生起緣。
黃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科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受望愛為當來相續久遠滅引發緣。
建立當來難可解脫彼相續故,為久遠滅引發緣。
 由於無明觸所生受為所依止生愛已滅,雖經久遠,能建立將來難可解脫由愛使果報相續的力量,所以說受為愛的久遠滅引發緣。
《披》建立當來至引發緣者:謂由無明觸所生受為依止故,貪愛得生,當來相續難可解脫。依此說為久遠滅引發緣。
 由於無明觸所生受為所依止,貪愛得以生起,將來的生命體還會再相續,依這種道理說為久遠滅引發緣。
地四、愛望取2 玄一、問
 第四科愛望取,說明愛支與取支的關係,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愛望取為三種緣?
 問:怎麼樣說愛望取有三種緣。
玄二、答3 黃一、為俱有緣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緣,說明愛望取為俱有緣。
答:由欲貪俱行,於隨順取法中,欲樂安立故,為俱有緣。
 答:由取時心與欲貪俱行,於隨順四種取法中,都有欲望愛樂的貪愛及於所安立我語的貪愛為諸取的因緣故,有取時一定有愛同時活動,所以說愛望取為俱有緣。
 《瑜伽論記》卷3說:愛與能取(於欲、見、戒禁、我語四種欲貪名能取)實際上並不同時,但依所取之欲、見、戒禁、我語,所為取如為得諸欲及為受用而生欲取等之因緣與愛俱有,所以說愛望取成俱有緣。
《披》由欲貪俱行至為俱有緣者:欲貪俱行是其能取,隨順取法是其所取,欲樂安立是所為取。由欲樂故起前三取,由安立故起第四取。如是一切俱有而轉,由是故說為俱有緣。
 欲貪與心同時活動是能取,隨順生起取的欲、見、戒禁、我語是所取,取的欲樂及安立是所為取,就是指生起取的動機,如為得諸欲及為受用而生欲取;由貪利養及以恭敬增上力故,或為詰責他所立論,或為免脫他所難,起第二見取;由奢摩他支為所依止,為所建立,為欲往趣世間離欲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三摩鉢底,起第三戒禁取;為欲隨說分別所計作業受果所有士夫,及為隨說流轉還滅士夫之相,起我語取。由於心中的欲樂而生起欲、見、戒禁前三取,由安立故起我語的第四取。如是一切諸取都有愛的煩惱俱時而起,因此說愛是取的俱有緣。
黃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愛望取為無間滅生起緣。
由無間滅勢力轉故,為生起緣。
 由於愛的力量前一念滅,後一念就會有取,所以說愛是取的無間滅生起緣。
黃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愛望取為當來久遠滅引發緣。
建立當來難可解脫彼相續故,為久遠滅引發緣。
 有了愛就會推動取,取滅之後,久遠之後,遇緣愛取現行仍能引發以前由業行熏習的種子,使令行、識、名色、六處、觸、受等六支形成有支,生起難可解脫的果報,所以說愛望取為當來久遠滅引發緣。
地五、取望有2 玄一、問
 第五科取望有,說明取支與有支的關係,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取望有為三種緣?
 問:為什麼取望有為三種緣?
玄二、答3 黃一、為俱有緣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緣,說明取望有為俱有緣。
答:由與彼俱,令業能招諸趣果故,為俱有緣。
 答:由於取的煩惱活動使過去的業行種子結合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法種子生起現行為有,與取在一起,使業有能招感得所對應諸趣的果報,所以說取為有的俱有緣。
《披》由與彼俱至為俱有緣者:異熟識中先所積集行等種子,為取攝受,轉名為有,依此義故,說與彼俱,是故建立為俱有緣。
 現法的異熟果報識中先前所積集的行、識、名色、六處、觸、受等種子,被取所攝受,使這六法種子同時生起現行,轉名為有,依這個道理,說取與有在一起,因此建立取為有的俱有緣。
黃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取望有為無間滅生起緣。
又由彼力,於此生處能引識等故,為無間滅生起緣。
 又由取煩惱的力量使令過去的業行種子結合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法種子無間生起現行,這就是取為有的無間滅生起緣。
《披》又由彼力至生起緣者:由彼取力,能令生有將入現在,於此諸趣所當生處,能引識乃至受自體果生,依此說為無間滅生起緣。
 由於取的力量,能使令生有將會進入到現在,當中有將隨業識帶到五趣受生處,由取俱有能引發識、名色、六處、觸、受的自體異熟果生起,依此說取為有的無間滅生起緣。
黃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科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取望有為久遠滅引發緣。
又能引發彼界功能故,為久遠滅引發緣。
 由取能引發過去的業行所熏等種子成為有的功能,從最初造業熏種到感果,經過很久,仍能引發種子現行,所以說取為有的久遠滅引發緣。
《披》又能引發彼界功能等者:先所積集行等種子,是名彼界功能。由取攝受,漸令增長,名能引發。從其最初為隨順因,依此說為久遠滅引發緣。
 過去所積集熏習的行、識、名色、六處、觸、受六法的種子,這些種子又稱為界或稱為因,名為彼界功能。由取攝受使令這些種子逐漸的增長,名為能引發。從最初的無明緣行所積集的行等種子,由「取」為隨順因,引發行等種子現行轉成為「有」,依此說取為有的久遠滅引發緣。
地六、有望生生望老死2 玄一、正辨二支為緣2 黃一、舉有望生2 宇一、問
 第六科有望生生望老死,說明有望生生望老死,分二科;第一科正辨二支為緣,說明二支為緣,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有望生,舉出有望生,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有望生為三種緣?
 問:為什麼業有相對於生支來說是三種緣?
宇二、答3 宙一、為俱有緣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為俱有緣,說明有望生為俱有緣。
答:熏發彼種子故,為俱有緣。
 答:有的同時就有生的種子,由取使令行、識、名色、六處、觸、受轉成為有,被愛取滋潤的有支熏發識等名言種子令生現行,所以有望生為俱有緣。
宙二、為無間滅生起緣
 第二科為無間滅生起緣,說明有望生為無間滅生起緣。
由彼勢力無間隨轉故,為生起緣。
 由於有支的力量能為生現行的等無間緣,所以說有望生為無間滅生起緣。
宙三、為久遠滅引發緣
 第三科為久遠滅引發緣,說明有望生為久遠滅引發緣。
雖久遠滅而果轉故,為引發緣。
 又行、識乃至受六法種子(有支)雖然已滅,久遠以後由愛取滋資潤有支現行能使生支的果報相續生起,因此有支望生支為引發緣。
《披》有望生為三種緣等者:有所攝種功能現前,能生後有,即初剎那有望於生,說為俱有緣。次後由彼勢力相續隨轉,說為無間滅生起緣。有為生因,生是彼果,生因現行雖久遠滅,而生因果自體得生,依此說為引發緣。
 有支所攝持的行、識、名色、六處、觸、受種子功能現前,能生起後有果報,於最初剎那的有支望於生支是同時,投生那一剎那有與生是同時在一起,說為俱有緣。次剎那後由於有支勢力,使生支相續隨轉,說為無間滅生起緣。有支是生支的因,生支是有支的果,生因的業行雖久遠已滅,而業有所攝的識乃至受種子遇愛取滋潤仍可生起現行,使得生因的果報自體得生,依此說有支為生支的久遠滅引發緣。
 若據《瑜伽論記》卷3:「雖久遠滅而果轉者,如初潤有望初生,果轉故成久遠滅引發緣,隔正死時故。」也就是隔一生所以稱作「久遠」。
黃二、例生望老死
 第二科例生望老死,例說生望老死的緣。
如有望生,當知生望老死為緣亦爾。
 如同有支望生支,應該知道生支望老死支為俱有等三種緣也是如此。
《披》如有望生等者:由有生故,老死隨逐;從生為言,故說亦爾。
 由於有生的時候,以生為緣,同時有老死隨逐;老死與生支都是以識乃至受五法種子為體,從生支說也具三緣,因此說亦爾。
 於生時,能熏發老死的種子,故說生為老死的俱有緣;由生的勢力無間有老死隨轉,因此說生為老死的無間滅生起緣;生為老死的因,老死是生的果,老死與生都以識乃至受五法種子為體,依識乃至受五法種子現行的分位差別而假安立為生或老死,引發老死的因(識乃至受五法種子)雖然已滅,久遠之後遇緣,若由愛取滋潤有,使「生」現行後,能引發老死,所以說生為老死的久遠滅引發緣。
玄二、兼釋有支建立2 黃一、略標
 第二科兼釋有支建立,解釋有支的建立,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標出二種。
復次,建立有支有二種。
 其次,建立有支有二種解釋。
黃二、列釋2 宇一、勝分建立
 第二科列釋,列舉出來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勝分建立,說明依有支中的勝分建立。
一、就勝分建立,謂取所攝受業,如前已說。
 一、由業有力量感果,因此說就勝分建立「有支」。就勝分建立此處業有是指由取滋潤長養的福、非福等「業」有,如前面已說。
 再詳細說,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法種子,雖能為正因,不名有的原故,即識等五果名言種子雖望當來生老現行是正因緣,若不得業感必無力能生自果,故說業種名有支,不說識等五果名有支。
《披》謂取所攝受如前已說者:謂如前說,煩惱滋長故,發起愛非愛業。(陵本十卷三頁741)當知唯就勝分建立,說取緣有。今此義同,故置如前。
 如前面所說,因為有煩惱的滋潤長養,而熏發可愛果或不可愛果的業因轉成有,如本卷307頁所說。應該知道取緣有唯是以力量比較強的業來建立。這也就是取所攝受的業稱為有,所以說如前已說。
宇二、全分建立
 第二科全分建立,依有支整體的內涵建立。
二、全分建立,謂業及識乃至受所有種子,取所攝受,建立為有應知。
 二、全分有的內容是業,及識、名色、六處、觸、受所有的種子合有六法,六法為取所攝受時,建立為「有」應當知道。
天二、顯業用2 地一、問
 第二顯業用,顯示十二支的業用,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是諸有支唯有次第與行為緣乃至老死,更有餘業用耶?
 問:這十二有支是只有次第與行為緣乃至與老死為緣,只有前支為後支的增上緣,或是還有其他的作用呢?
《披》是諸有支至更有餘業用者:十二有支,從初無明乃至最後老死,前為後緣,漸次相稱,當知唯依增上緣說。今此問意,謂諸有支,為唯如是一增上緣耶?為更有餘緣業用耶?
 十二有支,從初無明支乃至最後老死支,前支為後支緣,漸次相稱,應該知道唯是依增上緣而說的。現在提出問題,這十二有支,只是前支為後支的增上緣嗎?或是還有其他緣的業用?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即此業用,及於各別所行境中,如其所應所有業用,當知是名第二業用。
 答:除了前支為後支的增上緣業用,還有諸支自種現行的因緣業用與其他諸支相應的所有業用,以前支與後支相望來說,前面說過無色支望無色支有三種緣,望有色支是只有增上緣,有色支望無色支二種緣就是所緣緣和增上緣,望有色支只有增上緣。除增上緣以外,所有其他業用稱為第二業用。
《披》即此業用至第二業用者:此諸支自體種子生自現行,是名因緣業用。及與餘支相望,於各別所行境中,或為無色,或為有色,如其所應,為等無間緣、所緣緣及增上緣。如是業用差別,前緣性中已具顯示。(陵本十卷五頁751)如是所說緣義業用,當知是名第二業用。
 這十二有支的各支自體種子為因緣,生起自己支的現行,名為因緣業用。及前支與所餘支相望,於各別所行境界中,有的是無色,有的是有色,如色法與無色法能為所緣緣及增上緣或無色法能為無色法的等無間緣、所緣緣及增上緣,無色法與有色法能為增上緣。這些業用差別,在前面的緣性中已經都已說明顯示。如本卷311頁所說。因緣等業用,在前面的緣性時已完全顯示。這類的緣的業用稱為第二業用。 (連結:十二有支諸支二種業用
亥二、亦望餘支2 天一、舉無明2 地一、問
 第二科亦望餘支,相對於其他支的緣,分二科;第一科舉無明,舉無明支說,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無明唯與行為緣,亦與餘支為緣耶?
 問:無明只給行支作緣嗎?還是也給其他支作緣呢?
地二、答2 玄一、通一切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通一切,說明無明通一切支。
答:無明乃至亦與老死為緣。
 答:無明影響最深,可以染污其他十一支,可以給行乃至老死作緣。
玄二、會前說
 第二科會前說,會同前面所說。
前言唯與行為緣者,但說近緣義。
 前面只說無明緣行只有給予行做緣,這只是以最近的緣來說。
天二、例所餘
 第二科例所餘,例說其餘。
如是所餘盡應當知。
 其他所餘支,如無明也可以給識作緣,由有無明生行才有生死流轉的阿賴耶識,如是前前支能予後後支為緣的道理也一樣。
 又由前面所說一支一支之間都有俱有緣,依此可以解釋一剎那俱有十二緣起。一剎那間具足無明乃至老死。
 無間滅緣是有次第的十二緣起,前一剎那滅後一剎那生,次第來說十二緣起。
 久遠滅緣則是說過去的業行所熏的種子因當來遇緣得果而生死流轉,依有因就會得果說十二緣起。
 由思惟十二緣起支可以了知生死流轉與還滅的要義。
戌二、後支非前支緣4 亥一、標
 第二科後支非前支緣,後支不是前支的緣,分四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復次,後支非前支緣。
 其次,後支不是前支的緣。行對無明來說行不是無明的緣,乃至老死對生來說老死不是生的緣。
亥二、徵
 第二科徵,提出問題。
何以故?
 為什麼這麼說?
亥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如為斷後支故,勤作功用斷於前支,由前斷故,後亦隨斷。非為斷前故,勤作功用斷於後支。
 如果要斷後支,努力精勤修習止觀斷於前支,由於前支斷,後支也隨之而斷。並不是為斷前支,而努力精勤修習止觀去斷後支。因為前支是後支的緣,前支斷了,後支沒有緣,自然斷而不起。例如要斷行一定要斷無明,努力的修行斷除前支,前支斷掉下一支就沒有緣了。
亥四、結
 第四科結,結語。
是故當知唯此為彼緣。
 所以應該知道前支一定是後支的緣,斷了前支,後支自然斷。
《披》如為斷後支故等者:此中道理,應知如緣起聖道經說。彼云:由誰有故而有老死?如是老死復由何緣?我於此事如理思時,便生如是如實現觀:由有生故便有老死,如是老死由生為緣,如是廣說乃至齊識退還。即此中說為斷後支,勤作功用斷於前支。又云:我復思惟:無有誰故而無老死?由誰滅故老死隨滅?我即於此如理思時,便生如是如實現觀:無有生故便無老死,由生滅故老死隨滅,如是廣說乃至無明滅故行即隨滅。即此中說由前斷故,後亦隨斷。
 這其中的道理,應當知道如《緣起聖道經》說:由誰先有而會有老死?老死是什麼緣為因才有?佛陀如理思惟這件事時,就生起如諸法實相的現量觀慧:有生命體一定會有老死,老死是因為有生才會有老死,這樣一直倒著推想回去,由誰有故有老死,乃至推到識就不需要再往上推,稱為齊識退還。有情去投胎的時候就是識,所以齊識退還到那裡就不用再推想下去了。這就是此處所說為了斷後支,努力精勤修行斷於前支的道理。佛陀又思惟:沒有誰就沒有老死,那一個法滅了老死就會滅呢?這樣如理思惟時就生起如實的現量觀慧:沒有生命體就沒有老死,生滅老死也滅,詳細逆推乃至無明滅故行即隨滅。這就是此處所說只要將前支斷掉,後支就隨著斷除的道理。
酉二、釋義別2 戌一、由順觀2 亥一、釋此有故彼有
 第二科釋義別,解釋義理上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由順觀,由順次第觀察,又分二科;第一科釋此有故彼有,解釋此有故彼有。
問:云何說言此有故彼有?答:由未斷緣,餘得生義故。
 問:為什麼說此有故彼有?答:因為沒有斷除諸法的因緣等緣,諸法就可以生出現行。如沒有斷無明種子,無明能生現行,以無明為緣,其餘行乃至老死都能現行。
 《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4〈1 三法品〉說:此有故彼有者,顯無作緣生義,唯由有緣故果法得有,但緣沒有真實作用能生果法。《法華經玄贊要集》卷29說:這也是對治外道的邪見而說,如順世外道,計執有情都由四大、父母、極微而生,四大及父母極微有真實作用能生有情,名為作用。又如數論、勝論師計執我為作者,我能為生死之因,我有實作用,現在破斥外道執著四大父母極微、及我有實作用能生有情,說十二支各別從種生,因緣而有,無實作用,無作緣生。此外聲聞乘說一切有部主張十二有支有實作用,此處顯示無作緣生,十二支相望雖有作用,作用無真實自性,唯依如幻諸行假立,因此說無作緣生。
《披》由未斷緣餘得生義故者:種子不斷,名未斷緣;現行法生,名餘得生。當知此約緣起義釋。
 如果沒有斷除種子,名為未斷緣;現行法一定會生起,名為餘得生。應當知道這是依緣起的道理解釋。
亥二、釋此生故彼生
 第二科釋此生故彼生,解釋此生故彼生。
問:云何此生故彼生?答:由無常緣,餘得生義故。
 問:為什麼說此生故彼生?答:由無常的緣為因,能生出其他的無常法。
 《法華經玄贊要集》卷29說:此生故彼生,是顯無常緣生,無明生故,方行支生,無明若不生,行支也不生,能生都是無常法,這是破聲聞乘大眾部義,以無為為體生出緣生法,及外道常計論,如外道妄執,梵王冥性神我等體是常不從因生,而能為因生其他果法。
《披》由無常緣餘得生義故者:諸法自體從自種生,名無常緣,此說生起無常。由此為緣,後支法生,名餘得生。當知此約緣生義釋。
 諸法的自體從自己的種子生時稱為無常緣,這是說生起無常。由此所生起法為緣,後支法即可生起,名為餘得生。應當知道這是依緣生義做的解釋。
戌二、由逆觀2 亥一、釋要由生緣而有老死等2 天一、問
 第二科由逆觀,由逆次第觀察,分二科;第一科釋要由生緣而有老死等,解釋要由生緣而有老死等,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說言有生故有老死,要由生緣而有老死,如是乃至無明望行?
 問:為什麼說有生就有老死,要由生緣而有老死,乃至為什麼有無明所以有行?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此言教道理,顯從無實作用緣,餘得生義故。
 答:由於佛開示教導的道理,顯示由有緣故果法得有,非任何單一緣有真實作用,能生能作餘果法。
《披》顯從無實作用緣餘得生義故者:如有頌言:諸行皆剎那,住尚無況用,即說彼生起,為用為作者。又言:法不能生他,亦不能自生,眾緣有故生,非故新新有。(陵本十六卷七頁1390)如是前支為後支緣,但由勢用為緣,無實作用,道理亦爾。由剎那滅義,無動作義,是緣起義故。
 如〈思所成地〉勝義伽陀說:這一切有為法都是剎那生、剎那滅,要它安住一段時間都沒有辦法,何況說它有真實作用?可是這如幻如化的境界生起以後,還是要以名言來安立說這就是作用,這就是造業的人,這是假安立的。又說:任何一法不能生出其他的法,也不能自己生出自法,自不能生、他也不能生,眾緣聚集時法就生了,所生出來的法每一剎那都不是舊的而是新的,每一剎那都不一樣,如〈思所成地〉卷16,586頁所說。如是前支為後支緣唯是諸緣勢力的作用,沒有單一法有真實的作用能生諸法,道理也是一樣。由剎那生即剎那滅的義理,可知沒有一法真實從此到彼,所以說無動作義,是緣起義。
亥二、釋非離生緣而有老死等2 天一、問
 第二科釋非離生緣而有老死等,解釋非離生緣而有老死等,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說言有生故有老死,非離生緣而有老死,如是乃至無明望行?
 問:為什麼說有生故有老死,不是離開生緣而有老死,如是乃至不是離開了無明而會有行。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由此言教道理,顯從自相續緣;即自相續,餘得生義故。
 答:由這裡的言教道理,顯示從自相續緣,就是生命體能繼續相續的緣,其他的法就能夠生出來;依止自身果報體相續,還會造業而有其他的生死輪迴出現。
《披》顯從自相續緣等者:如前已說,於離作用復因果相續不斷義,是緣起義。(陵本九卷十六頁701)當知唯依諸支相望,漸次相稱,前為後緣,建立因果體性。今義亦爾,故作是說。
 前面已說雖然諸緣沒有真實的作用,可是如幻如化的因果還是相續不斷義,這是緣起義。如〈有尋有伺等三地〉卷9,289頁所說。應當知道這唯是依止前後支相望,漸漸依次第相應相稱,前支為後支的緣,建立因緣果的體性。現在這裡的義理也是如此,因此這樣說。
申四、十二支為緣決擇分別2 酉一、依四句答3 戌一、無明與行2 亥一、問
 第四科十二支為緣決擇分別,以四句及順後句決斷簡擇十二支,分二科;第一科依四句答,依四句答決擇十二支分別,又分三科;第一科無明與行,說明無明與行這二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法無明為緣,彼法是行耶?設是行者,彼無明為緣耶?
 問:如果法是無明為緣,所生的法是行嗎?若是行,是無明為緣嗎?
 《瑜伽論記》中窺基大師說此處不一定是討論十二有支。
 以問答的方式,來討論佛法的道理,有很多種方法,有作四句答、順前句、順後句,一行、無事句等。此處說四句答,有時二法的範圍不一定,互有寬狹,於所問應作四句。以A、B,表示二法,第一句是:是A非B;第二句是:是B非A;第三句是:是A也是B;第四句是:非A也非B。
亥二、答2 天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四句。
答:應作四句。
 答:應該可以做四句來回答。
天二、辨
 第二科辨,說明這四句話。
或有行非無明為緣,謂無漏及無覆無記身語意行。
 第一句:或有一種行不是無明為緣,這是指無漏思及無覆無記行即無記思(無覆無記)的身語意行都不是無明為緣,十二支中行支無明唯與有漏業善惡行為緣。
《披》謂無漏及無覆無記身語意行者:此中身語意行,通說無漏及與無覆無記二種應知。
 這裡所說的身語意行,通於說無漏的戒定慧等身語意行與無覆無記這二種應該知道。
 無覆無記據《佛光大辭典》載:無覆無記為「有覆無記」之對稱,又作無覆、淨無記。若以道德之性質為準則,一切諸法可大別為善、惡、無記等三大類。其中,無記係指非善非不善,不能記為善業或惡業之法,又可分為有覆與無覆兩種。無覆無記,即指不覆障聖道的非善非惡之法。
 據《俱舍論》卷七、《俱舍論光記》卷七、《法宗源》卷本等所載,無覆無記可分為有為與無為二類:
 一、有為無記,即由因緣造作所生之無記法,更分為五種,即:
 1. 異熟無記,又作異熟生,為由過去善、不善之因所生之異熟果體;以其不覆障聖道,故為無覆無記。
 2. 威儀無記,又作威儀路心,指行、住、坐、臥等四威儀;因其以色、香、味、觸等四處為體,故其性無記。
 3. 工巧無記,又作工巧處心,有身工巧、語工巧二種。刻鏤等之身工巧,以色、香、味、觸等四處為體;歌詠等之語工巧,以色、聲、香、味、觸等五處為體,其性皆為無記。
 4. 通果無記,又作變化無記,指天眼、天耳二種神通自在及其變化;以色、香、味、觸等四處為體,其性亦為無記。
 5. 自性無記,即前四種以外其餘一切無記性之有為法皆稱為自性無記。
 二、無為無記,即非由因緣造作所生之無記法,亦稱勝義無記,例如三無為中之非擇滅無為及虛空等,皆屬於無為無記。
 其中異熟、威儀、工巧、通果等四無記心,欲界之無覆無記皆具有,色界具有除工巧無記以外之其餘三項,無色界則僅有異熟無記一種。
 又於四無記心中,異熟無記能攀緣六根、六境等十二處而起作用,威儀、工巧、通果等三無記能攀緣色、香、味、觸等四處而起作用,而工巧無記中之語工巧無記及通果無記也能攀緣聲處而起作用,因此也遍通於色、聲、香、味、觸等五境。這裡所說的無覆無記可以參考此處所說。
或無明為緣而非是行,謂除行所攝有支所餘有支。
 或者有一種情況,就是無明為緣,可是不是行。是指行以外,其他的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的十支。
《披》謂除行所攝有支所餘有支者:如前已說,無明乃至亦與老死為緣,如是所餘盡應當知。(陵本十卷十頁781)是故作如是說。謂與識等乃至老死為緣,名所餘支。餘隨所應,準此應釋。
 如前文已說,無明除了行支以外,與所有其餘的十支為緣,應該知道。如本卷324頁所說,因此這樣說。前文說無明與識等乃至老死為緣,名為所餘支。餘支都與無明相應,應準照此種解釋。
或有亦無明為緣亦是行,謂福、非福、不動身語意行。除如是相,是第四句。
 第三句是:或有也是無明為緣也是行,這是指福行、非福行、不動身語意行。除了前三種相,就是非無明亦非是行,非十二有支,如外稼成熟門、器世間成壞門、食任持門、威勢門、清淨門,這是第四句。
戌二、行與識等2 亥一、舉行與識2 天一、問
 第二科行與識等,決擇行與識等四句的關連,分二科;第一科舉行與識,舉出行與識,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行為緣,彼亦識耶?設是識者,行為緣耶?
 問:如果是行為緣,種種的福行、非福行、不動行一定能生識嗎?如果是識,一定是行為緣嗎?
天二、答2 地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舉出來。
答:應作四句。
 答:也可以作四句來回答。
地二、辨
 第二科辨,說明。
或行為緣非識,謂除識所餘有支。或識非行為緣,謂無漏識及無覆無記識,除異熟生。
 或者行為緣而不是識,是指除了識以外,其他的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
 或者是這了別性的識,不是福行等為緣所生,是指無漏的識及工巧處、威儀路、神通等三種無覆無記識,及除了阿賴耶識,而異熟生的前六轉識是從阿賴耶識所生不是由行為緣而生。因而說除異熟生,應更正為除異熟果。
《披》無覆無記識除異熟生者:無覆無記識略有二種,一、異熟果,二、異熟生。當知異熟是所熏法,說行為緣。異熟生不爾,是故除之。從異熟果生,名異熟生故。
 無覆無記識要略而言有二種,一、異熟果,二、異熟生。應當知道異熟是由行為緣所熏生的,說它是行為緣。異熟生是前六轉識,不是行為緣所生的,應當包含在此第二句。從異熟果所生,名為異熟生。因此應當除去異熟果而非異熟生。
 《顯揚聖教論》卷18〈11 攝勝決擇品〉說:「謂欲界繫心有八種,一生得善心、二方便善心、三不善心、四有覆無記心、及無覆無記心,分為四種:謂異熟生心、威儀路心、工巧處心、變化心。」由此可知前六識的異熟生心也有無覆無記心,這是指聲聞、緣覺二乘之阿羅漢及辟支佛的前六轉識中一分無記心。
或亦識亦行為緣,謂後有種子識及果識。
 第三種也是識也是行為緣,是指十二支中的識支,包括後有種子識及果識:現在的阿賴耶識能攝受現在行所新熏的後有種子成隨業識,也是前生行為緣所招感的後有果識。
《披》謂後有種子識及果識者:攝受後有新生種子,是名後有種子識。現在已得生滅異熟識,是名果識。當知即是阿賴耶識,約能持種及受熏義,故得異名。
 識所攝受的後有新生種子,是名後有種子識。現在已得到的已在受用的生滅異熟識,名為果識。應當知道所說的就是阿賴耶識,這是約阿賴耶識能持種及受熏義,所以得到不同的名稱。
除如是相,是第四句。
 除了前面所說的三種相,非識亦非行為緣,非十二有支,如外稼成熟門、器世間成壞門、食任持門、威勢門、清淨門,是第四句。
亥二、例識與名色等
 第二科例識與名色等,例說識與名色等四句的關係。
由此道理,乃至觸緣受,隨其所應四句應知。
 由於這裡行緣識所說的道理,往下推理乃至觸緣受,隨其所相應的,用四句說明應該可以知道。
 《成唯識論疏義演》卷10說:
 一、識望名色作四句:1. 有名色不以識為緣,謂佛身中無漏名色;2. 有識為緣而不是名色,謂除名色外所餘支謂六處乃至老死支,識皆與作疏遠緣故;3. 有亦識為緣亦是名色,即名色支;4. 第四句謂除前相,非十二有支。
 二、以名色望六處作四句:1. 有六處非以名色為緣,謂無漏六處;2. 有名色為緣而非六處,即除六處餘觸支等;3. 或亦六處亦名色為緣,謂十二支中六處支;4. 第四句除前相,非十二有支。
 三、六處望觸作四句:1. 有觸非六處為緣,謂無漏明相應觸;2. 觸支有六處為緣而非是觸支,即除觸支外所餘受支等;3. 有亦觸為六處為緣,即是觸支;4. 第四句除前相,非十二有支。
 四、觸望受為四句:1. 有受非以觸為緣,謂無漏受;2. 有以觸為緣而非是受,謂除受支外餘愛支等;3. 有亦受亦觸為緣,即是受支;4. 第四句除前相,非十二有支。
《披》由此道理至四句應知者:名色、六處、觸、受種子同時熏發,已如前釋。彼一一支為緣決擇,由行緣識道理應知。然隨所應四句差別,繁不具述。
 名色、六處、觸、受種子是同時熏發的,已如前面所解釋。其中一一支為緣的決擇,由行緣識的道理應該了知。然而隨所相應的四句差別,都是一樣的,因為很繁瑣,就不再說明了。
戌三、受與愛2 亥一、問
 第三科受與愛,決擇受支與愛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受為緣,皆是愛耶?設是愛者,皆受為緣耶?
 問:如果以受為緣,一定都是愛嗎?如果是愛,都以受為緣嗎?
亥二、答2 天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四句。
答:應作四句。
 答:應作四句來回答。
天二、辨
 第二科辨,說明。
或有是愛非受為緣,謂希求勝解脫,及依善愛而捨餘愛。
 或有一種情況是愛不是以受為緣,這種愛是希求解脫生死苦惱的愛,及依出離的無漏善愛而棄捨其餘有雜染的愛。這種愛不是依三界的喜樂捨受所生的,不是追求三界殊勝果報的愛,因此說不是以受為緣。
 《成唯識論疏義演》卷10說:有愛非以受為緣,是指希求解脫的有漏善愛及無漏愛,此無漏善愛能壞三有,故非愛支攝,雖然也是愛,然而此愛不是煩惱等中的愛,據實而言唯以無漏中的善法欲為體,此無漏的善法欲與善愛名義相同,所以說依善愛而捨餘愛。
《披》謂希求勝解脫等者:謂如無上梵行求者求無漏界,是名希求勝解脫。依善法欲,正捨家法,趣於非家,名依善愛而捨餘愛。當知此愛非受為緣,不染汙故。
 如果是無上梵行求的人,追求無漏的涅槃界,名為希求勝解脫。依止對戒定慧聞思修的善法有強烈的願望,能捨棄煩惱的家,趣向沒有煩惱的非家而出家,名為依善愛而捨餘愛。應當知道這種愛,是出離相應,不是以受為緣,不是染汙的。
或受為緣而非是愛,謂除無明觸所生受為緣,所餘有支法生。或有受為緣亦是愛,謂無明觸所生受為緣,染汙愛生。除如是相,是第四句。
 或有一種情況,是受為緣而不是愛,是指除了無明觸所生的受為緣愛,以外所餘取支等,意指無明觸所生之受皆與取支乃至老死作疏遠緣。或有的情況是受為緣也是愛,是指無明觸所生受為緣,有染汙的愛生,即十二支中的愛支。除了以上的三種相,是第四句,非十二有支,如外稼成熟門、器世間成壞門、食任持門、威勢門、清淨門。
酉二、依順後句答4 戌一、愛與取2 亥一、問
 第二科依順後句答,依順後句答決擇十二支,分四科;第一科愛與取,說明愛與取,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愛為緣,皆是取耶?設是取者,皆愛為緣耶?
 問:如果是愛為緣,都是取嗎?如果是取,都是愛為緣嗎?
亥二、答3 天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答:當知此中是順後句。
 答:應當知道這是隨順第二句「設是取者,皆愛為緣耶」回答,所以說是順後句。
 順後句,是指二法展轉相問,前法的範圍大,後法的範圍小,以後面的法來回答前面的問題。例如問:若愛為緣皆是取耶?設是取者皆愛為緣耶?答:所有取皆愛為緣,或愛為緣而非是取。若所提問題與順前句相反,而順應後句,且僅肯定後句之答法,例如:「凡B是A,然A未必是B。」名順後句。
 以實例而言:
 前句:是水果,一定是蘋果嗎?
 後句:是蘋果,一定是水果嗎?
 答案:是蘋果,一定是水果;是水果,不一定是蘋果。
 這稱作順後句答問:水果是蘋果嗎?蘋果是水果嗎?
天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所有取皆愛為緣。或愛為緣而非是取。
 這是說所有的取,都是以愛為緣。或有的情況是愛為緣而不是取。
天三、簡
 第三科簡,簡別。
謂除取所餘有支,及緣善愛、勤精進等諸善法生。
 是指除了取以外所餘的諸有支,包括有、生及老死支,及緣出世的戒定慧等善法愛、勤精進修習三十七道品等諸善法生,雖然也是一種愛,不過是隨順無漏、出世相應,所以不是取。
《披》及緣善愛勤精進等諸善法生者:當知善愛,淨信所生。由此為緣,起勤精進及念、定、慧。如是諸法能對治取,是故非取,應并除之。
 應當知道善愛,是由對三寶清淨的信心所生起的。由善法愛為緣,發起勤奮精進及正念、正定、正慧。這些諸多善法能對治三有之取,因此不再有取,應該一并除去取。
戌二、取與有2 亥一、問
 第二科取與有,決擇取與有的關係,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取為緣,皆是有耶?設是有者,皆取為緣耶?
 問:如果是取為緣,都是有嗎?如果是有,一定是取為緣嗎?
亥二、答3 天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來。
答:亦應作順後句。
 答:也應該用順後句來回答。
天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所有有皆取為緣。或取為緣而非是有。
 是指所有的有支都是以取為緣。或有的情況是取為緣而不是有支。
天三、簡
 第三科簡,簡別。
謂除有,所餘有支。
 是說除了有支,所餘生支及老死支。
戌三、有與生2 亥一、問
 第三科有與生,決擇有支與生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有為緣,皆是生耶?設是生者,皆有為緣耶?
 問:如果是有為緣,都是生嗎?如果是生,都是有為緣嗎?
亥二、答2 天一、釋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答:諸所有生皆有為緣。或有為緣而非是生。
 答:所有的生命體都是以有為緣。或是以有為緣而不是生。
天二、簡
 第二科簡,簡別。
謂除生,所餘老死最後有支。
 以有為緣而不是生,指除掉生,所餘老死最後有支。
戌四、生與老死2 亥一、問
 第四科生與老死,決擇生支與老死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若生為緣,皆老死耶?設是老死,皆生為緣耶?
 問:如果以生為緣,都是老死嗎?如果是老死,都是生為緣嗎?
亥二、答2 天一、釋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釋,解釋。
答:所有老死皆生為緣。或生為緣而非老死。
 答:所有的老死,都是以生為緣。因為沒有出生,就不會有老死。或以生為緣而非老死。
天二、簡
 第二科簡,簡別。
所謂疾病、怨憎合會、親愛別離、所求不遂,及彼所起愁歎憂苦種種熱惱。
 是說有了生為緣就會有種種的疾病、與怨家憎恨之人和合聚會、與親近眷愛的人分別遠離、於所追求的常不順遂不能滿願,以及由這些境界所引起的悲愁、哀歎、憂傷、痛苦等種種煩惱產生。
申五、所障能障分別2 酉一、所障3 戌一、障正見等2 亥一、舉於正見2 天一、問
 第五科所障能障分別,約所障礙的事與能障礙的法分別,分二科;第一科所障,所障礙的事,又分三科;第一科障正見等,說明所障的正見等,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於正見,舉出正見為例,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是諸有支,幾與道支所攝正見為勝障礙?
 問:這十二有支中,哪幾支能夠對八正道的道支所攝正見,具足強而有力的障礙?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無明,及彼所起意行、若有一分能為勝障。
 答:包括無明,還有因為無明而發動的意行,取所攝受的有支中一分的意業,能夠對正見具有強而有力的障礙。
《披》無明至能為勝障者:謂無明支,及與行支、有支一分,能為正見勝障。行支一分者,謂無明所起意行;有支一分者,謂取所攝受意業一分應知。
 這是說無明支,行支、有支一分,能夠對正見具強而有力的障礙。行支的一分,是指由無明所生起的意行;有支的一分,是說取所攝受的意業一分應該要知道。
亥二、例正思惟等
 第二科例正思惟等,例舉出正思惟等。
如於正見,如是於正思惟及正精進亦爾。
 如無明等障礙正見,同樣的對於正思惟及正精進也是一樣有勝障礙。
戌二、障正語等
 第二科障正語等,說明障正語等。
若正語、正業、正命,以身行、語行及有一分為勝障礙。
 對於八正道中戒所攝的正語、正業、正命,以由無明發動的行支中的身行、語行、及有支中取所攝受的身語二業為勝障礙。換句話說,也就是行支中的身行、語行、及有支中取所攝受的身語二業對於正語、正業、正命有強而有力的障礙。
《披》以身行語行及有一分等者:身行、語行,行支一分所攝。取所攝受身語二業,有支一分所攝應知。
 身行、語行是行支身語意中的一部分色法所攝。取所攝受的身業、語業二種,是有支中的一部分色法所攝應當知道。
戌三、障正念等
 第三科障正念等,說明障礙正念等支。
若正念、正定,以餘有支為勝障礙應知。
 會障礙八正道中定所攝的正念、正定,是指除無明、行及有支以外,所餘九支為正念、正定的勝障礙應當知道。《瑜伽論記》卷3說這段文有二種解釋:
 一、由前所說無明、行、及有支三支說障正見、正思惟、及正精進之慧身及障正語、正業、正命之戒身故,餘九支相從總名障正定等,道理上實在唯應說愛取二支障礙八正道中的正念、正定。
 二、定身者是心學,識支是心,名色、六處、生及老死并有心體故障定身,觸受二支是心所有,并名中色及前五處,隨識總說障正定身;愛取二支障離欲道,正障正定身,此處說正見正思惟正精進為慧學,正語正業正命為戒學,正念正定為定學。
酉二、能障2 戌一、問
 第二科能障,說明能障礙的有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是諸有支,幾唯雜染品?幾通雜染、清淨品?
 問:於十二有支中,哪些支是屬於雜染品類?哪些是通雜染及清淨品類?
戌二、答3 亥一、總辨品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總辨品,總相說明品類。
答:四唯雜染品,餘通雜染、清淨品。
 答:在十二有支中,有無明、識、愛、取,四支一定是雜染品,其餘支行、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通於雜染品與清淨品。
 《瑜伽論記》卷3說:為什麼說識是雜染品?答:如上文說由邪行故令心顛倒,心顛倒故,所以說識是雜染,此處據中有末心說識支,所以說無明、識、愛、取四支唯是雜染。或將識支除去說老死支是雜染,因為老死位中不能修學善法,故與雜染名。
《披》四唯雜染品等者:此中四言,疑應作三,謂無明、愛、取。成唯識說:三唯是染,煩惱性故;七唯不染,異熟果故。七分位中,容起染故,假說通二;餘通二種。(成唯識論八卷十一頁)由是當知此所說義。
 此中的四唯雜染品應該只有無明、愛、取三種,懷疑可能是譯文翻譯錯了。因為《成唯識論》卷8,11頁說:十二有支的無明、愛、取三支一定是染污的,因為它們是煩惱性。識、名色、六處、觸、受、生、老死七支一定不是染污的,因為是異熟果,是無覆無記所攝。但是這果報體七支的分位中,也能為依生起染污,所以假說通於雜染和清淨二種,所餘的行、有二支通於染淨二種。由此應當知道此處所說的義理。
亥二、釋妨難2 天一、問
 第二科釋妨難,解釋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云何生支通二品耶?
 問:為什麼生支通於染淨二品呢?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若生惡趣及有難處,唯是雜染品;若生人天諸無難處,此通染淨品。
 答:如果生到三惡道去,及不能修行的處所,如地獄、畜生、餓鬼、長壽天(無想天及非非想處天)、邊地(北俱盧洲)、盲聾瘖啞、世智辯聰、佛前佛後等有難處,唯是雜染品,無法修行;如果是生在人天各個沒有聖道障難能修行處,則通於染淨二品。
亥三、例隨應
 第三科例隨應,例舉餘支隨所相應的品類。
當知餘支,隨其所應皆通二品。
 除了生支,應當知道其餘七支,隨所相應的通於染淨二品。如果遇到佛法,就有可能清淨的,如果沒有遇到佛法,就多半是染污的。
《披》若生惡趣及有難處等者:色無色界唯有難處。欲界一分亦有難處,謂生惡趣,身不清淨。若生欲界人天趣中,身清淨故,名無難處。(如顯揚十八卷十六頁說)依此差別,故說生支通染淨品。
 色界、無色界唯是有難處,主要是色界第四禪中的無想天,壽五百劫,以其心想不行,如冰魚蟄蟲,外道修行,多生其處,障於見佛、聞法,故名長壽天難。無色界的非非想處天,心不想,也不是沒有想,只有微微心,無法修行,而且八萬大劫壽,是個大障礙。生到色界或無色界的凡夫,雖然已離欲,卻容易耽著在禪定的愛味中而難以精進修行,因此算是難處。欲界一部分,如生到三惡道,果報身不清淨,地獄眾生因惡業所感,墮於彼處,長夜冥冥,受苦無間,障於見佛聞法;畜生種類不一,亦各隨因受報;或為人畜養,或居山海等處,常受鞭打殺害,又或互相吞噉,受苦無窮,障於見佛、聞法;餓鬼有三種:一其業最重者,長劫不聞漿水之名;二其業次重者,唯在人間伺求蕩滌膿血糞穢;三其業輕者,時或一飽,加以刀杖驅逼,填河塞海,受苦無量,障於見佛、聞法,因此三處都是有難處。如果生到欲界的人天趣中,果報清淨,可以見佛、聞法,名為無難處。如《顯揚聖教論》卷18,16頁所說界趣差別,因此說生支通於染淨品類。
申六、不有及滅分別2 酉一、約煩惱業生雜染品辨2 戌一、舉三道理3 亥一、無明緣行2 天一、問
 第六科不有及滅分別,說明還滅門,十二有支不有(種子不有)及滅(現行滅)分別,分二科;第一科約煩惱業生雜染品辨,約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三種雜染說明還滅,又分三科;第一科舉三道理,舉出三種道理,又分三科;第一科無明緣行,說明無明緣行的不有及滅,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等無明不有故行不有,何等無明滅故行滅耶?
 問:哪些無明沒有,則行就不會有?哪一種情況,無明滅了,行就滅了?
天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有三種,發起、纏、隨眠無明。由此無明滅故,彼無明滅;由彼滅故,行亦隨滅。
 答:有三種無明,包括發起無明,發起福、非福、不動行的無明,即異熟果愚與勝義愚,依異熟果愚能發福行及非福行,由勝義愚能發不動行;纏無明即無明的現行;隨眠無明即無明的種子。由此隨眠無明滅故,彼纏無明、發起無明滅;由彼纏無明、發起無明滅故,行亦隨滅。
 這段文《瑜伽論記》卷3窺基大師有二種解釋:
 一、有三種無明,其中發起指發業無明,這是通相應無明(異熟果愚)及不共無明(勝義愚);纏指潤生無明,多唯相應無明,這二種都是指無明的現行;由這二種所熏成的種子名隨眠無明。由發起行的無明以一切無明為根本故,此處包括潤生無明;於潤生時行支相當有支,無明相當愛取故。又此三種無明,以發起無明為總說,發起無明中有二種,包括纏及隨眠無明,總別合論,所以說有三種。若詳細說發起之體包括與一切煩惱相應的相應無明及於四聖諦無智的不共無明,若如此說則是相應無明、不共無明、纏的潤生無明、及隨眠無明四種無明合為三種。這三種無明全部滅除故,彼發起無明滅,彼發起無明滅故,行亦隨滅。這種解釋通說發一切行之無明,因為若潤生無明未滅,由無明發起之行即不能滅。
 二、或另一種解釋:又有三種發起纏(煩惱現行)之隨眠無明,能發起纏的隨眠、能發起相應無明的隨眠、能發起不共無明的隨眠。此三種都是纏(現行),初纏是總說,後二相應無明及不共無明是別說。發此現行之隨眠無明有三種,由此三種隨眠無明滅故,彼現行無明滅,彼現行無明滅故行滅。
《披》有三種發起纏隨眠無明等者:決擇分說:或有由無明故,墮無明趣,說名愚癡;非癡所嬈,不為癡垢,非癡所媚。謂住隨眠無明。或有愚癡,為癡所嬈,不為癡垢,非癡所媚。謂由纏所攝無明。或有愚癡,為癡所嬈,為癡所垢,非癡所媚。謂由發業無明發惡業已,於此惡行而生羞恥。或有愚癡,為癡所嬈,為癡所垢,為癡所媚。謂因無明發起種種惡不善業,於此惡行無有羞恥。此中由前三種,說名愚癡,墮無明趣,不名癡人。由後一種,說名癡人。(陵本六十卷十八頁4896)今於此中,且約墮無明趣說前三種,略無後一。義顯由此隨眠無明滅故,彼纏無明滅;由纏無明滅故,彼發業無明滅。
 〈決擇分〉說:
 第一種情況是,或有由於無明的緣故,墮在無明類,稱為愚癡。此愚癡者的心識沒有愚癡的嬈亂;也沒有被愚癡的煩惱染汙而造業;也沒有被愚癡所迷惑而迷失;這種情況的無明,稱為住隨眠無明。這是有煩惱種子的人。
 第二種情況是,有一類的愚癡者,被愚癡的現行所惱亂;但是沒有被愚癡所染汙而引發造業;也沒有被癡所媚惑而迷失,能夠有慚愧心,這種情況就是纏所攝的無明,就是有無明的現行而沒有造業的人。
 第三種情況是,或有一類的愚癡者,被愚癡的現行所惱亂;被癡所垢染而引發造業;沒有被癡所媚惑而迷失,能夠生起慚愧心。這是由發業無明發惡業已,於此惡行而生羞恥慚愧的人。
 第四種情況是,或有一類的愚癡者,被愚癡的現行所惱亂;被愚癡所垢染而引發造業;又被癡所媚惑而迷失,對所造惡行沒有羞恥心。這是因無明發起種種惡不善業,於此惡行無有羞恥的人。
 前面三種人,可以說是愚癡,是屬於無明趣那一類的,由於有慚愧心,不稱為癡人。最後一種因無明發起種種惡行,不知錯,沒有羞恥心,也不會懺悔,說名為癡人。如〈決擇‧有尋有伺等三地〉卷60,1986頁所說。現在此處且約墮無明趣說前三種人,省略未說後一種人。其中的義理顯示由於無明煩惱種子滅掉,無明的現行就會滅;無明的現行滅了,發業的無明就會滅,發業的無明滅,行就隨之而滅。
亥二、行緣識2 天一、問
 第二科行緣識,說明行緣識的不有及滅,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等行不有故識不有,何等行滅故識滅耶?
 問:哪一種情況行沒有,識就沒有?哪一種情況行滅了,識即滅了嗎。
天二、答2 地一、舉有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舉有,舉出行有故識有來說。
答:諸行於自相續中已作已滅,及未起對治,又由意行有故,起身語行;由此有故彼有。
 答:在相續不斷的五蘊體當中,已經造作福等諸業行雖已作已滅,已經在阿賴耶識中熏成種子(現熏種),由於沒有對治由過去造作中所熏習的種子(種生種),又當新的意行起現行(種生現),發動身語行的相續造作,又在阿賴耶識中種下新的種子(現熏種),因此行有故彼識有。
《披》諸行於自相續中至由此有故彼有者:此顯諸行種子不斷,諸行得生;及顯意行生故,身行、語行於彼後時造作而轉;依此二義,釋由此有故彼有。諸行因已受盡,自性已滅,無間為緣,為生餘法,熏習相續,是名於自相續中已作已滅。既熏習已,未為真對治道之所對治,令永不起,是名未起對治。
 這裡是顯示諸行的種子不曾斷除(種生種),使得諸行得生;及顯示後續的意行生起(種生現行),會推動身行、語行於後時造作生起;依這二種義理,解釋此有故彼有,此行有故彼識有。福等諸行的現行,因力已經受用殆盡,自性也已謝滅,而熏習於阿賴耶識中的種子,於沒有間斷為緣,為生餘法,不斷地種子生種子,熏習種子於阿賴耶識中,是名於自相續中已作已滅。既熏習種子以後,沒有被真正有力的對治道之所對治,使令種子永遠不再生起,是名未起對治。
地二、例無
 第二科例無,例舉行無的情況。
彼無故,彼緣識亦無;此若全滅,當知識亦隨滅。
 如果福等諸行的種子滅了,就不會有行的現行,行的現行沒有,行緣識也就不會有了,福等諸行的種子與現行如果全部滅除,應當了知,識也就隨著滅了。
亥三、識緣名色六處觸受2 天一、舉識緣名色2 地一、問
 第三科識緣名色六處觸受,說明識緣名色六處觸受的不有及滅,分二科;第一科舉識緣名色,舉出識緣名色的不有及滅,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等識不有故名色不有,何等識滅故名色滅耶?
 問:什麼情況下識不有故名色就不有?什麼情況下染污的識滅就沒有名色呢?
地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種子識不有故,果識不有。此俱滅故,俱名色滅。
 答:如果沒有種子識,就不會有果報的識,阿賴耶識的現行就沒有了。約二乘而言,阿羅漢將愛見煩惱種子斷除,縱使名言種子還在,由於沒有愛見煩惱的滋潤(緣起),不再招感下一生的果報,三界五趣的種子識沒有了,三界五趣的果報識(現行識)也沒有了,就不會有投胎的時候,也不會執著羯羅藍成為名色,所以名色也就滅了。
《披》種子識不有故至俱名色滅者:由異熟識於現法中攝受後有新生種子,名種子識。於當生中新異熟識無間得生,是名果識。依此義說,種子識不有故,果識不有;此二滅故,名色隨滅。識與名色,名色與識,相依而轉故。於名色置有俱言,與識俱故。
 由今生的異熟識於現在的生命體中,能攝受後有新生種子,名為種子識。當識入母胎,下一生新的異熟識會沒有間斷的生起,稱為果識。依這裡所說的義理,種子識若沒有,果識就不會有;種子識與果識沒有,名色也隨之而滅。識要依止名色而存在,名色也要有識才能夠相續存活,這二種是相依而轉現的。因此在名色放「俱」字,是指名色與果識是同在一起的。
天二、例緣六處等
 第二科例緣六處等,例舉出緣六處等的不有及滅。
如識望名色道理,如是餘支乃至受,隨其所應,當知亦爾。
 依識對望名色的道理。如是其他名色望六入、六入望觸、觸望受等支的關係,隨其所相應,應當知道依理可知。
《披》如識望名色道理等者:此據自體因果道理相似,故言亦爾。名色至受,皆有因果二種別故。
 這是根據自體的因果道理相似,所以說也是如此。名色、六入、觸、受,都有因果二種差別的緣故。每一支在種子時稱為因,現行稱為果。
戌二、例餘當知3 亥一、愛緣取取緣有
 第二科例餘當知,例如其餘諸支的不有及滅應當知道,分三科;第一科愛緣取取緣有,說明愛緣取、取緣有的不有及滅。
如無明緣行道理,如是愛緣取、取緣有道理,當知亦爾。
 如無明緣行的道理是這樣,如是愛種子滅故,彼愛現行滅;由彼愛現行滅故,彼取亦隨滅;取種子滅故,彼取現行滅;由彼取現行滅故,彼有亦隨滅,道理也是一樣。
《披》如無明緣行道理等者:此據煩惱能為雜染道理相似,故言亦爾。無明、愛、取唯雜染故。
 這是根據煩惱能為雜染的道理相似,因為愛、取也是煩惱,由煩惱能造業,生起業(有)的雜染,所以說亦爾。無明、愛、取都是煩惱雜染,煩惱滅,就不會造業,就沒有行、有二支。
亥二、有緣生
 第二科有緣生,說明有緣生的不有及滅。
如行緣識道理,如是有緣生,當知亦爾。
 如同行緣識的道理,由生起對治故行種子滅,行種子滅故行現行滅,行現行滅故識滅,如是有滅故生滅的道理,當知也一樣。
《披》如行緣識道理等者:此據業果道理相似,故言亦爾。有為業因,生是彼果故。
 有緣生的道理也是一樣,是根據業果道理相似,所以說也是一樣。有是業因,生是業因的果。行是業,識是果。二種都是業果的關係。
亥三、生緣老死
 第三科生緣老死,說明生緣老死的不有及滅。
如識緣名色道理,生緣老死,當知亦爾。
 如同有識就會有名色,識滅名色就滅的道理,因此有生就會有老死,生滅老死就滅的道理也是一樣。
《披》如識緣名色道理等者:此據依因道理相似,故言亦爾。由生為依,老死可得故。
 這是根據所依止因的道理是相似,所以說也是如此。因為名色是依止識,老死是依止生而有的,所以說以生為依,老死可得故。
酉二、約受雜染品辨2 戌一、問
 第二科約受雜染品辨,約受雜染品辨明十二支的不有及滅,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等受不有故愛不有,何等受滅故愛滅耶?
 問:什麼樣的情況受沒有愛即沒有?什麼樣的情況受滅愛即滅嗎?
戌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如行緣識道理,當知亦爾。
 答:就如同以行(能引)為緣能引生識(所引)種子,由修對治道斷除行的種子,使現行的行滅了,識也就隨著滅了的道理,應當知道,依受能生愛(所生)的道理也是如此。若斷除受的種子,使受的現行滅,愛也就滅了。
《披》如行緣識道理等者:此據能引能生為緣道理相似,故言亦爾。當知此謂現法果受,非觸為緣因受。如能引行與識為緣,說名引因;如是由能生受為緣生愛,說名生因,道理亦爾。
 這是根據能引、能生為緣的道理相似,因此說也是如此。應當知道這是指現法果受(現行受),不是指以觸為緣的因受(種子受)。如能引的行為緣引生識種子,行是能引,識是所引,行緣識說明引因;同樣的由能生的受為緣生愛,受是能生,愛是所生,說名生因,道理也是一樣。這是根據能引能生的道理來說,如同行緣識道理,應當知道也是如此。以上是不有及滅的分別。
申七、依緣起門分別2 酉一、問
 第七科依緣起門分別,依緣起門作分別,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如前所說八緣起門,幾門是十二支緣起所顯,幾門非耶?
 問:如前所說的八種緣起門,哪幾門是十二支緣起所顯,哪幾門不是?
《披》如前所說八緣起門等者:如前已說,謂依八門,緣起流轉。(陵本九卷十六頁699)今此分別,幾是自身緣起所顯,幾非所顯。自身緣起,即十二支,諸有情生流轉攝故。
 如前面卷9,288頁已說過依八種途徑,能生緣起流轉:
 一、內識生門,又名受用世俗境界緣起,指緣眼色生於眼識,三事和合生觸,觸為緣受生等。
 二、外稼成熟門,又名食因緣起,如求諸穀田種水為緣發生芽等。
 三、有情世間死生門,又名一切生身相續緣起,由能引能生,及一切所引所生等十二緣起。
 四、器世間成壞門,又名一切生身依持緣起,指器世界由諸因緣施設成壞。
 五、食任持門,又名任持緣起,指緣四食諸根大種安住增長。
 六、自所作業增上勢力受用隨業所得愛非愛果門,又名一切生身差別緣起,指由不善、善有漏業,施設三惡道人天趣的差別。
 七、威勢門,又名自在緣起,指善修治靜慮為緣。諸修定者隨所願樂,心想事成等。
 八、清淨門,又名清淨緣起,指依聽聞正法、自內如理作意,發生正見能滅無明,無明滅故諸行隨滅,廣說乃至由生滅故老死隨滅,這是還滅門。
 現在這裡分別這八門,哪些是自己生命體緣起所顯示的,哪些不是。自身緣起,是指屬於生命體緣起的十二有支,因為這是有情生死流轉所攝。
酉二、答2 戌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答:三門是彼所顯,謂二一分所顯,一全分所顯;餘門非。
 答:內識生門、自所作業增上勢力受用隨業所得愛非愛果門、有情世間死生門三門是十二緣起所顯,三門中的前二門是一部分所顯,後一門是全部所顯;其餘的門則不是。
戌二、釋2 亥一、二一分所顯
 第二科釋,解釋,分二科;第一科二一分所顯,說明二門為十二緣起一分所顯。
何等為二一分所顯?謂內識生門、自業所作門。
 哪二門是十二緣起裡的一部分所顯?是指內識生門是根據六根生六識,識是識支攝緣起支不盡;自業所作增上勢力隨業所作愛非愛果門是根據從行有業生於五趣差別,不攝三煩惱及五支種子,故不全攝有支。因此說此二門是十二緣起一分所顯。
亥二、一全分所顯
 第二科一全分所顯,有一門是十二緣起全分所顯的。
何等為一全分所顯?謂有情世間轉門。
 哪一門是全分所顯?就是有情世間死生門,說明有情內身因果,也就是十二緣起。為何說其餘五門非十二支所顯呢?因為:一、外稼成熟門,二、器世間成壞門,這二類非內身因果,所以不是十二支所顯,三、食任持門,但以外食長養眾生也不是內身能生起緣,四、威勢門者,說明依禪支所得五通,通依九地發漏盡通義,因此不是十二緣起,五、清淨門,是道品無漏還滅門所攝,能滅緣起,也不是十二支所顯。
《披》謂二一分所顯等者:於八門中,內識生門、自業所作門,此二是十二支緣起一分所顯。由內識生門,唯是識支所顯;自業所作門,唯是行支所顯。又有情世間轉,此一是十二支緣起全分所顯。所餘諸門,不說自身所有緣起,故非十二支緣起所顯。
 在八門中,內識生門、自業所作門,這二門是十二緣起裡面的一部分所顯示。內識生門是屬於十二有支裡面識支所顯。自業所作門,只是行支所顯。有情世間轉門,這一門是十二支緣起全部所顯。其他的門都不是說到生命體的緣起,所以不是十二有支的緣起所顯。
申八、緣起過患勝利分別2 酉一、舉過患2 戌一、問
 第八科緣起過患勝利分別,說明緣起的過患勝利分別,分二科;第一科舉過患,舉出過患,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不如實知緣起道理者,有幾種過患耶?
 問:不能如實知道緣起道理的人,有幾種過失災患呢?
戌二、答2 亥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五種。
答:有五。
 答:會有五種過失災患。
亥二、列2 天一、初四過患2 地一、舉由我見及前際俱行見
 第二科列,列出來,分二科;第一科初四過患,說明前四種過患,又分二科;第一科舉有我見及前際俱行見,舉出有我見及前際俱行見的過患。
謂起我見,及能發起前際俱行見。
 能生起我見,及能發起前際俱行見二種過患。
 《瑜伽論記》卷3窺基大師說:不能如實知道緣起道理的人,會於五陰中妄計有身,強立主宰,恒起我見,執我、我所,或計執一陰為我,餘四陰為我所等;又能於過去生的五陰依止我見生起斷見、常見及邪見。  
地二、例後際俱行見等
 第二科例後際俱行見等,例說後際俱行見等過患。
如前際俱行見,如是後際俱行見、前後際俱行見亦爾。
 只要有我見,對過去生的五蘊生起斷見、常見及邪見,對來生的五蘊及現在生的五蘊也會生起斷見、常見及邪見。六十二見中,隨其所相應,緣於三際,生起常見、斷見及邪見,這三見加上我見就有四種過患。
天二、第五過患
 第二科第五過患,說明最後一個過患。
又於彼見猛利堅執,有取有怖,於現法中不般涅槃,是名第五過患。
 又對於我見、常見、斷見、及邪見的思想,猛利堅固執著,於此四見取著為最殊勝生起見取,怖畏涅槃,於現法中不得涅槃,或生起邪見中的五種現法涅槃論,這就是第五種過患。總之不能如實知道緣起道理的人,能生我見、常見、斷見、見取見及邪見,而有五種過患。
《披》不如實知緣起道理等者:此有五種過患。一、起我見;二、能發起前際俱行見;三、能發起後際俱行見;四、能發起前後際俱行見;五、於彼見猛利堅執,有取有怖,於現法中不般涅槃。此中彼見,謂即我見、前際見等。由於前際俱行見等猛利堅執,故說有取。由於我見猛利堅執,故說有怖。
 不如實知緣起道理的人,有五種過患。
 一、生起我見。
 二、能發起前際俱行見,對過去生有我見同時生起,由此引生常見、斷見、或是邪見;
 三、能發起後際俱行見,對來生也會依於我見引生常見、斷見或是邪見;
 四、能發起前後際俱行見,於今生也會依於我見引生常見、斷見或是邪見。
 五、於彼我見、常見、斷見、或是邪見猛利堅固執著,有取著有怖畏,於現法中不般涅槃。
 此文中所說彼見,是指我見、前際見等。這裡的彼見,是對前面的四種見猛利堅持。由於對三時的我見等猛利堅持所以說是有取,由於對我見等有強烈的執取,所以說有怖。
酉二、例勝利2 戌一、問
 第二科例勝利,例舉勝利,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如實知者,有幾種勝利耶?
 問:如實知道緣起的道理的人,可以有幾種殊勝的利益呢?
戌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翻前五過,應知勝利亦有五種。
 答:與前面五種過失反過來,應該知道殊勝的利益也有五種,如實了知緣起,由此可以知道過去、現在、未來只是惑、業、苦的流轉,不會生起我見、常見、斷見、邪見及見取見等五種過患。
申九、諸門分別14 酉一、實非實有攝
 第九科諸門分別,再以十四種角度來分別十二緣起,分十四科;第一科實非實有攝,說明實及非實有所攝支。
復次,是十二支緣起,幾支是實有?謂九。幾支非實有?謂餘。
 其次,這十二支緣起,哪幾支是實有?
 什麼是實有及假有,據〈決擇‧思所成慧地〉卷65說:若諸法不待所餘、不依所餘施設自相,應知略說是實有相。若法本身有自己的體相,是實有法。
 若有諸法待於所餘、依於所餘施設自相,應知略說是假有相,非實物有。
 非實:是複合物,要有很多支組合才能形成,是假安立,是一種概念。
 包括無明、行次第乃至取等九支。哪幾支非實有?其餘指有、生、老死三支不是實有。有支是由行、識、名色、六入、觸、受六支和合而成的種子狀態,生支及老死支是有的現行,因此有、生、老死這三支不是實有。
《披》是十二支緣起幾支是實有等者:有、生、老死三是非實有。成唯識云:已潤六支合為有故;即識等五三相位別,名生等故。準彼應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一頁)餘九實有,易可了知。
 有、生、老死這三支不是實有。《成唯識論》說:已被愛取滋潤的行、識、名色、六入、觸、受六支合稱為有;即識名色六入觸受這五法,有三種相狀階位差別,名為生等故。應參照《成唯識論》卷8,11頁的解釋。剩餘九支是實有,容易了知不再多說。
酉二、一事非一事攝
 第二科一事非一事攝,說明一事非一事所攝支。
幾一事為自性?謂五。幾非一事為自性?謂餘。
 幾支是以一事為自性?事即是體,以一法為體獨自一支,名一事為自性。一事,即無明、識、觸、受、愛五支。
 幾支不是一事為自性,二法以上為體,即名非一事。因此其餘七支不是一事為自性。
《披》幾一事為自性等者:此中五是一事,謂無明、識、觸、受、愛五,餘非一事。亦如成唯識說。(成唯識論八卷十一頁)
 這其中五支是一事,指無明、識、觸、受、愛五支,都只有一事。其餘支不只一事。也如《成唯識論》卷8,11頁所說。
 例如行支包括身、語、意三種;名色包括受想行識的名及色,共有五法;六入包括眼耳鼻舌身意六處;取包括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四取;有包括:行識名色六入觸受六法;生及老死也是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法種子的現行等有三種相狀位階差別,所以這七支不是一事。
酉三、所知障因攝
 第三科所知障因攝,說明所知障因所攝支。
幾是所知障因?謂一。
 幾支是所知障因?唯無明一支。這裡說的所知障因一支,是指無明支。由於無明對於所知能障覆真實,因此名為所知障的因。
 以大乘來說要斷煩惱障及所知障。煩惱障去除,可以成就阿羅漢果。成就阿羅漢果還有法執的所知障,執著法是真實的,菩薩還要斷除所知障才能圓滿的度化眾生,成就佛道。
《披》幾是所知障因謂一者:此謂無明。由於所知障覆真實,是故名為所知障因。
 這裡說的所知障因一支,是指無明支。由於無明對於所知能障覆真實,因此名為所知障的因。
酉四、苦因果攝
 第四科苦因果攝,說明苦因與苦果所攝支。
幾能生苦?謂五。幾苦胎藏?謂五。幾唯是苦?謂二。
 十二支中幾支能生苦?十二支裡面有五支,是能使令有情產生苦果的,指無明、行、愛、取、有五支。無明愛取是惑,行與有是業,有惑及業產生苦。無明行是引因,能引發苦果的因。愛取有是能生,能夠將之前所引發的滋潤起現行,所以這五支能生苦。
 幾支是苦胎藏?胎藏其實是指因(種子),苦的因。就是苦還在胎裡面隱藏,還是種子的狀態,包括識、名色、六入、觸、受的種子五支。
 幾支唯是苦?苦胎藏現行(苦種子現行),是指生老死,老死是伴隨生。有生即有種種的苦。
《披》幾能生苦等者:五能生苦,謂無明、行、愛、取、有五。苦胎藏,謂識乃至受五法種子。二唯是苦,謂生、老死。
 十二支裡面有五支,是能使令有情產生苦果的,指無明、行、愛、取、有五支,就是惑及業,無明愛取是惑,行和有是業,這五支可以使令有情產生苦。苦胎藏,就是苦還在胎裡面隱藏,是指識乃至受五法種子,還在種子的狀態稱為苦胎藏。二支唯是苦,是說生、老死一定是苦的,因為種子現行了,生就是苦,有生就有種種的苦。老死也是苦,大家都不願意,沒有人願意老死。
酉五、因果分等攝3 戌一、因分
 第五科因果分等攝,說明因分與果分等所攝支,分三科;第一科因分,說明因分所攝支。
幾說為因分?謂前六,無明乃至觸,及愛、取、有三,說為因分。
 十二支中哪幾支說為因分?是指前六支的無明乃至觸,及愛、取、有三支,共有九支說為因分。無明與行能引發五法種子,識、名色、六入、觸是所引,五法種子未現行也都稱為因。愛、取、有這三支能生果,也可以稱為因。
戌二、果分
 第二科果分,說明果分所攝支。
幾說為果分?謂後二說為果分。
 十二支中哪幾支是屬於果報的?十二緣起強調苦果,生與老死後二支,稱為果分。
戌三、雜因果分2 亥一、徵
 第三科雜因果分,說明雜因果分所攝支,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幾說為雜因果分?
 十二支中哪幾支是屬於雜因果分,屬於因也屬於果的支分?
亥二、釋3 天一、標
 第二科釋,解釋,分三科;第一科標,標示出來。
謂所餘支說為雜分。
 所餘支即受支說為雜分。受支,也是因也是果,叫雜因果分。
天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所以者何?
 為什麼?
天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有二種受名為雜分。一、謂後法以觸為緣因受;二、謂現法與愛為緣果受;此二雜說為觸緣受。
 有二種受名為雜分。
 一、是對後法以觸為緣的因受,(觸的後法是指受,以觸為緣才有受,但都還在種子的狀態名因受)主要是說觸種子所攝受的受種子。無明緣行會發動造業,發動造業會熏習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法種子,雖然五法是同時熏成,本無前後,但就未來生起果報的時候它有前後的次序,所以種子也方便說有前後,先有識出現才有名色出現,名色是攝受在識當中,乃至以觸為緣才有受,因此受的種子也含攝在觸種子之後,所以說觸種子所攝受的種子受。所謂種子受即是因受。是說受種子現階段是因,將來它會生起受的現行,受的現行是屬於後法,未來的果報;
 二、現法中與愛為緣的果受,現在現行的受,會使令有情對境界產生和合愛或別離愛等,好的境界希望和合,壞的境界希望別離,得到的感受即是果報,所以說這是果受。
 《瑜伽論記》卷3解釋:「有二種受名為雜分。一謂後法以觸為緣因受者,謂受種子以觸種子為因,望後際果是其因受。二謂現法與愛為緣果受者,現起報受作緣生愛,是前際家果故名果受。故此一受雜因果分。」
《披》謂所餘支說為雜分等者:除前所說,唯餘受支名所餘支。受有二種,若觸種子所攝受種子受,是謂後法以觸為緣因受;若於現法無明觸所生受,能生貪愛,是謂現法與愛為緣果受。由是差別,受名雜分。
 除了前面所說的,唯有受支稱為所餘支。受有二種,若是觸種子所攝受的種子受,是指下一世以觸為緣的因受;如果是於現法中無明觸所生的受,能引生貪愛,是指現法與愛為緣的果報受。所以受是通於因果的,有受就會有煩惱,有煩惱會推動去造業,造業的同時就熏習了種子,就是下一生的因受。由這種差別,受名為雜分。
酉六、能生二果攝
 第六科能生二果攝,說明能生二果所攝支。
復次,幾支能生愛非愛境界果?幾支能生自體果?謂前六支能生前果,後三支能生後果,一支俱生二果。
 其次,十二緣起裡面,哪幾支能生出屬於別報的可愛及不可愛的境界果?哪幾支能生出屬於正報的自體果?
 第一個問題,幾支能生愛非愛境界果?愛非愛是在十二支中哪一支才會得到?是在受。當六根接觸六境引發六識,引發六識時又在六境中起分別,所以六處緣觸,依無明觸所生的受,有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這裡強調樂受苦受,當樂受苦受出現的時候,它本身即是一種果報,相對於異熟果來說,名境界果。為什麼?因為樂受苦受是攀緣外在的境界才會出現,它不是自體的感受。受能生愛非愛的境界果。前六支能生起受,所以前六支能境界果。無明行是能引發愛非愛境界果的因,識名色六處是愛非愛境界果發生的依止處,觸是生起受主要的因,所以前六支能生前果。
 第二個問題,幾支能生自體果(異熟果)?自體果,生及老死。自體果是由誰而生,是由愛取有;愛、取能滋潤五法種子使令有情得到下一個生命體的果報。
 「一支俱生二果。」受支能生起二種果。因為如前說受可分為因受果受,因受即是受種子,受種子能生起受,當受出生本身即是愛非愛境界果;當受現行時,為緣生起愛,愛緣取取緣有,會生起生及死的自體果。
《披》謂前六支能生前果等者:無明至觸,名前六支,由此能生愛非愛境界果;愛、取、有三,名後三支,由此能生自體果;中間受支,俱生二果。由是說有境界、自體二受差別。
 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名為前六支,由這六支能生愛非愛的境界果;愛、取、有三支,名為後三支,由這三支能生自體果;中間的受支,能生二種果,因此說有境界受與自體受二種受的差別。
酉七、受俱不俱攝4 戌一、樂受俱行
 第七科受俱不俱攝,說明受俱不俱所攝支,分四科;第一科樂受俱行,說明樂受俱行所攝支。
復次,幾支樂受俱行?謂除二,所餘支。
 其次,十二有支中幾支是樂受俱行?是指除了受支與老死支二支以外,因為不同的二支在一起才稱為俱行,受支不說與受本身俱行,老死位中多分無樂及捨受故,其餘十支都可能是樂受俱行。
戌二、苦受俱行
 第二科苦受俱行,說明有苦受俱行支所攝支。
幾支苦受俱行?謂即彼及所除中一。
 十二支中幾支是苦受俱行?彼是指跟樂受俱行的那十支,樂受中所排除的其中一支,也就是老死支。所以彼樂受俱行的十支,加上老死支,總共有十一支。這十一支是跟苦受俱行。
戌三、不苦不樂受俱行
 第三科不苦不樂受俱行,說明不苦不樂受俱行所攝支。
幾支不苦不樂受俱行?謂如樂受道理應知。
 十二支中幾支是不苦不樂受俱行?如同樂受的道理應該知道。就是除掉受支與老死支以外,其餘十支,都有可能與不苦不樂受相應。
戌四、不與受俱行
 第四科不與受俱行,說明不與受俱行支所攝支。
幾支不與受俱行?謂所除中一。
 十二支中幾支不與受支俱行?就是除了其中的受支。生命體流轉當中,有可能是樂受,有可能是苦受,有可能是不苦不樂受,但是最多的就是苦受,十一支中都有苦受,但受不說與受俱行,所以說所除中一。
《披》幾支樂受俱行等者:除受及老死支,所餘十支樂受俱行。即彼十支及老死支,苦受俱行。前除二中,取老死支,是名所除中一。除受及老死支,所餘十支亦與不苦不樂受俱行;由是說如樂受道理應知。受支不與受俱行,是即所除中一。成唯識說:十樂捨俱,受不與受共相應故,老死位中多分無樂及容捨故。十一苦俱,非受俱故。今準彼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三頁)
 除了受支與老死支,其餘十支都是樂受俱行。包括前文所說的十支及老死支,都是苦受俱行。前面除了受與老死二支中,取老死支,名為所除中一。除了受支及老死支外,所餘的十支也與不苦不樂受俱行;所以說如同樂受的道理應該知道。受支不與受支一起活動,就是所除去中的一支。
 《成唯識論》卷8,13頁說:十樂受及不苦不樂受俱支,受不與受在一起共相應,在老死位中多半是苦受而沒有樂受及捨受。十一支都是有苦在一起的,唯除受支,因為受支不說與受在一起。現在應準照那裏的解釋。
酉八、三苦俱行攝3 戌一、壞苦
 第八科三苦俱行攝,說明三苦俱行所攝支,分三科;第一科壞苦,說明壞苦所攝支。
復次,幾支壞苦攝?謂樂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一分。
 其次,十二支中哪幾支是壞苦(樂受變壞時名壞苦)所攝?是指前文所說的樂受俱行十支及非受俱行支的一部分,即受支中樂受一分,共有十一支。
《披》謂樂受俱行支等者:此中一分,通說樂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樂受俱行支一分者,謂除受、老死支,所餘諸支少分是。非受俱行支一分者,謂受支中樂受是。成唯識說:十一少分壞苦所攝。老死位中多無樂受,依樂立壞,故不說之。今準彼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三頁)
 此文所說的一部分,通於所說的樂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樂受俱行支的一部分,是指除了受支與老死支以外,所餘的十支少部分。非受俱行支的少部分,是指受支之中的樂受,受本身不與受在一起,所以說非受俱行支。
 《成唯識論》卷8,13頁說:在十一支中的一部分,是屬於壞苦所攝。因為在老死位之中,大部分都沒有樂受,依樂受會變壞而安立壞苦,所以就不說了。現在是依據《成唯識論》所說的而如此解釋。
戌二、苦苦
 第二科苦苦,說明苦苦所攝支。
幾支苦苦攝?謂苦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一分。
 十二支中幾支是苦苦所攝?包括苦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的一部分。非受俱行支的一部分,就是受支中苦受本身。這樣加起來十二支全部是苦,都有苦苦。
《披》謂苦受俱行等者:此中一分,亦通二說。除受支外,所餘諸支少分,是名苦受俱行支一分。受支中所攝苦受,是名非受俱行支一分。成唯識說:十二少分苦苦所攝,一切支中有苦受故。今準彼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三頁)
 這其中的一部分也是通於二種。除了受支以外,所餘的十一支的少部分,稱為苦受俱行支一分。受支中所攝的苦受,因為於受支不說與受支在一起活動,說名非受俱行支一分。
 《成唯識論》卷8,13頁說:十二支中一部分是苦苦所攝,因為在一切支中都有苦受的緣故。現在是依據《成唯識論》所說的來解釋。
戌三、行苦2 亥一、徵
 第三科行苦,說明行苦所攝支,分二科;第一科徵,提問。
幾支行苦攝?
 十二支中幾支行苦所攝?
亥二、辨2 天一、總標攝
 第二科辨,說明,分二科;第一科總標攝,總相標出所攝支。
謂所有壞苦、苦苦支,亦是行苦支。或有行苦所攝,非餘二苦。
 所有的壞苦、苦苦都屬於行苦支。壞苦有十一支,苦苦有十二支,全部十二支都有不苦不樂受。這是用行苦解釋。
 或有行苦所攝的不苦不樂受,即捨受,不屬於壞苦、苦苦二種苦。
天二、隨難釋
 第二科隨難釋,解釋較為困難的地方。
謂不苦不樂受俱行支及非受俱行支一分。
 是指不苦不樂受俱行的十支,即十二支中除受支及老死支這二支;及非受俱行支的一部分,就是受支中的不苦不樂受,也就是捨受這一分,合說十一支少分。
 十一支少分另外一種解釋是:除老死支(老死不是壞苦所攝),意即老死唯是苦,沒有不苦不樂受。如壞苦所攝支。
《披》幾支行苦攝等者:此中二義釋行苦攝。一、通約諸行說,謂所有壞苦、苦苦支,亦是行苦支。二、唯約捨受說,謂或有行苦所攝,非餘二苦,除受、老死支,所餘諸支少分,是名不苦不樂受俱行支一分;受支中捨受自相,是名非受俱行支一分。成唯識說:十二全分行苦所攝,諸有漏法皆行苦故。依捨受說,十一少分,除老死支,如壞苦說。今準彼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三頁)
 這其中有二種義解釋行苦所攝。
 一、通約諸行說,包括所有壞苦、苦苦支,也是行苦支。由於壞苦與苦苦也是無常的,也是遷流不息的苦,因此包含在行苦裡面。
 二、唯約捨受說,只從不苦不樂受而言,就是行苦所攝的捨受,不是其他的壞苦、苦苦二種,指除了受支與老死支之外,所餘十支的少部分,稱為不苦不樂受俱行支的一部分;受支中的捨受自相,名為非受俱行支的一部分。合計十一支少分為捨受。
 《成唯識論》卷8,13頁說,十二支全部都是行苦所攝,所有有煩惱流漏的法,都是行苦所攝。行苦的一個特性就是遷流不息,無常為性。依捨受的不苦不樂受來說,十一支的少部分,除了老死支,如同壞苦所說。這裡應依據《成唯識論》所說的來解釋。
酉九、定生可得不可得攝2 戌一、問
 第九科定生可得不可得攝,依禪定裡面有沒有十二有支可得或不可得解釋,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於一切生處及三摩鉢底中,皆有一切支現行可得耶?
 問:在三界一切受生處所及在禪定中,都有十二有支的現行可得嗎?
戌二、答2 亥一、標非一切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非一切,標出不是一切都可得。
答:不可得。
 答:不可得,十二有支不是一定可得的。
亥二、釋其差別2 天一、生無想天等
 第二科釋其差別,解釋其中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生無想天等,舉出生無想天等為例。依大乘的說法,還有阿賴耶識,還是有無色支可得。
謂無想天中,及滅盡定、無想定中,有色支可得,非無色支。
 這裡指出生到色界第四禪天中的無想天,及滅盡定、無想定中,在十二有支中,只有有色支可得故,沒有無色支。因為無想天及在欲界中修得四禪無想定的有情,及三果以上的聖人入滅盡定時,將前六轉識的受想心所滅了,意識的分別不現行,只有身體存在,約六識論,在十二有支中,只有有色支可得故,不是無色支,無色支就沒有了。
 十二有支中,無明、識、觸、受、愛、取是無色支,行、名色、六入、有、生、老死,包括有色、無色支。
天二、生無色界
 第二科生無色界,生到無色界所攝支。
若生無色界,無色支可得,非有色支。
 如果生到無色界天,因為在無色界只有心法沒有色法,所以十二有支中,只有無色支可得,沒有有色支。
酉十、上下地攝2 戌一、問
 第十科上下地攝,由上下地所攝支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頗有依支得離支耶?
 問:十二有支中有依止某一支,能遠離某一支的情況嗎?
戌二、答2 亥一、標相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相,標出相貌。
答:有。謂依上地支離下地支。
 答:有。就是依上地支離下地支。是指行這一支,依厭下苦麤障,欣上淨妙離等六種行相修禪定的不動行時,可以依上地支離下地支。例如得到初禪後,能離欲界下地支,或若不想停留在初禪的境界,修止觀時呵斥尋伺的過患,就可以依二禪上地支離初禪下地支等。
亥二、料簡
 第二科料簡,再詳細的簡別決擇。
此但一分,非全;唯暫時,非究竟。
 這只是十二支中的一部分,就是行支,是在禪定中暫時能依上地支離下地支的,不是究竟的。等到從禪定中出定又不是這樣,或者從色界天、無色界天死時,這些十二有支的種子還會再現前,不是究竟滅除下地支。
《披》謂依上地支離下地支等者:如修世間道時,於諸下地修過患想,即於上地起功德想,由上地想伏下地想,是名依上地支離下地支。然此唯是十二支中行支一分,以不動行之所攝故,由是說言一分,非全。依下地身修上地定,唯定位中有如是相,非已出定,由是說言唯暫時,非究竟。
 如果修世間道的禪定時,對於諸下地修過患想,即於上地生起功德想,依止由上地想來調伏下地想,是名依上地支離下地支。然而這唯是十二支中行支的一部分,是不動行所攝的,因此是說一分,不是全部。依止下地身修習上地的定,只有在禪定位中有這樣的相,不是已出定的情形,由此說唯是暫時的,不是究竟的。
酉十一、染汙不染汙攝2 戌一、問
 第十一科染污不染污攝,由染污不染污所攝支說明,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支染汙?幾支不染汙?
 問:十二有支哪幾支是染污?哪幾支是不染污?
戌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三染,餘通二種。若不染汙,善及無覆無記別故,分為二種應知。
 答:無明、愛、取,這三種煩惱一定是染污的,其餘九支通於染污不染污二種。若不是染汙的,包括善法及無覆無記法,分為這二種應該知道。
《披》三染餘通二種等者:無明、愛、取是名三染,性唯染汙,不通善及無覆無記。諸所餘支皆通二種,謂染、不染。若不染者,復有二種,謂善、無覆無記差別應知。成唯識說:行唯善惡,有通善、惡、無覆無記,餘七唯是無覆無記,七分位中亦起善染。準彼應釋。(成唯識論八卷十一頁)
 無明、愛、取是屬於煩惱,這三種煩惱名為染污,因為這三支的體性一定是染污,不通於善及無覆無記。其他的九支是通於二種,指染污或不染污。不染污的情況還有二種,一種是善法,一種是無覆無記。
 《成唯識論》卷8,11頁說:行支只有善與惡,有支通於善、惡、無覆無記,其餘七支都是果報唯是無覆無記,七支的分位中也會生起善或染。這裡應準照《成唯識論》的文解釋。
 行支只有善或惡,因為只有善法惡法,才能感得下一生的果報體,業通善惡果唯無記,在造業熏習下一生阿賴耶識的種子時,不是善法就是惡法,無記法沒有力量感得果報,所以不在其中。
酉十二、三界繫攝2 戌一、欲界2 亥一、問
 第十二科三界繫攝,說三界繫所攝支,分二科;第一科欲界,說明欲界所攝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支欲界繫?
 問:十二有支中哪幾支是繫屬於欲界?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一切支,和合等起故。
 答:一切支,一切支都是與欲界的眾生和合相應平等生起的。
《披》欲界繫一切支等者:謂欲界繫染汙、不染汙法一切支全,名一切支。有情自體和合相應為依而生,是名和合等起。
 欲界繫屬的染污不善法、或是不染污的善法、無覆無記法,十二支都全,名為一切支。有情的自體一定會跟染污或不染污法和合相應而生,名為和合等起。所以十二有支全部都屬於欲界繫。
戌二、色無色界2 亥一、舉色界2 天一、問
 第二科色無色界,說明色無色界所攝支,分二科;第一科舉色界,舉出色界所攝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支色界繫?
 問:十二有支哪幾支是色界繫?
天二、答2 地一、略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的標示出來。
答:一切一分。
 答:一切一分。十二有支裡面,被禪定制伏故,惡的部分沒有了,有一些部分是屬色界繫,不是全部的。
《披》色界繫一切一分者:色界繫中,無明、愛、取唯是有覆無記,不通不善;行中唯善非惡;有唯善及無覆無記;餘七分位起善非染;由是說言一切一分。無色界繫,當知亦爾。
 色界繫中十二有支中的無明、愛、取唯是有覆無記,不通於不善,因為在色界不善的煩惱已調伏不會再生起,行支中一定是善的;在有支中,只有善法與無覆無記法,因為約果報的因而言是善的,果報本身是無覆無記,如前面說禪定屬於白白異熟業;其他的識、名色、六入、觸、受、生、老死這七支也是屬於善不是染污的。因此說一切支的一部分。無色界繫的十二有支中,應當知道也是一樣。因此十二支有一部分是屬於色界的,不是全部都屬於色界。
地二、釋難
 第二科釋難,解釋難問。
問:云何應知彼有老耶?答:彼諸行有朽壞腐敗性故。
 問:如何知道色界的有情會有老呢?答:因為在有為法的無常變異之下,這些五蘊諸行也有朽壞腐敗性的緣故。《成唯識論述記》卷8解釋:「界趣生等皆有衰朽,非中夭者,臨終異前根.識衰朽。」因此說色界有情也會有老。
亥二、例無色界
 第二科例無色界,例舉無色界所攝支。
如色界繫,當知無色界繫亦爾。
 如同色界繫的情形,應當知道無色界繫的有情也是如此。無色界繫的有情臨死之前,是不一定有把握會要起什麼心,如果下一生還在禪定中可能起的是善心,如果是欲界的種子比較強,可能起不善心,依以前造的業,力量是在哪一界的,生起哪一種心。
酉十三、學等攝3 戌一、學
 第十三科學等攝,學等所攝支,分三科;第一科學,說明學等所攝支。
問:幾支是學?答:無。
 問:十二有支中哪幾支是學?答:沒有。約聲聞乘道理,如《俱舍論》卷24說:四向三果,皆名有學;若據大乘《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4說:從積集資糧位已去名有學。佛於《緣生初勝分法本經》卷2:「內法異生若不放逸勤修學者,及聖有學三種無明,引發妄念為非福緣,然此非福,不能為緣招三惡趣,故此非福,我不說為無明緣行。又不放逸內法異生,若造福行及不動行,彼是正法如理作意相應善心之所引發,解脫為依迴向解脫,而引發故,雖於善趣感殊勝生,而非無明起增上緣,然能作彼四種無明斷增上緣;諸聖有學,不共無明已永斷故,不造新業,所有故業由隨眠力未永斷滅,暫觸還吐,如是所有無明緣行,生生漸滅不復增長。由此道理,應知內法諸有學者,不緣無明更造諸行。」
 由此可知若是內法不放逸勤修學聖道之凡夫及四向三果之有學聖者,所造福等三行都不是無明緣行,此經所說的範圍較廣。
戌二、無學
 第二科無學,說明無學所攝支。
問:幾支是無學?答:亦無。
 問:十二有支中哪幾支是無學?答:也沒有。無學就是阿羅漢,阿羅漢所作已辦,已斷三界分別起及俱生起的愛見煩惱,不會再有生死緣起了,一定沒有十二有支。
戌三、非學非無學2 亥一、問
 第三科非學非無學,說明非學非無學所攝支,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幾支是非學非無學?
 問:十二有支中哪幾支是屬於凡夫?
亥二、答2 天一、略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略標,要略標示出來。
答:一切。
 答:一切,凡夫十二有支都有。
天二、釋難2 地一、問
 第二科釋難,解釋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所有善有漏支,彼何故非學耶?
 問:所有的善有漏支的凡夫,為什麼是非學呢?凡夫,也是學習佛法、誦經、拜佛、靜坐修四念處、聞思修、也修學戒定慧,這些都是屬於善法,精進的時候煩惱不動,但是平常仍有煩惱的流漏,不但俱生的愛見煩惱沒有斷,分別起的愛見煩惱也沒有斷,所以善有漏法不是學。
地二、答2 玄一、明非學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明非學,說明不是學的原因。
答:墮流轉故。
 答:因為凡夫的善有漏法,因為並未斷除煩惱種子,還是在流轉生死中。
玄二、簡有學
 第二科簡有學,簡別有學不是十二有支所攝。
若學所有善有漏法,彼與流轉相違故,及用明為緣故,非支。
 若是學的初果以上,阿羅漢以前的有學聖人,已斷分別起的煩惱種子,他們的善有漏法,只是剩下俱生的修道所要斷的十六種煩惱。初果以上的聖人善有漏法,是與流轉相違的,因為他們是以「明」為緣的(明相應觸),在理智上已與無我道理相應,不造新業,所有舊業由隨眠力未永斷滅,暫觸還吐,如是所有無明緣行,生生漸滅不再增長,所以沒有十二有支。
《披》幾支是學幾支是無學幾支是非學非無學等者:此中學、無學,及非學非無學,如下決擇分釋。(陵本六十六卷十七頁5306)學無學法唯諸聖有,不墮流轉,故答言無。非學非無學法唯異生有,順趣流轉,故答一切。
 這其中的初果到四果向的學、無學的阿羅漢,及非學非無學的凡夫,如下〈決擇‧思所成慧地〉卷66,2125頁的解釋。學無學法只有聖人才有,不會再墮於流轉法,所以說十二有支沒有一支是屬於學法。非學非無學法只有凡夫有,是隨順趣向流轉的,所以回答是十二有支的一切支。
 非學非無學法是異生凡夫,為什麼是異生?因為凡夫的思想不同,身體不同果報不同,各式各樣都不同,稱為異生。聖人可以說同生,因為是同證法性,對無我的空性,一樣通達了,所以《金剛經》說: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酉十四、分斷全斷攝3 戌一、一切一分斷2 亥一、舉預流果
 第十四科分斷全斷攝,區分聖人的十二支部分斷與全斷所攝支,分三科;第一科一切一分斷,十二有支中一分斷所攝支,又分二科;第一科舉預流果,舉預入聖流的初果來說。
問:預流果當言幾支已斷耶?答:一切一分,無全斷者。
 問:初果的聖人十二有支斷了多少支?答:一切支的一部分,沒有全斷。初果是到三惡道去的十二緣起斷了,但是還有剩下七返生死,即是十四生再來欲界人天往返受生,因此十二有支並沒有完全斷。
 《瑜伽師地論略纂》卷4解釋:「成唯識云:有義無明唯見所斷,要迷諦理能發行故,聖必不造後有業故。愛取二支唯修所斷,貪求當有而潤生故,九種命終心,俱生愛俱故,餘九皆通見修所斷。此說一切預流斷者,依多分說,非愛取支亦見所斷。此師說取即愛增上,故唯修斷 有義一切皆通二斷,乃至廣說,無明愛取三支,亦通見修所斷。然無明支,正發行者,唯見所斷,助者不定,愛取二支正潤生者,唯修所斷,助者不定。」。
亥二、例一來果
 第二科例一來果,例舉一來果十二支斷的情形。
如預流果,如是一來果亦爾。
 如同預流果,一來果也是一樣。一來果比較好一點,不僅分別起的煩惱斷了,還將欲界六品煩惱給斷了,只要一返人天受生,一返人天的十二有支部分還沒有斷,稱為一切一分。
《披》一切一分無全斷者等者:謂預流果及一來果,於欲界繫一切有支斷其一分,謂斷欲界惡趣煩惱及業,是即見道所斷法。所餘修所斷攝一切善有漏法、一切無覆無記法猶未斷故,當生欲界人天趣中,由是說言無全斷者。
 初果及二果的聖人是欲界繫一切有支斷了一部分,斷除欲界到三惡道去的煩惱和業,斷除見道所斷的煩惱。其他修道所要斷的一切善有漏法,是屬於善法,仍有俱生我執等煩惱障覆聖道,及一切的無覆無記法,就是會到欲界人天受生的果報還沒有斷除,所以十二支沒有全部斷除。
戌二、欲界一切斷
 第二科欲界一切斷,說明三果欲界一切支斷。
問:不還果當言幾支已斷耶?答:欲界一切,色無色界不定。
 問:不還果應該說十二支中幾支已斷呢?答:欲界一切支都斷了,色無色界則不一定。
 不還果又名阿那含,指聲聞第三果之聖者,是已斷滅欲界九品修惑,而不再還至欲界受生,又分為多種,如《阿毘達磨俱舍論》卷第24、《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74所說。其中較為一般人所知的行色界不還補特伽羅有五種不還、七種不還、九種不還、及七善士趣等。於欲界證不還果者若現法不入涅槃,決定不會回來欲界受生,所以說欲界一切支都斷了。
 據《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74載:行色界不還補特伽羅有一、二、五、二十、三十、一萬二千九百六十,乃至無量種。如行色界不還差別建立,如是行無色不還差別建立隨應亦爾,所以說色無色界斷少分或斷一切不決定。
《披》欲界一切等者:謂不還果於欲界繫煩惱、業、生皆已永斷,由是說言欲界一切。或有一類上流補特伽羅,彼於色界地地中皆受生已,乃至最後入色究竟,於彼無漏聖道現前,得盡苦際。復有乃至往到有頂,聖道現前,得盡苦際。(如集論七卷十三頁說)由是說言色無色界不定,謂斷少分或斷一切不決定故。
 不還果的三果聖人,繫屬欲界的煩惱、業、生都已永遠斷除,因此說欲界一切。或是有一類上流補特伽羅,在色界一地一地中都受生以後,是從初禪、二禪、三禪、四禪,最後到四禪五淨居宮的色究竟天時,所修的無漏聖道才能夠現前,得到四果,達到盡苦的邊際。又有乃至往到非想非非想處天,聖道現前,得盡苦際入般涅槃。如《集論》卷7,13所說。因此說色無色界不定,十二支中斷少部分或斷一切是不一定的。
戌三、三界一切斷
 第三科三界一切斷,說明三界一切斷的情形。
問:阿羅漢當言幾支已斷耶?答:三界一切。
 問:阿羅漢應該說十二支中幾支已斷呢?答:阿羅漢三界一切的愛見煩惱業全部都斷除,所以說三界一切支。以上是十二有支的諸門分別,用十四種角度以問答的方式所作的分析與說明。
未九、緣起諸經4 申一、釋說道理3 酉一、徵
 第九科緣起諸經,依緣起諸經說明緣起,分四科;第一科釋說道理,解釋說明十二緣起的道理,又分三科;第一科徵,提問。
復次,於彼彼經中,由幾種言說道理說緣起耶?
 其次,在眾多說到緣起的經中,是由幾種言說的道理來說緣起呢?
酉二、標
 第二科標,標示出來。
謂略說由六種言說道理。
 要略而言是由六種言說的道理而說緣起。
酉三、列
 第三科列,列舉出來。
一、由順次第說,二、由逆次第說,三、由一分支說,四、由具分支說,五、由黑品說,六、由白品說。
 六種言說的道理,包括:順次第說、逆次第說、由一分支說、由具分支說、由黑品說、由白品說等六種。
 一、順次第說,由前往後說,雜染有漏及清淨無漏都有順次第說。雜染有漏順次第說:如說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清淨無漏順次第說:如說無明滅故行滅,乃至生滅故老死滅。
 二、逆次第說,由後往前說,雜染有漏及清淨無漏都有逆次第說。雜染有漏流轉門的順次第說:如說云何有老死,因為有生,云何有生,因為有有,乃至云何有行,因為有無明。清淨無漏還滅門的逆次第說:由誰無故老死無,由誰滅故老死滅等,從後支往前支推稱為逆次第說。
 三、由一分支說,在前面〈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卷9,頁288頁八緣起門中的內識生門,依根緣境發出識,這也是一種緣起,但只討論到「識」支,稱為一分支說;八緣起門中的自所作業增上勢力受用隨業所得愛非愛果門,只說「行」支,屬於業的部分;或觀黑品齊識退還(逆次第由老死乃至識支),唯觀十支;或名色入胎(順次第由名色乃至老死),唯觀九支,也名一分支。
 四、具分支說,若由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十二支都說,名具分支說。
 五、由黑品說,觀順緣起時,名黑品說。如觀流轉門,《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24:「如契經說:佛告苾芻,我未證得三菩提時,獨居靜處作是思惟,世間眾生雖恒為生老死苦之所逼害,而不能如實了知出離彼法。復作是念,誰有故老死有?此老死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生有故老死有,此老死生為緣。復作是念。誰有故生有?此生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有有故生有,此生有為緣。如是乃至復作是念,誰有故名色有?此名色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識有故名色有,此名色識為緣。復作是念,誰有故識有?此識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名色有故識有,此識名色為緣,便作是念,我齊此識心應轉還。」這樣說就是觀流轉門。
 六、由白品說,觀逆緣起時,名白品說。如〈攝事分〉卷93引《雜阿含經》卷12解釋觀白品時,佛始從老死逆次第入,乃至無明,順逆觀十二緣起等,如經上說:「我時復作是念:『何法無故無此老、病、死?何法滅故老、病、死滅?』即正思惟,起如實無間等,無生則無老、病、死,生滅故,則老、病、死滅,乃至我復作是思惟:『何法無故行無?何法滅故行滅?』即正思惟,如實無間等,無明無故行無,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識滅故名色滅,名色滅故六入處滅,六入處滅故觸滅,觸滅故受滅,受滅故愛滅,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如是純大苦聚滅。」
《披》謂略說由六種言說道理等者:如說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名由順次第說。又說由生有故老死有,乃至由無明有故行有,名由逆次第說。又復說有受用世俗境界緣起及一切生身差別緣起,當知此唯識支、行支所攝,名由一分支說。又復說有一切生身相續緣起,名由具分支說。或於緣起說名增益,由諸有支,前前為緣,後後所隨故,當知此名由黑品說。或於緣起說名損減,由一切支,前前永斷,後後滅故,當知此名由白品說。
 如果說由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的次第,名為由順次第說。又說由生有故老死有,乃至由無明有故行有的次第,名為由逆次第說。又再說有受用世俗境界緣起的識支分別,及一切生身差別緣起的行支,應當知道這裡只有識支與行支所攝,名為由一分支說。又再說有一切生身相續的緣起,由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的十二支俱全,名為由具分支說。或是於緣起流轉,再次取得新果報體,說名為增益,因為由諸有支,前前支為緣,後後支所隨生起的緣故,應當知道這稱為由黑品說。或是於緣起還滅,不會再取得新果報體,說名為損減,由於一切十二支,前前支永斷,後後支隨滅,應當知道這稱為由白品說。
申二、釋甚深義2 酉一、所知義2 戌一、問
 第二科釋甚深義,解釋緣起的甚深義理,分二科;第一科所知義,所了知的十二緣起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如世尊說緣起甚深,此甚深義云何應知?
 問:如佛說的緣起甚深,這甚深義理應該如何知道呢?
戌二、答2 亥一、標列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來。
答:由十種相,應知緣起甚深義。謂依無常義、苦義、空義、無我義說。
 答:有十種相貌,應該知道緣起甚深的義理。這十種相貌又可以歸納成依無常義、苦義、空義、無我義四種道理來說,其中依無常義有六種,依無我義有二種相貌,包括人無我及法無我。
亥二、隨釋4 天一、依無常義6 地一、非自作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甚深義,分四科;第一科依無常義,依無常義六相說明甚深義,分六科;第一科非自作,緣起法不是自己所作。
依無常義者,謂從自種子生,亦待他緣。
 依無常義方面,十二緣起法諸支,一定從自己的種子所生,但是也需要別的增上緣。種子就是因緣,無色法除了因緣還需要等無間緣、所緣緣、和增上緣三種緣要具足,色法除了因緣還需要增上緣,法才能夠生。由此可知緣起待眾緣故非自作,彼未生時無自性故。
地二、非他作
 第二科非他作,緣起法不是他作。
又從他緣生,亦待自種子。
 又需要從其他的緣才能使法生出來,也必須有自己的種子,如果眾緣都具足,諸法才能生。由此可知緣起雖有眾緣無種子不生故,又非梵王等他作,諸緣非作者。
地三、非俱作
 第三科非俱作,緣起法也不是自他俱作。
又從自種子及從他緣生,而種及緣於此生事無作、無用,亦無運轉。
 又緣起法是從自己種子為因及從他緣所生的,可是種子及緣,對於法的生起,沒有真實的造作,也沒有真實的作用,也沒有真實的運轉。如眼識,雖從眼識種子生,也要觀待眼根、色塵、明、空、作意等
 〈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6說:諸行皆剎那,住尚無況用,即說彼生起,為用為作者。眼不能見色,耳不能聞聲,鼻不能齅香,舌不能嘗味,身不能覺觸,意不能知法,於此亦無能,任持驅役者。又說:法不能生他,亦不能自生,眾緣有故生,非故新新有。 
 《瑜伽論記》卷3說,不是如勝論外道所執,我能造作,以德句中(句義,意指由語言所表示的意義及其對象,在此則特指存在的原理、範疇等。印度勝論學派用十句義以說明萬有的十種原理。德句義︰又稱依諦,指實體的性質、狀態、數量等,有二十四種,即色、味、香、觸、數、量、別體、合、離、彼體、此體、覺、樂、苦、欲、瞋、勤勇、重體、液體、潤、行、法、非法、聲。)法及非法,及業句義(業句義︰又稱作諦,乃實體的業用動作,有取、捨、屈、伸、行五種。)都有真實作用令果法運轉,也不是如薩婆多部所說法有真實作用令果法轉,現在說種及緣於此生事無能作也無真實業用,果雖後生而無實運轉,因此雙雙破除外道及內道一分部派的執著。
 〈攝事分〉卷93說到佛善建立諸緣生法無作用故,從後際苦逆觀現法前際苦集,名色緣識,識緣名色。譬如束蘆展轉相依而得住立,於其中間諸緣生法,皆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作,非無因生。如是施設,名善建立諸緣生法無作用故。所以者何?無常諸行前際無故,後際無故,中際雖有唯剎那故。作用動轉,約第一義都無所有,但依世俗暫假施設。
 這可以有二種說法。第一種子本身是無常的,無常法剎那生剎那滅,怎麼能生出法呢?第二種說法是,如果種子也是從緣所生,它本身就是空的,本來是沒有的,一定要有緣才有,它的自性就是空的,一個體性是空的法,怎麼會有作用生出另外一個法,不管是種子或其他緣都是這樣,就諸法的勝義諦來說,它也是沒有真實的作用可以生的。
 這問題比較復雜,在《中觀論》也會討論到這問題說:一粒沙子不能生出油來,二粒沙子也不能生出油來,既然種子自己不能生,要待其他的緣,其他的緣也是不能生,二個不能生的法在一起怎麼會生呢?當然不生。
地四、非無因
 第四科非無因,緣起法也不是無因生。
又復此二因性功能非不是有。
 又此因與緣二種都具備因性的功能,並不是沒有,雖然是非自生、非他生、非俱生、非無因生的四不生,因緣和合時法還是生了,不能說沒有這件事。由此可知緣起非無因生。
地五、剎那生
 第五科剎那生,緣起法剎那生。
又諸有支雖無始來其相成就,然剎那剎那新新相轉。
 又十二有支的各個有支雖然無始以來其相即已成就,然而是剎那剎那都是新新的相生起。這是生起的無常,不是如數論所執諸法轉變有果。〈本地分‧思所成地〉卷16說:法不能生他,亦不能自生,眾緣有故生,非故新新有。
地六、剎那滅
 第六科剎那滅,緣起法剎那滅。
又緣起支雖剎那速滅,然似停住運動相現。
 又緣起支雖然生起後剎那快速謝滅,然而在生起的剎那短暫期間又像似停住的運動相顯現,但不是如正量部等所執有情為一期生滅。諸法壞滅無常,雖然剎那生,可是很快就生已自然謝滅,法性就是一定要滅,剎那生剎那滅,如炫火輪,其實沒有火輪,因為炫得很快,及視覺殘留,好像停住運動相現。卷16說:法不能滅他,亦不能自滅,眾緣有故生,生已自然滅。
《披》依無常義等者:此中略由三相顯無常義。一、由緣性無常,二、由生起無常,三、由壞滅無常。緣性無常者,如說從自種子生,亦待他緣,此顯緣起非自作義;又說從他緣生,亦待自種子,此顯緣起非他作義;又說從自種子及從他緣生,而種及緣於此生事無作、無用,亦無運轉,此顯緣起非俱作義;又說此二因性功能非不是有,此顯緣起非無因生;由此諸義,總顯緣起緣性無常。生起無常者,如說又諸有支雖無始來其相成就,然剎那剎那新新相轉,所顯義是。壞滅無常者,如說又緣起支雖剎那速滅,然似停住運動相現,所顯義是。
 這其中要略由緣性無常、生起無常、壞滅無常,三種相顯示無常義。緣性無常,例如說需要從自種子所生,也需要觀待其他的緣,這是顯示緣起非自作義;又說從其他的緣所生,也需要觀待自種子為正因,這是顯示緣起非他作義;又說從自種子及從他緣而生,而種子及緣對於此法生起事並沒有真實動作、沒有真實功用,也沒有真實運轉,這是顯示緣起也不是自他同時作義;又說此自種子與他緣的二種因性功能並不是沒有,這是顯示緣起不是無因所生的;由這種種的義理,總相顯示出緣起的緣性無常。生起無常,例如說這十二有支雖然自無始以來它的相貌已經成就,然而都是剎那剎那新新的相貌生起,所顯示的義理名生起無常。壞滅無常,如說緣起支雖然剎那快速謝滅,然而在生起的短暫剎那,由於視覺殘留及所熏識種子未捨離,會有相似停住的運動相貌顯現,所顯示的義理名壞滅無常。
天二、依苦義
 第二科依苦義,依苦義解釋甚深義。
依苦義者,謂緣起支一味苦相,而似三種相現。
 依苦義解釋甚深義,是指十二緣起支都是有漏法唯有一味的苦相,而以三種樂、苦、不苦不樂三種相貌相似顯現。
 為何說緣起支一味苦相,諸受是苦,《成實論》卷6〈79 行苦品〉說出28種原因。
 (連結:緣起支一味苦相28種原因
《披》依苦義者等者:諸行麤重,是名為苦,以從業煩惱生,及能順生一切煩惱與眾苦故,於三苦中是即行苦。如是行苦,遍行一切若樂受中,若苦受中,若不苦不樂受中,是名一味苦相。如熱癰喻,冷觸封時,即生樂想;熱灰墮上,便生苦想;若二俱離,便住不苦不樂受自性苦中;由是說言似三相現。
 五蘊的色受想行識有種種的煩惱麤重,是名為苦,因為五蘊是從業煩惱所生,以及能隨順生起一切煩惱與眾苦,這在三苦中即是行苦。這種行苦是,普遍生起於於一切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當中,名為一味苦相。例如熱膿瘡的譬喻,當冷觸敷上時有清涼,就會生起樂受想;當有熱灰敷上會熱上加熱,就會生起苦受想;如果冷熱二種都遠離,就會安住在不苦不樂受的行苦的自性苦中;由此說以三相相似顯現。
天三、依空義
 第三科依空義,依空義解釋甚深義。
依空義者,謂緣起支雖離有情、作者、受者,然似不離顯現而說。
 依空義的道理,是指緣起支雖然是離有情義,並沒有一個真正的造作者,於因性中遠離於勝論所執著的我為作者;也沒有受果報的人,於果性中遠離於數論所執著的我是受諸苦果者,然而卻好像是有,所顯現的相貌會使人覺得有一個人在造業,有一個人在受果,有一個我存在。
 本論卷56說:云何名緣生法?謂無主宰、無有作者、無有受者、無自作用,不得自在,從因而生,託眾緣轉,本無而有,有已散滅。
《披》依空義者等者:諸緣生法實無有情,無有作者,無有受者;然墮相續因果決定,不相雜亂,似有有情、作者、受者相現,由是假說有情等名。
 因緣所生法的五蘊,沒有有情在支配,也沒有造作的人,或是受果的人;然而五蘊諸行是墮在相續中因果決定,善因善果,惡因惡果,福因就是人天果,不善因就是三惡趣的果,也一定是不相雜亂,表面看起來好像是有有情、作者、受者的相顯現,好像有一個人在那裡造業,有一個人在那裡受果,因此假名安立說有情、作者、受者等名。雖然假說有有情,有人在那裡造業,有人在那裡受果,其實沒有,只是一切有為法在那裡因果相續,這種道理是甚深的。
天四、依無我義2 地一、補特伽羅無我
 第四科依無我義,依無我義解釋甚深義,分二科;第一科補特伽羅無我,依人無我解釋甚深義。
依無我義者,謂緣起支雖不自在,實無有我相,然似我相顯現。
 依無我義的義理,是說緣起支雖然是不由人為能自在主導的,緣起支是沒有我的體相,然而卻相似有我的體相顯現。雖不自在,可是還是會覺得有我,還會執著有個我在裡面操縱,這是說補特伽羅無我。
 《瑜伽論記》卷3解釋依無我義,指遠離我的體相,依空義,指遠離我的作用。
地二、法無我
 第二科法無我,依法無我解釋甚深義。
依勝義諦,諸法自性雖不可說,而言諸法自性可說。
 依勝義諦的道理,諸法自己本來的體性,我空法空的實相是一種真理,是語言道斷,心行處滅,唯證方知,但是佛陀為了使眾生能了解,還是得安立語言文字宣說諸法的自性。
《披》依無我義者等者:此中顯示二無我義甚深。一、補特伽羅無我,二、法無我。實無有我相,然似我相現,此即顯示補特伽羅無我甚深。依勝義諦,諸法自性絕諸戲論,過言說道,然由言說為依止故,方乃可取、可觀、可覺,是即諸法自性不可說及可說義,依此顯示法無我義甚深。
 這其中顯示出補特伽羅無我與法無我二種無我的甚深義理。實在是沒有我的體相,然而卻相似有我的體相顯現,這就是顯示補特伽羅無我的甚深義。依止勝義諦,諸法的自性是遠離名言戲論,超過言說所能描述的,然而聖教是依言說或文字記載為依止,才能溝通與了解,才可取得、才可觀察、才可覺知,離開了語言文字,就難以表達其中的義理,這就是諸法的自性不可說及可說義,依這種道理顯示出法無我的甚深義理。
 緣起甚深的十種相貌,是依緣起甚深的無常、苦、空、無我四種道理,其中無常義有六種相貌,包括緣性無常的四種不生:非自生、非他生、非俱生、非無因生,及生起無常的剎那生,與壞滅無常的剎那滅。無常義六相、苦相、空相、人無我相與法無我相,由此合說緣起甚深有十相。
酉二、能知智2 戌一、問
 第二科能知智,對緣起甚深義能知的智慧,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應以幾智知緣起耶?
 問:應該以哪幾種智慧了知緣起呢?
戌二、答2 亥一、標列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列,標示列舉出二種。
答:二。謂以法住智及真實智。
 答:有二種智,以法住智及真實智能了知緣起。
亥二、隨釋2 天一、法住智
 第二科隨釋,接著解釋,分二科;第一科法住智,說明法住智。
云何以法住智?謂如佛施設開示,無倒而知。
 為什麼說以法住智能了知緣起?是指對於佛依名言施設安立開示種種緣起的義理,有情聽聞以後能夠沒有顛倒的了知,由此依教奉行,如理作意,如實了知深信及通達勝解緣起的深義。
《披》云何以法住智等者:攝事分說:謂如有一,聽聞隨順緣性緣起無倒教已,於緣生行因果分位,住異生地,便能如實以聞思修所成作意如理思惟,能以妙慧悟入信解苦真是苦、集真是集、滅真是滅、道真是道。諸如是等,如其因果安立法中所有妙智,名法住智。(陵本九十四卷七頁7077)今應準知。
 這裡《披尋記》作者引〈攝事分〉卷94,2769頁說:如有一位佛弟子,在隨順聽聞了佛陀所正確無誤教導緣性緣起的法義後,對於緣生諸行的因與果的分位差別,從住在凡夫的境界,就能夠如實的次第以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的作意如理思惟,能以微妙的智慧體悟契入,深信及通達勝解苦真是苦、集真是集、滅真是滅、道真是道。如上所說,能夠以如其因與果所安立法中所有的微妙智慧,名為法住智。此處應準照〈攝事分〉那裏所說的道理解釋。
天二、真實智
 第二科真實智,說明真實智。
云何以真實智?謂如學見跡,觀甚深義。
 為什麼說以真實智能如實了知緣起呢?這裡的定義是聖人的智慧,初果以上的聖人稱為學。如同具學的聖人已證得聖道,可以見到聖人走過的足跡,即八正道,因此能夠現量觀察緣起甚深的道理。
《披》云何以真實智等者:謂如諸聖已見諦跡,現觀緣起甚深義故。
 如諸多證得初果以上的聖人已經見到四諦的真實相,能夠以無分別智現量體驗到緣起甚深的無常、苦、空、無我等義。
申三、釋說緣起2 酉一、舉經問
 第三科釋說緣起,解釋緣起,分二科;第一科舉經問,舉出經中所說提問。
問:如世尊言:是諸緣起非我所作,亦非餘作。所以者何?若佛出世,若不出世,安住法性、法住、法界。云何法性?云何法住?云何法界?
 問:如佛說:十二緣起,不是我所作,也不是其他有情作,不是俱作,也不是無因作,為什麼呢?因為無論佛有出世,為眾生講說,或沒有佛出世,沒有人講說,緣起的道理還是那樣,所以說不是佛所作的,然而是佛才能講說,其他的人還是不清楚。所以名之為「安住法性、法住、法界」,這稱作「緣起」。
 諸法本來如是的安住法性、法住、法界。什麼是法性?什麼是法住?什麼是法界?
酉二、依義答3 戌一、法性
 第二科依義答,依義回答,分三科;第一科法性,說明法性義。
答:是諸緣起無始時來理成就性,是名法性。
 答:是諸緣起,無始時以來,非我所作,亦非餘作,緣起法是本來法爾如是道理所成就的體性,名為法性。
戌二、法住
 第二科法住,說明法住義。
如成就性,以無顛倒文句安立,是名法住。
 如前文所說緣起無始時來成就的法性,佛的大智慧沒有錯誤的,用非常正確恰到好處的文句來安立,安立出正確的文句來表達理成就性,名法住。《瑜伽論記》卷3說:以文義及般若等經說彼真如,名為法住,所詮法性從教,名為法住。「住」有安定不變的意思,還是原來樣並沒有變化;或者說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以後,我們這些愚癡的凡夫若是肯學習,就能有法性的相貌顯現在心裏面,顯現在心裏面就叫做「住」。
戌三、法界
 第三科法界,說明法界義。
由此法住,以彼法性為因,是故說彼名為法界。
 由此法住,是以法性為因,也就是因為有法性,所以才會有法住,假如沒有法性,法住就不得安立,就是先有無始劫以來的理成就性,今天才根據理成就性用文句去安立。以法性作為法住的因,也因為這個道理才說法性就是法界。所謂的界就是因,以法性為因才有法住,所以法性就是法界。界是因義,因此說名為法界。故此法性名為法界。
 界可以當因,也可以當種類解,如常說有十法界,包括聲聞、緣覺、菩薩、佛,四種聖人的法界及人、天、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六種法界。法的範圍,或者它的種類,它的因,都可以稱為法界。法界就是語言文字所表達的法性,都是一樣的意思。一個是由語言文字來表達,一個是本來如是的理性,無法用語言文字表達,稱為法性;用語言文字表達的時候,能表達的語言文字名法住,所表達的法性義名法界。由法住通達法界證入法性,這三句可以說是一體的三相,如《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401~600卷)》卷454〈60 增上慢品〉:佛告善現:「若菩薩摩訶薩知一切法、一切作意皆自性空,皆自性離。如是空、離,非聲聞作,非獨覺作,非菩薩作,非如來作,亦非餘作。然一切法法定、法住、法性、法界、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虛空界、真如、實際、不思議界,法爾常住」。
《披》是諸緣起非我所作等者:由諸緣起唯法所顯,非以他作為因,是故說言非我所作;亦非自作、俱作為因,是故說言亦非餘作。佛不出世,此緣起性法爾成就,是名安住法性。佛出世已,如其法性安立法句,即彼法性無有變異,是名法住。又此法住,法性為因,平等平等,是名法界。
 由於有情及器世間諸緣起,唯是一切有為法所顯現的法相,不是以他作為因,所以說非我所作;也不是自作、或俱作為因,因此說也不是其餘所作。佛沒有出世,這緣起的體性自然如是成就,是名安住法性。佛出世以後,如法的法性來安立法句,於彼法性沒有變化或差異,是名法住。又這法住,是以法性為因,文字所表達的法性義與法爾如是的法性是相同的,因此是平等平等,名為法界。
申四、釋別別說3 酉一、釋妨難3 戌一、自性為緣難2 亥一、舉生支2 天一、引經問
 第四科釋別別說,解釋經中於緣起各別的說法,分三科;第一科釋妨難,解釋難問,又分三科;第一科自性為緣難,解釋以自性為緣的難問,又分二科;第一科舉生支,舉出生支,又分二科;第一科引經問,引出經中所說難問。
問:如經言:生若無者,無處無位生可是有。若一切種生非有者,生緣老死應不可得。何故此中說彼自性緣自性耶?
 處是指三界,包括欲界色界無色界,位是指階位,我們生命顯現的方式,也就是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生可是有表示疑問。
 問:如經所說:如果沒有生支種子(識乃至受五法種子),即沒有哪個地方,哪一種狀態會有生支(生命體)的現行。如果一切種類的生命體沒有現行,生緣老死應該就不可得。為什麼這句話說是自性緣自性緣呢?
 十二緣起支彼此的關係是增上緣,但若無因緣(諸支種子),十二緣起支不能生起,因此這段文主要是以十二緣起支不離因緣性而提出難問。
 有情生命體(自體果)要出現必需要有生的種子,所以第一個生沒有,第二個生不會出現。十二支的生支是果,前五法是因,它們的立場一致,今日生果是怎麼來,即是從生因,因為有生因才會有生果,所以它們二者體性是一樣的,所以說自性緣自性。
《披》問如經言生若無者等者:依下答釋,當知識乃至受五法種子亦名為生,生因義故。此若無者,於一切處、於一切位生應非有。此中生言即是生支,自體果故。若因及果一切種無,餘定無能與老死果;由是說言生緣老死應不可得。
 依下面論文的回答解釋,應當知道識乃至受五法種子也名為生,因為識乃至受五法種子是生的因。這因若是沒有,則於一切處所、於一切位(胎卵濕化)生的果應該不會有。這其中的生就是指生支,是屬於自體果。若生的因及果一切種都沒有,則沒有其他法能感得老死果;由此說生緣老死應該不可得。
天二、依義答2 地一、標
 第二科依義答,依義理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標,標出自性為緣義理。
答:依自種子果生說故。
 答:自種子使令自果生,自種子就是五法種子,生出自體果,所謂的自體果就是生。因此,生若無者的生,是指識等五支種子,無處無位生者的生,是指識等五支種子現行生。叫生(種子)緣生(果)或是自性緣自性。
地二、釋
 第二科釋,解釋。
謂識乃至受支是生種子故,義說為生。由此有故,後時即此果支名有緣生。
 由識乃至受支是生支的種子,義理上說它是生。因為有了識乃至受支的種子,於愛取滋潤時與行支種子合稱為有,將來得到果支(生支)時,說名有緣生。
亥二、例餘支
 第二科例餘支,例說其餘諸支。
如是餘支,如經所說,隨其所應盡當知。
 如是其餘諸支,如經中所說,隨其所相應的,推理應當都可以知道。如果沒有前一支的種子,就沒有前一支的現行,如果沒有前一支的現行,就沒有下一支的現行可得,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如前文310頁所說:此無明隨眠不斷有故,彼無明纏有。此無明纏生故,彼諸行轉;諸行種子不斷故,諸行得生,諸行生故,得有識轉,道理一樣。
《披》如是餘支至盡當知者:攝事分說:由三種相,於其老死如理觀察。一者、觀察細因緣故;二者、觀察麤因緣故;三者、觀察非不定故。感生因緣,亦名為生;即生自體,亦名為生。前生是細,後生為麤。此中觀前細生有故,而有老死;亦觀由後麤生緣故,得有老死。當來老死,細生為因;現法老死,麤生為因。乃至廣說如觀老死,生、有、取、愛各由三種如理觀察,當知亦爾。(陵本九十三卷六頁7004)今說餘支隨其所應,意謂生、有、取、愛應知。
 在〈攝事分〉卷93,2743頁說:由三種相貌,對於老死能如事實的真理來觀察。
 一、觀察細的因緣,觀察老死出現的細因緣。
 二、觀察麤的因緣,觀察老死出現粗因緣。
 三、觀察非不決定的三種相貌,假如遠離細粗因緣,老死不能出現。老死是不能夠遠離這二種因緣。所以老死會出現必定要有這二種因緣。除了生以外,其餘必定是不能給與老死果。所以名為非不定。
 識名色六處觸受五法種子,是感得未來生出現的因緣,也名為生。第十一支生支,生本身也名為生。前面所說的五法種子名生,是因位,微細而看不見,後面所說的生是果位,麤顯可以觀見。這其中觀察由於有了前面因位細的生,而有果位的老死;也觀察由後面麤生為緣故,得有老死。將來的老死,是以微細的生為因;現法的老死,是由麤生為因。乃至詳細說如同觀察老死,對於生、有、取、愛各支都由細、麤、非不定的三種如理的觀察,也是一樣。
 〈攝事分〉卷93,2743頁說,除了細生的五法種子狀態與麤生的現行狀態的二種生體以外,一定沒有其他的法能夠使令有情得到老死的果報。現在說其餘支隨其所相應的,是指生支、有支、取支、愛支,應該要知道也是如此觀察。有「生」才有老死,有「有」才有生,有「愛」、「取」滋潤「有」支才有生,這四支若存在必有老死,愛取有是能生,生老死是所生。此處為何不說無明及行二支,因為此二支是遠因(能引),其所引五法種子若無「愛」「取」滋潤,必不得生,因此不說這二支。
戌二、更互為緣難2 亥一、問
 第二科更互為緣難,解釋緣起諸支更互為緣的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已說一切支非更互為緣,何故建立名色與識互為緣耶?
 問:前面已經說過,前支為後支的緣,一切支並不是相互為緣的,為什麼其中建立名色與識相互為緣呢?
《披》已說一切支非更互為緣者:此指前說前支為後支緣,後支非前支緣;由是知非更互為緣。
 這是指前面具「逆生死流」說,前支是後支緣,後支並不是前支的緣,由此可知各支不是互相為緣。
亥二、答3 天一、標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總相。
答:識於現法中,用名色為緣故;名色復於後法中,用識為緣故。
 答:阿賴耶識在現在的生命體當中,必須用名色為緣,才能相續存在,即名色緣識;下一生的名色,必定要依止阿賴耶識入母胎才能生起,所以說用識為緣,即識緣名色。
天二、徵
 第二科徵,提出問題。
所以者何?
 這是什麼原因?
天三、釋
 第三科釋,解釋。
以於母腹中有相續時,說互為緣故。由識為緣,於母腹中諸精血色,名所攝受,和合共成羯羅藍性。
 因為受生的有情在母胎中,生命體相續時,名色與識是互相為緣的。因為有阿賴耶識為緣入於母胎,父精母血的色法,才能為阿賴識所執受及名的受想行識等心心法之所依託,和合而成羯羅藍的體性。
《披》由識為緣至羯羅藍性者:於母腹中有相續時,精血身根和合摶生,名精血色。此為阿賴耶識之所執受,及心心法之所依託,由是說言名所攝受。即此說為羯羅藍性,由名與色和合之所成故。前意地中已顯其相,準彼當知。(陵本一卷十九頁95
 在母胎中生命體相續時,父精母血的身根和合搏生,名為精血色。精血色為阿賴耶識所執受,以及心心所法所依託,因此說名所攝受。依此說為羯羅藍性,因為由名與色和合之所成就的,本來是精血色,當有識入母胎後才變成名色。如前〈意地〉卷1,45頁中已說明顯示入胎時的相貌,應該準照那裡所說了知。所以說識緣名色,名色緣識。
即此名色為緣,復令彼識於此得住。
 又有名色為緣的關係,阿賴耶識就可以安住在這裡。他們互為依緣,如果名色滅壞,阿賴耶識也不能存活,如果阿賴耶識不在,名色也一定滅壞。
 這段文主要是依「流轉義」而建立名色與識互為緣。
戌三、齊識轉還難2 亥一、問
 第三科齊識轉還難,解釋齊識轉還的難問,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故菩薩觀黑品時,唯至識支,其意轉還,非至餘支耶?
 問:為什麼菩薩修十二緣起觀黑品的生死雜染時,只從老死逆向觀察到識支,於識緣名色,名色緣識時,只作意觀到識支,就不再觀其餘的行支及無明支呢?
《披》唯至識支其意轉還者:逆觀緣起,從初老死乃至識支,意便退還,不越度轉。此復云何?謂即以識為其邊際,齊此作意不更向前觀行、無明,是名不越度轉。便復順次重觀一一所已觀處,是名退還,如緣起聖道經說。今約識與名色更互為緣為問,說意轉還,略有差別;謂觀識支不越度轉,還觀名色,是名轉還。菩薩觀緣起時,若觀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是名觀察黑品,由增益義是黑品故。如下自釋。
 菩薩以逆向觀察生死雜染時,從最初的老死支乃至識支,就作意退還,不會跨越識支繼續觀察。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最先識入母胎時,識就是最開頭的,識就是邊際,觀到識為止即作意不再向前觀察行、無明,名為不越度轉。又再隨順次第由識往下觀名色、六入、…重新觀察一一已經觀察過的諸支,名為退還。如《緣起聖道經》所說。現在約識與名色相互為緣來問,說意轉還,與《緣起聖道經》所說略有差別;觀識支後不再跨越識支而回轉,再回觀名色,是名轉還。菩薩在觀察十二緣起時,若觀察「此有故彼有」,因為有這一法的種子存在所以有這一法的現行,「此生故彼生」,因為這一法的現行生了,另外一法也現行了,稱為觀察黑品。由於造業繼續流轉,在三界中還會再取得新的果報體,這種增益生死的義理是黑品所攝。如下文自會解釋。
亥二、答2 天一、顯流轉2 地一、明正觀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顯流轉,顯示生死流轉,又分二科;第一科明正觀,說明正確的觀察。
答:由此二支更互為緣故,如識緣名色,如是名色亦緣識,是故觀心至識轉還。
 答:由於這二支相互為緣,如識緣名色,如是名色也緣識,因為他們是互相為緣的,因此能觀的心觀到識就轉向還觀名色。
 由這點呼應上一個難問,「名色與識互緣難」,意即,從流轉門而建立「識緣名色,名色緣識」。
地二、釋道理
 第二科釋道理,解釋道理。
於餘支中,無有如是轉還道理。於此一處,顯示更互為緣道理,故名轉還。
 在其餘各支中,沒有這樣轉還的道理。唯於識與名色之處有互緣的關係,所以觀到此處顯示識緣名色、名色緣識更互為緣的道理,故名轉還。
天二、簡還滅
 第二科簡還滅,簡別還滅的觀法差別。
於還滅品中,名色非是後有識還滅因,由此因緣,復還觀察。
 菩薩於還滅品中,觀察如何使生死輪轉消滅,回到本來無一物的境界時,發現名色不是將來果報體的識─阿賴耶識還滅的原因,若消滅名色,無明煩惱沒有斷除,還是會有識,名色消滅,對識滅沒有幫助,由這樣的因緣,還需要往上推理觀察。
《披》於還滅品中至復還觀察者:若觀緣起諸一一支,由誰無故無,由誰滅故滅,是名觀察滅諦。即於是中觀至識支,意不轉還,由彼名色非是後有識還滅因故。由此因緣,復更向前乃至無明,觀察如是現在苦諦,由無明滅,一切悉滅。
 觀十二緣起的每一支,哪一支沒有,另外一支就沒有,由誰滅故誰就滅,稱為觀察滅諦。如果這樣的觀察,觀到識支時,能觀的心不會轉還,因為名色不是將來果報體的阿賴耶還滅的主要原因。由於這樣的因緣,就必需要再向前觀察,一直觀到無明,觀察如是現在的苦諦,必需要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乃至生滅故老死滅,由無明滅,一切生死都滅,沒有斷除無明,不可能超越生死,不能還滅。
酉二、釋差別5 戌一、緣起道理別2 亥一、問
 第二科釋差別,解釋經中所說十二緣起的種種差別,分五科;第一科緣起道理別,解釋緣起的道理,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說緣起支非自作、非他作、非俱作,亦非無因生耶?
 問:什麼因緣,說緣起支不是自己造作,不是他人所作,也不是自己與他人一起造作的,也不是無因所生的呢?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生者非有故,緣無作用故,緣力所生故。
 答:並沒有一個能生的有主宰的作者;緣並沒有真實的作用;由因與緣相互之間的相應牽引緣力所生的。
 《瑜伽論記》卷3:生者非有故,是指非自作他作,因為若由我自作,或大梵等他作,便有生者故,由此非自生破我作,非他生破大自在天等不平等因生;緣無作用故,是指非俱作,破薩婆多等實作用義;緣力所生故是指亦非無因生,破無因論者。緣起理中非自非他作句,猶為甚深,何況四句,因此緣起最極甚深。
 《中論》說: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自性空故不自生,緣性空故非他生,自他空故,法若有體可說有因無因,法性既空,何得說有因無因,前三句破有因緣,第四句破無因緣,是故有無因缘皆不可得。
《披》生者非有故等者:此中初句,釋非自作及非他作。第二句,釋非俱作。第三句,釋非無因生。前說依無常義,緣起甚深,此應準知。
 這其中的:
 第一句生者非有故,是解釋非自作(從自種子生,亦待他緣)及非他作(從他緣生,亦待自種子)。
 第二句緣無作用,是解釋非俱作(從自種子及從他緣生,而種及緣於此生事無作、無用,亦無運轉)。
 第三句緣力所生,是解釋非無因生(又復此二因性功能非不是有)。
 前面所說,依無常義緣起甚深有六相,這是其中的四相,另外二相是,剎那剎那新新生起、新新相轉,剎那速滅,這緣起的無常義,當然甚深,應該要知道。
戌二、緣起譬喻別2 亥一、苦芽等喻2 天一、問
 第二科緣起譬喻別,說明緣起的譬喻,分二科;第一科苦芽等喻,用苦芽與樹來比喻,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於緣起中,何等是苦芽?誰守養苦芽?何等為苦樹?
 問:在緣起中,什麼是苦芽?誰在守養苦芽?什麼是苦樹?
 什麼是苦芽,說的就是因;哪一些人是守養苦芽,說的就是緣;何等為苦樹,說的就是果。有因有緣世間集,有因有緣才會有苦果。
天二、答3 地一、苦芽喻
 第二科答,回答,分三科;第一科苦芽喻,說明苦芽的譬喻。
答:無明、行緣所引識乃至受,是苦芽。
 答:無明緣行,行緣識乃至受,在造作福行、非福行、不動行的同時就熏成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這七支稱為苦芽,苦的因。
地二、守養苦芽喻
 第二科守養苦芽喻,說明守養苦芽的譬喻。
受緣所引愛乃至有,是守養苦芽。
 以受為緣所引的愛取有,這三支是守養苦芽,因為愛取有的滋潤,如同對苦芽灌注水與添加肥料,就會長出苦樹,所以說是苦的緣。
地三、苦樹喻
 第三科苦樹喻,說明苦樹的譬喻。
生與老死,當知是苦樹。
 生與老死就像是苦樹,苦芽就變成樹,苦果就出現了,這苦樹就是苦的果。
《披》無明行緣至當知是苦樹者:此中三種次第差別,當知意顯因、緣、果相,故作是喻。
 這其中三種次第差別,應該知道是用因、緣、果的相貌來比喻。用苦芽、守養苦芽、和苦樹來說明十二緣起。
亥二、炷膏等喻3 天一、如炷
 第二科炷膏等喻,用燈炷燈油等譬喻,分三科;第一科如炷,說明如燈炷的譬喻。
問:幾緣起支當知如炷?答:識乃至受。
 問:緣起支中哪幾支應該知道如燈炷?答:識支乃至受支,是未來果報的種子狀態,就好像燈心一樣。
天二、如膏
 第二科如膏,說明如膏的譬喻。
問:幾支如膏?答:無明、行、愛、取、有。
 問:哪幾支如燈油的膏?答:無明、行、愛、取、有等五支。
 無明、愛、取是煩惱;行、有是業;由無明、愛、取煩惱造行、有的業,就好像燈添上油一樣。
天三、如焰
 第三科如焰,說明如焰的譬喻。
問:幾支如焰?答:生、老死應知。
 問:哪幾支如同燈焰?答:生、老死應該知道,就好像燃燒的燈。
 這如同苦果生命體的燈炷,不斷的以無明愛取及行有的燈油添加滋潤,使得生老死的火焰不斷的燃燒,燈炷燒完後又有燈油添加,再取得果報續燃燒,猶如有情長夜流轉生死不斷。佛陀常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在三界受生的有情,就好像在被火燃燒一樣;當勤精進,如救頭燃,應當精進修習聖道息滅生死熱惱。
《披》如炷如膏如焰等者:此中識乃至受是順集諦法,故喻如炷;無明、行、愛、取、有是集諦法,故喻如膏;生與老死是苦諦法,故喻如焰;諸非聰慧補特伽羅,譬於灌油并集炷者;如是苦燈燒然長世。如下攝事分說。(陵本九十三卷七頁7006
 這其中識乃至受五法是未來果報的種子,是隨順集諦法的煩惱和業熏習而有的,所以比喻如同燈炷;無明、行、愛、取、有是煩惱和業的集諦法,是積聚生死的苦因緣,所以用膏來比喻;生與老死是的苦諦法,是苦果,所以譬喻如焰;沒有智慧的有情,譬如於識乃至受五法未來果報種子的燈炷上,不斷的以無明、行、愛、取、有滋潤灌注引發生死火焰的油,使得生與老死苦果的燈燄在漫漫長夜中不斷的生死流轉與燃燒。如下〈攝事分〉卷93,2743頁所說。
戌三、緣起增減別2 亥一、增益2 天一、問
 第三科緣起增減別,說明緣起增減的差別,分二科;第一科增益,說明緣起的增益,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於緣起黑品教中說名增益?
 問:是什麼因緣,在緣起的黑品教導中說名為增益?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稱為黑品教;能增長添加生死流轉的苦果,稱為增益。
天二、答2 地一、由積聚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由積聚,由積聚而增益。
答:一切有支純大苦聚為後果故。
 答:因為一切有支能導致純大苦聚為後果故。從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由一切有支,所得到的果報,一定是純大苦聚。苦因是有情自己增加上去的,由於無明,對這如幻如化的法,執著它是真實的,是有我的,所以造了很多的業,積聚很多的苦,眾苦充滿,所以說在緣起的黑品教導中說名為增益。
地二、由隨增
 第二科由隨增,由隨增而增益。
又諸有支,前前為緣,後後所隨故。
 由於前支為緣,後支就隨著生起,而增益生死。
《披》於緣起黑品教中說名增益等者:此中增益,釋有二別。一、果增益,二、因增益。如文次第差別應知。攝事分說:由三種相,於緣生行應正了知流轉漸次。何等為三?一、因增益故;二、果生起故;三、果增集故。如是一切略攝為一,總名諸法若增、若生、若集。(陵本九十四卷十四頁7096)與此義同,開合有別。
 這其中的增益,所解釋有二種差別。一、果增益,二、因增益。前一段是說果增益,就是一切有支純大苦聚,為後果故。這果是有情自己增加上去的。第二段,又諸有支,前前為緣,後後所隨故,是因增益。因也是增加上去,如果不造因,不會有生死苦果。如文所說的次第差別應該知道。若對照前文所說的十二支因果,則果增益指生、老死二支,若說前支為後支緣則唯後一支是果,說老死支為果增益;因增益指前七支能引所引及能生的愛取有三支,若說前支為後支緣則十一支都是因。如果約四諦說,煩惱和業是生死苦果的因,則因增益唯指無明行及愛取有五支,果增益指識乃至受五法種及生老死七支。
 如〈攝事分〉卷94,2777頁所說,對十二緣起,緣生的有為諸法,應該要正確的了知,流轉的漸次有三種相,一是因增益故,景法師解釋,前面的引因,無明行識乃至受這七法,稱為因增益;二是果生起,說的是愛取有生老死,能生的三支,有能力使令果生起;三是果增集故,就是引因及生因,二種集合在一起,就能使生老死的果聚集了。這一段文若對照前文所說的十二支因果或四諦道理,還可以做不同解釋。將這三種相貌合起來要略攝為一句,總稱為諸法若增、若生、若集。此句對應這裡所說的增益故、果生起故、果增集三種相。
 在〈攝事分〉卷94,2777頁中的解釋,與這裡所說的義相同,只是在文句的開合有差別。另外一種解釋,對三界眾生的生死流轉,欲界的人稱為若增、若減;色界的人稱為若生、若滅;無色界的眾生稱為若集、若沒。
亥二、損減2 天一、問
 第二科損減,說明緣起的損減,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於白品教中說名損減?
 問:是什麼因緣,在白品的教導中說名為損減?
天二、答2 地一、由隨減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由隨減,由隨減故損減。
答:由一切支,前前永斷,後後滅故。
 答:由十二支中的一切支,前支永斷,後支隨滅。透過修習四念處、三十七道品、唯識觀等修成功時,前面一切支無明斷時,行就斷,行斷識就斷,前支永斷,後支隨滅,果報受用盡後,不再會有新的果報,由此說名損減。這是說因的損減,因斷故果斷。
地二、由漸減
 第二科由漸減,由漸減故損減。
又是純大苦聚損減因故。
 又白品教所說是純大苦聚的損減因故。這是說果的損減,例如證得初果,所剩下的七返生死,就是十四生的苦果,苦果也是在損減當中。由因及果的損減,所以說佛在白品的教導中說名為損減。
 凡夫純大苦聚有增無減,因也是一直有增無滅,流轉生死時,因果都是有增無減;聖人還滅時,因果都是有減無增,稱為損減。如果修聖道斷除煩惱因果就能損減,沒有修聖道斷除煩惱因果就不斷增益。
《披》於白品教中說名損減等者:此釋損減,亦有二別。謂因及果,如次應知。攝事分說:依因果滅,如其所應,當知說名若減、若滅、若沒。(陵本九十四卷十四頁7096)其義正同。
 這裡所解釋的損減,也有二種差別。是說因及果的損減,如所說的次第應該知道。〈攝事分〉說:依因果的寂滅,如其所對應的,應該知道說名為若減、若滅、若沒。欲界的因果滅稱為若減,色界的稱為若滅,無色界稱為若沒。或者是前際的生死流轉因果滅了,稱為若減,未來的稱為若滅,現在稱為若沒,有不同的解釋。總之因果都在損減當中。如〈攝事分〉卷94,2777頁所說。
戌四、有因法苦別2 亥一、有因法
 第四科有因法苦別,說明有因法及有因苦的分別,分二科;第一科有因法,說明有因法所攝支。
問:幾緣起支名有因法?答:謂前七。
 問:十二緣起支中幾支名為有因法?答:是前七支。
《披》幾緣起支名有因法等者:識乃至受,法所顯故,是名為法;無明及行是彼引因;總合為一,名有因法。
 前面說過,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是緣起的有為法所顯,說名為法。無明和行是未來果報的引因,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這七支都是創造生死輪迴的因,稱為有因法。
亥二、有因苦
 第二科有因苦,說明有因苦所攝支。
問:幾緣起支名有因苦?答:餘五。
 問:十二緣起支中幾支名為有因苦?答:其餘愛、取、有、生、老死五支。因為這能生的是愛、取、有及所生的是生、老死,稱為有因苦。
《披》幾緣起支名有因苦等者:生、老死支,苦所顯故,是名為苦;愛、取、有三,是彼生因;總合為一,名有因苦。
 生、老死支是苦因所顯示的果,稱為苦。愛、取、有三支是苦果的生因,總合加在一起,稱為有因苦。
戌五、滅盡所顯別3 亥一、漏盡所顯
 第五科滅盡所顯別,說明滅盡所顯的分別,分三科;第一科漏盡所顯,說明漏盡所顯。
問:幾支滅是漏盡所顯?答:三。
 問:十二緣起支中幾支滅是煩惱斷盡所顯示?答:無明、愛、取三支,因為若這三支斷盡,就名漏盡所顯。
《披》幾支滅是漏盡所顯等者:無明、愛、取是漏自性。此永斷故,說名漏盡。是故三滅,名為漏盡所顯。
 無明、愛、取都是煩惱的體性,這三種煩惱永遠斷除,稱為漏盡。所以這三法滅了就稱為漏盡所顯。出離生死苦惱,重點在於斷除無明、愛、取三種煩惱。
亥二、緣盡所顯
 第二科緣盡所顯,說明緣盡所顯。
問:幾支滅是緣盡所顯?答:即此三是餘支緣故。
 問:十二緣起支中幾支滅是緣盡所顯?答:無明、愛、取這三支滅是緣盡所顯,因為無明、愛、取這三支是餘支的緣。
《披》幾支滅是緣盡所顯等者:無明、愛、取能為雜染,是餘支緣。由此滅故,餘支亦滅。故即此三,名為緣盡所顯。
 無明、愛、取三支能成為雜染的緣,是其餘支生起的緣。由於此前支滅,所餘後支也滅。所以說這三支,名為緣盡所顯。
亥三、受盡所顯
 第三科受盡所顯,說明受盡所顯。
問:幾支滅是受盡所顯?答:一。謂由煩惱已斷故,所依滅時,此一切受皆永息滅故。
 問:十二緣起支中幾支滅了是受盡所顯?答:只有受一支,這是說由於無明、愛、取三種煩惱已斷故,現生不會再造業,來生不會再感果,此生壽盡五蘊果報滅時,前一念五蘊滅後一念五蘊不生,所有的受都永遠息滅。
 〈決擇‧菩薩地〉卷77說:於無餘依涅槃界中,一切諸受無餘永滅。一切諸受有二種,一、所依麤重受。二、彼果境界受。所依麤重受有四種,一、有色所依受,二、無色所依受,三、果已成滿麤重受,四、果未成滿麤重受。果已成滿受者,指現在受,果未成滿受者,指未來因受。彼果境界受也有四種,一、依持受,二、資具受,三、受用受,四、顧戀受。
 斷除煩惱證得阿羅漢者於有餘依涅槃界中,果未成滿受一切已滅,面對境界時唯領彼對治明觸所生受,或果已成滿受(前生善惡業招感的異熟受);於無餘依涅槃界中般涅槃時,於境界的明觸所生受及果已成滿受也永遠滅除,所以說於無餘依涅槃界中。一切諸受無餘永滅。
《披》幾支滅是受盡所顯等者:此中唯約明觸生受為論,故作是答。於有餘依涅槃界中,無明觸所生受一切已滅,由是故說煩惱已斷,唯現領受明觸生受。於無餘依涅槃界中般涅槃時,此亦永滅。由是說言此所依滅時,此一切受皆永息滅,是故名為受盡所顯。
 這裡所說唯是以明相應觸所生受來說的,所以作這樣的回答。在有餘依涅槃中,無明觸所生的受,一切都已斷滅,由此說煩惱已斷,唯是現前領受明相應觸所生受。於無餘依涅槃界中般涅槃時,明相應觸所生受也永遠滅除。因此說這所依的五蘊果報滅時,一切受都永遠息滅,所以名為受盡所顯。
酉三、釋建立2 戌一、七十七智2 亥一、問
 第三科釋建立,解釋建立七十七智和四十四智,分二科;第一科七十七智,說明七十七智,又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依止緣起建立七十七智耶?
 問:是什麼因緣,依止觀察十二緣起,可以建立七十七智呢?
亥二、答2 天一、別列七智
 第二科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別列七智,各別列出七種智慧。
答:為顯有因雜染智故,又復為顯於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故,又復為顯前際諸支無始時故,又復為顯後際諸支容有雜染還滅義故,又復為顯支所不攝諸有漏慧遍知義故。
 答:為顯示有因雜染智,又為了顯示於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又為顯示前際諸支無始時的緣故,又為顯示後際諸支容有雜染還滅義,又為顯示支所不攝諸有漏慧遍知義故。
 這裡的五句對應說明七種智慧如下:
 一、為顯有因雜染智故,是顯示能了知在三界流轉生死是有因的智慧,由此能破無因論。
 二、又復為顯於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故,是顯示能知自生命相續是自所作雜染由自所受的智慧,能破惡因論、邪因論。
 三、四、又復為顯前際諸支無始時故,及又復為顯後際諸支容有雜染還滅義故,是能知前際、中際、後際十二緣起的智慧。此第三、第四,二句對應去、今、來三種智慧。
 五、又復為顯支所不攝諸有漏慧遍知義故,是包括能知純大苦聚是由因緣所生的有漏智慧(聞慧),能遍知苦集二諦無常性有差別故。即了知大苦聚是由因緣生,大苦聚由因緣生,因緣若滅,苦聚就滅,這又是二種智慧。
 由這些顯示:觀察緣起時,若具有因雜染智,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於緣起而生的決定智有二種;若具前際諸支無始,後際諸支容有雜染還滅,於三際有三種智慧;若具支所不攝諸有漏慧遍知義,即通達緣起的法住智。《瑜伽論記》卷3說:「法住智遍知三世緣起教法,名支不攝。以」。
天二、總結建立
 第二科總結建立,以總結建立七十七智。
於一一支皆作七智,當知總有七十七智。
 除了無明支以外,其餘十一支每一支中,都有這七種智慧,應當知道總說合有七十七智。在觀察時,從老死觀察到行,由前後二支對著觀,一個因一個果。為什麼有老死?因為有生。為什麼有生?因為有有。前後這樣對觀,因為沒有前支,因此無明不算在內,只要觀察到行,就會有這七種智慧,所以合說有七十七智。
 這七十七智,在《雜阿含經》卷14,356經。357經稱為七十七支,是指除了無明支以外,其餘十一支每一支中都有七種智慧。以老死支為例,若有生緣老死智是第一種(生緣老死是有因的,知此名有因雜染智),非餘生緣老死智是第二種(非其他大自在天等能有生緣老死,知此名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過去生緣老死智是第三種,非餘過去生緣老死智是第四種,未來生緣老死智是第五種,非餘未來生緣老死智是第六種,法住智是第七種。其餘諸支推理可知,合說有七十七智。生緣老死智及非餘生緣老死智是二種決定智,類似本文所說有因雜染智,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於三時中都有這二種決定智就有六種,再加上依聖教所說通達三世緣起(苦集二諦有生滅)的法住智,共有七種,除了無明支以外,其餘十一支每一支中都有七種智慧,共有七十七智。
《披》為顯有因雜染智故至七十七智者:攝事分說:三時遍智有差別故,如前所說決定遍智有差別故,由法住智所攝能取智無常性有差別故,當知建立七十七種智事差別。(陵本九十四卷十四頁7095)今依彼文,正解此義。彼言決定遍智差別,即此初二句攝。云何知耶?攝事分說:其於緣生諸行流轉修觀行者,略有二種作猶豫法。云何為二?一者、承習說無因論,二者、承習說惡因論。乃至廣說若有多聞諸聖弟子,遠離二種非真實論,正觀流轉,由是因緣,得善決定,無有疑惑,內證真實。(陵本九十四卷十一頁7087)是即決定遍智有二差別。由是當知今言有因,為簡無因;復言於自相續自己所作,為簡惡因。文有開合,義無少別。又復彼言三時遍智差別,即此第三、第四句攝。此雖但說前際、後際,然義兼顯有其中際。以從前際,中際得生;從其中際,後際流轉、或還滅故。又復彼言法住智所攝能取智無常差別,即此第五句攝。此言支所不攝諸有漏慧,謂聞思修三所成慧,即彼法住智所攝能取智。此言遍知義,即彼無常性差別。云何差別?謂即生滅。攝事分云:彼於苦、集二諦有生滅智,如實了知由因集故,如其所集;由因滅故,如其所滅。謂由定地世間作意,修習如是作意因緣,入諦現觀。(陵本九十三卷二十頁7045)是即支所不攝諸有漏慧所遍知義,亦即無常性差別義。前說:若學所有善有漏法,彼與流轉相違故,及用明為緣故,非支。(陵本十卷十五頁810)是故此言支所不攝。如是生滅無常說有二智,前、中、後際說有三智,決定遍智遠離無因及與惡因說有二智,總合成為七種差別。從老死支逆觀前支,行為邊際,一一支中皆有七智,是故總成七十七智。無明自性是染汙故,不由餘法能為因故,此中不說。
 〈攝事分〉說:於去今來三時普遍通達緣起的智慧有差別,如前所說的決定遍智有:有因雜染智及自己所作雜染智的二種差別,由法住智所攝能取智無常性有苦集、滅道二種的差別,應當知道有建立七十七種智慧事的差別。這是依止〈攝事分〉卷94,2776頁那一段的文,來解釋這裡的意思。
 現在依止那裏的文,正確的解釋這裡的義理。那裡說的決定遍智差別,就是這裡初二句的為顯有因雜染故;又復為顯於自相續自己所作雜染智故。如何知道呢?〈攝事分〉說,有一類眾生對於十二緣生種種有為法流轉修習觀行時,要略而言有二種作猶豫法,一種是傳承學習無因論的,誤認為感得生老死是無因而有的,於此有猶豫不決;一種是傳承學習說惡因論的,就是不平等因論,認為一切法是大自在天,梵天王或其他的造物主所創造的,也有猶豫不決;乃至引伸至各種其他邪說,若有廣博聽聞佛法的諸聖弟子,能遠離這二種不是真實的理論,正確的觀察流轉,由這樣的因緣,得到善巧決定的智慧,沒有疑惑,內心能體證緣起的真實相貌。如〈攝事分〉卷94,2773頁所說。這是說決定遍智有這二種差別。有因雜染智是為了簡別無因論的這種惡說,又說於自相續自己所作,是為了簡別惡因論的不平等因論,文句開合有差別,但義理上是相同的。
 又〈攝事分〉說到的三時遍智差別,就是指這裡的第三句,又復為顯前際諸支無始時故,及第四句,為顯後際諸支容有雜染還滅義故。這裡雖然只有顯示前際與後際,但是其中的道理應該是兼有中際,因為前際及後際都是相對現在來說的,只說前際就表示有現在,由過去的煩惱及業就可以有現在的生命體;也應知為何會有後際,這也是相對於中際來說,從中際到後際,若沒有遇到佛法就繼續流轉生死,如果遇到佛法修行成功了就證得還滅,這樣就包括三種智慧。
 又說到法住智所攝的能取智無常差別,就是此處所說:又復為顯支所不攝諸有漏慧遍知義故,這是第五句所攝。這裡所說的不包括於十二有支裡面的有漏慧,是屬於聞思修三種所成的智慧,就是法住智所攝的能取智。這裡所說的遍知義,就是那裡所說的無常性差別。什麼是它的差別?就是因果的生滅關係,這就是它的差別。〈攝事分〉說,有情在苦諦與集諦二種諦的真實的法相中,能知道什麼因緣苦會生,什麼因緣苦會滅,對苦集二諦有生滅的智慧,能如其真實的了知由因集故,如其所集,因集就是指無明行及愛取有的集諦,如其所集就是指識乃至受五法種子及生老死二支的苦諦,原因滅了後面的果就滅了。
 在禪定時依世間作意,修習觀想這十二緣起的道理,由此因緣可以入諦現觀,如〈攝事分〉卷93,2758頁所說,就是這裡所說的支所不攝諸有漏慧所遍知義,也就是無常性的差別義,包括苦集滅道四諦的義理。前面說過的學,初果以上到阿羅漢以前的聖人,所有的善有漏法,所修的善法裡面還是有未斷的俱生煩惱。但是有學的聖人已證得無分別智,是與流轉相違的,他的智慧沒有無明了,是以明為緣,因此不是在十二緣起支的範圍內,不會再墮流轉,如本卷前面335頁曾說過,所以這裡說支所不攝。
 由此可知此處所說支所不攝諸有漏慧所遍知義,可以說是指有學聖者的法住智,有學聖者俱生煩惱未斷,若緣聖教十二緣起觀察時,也說為有漏慧,但已斷分別起的無明,所以說支所不攝。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卷2說:「內法異生,若不放逸勤修學者,及聖有學三種無明,引發妄念為非福緣。然此非福,不能為緣招三惡趣,故此非福,我不說為無明緣行。又內法異生住不放逸,若造福行及不動行,彼是正法如理作意,相應善心之所引發,解脫為依迴向解脫,而引發故,雖於善趣感殊勝生,而非無明起增上緣,然能作彼四種無明斷增上。」這段文若根據《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解釋,則內法異生住不放逸及有學聖者的法住智,都可說為支所不攝諸有漏慧所遍知義。
 由生滅無常,能有了知四諦的智慧,說有二種智慧;前際諸支,中際諸支,後際諸支,都有智慧能夠知道十二緣起的智慧,說有三智。決定遍智有因雜染智,能遠離無因;由自己所作的雜染智,能遠離惡因說,由此說有二智,總合成為七種差別。從老死支逆觀前支,老死與生的關係,生與有的關係,乃至行與無明的關係,到行支作為邊際,不再觀到無明支,因為行支就包括無明,而無明唯是因不通於果,這樣觀察思惟,在十二緣起支裡面,十一支裡面都會有七種智慧,因此總成為七十七智。無明本身就是染汙的,不是其他的法能為它的因,因此此處不說觀察無明的因果生智。
戌二、四十四智2 亥一、問
 第二科四十四智,說明四十四智,分二科;第一科問,提問。
問:何因緣故,於緣起中建立四十四智耶?
 問:是什麼因緣,在緣起中建立四十四智呢?
亥二、答
 第二科答,回答。
答:為顯於一一支,依四聖諦觀察道理,是故總有四十四智。
 答:為了顯示於十二支中除了無明支以外的十一支,每一支都依苦集滅道四聖諦道理觀察的智慧,因此總共有四十四智。
《披》為顯於一一支至四十四智者:緣起聖道經說:曾見老死,見老死集,見老死滅,見於老死趣滅行跡;如是曾見生、有、取、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行,曾見行集,曾見行滅,曾見於行趣滅行跡。是即於一一支,依四聖諦觀察差別。逆觀緣起,除無明支,所餘諸支皆有四智,是故總成四十四智。
 《緣起聖道經》說:曾經看過老死,也見過老死的集聚,見過老死滅,見過老死趣滅的行跡;曾經見過生、有、取、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行,曾經見過行的集聚,曾經見過行的滅,曾經見過行的趣滅行跡。因此於一一支,依四聖諦的道理觀察其中的差別。逆向觀察緣起,除了無明支,所餘的十一支都有四種苦集滅道的智慧,所以總共成為四十四智。
辰二、約緣境辨2 巳一、生欲界2 午一、由眼耳
 第二科約緣境辨,約所緣境(三界)辨明生流轉,分二科;第一科生欲界,約欲界有情的所緣境辨明生流轉,又分二科;第一科由眼耳,由欲界有情眼耳的所緣境說明生流轉。
 約所緣境來說。這一科要回到前面277頁的生雜染。生雜染分為生差別、生艱辛、生不定、生流轉四大科,生流轉分成二大科來解釋,第一科約自身辨,約生命體流轉的情況,分成緣起門乃至緣起諸經的四十四智以前,以九大科來解釋,這一大段都說完了,第二科是約所緣境(三界所緣不同)來分別。
復次,若生欲界,依欲界身,引發上地若眼、若耳,由此見聞下地、自地所有色聲。
 其次,如果是生到欲界的有情,依止欲界的身體來修禪定,引發色界的天眼、天耳,由此可以見到或者聽聞到欲界的色相及聲音。
午二、由意根
 第二科由意根,由欲界有情意根的所緣境說明生流轉。
又依此身,起三界意及不繫意而現在前。
 又依止欲界的身體修行所得的境界,可以生起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的意,及沒有煩惱繫縛的無漏意現在前。
巳二、生色無色界
 第二科生色無色界,說明生在色、無色界的情形。
若生色無色界,除其下地,一切現前如在欲界。
 如果是生到色界天或無色界天,除了沒有下地的鼻舌二識,初禪天還有眼耳身意識,二禪以上但是意識,猶如欲界的眾生一樣,依色無色界意,可以生起三界意及不繫意而現在前。
 《瑜伽論記》卷3窺基大師說:以上是隨順二乘道理而說。依若大乘真實理門,上二界中除在下地獨有之識,餘三界意識都得現前,因為潤生時能生起故。既許二禪以上起初禪眼耳身三種識身,也應許菩薩在色界中起欲界鼻舌二識。
《披》若生欲界至如在欲界者:此中差別,應依集論廣釋其相。(集論一卷十四頁)彼云:生長欲界,用色纏眼見欲纏色,或用色纏上地眼見下地色。即此所說依欲界身,引發上地若眼、若耳,由此見聞下地、自地所有色聲。當知此中若眼、若耳,謂定地起天眼、天耳,非餘。彼論又云:若生長欲界,即以欲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即此所說又依此身,起三界意及不繫意而現在前。彼論又云:生長色界,即以色纏身,還覺自地觸;若生長無色界,即以無色纏意,知無色纏自地法及無漏法。是即此說除下地義。又色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無色纏意,以無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是即此所說一切現前如在欲界義。
 此中差別,應依《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1所說解釋這些相狀。《集論》說:「生長欲界,用色(此字若依《雜集論》卷2解釋應該是欲的別字)纏眼見欲纏色,或用色纏上地眼見下地色。」《雜集論》解釋這段文說:生長欲界用欲行眼見欲行色,或用上地(色界天)眼見下地色。如以眼對色,如是以耳對聲也是如此。這就是論文中所說的依止欲界身,引發上地若眼若耳,非餘。因為如果修行禪定,引發天眼通天耳通,由此可以見聞下地欲界,或自己所屬界地所有的色法與聲音。應當知道這裡所說的眼耳,是指由色界禪定引發生起的天眼或天耳,不是其他界地如無色界的禪定等。
 《集論》又說:「若生長欲界,即以欲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雜集論》解釋這段文說:如果生長欲界的有情,就以欲纏意─有欲界煩惱在其中的意識,能通達欲界、色界、無色界的法,有機會修得禪定,以及無漏法,也能夠證得聖道,這就是此文所說:又依此身,起三界意及不繫意而現在前。
 《集論》又說:「生長色界,即以色纏身,還覺自地觸;若生長無色界,即以無色纏意,知無色纏自地法及無漏法。」《雜集論》解釋這段文說:生長色界有情,即以色界天的果報身,來覺知自地的觸境,色界天遠離段食貪,一定沒有香味,由此道理也沒有鼻舌二識;依此類推若生長無色界,以無色纏意了無色行自地法及無漏法,就是此處所說除下地義。
 又生長色界,以色纏意,了知三界法及無漏法;無色纏意,以無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這就是此文所說:一切現前如在欲界義。這裡需要特別簡別的地方,就是無色有情以無漏意知三界法及無漏法,是指三果以上聖弟子來說的。
辛二、明對治3 壬一、標
 第二科明對治,說明三雜染的對治方法,分三科;第一科標,標出六種現觀智慧。
復次,此三種雜染,謂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為欲斷故,修六種現觀應知。
 其次,為要斷除煩惱雜染、業雜染、生雜染三種雜染,應該知道要修六種現觀智慧。
壬二、徵
 第二科徵,提問。
何等為六?
 到底是哪六種。
壬三、列
 第三科列,列出六種現觀。
謂思現觀、信現觀、戒現觀、現觀智諦現觀、現觀邊智諦現觀、究竟現觀。
 指思現觀、信現觀、戒現觀、現觀智諦現觀、現觀邊智諦現觀、究竟現觀六種智慧,要有這六種的智慧,才能夠斷除這三種雜染。
《披》修六種現觀者:決定義是現觀義。此六種相,如下決擇分釋。(陵本五十五卷十六頁4454)此能對治三種雜染,隨應當知。亦如下決擇分正廣分別。(陵本七十一卷二頁5515
 現觀義就是對於所觀察的道理,有決定的智慧,稱為現觀義。這六種相,如下〈決擇‧五識身相應地意地〉卷55,1830~1832頁所說。這六種現觀的智慧,能對治煩惱雜染、業雜染、和生雜染,隨其所應當可了知。也如〈決擇‧聲聞地〉卷71,2198~2199頁所說,有很詳細的分別,六種現觀的各種體相。
 思現觀。是指以上品思所成慧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能觀察諸法共相,正了知諸行無常,諸行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雖然仍在凡夫位,已能如是決定解了,他人決定不能如法引奪。能引發苦集滅道四諦的智慧。
 信現觀。是以緣三寶境的上品世間出世間清淨信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主要是對三寶的淨信已有決定的信解,及得到聞所成的決定智慧;在現法及後法中、終究不會妄稱其餘者是大師、其餘的法是善說、其餘的僧是正行。這可以有二種情況,一種是凡夫位得到聞所成慧,另一類是聖位初果以上的聖人,對於佛法僧戒有四不壞信,四種不會被破壞的信心。信現觀通於有漏和無漏。
 戒現觀。以聖所愛身語業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乃至畜生、終究不會故意害其性命,及戒除不與取行,欲邪行,知而妄語,飲放逸處酒,以解脫惡趣眾苦為業。或是無漏戒,能除破戒垢,令觀增明,也名為戒現觀。 
 現觀智諦現觀。以緣非安立諦境慧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能引發一切功德清淨為業,及能引所餘現觀為業。終不依止異見,起所作業;及於自所證,起疑起惑;及染著一切生處,計行吉相而得清淨。諦現觀,諦就是真理,真理能夠現前觀察,這是無分別智,也就是根本無分別智無漏的境界。
 現觀邊智諦現觀。緣安立諦境慧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緣安立世出世智,於自所證,若他問難,終不怯怖,這是後得智。
 最後一個究竟現觀。成就阿羅漢永遠斷除見修所斷的煩惱,能產生盡智和無生智,完全圓滿所證諦理,名究竟現觀。
 這幾種智慧,唯究竟現觀才能夠完全斷除三種雜染。這六種現觀,就是六種智慧,包括凡夫有漏趣向無漏的智慧,及聖人無漏的智慧,能斷除煩惱雜染,業雜染和生雜染。以上是三種雜染的說明,到這裡雜染施設建立結束,〈有尋有伺等三地〉也同時結束。
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十